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书369 >> 古典名著 >> 中国古代侠义小说
第四十二回 过三关关关平安 打二僧僧僧服输

  话说铁罗汉窦尔敦,端起迎风酒就要喝,上官元英急忙拦住说:“贤弟,害人之心不可有,防人之心不可无,还是谨慎一些为好。”

  海青和尚稍微一愣,忙解释说:“老施主多疑了,这乃是本庙酿制的好酒,是专为窦施主准备的,绝不会有意外。”

  上官元英含笑道:“你敢担保?”“当然敢,有事找我好了。”“好,我这个人就是好认真,有事准找你就是了。”

  窦尔敦往杯酒中看了两眼,觉得酒液清澈,不象有毒,这才双手举杯一饮而尽。海青暗喜,阿弥陀佛,姓窦的,这回你的性命可就要交待了,七日之后必死无疑,谁也休想救你复生。

  他哪里知道,毒药酒早被铁伞仙富华臣给调换了。窦尔敦喝的是好酒,那里面放入了强筋壮骨的大力散,有增长气力之功效。

  喝完迎风酒,海青陪着众人上山。一路上他喋喋不休地夸赞窦尔敦,恭维之辞,令人生厌。窦尔敦只是笑而不答。不一刻,他们来到南天门,忽然炮仗齐鸣,鼓乐喧天,人声沸腾。待走近,只听得欢迎的人群同时高呼:“恭迎窦大侠!”声震峡谷、云海,久而回荡不绝。

  在大佛寺前,窦尔敦一行受到超乎寻常的礼遇。超然和尚率领泰山派和被邀请的各派头领,列队迎接。其中有:登州派首领,千里追风叟燕国顺、徂徕派首领,妙手真人赵华南、黄河派首领,万丈翻波浪电光侠马回来、灵山派首领,花面韦驮兰霸、苍山派首领,千朵莲花醉观音夏八姑。还有蓬莱阁的观主,飞天蜈蚣张道全、三尺神魔地灵仙陆青陆远大、金翅大鹏赵光浩、陆地飞仙葛公明、花面玄狐褚莲香、翻江野马司徒雷刚、赛南极雷殿奎、扳不到尹化一。

  在人群中还有:绝命老人叶丘和、绝心一指叶丘生、昆仑山毗卢夺金钟长老、五指山天罡寺住持玄都大法师。

  北京十三省总镖局代表有:活报应夏侯山、红衣女剑牟艳秋、一粒洒金钱胡景春、神弹子李五、红旗李昱、活张仙马天惠、妙手回春蒋南洋。

  本庙的人有:赛太公姜焕姜文彩、闪电神枪马文亮、夜游太岁鲍文起,还有本明、本源、本尘、本凡等众僧人。为省笔墨,其他人就不一一介绍了,迎接的人足有四五百位,气氛也不一般,令人鼓舞。

  超然和尚今天显得格外兴奋,容光焕发,神采奕奕,满脸堆笑,他穿了一身崭新的僧衣僧帽,头顶嵌金九佛冠,顶端是一朵莲花,身穿古铜色僧衣,外披大方格袈裟,白布袜,大红绣金云鞋,脖项下挂着一百单八颗青铜素珠,手摇拂尘,迈着方步,晃着胖大的身躯,出现在窦尔敦面前。他礼貌甚恭地问道:“南无阿弥陀佛,善哉!善哉!窦施主别来无恙乎?”

  窦尔敦道:“承蒙法师下问。大和尚可好?”“好,好好!欢迎大驾光临敝寺,欢迎各位赏脸。来,来,我给大家介绍一下。”超然翻着厚嘴唇,把众人一一引见给窦尔敦。窦尔敦表面上不以为然,心里却把他们的姓名牢牢记下。

  众人彼此寒暄之后,从山门走进大殿,由于人比较多,把整个二层院都挤满了。两廊,房檐下,月台上,大殿内外部安置了坐席,整个院子都被席棚罩住,既防雨又防晒。

  再说超然和尚,把窦尔敦一行让进大殿,分宾主落,小僧献上茶点。超然问道:“怎么不见克特朗、赖九成二位?”窦尔敦道:“镖局太忙,实难分身,由我们几个代表了。”

  窦尔敦环视了一下周围,也问道:“怎么不见华文龙少剑客?”“这个……”超然支吾着说,“啊,山上来的客人太多了,他到后山招待客人去了。”

  上官元英喜欢直出直入,闲谈几句之后,便道:“请问大师,不知此次盛会的目的是什么?”超然笑道:“怎么,老英雄还不知道?请柬上不是写得明明白白,本次盛会是专为窦施主召开的,给他贺号戴花,推选他为山东武林的总首领。”上官笑道:“但愿如此。不知议程是怎样安排的?”

