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书369 >> 古典名著 >> 中国古代侠义小说
第五十一回 施茶庵消计放火援兄友

  话说列位看官,前一回又说道提笔妄字,这样一个人家,马棚内岂无一个人?而消计放火,这等容易,并未惊觉一个人?只因朱氏弟兄痛恨骆宏勋,要油煎心肝下酒,人生罕见之事,故马夫急将草料下足,也到厨下看烧油锅煎心肝去了,所以马棚内无人;况且骆宏勋日后有迎王回国之功勋,位列总镇,亦天使之。若不然,日间解官共五六十人,而且他在囚车之内,就是几十个也杀了,在乎他一人?偏要带至家中,慢慢处治,以待消计、余谦来也。

  闲话休提。且说消计放火之后,跳上房子来看了一看,客厅内还坐着两个人,不敢下来。定睛细看:不是别人,一个是朱豹,在扬州擂台上被鲍金花踢瞎双目,不能救火;一个是今日劫来的贺世赖,因路生不能前去,皆是两个无能之人。消计看得明白,怕他怎地!轻轻下得屋来,走至廊下一看,悬吊一人,哼声不绝。消计问道:“你可是扬州骆宏勋么?”骆宏勋听得呼名相问,亦是低低答道:“正是。足下是谁?”消计道:“我是消安师弟消计是也。你家人余谦到我庵中送信,特来救你,你要忍痛,莫要则声。”遂一手托住骆宏勋,一手持刀,将绳索割断了,也不与他解手,仍是绑着,驮在自己脊背上。见天井中有砌就的一座花台,将脚一垫,跳上了屋。可曾听见古人云过,“无目之人心最静”,眼虽未看见,却比有目之人要伶俐几分。朱豹听得失火,心中一躁,无奈眼看不见,不能前去,坐在厅上听声音。闻得厅下有唧唧哝哝说话,只当看着骆宏勋之人。至消计纵身跳上,怎能无脚步之声?又听见瓦片响,叫声:“贺老爷,什么响?”那三间客厅槅扇,因四月天气渐渐热了,俱是敞开,房中灯光照得对厅上边甚是光明。贺世赖听得朱豹相问,抬头一看,对厅上有一个和尚驮一人上屋而去。答道:“四爷,对过厅上有个和尚驮一人行走!”朱豹就知盗去骆宏勋了,连叫几声。那边救火,吵吵闹闹,那里听得见!并无一人答应。朱豹焦躁,走到天井之中,大声喊叫。朱龙等方才听得,连忙相问朱豹。朱豹道:“贺老爷见有一个和尚,身背一人,自屋上逃去。”朱龙掌灯火来一照,只见梁上半截空绳挂着。说道:“难道又是消安、黄胖来了?”弟兄三人各持朴刀,率领几十个庄汉,飞赶前来。

  且说消计上得对厅,朱豹早已吆喝,连忙走至群房,跳落地下,飞奔来到护庄板桥,至桥上走过,忙叫余谦,余谦跑出。消计道:“你速速背主人前去,我敌追兵。”余谦也将骆宏勋两只胳膊套在颈项上,手持两只板斧,照原路奔逃。未曾出村,朱龙等赶至桥边,看见消计手持戒刀,大叫道:“骆宏勋乃贫僧师兄之友,今特救之。蒙三位檀越施好生之德,令他去吧!”朱氏三人一看,竟是自家庵内的和尚,大怒道:“我每每送柴送米,供养与你,你不以恩报,反来劫我仇人。你师兄是谁?怎与骆宏勋相交?”消计笑道:“我实对三位檀越说罢,我乃五台.山红莲长老的二徒弟消计是也。擂台上解围的,那是我师兄消安也。”朱氏三人方知他前日所言皆假话,又是假名。朱氏三人道:“你既是消安师弟,就是我的仇人了。”大喝一声:“好秃驴,莫要走,看我擒你!”弟兄三人并庄汉众人一齐上来。消计全无惧色,抡起戒刀,迎敌众人。朱虎往南一看,只见一人背着一人,向南奔逃。火光之中,却看不分明,谅来必是劫骆宏勋的。遂叫:“大哥、三弟捉这只秃驴,俺要赶拿骆宏勋去也。”带了十数个庄户,赶奔前来。及至赶上一看,乃是余谦背主而逃。朱虎想起扬州一腿之仇,大骂一声;“好匹夫!今日至俺庄上,还想得活么?”余谦也不答,举斧就砍,战斗了十数合,余谦遍身流汗,想道:“若恋战,必定被擒,不如奔之施茶庵之中,将大爷歇下,再作道理。”于是且战且走,走至离施茶庵不远,虚砍一斧,迈开大步,飞跑到施茶庵的门首,将锁扭下,走进门来关上。余谦两手扶住茶桌,吁喘不绝,一阵心翻,吐出几口血来。骆宏勋在他身上看见,叫道:“贤弟,你且将我丢下,你好敌斗强人,倘若难敌,你好脱逃,通信与徐表兄、鲍老爹,代我报仇。若恋恋顾我,主仆尽丧于此,连通信之人也没有了。”余谦血朝上一涌,话也说不出来,只是摇头。骆宏勋见他要死。心中不忍,二目中扑泠泠泪下。

