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书369 >> 古典名著 >> 中国古代侠义小说
第四十六回 四谋士纵火失算 少派主求师遂愿

  且说窦尔敦受众人拥戴,当了山东武林界的总首领,各路的英雄欢聚一堂,在大佛寺隆重庆贺。正在大家兴高采烈的时候,突然起火。但见浓烟滚滚,烈焰腾腾,火苗蹿起几丈高,火势极为凶猛,寺院里乱作一团。窦尔敦急忙命人救火。

  华文龙大叫道:“肯定有人捣鬼,这事就交给我吧!”说着跳下月台率领众人直奔后院扑火。常言道水火无情,在这种时候谁也不能摆身份了。窦尔敦等人打水的打水,取砂的取砂,断火道的断火道,一霎时,人声鼎沸,忙个不停。

  再说华文龙把和尚们召集起来,让本源、本明各领着一拨人,分头救火。他快步如飞,奔藏经楼而去,这是起火的中心。但见,四层阁楼已经烧塌了架,东西经库、耳房全被大火吞没。浓烟呛得人睁不开眼,烈火烤得他难以靠近。华文龙心中暗想,这把火准是人放的。想罢,飞身上了大墙,飘出寺外。只见眼前一块太极石,高有五丈,原是这里的一处名胜。他三晃两纵登上太极石,居高临下,闪目查看。离大佛寺后门不远,是一片松林,那是自己读书练功的地方,穿过松林,有一条盘山小道,直通罗汉洞和断壁崖。华文龙突然发现,有几条黑影在罗汉洞一带晃动。看样子慌慌张张,像是有不可告人的勾当。

  华文龙跳下太极石,拔腿就追,不多时就越过松林,来到罗汉洞前。那几个人发现有人追来,拼命奔跑。这下可露了马脚。华文龙心想,不做亏心事,不怕鬼叫门,你们跑什么?想罢加快了速度。诸位,华文龙人称闪电昆仑子,腿脚飞快又有力气,三蹿两蹿,就把那几个人追上了。“站住,你们跑不了啦!”

  那几个人一看,忙商议了几句,一下拉开了阵势。华文龙这才看清楚,这几个人正是超然的四大谋士:玉皇顶住持僧海青和尚、十八盘庄主赛太公姜文彩、竹林庄庄主闪电神枪马文亮、凤贤庄庄主夜游太岁的文起。华文龙心里已猜着八九,这火肯定与这四人有关。

  华文龙来到四人面前,沉着脸问道:“四位哪里去?”海青和尚把刀一分,冷冷回答:“这你可管不着,腿长在我们身上,愿意去哪儿就去哪儿。”华文龙道:“你们上哪儿我不管,我要问这大佛寺的火可是你们放的?”海青冷笑道:“抓贼要赃,抓奸要双,可不许血口喷人!”

  华文龙道:“大丈夫敢做敢当,不兴支吾搪塞。再说,若要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。老实说,早有人将你们告发了!”华文龙说的是诈语,海青一怔,眼球转了转恶声说道:“华文龙,实话对你说吧,火就是我们放的,你敢将我们怎样?”

  华文龙一听,怒问:“你们为何做此恶事?”海青道:“为给超然师父报仇雪恨,为仇人窦尔敦,为你这忘恩负义的小子!”华文龙道:“是非曲直都弄清楚了,你们何苦惹是生非。”马文亮骂道:“海青师父,哪有工夫跟他磨牙,快把他结果了吧!”说话间一晃手中的枪,唰地直奔华文龙扑去。文龙刚避过马文亮,海青的双刀又到,文龙横身往左一闪,鲍文起的双斧也跟了过来,文龙一转身躲过,迎面又刺来姜文彩的宝剑。华文龙为谨慎起见,回手“锵啷啷”掣出五金熠铁宝刀,力敌四将,五个人来来往往战在一起。

  书中代言,海青四人可不是好惹的,论功夫仅次于华文龙,是泰山派的四大支柱。四个人六件兵刃,围绕着华文龙,寒光闪烁,冷风阵阵。华文龙不敢有半点大意,全神贯注,力敌四人。正在难以招架之际,忽听有人大喊:“少派主不必焦急,我等到了!”

  华文龙偷眼一看,来的正是多臂童子富春宝和傻小子丁猛。原来窦尔敦也料到这把火是有人放的,鉴于情况十分复杂,他担心华文龙受人暗算,特命春宝和丁猛二人暗中保护。因为华文龙的脚快,所以他俩来迟一刻。华文龙喜道:“好兄弟,火是他们放的,别让这四个奸贼跑了!”

