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书369 >> 古典名著 >> 中国古代侠义小说
第四十九回 怪中怪路劫不见盗 谜里谜人失却无踪

  光阴流逝,暑去寒来,转眼一年过去了,又迎来了二月初二。古人迷信,都管这个日子叫“龙抬头”。大凡应试,外出的人都选在这一天起程,为的是图个吉利。

  窦尔敦也不例外,初二这天,他早早的就起床了,梳洗完毕,来到前厅,八大弟子正在这里候命。不一会儿,迟乐天、钟庆堂、窦晓春相继也来了。大家团团围坐,共进早膳。窦尔敦问华文龙:“外出之物都准备好了吗?”文龙答道:“一切都备齐了,不知师父是骑马还是步行?”窦尔敦回答,“还是步行吧,虽然慢一些,可以免去许多麻烦。”

  他转过头去对迟乐天说:“老人家,家里的事情可就拜托给您了。”迟乐天道:“你就放心的去吧,老朽一定尽心而为。”

  窦尔敦又对庆堂夫妻说:“我把你们留在泰山,为的是协助迟老剑客把家看好。你们要听老剑客的话,在我没回来之前,切莫惹是生非。”

  窦晓春眼望胞兄,无限深情地说:“二哥只管放心,我俩都不是小孩子了,还能给你找麻烦?倒是你这一去,叫小妹放心不下……”晓春眼圈一红,声音哽咽,说不下去了。钟庆堂也皱着眉头说:“是啊,你带的人太少了,我也担心出事,一旦……”

  “一旦什么?”晓春怕丈夫说出什么不吉利的言语来,立刻打断了他的话。“我,我也没说什么哪,本来带的人就是少嘛!”

  窦尔敦朗声大笑,安慰二人说:“吉人自有天相。我窦尔敦,不知道遇过多少麻烦,遭过多少风险,跌跌撞撞,半世何等坎坷,如今我还不是平安地过来了。我就不相信,小小的河流,能掀起滔天的巨浪。”

  迟乐天本想也说几句叮咛窦尔敦的话,可又一想,窦尔敦一向沉着老练,深藏若虚,也就不说了。

  众人草草用罢早膳,窦尔敦到内厅更衣。他一直没剃头梳发,以表示对朝廷的反抗。这次远行,为防官府盘问,他仍乔装改扮成头陀僧人的模样。只见他散发披肩,月牙金箍勒头,身着青布僧衣,外披大领袈裟,斜背百宝囊,足上穿胖袜云鞋,腰系皂绦,背背虎尾三节棍,真好像钢铸的罗汉,铁打的金刚。这时,八大弟子也背好兵刃和应用之物,簇拥着师父走出前厅。迟乐天、窦晓春、钟庆堂、本明和尚、本源和尚等,一直把他们师徒送下泰山,这才拱手作别。

  按下迟乐天众人回到寺庙不表,单说窦尔敦师徒,顺大道直奔河间府进发。但见春回大地,万物复苏。田野里一片葱绿,野丁香绽开笑脸,杨柳枝头,鸟雀跳跃;抬头望,蓝天浮云,大雁北归。真是风景如画,生机盎然,给人一种无限鼓舞和奋发向上的活力。

  丁猛晃着高大的身躯,走在最前边,不住的东张西望,“嘿嘿”直笑,就好像鸟儿出笼一般。走着走着,他回过头来问窦尔敦:“师父,河间府离这儿有多远,几时才能赶到?”窦尔敦回答说:“大约七八百里路,按咱们的走法,最迟半个月也就到了。”

  丁猛捏着大手算了一下说:“那还不到三月呢,最好在路上多玩几天。”春宝笑道:“你都多大了,还象小孩子似的,那么贪玩。”丁猛不服气地说:“当然了,在师父跟前多大也是小孩,师父您说对不?”窦尔敦笑着点点头,他从心里喜欢这个自幼就失去了父母的傻小子。

  几天过去了,他们穿泰安、过肥城、绕济南、走德州,来到直隶省。又走了几天,不一日走到武强县管辖地界,这里都是一望无际的大平原,滏阳河穿县而过。河两岸树木交错,野花盛开,风光秀丽,十分迷人。华文龙仰面看看天气,日头已经往西转了,他边走边问窦尔敦:“请问师父,咱们是进县住宿,还是在村镇落脚?”“离城还有多远?”华文龙用手往北一指:“快了,最多也就十里。”“那就紧走一阵,进城歇脚吧!”

