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书369 >> 古典名著 >> 中国古代侠义小说
第三十六回 香消玉殒情侣难成 街卖众围盗贼不惊

  且说东霸天党鹏飞与胞妹党爱莲变脸动手,爱莲出于骨肉之情,不忍心真打,招招架架,边战边劝。党鹏飞哪里听得进去,恨不能一枪把爱莲扎死。

  丁猛急不可待,又喊又叫,打算过去动手,被石宽拉住,低声劝道:“你小子太混了!人家是兄妹,怎么打也没有怨恨,你要伸手就麻烦了!”

  丁猛道:“那是为什么呢?”石宽道:“你没见党鹏飞身后那些人吗?为什么都不动手,就因为他们是兄妹,都怕落埋怨。你要过去可就不同了,非打乱套不可。”丁猛笑道:“怕什么?越乱越有意思,要不我就困了。”

  就在他俩说话的时候,情况发生了变化。原来,党鹏飞打着打着,突然心生一计,冲着爱莲身后喊道:“娘来啦,您给评评理!”爱莲认为母亲真到了,回头观看,结果没这么回事。就在这一刹那间,党鹏飞抖起大枪,奔爱莲当胸刺去。党爱莲明知中计,再躲可就来不及了。噗嗤一声,大枪刺透胸膛,爱莲惨叫一声,仰面摔倒,顿时七窍流血,死于非命。

  晓春等大惊失色,喊道:“啊呀,姑娘!痛惜人也!”富春宝把脚一跺,这才相信党爱莲果真是好姑娘,现在才觉得对不住她。他真是又疼又悔,又气又恨。他像疯了似的抡宝剑,奔党鹏飞扑去,喝喊道:“杀人偿命,欠债还钱!尔拿命来!”党鹏飞也骂道:“狂徒休走!你们他娘的一个也跑不了!”他说着抖枪便扎,与春宝战在一处。

  金面瘟神佟豹呼喊道:“众位,还看什么热闹?快上!”皇粮庄的保镖、打手、庄客们,各抡兵刃,哗一声就冲过来了。方才晓春有顾虑,姑娘一死,还有什么可顾忌的呢?她遂把双刀一抢,喝道:“上啊!”

  丁猛也跟着喊道:“杀啊!”他的喊声比谁都大。他舞双锤,扎进敌群。这回他可过瘾了,劈里啪嚓这顿砸呀,直打得死尸翻滚,刀枪乱飞。石宽、张铁虎、李大成、钟庆堂以及杜鹃、丁香、悍妇们也冲了上去,哭喊着要给姑娘报仇。

  再看几百人滚成一团,怒吼声、叫骂声、兵器的撞击声、呼救声、来回的跑步声交织在一起。有人不断地倒下去,有几支火把和灯笼正掉到一家门前的柴禾垛上,霎时引起大火。火借风势,风助火威,越燃越大,把西庄门一带的房屋全烧着了。烈焰飞腾,烟尘滚滚,真是一场凶杀恶斗!

  富春宝酣战党鹏飞,大战了五十多个回合,未分胜负。春宝偷眼往四处一看,敌众我寡,悍妇和丫环们几乎都战死了,只剩下五小和晓春、钟庆堂几个人了。他们都被许多人包围着,群贼拉不断,赶不散,就好像无数只绿头苍蝇,紧紧盯在鱼肉上。春宝暗中焦急,灵机一动,猛然想起腰中的暗器。他虚晃一剑,跳出圈外,噌抽出一只亮银镖,一抖手奔党鹏飞打去。党鹏飞吓得一甩头,扑一镖正打到他左眼上,这小子“妈呀”大叫一声,仰面摔倒。春宝跳过去,手起一剑,把他的人头砍下,然后抓着辫子,把人头抡起来,厉声喝道:“罪魁已经伏法,尔等还替谁卖命?降者免死,顽抗者同他一样下场!”

  众打手一看,党鹏飞果真死了,顿时人心涣散,各奔西东。丁猛还没过瘾,追赶了一阵,把跑得慢的又打倒了几个,这才翻身回来。

  晓春对众人说:“皇粮庄已破,被囚禁在这儿的老百姓还不少。不如趁热打铁,把他们都放了吧!”