  春宝、丁猛飞身加入混战。丁猛一见打仗,心里乐开了花,这几天可把他憋坏了,因为那种场合,是高人比武的地方,没他的份儿。现在可有用武之地了,他咧开大嘴说:“师兄放心,放走一个算我屁股没夹紧!”

  海青四人一听气得直拨浪脑袋。说时迟那时快,就见丁猛把双锤抡开,就像一头发疯的大象,“呼”一声使了个海底捞月,往上一蹦。海青知道他力气大,急忙抽回双刀,翻腕子,刀走下盘,奔丁猛双腿便扫。丁猛身高体重,不愿往上纵,他来了个你砍你的,我打我的,抡锤奔海青脑袋便砸。海青一看,这是什么招?闯荡江湖这么多年,头一回见识这种打法。只好掣回双刀,往后一跳。丁猛紧追不舍,“呼呼呼”又是几锤。海青一个没注意,双刀正碰到双锤上,“悠——”没念咒刀就飞了。海青说声不好,转身便走,被丁猛两步追上,手起一锤,“啪嚓”一声,砸了个头颅粉碎,血水迸流,顿时死于非命。

  鲍文起见势不妙,拔腿就跑,富春宝抖手一镖,正中他的臀部,一个前跄摔倒在地,被春宝按住。马文亮回身要走,被华文龙打伤,丁猛扑过去将他绑了。姜文彩也被华文龙生擒。

  华文龙几人把海青的尸体抛入深涧,押着三个俘虏回到大佛寺。只见火还在烧,烟还在冒,藏经楼、大佛殿、罗汉堂,连同附属建筑,全都变成了一堆堆瓦砾。只有前三殿算是被众人保住了。窦尔敦率领众人,打开宽宽的火道,方才把火势控制住。这时大佛寺众僧人或坐或蹲喘着粗气。众英雄也来到月台上,边歇息边议论着起火的原因。

  一会儿华文龙几人回来了。他们把姜文彩三人推到窦尔敦面前说:“回总首领的话,火是他们放的。”众人一听,“噢”一声冲上来,纷纷喊道:“扒了他们的皮!抽了他们的筋!”把姜文彩三人吓得体如筛糠,瘫倒在地。

  别看众人这么气愤,窦尔敦不发话,谁也不敢动手。窦尔敦审问清楚后,认定确实无误,这才与众人商议,决定派人把他们交泰安县,按纵火犯治罪。本明和尚受命带了八个和尚,押着三犯下山不提。

  当晚众人谁也没走,凑合住了一宿。到了第二天,火也灭了,本明也回来了,他告诉众人知县已把姜文彩三人收监,听候发落,众人一看事情已告一段落,这才向总首领告辞,陆续离开泰山。

  华文龙特意把铁伞仙富华臣、鲁东三绝和诸葛万良等人留下,提出一个请求,让大家帮忙。富华臣道:“少派主,咱们已经是一家人了,无话不谈,你有什么事,就照直说好了。”

  华文龙道:“俗话说:‘人往高处走,水往低处流,大将保明主,俊鸟登高枝。’超然和尚虽是我恩人,却不配做我的师父,因为他道德品行太坏。即使他活着,我们也得断绝师徒关系,何况他已经死了。我打算另投名师,求各位引荐帮忙。”上官元英笑道:“对,我赞成你这样做,常言道,近朱者赤,近墨者黑;挨着金殿能长灵芝草,挨着茅厕准长狗尿苔。凭你这样一条好汉,拜师可是一件大事,不知你心里有数没有,打算拜谁?”华文龙道:“我欲拜总首领窦尔敦为师,请各位老前辈说情。”

  华文龙这个要求,实出众人意料。为什么呢?因为论年岁窦尔敦比华文龙大不了几岁,论武艺仅稍强一筹,论辈分却是同辈。无论从哪方面讲,拜师都不大相当。窦尔敦急忙摇手说:“使不得,使不得,少派主莫不是贪杯过量了吧!”华文龙正色道:“总首领之言差矣。拜师乃关系到一生的荣辱,岂有醉言。我是一片至诚,万勿推辞。”

  迟乐天道:“既然如此,我看可以商议。”窦尔敦道:“辈数上也不合适,这岂不是委屈少主吗!”公孙良道:“江湖大乱道,这算什么?”铁伞仙见窦尔敦还是执意不肯,便劝道:“尔敦哪,我看你就收下吧,你不是还没有顶门大弟子吗?就叫文龙替你掌管门户好了。”众人一致喊赞成。窦尔敦无奈,只好点头。

