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书369 >> 古典名著 >> 中国古代侠义小说
第四十回 伽蓝佛悖逆设毒计 铁伞仙神妙破机关

  且说老英雄诸葛万良,对公孙燕和公孙超说:“他们的秘密,我已略知大概。他们是这样商定的,窦尔敦一到泰山南天门,超然率人迎接,先给他敬酒一杯,名曰洗尘酒。酒中放有七日夺命砂,这种毒药无色无味,多么有经验的人也看不出来,人要是喝下去,当时无事,只是体力大大减弱,头脑渐渐昏迷,无解药可救七天必死,这是头一条毒计。”公孙兄弟没想到超然这等歹毒,着急地问道:“那么第二条计策呢?”

  诸葛万良接着说:“倘若窦尔敦因故没喝这杯酒,还有第二条计策,就是把他让进大殿,坐到中间一把交椅上,如果窦尔敦往上一坐,命可就休矣。椅子是特制的,内装十二把弹簧刀,就是大罗金仙也休想逃命。倘若窦尔敦不坐,还有第三条毒计,那就是全体武林人士,参拜达摩祖师,每人要举香一束,窦尔敦举的这束香里,有特别的毒药,叫‘阴阳颠倒迷魂散’。闻到这个味儿,就神志不清,昏昏欲睡,不出三日必死无疑。”

  诸葛万良喘了口气,接着说:“超然他们还说,就是这三条计策全落空了,也不妨事。接着就给窦尔敦贺号戴花,此时有三个人提出异议,要与窦尔敦比武。头一个是玄都大法师与窦尔敦比兵刃,能把窦尔敦打死就打死,不能的话,就尽量消耗他的体力;第二个是金钟法师,与窦尔敦比硬功;最后一个是活报应夏侯山与窦尔敦一头定输赢。”

  公孙弟兄没听明白,忙问道:“什么叫一头定输赢?”

  诸葛万良道:“开始我也不清楚,后来才知道,就是脑袋碰脑袋,夏侯山用他那个大脑壳撞窦尔敦的脑壳,这一招可够损的。谁不知道夏侯山是专练头功的,他从小就练油锤掼顶,练来练去把脑袋练成了畸形。你没见他的脑袋七高八低的,有多难看。六十多年来,他风雨无阻,日夜苦练,才练成一颗铁头,倘若和窦尔敦相碰,不死必伤,整个人就废了。”

  听到这儿,公孙兄弟愤然道:“超然如此阴狠歹毒,决没有好下场。”

  诸葛万良摇摇头又接着说:“如果这些办法都不奏效,接下来还要比软硬各种功夫。总之,非把窦尔敦置于死地而后快。万一窦尔敦吉人天相,闯过重重难关,最后就推举窦尔敦为首领,举行授印典礼。印盒中装着一颗炸雷,只要一掀盖,这颗炸雷就爆炸。它的威力,足可把窦尔敦炸成肉泥!”

  公孙燕听了一皱眉。“无量天尊,造孽,造孽,超然也太歹毒了,此人可杀不可留!”

  公孙超道:“如果他们真这么干,难道就不怕舆论的谴责吗?别人不服又怎么办?”

  诸葛万良冷笑道:“狗急上墙,他们还顾及什么,尤其有十三省总镖局、武术同盟会给他们做后盾,又有官,又有兵,谁敢不服哇?”

  “嘿!”公孙超气得一跺脚。“我找他们算账去!”说罢提着双镢就走。

  “站住!”公孙燕把他拉住说:“你想找死不成?”

  “迟早也是死,我宁愿这么死了,也不受他的摆布!”

  诸葛万良也劝道:“千万不可鲁莽,现在时间还来的及,我们要想个万全之计才好。匹夫之勇,是无济于事的。”

  公孙燕点点头,“是啊,咱大哥还等着听信儿呢,众人商量好再动手不迟,你急什么?”

  公孙超长叹一声,只好作罢。突然,在他们身后黑影一晃。

  “谁?”公孙燕惊问一声。就见亮光一闪,“镗啷啷”有件东西扔到地上,三人大惊失色。紧走几步,捡起来一看,原来是一只护手钩。

  公孙超惊道:“哟,这不是咱大哥的吗?谁给扔到这儿了?”说罢手搭凉棚往四处观看,就见不远处有人影晃动。

  “在那儿呢,追!”三个人往下一哈腰,各施其技,就追下去了。三个人边追边纳闷儿,他们发现前边这人,似乎在往这边跑,越跑越近。等到近前一看,正是大哥公孙良。

  “大哥!”公孙燕叫道。

  公孙良看看两个兄弟,又看看诸葛万良,问道:“这位是谁?”