  “老英雄不问,贫僧也要讲的。辰正二刻正式开会,由贫僧代表泰山派,宣布本次盛会的主旨和各项规章,然后依次是集体上香,朝拜祖师,请总首领入座,众人贺号戴花,授总首领印、总首领训示,最后就是宴会。”

  迟乐天又问道:“会议预定几日?”“有三天足够了,假如没有变化,一天就差不多。”听他的话音,上官元英问道:“你指的变化是什么?”超然冷笑道:“这么大的会,来的人又如此之多,谁知会发生什么事?人上一百,形形色色,谁能料到他们有什么要求,提哪些问题?”

  上官元英手理山羊胡,又笑着问:“据你估计,他们都有哪些要求,又会提出哪些问题?”“弥陀佛,这个贫僧可不清楚,但愿一帆风顺,别横生枝节的好。”

  “是啊,我也是这么想的。”上官元英说,“这就要看法师如何左右了。”超然不悦道:“老英雄,你把贫僧抬的太高了吧,我只是个东道主罢了,怎敢左右各位来宾?”迟乐天插言道:“话不能这么说。家有千口,主事一人。您现在就是当家人,你怎么领,大家就怎么走。何况,你从二月就着手此事,与众人广泛接触,为本会做了充分准备,焉有不知内情之理?”

  超然道:“这么说,各位是对我不相信了?”窦尔敦见超然有点下不来台,忙解围说:“请法师不必介意,我想法师乃佛门弟子,大慈大悲,普渡众生,手不捻蚁,脚不踩虫,焉能心怀邪念,二位兄长不必多疑。”众人相视一笑,超然也勉强咧了咧嘴,算是应付过去。

  这时,本明和尚走进来禀告:“辰正一刻了。”超然站起身对众人说:“开会的时间就要到了,众位请到月台去吧!”

  众人全都站起来,陆陆续续来到月台。这时庭院里,西廊下,全都坐满了人,数百双眼睛都集中到月台上了。超然双掌合十,高声说道:“南无阿弥陀佛,多谢各位施主,不避路途艰辛,从四面八方会聚敝寺,深感荣幸之至。本盛会的主旨,推举山东武林界的总首领,并为其贺号戴花、授印。从今以后,则由总首领统率山东武林的各门派。不管你有多高的身份,是多大的帮派,只要是武圣人的门徒,就要归总首领统管,任何人不得例外。如有抗命不遵者,按武林之规治罪。”

  超然和尚喝口香茗,接着说:“总首领必须由公正廉明,铁面无私,武术超群,胆识过人,德高望重,光明磊落的正人君子担任。北园派的首领克特朗、赖九成和贫僧已一致推举,新出世的英雄,文殊派的掌门人铜头铁罗汉窦尔敦承担此重任。此乃武林大事。今天把诸位请来,就是共同商定,无论是哪位,持有异议不必讳言。假若诸位均无异议,这件事可就定了。那么就要朝拜武圣,给总首领贺号戴花,升座授印。”

  会场上一时鸦雀无声,既没人表示同意,也没人提出反对,只有超然巨钟似的声音,在庭院上空回荡。他说完了,开始焚香,小和尚忙里忙外,向众人分发香束。赛太公姜文彩,把特制的那束香送给窦尔敦。窦尔敦接过来一看,香是用大红纸包着的,上边写着“总头领专用”字样。他随手打开红纸,把香捻开,对着红蜡燃着,霎时香烟袅袅,好像游动的云蛇,缠绕在窦尔敦周围。

  超然等人,为了预防中毒,在此之前,早就吃了解药。这时看到窦尔敦点起香来,不由得暗喜。超然心里说,“窦尔敦哪,你喝了毒药酒,又闻了毒药香,再想活命,比登天还难。不出几天,就等着给你收尸吧!”