  春宝也说:“救人救到底,送人送到家,反正一样了,干脆为老百姓做点好事!”众人一致赞成。晓春当下率领众人,先把爱莲、丁香和杜鹃的尸体抬到路边,用衣服盖好,叫李大成在此守候。

  余者由春宝带领二次冲进党宅,砸开牢门,把关押在那里的百姓全部释放了,其中有很多被抓来的妇女。老百姓感激得涕泪横流,“恩公,恩公”地叫个不停,跪在地上一个劲儿地磕头。晓春把他们集合起来,当众宣布:“党鹏飞假公济私,作恶多端,已经伏法。我们是绿林好汉,专门翦恶扶善,除暴安良。倘若官府追究此事,你们就这样告诉他好了。”老百姓连连称是。

  晓春说罢,又从中找出几个年轻人,叫他们帮着把党爱莲、杜鹃和丁香的尸体掩埋了,晓春烧了几张纸,以示哀悼。这时,天色已亮,晓春和众人赶紧收拾东西,与百姓告别,当即离开了皇粮庄。那些被放出来的男女老少,一直目送他们出了庄,这才各自散去。

  皇粮庄被抄一事,很快在四处传开,官府也派人前来调查。他们感到问题太严重了,急忙备下公文,呈报到省里。山东巡府也做不了主,又上报到刑部。所幸的是,党鹏飞生前做恶多端,不仅压榨百姓,就连官府和其他士绅也受他的窝囊气。他这一死,皆大欢喜,都说:“该!早就该死了!”很多有身份的人都联名上书,控告党鹏飞以势压人,目无法纪,说他的死是罪有应得。这样一来,此案也就无人深究了。

  窦晓春等人离开皇粮庄,直奔泰山而来,一路上想起爱莲姑娘,无不惋惜,富春宝的心情更加沉重。这天,他们来到泰山脚下的泰安县。原来大家就约定好了,不论早到的还是晚到的,一律在县城集齐。晓春一行进城后,沿着大街寻找店房。

  忽然从对面跑来两个人,边跑边喊:“夫人留步!”晓春一看认识,正是双义镖局的两个伙计,王栓和张伢子。晓春赶快迎上来问道:“我哥哥在哪?”王栓笑道:“他老昨天就到了。派我们到处寻找夫人和五位小爷,快跟我走吧!”

  春宝问道:“人都到齐了吗!”王栓道:“都到了,都到了!”说罢,他在前边引路,众人紧随在后,顺大街往西走,拐过钟楼不远,就来到了店房。

  众人一看,这座店的字号叫“茂昌客栈”,金字牌匾,看样子年头可不少了。紧对着客栈是文昌阁。庙前有很多摊贩,叫卖得十分热闹。王栓和张伢子一直把众人领进后院,说:“这儿还有东西跨院,都叫咱们包下来了。”他说着冲屋里喊道:“夫人和五位小爷到了!”

  窦尔敦、上官元英和老剑客迟乐天都笑着迎了出来。五小上前见礼,彼此打过招呼,到房中落座。跟来的那些伙计赶快过来给夫人和众人见礼,大家说说笑笑,好像多年未见面似的。

  上官元英问晓春:“你们怎么才来?可把人急坏了!我还以为你们在半道上出事了呢!”晓春苦笑道:“可不是吗,出的事还不小呢!”

  窦尔敦焦急地问:“怎么回事?”晓春就把皇粮庄的事情讲了一遍。众人听了,无不惊骇,对党姑娘的死也深感惋惜。窦尔敦有些担心,道:“你们惹了这么大的祸,只怕官府非追究不可!”

  晓春不以为然地说道:“管他呢,到时候再说!反正不能叫党鹏飞这样的坏蛋横行,何况又牵连到咱们人身上了。”

  上官元英道:“说得对,做得也对。我看杀得好,杀得痛快!除暴安良吗,官府不追究便罢,要追究到咱们头上,就跟他拼了。”

  窦尔敦看他们一路疲劳,不便多说,叫伙计给他们安排住处先休息。晓春夫妻住东跨院,五小和伙计们住西跨院,窦尔敦三人占了后院。晚饭时,众人又凑在一起,谈论去泰山赴会之事。窦尔敦掐着手算了一下,现在离五月初五还有十多天。迟乐天道:“早比晚强,何不利用这个机会,把泰山派的底细摸清,以免到时候措手不及。”

  上官元英道:“我也是这么想的。这两天我就想夜探泰山,看看超然、华文龙他们干些什么。”

  窦尔敦沉思片刻,道:“要去最好是我去。”上官元英道:“这可不行,你现在的身份和过去不同了。泰山盛会之后,你就是山东武林界的总当家人了,岂能轻举妄动!”窦尔敦笑道:“那算什么身份?还不得靠自己挣饭吃!”

