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书369 >> 古典名著 >> 中国古代侠义小说
第三十一回 展熊飞比剑定良姻 钻天鼠夺鱼甘赔罪

  且说丁二爷到了院中,只见丫环抱着花瓶换水插花。见了二爷进来,丫环扬声道:“二官人进来了。”屋内月华小姐答言:“请二哥哥屋内坐。”丁二爷掀起绣帘来至屋内,见小姐正在炕上弄针黹呢。二爷问道:“妹子做什么活计?”小姐说:“锁镜边上头口儿呢。二哥,前厅有客,你怎么进了里面来了呢?”丁二爷佯问道:“妹子如何知道前厅有客呢?”月华道:“方才取剑,说有客要领教,故此方知。”丁二爷道:“再休提剑。只因这人乃常州府武进县遇杰村姓展名昭,表字熊飞,人皆称他为南侠,如今现作皇家四品带刀的护卫。哥哥久已知道此人,但未会面。今日见了,果然好人品,好相貌,好本事,好武艺。未免才高必狂,艺高必傲,竟将咱们家的湛卢剑贬得不成样子。哥哥说此剑是另有个主儿的。他问是谁?哥哥就告诉他是妹子的。他便鼻孔里一笑道:‘一个闰中弱秀,焉有本领!’”月华听至此,把脸一红,眉头一皱,便将活计放下了。

  丁二爷暗说:“有因,待我再激她一激。”又说道:“我就说:‘我们将门中岂无虎女?’他就说:‘虽是这么说哟,未必有真本领。’妹子,你真有胆量,何不与他较量较量呢?倘若胆怯,也只好由他说去罢。现在老太太也在厅上,故此我来对妹妹说说。”小姐听毕,怒容满面道:“既如此,二哥先请,小妹随后就到。”

  二爷得了这个口气,便急忙来到前厅,在丁母耳边悄悄说道:“妹子要与展哥比武。”话刚然说完,只见丫环报道:“小姐到。”丁母便叫过来与展爷见礼。展爷心中纳闷道:“功勋世胄,如此家风?”只得立起身来一揖。小姐还了万福。展爷见小姐庄静秀美,却是一脸的怒气。又见丁二爷转身过来,悄悄地道:“大哥,都是你褒贬人家剑,如今小妹出来不依来了。”

  展爷道:“岂有此理?”二爷道:“什么理不理的。我们将门虎女,焉有怕见人的理呢。”展爷听了,便觉不悦。丁二爷却又到小姐身后悄悄道:“展大哥要与妹子较量呢。”小姐点头首肯。二爷又转到展爷身后道:“小妹要领教大哥的武艺呢。”

  展爷此时更不耐烦了,便道:“既如此,劣兄奉陪就是了。”

  谁知此时,小姐已脱去外面衣服,穿着绣花大红小袄,系定素罗百折单裙,头罩玉色绫帕,更显得妩媚娉婷。丁二爷已然回禀丁母,说不过是虚耍假试,请母亲在廊下观看。先挪出一张圈椅,丁母坐下。月华小姐怀抱宝剑,抢在东边上首站定。

  展爷此时也无可奈何,只得勉强掖袍挽袖。二爷捧过宝剑,展爷接过,只得在西边下首站了。说了一声“请”,便各拉开架式。兆兰、兆蕙在丁母背后站立。才对了不多几个回合,丁母便道:“算了罢。剑对剑俱是锋芒,不是顽的。”二爷道:“母亲放心,且再看看。不妨事的。”只见他二人比并多时,不分胜负。展爷先前不过搪塞虚架,后见小姐颇有门路,不由暗暗夸奖,反倒高起兴来。见有不到之处,俱各点到。点到却又抽回,来来往往。忽见展爷用了个垂华势,斜刺里将剑递进,即便抽回,就随着剑尖滴溜溜落下一物。又见小姐用了个风吹败叶势,展爷忙把头一低,将剑躲过。才要转身,不想小姐一翻玉腕,又使了个推窗撵月势,将展爷的头巾削落。南侠一伏身,跳出圈外声言道:“我输了,我输了。”丁二爷过来拾起头巾,掸去尘土。丁大爷过来捡起先落的物件一看,却是小姐耳上之环。便上前对展爷道:“是小妹输了,休要见怪。”二爷将头巾交过。展爷挽发整巾,连声赞道:“令妹真好剑法也。”丁母差丫环即请展爷进厅。小姐自往后边去了。

