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书369 >> 古典名著 >> 中国古代侠义小说
第六十六回 激战告捷威震四海 富寨强兵名扬九州

  书接上文。窦尔敦艺服三魁,使张铎等人心服口服,一致公推他为连环套山寨之主,窦尔敦托故不允。正在你推我让的时候,忽然喽兵来报:“启禀大寨主,大事不好,据六道河口送来的消息说,官兵分三路奔咱们山寨杀来,要一鼓荡平连环套。”“啊!?”众人俱惊。张铎忙问道:“三路人马有多少,可知何人领兵带队?”喽兵报道:“据说有两千多人,领兵的是三边副将葛大鹏和平谷县的县令张全。”“知道了,再探再报。”“遵令。”喽兵退出去了。

  厅内一时鸦雀无声,窦尔敦见张铎面有难色,忙说道:“兵来将挡,水来士掩。窦某不才,愿替大寨主出战。”张铎道:“大哥有所不知,这个三边副将葛大鹏,能文善武,甚是厉害。前者他就领兵来过,在山前摆下一座金蛇大阵,好险没把我们全山的弟兄吃掉。那时他只不过是个游击将军,手下只有千把人马,如今又升了三边副将,统领数千之众,真是如虎生双翼,只恐更难对付了。”窦尔敦沉思不语。

  再说四寨主李半仙,素以会排兵布阵而自居,对任何人都瞧不起,心说,姓窦的武艺是不错,恐怕对用兵之道并不通。我何不趁此机会难他一难。倘若被我难住,他也就没脸当大寨主了,还是我们原班人马多好。想罢多时,冲窦尔敦一拱手道:“我们大寨主说得对,葛大鹏确实不好对付。今兵分三路杀来,一定是来者不善,不知窦大侠有何良策?”

  窦尔敦道:“兵法云:‘知己知彼,百战不殆’,窦某初上宝寨,不了解细底。此乃不知己;对官兵的情况我更不清楚,此乃不知彼,怎好无的放矢。”李半仙冷笑道:“照此说来,咱只好瞪着眼挨打了?”窦尔敦一看李半仙是有意给自己出难题,就答道:“窦某若能调动全山弟兄,几千官兵又算什么?”

  李半仙问张铎:“大哥,是否请窦大侠调兵遣将?”张铎早已看出李半仙的心思,他也有心试探一下窦尔敦对兵法是否通路,忙点头答道:“可以,可以。”说着从桌案上绰起令字旗,往窦尔敦面前一递说:“请大侠传令。”“既然各位寨主相信我,窦某就不客气了。”

  窦尔敦一伸手把令字旗接过来,往怀中一抱,转身走上高台,坐在当中的虎皮金椅上,威风凛凛地说:“四寨主听令。”“在。”李半仙急忙躬身施礼。窦尔敦道:“窦某初登宝山,对情况不熟,我且问你,山上可有多少弟兄,你要如实回话。”“是,全山弟兄共一千一百五十二人。”窦尔敦又问道:“除了老弱病残者外,能上战场的有多少?”“老弱病残五十二人,其他守寨人员四百五十人,能够调动参战者六百五十人。”窦尔敦点点头,又说道:“我令你临时代理中军官,替本寨传令,命大小头目速来大厅议事,不得有误!”“是!”李半仙转身退出大厅,心里这个后悔就不用提了。好嘛,他算把我盯上了,我这不是没事找事吗?李半仙叫苦不迭,虽心里不痛快,但不敢违令呀。

  他来到院里,往台级上一站,扯开嗓子喊道:“李茂生何在?”“小弟在此。”从门旁闪进一个五短身材,虎虎实实的小伙子,他就是李茂生,专管传达寨主命令的小头目。李半仙道:“大寨主有令叫全山上下的大小头目、偏副寨主,立即到聚义厅来议事,越快越好,不得有误。”“遵令!”李茂生撒脚如飞,到各处通知去了。

