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书369 >> 古典名著 >> 中国古代侠义小说
第六十二回 向导带路赴营寨 书信引荐叩山门

  且说窦尔敦打定主意,要去连环套拜会张铎。上官元英和周宏二人商量了一下也都同意了。一夜无话。

  到了第二天,哥仨早早起来,梳洗完毕,饱餐一顿。周宏叫吕朋备下七匹快马。带上葛青、李明,还有两个精明强悍的家丁一道起身,直奔连环套。

  一路上,周宏师徒兼作向导,因为周宏师徒对这条路了如指掌。除今年之外,他们哪年都要从连环套过几次。为什么呢?就因为他们经常贩卖牛马,什么地方都去。连环套地处口外要冲。前些年,周宏的牛马还被山上劫过几次,不少人还因而受过伤。周宏没办法,只得请人拿着自己的帖子拜山,每逢年节还要给山寨送重礼,就这样才算把路买通了。以后周宏的马队再过山也就不遭劫了。为什么要请人拜山呢?原来山寨有规定,外人一律不准进山,惟恐带进奸细,把底儿给摸去。再说周宏也不认识进连环套的路,所以非请人不可。被请的人都是山寨里边靠得住的人,其实跟他们自己的人差不多。这些人专门给山上通风报信,兼做调和人,每办成一件事,两头都得给赏赐。有几位就靠这个发了财,又置房子又买地,成了这一带的土财主。周宏这次来,还得请他们带路,不然就进不了山。

  书说简短,路上无话,也就几天的工夫,周宏一行人就来到连环套的边界了。书中代言,这连环套地处京师东北不足三百里的地方,前有茅山,后有雾灵山,左至六道河口,右至半壁山,方圆数百里,属燕山山脉,其间悬崖绝壁,人迹罕至。山峰错落,犹如海浪。柳河蜿蜒,好似玉带缠腰。树高林密,遮天蔽日,使人望而生畏。这里山连山,水套水,数不清有多少个山头,多少条河涧,故称连环套。主峰雾灵山,更是高峻突兀,直插云霄。整日云雾缭绕,鹤鸣猿啼,给人以神秘之感。远望连环套,群山环抱,就像一座长满山瓣的石莲花。山挤山,山挨山,山压山,山靠山,浑然一体,无路可通。

  闲言少叙,周宏一行这天来到一座山村,名叫大庙子镇。到这儿做什么?来我进山的向导。因为这镇子上住着一个猎户,名叫苏大虎。当初,周宏请的拜山人就是他。

  主仆七人,七匹马顺着山坡来到苏大虎的家门口。窦尔敦一看,这所住处破破烂烂,土坯垒的院墙,泥皮脱落,裂缝中长满野草。粗木板拼成的大门紧闭着。院中堆的全是树头、树桩和柴禾。三间上房全是茅草压顶,显得歪歪扭扭。院里拴着两条大黑狗,锯齿獠牙,毛光油亮,像两头小牛犊似的。它们听见马蹄声就“汪汪”地叫了起来。

  无巧不成书,今天苏大虎正在家,听见狗叫,他就蹿到院里来了,十分警惕地往大门外张望了几眼,高声问道:“找谁家?”周宏一看,这倒不错,还没等叫门呢,人出来了。于是他在马上一长身,隔着墙头对苏大虎说:“苏大兄弟,是我呀。”“哎呀,原来是周镖主,周师父,请等一下,我这就开门。”苏大虎先把顶门杠子挪开,然后开开大门,笑着迎了出来。

  这家伙长得十分粗壮,蛤蟆眼珠往外鼓着。酒糟鼻子,大嘴岔儿,一口大黄板牙,满脸都是红疙瘩和胡子茬儿,穿着一身土布裤褂儿,腰间缠块鹿皮。三十多岁的样子,一步三摇,酒气醺人,不用问,准是个嗜酒如命的酒鬼。

  周宏从马上跳下来,拉着他的手说:“大兄弟,老哥又来麻烦你了。”“没说的,没说的,叫我干什么您只管说,我顶多跑跑腿儿,费费嘴呗。屋里坐,屋里坐。”周宏知道他屋里又脏又乱,便说:“不用了,就在这说吧!”“也好,也好,屋里太小,还不如外头呢。”周宏压低声音,凑近苏大虎说:“看见没,这几位都是我的朋友,其中那位姓窦,想亲自面见张铎张寨主。烦你到山里通禀一声,事成之后,必有重谢。”