  公孙超上前给大哥引见诸葛万良,二人彼此见了礼。

  公孙良问道:“方才是您与我开玩笑吧?”

  诸葛万良一愣道:“没有啊,我一直和二位师弟在一起呀!”

  公孙良把脚一顿说:“咳,我的护手双钩丢了一只。”

  公孙超道:“这不,在这儿呢!”

  公孙良接过来一看,正是自己的左手钩。忙问道:“谁交给你的,人在哪儿?”

  公孙超晃晃头说:“不知是谁把钩扔到我们跟前就跑了。我们追来追去,才见到您。”

  “哦!”公孙良暗道:“不用问,这一定是位身怀绝技的人物。不然,他休想在我面前逞能。那么他是谁呢?”

  书中代言,前文不是说,公孙燕、公孙超夜探大佛寺,公孙良在住处听信吗。公孙弟兄走后,不倒翁把双钩放在身旁,闭目养神,心里惦记着两个兄弟。想着想着,突然心血来潮,就睡着了。他也不知睡了多大时间,突然觉着眼前发凉,似乎有人往他脸上吹气。他一惊睁开双眼,就见有条黑影一晃,从窗户出去了。不倒翁本能的去拿双钩,发现少了一只。他心说不好,一个鱼跃从床上跳起来,飞身追了过去,那条黑影有意的把单钩晃了晃。意思是说,看清了,在这儿呢。等不倒翁追来时,他又跑下去了。就这样一前一后,来到后山,与公孙超三人相遇,那个人却不见了。

  诸葛万良说道:“三位不必担心,我看此人并无恶意,也不会坏咱们的事,否则,他就用不着要这套了。”

  公孙弟兄齐说有理。公孙燕利用这个机会,把探听来的情况,对大哥说了一遍。公孙良大惊失色,说道:“明天就是正日子,咱得设法告诉老兄弟呀,不然可就来不及了。”

  “是呀。”公孙超说:“我回去一趟吧,告诉老兄弟,酒无好酒,会无好会,干脆不来算了。”

  诸葛万良道:“不来恐怕不好吧!躲了今天躲不了明天,不知道的还以为咱们怕泰山派呢!失约弃信,有损名声呀!”

  公孙燕道:“最好的办法,就是设法把这几条毒汁,都给他破了。让超然的阴谋诡计化为泡影。”公孙良插言道:“我看人要来,会要开,咱们的目的还得达到。”

  诸葛万良道:“咱们想到一块儿了。难的是,不知他们把毒药和炸雷放在哪儿?由谁保管?只要摸着这个底,危险就消除了一半。”

  “可不是吗!”公孙弟兄一时无计可施,沉默了片刻。

  忽然,从树后传出笑声,边笑边说道:“年年有饭桶,没有今年多。就这么点事,值得愁成这个样子?又是三绝,又是西昆仑的,还不如叫三口饭桶,一只尿壶的好。”

  “什么人?”四人十分惊诧,绰起兵刃,“呼啦”一声就把这棵树围起来了。不倒翁喝道:“什么人?快出来!不然我们可就不客气了。”

  那人在树后说道:“嗬,好厉害,那我就出来吧!”

  说话间,从树后闪出一人,往四人面前一站,公孙超大惊道:“啊?原来是活报应夏侯山,老匹夫休走,看镢!”

  那人把眼一瞪说:“我说老猴崽子,你是火蒙眼吧?你好好看看,我是谁?”

  四个人又往前跨了几步,这才看清。原来这人长的和夏侯山差不多,难怪公孙超认错了。此人个头不高,骨瘦如柴,端肩驼背,细脖子大脑壳,绷颅头、眍䁖眼、鹰钩鼻子、大嘴岔、扇风耳、小圆眼、燕尾八字胡,二目如灯,闪闪发光。所不同的是,他比夏侯山还矮一截,脑壳小了一点,五官貌相也比夏侯山强一些,山东口音,使的兵刃也不一样。此人正是威震山东的老前辈,铁伞仙富华臣。当年,鲁东三绝曾见过富华臣几次,并不生疏。诸葛万良与富华臣是拜盟的把兄弟,足有二十年的交情了,要不富华臣怎好开玩笑呢。

  四人急忙过去见礼,富华臣笑着说:“我这个人一向不拘小节,好开玩笑,说话放肆,请四位莫怪。”

  公孙良道:“老人家说的哪里话来。您说得对,我们几个在您面前,可不就是饭桶吗?”

