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书369 >> 古典名著 >> 中国古代侠义小说
第二十六回 狂夫激起愤慨情 孤儿引动怜悯心

  话说三尺神魔地灵仙陆青,打伤迟乐天,便得意忘形地自我吹嘘起来,只见他手舞足蹈,滔滔不绝。哪知他的拙劣表演激怒了台下的一位看客。这人轻轻一纵,跃上鹿台,威风凛凛地当众训斥陆青,不可妄自尊大,目无他人,要知山外有高山,人中有能人。陆青哪里听得进去,顿时恼羞成怒,要以武相待。这人仍义正词严地说道:“好!看来你这种人是不听良言相劝,不打也是不行了!今儿个我呆着也是呆着,闲着也是闲着,干脆就教训教训你得了,免得你横行无忌,为害世人。”

  说着话,他把草帽往台旁一甩,高挽袖面,一退身亮出门户。一掌护心,一掌朝前,左腿直立,右腿弯曲,看不出这属于哪门哪派的招数。

  陆青方才胜了一阵,士气正旺,“嘿!”一下亮了个大鹏双展翅。不等对方进招,他就动了手了,这就叫先发制人。只见他左手一晃,右手直立,劈面砍去。那个人一不慌,二不忙,对准陆青的右掌,“啪!”一声双掌就相碰了。把陆青震得单臂发麻,掌心发烧,身子一歪,“噔噔噔”倒退了好几步。再看那个人,泰然自若,跟没事儿似的。地灵仙大吃一惊,才知道遇上劲敌了。

  俗话讲,行家伸伸手,便知有没有。只此一招,陆青就感觉这个人的功夫不在自己之下。来者不善,善者不来。他怕角逐失利丢面子,赶紧顺坡下驴,收招定式,向来人一拱手,笑着说:“朋友,你我一无冤、二无仇,咱就点到为止吧!如果你还有话要讲,请到万泉镖局下处一会,老朽随时恭候,怎么样?”

  来人道:“我这个人有事愿在明处解决,不愿干那些偷猫盗狗的勾当。既然你已经动了手了,何必又往回坐坡?”

  陆青道:“因为我爱惜你是个英雄,是条好汉,这有什么奇怪的?再说,二虎相斗必有一伤,你我真要是各现绝艺,后果不堪设想。尤其你又不是大同拳馆的人,五阵赌输赢又没你的份儿,你何苦多管闲事?”

  来人冷笑道:“我不管你们的输赢,而是嫌你太猖狂了。只要你能当众认错,痛改前非,我转身就走,决不管你们两家的事。”“什么?你叫我当众认错?嘿嘿!”陆青冷笑道,“你还没有这个资格,请不要自抬身价,知趣的,还是快走开吧!”

  这时,赖九成率领一帮人冲上鹿台。只见他手中提着一把明晃晃的鬼头刀,手下人各拿绳索,好像凶神下界一般。赖九成对那人说:“你是哪里来的狂徒,竟敢在此撒野,搅闹比武盛会?来人哪!把他绑起来,送交官府问罪!”

  众打手往前一拥就要伸手,那人大怒,用手指着赖九成等人说:“我在老家就听说,你们万泉镖局的人不是东西,现在看来,何止不是东西,横行霸道,唯我独尊,简直是土匪、强盗!硬的不行动软的,软的不行又来硬的,什么损招都有,这不,又把官府给抬出来了,我相信,官家的刀快,不斩无罪之人,国法再严,管不着奉公守法的百姓。倘若遇上贪官污吏,与你们狼狈为奸,陷害良善的话,嘿嘿,我也不客气,恼一恼,把你们一块收拾掉!”

  “啊?反了,反了!快给我绑!”赖九成声嘶力竭地降叫着。众打手不敢怠慢,“哗!”往上一围。只见来人并不惊慌,他把两只手的中指伸出来,上一个桶一个,专捅这些人的穴道,嘴里还直说:“别动,别动!谁也别动,老实点!”果然捅上谁,谁就动不了,举着手,龇着牙,五官挪位,那个难看劲就甭提了。

  “点穴法?!”陆青、赖九成等几乎同时惊叫起来。这点穴法又称定身法,乃是武术的精华,不是谁都可以掌握的。它与神话中神仙使用的定身法不同,神话是虚构和想象的,而点穴法乃是纯功夫。据说,练这种功夫,首先要精通医道,尤其要通晓人身上的生理构造。譬如,一个人有多少骨头节?多少血管?多少穴位和经络?都在什么部位?等等,练这种功夫的人,还必须有学问,有耐力,胆大心细,而且要花费多年的苦功,才能练成。

  闲言少叙,书归正传。来人不费吹灰之力,把众打手全给点住了。他笑着对赖九成说:“怎么样?你也试试吧!”赖九成吓得一拨浪脑袋,跳出老远,干着急没咒念,一时惊慌失措。

  陆青明白,点穴还须破穴,否则时间一长,人就活不成了。他忙对此人说:“朋友,冤有头,债有主,不能一律打家伙。这些人都是伙计,奴随主便,多有得罪,请您高高手,把他们饶了吧!”

  来人笑道:“在下也是不得已而为之,无非想略示警告。”说罢,他对那几个打手每人的穴位上击了一掌。“哎哟!”“哎哟!”众打手们一一清醒过来,都觉得腰酸背疼,四肢无力,浑身上下没有不疼的地方。陆青喝道:“还愣什么?赶快退下去!”众打手们答应着,灰溜溜逃回西看台去了。

  来人问陆青:“咱们言归正传吧,你打算怎么办?”陆青反问道:“你说呢?”来人笑道:“别跟我打哑谜了,你必须当众认错,痛改前非,保证再不吹牛皮,若不然我可就不客气了!”