  再说公孙良、公孙燕、公孙超弟兄三人和诸葛万良,看到老兄弟把香点起来,内心十分坦然,他们知道毒香早已被铁伞仙换掉了,现在所燃之香对人不会有任何危险。

  朝拜祖师爷的仪式结束后,就该请总首领升座了。本明和本源,亲自把那特制的椅子搬出来,放在月台中央。超然对窦尔敦道:“适才贫信所言,无一人反对,可见施主威震群雄,人心所向,贫僧也没有料到这般顺利,真是可喜可贺。请总首领入座,接受大家的祝贺吧!”

  窦尔敦客气着,没有立刻上座。上官元英向他一努嘴,意思是说,还跟他啰嗦什么,往上边一坐,事情就算定了,谁想否决也无济于事了。窦尔敦会意,一屁股坐到椅子上。他刚坐下觉得椅子底下似乎有响动,瞬间又听不到了。窦尔敦并未介意。

  此刻,超然和尚却面色顿变。他心里为座椅下部的弹簧刀没有产生效力而惊诧不已。会前曾检查过,百灵百验,怎么今儿个就不听使唤了。不但是他,就是其他知道内幕的人,也感到意外,个个傻了眼,面面相觑。超然眼珠一转,心想,难道药酒和药香都失效了不成?若真如此,岂不前功尽弃?转念一想,不可能啊,有谁会破坏呢?他突然怀疑到华文龙。小冤家,小冤家!准是你干的,好小子。竟敢恩将仇报,拆我的台,坏我的事,等着瞧吧,我非把你碎尸万段不可。

  上官元英、迟乐天带头说道:“总首领已定,待我等上前祝贺。”五小、四个伙计、佟阔海父子、丁国瑞父子,在窦尔敦面前一字排开,由上官元英领着,高呼道:“总首领在上,受我等一拜。”

  他们这一带头,很多人也列队登台祝贺。这就叫人无头不走,鸟无头不飞。不论任何事情,只要有人领头,就会有人随着响应。

  超然在一旁心急如焚,不知如何是好。本来推荐窦尔敦为总首领是假的,结果却事与愿违,弄假成真了。这岂不是说明自己太愚蠢了吗?他既悔恨自己笨拙,又埋怨别人无能。心想,事情已到这种地步,这些人怎么依然泰然处之,无动于衷呢?难道是在装聋作哑?还是被窦尔敦给震住了。其实超然有点儿太急躁了,在场的人既不装聋也不作哑,而是各有各的打算。

  先说金钟和尚和玄都法师,他们认为现在出头露面还不到时候,等贺号戴花时再伸手不迟,绝命老人叶丘和、绝心一指叶丘生则认为,窦尔敦不值一打,他们要等待同窦尔敦后台海靖或比海靖更高的能人较量,活报应夏侯山与红衣剑客牟艳秋等人,则以“太上皇”的身份自居,他们要站在一旁观虎斗,等到打得难分难解时候,他们再大显身手,以抬高十三省总镖局的身价。至于张道全之流,已是窦尔敦手下的败将,如今是心有余而力不足,根本不敢挑这个头。而更多的人,则不明真相,乃属随声附和之辈。众人各揣心思,这么一耽搁,就冷了场了。

  上官元英趁热打铁,当众说道:“既然总首领已定,就应该贺号戴花了,我提议把总首领的绰号改成‘独霸山东铁罗汉’,各位看好不好?”“好!”“赞成!这个号贺得好!”五小和迟乐天、佟阔海等人,连喊带叫,鼓掌喝彩。公孙三弟兄一看,是火候了,便在人群中鼓动说:“应该叫独霸山东铁罗汉,我们鲁东三绝双手赞同!”诸葛万良也喊道:“我也赞成,这个号贺得好。”

  千里追风叟燕国顺,在山东实力不大,他是个比较平和的人,听到有人赞同,也举着手说:“我代表登州派,同意众英雄所见。”妙手真人赵华南,与燕国顺的关系最好,平日受够了泰山派的欺压,早就想选出一个总当家人来,主持公道,因此也举起双手说:“我代表徂徕派,恭贺总头领,这个绰号我也赞同。”他们这么七嘴八舌一嚷嚷,整个会场都动起来了。“同意!”“赞成!”喊声响成一片。

  上官元英趁势对超然说道:“这么多英雄表示赞同,我看差不多了,可以授印了。”