  李半仙回厅交令,窦尔敦道:“眼下你我大家要全力对付官兵,无暇料理其它事情,故此先将计永宽三人监禁在山上,听候发落。葛青、李明听令。”“在。”“在。”“你们俩不用干别的,专管看押计永宽等人,倘若发生意外,或是叫他们跑了,唯你们是问!”“遵令!”尔敦转过脸去,问身边的张铎:“大寨主,你看这样行吗?”“当然可以,当然可以。”张铎又说:“就把他们押到后边的石牢里吧,那里有现成的囚室,管保跑不掉。”窦尔敦拱手称谢,然后对李半仙说:“请你给带个路,协助安排一下吧!”“唉,我这就去。”李半仙带着葛青和李明,押着计永宽三人,直奔后院。

  书说简短,他命喽兵打开石牢,把三个人押进去锁好,将钥匙交给葛青、李明。随即吩咐看守要听这两位的调动。他安排完了,这才回聚议厅交令。这时全山的偏副寨主、大小头目已经陆续到齐了,黑压压一大片,静悄悄站在聚义厅两侧,李半仙也小心翼翼地归了座,听候调遣。

  且说窦尔敦,朝两边一抱拳,笑着说:“在下窦尔敦,乃是你们几位寨主的好朋友。今日初登宝山,跟各位都不熟悉,借此机会和各位见个面,问个好,以免发生误会。这是我带来的两位朋友,上官元英、周宏,也请诸位认识认识。”上官元英和周宏都站起来,笑呵呵地朝众人一抱拳说:“各位弟兄辛苦,请关照,请关照。”说完了又重新归座。

  窦尔敦接着说:“前不久,六道河口送来紧急情报,官兵分三路前来抄山,人数约三千上下,领兵的是三边副将葛大鹏,据说这个人很勇猛,也很刁猾,在用兵上有一套,以往咱们连环套就吃过他的亏。不过,请诸位放心,他一没长三头六臂,二不会呼风唤雨,没什么了不得的,无非是自讨苦吃,给咱弟兄送点零花钱来。既然人家给咱送上门来了,咱怎好拒绝不受?”众人一听,“嗡”一声都乐了。

  窦尔敦继续说:“我受张大寨主的委派,担当这次作战的统领,头一次与诸位协作,务请大家听从命令,尽心尽职,英勇奋战。这一仗务求全胜,尽量不使一位弟兄受伤,这就要仰仗各位头领了。咱可把话说在前头,窦某执法如山,以公治公,决不讲情面。胜者有赏,败者处罚,违令者按山规严办,各位听清了没有?”“听清了!”“明白了!”众头目齐声回答。

  窦尔敦环视全场,频频点头,一伸手绰起一支令箭道:“二寨主阮大宾听令。”“在。”阮大宾赶快站起来。尔敦道:“你率领弟兄一百五十名驻守前山的山坡,多准备弓箭和石矢。官兵到时,切不可下山迎敌,只要把前山守住,就算立下一大功。”“遵令。”阮大宾接令在手,归回原位。

  窦尔敦举起第二支令箭说:“三寨主吴大忠听令。”“在也!”吴大忠兴冲冲地站起来。两眼含笑地望着窦尔敦。尔敦道:“你率领一百五十名弟兄,出前山埋伏在獐子林一带,准备拦截官兵。”“遵令。”吴大忠这个乐呀。为什么?他就愿意打仗,越激烈、热闹越好,他越觉得过瘾。这道令正趁了他的心愿,所以他特别高兴,刚要伸手接令。窦尔敦道:“且慢,我还有话没说完。”“那就请你快点说吧!”“官兵三千之众,你仅有一二百人,众寡悬殊,岂能硬拼,因此你一定不要真打,一经接仗,马上就败下来,尽量把所带的东西都扔掉,然后退上前山坡,协助二寨主把守山寨。”“这个……”吴大忠抖搂着双手说:“这怎么行呢,不战自溃,岂不助长了官兵的势气?”窦尔敦道:“此乃骄兵之计,尔不必担忧。”张铎插言道:“三弟,军令如山,叫你怎么做,你就怎么做,少要啰嗦。”“是,小弟遵令就是了。”吴大忠接令在手,回归原座。

  窦尔敦把第三支令箭拿起来,对张铎说:“大寨主,有劳你了。”张铎急忙站起来,笑着说:“窦大侠只管吩咐,在下愿听差使。”“你带上一百五十名弟兄,埋伏在六道河口的两侧,越隐蔽越好。官兵来时,你不要露面,待官兵大败之后,你再率领弟兄截杀他们。千万记住,最好不要伤人,只求挫动官兵的锐气,使他们惊魂丧胆,不敢再来侵扰就是了,我的意思你懂吗?”“小弟明白。”张铎接令在手,回归原座。

