读书369 >> 古典名著 >> 中国古代侠义小说
第七十五回 倪太守途中重遇难 黑妖狐牢内暗杀奸

  且说北侠与倪忠等分别之后,竟奔霸王庄而来。

  再表前文。倪太守因见火光,倪忠情愿以死相拚,已然迎将上去,自己只得找路逃生。谁知黑暗之中,见有白亮亮一条蚰蜒小路儿,他便顺路行去。出了小路,却正是大路。见道旁地中有一窝棚,内有灯光,他却慌忙奔至跟前,意欲借宿。谁知看窝棚之人不敢存留,道:“我们是有家主,天天要来稽查的。似你夤夜至此,知道是什么人呢?你且歇息歇息,另投别处去罢,省得叫我们跟着担不是。”倪太守无可如何,只得出了窝棚,另寻去处。刚刚才走了几步,只见那边一片火光,有许多人直奔前来。倪太守心中一急,不分高低,却被道埂绊倒,再也扎挣不起来了。此时火光业已临近,原来正是马强。

  只因恶贼等到三鼓之时,从内出来到了招贤馆,意欲请太守过来。只见恶奴慌慌张张走来,报道:“空房之中门已开了,那主仆二人,竟白不知何处去了。”马强闻听,这一惊不小。

  独有黑妖狐智化与小诸葛沈仲元暗暗欢喜,却又纳闷,竟不知何人所为,竟将他二人就放走了。马强呆了半晌,问道:“似此如之奈何?”其中就有些光棍各逞能为,说道:“大约他主仆二人也逃走不远,莫若大家骑马分头去赶。赶上拿回再做道理。”马强听了,立刻吩咐备马。一面打着灯笼火把,从家内搜查一番。却见花园后门已开,方知道由内逃走。连忙带了恶奴光棍等,打着灯笼火把乘马追赶,竟奔西北大路去了。追了多时,不见踪影,只得勒马回来。不想在道旁土坡之上,有人躺卧,连忙用灯笼一照,恶奴道:“有了,有了!在这里呢。”

  伸手轻轻慢慢提在马强的马前。马贼问道:“你如何竟敢开了花园后门私自逃脱了?”倪太守听了,心中暗想:“若说出朱绛贞来,岂不又害了难女,恩将仇报么?”只得厉声答道:“你问我如何逃脱么?皆因是你家娘子怜我,放了我的。”恶贼听了,不由地暗暗切齿,骂道:“好个无知贱人!险些儿误了大事。”吩咐带到庄上去。众恶奴拥护而行。

  不多时,到了庄中,即将太守掐在地牢。吩咐众恶奴:“你们好好看着,不可再有失误。不是当耍的。”且不到招贤馆去,气忿忿地一直来到后面。见了郭氏,暴躁如雷的道:“好啊!你这贱人,不管事轻重,竟敢擅放太守!是何道理?”

  只见郭氏坐在床上,肘打磕膝,手内拿着耳挖剔着,连理也不理,半晌方问道:“什么太守,你合我嚷?”马强道:“就是那斯文秀士与那老苍头。”郭氏啐道:“瞎扯臊!满嘴里喷屁!方才不是我和你一同吃饭吗?谁又动了一动儿?你见我离了这个窝儿了吗?”马强听了,猛然省道:“是啊,自初鼓吃饭,直到三更,他何尝出去了呢。”只得回嗔作喜道:“是我错怪了你了。”回身就走。郭氏道:“你回来!你就这胡吹乱嚷的闹了一阵就走啦!还说点子什么?”马强笑道:“是我暴躁了。等我们商量妥了,回来再给你赔不是。”郭氏道:“你不用和我闹米汤。我且问你,你方才说放了太守,难道他们跑了么?”马强拍拍手道:“何尝不是呢!是我们骑马四下迫寻,好容易单单的把太守拿回来了。”郭氏听了冷笑道:“好吗!哥哥儿,你提防着官司罢。”马强问道:“什么官司?”郭氏道:“你要拿,就该把主仆同拿回来呀。你为什么把苍头放跑了?他这一去,不是上告,就是调兵。那些巡检、守备、千把总听说太守被咱们拿了来,他们不向咱们要人呀?这个乱子才不小呢。”马强听了,急得搓搓手道:“不好,不好!我需和他们商量去。”说罢,竟奔招贤馆去了。郭氏这里叫朱绛贞拿东西,竟不见了朱绛贞,连所有箱柜上钥匙都不见了。方知是朱绛贞把太守放走。他还不知连锦娘都放了。