  超然一见这种势头,忙说道:“请诸位莫急,贫僧已派人去取印了。”其实,取印是假,拖延时间,寻找机会是真。他一转身,对着金钟和尚等人挤鼻弄眼,意思是说,诸位还等什么,赶快搭搭手吧。众人会意、金钟和尚大吼一声,跳到月台当中,高声说道:“阿弥陀佛,贫僧有话要讲。”众英雄一愣。超然装做惊愕的样子说道:“高僧有何话要讲?请吧,我等洗耳恭听。”

  金钟道:“贫僧虽不是山东人,但也是武圣人的门徒,对此事有点疑问。在下以为身为总首领,起码要武艺超群,不知窦施主能不能做到这一点,老僧不才,想当众领教。”

  超然心里甚是高兴,表面上还装做为难的样子,“这……”他看着窦尔敦,意思是叫他说话。其实,窦尔敦早就料到这一手了。他站起来,对金钟和尚说:“窦某初入武林,既谈不上德高望重,也疏于才学,武艺嘛,也只是粗通一点拳脚,那敢妄谈超群二字。承蒙超然、克特朗、赖九成等人抬爱,欲立我为山东首领,我才不得不遵命。”

  金钟笑道:“那你还是愿意,觉着自己不含糊、够资格,不然的话,你是不会答应的。就凭这一点,就说明你不知天高地厚,妄自尊大。贫僧素来就反对这种人,今天非教训教训你不可。”

  佟占山一听这和尚说话太刺耳了。他一鼓劲儿,红着脸说:“和尚休得无礼,你是什么东西,竟敢在我师父面前信口雌黄,真不怕泰山的风大,闪了你的舌头!”

  春宝一看,暗挑大拇指,心说,我这位记名的师弟还真敢说话。他也插言道:“蘑菇都摘没了,怎么光剩下狗尿苔啦?你是何处的凶僧?也敢自称是武圣人的门徒!”这时秃头豹丁奎也哑着嗓子说:“我师父就该当总首领,谁敢反对谁就是浑蛋!”一句话,引起众人大哗。

  金钟和尚大怒:“阿弥陀佛。窦尔敦,这都是你的门徒吧?有什么师父,就有什么徒弟。好,那我就来替你管教管教!”

  他正要动拳脚,被窦尔敦伸手拦住:“高僧住手,他们都是小孩子,何苦与其一般见识,有什么话,只管对我说好了!”“好,就对你说!”说着抡掌便打。

  窦尔敦一闪身说道:“高僧且慢,我还没请教大名呢?”金钟道:“贫僧自幼出生在昆仑山毗卢寺,法号金钟。”窦尔敦暗吃一惊。呀,原来他就是名扬中原的金钟和尚。听人说,他的硬功最好,练的是金钟罩、铁布衫的功夫。这功夫只要运上气来,刀枪不入,棍棒不伤,跟他动手,可要多加小心。想罢一拱手,“原来是金钟大师,幸会,幸会。”

  金钟撇着嘴,自命不凡地说:“知道就好。我劝你识点时务,打消当总首领的念头吧!不然,我可就不客气了。”窦尔敦冷笑道:“冷局难成,热局难散,恐怕不那么简单吧?如果大师不服,窦某愿斗胆领教。”“哦,这么说,你是打算跟贫僧较量了?”

  窦尔敦微笑不语。金钟大怒,命人把月台上的东西挪开,然后亮出童子拜佛的架式。上官元英乘机对窦尔敦说:“贤弟,你可别手软。俗话说,有钢得使到刀刃上,必须拿出真功绝招,速战速决。”迟乐天也叮嘱道:“是呀,要镇住对方,切不可疏忽大意。”窦尔敦点头称是。

  这时,场地只剩他二人,窦尔敦站到下手,“唰”亮了个跨虎登山。

  二人互道了一个请字。金钟和尚先出招。他跳起来就是一掌,这掌叫力劈华山,掌上挂着风就到了。窦尔敦知道,他使的是铁沙掌,内含鹰爪力硬功。窦尔敦以往交手,总是躲躲闪闪,招招架架。今天他一反常态,一不躲、二不闪,把右掌抡开,往上一接,就听见“啪”的一声,窦尔敦身子稍微一晃,掌心有点发麻。金钟和尚可不同了,只见他身子一仄歪,噔噔噔倒退了五六步,差点儿没有摔倒。他右臂发酸,掌心发烫,连膀子都震得咯巴咯巴直响。