  迟乐天看窦尔敦那么谦虚,便开玩笑地说道:“你呀,当家人就是一家之主,谁不得孝敬你,还用得着你自己挣饭吃?到时候钱来伸手,饭来张口,一呼百诺。这九州、十府、一百零八个县,谁不得听你的!我看哪,比做巡抚、总督还强呢!”众人听了,哄堂大笑。

  晚饭毕,各自回房休息。尔敦、上官元英和迟乐天熄灭了灯光,搬了三只凳子,在上面打坐。这是他们每天必练的功夫,这叫达摩坐功。据说,就这样坐一个时辰,就能消除整日的疲劳,保持旺盛的精力。这时夜色深沉,万籁俱静。三位屏息而坐,只觉得心旷神怡。

  突然,有人在院里喊道:“快来人,东院出事了!”三人同时惊醒,从凳子上跳下来,开房,赶奔东跨院。因为晓春夫妻住在这里,尔敦更是担心。他呼吸急促,心头乱跳,几步来到房外,用手一推,房门拴着呢。一会儿,屋里闪出灯光。“院里是谁呀?”尔敦一听是妹子的声音,这才把心放下。

  片刻,晓春把房门打开,与庆堂一先一后迎了出来。上官元英仔细看看他俩,问道:“没有事吧?”晓春笑道:“这是怎么说的,睡得怪好,有什么事?”

  迟乐天问道:“方才是谁喊叫来着?”钟庆堂说:“不知道。我们怎么没听见?”

  窦尔敦觉得事情蹊跷,说声“走!”急转身来到西跨院。这时春宝也被惊醒了,披着衣服,点上灯,把师父接进来。尔敦查看了一下,一个不缺,不像有事的样子,这才放了心。除了丁猛之外,众人都被惊醒了,纷纷问道:“出什么事了?”尔敦道:“没什么,你们睡吧!”

  窦尔敦退出来,回到后院。春宝也跟过来,把灯点上。上官元英手抢着胡须说:“谁喊的呢?他想干什么?尔敦突然灵机一动,又奔卧室。到屋里一查看,坏了,虎尾三节棍不翼而飞。上官元英发现他的铜杆大烟袋也不见了。迟乐天扑到床头一看,他的明杖和铴锣都没影了。三个人面面相觑,这才知道,中了人家的调虎离山计了。”

  那么,这个人是谁?是华文龙还是超然?还是他们主使别人干的?三个人都想到这上面了。上官元英气得把桌子一拍,说道:“嘿,终日打雁,反倒被雁啄了眼睛!现在我就去泰山,找超然这个老秃驴算账!”尔敦劝道:“你先沉住气。我看不一定是超然他们所为。咱不能做望空捕影的事。”

  迟乐天气得直翻白眼,沉思片刻后说:“尔敦说得有理,华文龙不是这种偷鸡摸狗的人。”

  上官元英急得直拨浪脑袋,大骂道:“什么损贼都有!要抓住他,绝不能留情!”晓春、庆堂和五小,还有几个伙计都来了,众人上房的上房,搜查的搜查,一直折腾到天亮,也没查出线索来。尔敦叫大家沉住气,先去梳洗用饭。

  早饭毕,春宝往师父房中看了一眼,见师父坐在那里沉思。春宝没敢惊动师父,心中暗道:“这是哪个兔崽子干的?这不是叫我们爷们儿栽跟头吗?”他闷闷不乐地回到屋里,往床上一躺,唉声叹气。石宽觉得烦闷,拉住春宝说:“师兄,走,到街上遛遛。”春宝道:“哪有那份闲心!”石宽道:“你说错了。心里越闷越要溜达,或许能弄出点眉目来。走吧!”说着,他拉着春宝往外就走。张铁虎、李大成也跟着出来了。唯有丁猛吃饱了就睡,也没人去理他。

  四小走出客栈,信步走进对过的文昌阁。他们东瞧西看,的确开心多了。春宝抬头一看,靠着大墙围了一圈人。有人吵吵嚷嚷,不知是卖什么的。张铁虎紧走几步,在人群后边往里探头一看,啊,不看则可,一看顿时就惊呆了,原来这人正卖三节棍、大烟袋,还有迟乐天的铴锣和明杖。