  师徒九人沿河岸穿林而过,刚走了半里左右,忽听树林里响起“咚咚”的脚步声。有人尖叫道:“救人哪!快救人哪,有强盗!”师徒九人一愣,都不约而同地顺声音看去。只见从树丛之中匆匆忙忙跑来一个老者和一名少妇。那老者年约七十上下,鬓发皆白,脑后的发辫上下直蹦,他身穿土布裤褂,腰系白布围裙,脚登布鞋,跑得满头大汗,上气不接下气。那少妇扯着老者的衣襟,发髻散乱,衣裙不整,看年龄有二十五六岁,满脸通红,又哭又叫。再往后看,除了树林,什么也没有发现。

  富春宝取得师父的同意,赶快迎上前去,高声叫道:“不要怕,到这里来,保你们平安无事。”佟占山和丁奎也跑上去,二人把老者架住,扶出树林,让他坐在路边的一块青石上。那老者往后看看,又打量众人一番,惊魂方定,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说:“真吓死人了。”

  那少妇也止住了悲声,坐在老者身边,看着众人出神。这时,窦尔敦赶到了,问道:“老丈是哪里人,何故惊慌?”老者看看窦尔敦,口打唉声:“别提了,俺们是祖孙二人。这是我孙女巧莲,老汉叫牛二,俺们是献县代管三里河的人。一月前,巧莲的丈夫因病死了,撇下我这孙女,天天悲伤。我怕她把身子骨哭坏了,就和老伴一商量,决定送他去舅父家住些天。谁知就在前边路上,遇上一伙强盗,把俺们的包袱,银钱都抢去了。这还不算,还要霸占我孙女,俺们见势不妙,撒腿就跑。幸亏遇上你们这些好心人,不然,唉,可就更糟了。”老者说罢,不住地摇头叹息,那少妇也低头抹眼泪。

  窦尔敦问道:“这儿经常出事吗?”“没有,从来也没有过,谁能料到大白日的,竟有人劫道?真倒霉。”

  春宝插言道:“你们打算怎么办呢?”牛老汉道:“有啥法?认倒霉呗!”那少妇羞答答地说:“爷,钱都被人抢光了,换身的衣物也没有了,咱们在路上可怎么活呀?”牛老汉一脸愁苦,摇摇头,没有言语。

  窦尔敦道:“没钱没关系,我这儿有。”说罢掏出纹银五两,递给牛老汉。牛老汉急忙摆手说:“不,不不,初次见面,怎好拿您的银子。”窦尔敦笑道:“天下人管天下事嘛,尽管拿去无妨。”牛老汉千恩万谢,把银子接过,回头对孙女说:“巧莲哪,还不谢谢恩公。”巧莲向窦尔敦拜了一拜,对牛老汉说:“爷,再遇上强盗可怎么办?”“这个……”老汉道:“不会吧,哪也太倒运了。”“万一遇上怎么办?”巧莲面向爷爷说话,眼睛却看着众人。窦尔敦道:“这样吧,我们要进县过宿,不如结伴同行,以免意外。”

  牛老汉闻听,顿时愁眉舒展,巧莲也绽开了笑脸,爷儿俩个不住称谢。就这样他们结伴而行,日色偏西时,已经走进武强县。但见大街人来人往,车水马龙,做买的做卖的,十分热闹。道旁有几家店房,伙计们都站在门口招徕客人,你喊我叫像比赛似的。其中有个伙计喊道:“店家店家,到了店房就是家,诸位别走了,赶快住下吧!谁不知我们迎宾老店,远近驰名,食宿方便,价钱公道。请看,房子是新盖,院落大又宽,屋是新刷墙,备有里外间,上有天花板,地上铺方砖;两边大师椅,当中是八仙,餐具是细瓷,茶叶不花钱;被褥是新做,铺盖软绵绵。您老要喝水,我把风匣拉,西湖龙井茉莉花,管保是香茶;您老要吃面,我把面板搬,烙的千层饼,多加油和盐;您老要洗澡,我把热水烧,香皂毛巾大水瓢,管保随便浇;您老要屙屎,手纸一大叠,茅房有板凳,不用您蹲下,可就是管厨不管擦……”

  伙计一段话,把众人都逗乐了。这就叫死店活人开,干什么就得吆喝什么。

  石宽笑着说:“师父,咱就住到这儿吧!”窦尔敦笑着点点头。伙计一看有门儿,赶紧笑脸相迎:“诸位,要住店吗?赶快往里请。西跨院还有上房五间,又干净又方便,简直好极了,诸位要晚到一步,准叫别人抢了先,快往里请吧!”