  “阿弥陀佛!”金钟和尚收住脚步,大吃一惊,望着窦尔敦半天没说话。为什么?因为大出乎他的预料了。在没动手之前,也以为窦尔敦年轻,有把气力,脑瓜好使罢了,没什么惊人的功夫。这下,他才知自己猜错了。这一掌表明窦尔敦的硬功夫实属上乘,怎能不使他吃惊呢!有心接着打吧,肯定要吃亏,不打吧,又难以下台。真有点骑虎难下,进退两难了。在旁观看的石宽扯着脖子喊道:“我说大和尚,你这是怎么了,站着干什么,还不快进招,害怕了还是怎么着!”李大成笑道:“和尚,这滋味怎么样好受吗?还不快认输。”

  金钟一听,恼羞成怒,硬着头皮,又扑了过去。“呀——”又是一掌,奔窦尔敦当心击来。窦尔敦仍然不躲不闪,飞起一掌,迎着挡去。只听“啪”一声,双掌碰在一处,金钟和尚又是一仄歪,心里热乎乎地一翻个儿,强忍难受,他咬紧牙关继续进招。书说简短,金钟和尚连发五掌,都被窦尔敦迎了回去。待发第六掌时,金钟和尚觉得胸膛一热,两眼发黑,嗓子眼儿发咸,“哇”地一口血便喷出来了。人也不由得“咕咚”摔倒在月台上。

  窦尔敦急忙走过去,把他搀起来,同时点手唤春宝,取来止血药,给金钟灌服。好半天金钟和尚才苏醒过来,摇摇晃晃着站起身来。窦尔敦道:“适才窦某,多有冒犯,请大师恕罪。”金钟和尚喘着气说:“窦施主,武艺果然不凡,佩服!现在,我意已决,完全赞同你为武林首领。”

  “多谢,多谢。”窦尔敦扶着他走下月台,然后又回到台上。超然一看,窦尔敦的武功,比半年前又有所长进,心中切齿痛恨,凶相毕露地喝问道:“还有不服的没有?只管登台较量。”

  “阿弥陀佛,贫僧来也!”窦尔敦一看,从人群中走出一个高大的头陀僧,好像半截黑塔一般,面目狰狞,满脸横肉,身穿一套短僧衣,腰系虎皮围裙。

  窦尔敦看罢,忽然想起来了,在山门前见过他。遂问道:“来者可是玄都大法师吗?”“不错,正是贫僧。来,来,来!我与你大战三百回合!”说着抡拳便打。窦尔敦也不客气,抬掌便接,与玄都和尚战在一处。

  玄都接受金钟和尚的教训,不敢和窦尔敦硬碰硬,尽量使巧招,施展达摩迷宗拳一百二十八路。窦尔敦偷眼观看,他比金钟的功夫要深一些。不过只形于表面,而内功不足。他二人交手三十多个回合,窦尔敦身形一转,转到了玄都身后,手起一掌,正拍到他的后背上。窦尔敦觉着没怎么用力,玄都可禁受不住了,只见他往前抢了八九尺,一头栽到月台下边去了。仗着台下人多,众人一扬手把他托住。玄都面红耳赤,仰着脸对窦尔敦说:“好,够样的!我算服你了,你做总首领当之无愧。”说完一头扎进人群,不见了。

  超然气得两眉倒竖,狠狠地说:“谁还不服,快上台来,你们还等什么?”一句话,把他的本意暴露出来了。绝命老人叶丘和,本以为窦尔敦不值一打,可是他看了前边的较量,想法马上变了。暗道:“怪不得窦尔敦名震山东,果然武艺超群。”再看,超然急得那模样,我要再不过去,非把他气疯不可。他回头对绝心一指叶丘生悄声地说:“贤弟给我观战助威,我过去试试。”

  叶丘生说:“我看还不是时候吧?和窦尔敦比武,岂不有失身份?”叶丘和道:“你没看见超然都变了模样了?再不过去,他可要急疯了!”“好吧,我在这儿看看热闹。”

  绝命老人点头说好,奔月台便要大战铁罗汉窦尔敦。

  欲知二人相战胜负如何,且看下回分解。

上一页  回目录 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