  西昆仑故意板着脸说道:“我可不承认是尿壶!”

  一句话把众人都逗乐了。公孙良问:“您是什么时候来的?可知超然和尚的阴谋诡计?”

  富华臣晃着大脑壳说:“知道,知道。这个秃驴一调屁股,我就知道他要屙什么屎。不就是酒中放毒,香中有药,椅子上有飞刀,印盒里有炸雷那一套吗?”

  “对,对,对。”四人不住点头说:“您都知道了?”

  “何止知道。”富华臣笑着说:“我呀,把这些机关全都破了。”

  “嘿!”公孙超乐的一拍大腿惊喜地问道:“真的?您是怎么破的?”

  “是啊?”西昆仑、公孙良同时惊疑地问道。铁伞仙手捻八字胡,把他们聚在一起,压低声音,既神秘,又感叹地把前后的经过讲了一遍。四人听了无不骇然,都睁大眼睛说:“哦,这里边还有这么多说道?多亏您探到了内情。”

  书中代言,鹿台比武之后,超然与华文龙师徒回到泰山。华文龙对窦尔敦十分钦佩,时常叨念。超然和尚不悦道:“他有什么了不起的?值得你这样念念不忘。”

  华文龙道:“您这么说就不对了。是就是是,非就是非;好就是好,歹就是歹。大丈夫为人处世,要光明磊落,是非分明。当初,我不太知道窦尔敦,这次比武我才看出他不仅武艺高强,而且宽宏大量,屈己从人,有胆识,有魂力,品德高尚,疾恶如仇,这不都是我们侠义之士所应该具备的吗?我有什么理由不赞同人家呢?”

  超然冷笑道:“照你这么说,他该当八十一门的总门长了?你太幼稚、太荒唐了。”

  华文龙秉性刚直,对师父也是如此。又问道:“师父,您给我解释一下,我幼稚在什么地方!荒唐在哪里?”

  超然道:“抬高别人,贬低自己,这不是幼稚、荒唐是什么?”

  华文龙毫不让步地说:“人家高,就得往上抬;自己低,也不能硬充好汉,实事求是有什么不好?”

  一阵连珠炮似的提问把超然气的脸上的肌肉直抽搐。他怒喝道:“畜生!我白栽培你这么多年,你敢跟我犟嘴!”

  “这跟你栽培是两回事儿。能因为你栽培了我,我就瞪眼胡说吗?”

  “放肆!”超然勃然大怒,举手便打。幸好,本明和本源两位师兄在场,这才把超然劝住。从此,超然与华文龙就产生了隔阂。

  今年年初,超然接到赖九成和克特朗的请柬。请柬上说,要在济南召开山东八大处武林盛会,推举窦尔敦为总首领。超然气得直跺脚,立即派人把泰山派四大谋士请来。他们几位是:玉皇顶住持,海青和尚;十八盘庄主,赛太公姜焕姜文彩;竹林庄庄主,闪电神枪马文亮;凤贤庄庄主,夜游太岁鲍文起。几位落座后,超然和尚把赖九成的请柬扔给他们说:“你们看看,拿出个对策来。”

  四谋士传阅后,沉吟片刻,海青和尚首先说:“不知您老是怎么想的,这件事您是赞同啊,还是反对。”

  超然不悦道:“我要是赞同的话,还找你干什么?”

  海青摸摸秃头说:“当家的既然反对,那咱就想反对的办法。干脆给赖九成、克特朗去封信,叫他们把这次盛会迁到泰山来,到了咱们这儿,不就什么都好办了吗!”

  “嗯,说得对,往下说,往下说。”

  赛太公姜文彩道:“把八大处的人都请来,把咱们的好友也请来,这叫做人多势众,以多压少。咱们再挑几位有能耐的,当众挫败窦尔敦,让他在人前丢丑,那他这个总头领自然也就吹了。”

  闪电神枪马文亮说:“光靠打不行,咱认识穿红的,人家认识挂绿的,还应该有点计谋。如酒中下毒,设置机关埋伏等。”

