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书369 >> 古典名著 >> 中国古代侠义小说
第六十五回 掌劈青石惊众目 力服三魁让主位

  且说墨麒麟张铎,双手平端凤翅镏金镗,来到天井当院,厚着脸皮对窦尔敦说:“窦大侠,实在是对不起得很,按您的所作所为,张铎我心服口服,无可挑剔;不过呢,众家弟兄不服,叫我也没有办法;再说,计永宽现在是我们山上的人,不管他干了些什么坏事,都要由我们来发落,岂能交给外人?倘若交与你,知道的说我们通情达理,不知道的还以为我们被你给震住了呢。这要是传出去,对本寨的名声实在有损,万望大侠体谅。”

  窦尔敦笑问道:“据大寨主所言,你打算怎么了结这件事呢?”张铎道:“依在下拙见,咱们最好比比武艺,倘若你能把我们哥几个战败了,我们就把人交给你,任凭发落,到那时候谁也不会有什么说的了。钱压奴婢手,艺压当行人嘛!舌头板子压人没有用,得拿出几手真格的来。话又说回来了,一旦你不是我们的对手,嘿嘿,讲不了,说不起,不但不能把人带走,连你们嘛……”张铎的意思是说,连你们也走不了,不过,下边的话他没有直接说出来。

  窦尔敦听罢,朗声大笑:“哈哈哈哈!”这声音如同雷鸣,声震四野,叫人听了毛骨悚然,不寒而栗。张铎倒退了两步,问道:“窦大侠笑从何来?”窦尔敦道:“窦某不敢笑旁人,而是笑我不识好歹,不辨是非,误拿顽石当美玉,错把蠢才当英雄,真乃往返徒劳,空费时日也。”张铎冷笑道:“你这是挖苦我不成?”窦尔敦道:“非也,这不是挖苦,乃是事实。当初若不是毕凤莲老剑客的引荐,窦某即使是迷了路,也不会来到连环套来。在下满以为你张铎是通情达理的绿林豪杰,故此不远千里持书来投,实指望你我同舟共济,肝胆相照,干一番事业,为绿林争光,为百姓除害。谁知你却是个外表忠厚,实则虚伪奸诈、嫉贤妒能之徒,与江湖上庸俗之辈并无区别。如此闭门造车,鼠口寸光,岂能称得起‘英雄’二字。实在令窦某大失所望。也许你有你的苦衷,不收留我,在下毫无怨言。使人不痛快的是计永宽之事,他是什么人,你比谁都清楚,这种人忘恩负义,恩将仇报,是个披着人皮的豺狼。只因他善于伪装,很难为人识破,现在你有钱有势,他可以依附你,顺从你;一旦你有个马高镫短,他照旧会出卖你,而又另找门路。可叹你空有墨麒麟之名,贪图小恩小惠,养狼当犬。对计永宽这种人,如不及早剪除,迟早必养虎遗患。遗憾的是,你竟敌友不分,还要仰仗武力压人,实令窦某发笑。”

  张铎听了这番话,又羞又恼,红着脸说:“请你不必往下说了,你有你的见解,我有我的看法。都不能强加于人。还是那句话,你要把我们战胜了,什么事情都可商量,否则就没办法了。”

  窦尔敦道:“这么说你是非要动手了?”“对,非要动手!”“好,那可把丑话说在前头,败了怎么办,胜了怎么说,咱必须讲个清楚。”张铎道:“你先说吧,你要败了怎么办?”窦尔敦道:“我要败了,一,计永宽之事我不管了,马上放人;二,从今以后,窦某再不上连环套;三,你放我们走,我们就走,不放我们走,任凭发落。”

  “痛快,痛快。”张铎大喜,接着说道:“倘若我们不是你的对手,一,对计永宽如何处罚,悉听尊便;二,我将头把金交椅让出来,尊你为连环套之主,你看如何?”窦尔敦道:“此话当真?”“大丈夫生在天地间,无信不立,口不应心,不得善终!”

