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书369 >> 古典名著 >> 中国古代侠义小说
第六十一回 良师传艺因艺招祸 大盗行恶以恶报德

  话说窦尔敦受挫气不馁,撞墙心不灰。第二次来到贺宅前。好不容易才把门叫开,老仆贺福却不让他入内,还说了许多难听的话。窦尔敦见状恳求道:“在下从关内来,抛妻舍家,就为拜见你家主人,跟他老学点武艺,难道你忍心叫我空来白回吗?常言道:与人方便自己方便,恻隐之心人皆有之。我不相信你就忍心让我蹲到外边,你说是吗?”“这个……”窦尔敦的这番话真把贺福说动了心。望着窦尔敦他心说,这头陀和尚还有妻室?噢,我明白了,闹了半天关内和尚跟关外和尚不一样啊。唉,看他诚心诚意的样儿,就把实情对他说了吧。

  老仆望望左右没人,便把窦尔敦让到院里,轻轻地关上街门,又带他到自己屋里坐下。这才伸长脖子压低声音说:“你说得在理,恻隐之心人皆有之。我这么大岁数了,能不愿意多积点德吗?跑跑腿儿,送送信儿,有什么难的?何苦让你们背后骂我老不是东西呢。不过,我是吃东家饭的,就得听东家的。有句话叫办事不由东,累死也无功。东家叫我这样做,我敢不听吗?”

  窦尔敦一听心中暗喜,好嘛,我只说了这么几句好话,他就实言相告,我要再说下去,那他就无所不谈了。想罢,拱手道:“老人家,在下有件事向你请教。”“你问吧!”窦尔敦道:“据我观察,你家主人聪明绝顶,老于世故,肯定是位通情达理之人,可他为何要装出一副生性怪僻的样子呢?”

  贺福长叹一声:“唉,小孩没娘,说来话长。既然你问起来了,就长话短说吧。万一他一会儿回来了就多有不便哪!”

  “你家主人不在府上?”“嗯,出去好一会儿了,不到晚上他不回来,其实呀就是为了躲你们。要不我怎敢把你随便让进来。”

  窦尔敦为摸清底细,所以也不急于见贺东坡,便催促贺福快讲下去。

  贺福从桌上绰起大茶壶,先给尔敦倒了碗水,又给自己倒一碗,喝了两口后才说道:“我家主人不是本地人,自幼生长在云南昭通府。武术世家,从小练就了一身好功夫,又从父亲那里继承了双钩。不是我替东家吹牛,普天下练双钩的,没有一个能比得上他的。人家有祖传秘诀,堪称一绝。我家主人懂交情也重义气。这一点被你猜对了。就是因为这个,他才倒的霉,差一点儿把命搭上,不得不背井离乡,逃到关外来。唉,人要太实在了,没有好处,他吃亏就吃到这上了。”窦尔敦听得入了神,忙问:“此话怎讲?”

  贺福翻了翻眼睛说:“你别急呀,听我慢慢地告诉你。”他把一碗水喝干,又倒上一碗,正了正身子,捻着胡子继续说道:“我家主人一向挥金似土,广交朋友。三十年前,他交了个朋友叫‘独角犀牛’计水宽。那人武艺不错,善使单钩,会打暗器。因他头上长个肉疙瘩,体格又健壮,所以人送绰号‘独角犀牛’。他也是云南人。据他说,他是开镖局出身。在大理县开的永兴镖局,因丢了镖,好险吃官司。为包赔人家的损失连家底儿都赔了进去。镖局也倒闭了。一气之下他来到昭通府拜会我家主人。他涕泪横流非要拜我家主人为师学钩不可。他发誓,大丈夫既能跌得倒,也要爬得起,将来一定报仇雪耻。我家主人见他哭得可怜,说得真切,就收下了他。因他们年岁相仿便不叫他徒弟,而称他为师弟。还让我专门服侍他。以后我家主人传授他武艺,不分昼夜,一练就是一身汗。要说计永宽那人也挺能吃苦的,起五更,爬半夜,从来没间断过。一学就是三年,他还真把双钩给学会了。