  丁母对展爷道:“此女乃老身侄女,自叔叔婶婶亡后,老身视如亲生女儿一般。久已闻贤侄名望,就欲联姻,未得其便。不意贤侄今日降临寒舍,实乃彩丝系足,美满良缘。又知贤侄此处并无亲眷,又请谁来相看,必要推诿;故此将小女激诱出来比剑,彼此一会,令贤侄放心。非是我世胄人家毫无规范也。”

  丁大爷亦过来道:“非是小弟在旁不肯拦阻,皆因弟等与家母已有定算,故此多有亵渎。”丁二爷亦赔罪道:“全是小弟之过。惟恐吾兄推诿,故用此诡计诓哄仁兄,望乞恕罪。”展爷到此时方才明白。也是姻缘,更不推辞,慨然允许。便拜了丁母,又与兆兰、兆蕙彼此拜了。就将巨阙、湛卢二剑彼此换了,作为定礼。

  二爷手托耳环,提了宝剑,一直来到小姐卧室。小姐正自纳闷:“我的耳环何时削去,竟不知道,也就险的很呢。”忽见二爷笑嘻嘻的手托耳环道:“妹子耳环在这里。”掷在一边,又笑道:“湛卢剑也被人家留下了。”小姐才待发话,二爷连忙说道:“这都是太太的主意,妹子休要问我,少时问太太便知。大约妹子是大喜了。”说完,放下剑,笑嘻嘻的就跑了。

  小姐心下明白,也就不言语了。

  丁二爷来至前厅,此时丁母已然回后去了。他三人从新人座,彼此说明,仍论旧交,不论新亲。大爷、二爷仍呼展爷为兄。脱了俗套,更觉亲热。饮酒吃饭,对坐闲谈。不觉展爷在茉花村住了三日,就要告别。丁氏昆仲那里肯放。展爷再三要行。丁二爷说:“既如此,明日弟等在望海台设一席,你我弟兄赏玩江景,畅叙一日。后日大哥再去如何?”展爷应允。

  到了次日早饭后,三人出了庄门。往西走了有一里之遥,弯弯曲曲绕到山岭之上,乃是极高的所在,便是丁家庄的后背。上面盖了高台五间,甚是宽阔。遥望江面一带,水势茫茫,犹如雪练一般。再看船只往来,络绎不绝。郎舅三人观望江景,实实畅怀。不多时,摆上酒肴,慢慢消饮。正在快乐之际,只见来一渔人在丁大爷旁边悄语数言。大爷吩咐:“告诉头目办去罢。”丁二爷也不理会。展爷更难细问,仍然饮酒。迟不多时,又见来一渔人,甚是慌张,向大爷说了几句。此次二爷却留神,听了一半就道:“这还了得!若要如此,以后还有个规矩么?”对那渔人道:“你把他叫来我瞧瞧。”展爷见此光景,似乎有事,方问道:“二位贤弟,为着何事?”丁二爷道:“我这松江的渔船原分两处,以芦花荡为界。荡南有一个陷空岛,岛内有一个卢家庄。当初有卢太公在日,乐善好施,家中巨富。待至生了卢方,此人和睦乡党,人人钦敬。因他有爬杆之能,大家送了他个绰号,叫做钻天鼠。他却结了四个朋友,共成五义。大爷就是卢方。二爷乃黄州人,名叫韩彰,是个行伍出身,会做地沟地雷,因此他的绰号儿叫做彻地鼠。三爷乃山西人,名叫徐庆,是个铁匠出身,能探山中十八孔,因此绰号叫穿山鼠。至于四爷,身材瘦小,形如病夫,为人机巧伶便,智谋甚好,是个大客商出身,乃金陵人,姓蒋名平,字泽长,能在水中居住,开目视物,绰号人称翻江鼠。惟有五爷,少年华美,气宇不凡,为人阴险狠毒,却好行侠作义,就是行事刻毒,是个武生员,金华人氏,姓白名玉堂。因他形容秀美,文武双全,人呼他绰号为锦毛鼠。”展爷听说白玉堂,便道:“此人我却认得,愚兄正要访他。”丁二爷问道:“大哥如何认得他呢?”展爷便将苗家集之事述说一回。