  苏大虎闻听,皱起了眉头,为难地说:“啊呀,不好办哪,象我这种人只能跑跑道儿,通个信儿什么的,要叫我往山寨里领人,我吓死也不敢答应,因为这是连环套的寨规,任何人不得违抗,何况我又不是山里的人。”周宏道:“我何尝不知,不过这件事例外,咱手里有封信,是一位与张寨主有生死之交的朋友捎来的,有这封信在,管保不叫你为难就是了。”

  苏大虎想了想说:“好吧,咱们试试看,要是办成了,不是更好吗,你们想什么时候进山?”“这就去行吗?”苏大虎一晃脑袋,望着天说:“不行,今天太晚了,不等进山就黑了。最好明天起大早去,不到晌午咱们就可以到里边了。”

  周宏回头问尔敦:“你看怎么样?”尔敦在旁边把他们的谈话都听清了,虽然心中焦急,但也无可奈何,只得说:“那就明天去吧,大家辛苦点,早一点起身算了。”周宏回身对苏大虎说:“就这样定了,明儿早上去。”苏大虎说:“走,我领你们安排住处去。”

  众人牵着马,在后边跟着他,边走边谈。苏大虎往左右看看,神秘地对周宏说:“这些天风声很紧,听说官兵要攻打连环套。石门子、五间房、六河口一带都驻满了官兵,所以最近山寨上防范的非常严,一般人要没有特殊的事由是绝对不准进山的,要不我怎么为难呢?”“哦,这个消息确切吗?”“谁知道哇,人家都这么说,咱就得加点儿小心呗。”

  说话间他们走到镇中的何家老店。苏大虎先进去跟掌柜的嘀咕了几句,然后把众人让到里边。

  原来这个何家老店,乃是连环套在镇上安插的一个“点”,店里的人,上至东家,下至伙计,全是连环套的人。苏大虎跟他们相处了多年,彼此知情,跟一家人一样,所以把周宏他们领到这儿来。住到这儿的好处是,一是不用花钱,二是保险平安无事,三是即便有事,多少也有个照应。

  长话短说,众人留苏大虎一同吃了晚饭后,苏大虎回家,众人就睡下了。当晚无话。天交四鼓,苏大虎就来了,叫起众人,梳洗完毕,共进早餐。大虎提醒众人:“各位多吃点,山路难走,可费力了,还得带些干粮。”

  早饭毕,周宏让两个家人带上两大包馒头,上百个咸鸭蛋,还有几斤腌肉,水袋里灌满了水。又喂好马匹,大家出了店房准备上路。苏大虎骑来的是匹大骡子,还牵着他那两条狗。引人注目的是,苏大虎身上斜挎着一个大竹筒,不知里边装有何物。众人上了马,苏大虎跳上骡予:“驾!”两腿一夹,在前面领路,七匹马在后面相随。苏大虎的两条大狗也跟在身后跑着。

  这时天还没亮,远处骏黑,近处灰白,晨雾蒙蒙,漫天星斗。风吹过来,还有一股寒意。八匹牲畜踏着沙石路发出“嗒嗒嗒”的声音。不一会儿就把大庙子镇甩在了身后,他们翻越道道山岭,穿过一片又一片密林。星星渐渐隐去,晨雾散尽,天亮了。放眼眺望,绿水青山,蓝天白云,风景如画,简直美极了。人们大口大口地吸着清新的空气,个个精神振奋,耳目一新,领头儿的骡子叫了一声,七匹马也跟着打起了响鼻儿。霎时回音四起,给僻静的山谷带来了活力。

  众人放眼观看这山清水秀的景致。窦尔敦则不然,他眼里看,心里默记。他要把这所有的山头、路口、密林峭壁都印到脑子里。为什么呢?他是准备着,一旦在这里落了脚,该怎样治理这座山寨。