  “有一天,他忽然提出要归乡,声称回大理再把镖局扶植起来,请求我家主人接济于他。我家主人出于好意,解囊相助,借给他白银五百两。计永宽千恩万谢,表示将来一定加信奉还。就这样,他走了。结果是肉包子打狗,有去无回。连个音信儿也没有。这便引起我家主人的怀疑。为查明他的身份。我们主仆二人专程去了趟大理县。到那儿一打听,根本就没有计永宽这个人。倒是有个永兴镖局,确实因赔本儿而关门了。但那是位姓邱的老师父开的,与计永宽根本无涉。计永宽则移花接木骗了我家主人。你说我家主人吃的这个亏暴不?上的这个当大不?这口气能咽得下吗?”

  贺福说到这儿,又拍桌子又击床沿,就象事情刚刚发生似的,气得呼呼直喘,胡子撅起多高,窦尔敦听了也很生气。稍停片刻,窦尔敦又问:“后来呢?”

  贺福喘着粗气说:“后来,我家主人一气回到家中,起誓发愿,非要把这个骗子抓到手不可。五百两银子事儿小,怕的是他用学会的功夫逞性妄为,干出缺德的事来。为这,我家主人身背双钩带着我离开昭通,跋山涉水,走乡串镇,寻找计永宽。足足花了半年多的工夫,才在旺成打听到了他的下落。原来他根本就没开过镖局,乃是个靠抢劫为生的江洋大盗。因盗贼间分赃不均,发生内讧,他被一个姓马的给打了,老婆被人家占了,山头也被人家夺了,走投无路才找到我家主人学艺。他不敢讲实情,才编了一套瞎话,骗了我家主人。”

  “我们主仆找到他的时候,他正在一个村子里抢劫,仅妇女就奸污了好几个。有个村民受不了虐待,急忙向村外跑,正好遇上我们主仆,便跪下磕头求情,要我们救救他的妻子。真是‘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’。我家主人闻听此事,火冒三丈,立即亮出双钩,带着我便向村子里奔去。”

  窦尔敦问道:“你也会武术?”贺福不悦地说:“你把那‘也’字去了吧。实话告诉你说,我这两下子还挺厉害呢,我会猴拳、虎拳、罗汉拳、花刀、双刀、六合刀。现在不中了,当年真有三十人、五十人的还到不了我跟前呢。称不上剑客也够上侠客了。”

  一句话把窦尔敦逗乐了。贺福很不高兴:“你乐什么,笑我吹牛是不?”“不敢,不敢,我这是替你老高兴,想不到老人家还是侠剑客的身份,绝没有别的意思。”“是吗?我以为你笑我吹牛呢。”“后来又怎么样呢?”窦尔敦又继续追问。

  贺福接着说:“我们主仆一直冲进村里,把计永宽给堵上了。这小子刚奸污了一名村妇,正提着裤子往外走。一见我家主人,他顿时瞠目结舌。我家主人指着他的鼻子严加痛斥,非拉他见官不可。计永宽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却出言不逊:‘你少管闲事,放我过去则可,咱们还是好兄弟,若不然休怪我的双钩不认人。’你听,这小子竟然以怨报德!我家主人一听这话,真是怒火心头起,恶气胆边生,当即就跟他交起手来。要说他的武功可敌不住我家主人,工夫不大,他就招架不住了。可是人家人多呀,他一打呼哨,呼啦一下拥上来许多人。我们主仆被围困在中间。光是我家主人还好办,倒霉就倒在我身上了。我家主人一边打一边保护我,是我拖累了他,无法对计永宽下手。”