  且说朱虎正斗余谦,见余谦逃脱,领众从后赶来。及到施茶庵,却不看见,用手推推庵门,门竟关着,知他躲在里面,大叫道:“与我点火烧这狗头,省得敌斗。”余谦闻得取火来烧,抖抖精神,走至门边,轻轻将门闩拔开,把门一开,大叫一声,跳将出来。朱虎赶向前来,重新敌斗。这且不言。

  且说鲍自安打发余谦、董超起岸之后,吃过饭,意欲开船。忽然西北风起,船大难行,遂湾住不开,不料西北风刮了一天一夜,总不停息。众人皆因有余谦前去通信,骆宏勋又是军门投机之人,谅无异事,就是迟到两日,谅不妨事。唯有花振芳,坐船如坐针毡,恁大年纪,江南往返三五次,方才寻得这个好女婿。闻得身陷缧绁,恨不得两胁生翅,到历城以观女婿之动静。昨日起风时,还望少刻而息,不料睡了一夜,翻来覆去,何曾成眠。天明起来,梳洗已毕,捧进早茶、点心,众人食用。花振芳面带愁容坐在那里思想赶路。鲍自安取笑道:“那个得罪大相公,心中不悦?对我说,与你出气。”花振芳道:“我生平好走旱路,从未在这棺材中过这些日子。你这老奴才,既为朋友打这场官司,就该速速赶到,方才使那被难之人不引颈而望。怕起早要用脚走,苦恋在这只棺材里过时刻么?此地乃济宁的大码头,骡轿车马都有,我替你垫脚钱,起旱罢了。你若不肯,我竟告辞先去。”鲍自安平日爱骆宏勋,今日阻风也是无奈,被花振芳提醒,乃答道:“我坐船行走之意,待到历城,船湾河内,家眷、物件尽在船上,候问过官司之后,寻着地方再搬。今着起旱,除非到历城上岸宿店了。”花振芳道:“你愿意起早,我则有法。历城与敝地乃相接之地,且离苦水捕,离黄花铺有十里之遥。自此起旱到双官镇,还有条近路,到苦水铺约略五日路程。在小店将家眷行李歇下,我陪你上历城去见狄军门,岂不是好!”鲍自安大喜道:“如此行法正好。”雇了十辆骡轿、二十辆驴车,将衣箱包裹要紧之物搬于车上,阔大之物仍放船上湾着,待有了落脚地,再来搬运。闷桶里提出梅滔、老梅、王伦、贺氏四人,拿了四条市口袋装起,放在骡车之上。临吃饭之时,倒出来令他食用,食用之后仍又装起。花、鲍、消安师徒一众人等从旱路奔行。花振芳心急,赶路真快,每日要行到二更天气才宿店。

  这一日,来到双官镇松林之间。见大路尸骸横卧。花振芳道:“朱家兄弟今日又有大财气,伤了许多人夫。”众人正在惊异,又听得四杰村一片吆喝之声,灯笼火把齐明。鲍自安道:“好似交仗的一般,不知是那方客商,入庄与他争斗也?也算大胆的英雄!”正说之间,离庄不远火光如日,看见一个和尚被十数个人围在当中,东挡西遮。令人不解,因何围着和尚赌斗?且说消安、黄胖看见一个和尚被十几个围住,心中就有几分不平之意,正是:兔死狐悲,物伤其类。但不知后事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

上一页  回目录 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