  窦尔敦师徒九个,再加上牛老汉和巧莲,共男女十一人,走进迎宾老店。伙计领着他们穿过账房和其它房门,径直来到西跨院,果见正房五间,院落宽大,雅静异常。伙计把房门推开,把众人让进去。窦尔敦一看,这是明三暗五的房子,八仙桌、太师椅、矮凳、茶几、痰盂、刷子、掸子,果然设备齐全。迎门的墙上还挂着条幅和对联。伙计让座后,急忙提进两大桶水,一桶温,一桶热,招待众人梳洗。然后又点上灯烛,笑问道:“大师父,各位,你们看看能住下吗?”他看了一眼巧莲说:“如果不方便的话,后面还有个小院,两间房闲着呢!”

  窦尔敦道:“如此甚好,可安排他们爷儿俩去住,我们住在这就可以了。”他又对牛老汉说:“老人家,到后边歇着去吧,有什么事明天再说。”“唉,唉,我谢谢了。”

  牛老汉说罢,领着孙女,随伙计奔后面去了。傻小子丁猛说:“一家不一家,两家不两家的,找这份累赘有啥用?”华文龙笑道:“这就叫扶困济危,见义勇为,难道咱们能看着不管吗?”傻小子拨浪拨浪脑袋,不言语了。窦尔敦道:“今天晚了,恐怕他们路上有事,今晚暂住一夜,明天就各行其是了。”

  佟占山叫伙计准备晚饭。不多时饭莱齐备,窦尔敦叫伙计给牛老汉送去两份,然后才和徒儿们共进晚餐。不一会儿,用罢晚饭,伙计把残席撤下,回来把被褥铺好。当晚无话,师徒九人早早的就安歇了。

  次日破晓,窦尔敦起床,在院里练了一阵螳螂拳,紧接着小哥八个也起来了,侍奉师父梳洗,而后叫伙计准备早膳。正在这时,牛老汉跌跌撞撞进来,呼喊道:“坏了,我的巧莲不见了,天哪,我的孙女呀!”众人听了大吃一惊。窦尔敦忙问道:“何时不见的?”“天快放亮时,我就起来了,打算把巧莲唤醒。哪知里屋的门推不开,我连叫数声,也无人答言,后来我急了,一脚把门蹬开,进屋一看,屋里空空的,连个人影儿也没有。我以为她去了茅厕,结果等到天亮也没回来。我又一想,不对呀,世上哪有人不在还插着门的道理,准是出事了。”牛老汉顿足大叫,急得都发疯了。“走,到后面看看去!”窦尔敦转身就走,小弟兄们架着牛老汉跟在后头。

  这所小院就在窦尔敦他们房后,里外屋两间小房。牛老汉住在外间,巧莲住在里间。窦尔敦进屋仔细查看,就见靠左侧有木床一张,床上被褥零乱,再一看门窗户壁纹丝未动,插销完好,不像有人进来过。华文龙围着外边转了几圈,又上房查看了多时,低声禀报道:“师父,看不出哪里有异样的痕迹。”

  窦尔敦紧锁双眉,又向牛老汉仔细地盘问了一番,牛老汉说:“昨晚吃完晚饭,俺爷儿俩都困了,没坐多一会儿,就都睡下了。我一觉睡到四更天,啥也没听见。”文龙插言道:“你起床时外间的房门是关着,还是开着?”“关的严严实实的,我怕晚上闹贼,还用桌子把门顶上了,全都原封没动。”“这就怪了。”

  众人面面相觑,疑惑不懈。牛老汉扯着窦尔敦说:“大师父,行善行到底,快帮我找找我的孙女吧!”窦尔敦拍着牛老汉的肩头说:“老人家只管放心,这件事就包到我身上了。”傻小子丁猛拨浪着脑袋说:“那咱还能去比武吗?耽误了看你咋办?”窦尔敦瞪了他一眼。富春宝一扯丁猛的衣袖,低声劝道:“少说几句吧,别惹师父生气,你放心,师父心里有数。”

