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书369 >> 古典名著 >> 中国古代侠义小说
第六十四回 圣天子登位封功臣

  却说薛魁用锤击开城门,那些守门兵丁番儿,一声道:“不好了,你我喊来了木聚,快走,性命要紧!”一哄而散。再言薛魁正往前进,正遇武三思来也。薛魁迎了前来,亦不答话,举锤就打。

  且说薛魁部下人马四散,赶来已误了时。也到东门,城虽开着,但不知主将何往,只得扎下营盘。不多一时,二队正先锋的人马也到了,问薛魁部的人道:“你主将在那里?”众人禀道:“我主将因我们行慢,先奔前来。小人等到时,城门已开,想是先进城去了。”薛勇大惊道:“今乃奉诏进京,不过诛奸戮佞;忠良之辈不可伤害。素知薛魁有粗,恐他那里不分青白皂红。禁城之中,倘惊圣驾,其罪不小。况武三思英名素着,天下第一人,恐受其困。”连忙催动人马进城,及至大街之上,只见薛魁提锤找人厮杀。薛勇连忙吆喝道:“禁城不可乱动!”薛魁见薛勇来至,亦勒马而待。薛勇问其所以,薛魁道:“武三思这老儿,已被兄弟一锤打死。”薛勇道:“武三思既除,不可妄杀一人,速速领人马去围住了奸贼府第,擒捉人口。”于是将王、栾、薛、武人口尽皆拿下。京城内不敢屯外镇之兵,恐惊圣驾,于是将众人家口俱押出城外,下行营以待大兵。

  天明时,大兵已到,满京臣庶俱知太子驾临,皆朝服而迎。庐陵王道:“孤今进城朝母,众卿在营等候。钦王狄仁杰、大元帅薛刚二卿,随孤进朝。”众人领旨。王乘龙辇,行到午门,黄门启奏武后,武后召见。王到金殿,山呼已毕,哭道:“儿臣久离膝下,今日得见皇娘,真万幸也!”武后道:“早因儿幼,为娘代你理国。今已成立,我又年老,故诏皇儿回朝禅位。”庐陵王谢恩。武后又宣狄仁杰至殿。武后道:“迎王还国,皆卿之力也。命卿酌议立我儿日期。”狄公遵旨。是日乃九月二十八日,太史议定十月初二日上吉,复奏武后,武后准奏:十月初二日禅位。令翰林院编修召太子进宫宿庵,母子酌议朝事,诸卿退朝。

  于是,朝期后至十月初二日,合朝文武早朝,侍候王登大宝。众臣朝贺,山呼已毕,改元大唐嗣圣元年,为中宗皇帝,大赦天下。大元帅薛刚奏道:“张、栾、王、薛、武众家口,请皆发落!”天子道:“尽皆听卿。”正在议论,只见内宫一个太监慌慌张张驾前奏道:“太后娘娘自缢驾崩!”天子大哭,京中群臣挂孝。次日,先颁喜诏,后颁哀诏。太后丧事已毕,安乐宫摆宴,大宴群臣。天子因有太后之丧,不便赴宴,敕大梁王狄仁杰主席。众臣正欢饮之间,只见一个内监手捧皇诏前来,众人跪接。那内官居中站立,开读圣旨道:“旨下,跪听宣读。

  旨曰:奉天承运皇帝诏日:臣无君,如衣无领;君无臣,如体乏手。我先皇帝驾崩,朕躬尚幼,先太后代执朝事。而我先太后幽娴贞静,里闻有余,外事岂所深知耶!不意被奸佞蒙蔽,逐朕外镇,不容还朝,几乎有失先帝之业。今除奸戮佞,速朕回朝,复得基业者,皆卿等之力也。不正典刑,无以警戒奸谗;不行赏封,何以鼓舞忠义!张天佐、王怀仁、王怀义,先已被杀,家口正典,余党姑置不究。尔等诸臣,论功封赏:狄仁杰,原封钦王,无以加封,恩袭公爵,加禄万钟。薛刚,进封平西王,兼兵马大元帅。薛强,进封平国公,兼兵马副元帅。薛勇,进封无量大将军,兼正先锋。薛魁,进封无敌大将军,兼副先锋。福鲍,封安国公。花萼,封定国公。胡琏、巴龙、巴虎、巴彪、巴豹、巴仁、巴义、巴礼、巴智、巴信、徐苓、骆宾侯、濮行云,俱封总兵。濮里云,封总兵,有保迎朕大臣大功,加封卫武将军。余谦,封总兵,有保迎朕大臣大功,加封卫将军。

