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书369 >> 古典名著 >> 中国古代侠义小说
第二十七回 生死交锋威慑枭雄 胜败明誓感召众魄

  话说铁罗汉窦尔敦,为人宽厚,有长者之风,本不愿与陆青动手,一是因为他打了两阵,体力不济;二是因为他年过古稀,不忍下手。偏遇上陆青,不识好歹,不自量力,口吐狂言,窦尔敦被逼无奈,只得与他交手了。

  陆青仍然是采取先发制人的战术,连续发招进攻,恨不得一掌把窦尔敦拍死。窦尔敦方才已经看过他的招法,心中有数,便发挥自己之长,克其所短,先在“力”上下了功夫。但见窦尔敦把双臂晃开,使开达摩三十六式,动作快、出手急、力量大、攻势猛,“呼呼呼”双掌挂风,像暴雨一般,奔陆青袭来。

  陆青连打两阵,体力消耗很大,哪里挡得住这般攻势,十几个照面过去,他就支持不住了,呼呼直喘,热汗横流。

  窦尔敦看了,心中暗笑。他虚晃一招,跳出圈外说道:“陆青,你体力不支,下面休息去吧!”

  陆青以为窦尔敦成心羞臊他,不由勃然大怒,冲过去又是几掌。窦尔敦一看,这个人太不识阵了,不给点颜色看,他是不碰南墙心不死。一气之下,接架相还,与陆青战在一处。

  陆青哪儿是窦尔敦的对手,勉强支持了十几个回合,已经力不能支,但他仍不罢休,使了个“推窗望月”,双掌奔窦尔敦前胸击来。窦尔敦“唰”一转身,跳到陆青身后,使了个单掌开碑,照他后背猛击。陆青明知不妙,可又躲不及,只好把牙关紧咬,往上一提气,等着挨打,耳廓中只听见“啪”的一声,打了个正着,这一下把陆青打出去两丈多远,一头栽倒在地上。陆青就觉得两助发胀,眼前发黑,胸口发热,嗓子眼儿发腥,哇地一口血喷出腔外,顿时失去知觉。

  窦尔敦收招定式,深有悔意,他原想给陆青一点颜色看就行了,并不想把他打成重伤。哪知一时失手,竟造成这么严重的后果。

  刹那间,东看台上欢声雷动,台下的观众也为窦尔敦鼓掌喝彩。“好,打得好!”“这回他该老实了吧!属贱骨头的,不打不行!”人群中也有责备窦尔敦手狠的,一时人们说短论长,乱成了一窝蜂。

  西看台的赖九成,急忙率领一大群伙计,把陆青抬回西看台予以抢救。胜奎、超然、华文龙、孟广元等人慌忙围拢过来问候。只见陆青牙关紧闭,面色铁青,嘴上、前胸都是血迹。郎中把止血丹、止疼散给他灌下去,又把衣服解开,检查伤症。嗬!后背红肿青紫,烙上一个大巴掌印,华文龙用手指一量,离穴位只差两指,再往里挪一点儿,他的命就保不住了。

  胜奎双眉直立,二目圆睁,咬牙切齿地说:“姓窦的,太歹毒了!无冤无仇竟下如此毒手!此仇一定要报!”华文龙却道:“在下不以为然,也怪陆老剑客自讨没趣。你看,这一掌虽重,并没伤他的心脏和穴位,掌心悬空,可见他没用丹田力。这可不是姓窦的疏忽大意,而是他成心给陆老剑客留下这条活命。”

  胜奎瞪了华文龙一眼,“哼”了一声说道:“我不明白,少派主为什么总是向着对方说话?”华文龙道:“凡事都有个理字,向人向不过理。总不能因为某种目的,就心存偏见。是就是,非就非,岂能是非颠倒!”

  “照你这么说,窦尔敦打人打出理来了,不是都成咱们的了?”华文龙一听,冷笑道:“你是京师十三省总镖局的,我是山东泰山的,你我各走各的路,谁也不能勉强谁,何必硬往一处扯?!”

  “华文龙!”胜奎不禁大怒道,“从我来的那时起,你就冷言讽语,拿我们不识数,胜某看到同吃一碗饭的分上,未与你计较,你反倒得寸进尺,处处与我作对,难道以为我怕你不成?!”