  又走了两个时辰,眼前出现一道陡坡,这道坡是扇面形,下面宽,越往上越窄。坡两边全是陡壁悬崖。也许是年久风化的缘故,坡中间有道裂缝,宽的地方有七八尺,窄的地方仅有尺余。从坡下到坡顶上有二百五十步远。经过人工的修建,铺上台阶,这条裂缝变成了通向坡顶的催一通道。再往坡顶上看,有天然一道石墙,高有丈余,正好把这座山坡的顶部护住。中间是高大雄伟的寨门,寨门上插着五色号旗,被风一吹“哗啦哗啦”直响。石墙上还有许多喽兵来回走动,手中的刀矛闪着青光。

  “吁!”苏大虎赶快把骡子带住,对周宏说:“到了,快站住,再往前走就麻烦了。”“吁!”“吁!”众人都把牲口带住。静静地往四处张望。

  再说苏大虎,让众人站到离山坡百步以外的地方,低声警告说:“都在这儿老实站着,不准喧哗,不准乱动,谁要是不听,捅了娄子我可不管。”周宏心中暗笑,表面上还得一本正经地说。“多谢关照,我们照办就是了。”

  苏大虎把骡子捡到一棵树上,来到山坡下边。从身上摘下竹筒,把盖儿拧开,从里边倒出两宗物件。一样是小型信炮,另一样是一面三角形的小号旗。这小型信炮好象新年放的“双响”,不过比双响略小略细些。在它的下端有条线,只要用手一拉,它就自动点燃,发出一种特殊的声音。就见苏大虎把小信炮举过头顶,一拉线绳,就听见“咝”一声,信炮飞上天空,高约数百尺,发出一阵刺耳的尖叫声,借着山谷的回音能传出几里地远。接着火花一闪,小信炮在空中爆炸了,变成一股黄褐色的烟雾。这是白天,假如是黑天,它的亮光能照出很远很远,要不怎么叫信炮呢?

  闲言少叙,在山坡上放哨的喽罗兵听到信炮声,又看见空中的烟雾,就知道这是自己人有事求见大寨主。急忙禀报当班的小寨主。

  这一天当班的是巡捕寨的小寨主,青面狼李滚。听了喽兵的禀报,他便登上石墙手搭凉棚往下看。他一看来人是苏大虎。遂把双手拢到嘴边扯着嗓子问道:“苏大虎,进山有事吗?”

  大虎仰着脖子往上一看,原来是青面狼,忙笑着说:“原来是李头,我有事要见大寨主哇!”李滚往远处看看,发现山脚下有七八个人,不由得起了疑心,沉着脸问道:“苏大虎,那几个人是干什么的?你怎么把他们领到这儿来了,难道你不懂山寨的规矩?”苏大虎急忙解释说:“李头,您先别急呀,听我说。这几位是经朋友的荐举来投奔你们的,人家身上有书信,要面呈张大寨主,不然我怎敢把他们带到这儿来?嘿嘿,嘿嘿。”青面狼想了想说:“你把那带信的人叫过来,我要问问他。”

  “好嘞!”苏大虎一转身来到周宏几个人面前,把方才的对话说与他们。其实他不说,大伙儿也听见了。尔敦道:“待我与他讲话。”说着随苏大虎来到坡下。苏大虎对上面喊道:“喂!我说车头,看见没?就是这位。”

  李滚闪动着狼一般的眼睛,往下面仔细审视了一番。噢,原来是一个粗壮的头陀和尚,浓盾大眼,一派英雄气概。李滚看罢多时,高声问道:“喂,我说大和尚,你姓甚名谁,法号如何称呼,从哪儿来?谁荐举的?”窦尔敦本不是和尚,但这会儿也不便向他解释,忙答道:“在下姓窦,双名尔敦,从山东而来,是魔山老母毕凤莲介绍我来的。”“你叫什么?”“窦——尔——敦!”

  李滚一惊,又伸长脖子问道:“你就是独霸山东铁罗汉?”“正是。”“山东八大处的总首领?”“一点儿不假。”

  李滚吓得一吐舌头,暗道:“怪哉,怪哉,他放着山东不呆,跑到我们连环套来干什么?”又一想,既然是毕凤莲介绍来的,想必还能靠得住。想罢遂笑道:“哎呀,原来窦大侠驾到。失敬,失敬!恕小子眼拙,望窦大侠多多包涵!”窦尔敦忙说:“不敢当,不敢当,烦劳李寨主受累,给我通禀一声,拜托了!”