  华文龙大喜,立刻叫本源、本明准备酒宴。在大佛寺举行隆重的拜师礼。华文龙沐浴更衣,请师父入座,恭恭敬敬地给窦尔敦磕了三个响头,口称:“恩师在上,受弟子一拜。”窦尔敦道:“文龙呵,这可真是你情愿的?”文龙道:“弟子一片诚心。”

  窦尔敦道:“从现在起,你我就是师徒了。我收你为我的掌门大弟子,替我掌管门户,教导师弟,将来你就是文殊派的继承人。”华文龙又给师父磕了头,这才站起来,转身向富华臣一拜,接着又给诸葛万良、公孙弟兄、上官元英和迟乐天等见了礼。

  窦尔敦把富春宝、石宽、丁猛、张铁虎、李大成、佟占山、丁奎七人叫到近前,拜见师兄。七小对华文龙心服口服,高高兴兴给师兄叩头。华文龙极其亲热地搀起七人,说:“我本不配做掌门大弟子,但师父之命,不敢不从。今后咱们要拧成一股绳,才不被人家看笑话。”七人道:“我等齐心协助你就是了。”

  窦尔敦在这以前,已把佟占山、丁奎、张铁虎、李大成正式收为弟子,尔后,窦尔敦就有了八大弟子,特别是闪电昆仑子华文龙,成了他得力助手。

  书说简短。众人在山上热闹了三天,富华臣、诸葛万良、公孙弟兄先告辞要走。窦尔敦率人把他们送到山下作别。上官元英领人回济南,给赖九成、克特朗众人报喜也走了。窦尔敦派春宝到泰安县,把钟庆堂、窦晓春夫妻接上泰山居住。几天后佟阔海和丁国瑞也告辞,回保定去了。

  迟乐天对窦尔敦道:“我料十三省总镖局夏侯山、黄三太等人,决不会善罢甘休。我呆在山上没事,不如替你到京师走一趟,看看他们的动静,你看如何?”窦尔敦道:“老人家说得极是,那就有劳您辛苦一趟了。”迟乐天当下回去把应用之物归整一下,第二天就下泰山奔京师去了。

  自从窦尔敦担任了山东武林界的总首领之后,事情可就多了。每日里迎来送往,接应不暇。幸亏有华文龙协助,一些事他便代替处理了。七小亦是忙里忙外,欢天喜地,自不必说。

  话分两头,再说话报应夏侯山,护送着红衣女剑客牟艳秋的灵柩,日夜兼程回到京师。见了黄三太,把经过讲述了一遍。黄三太“啪”地拍案而起,苍盾倒竖,虎目圆睁,怒喝道:“窦尔敦欺我太甚,务必杀之,给死伤者雪恨!”说着从墙上摘下鱼鳞紫金刀,带好甩头一子和三只金镖,就要去泰山找窦尔敦拚命,被胡景春、夏侯山双双拦住。

  夏侯山道:“窦尔敦确实厉害,不比寻常。如今又当了山东总首领,根深叶茂,户大人多,爪牙遍及九州十府一百单八县,真是如虎生翼,总镖头切莫等闲视之。”

  黄三太冷笑道:“难道说我们的人就白死了不成?”夏侯山道:“当然不能,我的意思是想个万全之策才好。”众人苦劝多时,黄三太才把气血平住,命李五为红衣女剑客操办后事,把灵柩送返原籍。

  为了对付窦尔敦,黄三太专门招集众爪牙议了几次。有人主张硬拼,有人主张收买,也有人主张把窦尔敦骗到京师杀掉。七嘴八舌,出什么主意的都有。

  神眼计全道:“我看这都不是好办法。我倒是有个主意,定能使窦尔敦身首异处,让他的死党一个不留。”

  黄三太历来知道计全是有名的小诸葛,鬼点子非常多,他轻易不说话,说出话来就有分量,当年师父胜英在世时,也把他当做智囊。逆问道:“你有什么主意,快说说看。”众人也催促道:“都等你的锦囊妙计呢!”

  计全狡猾地转转眼睛,轻轻地咳嗽了一声,摇头晃脑,说出一条毒计。众人听了无不抚掌叫绝。

  欲知计全出的什么主意,请且看下回分解。

上一页  回目录 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