  华文龙血气方刚,岂能受得了这个。“啪!”他把桌子一击,厉声答道:“姓胜的!请你放规矩点,这是山东,不是京师,没人受你的教训。你想要受人尊敬,我就叫你一声胜老英雄,倘若自不量力,可休怪华某不客气!”

  “什么!你还敢动武?”胜奎“腾”一下站起来,挽袖面,紧带子,孟广元也站起来,手握着紫金降魔杵。赖九成一看不好,忙领人横在中间,苦苦解劝。华文龙道:“姓胜的,有本事别在门后耍大刀,你敢登台去会窦尔敦吗?”

  胜奎道:“用不着你激我,胜某这次来山东,就是找他报仇来的。你等着,容我把窦尔敦收拾了,再找你算账!”“嘿嘿!只怕你回不来了。”

  正在这时,忽听见东看台上锣鼓喧天,鞭炮齐鸣,一片笑语欢声。原来,克特朗见窦尔敦一掌震陆青,为大同拳馆挽回一局,真是乐不可支,立刻传下话会庆贺。只见东看台上的人喜笑颜开,升旗、奏乐、放鞭炮,热闹非常,比万泉镖局更加隆重。现在双方各胜两局,五战三胜,已经到了决战的时刻。以克特朗为首的大同拳馆,把希望都寄托在窦尔敦身上了。

  胜奎本不想与窦尔敦决斗,然而架不住华文龙的激将,只好上场拼命。他边走边想:窦尔敦虽猛,已经打了一场硬仗,体力消耗大半。自己现在精力充沛,以强克弱,肯定会占上风。另外,他不准备徒手搏斗,打算以兵刃取胜,因为他在双拐上下过功夫,曾受过大头剑客夏侯商元的真传,自从闯荡江湖以来,从未遇上过敌手。胜奎猜测窦尔敦可能侧重拳脚,而对兵刃不精,他抱着侥幸心理,登上鹿台。

  窦尔敦虽没有与胜奎交过手,但并不惧怕他,心想,如今,双方各胜了两局,五战三胜,已经到了决定最后胜负的时刻,也就是说,谁再赢一局,谁就算彻底战胜了。因此,他决心挑起这份重担,在台上与胜奎决个雌雄。一方面挫败赖九成独占山头的野心,另一方面打打胜奎的威风。其实,这也是大同拳馆所有人的共同心愿。众人满怀信心,磨拳擦掌,士气很高。克特朗已传下话去,把大旗、鞭炮、礼花、酒席、彩红都准备好了。吹鼓手也把锣鼓、喇叭、弦子、简板等乐器拿在手里,运气提神,等候欢庆。

  与此相反,赖九成心里可没有底。胜奎有多大能耐,能不能斗过窦尔敦?他连一点把握也没有。其实,担心的不光是赖九成,万泉镖局的人,几乎皆有同感。还没等开战呢,他们就像已经打了败仗似的,垂头丧气,一筹莫展,整个西看台上,死气沉沉。

  立地天王孟广元,东瞧瞧,西看看,不由得勃然大怒:“我说诸位,你们这是怎么了?土地老摔跟头——没神了?你们倒是准备庆贺不?”

  赖九成怕他再说出难听的话来,忙低声功道:“请你少说几句吧,不是我们不准备庆贺,实在是心里没底呀。窦尔敦厉害得很,胜老英雄能否斗过他,我们……”“别说了!”孟广元粗暴地打断赖九成的话,“你们只管放心好了。胜老侠客从来就没打过败仗,他斗败过数不清的高人,又何况是小小的窦尔敦?!”“当然,当然,我们盼的就是这个。”赖九成嘴里应承着,眼睛却一直盯在台上。

  此刻,神掌震八方胜奎已来到窦尔敦面前,他以长者的口吻,拉着长腔问道:“你就是人称铁罗汉的窦尔敦吗?”窦尔敦点点头:“正是在下。”

  胜奎一指自己的鼻子:“你认识我是谁吗?”窦尔敦道:“听人说,你是十三省总镖头胜英之子,神掌震八方胜奎。”

  “对,你说得一点也不错。我问你,你打伤过一个叫胡景春的人吗?”“确有此事。”“嗯,你敢承认就好。我不明白,我们十三省总镖局怎么得罪了你,你处处跟我们作对,是何道理?”