  窦尔敦“扑哧”一声又乐了:“您不是侠剑客的身份吗?还用别人保护?”贺福不爱听了,高声辩解说:“人有失手,马有漏蹄,老虎还有打盹的时候呢,何况我呢?”贺福又说:“你呀,千万别大惊小怪的,将来你学武术时就清楚了,那玩艺不容易呀。”

  贺福接着讲下去:“人家人多,双拳难敌四手,好虎架不住一群狼啊!由于寡不敌众,我们只好打出一条生路逃回昭通府。好家伙,真悬乎哪!要不是我家主人本事大,我们的命早搭在那个村子里了。”

  “回到昭通后不久,我家主人气得病倒了。”贺福说到这儿,提高嗓音,睁大眼睛又道:“从此以后姓计的那家伙与我家主人结下仇怨,伺机报复,欲加害主人。忽有一日,他率领着百十来个人摸到了昭通府,把我家团团围住,声言要斩尽杀绝。我家主人带病与他们拼斗,结果房子被烧,东西被抢,有四个家丁被杀,乡邻也遭抢劫。由于官兵赶到才使匪徒落荒而逃。我家主人虽没受伤,但这一折腾病加重了。”

  贺福叹了口气说道:“常言道,福不双至,祸不单行。就在我家主人养病期间,几户邻人联名向官行告状。罪名是我家主人与奸匪交往,并传授奸匪武艺,引狼入室,扰得四邻不安。要求官府查究严办。昭通府不经明察,便将我家主人逮捕下狱,查封了宅院。”

  贺福说到这儿,心一酸,眼泪掉下来了,抽抽搭搭地说:“那个艰辛的日子可真难熬哇。树倒猢狲散。主人入狱,仆人们各自东西。我家女主人也因惊吓过度,一病不起。家里落得生活困窘,连抓药的钱都没有。不是我自夸其德,我这个人是有良心的,主人对我有救命之恩,平日待我又不错,如今,有恩不报更待何时。于是,我把女主人送到她娘家去养病,又变卖了衣物到牢房探监。我家主人见了我哭着对我说,贺福哇,现在只有依靠你了。你得替我伸冤哪!我说,您放心吧,您的事就是我的事,岂有袖手旁观之理,我又是见证人,一定替您伸冤。就这样我东奔西走,到处求援。可恨的是,平日那些酒肉朋友,到这时候都不敢沾边了。他们躲的躲,藏的藏,装糊涂的装糊涂,甚至连句同情的话都不敢说。真是世上人情薄如纸啊!不过凡事也不能一概而论,患难见真情,好人还是有的,不过实在太少了。有一位姓贺的同族人,就很仗义,他在昭通认识许多人。为了我家主子的事,他花费了许多银两,上下打点,走动人情,烦人写呈子上诉。也是该着我家主人命不当绝,偏巧遇上了一位比较清明的判官,经过四个多月的查实,最后结案是:不加检点,遭至邻里受扰,包赔四邻损失,准予取保释放。”

  说到这儿,贺福反悲为喜:“你说怪不,我家主人被捕前病得很重,吃药针灸全不见效。而在监狱里不经诊治,病倒全好了。要说我家主人,真有办法,出狱后,未用两年的功夫,就把外债全部还清,同时又买了一座宅子。”

  “谁知,树欲静而风不止。计永宽得知我家主人安然无恙,知道不会与他善罢甘休,便又纠集了许多人到我们新居扰乱。我家女主人身体本来就不好,经不得这一惊吓,不久就命丧九泉。我家主人对计永宽的心狠手辣深有领教,担心继续住在昭通府会有不测,只好背井离乡逃到这关外来了。”

  “从那以后,我家主人的性格就变了,不结交朋友,不与任何人往来。真是一朝被蛇咬,十年怕井绳。世态炎凉,人情冷暖他算尝够了,心也寒透了。”

  “噢,原来如此。”窦尔敦对贺东坡的遭遇十分同情,他关切地问道:“自搬到这儿以后,大概没事了吧?”