  张铁虎吓得一吐舌头,忙扭回身,向春宝等一招手。小哥几个凑过来,挤进人群,定睛观看。只见人群当中站着一人,长得尖嘴缩腮,一副猴相。此人身高不满五尺,宽脑门,翘下巴,颧骨高高,塌鼻梁,大鼻子头,深眼窝,一对乌黑发亮的小圆眼睛,两腮长着又长又黄的汗毛,嘴巴突出,嘴角尽是皱褶,没有胡子,愈显得像个猿猴。这家伙光头没戴帽子,发辫盘到脖子上,身穿一套鱼白色裤褂,散着裤角,穿着一双千层底实衲帮鞋,大尾巴兜跟洒鞋;敞胸露怀,腰中系着五彩丝带。看年纪此人足有四十开外。在他脚前摆着窦尔敦的虎尾三节棍、迟乐天的明杖和铴锣以及上官元英的铜杆大烟袋。

  只见此人一手叉腰,一手比划,说个不停。张铁虎、李大成火往上撞,刚要往里闯,被春宝给拉住了。春宝以目示意,叫他们沉住气,先听听这人说些什么。三人明白,强压怒火,注意听着。只见这人把猴嘴一撅,发出破锣似的声音,既嘶哑又刺耳,简直难听极了,“方才我说过了,在下是外乡人,初到山东泰安,投亲不遇,访友落空,欠下了店饭账,实出无奈,才想卖点东西还账,再凑几个路费。我说,诸位你们有识货的没有?我这几样东西可都是宝贝,您可别当废铁买。这三节棍是纯钢打造的。看,多像老虎尾巴!外边镀金,光金水就用了十八两。这环子都是五金锻造的,宝刀宝剑都削它不动。”

  这人说着,一哈腰把三节棍拿起来,抡了几圈,在手上掂了掂说:“说分量足有一百多斤。这要是卖给行家,少说也值二百两银子。可是话又说回来了,货到地头死呀,谁叫我现在等钱花呢!只要哪位看中了,给个价就成。您再看看这只烟袋:白铜锅,黄铜嘴,紫铜烟袋杆,四十多斤重。甭说别的,您就是买铜,得值多少钱?何况这还是个玩艺。您看手工活有多细:烟袋锅上满是山水。这是西岳华山,这是北岳恒山,中岳嵩山,还有这儿的东岳泰山。光说这个手工钱,就得值多少?还有这面铴锣,这可不是一般的锣,这玩艺儿能当盾牌使,刀砍枪扎都弄不坏它。瞧,还有这根明杖!这可不是普通瞎子使的那根竹杆儿,这是五金做的,形状多象竹杆,妙就妙在这里,值钱就值到这上面了。”这人说罢,一对小圆眼睛打量着众人,问道:“怎么样?有识货的没有?您给个价吧。单买,一堆搂都可以。”

  围观的老百姓小声议论着,指手画脚,看意思还真有人想买。春宝忍无可忍,分开前边的人,挤到里面说:“我都要了!来呀,都拿走!”张铁虎、李大成一下挤进里边,哈腰就要拿。

  这个人用脚把兵刃踩住,说:“且慢!得先论价,后付货。”春宝冷笑道:“你要多少钱?”这人道:“方才我不是说了吗,论理可值得多了,今儿个我等钱用,您给个价就成。”春宝伸开五指说:“我给这个价怎么样?”他说着呼一巴掌奔这个人的脸扇了过去。

  这人手疾眼快,啪一把把春宝的腕子抓住,问道:“你要干什么?”春宝道:“我要捉贼!”说罢,抽拳送腿,啪就是一脚。这人忙往旁一闪身,笑道:“就凭你这两下子,还敢说三道四!甭问,你是对面住店的人了!那就麻烦麻烦你给姓窦的送个信儿吧!”