  窦尔敦又说道:“四寨主听令。”“在!”李半仙躬身清令。窦尔敦道:“你有三件事要办。第一件,把库房腾出来,准备装缴获来的战利品。第二件,要杀牛宰羊,准备犒劳弟兄们。第三件,要把功劳簿弄好,准备给大家记功。”“是,都交给我吧,准保没错。”窦尔敦最后说:“我领一部分人,去对付葛大鹏,余者弟兄把守山寨,各位这就去准备吧!”众人答应一声,退出聚义厅。

  话分两头,再说三边副将葛大鹏。此人乃直隶固城人,武举出身,当过千总、守备和游击将军。去年被擢升为副将之职。镇守密云、怀柔、平谷三个县,驻扎在平谷县城,所以称他为三边副将。葛大鹏是个野心勃勃的人,虽说升了副将,可是欲壑难填,还妄想着往上爬。他很明白,要想升官,必须做到两条,一是肯花钱打通关节,一是要有战功。因此,他早就对连环套注意上了,心说我只要能把这股贼匪剿灭,就有了晋升的垫脚石。为此,他再三上书兵部,把连环套说得神乎其神,恫吓朝廷,借此要求允许他率兵征剿。上个月兵部果然给他下了批文,上写“照办”二字。葛大鹏大喜,这才集结了三个县的兵力,加上他直接率领的亲兵,共二千多人,经过短期集训,这才兵发连环套。可见苏大虎说的,六道河口等地都驻满了兵,乃是实情。

  此刻,葛大鹏正骑在枣红马上,指挥官兵向连环套疾行。他把人马分成三路,左翼由平谷县县令张全率领,右翼由参将赵国义率领,中军由他自己率领。三路人马遥相呼应,结成犄角之势。葛大鹏在马上手提浑铁大枪,全身披挂,悬鞭佩剑,好不威风。他望着马前马后的官兵,但见刀光映日,旗号鲜明,军容严整,杂而不乱,不由得喜上眉梢。心说,这回我有足够的把握肃清贼匪,几天之后,捷报就会递到京师,有可能康熙圣主还要过目,到那时龙颜大悦,说不定赏我个总兵当当,不,或许还要大得多。赏我个兵部侍郎,不,太大了,不可能,不可能。哎呀,也备不住,人走时气马走膘嘛,只要我时来运转,官星高照,或许就能升上去。对,完全有这种可能。嚄!葛大鹏这一路上想啊,满脑子都是升官图了。

  “报!”一个蓝旗官跪倒在他面前,把葛大鹏吓得一激灵,这才从幻想中清醒过来。“吁!”他把马带住,高声问道:“禀报何事?”“回将军大人的话,我军已深入贼巢,再往前走五里,就是连环套的正门了。”

  “啊?这么快就到了?”葛大鹏直起身子,手搭凉棚往四下观看,但见两面全是峭壁悬崖,高插云霄,白雾缭绕,正前方是一条山路,曲曲弯弯,通向山里,道两旁杂草过人,荆棘满地,再就是一片片不成规则的密林。风吹树响,山谷应着回音,让人毛骨悚然。葛大鹏看罢多时,把胆子一壮,喝道:“通知前军,直掏匪巢!”“是!”蓝旗官转身走了。

  葛大鹏双脚点镫,马往前跑,加快了进军的速度。突然一梆锣响,呼哨四起,发出刺耳的“吱吱”声,从杂草丛中,闪出一队喽兵,为首的正是三寨主吴大忠,手擎一对夹铜板斧,拦住去路。

  官兵一看,急忙收住脚步,飞报葛大鹏。葛大鹏立即把马一催,来到大队前面,定睛一看,只有二百来人,这才把心放下。用枪一指,高声断喝:“呔!毛贼草寇听真,本镇奉朝廷谕旨,前来平山灭寨,尔等还不倒戈认罪,更待何时?”

  吴大忠把双斧一晃,扯开嗓子骂道:“龟孙子,什么朝廷不朝廷的,爷不听这一套。爷就知道杀尽你们这些兔崽子,就有饭吃,有衣穿!”