  窦尔敦微微一笑道:“这儿是鹿台比武大会,是专门解决万泉镖局和大同拳馆纠纷的地方,不宜争论你我两家的事。假如你愿意把这件事弄清楚,咱们另定时间和地点,我随时恭候。放下远的说近的,你来此何干?”

  胜奎一听,窦尔敦话茬儿挺硬,火一下就蹿上来了。他冷笑一声,喝道:“窦尔敦!你不要太狂了,对付你还用得着那么兴师动众吗?告诉你,今天就是你的末日!”说完,“锵啷啷!”抽出镔铁双拐。

  窦尔敦也不多说,一回手掣出虎尾三节棍。胜奎采用先发制人之术,把双拐并在一处,用力奔窦尔敦砸来。窦尔敦用两只手抓住三节棍两头,用当中这节往上一架。“开!”双拐正砸到三节棍上,“当啷!”一声,火星迸现,把双拐颠出三尺多高。胜奎暗道:好大的劲儿!“唰”双拐一分,奔窦尔敦两肋便砸。窦尔敦往后一撤身,抡开三节棍,奔胜奎双腿便扫。胜奎脚尖点地,腾身而起,在空中抡拐搂头就打。窦尔敦往下一矬身,“噌!”从胜奎脚下纵了过去。胜奎双拐走空,身落尘埃,脚往前蹬,身子往后一仰,倒抡双拐,奔窦尔敦后脑打去。这一招叫“倒挂金钩”,招里套招,其快如电,出人意料,把克特朗吓得汗毛都竖起来了,“唰”一下起了一身鸡皮疙瘩。孟广元心中高兴,乐得双掌一拍:“好!好!”

  华文龙看到这儿也吃了一惊,深为窦尔敦担心,哪知,窦尔敦胸有成竹,眼观六路,耳听八方。别看他往前边走,耳朵可在后听着呢。只见他冷不丁使了个黄龙大转身,胜奎双拐砸空。窦尔敦一下转到他身后,棍随身转,“呼!”一声奔胜奎腰部扫来。胜奎暗道:不好!顺势往地下一趴,三节棍挂风,往上方掠过。胜奎使了个就地十八滚,骨碌碌一下滚到窦尔敦身旁,拐走下盘,奔窦尔敦双腿猛击。这招叫“地躺拐”,窦尔敦心中明白,用三节棍往外一拨拉,哪知,胜奎腰眼一使劲,腾身而起,双拐奔窦尔敦两肩打来。这家伙忽上忽下,变化神速,招数敏捷而难测,不愧是胜英之子。窦尔敦不敢大意,摆开虎尾三节棍,架、接、攻、守,与他战在一起。

  胜奎原以为窦尔敦侧重拳脚,对兵刃不精,现在才发现,他估计错了,窦尔敦不仅拳脚出众,三节棍更是不凡。只见他运用自如,得心应手,神出鬼没,招数精深。有赞为证:

  三节棍,上下翻,

  雨打梨花不一般。

  横当棍,坚当鞭,

  泼风八打紧相连。

  上打藏龙卧虎,

  下打进步坐盘,

  左打八仙祝寿,

  右打二郎担山,

  霸王一字摔枪法,

  神鬼见了也胆寒。

  胜奎见了,心中暗悔自己不该与他比武。有心就此罢手,可那就等于输给人家了。孟广起大仇未报,自己又当众丢丑,有何颜面回十三省总镖局?又如何向师兄黄三太交代?有心继续打下去,看样子凶多吉少,这条命也许要扔在这里。胜奎左右为难,心乱如麻。

  俗话说,一心不可二用,胜奎一想这些事,脑子就不集中了,“喀噔”一声,双拐被三节棍夹住。窦尔敦双臂用力,往下一压,胜奎可就受不了啦,双手一张“当啷啷”双拐落地。

  窦尔敦“哗啦”一抖三节棍,在胜奎面前一晃,把胜奎吓得一闭眼睛,等着挨打。哪知窦尔敦并没有打他,见他收棍撤步,跳出圈外,高声说道,“胜老英雄,恕窦某鲁莽了。”

  胜奎睁开眼睛,臊得满脸通红,呆立无语。窦尔敦为治他个心服口服,又道:“听说胜老英雄人称神掌震八方,既称神掌,拳脚必然出奇,在下不才,愿在台前领教。”