  上官元英插话道:“只怕你口是心非,到时候不认账!”张铎冷笑道:“你不用拿话将我,姓张的就是说话算数,那种出尔反尔,屙屎往回坐的事,不是人干的!”“好,好,好!”上官元英抚掌道:“这可是你说的,我说诸位,你们可都听见了,咱们可都是证人!”周宏道:“那当然了,连婊子说话都得算数呢,何况是堂堂的墨麒麟了。”

  李半仙听了,暗自焦急。心说,我的大哥,你下这么大的赌注干啥?真要不是人家的对手可咋办?哎呀呀,你倒是先跟我们商量商量啊。但是,一言既出,驷马难追,到了现在,焦急也没用了。

  三寨主吴大忠往前一纵身说道:“大哥,先看我的。”张铎没言语,将身往后一退。癞皮象吴大忠把胸脯子拍的“啪啪”山响,“姓窦的,我先跟你走几趟,有劲你只管使。”窦尔敦笑道:“承蒙你赏脸,那就请先进招吧!”

  癞皮象吴大忠毫不谦让,“呼”一拳就冲窦尔敦面门打来。窦尔敦往旁边一歪头,拳就打空了。吴大忠抽右拳,上左手,一个单风贯耳,奔尔敦太阳穴扫来。窦尔敦往下一缩身,又躲过去了。癞皮象左腿一立,飞起右腿,直奔尔敦小腹便踢,窦尔敦身子往后一坐,这一腿又落空了。吴大忠往前一跟步,把两条胳膊抡起来,“啪啪啪啪”就是一顿劈挂掌,掌上挂风,“呼呼”直响,不给人喘息之机。窦尔敦左躲右闪,架架招招。一直没有还手。

  吴大忠不解其意,急忙把双掌收住,厉声问道:“窦尔敦,你为什么还不还手?”窦尔敦道:“我与你一无冤,二无仇,因此让你几招。”吴大忠大叫道:“老子就知道拳头打到脸上疼,别的啥也不懂,没人领你的情,你就动手得了。”说着往前一纵身,使了个单掌开碑,奔窦尔敦顶梁便打。窦尔敦早就看出来了,吴大忠是个“二百五”,这种人心肠热,心眼直,只要把他降服了,他会一眼到底,不会有反复,比起张铎和李半仙,要好对付的多。但是,要想叫他五体投地,也并非易事,这家伙全身是劲,满身硬功,又猛又冲,论功夫一点也不二百五,跟他动手无异于和一头雄狮拼搏,稍有不慎,就有生命之忧,因此窦尔敦格外留神。

  窦尔敦见他的掌到,忙使了个十字插花,往上一架,顺势翦他的腕子。吴大忠见势不妙,忙把右掌抽回,探左掌奔尔敦前胸推来,这一招名叫“连环套”,讲的是抽撤环连,干净利落。窦尔敦早有防备,赶紧上步斜身,把掌让过,接着他把双臂往下一落,右手抓吴大忠的腕子,左掌切他的胳膊,“呼”一声就到了。吴大忠一看不好,情急之下,他使劲把胳膊一抢,奔窦尔敦前胸横扫。窦尔敦一看,他把注意力都集中到上边了,下半部疏于防范,便利用这个机会,使了个“卧牛骗踹”,“啪”一脚正蹬到吴大忠大腿根上,吴大忠没加防备,立足不稳,“噔噔噔”倒退几步,一屁股坐在地上。窦尔敦把招式收住,往后一撤身:“三寨主,恕窦某失手了。”

  “哇呀呀呀!”吴大忠吼叫着从地上跳起来奔尔敦扑来。窦尔敦接架相还,又与他战在一处,十几个回合之后,吴大忠使了个双撞掌,奔尔敦两肋打来。窦尔敦往旁边一闪,右手一压他的双臂,左手往回一扫,正托在吴大忠下巴上,“啪嚓”一声,吴大忠摔了个仰面朝天。这小子连败两次,还不认输,又狂叫着扑了过来。窦尔敦并不生气,他有意制服他,还希望他这样。

  书说简短,十几个照面之后,窦尔敦使了个“黑狗钻裆”,又把他摔倒在地。这么说吧,吴大忠左一个跟头,右一个跟头,不到半个时辰,就摔了十八个跟头。最后,把吴大忠摔得都起不来了。上官元英、周宏等在一旁看了,不住地捻髯大笑;张铎和阮大宾、李半仙等不住地摇头叹息,脸上一阵红一阵白,替吴大忠害臊。

  要说吴大忠的脸皮也真够厚的,他坐在地上,双手拄着地,连喘带说:“嗳,姓窦的,你敢跟我一对三掌吗?”窦尔敦道:“何谓一对三掌?”“就是我打你三下,你再打我三下,看谁能挺得住。”窦尔敦问道:“你要挺不住怎么办?”“那我就算彻底地服你了。”“好,一言为定,你先打我吧。”“好嘞。”