  “对,这个主意好。”超然抚掌称赞。他们就围绕计谋这两个字下开了功夫。最后终于定下,在给窦尔敦的迎风酒中下七日夺命砂;在交椅上安十二把飞刀;在香烛里掺阴阳颠倒迷魂散;在印盒里放炸雷等毒计。超然大喜,叫他们四个分头准备,每人掌管一项。本明和尚建议超然多请几位高手,就这样,他们不惜重金,把玄都大法师、金钟长老、绝命老人叶丘和、绝心一指叶丘生都给请来了。这些人不单是对付窦尔敦,还准备对付窦尔敦的保镖,以及他周围的人,甚至把文殊院长老海靖也包括在内了。

  华文龙对此大为恼火,跟超然大吵了一顿。他说:“你不同意窦尔敦做首领,这可以,因为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看法嘛。可是,你不该暗下毒手做这种既伤天害理又损阴丧德的蠢事。即便把窦尔敦除掉了,也会遭到武林中的唾骂。”

  超然道:“一路酒席对待一路宾朋,对付窦尔敦只能智取。”

  华文龙愤然冷笑道:“师父,这怎能叫智取?这叫缺德!我坚决反对。”

  超然勃然大怒,指着华文龙的鼻子说:“我早就看出,你是个小狼崽子,吃里扒外,成心跟我作对。告诉你,我是泰山之主,我现在还说了算。这件事就这么定了,谁也改变不了!”

  “师父,当初您是怎么训教我们的,现在怎么变了。别忘了,您是出家人,佛门弟子,张口慈悲,闭口善哉,难道佛门弟子也是心狠手毒的武林败类吗?我说的对也好,不对也好,无非是请师父走正路,不要为武林界所不齿。”

  超然怒气冲天道:“放肆!用不着你教训我!”

  华文龙道:“俗话说,打人家一拳,须防备人家一脚。有道是害人先害己,到头来,落一个坏名声,岂不悔之晚矣。”

  “大胆,我烧死你!”原来这是泰山派的规矩。凡是背叛门户的,身犯不赦之罪的,就用火烧死。超然气急了,才说出这话来。华文龙毫不畏惧,倒背手往屋中一站,面带笑容。超然一看更生气了,他挥舞着双拳咆哮道:“来人,来人哪,把华文龙给我烧死!”

  本明、本源以及众和尚口中答应,谁也不动手。一是惧怕华文龙,二是相处多年,不忍下手。超然气得直蹦,晃动双掌奔华文龙劈来,单掌开碑,双风贯耳,凤凰展翅,老君关门,湘子提篮,左一掌,右一掌,下了绝情。华文龙左右躲闪,并没有还手。超然边打边问:“你还敢反对吗?”

  华文龙正气凛然地答道:“只要您做事不公,我就反对。”

  “好哇!”超然越想越来气,打得更狠了。四谋士看了,急忙过来解围,超然这才住手。他狠狠地对华文龙说:“就算我瞎了眼,白教了你一场。从现在起,割断师徒之情,你赶快给我滚!”

  华文龙没办法,恭恭敬敬给超然磕了三个头,含着泪恋恋不舍地说:“只要恩师回心转意,放弃邪念,我依然还是您的徒弟。”

  “放屁!我改不了啦,快滚,快滚!”

  华文龙站起来,回到房里把自己的东西收拾好,背在身上,洒泪离开泰山。这件事,只有泰山派内部的几个人知道,外人一概不知。很多人还认为,这次的盛会是超然和华文龙师徒举办的呢!

  华文龙上哪儿去了!后文自有交待,按下不提。且说超然打定主意,一切按原来的计议进行。该请的人也都请了,该办的事也办了。惟独没请富华臣。为什么?因为他俩一向不和,从不打交道。后来他得知窦尔敦的二弟子富春宝就是富华臣的孙儿,就更增加了他们之间的隔阂,所以才没请他。

  富华臣耳目灵通,这样大的事焉能瞒得过他,他在家一盘算。就知道酒无好酒,会无好会,暗替窦尔敦担心。他一想,我与文殊院长老海靖是生死之交,窦尔敦是他徒弟,也和我的徒弟一样。当初海靖一再求自己,暗助窦尔敦,我也亲口答应了。这事儿哪能不管?何况我孙儿又是他的弟子,更不能袖手旁观了。

  富华臣一想,呆着也是呆着,不如去泰山一探,暗中把底细摸清,也好对付。他打定了主意,在四月初就来到泰山了。白天睡觉,晚上溜达,明查暗访,没用半个月的工夫就把一切摸清了。他暗骂超然太歹毒、太阴险了。自从他摸清阴谋和所设的机关后,就惦记着把它破坏掉。又一想不行,现在离五月初四还有些日子,要是动手太早了,容易被人发现,不如等日期近了再动手。给他们来个措手不及。