  春宝看这家伙挺横的,道:“放屁!你是个什么东西,还用惊动他老人家!”这句话可把他惹翻了。他把小圆眼睛一瞪,喝道:“黄口孺子,竟敢出口伤人!真不知天高地厚!待某教训教训你!”这时李大成扑上前去。

  这家伙说着左拳一晃,李大成双掌合十往上一迎。其实,人家是虚招,唰一转身,闪到李大成身后去了。他抬右臂,伸二指捅着李大成的后肩胛道:“别动!”李大成觉着浑身发麻,动不了啦。这时张铁虎从这人身后扑来,探双手抓住这人的肩头。这人往下一哈腰,滴溜转到他的身后,用手指一戳道:“你也别动!”张铁虎顿时也直着脖子瞪着眼,一动也不动啦。

  石宽一看,说道:“哟,你小子还会点穴!”说罢,他抡拳便打。这人笑道:“不光会点穴,还会‘拿麻’呢!”这人说着用右手一捅石宽的软肋,石宽便浑身发麻,顿时瘫软在地。

  春宝惊诧不已暗道:不好!这个人的能耐太大了!他忙掣剑在手,一手握剑,一手扽镖,就要玩命。这人冷笑道:“娃娃,你差得太远了,使什么也没用!我不伤你,快给你师父送信儿去吧!”春宝一想,自己过去也白搭,不如给师父送信儿去,遂说道:“有种的,可别溜了!”

  这人哈哈大笑:“娃娃,要想溜掉,今儿就不露面儿啦!”春宝一听,人家说得也对。可不是吗,人家要不露面,你去哪儿找啊。想罢,他分开众人,径直跑回茂昌客栈,三步两步跑进上房,只见师父与上官元英、晓春等闲谈。春宝上气不接下气地说:“师父,兵刃找到了!”窦尔敦一怔,忙问道:“现在何处?”春宝就把方才的经过讲了一遍。这下屋里可炸开了锅。上官元英头一个冲出房门,吼道:“走,我非会会这个狂徒不可!”

  窦尔敦一看,拦也拦不住了,这才率领众人离开店房,直奔文昌阁。

  不一刻便穿过大街,春宝用手指着前面说:“看,围着挺多人的那地方就是。”上官元英一头挤进人群,又转回身问春宝:“人呢?”春宝挤进来一看,当时就傻了。为什么?原来那个人已经踪迹不见,连兵刃及石宽等三人都没有影子了。

  春宝又气又急,叫道:“嘿,我又上当了!”说着他啪啪抽了自己俩嘴巴。上官元英对窦尔敦说:“坏了,人跑了!”

  窦尔敦一愣,仔细想了想此人不象是鼠窃狗偷之徒,不可能,不可能!他遂向老百姓拱手问道:“各位乡亲,方才那个卖兵刃的哪去了?”有个老者说:“奔东面去了。他临走留下一个纸条。那不,在地上放着呢!”

  窦尔敦低头一看,可不是吗,有张纸条,用块小石头压着,他急忙上前把纸条拾起来,定睛观看,上写:

  “西门里,顺城街,铁狮子胡同,六号。”

  迟乐天等人看后,问窦尔敦怎么办,窦尔敦道:“这样吧,春宝和晓春夫妻回去看家,咱们哥儿仨去一趟。”

  晓春不放心地说:“让我跟着吧!”尔敦道:“你是个女子,诸多不便。”

  钟庆堂道:“我是男的,我去得了。”春宝急得都要哭了,说:“师父,让我去吧,要不非把我憋死不可。”尔敦无奈,只让晓春回店,带着春宝、庆堂老少五个人按地址找去。

  他们边走边打问,约一袋烟的工夫,就找到顺城街铁狮子胡同六号。到眼前一看,原来是座道观。横匾上写着“上清宫”三个大字。只见观门紧闭,角门开着。尔敦冲里边问道:“门上有人吗?”

  “谁呀?”从角门里走出一个小道士,看了看窦尔敦几个人问道:“无量天尊,施主有事吗?”尔敦把那张纸条递给他说:“请看这个地址,是你们这儿吗?”

  小道士接过来一看:“无量佛,不错,不错!请问:你们哪位姓窦?”尔敦道:“我就是。可否让我们见见观主?”“当然,当然。请几位稍候片刻。”

  众人在外边等着。等啊,等啊,等了很长时间,就听见脚步声响,庙门大开,那个小老道笑着跑出来说:“各位施主,我家观主出来了!”

  窦尔敦等人闪目观看,只见四名小道士往左右一分,中间走出两个人来。头一个个头不高,形似猿猴。春宝一看,正是盗卖兵刃那个家伙。在他身后,跟着一个老道。见此人身高头大,是个大块头,红脸膛,大饼子脸,三绺花白胡须,卧蚕眉,丹凤眼,红光满面;头戴九梁道冠,身披酱紫色道袍,手摆拂尘,飘飘似神降临凡间。他把拂尘一晃,高声说道:“欢迎,欢迎!”

  究竟来者何人?且听下回分解。

上一页  回目录 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