  丁猛这才不言语了。窦尔敦回到前屋,又安慰牛老汉一番,叫他安心听信儿,到后面去休息。牛老汉走后,华文龙问师父:“您看此事从何处下手?”窦尔敦寻思片刻说:“我看此事十分蹊跷,门窗未动,人从哪里进来?又从何处逃走的?”春宝道:“这贼定有手段,不然人怎么来无影去无踪?我看哪,此事准保与那伙劫道的有关。牛老汉不是说了吗,他们对巧莲早就惦记上了,全怪咱一时疏忽,被人家盯上了梢。等咱们都睡了,人家才下手,把姑娘给弄走了。”

  华文龙问道:“你说他们从何处进屋?又从何处走的?”“这……反正有办法,我还没猜出来呢!”窦尔敦道:“我看春宝说的沾边,这伙强人走不远,或许贼窖就在附近。不如咱们分头查访,弄一个水落石出,这不光是为了牛老汉一家,也可为本地百姓除害。”

  众人点头。窦尔敦把人分成五拨:华文龙与张铁虎一拨;富春宝与李大成一拨;丁猛与佟占山一拨;石宽与丁奎一拨;窦尔敦自成一拨,然后分头寻找,并约定掌灯前必须回店。众人各带兵刃,先后离店而去。屋中只剩下铁罗汉一人,这时,店房那个伙计进来了:“大师父,都出去吗,我好把门锁上。”窦尔敦灵机一动,问道。“伙计,贵姓啊?”“嘿嘿嘿嘿,不敢当,不敢当。小人免贵姓陈,单字名七。”“喔,你叫陈七。”“是,是,一点儿不假。”

  “陈七,我向你打听一件事可以吗?”“哎哟,大师父,有话您只管问,凡是我知道的,一定如实相告。”

  窦尔敦点点头问道:“你们店里闹过贼吗?”“什么?”陈七先是一怔,随后笑着说:“我们迎宾老店都开了五、六十年了,别说闹贼,就是一根针也没有丢过。”

  窦尔敦冷笑道:“针是没丢,人可丢了。”“大师父,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于是窦尔敦便把巧莲夜晚失踪的事讲了一遍。“是吗?!”陈七惊疑地晃着脑袋说:“这就怪了,这,这简直出了鬼了。”他急得直挠脑袋,想了一会儿说:“大师父,咱有啥招,干脆报官得啦。”“现在还用不着,等咱们实在无能为力时,再报官不迟。”伙计一想:“也对,报官可就麻烦了。弄不好,人找不着不算,还许把店门给封了。”

  窦尔敦又问道:“陈七,你可知,县城周围有没有欺压良善的恶人?”陈七拍着脑袋,翻着眼睛,迟疑多时才为难地说:“小人不便相告……”

  窦尔敦安抚他说:“别怕,不会牵连你的,我听听就算了,不会外传。”说着从怀中掏出一锭白银,塞到陈七手里。陈七见钱眼开,顿时鼓起胆量,他往前凑了两步,压低声音道:“出西关往前走,不到二十里,有座侯家寨,庄主名叫侯殿非,人称西霸天。他家十分富有,使奴唤婢,仆人成群,在此地势力很大,连县衙门都让他三分。侯殿非手眼通天,结交甚广,经常客人云集,车马盈门,不知这事跟他有没有关系?”陈七说到此处,觉着有点说多了,又往回拉话道:“当然,这都是别人传言,并非小人亲眼所见,您可别当真。嘿嘿。”边说边就告退了。

  窦尔敦把陈七打发走了,心中暗想,初到此处,人地两生。只好望风捕影,顺藤摸瓜了。万一要把巧莲找着,岂不做了一件功德之事。不如就先到侯家寨去一趟,扑空了回头再另设法寻找。他站起身刚要出门,牛老汉从外边进来了。嘴里说道:“大师父,快救救我的孙女吧!”窦尔敦道:“老丈莫急,我正要去找,你在店中听信儿就是了。”“我也去,你带上我吧,两个人总比一个人方便些。”牛老汉恳求着说道。

  窦尔敦道:“道理虽对,可你的年岁大了,恐怕行动不便吧!”牛老汉不服气,把胡子一撅,说道:“咋不便?我跑得快着呢,不然早被劫道的抓住了。”窦尔敦一听,可不是嘛,这老头跑得是够快的。牛老汉又说:“大师父,你别替我担心。庄户人耐磕碰,杀急了,我也能拼他三个五个的,你带着我吃不了亏!”窦尔敦见老汉是非去不可,只得带他同行了。窦尔敦把陈七叫来,锁好房门,这才带着牛老汉走出店房,出西关直奔侯家寨。