  到了五月初四晚上,天刚黑,富华臣就动手了。他先摸到藏经楼的阁楼上,在大匾后面稳住身影。为什么呢?他早已查知,毒药和炸雷都藏到二楼上的铁柜里,由泰山四大谋士轮流看守。现在房中有人,不便下手。定更左右,值班的几个和尚下楼了,富华臣才从匾后溜出来,撬开窗户。飞身进屋。只见屋里点着牛油大蜡。蜡烛的光,照得屋里通亮。靠墙放着大铁柜,柜盖用大锁锁着。从时间判断,现在是交接班的时候,下半夜值班的还没上来,这正是下手的好机会。

  富华臣这才跳下来,用万能钥匙轻轻把锁打开。这柜里有四层,每层都放着一件东西。头一层就是七日夺命砂配制的毒酒。装在一只精致的酒壶里,上边有红纸帖,上写“迎风酒”三字;第二层放的是毒香,用红纸封着,上写“首领专用”几个字;第三层是印盒,这盒是檀木的,角上包着白铜,中间是蝴蝶形状的梅花锁,盒子的大小如同手饰盒一般。柜的最下层放着一把乌木交椅,这椅子的特点是,低座宽大,椅子靠背、扶手和底座特别厚,不用问,里边藏着东西。椅子上披红挂绿,上写“总首领席”四字。

  铁伞仙一看东西全在这儿,先把毒酒倒进另一只瓶子里,又换上了好酒,把毒香换成无毒的好香。这两种东西都是他事先准备好的,一换即成,下面几样可就缠手了。他小心翼翼地把印盒上的银锁打开,不敢掀盖,先仔细地观察了一阵儿,发现在印盒的后面,有个不引人注意的按钮。富华臣一看就明白了,原来他学过消息埋伏,对一般的机关,暗器他都懂。他壮着胆子,把按钮往外拧了三扣,然后把盒盖轻轻掀开,在黄缎子棉垫上边放着一颗四寸见方的铜印。富华臣把印拿起来看看,上面刻着“山东武林首领之印”八个字。老剑客把棉垫掀开,发现下边有个龟形的铁东西,有一条一寸多长的线,通到按钮上。富华臣急忙把线割断,然后用茶水把药捻和炸雷灌湿。弄完后,把它又放归原处。

  接着,他把椅子拿出来,上下左右端详了一会儿,发现消息就在底座儿上。他把螺丝卸下来,掀开底座儿,弄断所有的弹簧,把刀子取掉,而后他又扣好底座儿,拧上螺丝,复归如初。他还有点儿不放心,亲自坐了坐,确信无危险时,这才把椅子又安装好,放到柜里上了锁。然后他把地上的痕迹除掉,就要溜走。

  这时,楼梯响动,说笑声由远而近。富华臣一闪身从窗户跳出,回手把窗户关好,在外边侧耳偷听。

  上来的是姜文彩和夜游太岁鲍文起。他们一进屋,就朝铁柜看了几眼,然后把牛油大蜡拨亮,从腰里取出钥匙,打开铁柜,上下看了几眼,又摸了摸,这才把柜门重新锁好。他们伸了伸懒腰,打了两个哈欠后,往凳子上一坐,闲谈起来,鲍文起道:“明天可就用上这些东西了,只要今晚上不出事,便大功告成。”

  姜文彩道:“是啊,这些天连觉都睡不好,不知为什么,总觉着背后有人盯着似的。”

  鲍文起道:“可不是吗,我还一个劲儿地做恶梦,梦见窦尔敦来了,指着铁柜问我,那是什么东西,我吓得一哆嗦醒了。”

  鲍文起苦笑了一下,接着说:“喂,伙计,你说窦尔敦会不会中计?”

  姜文彩沉吟半晌说:“很难说呀,咱们有咱们的打算,人家有人家的安排,这姓窦的也不是好惹的。不过呢,咱们这几招可够绝的了,三环套月,一计跟着一计,够姓窦的受的,恐伯他是十有九死。再说,即使这几条计策都落空,还有比武这场戏等着他呢!”

  说到这儿姜文彩突然不言语了。稍停片刻,他忽然喊道:“那是谁?你给我出来,老子早就看见你了!”富华臣吓了一跳,心说坏了,这回免不了一场凶杀恶斗了。

  欲知富华臣如何脱身,且看下回分解。

上一页  回目录 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