  胜奎不明白窦尔敦这是什么意思,暗忖这样也好,待我挽回一局,长长脸面。他顺坡下驴,假意发笑。这一笑比哭还难看,显得那么呆板和滑稽。他对窦尔敦说:“这可是你提出来的,并非胜某耍赖。”窦尔敦笑道:“那是自然,请不必多虑。”

  胜奎把双拐收起,活动活动四肢,“唰”一声亮出门户。他暗下决心,无论如何也要把脸面找回来。窦尔敦却不慌不忙地说:“窦某还有一事,要讲在当面。”胜奎心想难道窦尔敦耍什么花招不成。他说一声:“请讲。”窦尔敦道:“这得把赖九成和克特朗两位请过来。”

  胜奎当下命人去请赖九成;窦尔敦命人去请克特朗。片刻之后,两个人都到了。窦尔敦道:“现在咱们三头对案,当众把话说清楚了,我与胜奎动手,乃是最后一战。胜了怎么说,败了怎么讲,现在就说清楚,免得事后留下口舌,争执不休。”

  克特朗暗竖大拇指,心想;我兄弟真明白。这件事的确得交待明白了,以免节外生枝。他抢先说道:“我代表大同拳馆,向万泉镖局保证:倘若窦尔敦败了,我彻底认输,我克特朗保证不食前言,三天之内把大同拳馆往外一交,尘土不沾,滚出山东。上不怨天,下不恨地,口不应心,不得善终,请天下人鉴证!”

  赖九成一看人家表态了,自己不能不说呀!他看看胜奎,心说,事关成败可都在你身上了。当初要不是你插手,也不至有今天。胜奎心领神会,冲他点点头,意思是说,你就说吧,保证没问题。

  赖九成当众说道:“我代表万泉镖局,向大同拳馆保证:倘若胜老英雄败在窦尔敦之手,我们也彻底认输,一切按条约行事。三天之内,我把万泉镖局交出来,抱着脑袋,滚出山东。至于滚到哪去,你们就甭管了,我也上不怨天,下不怪地,全怪我自作自受。若口不应心,车轧马踏不得善终。请各位父老鉴证!”

  “痛快,痛快!”窦尔敦故意提高声音,让全场人都听清楚,他高声说道:“各位父老兄弟,天下的英雄豪杰,你们都听明白了吧?我们绿林道,最重信义二字,绝不出尔反尔,枉披人皮,宁愿身受苦,不让脸发热;说话办事必须干脆利落。现在双方的主持人,可都表了态,但愿他们言行一致,若有口是心非者,望天下人共讨之!”

  台下的围观者急于目睹这场精彩的武打,等得不耐烦了,有个山东人伸展五指比划着说:“我们都听明白了,你们就快比吧!谁要说话不算数,我们就骂他八辈祖宗!”还有个人尖着嗓子说:“嘴是说话、吃饭的地方,可不是厨屎、放屁的地方,谁要是不认账,我们就把他扔到粪坑里去!”“快比吧!”“快比吧!”众人七嘴八舌急得嚷成一片。

  “且慢,等一等!”忽然,有人高喊一声,走上鹿台。众人一看,来人正是立地天王孟广元。只见他往台中一站,指着天说:“诸位,光说比武,可别忘了这个。”

  克特朗这才发现,日暮西沉,天眼看要黑了。有人建议,点起灯火,连夜比。也有人提出异议,这次比武非同小可,应该慎重,不得草率,还是明天比武好。胜奎心中暗喜,天助我也,正好休息一夜,筹划良策。所以,他极力主张明日再决战。窦尔敦为治他个心服口服,免得节外生枝,也同意来日再战。就这样,大比武暂告结束。克特朗当众一宣布,老百姓好个扫兴,只好怏怏散去。赖九成、胜奎、孟广元等跳下鹿台,带着家人,急匆匆赶回下处去了。

  且说大同拳馆这一方,克特朗把值宿的人留下,余者全部离开鹿台,回到桑梓店。众人回到下处,孙氏二猛早在门前恭候。连日来,可把孙羽哥俩累得够呛,里里外外,张罗吃喝,忙得不亦乐乎。众英雄进宅后,更衣梳洗忙活了一阵,这才到厅房用饭。赛秦琼的秦永亮很是想不通,不等吃过饭便问窦尔敦:“明明你已经赢了胜奎,何故多此一举?”