  吴大忠心中暗喜,心说,叫我先打,你可要倒霉了,某家自幼就学会了铁沙掌、鹰爪力的功夫,落掌千斤,击石如粉。别说打你三掌,这一掌下去,就得把你给废了。这可别怪我无情,这是你自己找的。吴大忠从地上站起来,先打扫打扫尘土,然后把双臂平伸,身子往下蹲,开始运气。窦尔敦挺身站好,准备接他这三掌。片刻之后,就见吴大忠鼓着腮帮,闭着气,噔噔噔冲到尔敦面前,扬起左手,奔尔敦顶梁便按。窦尔敦骑马蹲裆式站好,脖子拔着,也运好了气功,耳轮中只听见“嗡”的一声,身子纹丝没动。倒把吴大忠的胳膊弹起多高来。

  吴大忠二次运气,冲过去又是一掌。打完了一看,窦尔敦还是没动。这下他的心可就有点儿慌了,暗忖,怪哉!怪哉!我这铁沙掌怎么失效了?还是他不怕打?吴大忠最后攒足了全身的气力,照着窦尔敦又是一掌,结果还是纹丝不动。窦尔敦笑道:“该我打你了吧?”“对,该着你打了,你就打吧!”吴大忠骑马蹲裆式往那一站,挺着胸脯,拔着脖子,用手拍着头顶说:“往这打,你就狠狠地打吧!”

  窦尔敦笑着来到他面前,把手一举,可没往下落。吴大忠惊问道:“你这是干啥?”窦尔敦道:“我看不必打了吧!”“怎么,你不打我了?”“对,我是不想打你,我怕你经不住。”吴大忠冷笑道:“在下练过横练,满身硬功,慢说是肉巴掌,即便是油锤掼顶,又奈我何?”

  窦尔敦放眼四望,一看院里有根旗杆,底部粗如碗口,高有三丈,上面插着一面大旗,上写“连环套”三字。底部两块大青石,宽约一尺五,厚约半尺,质地十分坚硬。窦尔敦一指大青石,问吴大忠:“是你的脑袋硬,还是这块石头硬?”吴大忠道:“废话,自然是石头硬了。”“既然是石头硬,就请你上眼。”只见窦尔敦摇动右臂,气发于丹田,屏息凝神,稍停片刻,猛然把掌一伸,喊了声:“开!”就听见“咔嚓”一声,大青石裂为两半,旗杆一晃栽下来,窦尔敦单手把旗杆抓住,往空中一举。恰在这时,山风骤起,把上边的大旗吹得“哗哗”直响。窦尔敦单手举着,傲然挺立,纹丝不动,众人见了,无不惊骇。吴大忠一看,用手一捂脑袋:“我的妈呀,真乃神人也,我算服你了。”

  窦尔敦这叫杀一儆百,在关键时刻,故意露了一手。就见张铎等人面面相觑,先软了三分,像打掉了五百年的道行。上官元英、周宏等人看了,一个个扬眉吐气,高兴得直晃脑袋。窦尔敦轻轻地把旗杆插回原处,过来几个喽兵,又重新把旗杆固定好。

  再说二寨主阮大宾,明知不是对手,也硬着头皮走过来,拱手道:“窦大侠果然厉害,我算服了。不过,‘打一个和尚满寺羞’,我兄弟丢了人,我可不能不陪着,听说窦大侠的三节根十分出众,我打算领教领教。”窦尔敦冷笑道:“承蒙谬奖,在下奉陪就是了。”说着一伸手,从背后掣出虎尾三节棍。阮大宾转身一点手,两名喽兵把他的大铁刀抬了过来。阮大宾甩掉长衫,勒好护腕,一伸手把大刀绰起来,“呼呼呼”先耍了几趟,两名喽兵退下,耍着要着,就见阮大宾“唰”一刀奔窦尔敦斜肩砍来,尔敦用三节棍往上一迎,阮大宾搬刀头,献刀纂,三棱一个尖奔尔敦咽喉便刺,窦尔敦上步闪身,往旁边一躲,刀纂走空;阮大宾急忙把大刀一翻个,使个“白鹤展翅”,奔尔敦脖项扫来。窦尔敦使了个“冲天一炷香”,把三节棍一立护住上半部;阮大宾将大刀往下一压,“呼”一声奔尔敦双腿砍来,窦尔敦使个“旱地拔葱”,大刀走空,两个人各施所能,战在一起。