  正说时,只见来了一伙渔户。其中有一人怒目横眉,伸出掌来说道:“二位员外看见了?他们过来抢鱼,咱们拦阻,他就拒起捕来了。抢了鱼不算,还把我削去四指,光光的剩了一个大拇指头。这才是好朋友呢!”丁大爷连忙拦道:“不要多言。你等急唤船来,待我等亲身前往。”众人一听员外要去,唿地一声俱各飞跑去了。展爷道:“劣兄无事,何不一同前往?”丁二爷道:“如此甚好。”三人下了高台,一同来至庄前。只见从人伴当伺候多人,各执器械。丁家兄弟、展爷俱各佩了宝剑,来至停泊之处。只见大船两只,是预备二位员外的。大爷独上了一只大船,二爷同展爷上了一只大船,其余小船纷纷乱乱,不计其数,竟奔芦花荡而来。

  才至荡边,见一队船皆是荡南的字号,便知是抢鱼的贼人。

  丁大爷催船前进,二爷紧紧相随。来至切近,见那边船上立着一人,凶恶非常,手托七股鱼叉,在那里尽候厮杀。大爷的大船先到,便说:“这人好不晓事。我们素有旧规,以芦花荡为交界,你如何擅敢过荡,抢了我们的鱼,还伤了我们的渔户?是何道理?”那边船上那人道:“什么交界不交界,咱全不管!只因我们那边鱼少,你们这边鱼多,今日暂且借用。你若不服,咱就比试比试。”丁大爷听了这话有些不说理,便问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那人道:”咱叫分水兽邓彪。你问咱怎的?”丁大爷道:“你家员外哪个在此?”邓彪道:“我家员外俱不在此。此一队船只就是咱管领的。你敢与咱闹气么?”说着话,就要托七股叉刺来。丁大爷才待拔剑,只见邓彪翻身落水。这边渔户立刻下水,将邓彪擒住,托出水面,交到丁二爷船上。

  二爷却跳在大爷船上,前来帮助。

  你道邓彪为何落水?原来丁大爷问答之际,二爷船已赶到,见他出言不逊,却用弹丸将他打落水中。你道什么弹丸?这是二爷自幼练就的。用竹板一块,长够一尺八寸,宽有二寸五分,厚五分,上面有个槽儿,用黄蜡搀铁渣子团成核桃大小,临用时安上,在数步中打出,百发百中。又不是弹弓,又不是弩弓,自己取名儿叫做竹弹丸。这原是二爷小时顽耍的小顽艺儿,今日拿着偌大的一个分水兽,竟会叫英雄的一个小小铁丸打下水去咧!这才是真本领呢。

  且言邓彪虽然落水,他原是会水之人,虽被擒,不肯服气,连声喊道:“好呀!好呀!你敢用暗器伤人,万不与你们甘休!”

  展爷听至此句,说用暗器伤人,方才留神细看,见他眉攒里肿起一个大紫包来,便喝道:“你既被擒,还喊什么?我且问你,你家五员外他可姓白么!”邓彪答道:“姓白怎么样?他如今已下山了。”曜爷问道:“往哪里去了?”邓彪道:“数日之前,上东京找什么‘ 御猫’去了。”展爷闻听,不由的心下着忙。

  只听得那边一人嚷道:“丁家贤弟呀,看我卢方之面,恕我失察之罪,我情愿认罚呀。”众人抬头,只见一只小船飞也似赶来,嚷的声音渐近了。展爷留神细看来人,见他一张紫面皮,一部好胡须,面皮光而生亮,胡须润而且长,身量魁梧,气宇轩昂。丁氏兄弟亦执手道:“卢兄请了。”卢方道:“邓彪乃新收头目,不遵约束,实是劣兄之过。违了成约,任凭二位贤弟吩咐。”丁大爷道,“他既不知,也难谴责。此次乃无心之过也。”回头吩咐将邓彪放了。这边渔户便道:“他们还抢了咱们好些鱼具呢。”丁二爷连忙喝住:“休要多言!”卢方听见,急急吩咐:“快将那边鱼具连咱们鱼具俱给送过去。”这边送人,那边送鱼具。卢方立刻将邓彪革去头目,即差人送往府里究治。丁大爷吩咐:“是咱们鱼具收下,是那边的俱各退回。”两下里又说了多少谦让的言语,无非论交情,讲过节,彼此方执手各自归庄去了。未知后事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

上一页  回目录 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