  贺福道:“要说嘛,头些年还风平浪静,出来进去就我们主仆二人。平日也不与外界接触,日子过得还算太平。”窦尔敦听出他话里有话,忙问道:“难道这些年又不太平了?”

  贺福皱了皱眉头说道:“一年前,主人跟我说计永宽那小子还活着,而且也搬到关外来了。投靠了一个叫墨麒麟张铎的人,势力比以前更大了。我家主人有心报仇,又恐人单势孤,不是人家的对手。不报仇吧,又难咽下这口气去,为这事他整日愁眉不展,寡言少语,只是闷头练功,看他那意思,还准备和姓计的决一雌雄,我既不敢问又不敢劝。偏巧你们来求他,他没有心思去接待你们,所以才让我挡驾。万望大师父多多原谅。”

  窦尔敦问道:“你方才说的那个墨麒麟张铎,可是连环套的大寨主吗?”贺福摇摇头说,“这个我可不清楚。”窦尔敦又问道:“你敢肯定计水宽已到这关内来了?”“这有什么不肯定的,我家主人从来不说瞎话,这是他亲口对我说的,不会有差错的。”

  “我再问你,你方才说的那些事情可是真的?其中有没有不实之处?”听了窦尔敦的问话,贺福好像受污辱一样,粗脖子红脸地说:“老夫若有半句谎言,天打五雷轰,叫我不得好死!”“言重了,言重了。”窦尔敦拍拍他的肩头解释说:“我这是好心,请你不必介意。”

  贺福生气地说:“你连真假都听不出来,还好心呢,算我晦气就得了。”尔敦道:“我这么问你是有原因的,弄清事情真伪方不至于错杀无辜,倘若你说得不实,岂不叫我造了孽。”

  贺福眼珠一转说:“你先等等,你的话,我怎越听越糊涂,这件事跟你有什么关系?你造的什么孽?”尔敦道:“方才听你所言,我对贺老的遭遇很是同情,且又十分不平。我打算替他出这口气,抓住姓计的,让你家主人报仇雪恨。因此我必须把事情问真切了,以免冤屈好人。”

  贺福一听,惊讶不已,他上一眼,下一眼地打量着窦尔敦,好半天才说:“你,就凭你要抓计永宽?”贺福不相信地问道:“你会武术吗?有那么高强的本领吗?连我家主人都拿他没办法,何况你呀!你别不自量力拿着鸡蛋往石头上撞了。”

  窦尔敦也不跟他计较。暗想,底细已摸清,也该告辞了。想罢,窦尔敦起身拱手道:“多谢老伯将实情告我,来日必当重谢。”窦尔敦说罢转身就走。贺福迟疑片刻,追上去问道:“你真能给我家主人报仇?”“有这个想法,能否报成不敢说,反正是要试一试,再会。”

  贺福手把门框,目送窦尔敦远去,心里七上八下的。贺福想些什么,按下暂且不提。

  再说窦尔敦离开贺宅,直接回到周府。上官元英和周宏正焦急呢。一看他回来了,这才把心放下。上官元英笑道:“兄弟,大概有什么喜事吧?”“何以见得?”尔敦反问。“从你脸上看出来的,说说吧,让我们也高兴高兴。”

  窦尔敦坐下,把方才听到的一切,对他们二位说了。“噢,原来是这么回事。”上官元英频频点头,心里暗暗责怪自己,不该错怪了人家。周宏问道:“现在底细摸清了,下一步你打算怎么办?”尔敦道:“计永宽是贺老的一块心病,咱必须对症下药,除掉心病,贺老才能真心待咱。”

  “这么说,你是想替贺东坡报仇,把姓计的宰了?”上官元英问窦尔敦。“对,我就是这样想的。”周宏摇头道:“三弟,别把事情看得太简单了,要想把姓计的干掉,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”“为什么?”周宏说:“论你的功夫战胜计永宽一人大概易如反掌。可是他有靠山哪,有张铎给他撑腰,这事就棘手了。”上官元英不服气:“哼,他张铎难道有三头六臂?”