  “好哇!”葛大鹏大怒,把钢枪一抢,麾军杀了过来。吴大忠不敢恋战,只比划了几下,转身就跑,嘴里还直喊:“可了不得了,官军太厉害了,弟兄们快跑哇。”喽兵们抛刀扔枪,把随身携带的衣物,扔得满地都是,一溜烟退到前山坡。葛大鹏一见,哈哈大笑。心说,到底是乌合之众,岂能作战,忙传令:“追!”

  再说这些官兵,见了东西哪能不捡,你争我夺,乱成一团。葛大鹏吆喝不住,不由得气满胸膛。“我叫你捡!我叫你捡!”他亲手刺死了两个兵丁,这才把众人震住,只好硬着头皮往山上冲杀。

  再表山坡上的阮大宾,把吴大忠等人接上山后,就做好了准备,一看官兵冲上来了,忙把大刀一晃,命令一声:“给我打!”喽兵们立刻开弓放箭,投下滚木雷石。但见箭如雨发,石块乱飞,滚木乱蹦,一根根火铳喷着火舌,冒着硝烟,在官军的队伍里炸开了花。把官兵打得滚的滚,爬的爬,哭爹喊娘,乱成一堆。山坡上顿时死尸躺下一片,余者全都退下去了。葛大鹏一见,气得火冒三丈,重新整顿队伍,第二次冲上前来。他还命令三百名射手掩护,官兵在火枪、硬弩、强弓的掩护下“嗷嗷”直叫,扇面形冲上山坡。

  阮大宾探头往下一看,好家伙,又上来了,喝令一声:“打!赶快打!”喽兵们抖擞精神,又是一顿雷烟火炮,官兵招架不住,又被打退了。这样,官兵连续进攻了五次,都被喽兵击退了,满山坡丢下一层层尸体,足有四五百具。葛大鹏一看,硬攻是办不到了,假如再强逼着进兵,非引起哗变不可。他万般无奈,只好把队伍撤下来,摆成方阵,立马在山坡上叫阵:“呔!贼匪们听着,有种的下来拼个死活,躲躲闪闪不是人干的!”

  他的话音刚落,窦尔敦领着一百多人冲下山来。葛大鹏还以为是不堪一击的喽兵呢,所以满不在乎,催马冲杀上来,结果没过五个照面,他的大枪就被三节棍击飞了。葛大鹏见势不妙,拨马就逃。窦尔敦把三节棍一晃,代替军令,众喽兵呐喊着冲杀过去。阮大宾、吴大忠一看时机成熟,急忙率领喽兵冲下山来,协助窦尔敦进攻,官兵招架不住,望风而逃。葛大鹏也顾不得吆喝了,只顾自己逃命。主将一跑,官兵没有了指挥,四散奔逃,溃不成军。旗旗、锣鼓、刀矛器械遍地都是,无主的战马漫山乱窜。窦尔敦留下一部分人打扫战场,收缴战利品,又率领一部分人继续追杀。

  此刻葛大鹏的升官图也破灭了,如意算盘也毁了,剩下的只有惊恐和懊悔,恨不能肋生双翅,飞过六道河口。跑哇、跑哇,好不容易快到六道河口了,突然一声呼哨声,墨麒麟张铎引兵从两翼杀出:“活捉葛大鹏!”“杀呀!”葛大鹏吓得魂不附体,几乎坠马,哪里还敢招架,夺路仓皇而逃。逃至柳河岸边,摆渡已经来不及了,许多官兵只得跳进河里,拼命向对岸浮游,幸亏河水不深,安然逃了性命。葛大鹏也平安地渡过河去了。墨麒麟也不追赶,把战利品装到车上,迅速撤回山寨去了。

  葛大鹏过了河,又跑了十多里路,这才把马带住,查点兵马,损伤大半。县令张全死于乱军之中,参将赵国义双目失明,葛大鹏垂头丧气,只得硬着头皮回京师领罪去了。

  书中代言,窦尔敦不是神仙,也不是全能的人,怎么会带兵打仗!只因他素日好学,在五台山就跟师父学过兵书,艺多不压身,这回便用上了。

  且说窦尔敦回到聚义厅不多时,阮大宾、吴大忠、张铎等人也先后凯旋归来,各路人马纷纷报功。这下可把李半仙忙坏了,缴获的战利品太多了,记了这些记那些,直忙得满头大汗。并一一列了清单又经核对后,交给窦尔敦。窦尔敦看了一遍递给张铎,张铎道:“不必挨个看了,干脆当众公布一下算了。”窦尔敦道:“大寨主言之有理,来呀,请各位头领。”