  众女卿各随夫品。鲍金花,虽系闺女,有迎朕大功,恩赐一品夫人。花碧莲,虽系副位,有迎朕大功,恩赐一品夫人。胡赛花,有迎朕大功,用武探花之职,恩赐二品夫人。修素娘,宁死不失节烈,又有随迎朕大功,恩赐节义夫人,其子成立,另行封赏。胡理,只身夺关,以死报国,敕赐忠武侯,以礼安葬。在京诸臣,各安原职;既封之后,各安本职。钦哉谢恩。”

  宣读已毕,众人谢恩。宴罢,各归寓所。次日早朝,狄仁杰奏道:“五台山上消安、消计、消月,并徒黄胖四个和尚,皆有忠义之心,潼夫解臣之危,原许陛下回朝之后,奏明加封。今陛下已登大宝,乞赐封赠,以彰圣恩!”天子准奏,差官至五台山宣诏消安等四众,四众接旨谢恩毕,款待天使,少不得备酒,留住一宵。次日天明,消安四众随了天使,一同进京,非止一日。

  那日早到,差官来至午门缴旨,黄门官启奏,皇上传旨宣消安等上殿。消安听宣,师徒四众来至金阶,山呼万岁已毕。主开金口问道:“闻尔等师徒,素有禅规,更兼英勇,向日狄卿迎朕遇奸。若非圣僧解危,朕不知何日还朝。”消安等奏道:“贫僧向日路遇秋千岁遇奸,托万岁洪福齐天,天意除奸,非僧人之能为也!今蒙圣恩过奖,实僧人之罪也。”皇上道:“尔等不必谦逊,听朕封来:消安,封文英武勇护国大禅师,赐紫金盂一,赐锡杖一,大红袈裟一。消计,封神威义勇祐国副禅师,赐锡杖一、袈裟一。消月,封与佛静坛禅师,赐袈裟一、僧鞋袜一。黄胖,封牛痴长老,兼僧纲掌教之职。”皇上封过四僧,四僧口称:“臣俗等谢恩,愿吾王万寿无疆,圣寿无疆!”山呼已毕,皇上回宫,众臣朝散。

  再讲消安等少不得至狄千岁王府拜谢,王府留斋。师徒入朝谢恩,辞驾回山,天子准奏。师徒又谢过狄干岁,狄千岁少不得有礼物相送,送至郊外而别。不讲消安等回山。再言大唐君明臣良,纲纪复,朝政整。正是:

  金殿当头紫阁重,仙人掌上玉芙蓉。

  太平天子朝元日,五色云中驾六龙。

  且不讲大唐天子国泰民安,风调雨顺。再言骆宏勋荣任狼山总兵,差人到宁波府,将桂太太请来侍奉,家内有桂小姐、花姑娘朝欢暮乐。后来花、桂二位夫人皆生贵子。桂氏生二子,取名文龙、文虎;花氏所生三子,取名文凤、文鸾、文鳌。骆宏勋将文虎继与桂府为嗣,又将文鸾继与花氏为嗣,又将文鳌继与巴府为嗣,因向日误伤巴结之命。而三氏皆有后人。后来五子俱系皇家栋梁,至今昌盛。

  再讲任正千久镇潼关,后来在任娶妻方氏,所生一子一女,子名应龙,女唤素英,后与骆宏勋为媳,文龙为妻。至此,骆、任世代相好,至今如始。余谦后来官到兵马大元帅,娶妻秦氏,系世袭国公秦氏爷之女,所生四子二女。长女嫁与骆宏勋次子文凤为妻,次女嫁与任公之子应龙为妻。四子长成,俱是文武,在朝伴君。后来之人,看到了余谦之事忠直,有诗为证,诗曰:

  自幼心中直,平生胆气豪。切齿恨王贺,救主不辞劳。

  四杰威名重,义志贯九霄。天祐忠义士,高官位列朝。

  这几句诗,单表余谦忠义可嘉。

  再者,花振芳夫妇有骆宏勋常常侍奉。鲍自安有婿送终,寿至耄耄之外。后人看到鲍自安与花振芳之事,有诗为证,诗曰:

  艰难江湖客,忠肝直胆心。忘身唯救友,立志保圣门。

  杀奸兼救难,除佞恤孤怜。今朝留竹帛,千古显芳名。

  后来花、鲍二老一笑而终。巴氏弟兄各各荣任总兵之职。其节妇修素娘之子,长大成立,读书上进,圣恩御赐,荣显门庭,娶妻生子,传派为梅氏宗支。真所谓善有善报,恶有恶报。至此,已完成反唐后传一本故事。

  诗云:

  江湖有义终非盗,衣冠无良岂是人?

  王贺好淫终有报,佞贼擅权枉费心。

  世赖进贼今何在?梅滔奸险也丧身。

  余谦舍命存忠义,至今千古标美名。

上一页  回目录 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