  周宏忙说:“对此人我了如指掌。此人武艺高超,膂力过人,善使一条凤翅镏金镋,重有百余斤。有万夫不挡之勇,要不怎么都叫他墨麒麟呢?此人面粗心细,胸怀韬略有勇有谋,对排兵布阵、攻杀战守无不精通,因此独霸连环套,威震一方。连官兵都对他无可奈何。他手下还有一千多兄弟,据说都是精明强悍之辈。张铎还有几位好帮手。二寨主阮大宾,以凶悍闻名,人送绰号武瘟神。手使一把合扇板门刀,称得起是员虎将。每逢有人搅闹山寨或遇官兵围剿,都是他领人打前敌。第三位是癞皮象吴大忠。这家伙身有万夫不挡之勇,只要他运上气,刀砍一条白印,枪扎上一个白点,真是刀枪不入,因而叫他癞皮象。论武功他不次于阮大宾,只是由于他呆傻迟钝,才居第三把交椅。山上还有个文人叫李华东,人送外号李半仙。此人足智多谋,鬼点子极多,又善于排兵布阵,还能笼络人心;笔头子很硬,还是个辩才,别看他位居第四,因是智囊人物,大事还都听他的。连张铎对他也敬畏三分。张铎手下还有东、西、南、北、中五大寨的头目,个个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惯匪。”

  周宏说完,看看上官元英又看看窦尔敦,问道:“你们说这个仇好报吗?”周宏又接着说:“假如抓姓计的不费劲,何至于把贺东坡难住了呢?”

  “嚄!连环套的势派还真不小呢!难怪咱三弟要投奔连环套呢!”上官元英说着又扭脸问窦尔敦:“你看呢?有没有把握?”窦尔敦笑道:“硬拼是不行的,即使咱们都是铁,才能捻几个钉子?更难说有把握了。”上官元英又问:“要么智取,你有什么好招?”窦尔敦道:“智取也谈不上,我认为可以同他们讲理,以理服人。”

  “哎呀,我的傻兄弟,你这可是异想天开。你没想想,吃老横的,有几个讲理的?那还不等于对牛弹琴。”上官元英一百个不赞成。周宏也摇头道:“行不通,行不通。”

  窦尔敦道:“二位哥哥莫急,我还有下文没讲呢。在李家店比武之前,我遇上了魔山老母毕凤莲。她交我一封信,叫我在困难时投奔连环套找墨麒麟张铎去。她说她与张铎有生死之交,是好朋友。我要投连环套也是这个原因。这封信一直在我身上带着。我打算借这个理由,去拜望张铎。我深信毕凤莲不会说假话,张铎见信定会热情相待。我就借机揭露计永宽的为人,劝张铎不要保护他。如果张铎是个明白人,就会答应我的要求。”

  上官元英猛然醒悟过来,拍着脑袋说道:“对了,当初你提念过这件事,我看这倒是个好主意。”

  周宏道:“万一张铎不是一个明白人,你可如何是好哇?”窦尔敦想了想说:“我看不至于,假如张铎真那么不通情理,也只好见机行事,随机应变了。”

  “我看差不多。”上官元英接过来说道:“魔山老母毕凤莲看不错人。张铎要那么混蛋,他们也绝不会相处的那么好。再又说了,张铎真要驳了我兄弟的面子,毕凤莲能答应他吗?”周宏道:“但愿如此,事情就好办了。”

  上官元英又问窦尔敦:“兄弟,你准备什么时候去连环套?”窦尔敦道:“事不宜迟,明天就动身,既能帮贺老的忙,也把自己的事办了,可谓一举两得。”上官元英说:“好嘞,正合我意,明儿个就起身。”周宏也同意了他们的安排。

  欲知窦尔敦如何去见张择,且看下回分解。

上一页  回目录 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