  牛老汉边走边问:“咱们这是去哪?”窦尔敦道:“挺远呢,到前边的侯家寨,找你孙女去呀。”“啊?巧莲在侯家寨?”“现在还不敢断定,只是猜测罢了。”“那是个什么地方?”“据说不是好地方,什么坏人都有,但愿巧莲在那儿,你们爷俩就可以团聚了。”“是嘛,但愿佛爷保佑,我和巧莲能够平安无事。”

  官道上冷冷落落,并没有多少行人,偶尔有几辆车马通过,大田里有几个农夫耕作。他俩边走边谈,脚下加紧劲儿,窦尔敦怕老汉跟不上,用一只手架着他胳膊,牛老汉把胳膊一甩说:“用不着,我自己能走。”说着他甩开两臂,噌、噌、噌直奔前边走去。“老人家慢些走,当心跌倒。”牛老汉连头也不回越走越快,窦尔敦只得紧跟着他,后来,竟有点跟不上了。

  铁罗汉突然感到事情有些蹊跷,不由得脚上用力,紧紧追赶。牛老汉仍然不回头,后来竟把上身往前一伏,施展起陆地飞行术。只见他身轻似燕,其快如飞,就好像离了弦的雕翎,直奔前方射去。窦尔敦大吃一惊,方知道自己上当了。这老汉哪里是庄户人,分明是位武林强手。可见,那个叫巧莲的也未必是他孙女,不然的话,他为何隐瞒身份?这老者究竟是什么人?因何要欺骗自己?窦尔敦疑团重重,非要弄个水落石出不可。他也把上身一伏,施展飞行术,紧追不舍。

  书中代言,统共才二十里地,天近巳时,已经来到侯家寨。但见,庄门洞开,门前站着一伙人,朝官道上瞭望。那个自称牛老汉的老者,飞身越进庄门,在那伙人的簇拥下,进庄去了。稍停片刻,窦尔敦也追到了,他停身站住,往庄里查看。

  正在这时,从庄里边拥出来一伙人,身穿袍褂,整齐干净,为首的是个三十岁上下,身着总管装束的人。只见他紧走几步,冲窦尔敦一拱手:“请问大师父,足下就是独霸山东铁罗汉窦尔敦吗?”窦尔敦稍微怔了一下,“不错,正是在下。你是什么人,因何知道我的名姓?”“嘿嘿,小人本不认识您老人家,都是我家庄主对我说的,他叫我出来迎接您老,赶快往里请吧!”

  窦尔敦道:“你家庄主可是侯殿非?”“对,正是。”“他怎知我到了?”总管笑道:“人的名,树的影,龙行有雨,虎行有风。像您这么了不起的人物,哪能不引人注目呢。老实说,您是什么时候离开的泰山,什么时候到的什么地方,甚至吃的是什么,喝的是什么,每天都干了些什么,我们都知道得一清二楚。嘿嘿,您先甭问,到里边就清楚了,请。”

  窦尔敦满腹疑团迈大步进了寨子。那个总管在前引路,几个庄客模样的人在身后相随,不多时来到一所宅院门前。总管回过头来对窦尔敦笑着说:“总首领,请少候片刻,容小人通禀。”

  总管从角门进去之后,窦尔敦倒背双手,留神观看。只见,此宅府门高大,门楼宏伟,九级青石台阶,门前有上马石、下马石和两溜拴马桩子。迎门是八字照壁,上写“吉星高照”四个红字。大门左右站着八名彪形壮汉,垂手而立,好像泥雕塑的一般。围墙高可过丈,一色是卧砖到顶,磨砖对缝。院内屋檐高矗,楼影绰绰,好阔气的一座宅院。

  忽听院里响起纷乱的脚步声和说话声,紧接着从大门里边走出一伙庄客,他们迅速地向两旁一闪,于是从他们中间走出三个人来。左边正是那个自称“牛老汉”的老者,右边正是丢失的那个巧莲,而中间的那一人,却使铁罗汉大吃一惊。“怎么,原来是她?”

  欲知此人是谁?请看下回分解。

上一页  回目录 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