  “当然可以,当然可以。请窦大侠屈尊一时,我这就去,这就去。”李滚说罢,冲喽兵一点手,喽兵赶紧牵过一头毛驴。李滚跳上驴背,两腿一夹,那毛驴四蹄撒开,奔大寨子跑去。诸位,你可别小看这小毛驴,走山路用它最好,既敏捷又灵活还不占地方。这不,李滚骑着小毛驴穿过巡捕寨、前大寨,绕过青石梁、老虎台,又登上一道高坡,这才到了中央大寨。李滚从驴背上跳了下来,把驴拴到树桩上。他走进寨门,来到聚义厅前。

  院里站着两大溜刀牌手,当头的是过山猫柳达。这柳达长得真像一只大猫,圆眼睛,花花脸,胡子不多但往外奓着,满嘴锯齿似的小白牙。他一见李滚来了,忙问道:“李哥有事吗?”李滚拱手道:“烦劳大兄弟替我通禀一声,我有事要见大寨主。”“好,稍等片刻。”过山猫柳达转身上了台阶,一掀门帘,走进聚义厅。

  大厅里鸦雀无声,几位寨主坐在一处,正观看几幅阵图。书中代言,这几幅阵图第一张是蜈蚣阵图;第二张是螃蟹阵图;第三张图是蝎子阵图;第四张是长蛇阵图。每张图都附有详细说明。这是大寨主张铎命李半仙画的。李半仙根据兵书和各种阵法,改头换面,绘制出了以上四种布阵方法。几位寨主对四个阵图很欣赏,从早晨一直看到现在,谁也没离开聚义厅。现在阵图看完了,刚要歇会儿,正巧柳达进来了:“启禀大寨主,李滚有事要面禀。”墨麒麟张铎连眼皮都没撩,仅微微地点点头。

  柳达得到允许,急忙退出大厅,朝外边一摆手,示意李滚,叫他进去。李滚先把汗擦擦,又把衣帽整理了一下,这才掀帘子走进去。他单腿打千儿往上说话:“小弟李滚参见大寨主及各位头领。”“什么事?”张铎眼睛仍然盯着阵图。“启禀大寨主,大庙子镇的苏大虎来了,还带着七个人,说有事求见大寨主。”“带来的都是什么人?”“小弟没挨个儿问,就知道其中那个要见您的名叫窦尔敦,绰号独霸山东铁罗汉。”“什么?”四位寨主都吃了一惊,不约而同地坐直了身子盯着李滚。

  青面狼李滚怕大寨主没听明白,又补充道:“要求见您的那位就是山东八大处的总首领窦尔敦。”“是他,他来干什么?”张铎紧锁眉头,沉着黑脸,好似问自己,又像问别人。二寨主阮大宾冷笑道:“黄鼠狼给鸡拜年,准他妈没安好心。”“哇呀呀呀!”三寨主癞皮象吴大忠大吼一声,把桌子拍得山响:“他小子独霸了山东还不够,还想把咱连环套也吞了不成?大哥,您等着,我先把姓窦的收拾了再说。”吴大忠说着就往外走。

  “且慢!”四寨主李半仙一把拽住他,说道:“无凭无据,怎好乱来,还是摸清了他的底细再说吧。”“呆着你的吧!”吴大忠虎着脸对李半仙说:“就你们念过书的人事多,你没想想,咱们跟他一不沾亲,二不带故,连个面都他妈没见过,他来还有什么好事儿。”“那也不能断定人家就是为了夺咱们的山寨呀!大哥,您说是不?”张铎点点头:“嗯,四弟说得在理,老三,你先消消火,问清楚再说。”

  吴大忠就怕张铎,见张铎发话了,他只好坐到一边不言语了,二寨主阮大宾问道:“大哥,你想见他?”张铎没有直接回答他,扭脸问李滚:“窦尔敦都说了些什么?”“回寨主的话,他说他是经魔山老母毕凤莲介绍来的。还说他手里有毕凤莲给您的荐举信,必须亲自面呈与您。”

  “嗨!你怎不早说呢,原来是毕老剑客介绍来的,本寨主岂有不见之理。”张铎这么一说,阮大宾看看一边的吴大忠,吴大忠又看看李半仙,三个人都笑了。吴大忠一拍脑袋:“怪我,怪我,差点惹出是非来,唉,咱们也不认识他铜罗汉,铁罗汉的,也就起了疑心。既然是毕大姐指引来的,想必就不是外人了。哈哈,哈哈!”