  且说马强到了招贤馆,便将郭氏话对众说了。沈仲元听了并不答言。智化佯为不理,仿佛惊呆了的样子。只听众光棍道:“兵来将挡。事到头来,说不得了。莫若将太守杀之,以灭其口。明日纵有兵来,只说并无此事。只要牙关咬得紧紧的,毫不应承,也是没有法儿的。员外你老要把这场官司滚出来,那才算一条英雄好汉。即不然,还有我等众人,齐心努力,将你老救出来,咱们一同上襄阳举事,岂不妙哉!”马强听了,登时豪气冲空,威风叠起,立刻唤马勇,付与钢刀一把,前到地牢将太守杀死,把尸骸撂于后园井内。黑妖狐听了,道:“我帮着马勇前去。”马强道:“贤弟若去更好。”

  二人离了招贤馆,来至地牢。智化见有人看守,对着众恶奴道:“你们只管歇息去罢。我们奉员外之命,来此看守。再有失闪,有我二人一面承管。”众人听了,乐得歇息,一哄而散。马勇道:“智爷为何叫他们散了?”智化道:“杀太守这是机密事,如何叫众人知得的呢?”马勇道:“倒是你老想得到。”进了地牢,智化在前,马勇在后。智化回身道:“刀来。”马勇将刀递过。智化接刀,一顺手先将马勇杀了。回头对倪太守道:“略等一等,我来救你。”说罢,提了马勇尸首,来至后园,撂入井内。急忙忙转到地牢一看,罢咧!太守不见了。

  智化这一急非小,猛然省悟道:“是了。这是沈仲元见我随了马勇前来,暗暗猜破,他必救出太守去了。”后又一转想道:“不好。人心难测,焉知他不又献功去了?且去看个端的。”即跃身上房,犹如猿猴一般,轻巧非常。来至招贤馆房上,偷偷儿看了,并无动静,而且沈仲元正与马强说话呢。黑妖狐道:“这太守往哪里去了?且去庄外看看。”即抽身离了招贤馆,蹿身越墙来至庄外。留神细看,却见有一个影儿奔入树林中去了。智化一伏身,追入树林之中。只听有人叫道:“智贤弟,劣兄在此。”黑妖狐仔细一看,欢喜道:“原来是欧阳兄么?”北侠道:“正是。”黑妖狐道:“好了,有了帮手了。太守在哪里?”北侠道:“那树木之下就是。”智化见了。三人计议,于明日二更拿马强,叫智化作为内应。倪太守道:“多承二位义士搭救。只是学生昨日起直至五更,昼夜辛勤,实实的骨软筋酥,而且不知道路,这可怎么好?”

  正说时,只听得“嗒”“嗒”马蹄声响。来至林前,蹿下一个人来,悄悄说道:“师父,弟子将太守马盗得来在此。”

  智化听了是艾虎的声音,说道:“你来得正好!快将马拉过来。”北侠问道:“这小孩子是何人?如何有此本领?”智化道:“是小弟的徒弟,胆量颇好。过来见过欧阳伯父。”艾虎唱了一个喏。北侠道:“你师徒急速回去,省得别人犯疑。我将太守送至衙署便了。”说罢,执手分别。

  智化与小爷艾虎回庄,便问艾虎道:“你如何盗了马来?”

  艾虎道:“我因暗地里跟你老到地牢前,见你老把马勇杀了,就知要救太守。弟子惟恐太守胆怯力软,逃脱不了,故此偷偷地备了马来。原打算在树林等侯,不想太守与师父来得这般快。”智化道:“你还不知道呢。太守还是你欧阳伯父救的呢。”艾虎道:“这欧阳伯父,不是师父常提的紫髯伯么?”

  智化道:“正是。”艾虎跌足道:“可惜黑暗之中,未能瞧见他老的模样儿。”智化悄悄道:“你别忙,明日晚二更,他还来呢。”艾虎听了,心下明白,也不往下追问。说话间,已到庄前。智化道:“自寻门路,不要同行。”艾虎道:“我还打那边进去。”说罢“飕”地一声,上了高墙,一转眼就不见了。智化暗暗欢喜,也就跃墙来至地牢,从新往招贤馆而来,说马勇送尸骸往后花园井内去了。

  且说北侠护送倪太守,在路上已将朱绛贞、倪忠遇见了的话,说了一遍。一个马上,一个步下,走了个均平。看看天亮,已离府衙不远,北侠道:“大老爷,前面就是贵衙了。我不便前去。”倪继祖连忙下马,“多承恩公搭救。为何不到敝衙,略申酬谢?”北侠道:“我若随到衙门,恐生别议。大老爷只想着派人,切莫误了大事。”倪太守道:“定于何地相会?”