  书中代言,阮大宾使的是“春秋”刀法,八八六十四路,但见,刀光闪闪,冷气袭人,好似刀山一般,令人望而叫绝。

  窦尔敦偷眼观看,也不住地点头称赞。没想到姓阮的还有一手好刀法。常言说:大刀是兵刃之中的帅;大枪是兵刃之中的贼;大锤是兵刃之中的胆;双钩是兵刃之中的眼。单刀看手,双刀看肘,大刀看的是腕和肘,这种兵刃既普及又吃功,练好了十分不易,尤其是步下使大刀,更增加了几分难度。阮大宾能练到这种程度,可见素日没少下功夫。

  再说阮大宾,一边打着,一边不住地偷眼观看。就见窦尔敦把这条三节棍都使活了,上下翻飞,运用自如,一招一式,显得一点也不吃力,相比之下,自己可就拙笨得多了。两个人斗到三十个回合,窦尔敦故意卖了个破绽,三节棍的招数散乱,把上半身都交给对方了。阮大宾心里一动,暗自欢喜。嘿!真是该着,姓窦的顾上不顾下,只求贪功,忘了看家,犯了武术之大忌,这你可要倒霉。想罢他抖擞精神,先来个盖顶三刀,“唰唰唰”砍顶梁挂两肩,来势甚猛。窦尔敦两眼朝上,双手紧忙活,似乎整个注意力都集中到上盘了。

  阮大宾见时机成熟,突然使了个刀里加腿,这一招叫“浪子踢球”,“呼”一声奔尔敦裆里踢来。这下可把上官元英和周宏吓了个够呛,他俩不约而同地“啊”了一声,心说坏了,这一脚非踢上不可,暗自埋怨窦尔敦贪功心切,太有点马虎了。这下,可把张铎乐坏了。他看得比谁都清楚,心说,这可是该着,人有失手,马有漏蹄,活该姓窦的丢人现眼。这一脚要是踢上,不死也伤,至少也得趴下。耳轮中就听见“啊哟”“咕咚”“当啷啷”声音,有一人摔倒在地,众人哗然一乱,定睛看时,倒下的可不是窦尔敦,乃是二寨主阮大宾。

  方才咱们说了,窦尔敦有意卖了个破绽骗他进招,阮大宾果然中计,使了个“浪子踢球”,打算把窦尔敦踢倒。不过,这个球可不好踢呀,窦尔敦使了招绝艺,名叫“河蚌擒鹰”。就见他往上一提气,脚尖一立,身子就长高了一截,双腿左右一分,阮大宾一脚踢空。尔敦紧跟着又把双腿一并,正好把阮大宾的脚脖子夹到裆里,然后晃动身躯往外一别,你想想阮大宾还站得稳吗,结果摔出去一丈多远,大刀也撤了手。这一招出人意料,神鬼难防,一般人是做不到的,不过,使用这种招数是要担很大风险的。慢了就被人踢上了;快了,很容易被对方识破,必须不快不慢,恰到好处,才能出奇制胜。慢说旁人,就连上官元英这么高的身份,都没有看出来,何况是其他人呢。

  “好!太好了!太棒了!太绝了!”三寨主吴大忠手拍大腿,连声称赞,简直佩服得五体投地。早把刚才的事抛到脑后。只见二寨主阮大宾,一骨碌从地上站起来,红着脸跳到三寨主身旁,“咣咣”就是两脚。“二哥,你踢我干啥?”“废话,谁叫你叫好来着?我趴下了你叫的什么好?”吴大忠怒道:“我是说人家的武艺好,谁给你叫好来着,你还值得叫好?真是岂有此理。”

  张铎一看,这可好,“耗子动刀,窝里反了”。他万般无奈,手擎凤翅镋,来到窦尔敦面前,很不自然地说:“窦大侠名不虚传,果然有绝艺在身。在下不才,想跟您学几招。”窦尔敦笑道:“大寨主过谦了,窦某正要领教,请吧!”张铎也不再客气,双臂较力,抡起大镋,使了个泰山压顶,奔尔敦砸下。