  这时,李半仙见墨麒麟张铎坐在金交椅上沉思不语,便猜到了张铎的心思。他笑问道:“大哥正猜测窦尔敦的来意不成?”“正是,我听说在李家林他跟黄三太比武时,姓窦的不慎失利,败给了金镖黄,于是窦尔敦负气出走,离开了山东,打算另投门路。这件事我一直没有相信,今天看来,那些传说是真的喽。不然窦尔敦怎么会平白无故地到咱们这儿来呢?”

  “您是说窦尔敦要到咱们这儿来入伙?”阮大宾抻长脖子问。“我看十有八九是这么回事儿。”张铎眯缝着眼睛说。“那好哇!”吴大忠抚掌大笑道:“咱们连环套正缺人手呢,窦尔敦要能入伙儿,岂不又增加了一员虎将。”

  李半仙冷笑道:“我看他未必当将,而是要坐头把金交椅。”“岂有此理!”阮大宾说道:“俗话说,强宾不压主,他凭什么要坐正位,在我这儿就说不过去。”张铎问李半仙:“老四,你说有这种可能吗?”四寨主正色道:“有,假如他要是入伙的话,准是奔你这把交椅来的。”“何以见得?”张铎心中甚是不快,却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问。

  李半仙答道:“大哥您想想,窦尔敦可不是一个人下人哪。在山东艺服八大处,一跃而成为绿林之首,多少名人,剑、侠客都得听他摆布,像咱们这样小小的连环套他能放到眼里?象他这种人物,岂能屈居于你我之下。”吴大忠收敛了笑容,又虎起脸来说:“照这么说干脆就不准他入伙算了。一进门儿就想当家,世上哪有那么便宜的事儿?”阮大宾也附和道:“三弟说得对,干脆不准他入伙儿就算了,何必自找麻烦。”

  张铎没有马上表态,眨巴着眼睛想了一会儿,计上心来。他点手把四寨主叫到跟前,附耳说了一会儿。四寨主笑道:“我也是这么想的。”张铎道:“这就叫英雄所见略同。既然如此,你就去准备吧!……是,小弟这就去!”

  武瘟神阮大宾和癞皮象吴大忠都莫名其妙地望着大寨主。好在他们已习惯了这种场面,也就不挑理了,听凭大寨主和四寨主的安排。

  这时,李半仙起身对李滚道:“走,咱们迎接客人去。”李半仙说着走出聚义厅,叫过当班的过山猫柳达,低声说:“通知巡捕寨的弟兄,要如此这般,这般如此。”“是,小弟马上通知。”

  李半仙和李滚来到了寨门外,早有喽兵牵过毛驴来。李滚扶李半仙上驴,自己也跨上毛驴。两人一前一后,直奔前山坡。把守在前山坡的大小头目见四寨主来了,全都起身相迎。李半仙笑着对他们说:“今儿个山上有贵客,请诸位兄弟都精神点儿,大寨主有令,叫你们如此如此。”“遵令。”大小头目各自散去,按四寨主的吩咐准备去了。

  且说李半仙来到山坡顶端,从驴上跳下来,手扶石墙,探着身子往下观望,见山坡下共有八个人。其中有位头陀和尚,李半仙暗想,这可能就是那位威名远扬的铁罗汉窦尔敦了。于是忙大声问道:“请问哪位是窦大侠?”

  窦尔敦他们在山下足足等了一个时辰,总算盼来了山寨上的人。窦尔敦忙仰起头朝山坡上望去。只见坡顶石墙上探出一张干黄的脸,一对细眼嵌在黄脸上,八字黑胡向两边撇着,看样子是个当头的。窦尔敦不敢怠慢,马上答道:“在下就是窦尔敦。”

  “哎呀,原来是窦大侠驾到,有失远迎,请多多担待。适才我家大寨主听说窦大侠驾到,非常高兴,特命我前来接驾。请少候片刻,我这就接您上山。”

  欲知张铎与窦尔敦相见后如何,且看下回分解。

上一页  回目录 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