  北侠道:“离霸王庄南二里有个瘟神庙,我在那里专等。至迟,掌灯总要会齐。”倪太守谨记在心。北侠转身就不见了。

  太守复又扳鞍上马,迤逦行来,已至衙前。门上等连忙接了马匹,引至书房。有书房小童余庆参见。倪太守问:“倪忠来了不曾?”余庆禀道:“尚未回来。”伺候太守净面更衣。

  吃茶时,余庆请示老爷,在那里摆饭。太守道:“饭略等等,候倪忠回来再吃。”余庆道:“老爷先用些点心,喝点插儿罢。”倪太守点了点头。余庆去不多时,捧了大红漆盒,摆上小菜,极热的点心,美味的羹汤。太守吃毕,在书房歇息,盼望倪忠,见他不回来,心内有些焦躁。

  好容易到了午刻,倪忠方才回来。已知主人先自到署,心中欢喜。及至见面时,虽则别难不久,然而皆从难中脱逃出来,未免彼此伤心,各诉失散之后的情由。倪忠便道:“送朱绛贞到王凤山家中,谁知锦娘先已到他姑母那里。娘儿两个见了朱绛贞,千恩万谢,就叫朱小姐与锦娘同居一室。王老者有个儿子,极其儒雅。那老儿恐他在家不便,却打发他上县,一来与翟九成送信,二来就叫他在那里照应。老奴见诸事安置停当,方才回来。偏偏雇的骡儿文慢,要早到是再不能的,所以来迟,叫老爷悬心。”太守又将与北侠定于今晚捉拿马强的话也说了。倪忠快乐非常。

  此时余庆也不等吩咐,便传了饭来,安放停当。太守就叫倪忠同桌儿吃。饭毕,倪忠出来问:“今日该值头目是谁!”

  上来二人答道:“差役王恺、张雄。”倪忠道:“随我来,老爷有话交派。”倪忠带领二人,来至书房。差役跪倒担名。太守吩咐道:“特派你二人带领二十名捕快,暗藏利刃,不准同行,陆续散走,全在霸王庄南二里之遥,有个瘟神庙那里聚齐。

  只等掌灯时,有个碧睛紫髯的大汉来时,你等须要听他调遣。

  如有敢违背者,回来我必重责。此系机密之事,不可声张,倘有泄露,惟你二人是问。”王恺、张雄领命出来,挑选精壮捕快二十名,悄悄的预备了。

  且说马强虽则一时听了众光棍之言,把太守杀了,却不见马勇回来,暗想道:“他必是杀了太守,心中害怕逃走了,或者失了脚也掉在井里了。”胡思乱想,总觉不安。惟恐官兵前来捉捕要人,这个乱子实在闹得不小,未免短叹长吁,提心吊胆。无奈叫家人备了酒席,在招贤馆大家聚饮。众光棍见马强无精打采的,知道为着此事,便把那作光棍、闯世路的话头各各提起:什么“生而何欢,死而何惧”啦;又是什么“敢做敢当,才是英雄好汉”啦;又是什么“砍了脑袋去,不过碗大疤子”啦;又是什么“不受苦中苦,焉能为人上人”啦:“但是受了刑,咬牙不招,方算好的,称得起人上人。”说的马强漏了气的干尿泡似的,那么一臌一臌的,却长不起腔儿来。

  正说着,只见恶奴前来道:“回员外……”马强打了个冷战:“怎么?官兵来了?”恶奴道:“不是。南庄头儿交粮来了。”马强听了,将眼一瞪道:“收了就是了。这也值得大惊小怪!”复又喝酒。偏偏今儿事情多,正在讲交情,论过节,猛抬头,见一个恶奴在那边站着,嘴儿一拱一拱的,意思要说话。

  马强道:“你不用说,可是官兵到了不是?”那家人道:“是小人才上东庄取了银子回来解。”马强道:“瞎!好烦哪!交到账房里去就结了。这也犯得上挤眉弄眼的。”这一天,似此光景,不一而足。不知到底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

上一页  回目录 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