  众人也是纳闷不解,就是呀!胜奎不是说比兵刃吗?双拐落地就算输了,尔敦干嘛还要与他比拳脚?富春宝也撅着嘴说:“师父就是太宽厚了。您让人家,人家可不让您。对待他们,决不能心慈手软。”

  石宽插言说:“可不是嘛,我把红旗都准备好了,还没等挂呢,咱师父就变卦了。”人们七嘴八舌,说什么的都有。窦尔敦笑而不答。

  克特朗笑道:“诸位,我替尔敦兄弟来解答吧。他这样做自有道理。赖九成等人,一向出尔反尔,不拿话把他们咬住了,他们准得要赖,虽然多费点事,可也免去不少麻烦。有天下人作证,他再赖也赖不成了。常言道,有备无患嘛。再说胜奎妄自尊大,目空一切,不赢得他心服口服,是不会罢休的。我兄弟高就高在这儿,你们大家也学着点。”

  秦永亮道:“话虽如此,可给了他们一个喘息的机会。夜长梦多,谁知这一夜之间又有什么变化呢?”

  窦尔敦答道:“他有千变万化,咱有一定之规,只要讲信义,就能立于不败之地。”众人听罢,不住地点头赞同,对窦尔敦更是钦佩不已。

  用过饭后,窦尔敦提议,去看看上官元英和迟乐天。孙羽领路,来到后院厢房,屋子里药味呛人,几个郎中正守在床前。窦尔敦放轻脚步,仔细看了看,但见二人面色稍有好转,睡得都很安稳,他不便惊扰,又轻轻退出病房。一个郎中跟出来,低声对窦尔敦和克特朗说:“二位的伤势都很严重,不过,都没有性命之忧。现在,折骨都接好了,最迟百日,就可康复。”

  “能否留下残疾?”窦尔敦问。“不会,不会。管保和好人一样。”郎中满有把握地说道。

  克特朗道:“请你们多费心吧,日后必有重谢。”郎中连连点头,又寒暄了一番,便去照看两位伤者。

  窦尔敦和克特郎回到前厅,落座吃茶。窦尔敦道:“明日还要决战,大家操劳了一天,还是早早安歇了吧。”众人听罢,都各自回房休息去了。

  且说富春宝、石宽、丁猛等,三人住在一间屋子里。丁猛吃饱了就睡,眨眼之间鼾声大作。富春宝可睡不着,躺在床上来回翻身。他想,我是师父的二弟子,在大师兄没确定之前,我就得当大弟子用。我要多替师父操点心,可不能光知道吃饱了就睡。他双手抱着后脑勺,对着窗户,两眼出神。暗想道:孟广元为什么要给大家提醒说天晚了?胜奎为什么坚持来日再战?他们想搞什么阴谋?明日将有何变化?我师父是宽厚君子,不想这些。我可不能不替他多想着点儿。富春宝又一想,要知心腹事,需听背后言,反正我也睡不着,何不夜探万泉镖局,把底摸清,以免明日被动。富春宝打定主意,翻身下地。哪知,石宽也没睡着,他抬起头问:“你要干什么去?”“嘘——”富春宝压低声音,把自己的想法说了一遍。石宽也翻身坐起,笑着说:“咱俩想到一块去了,我正想跟你商量这件事呢!”

  富春宝道:“太好了!一个人是死的,两个人是活的,咱俩一块去,这可方便多了。”石宽轻轻地下了地,把包袱拿过来,师兄弟俩偷偷地换好夜行衣,把兵刃和百宝囊带好,再一看傻小子丁猛睡得正香,哥俩不便惊动他,轻手轻脚走出房门。

  外面,月白风清,万籁无声,院里静悄悄的,偶尔传出几声响鼾。他俩转身来到门房,飞身纵到墙上,还没等他俩往外跳呢,忽见眼前闪过两条黑影。其快如飞,从东向西,直奔后院去了。

  富春宝往下一按石宽,哥俩趴在墙上没动,仔细盯着那两条黑影。就见他们忽隐忽现,手中的兵刃,一闪一闪的放光,眨眼间,越过大墙,跳到里院去了。

  “刺客!”富春宝心里一动,与石宽耳语了几句,小哥俩一转身,就跟下去了。

  究竟来者何人,有何勾当?且看下回分解。

上一页  回目录 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