  窦尔敦一想,听书听扣,看戏看轴。张铎乃是最关键的人物不把他制服了,什么事情也办不成,我必须先杀杀他的锐气,打打他的威风。窦尔敦忽然改变了战术,给他来了个硬碰硬,用“举火烧天”式往上一架,凤翅镋正砸到三节棍上。“当啷啷啷”,只见半悬空中,火星四冒,把张铎的大镋颠起来四尺多高,震得虎口发酸,两臂发麻,身子一晃,险些栽倒。

  墨麒麟大吃一惊,心说,好大的劲儿,也就是我,要换个旁人,兵刃非撒手不可。他搬回大镋,刚要变招,就见窦尔敦“哗(口楞)”一抖三节棍,奔他的头顶砸来。张铎忙使“横担铁门栓”往上一架,三节棍正拍到镋杆上,“当啷啷”,把张铎震得又倒退了两三步,还没等他站稳呢,窦尔敦的三节棍又到了,斜肩带臂,挂着风就下来了。张铎咬紧牙关,使了个“推窗望月”,把三节棍崩开,趁机双手一顺,分心便刺。窦尔敦还是不躲,使了个“怀中抱月”往外一兜,两件兵刃又碰在一处。

  书说简短,窦尔敦一连和他对了九次兵刃,张铎一看窦尔敦的力量比自己要大得多,就再也不敢硬碰硬了。他招数一变,准备用巧制胜,窦尔敦也是点到为止,随之也改变了招数。两人一来一往,各施所能,战在一处。

  再看张铎这条大镋,一招分八招,八招变成六十四招,顺着当枪,立着当刀,横着当棍,竖着当棒,把十八般兵刃的精华均融进大镋之内,果然是不同寻常。俗话说,行家看门道,外行看热闹,不怕不识货,就怕货比货。论起张铎的武艺,可比阮大宾、吴大忠高出一筹,的确受过名人的指点,属于正门正派的功夫。所差的是根基浅,基础薄,仍属于花架子武艺,中看不中用,要遇上高手,就玩不转了。现在就是这样,他跟窦尔敦比在一起,越打越别扭,越战越稀松,累得他鼻洼鬓角热汗直流,只有招架之功,并无还手之力,且战且退,眼看就不行了。窦尔敦看得清楚,急忙收住三节棍,飞身跳出圈外,拱手道:“请大寨主住手,某家领教了。”

  张铎巴不得不打了,急忙把大镋往地上一戳,手扶镋杆不住地喘气。好半天才缓平了气,赶快整理衣帽,把长衫穿好,来到窦尔敦面前,长揖而拜:“窦大侠不但武艺出众,而且涵养似海,以德服人,我弟兄甘拜下风,从今后您就是山中之王,张某愿听驱使。”说着倒下就拜。阮大宾、吴大忠、李半仙也同时跪倒:“大寨主在上,受我等一拜。”

  窦尔敦急忙用双手相搀:“请起,请起,适才多有得罪,还望各位寨主恕罪。”尔敦把他们搀起来,众人说笑着走进聚义厅。

  张铎道:“请大哥升正位。”窦尔敦道:“岂有此理,强宾不压主,尔敦岂敢僭越。”“不,不不。”张铎道,“我说话向来算数。方才怎么说的,现在就怎么做,出尔反尔,是婊子养的,不够个男子汉。”吴大忠道:“是啊,窦大侠就甭客气了,我们可算服了你啦,您还客气什么?”

  窦尔敦道:“说是说,做是做,有道是无功受禄,寝食不安。窦某对宝寨毫无寸功,怎敢坐享其成?使不得,使不得。”张铎道:“在下话已出口,岂能反悔,您就别客气了。”“是啊。”请大侠升坐。”阮大宾、李半仙也一个劲儿地催促。上官元英插言道:“贤弟,既然各位寨主出于至诚,你就答应了吧!”窦尔敦道:“各位看得起我,愿意把我留到山上,我就感恩不尽了,怎敢独立为尊。”

  书说简短,窦尔敦执意不肯坐正位,把众人急得左右为难。书中暗表,窦尔敦这可不是假的。他怕将来有反复,留隐患,不到一定程度,他是不愿意当这个大寨主的。

  正在这个时候,就见报事的喽兵慌慌张张跑进聚义厅:“报——告各位寨主,大事不好了!”

  欲知山寨出了何事,且看下回分解。

上一页  回目录 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