  不多时,偏副寨主,大小头目都到齐了,由四寨主李半仙公布战况和缴获物品的数目。计有战马一百零二匹,战车十八乘,甲胄三十一副,刀枪兵器七百八十五件,旌旗九十七面,锣鼓号角七十七副,银子二百零六两七钱,铜钱四贯又二吊等等。书中代言,这些钱都是官兵跑丢的,也有的是从尸体身上搜来的。李半仙还公布:这一仗共打死官兵一千一百多人,打伤的约七百多人。其中有县令一名,哨官十六名,营官三名。李半仙的话音刚落,大厅内外欢声雷动,一个个眉飞色舞,扬眉吐气。

  李半仙笑呵呵地问窦尔敦:“酒菜都准备好了,何时开宴?”尔敦道:“通知下去,一个时辰之后,全山祝贺,酒肉务必要丰盛些。”李半仙笑道:“您放心吧,东西多得很,马上分派下去就是了。”这时,天已经黑下来了,大厅内外,各寨上下灯烛辉煌,欢笑喧天,热闹非常。

  各个寨主、副寨主、大头领都在聚义厅庆贺。四个人一桌,酒菜极为丰富,大家先干了三杯,向窦尔敦致谢。墨麒麟当众宣布,推举窦尔敦为山寨之主。众人一致拥护,没有一个反对的。窦尔敦推辞不过,只好答应下来。众人又连干三杯,以示欢迎。

  从此以后,连环套的大寨主就是窦尔敦,二寨主张铎,三寨主阮大宾,四寨主吴大忠,五寨主李半仙。上官元英和周宏为大寨主的帮办,其实就等于副大寨主。葛青当了大寨主的亲兵总管,李明当了掌管聚义厅的头目。窦尔敦当众明示,现在的位次都是暂时的,日后人多了,再重新排列,众人听了心服口服。

  到了第二天,窦尔敦派周宏和上官元英押解着计永宽,送交贺东坡处理,还叫他们捎去一封信,信中提到要向他拜师学钩的事。二人领命押着计永宽走了,把另外两人释放。当然,这也是窦尔敦的意思,但能容人且容人嘛。他俩又不是主犯,能宽恕就宽恕。窦尔敦让他俩仍然在山中当头目,麻保利二人感激涕零,从心里对窦尔敦钦佩不已。

  十天后,上官元英和周宏回来了,没想到贺东坡也来了。他一见窦尔敦就再三称谢,并对过去的事表示歉意。还没等窦尔敦张嘴,贺东坡就表示,要把自己的绝技毫不保留地传给窦尔敦。尔敦大喜,又是一番祝贺。饭后,李半仙为贺东坡安排了住处,同窦尔敦一宅分两院,为得是学艺方便。

  光阴似箭,日月如梭,一晃就是两年多。窦尔敦拜师贺东坡,弃棍学钩,经过苦心学练,技艺精妙,已非同一般。

  在此期间,上官元英还奉命回京师去了一趟,把窦夫人哈东珠一家接上连环套。周宏、贺东坡也把财产变卖,全都搬到山寨来了。

  众人同心同德共治山寨。连环套几经扩建,模样大变。前山坡改名为“万兽坡”,聚义厅改名为“麒麟轩”,强兵猛将发展到三干五百多人,各大寨也都增建防御设备,可以说铜帮铁底,固若金汤。此乃人心所向,众望所归。

  窦尔敦又重新严明了山寨纲纪,提出了买卖要公平,不准凌辱妇女,不准欺压百姓等条规,并处死了几个不服山规的人。这样全山肃然,众志成城。此后,人们又给窦尔敦送了一个新绰号,叫“猛麒麟”。不久,猛麒麟的威名便播扬四海,传遍九州了。这才叫:“将相本无种,男儿当自强,有色自来香,何须大风扬。”

  说到这儿,连环套的前部就结束了。欲知后事,且看续集。

上一页  回目录 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