  陆青狞笑了两声,说道:“朋友,你可不要欺人太甚,虽然你功夫不浅,但未必就是我的对手,我陆青的五毒掌,向来可不吃素!”“哈哈哈哈!忠言逆耳,徒费唇舌。我倒要看一看,你的五毒掌,究竟有多厉害。”“唰!”双掌一分,亮出门户。

  陆青把牙关一咬,暗道: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。干脆就拼了吧,不然这一关是过不去的。他向腰里一伸手,取出用五味毒煨过的手套,套在手上。笔者代言,陆青不到一定的时候,是不用这种东西的。一是他武艺高,用不着;二是这东西太毒,沾上就得出人命。他要不是真激怒了,绝不会使用它的。

  只见陆青把五毒手套戴好,一转身拉开架式,二人互道了一个请字。陆青仍采用先发制人之术,跳起来就是一掌。来人明白,这回可不能用手接他的手了,沾上就得中毒。别看他表面上镇定,暗中早提防上了。他闪身把五毒掌躲过,探中指,“唰!”奔陆青穴位便点。陆青也担心被他点上,忙掣回右掌,往外一撩,两个人各施所能,战在一处。

  人们都很清楚,这场比武是节外生枝,不算在五阵赌输赢之内。但是,这场比武使人惊心动魄,格外胆寒,谁都知道陆青的五毒掌,威震武林,堪称一绝,打到人身上,不管是不是致命处,准死无疑。人们也发现,这个来人,武功超群,善于点穴,真要把陆青点上,那么三尺神魔也就不神了。现在二虎相争,凶杀恶斗,究竟谁胜谁负,很难预料。因此,全场鸦雀无声,人们在提心吊胆地观战。

  说了半天,来人究竟是谁?为什么来到这里?请听笔者一叙。此人家住杭州天竺街文贤里。名李凤,字晚村,人称晚村居士,又称一指震九州,乃江南四大剑侠之一,是明末清初驰名的高人。不过,像李凤这种人,也有一些怪僻,他秉性孤独,不喜好交游,极少与外界接触,故此很多人只是闻名,并未见过他的模样。

  他视功名如粪土,对清政府的暴政,也一向深恶痛绝。“嘉定三屠”、“扬州十日”,给他留下悲惨的记忆。无奈,大局已定,自己岂能扭转得了乾坤。几年前,他去灵隐寺看望一个从高丽回国的高僧,在途中遇上一个十一岁的孤儿。这孩子跪在庙前头顶草标,自卖己身,由此,吸引来众多看热闹的人,但无一人愿意收养他。李凤见孩子面黄肌瘦,饿得都失去了人形,顿时动了恻隐之心。命仆人把他带回家中,好生抚育。数日后,这孩子体力恢复,穿戴一新,与刚来那时,判若两人。只见他眉清目秀,五官端正,细皮嫩肉,很是英俊。李凤问他叫什么,哪里人?家里还有什么人?小孩听罢放声大哭,说他是直隶河间人,姓李,名洪,父亲是乡村塾师,不幸父母皆死在乱军之中。他随本家一个叔叔到外乡逃难,不料,叔叔在途中病死,只剩他孤身一人,流落到此。

  小李洪说着,涕泪横流,要求李凤把他收留下。李凤一想,救人一命,胜造七级浮屠。何况我们又是同姓,说不定还是一个老祖宗呢,于是满口应承,叫李洪当了茶童。日久天长,李凤发现这孩子聪明伶俐,能说善讲,很讨人喜欢。另外他发现,自己练武的时候,李洪常在暗中偷看。一次,李凤把他唤过来问道:“你喜欢练武吗?”“喜欢,非常喜欢。可是没人交给我呀!”

  李凤道:“喜欢是一码事,学好学不好又是一码事,练武非得把自己豁出去才行,你能吃得了这种苦吗?”“能!再苦也没有讨饭苦,我一定能够学好!”

  “孺子可教也。”李凤看他信心很足,是个有毅力的孩子,高兴地说:“好吧!今后你就是我的徒弟了。”从此以后,李洪就跟着李凤练功习武,从不懈怠。

  八月中秋,李凤的几个徒弟从外省赶到杭州,一则看望师父,二则是跟师父过个团圆节。他们是:五行子诸葛昭、金蝉子南宫亮、快手神鞭震江南霍占祥、安良侠马燕超。师徒难得相聚,李凤十分高兴,终日和四位弟子开怀畅饮,谈天说地。五行子诸葛昭是直隶抚宁人,现正在抚宁开着一处镖局,一处拳馆。他善于交际,性豪爽,结识了很多关内外的朋友,因此耳目灵通,上至朝廷秘闻,下至民间琐事,他几乎没有不知道的。在谈到国家大事的时候,诸葛昭说:“吴三桂在云南拥兵自重。两广、贵州、四川一带也闹翻了天。明后裔永王、桂王、楚王以及反清将领郑成功、张煌言等,皆举兵反清,攻城陷地。如今,清政府派出大军五路,另有马步三军一百五十余万,分兵进剿,结局如何,很难预料。”

  在谈到绿林英雄时,他不胜佩服两个人。一个是张铎,此人绰号墨麒麟,占据了离抚宁不远的连环套,招兵买马,聚草囤粮,专与官府作对,曾经几次大败清军,声势浩大;第二个是五台山文殊院,有位新起家的英雄窦尔敦,绰号铜头铁罗汉,独身大闹保定府龙虎寺,单掌开碑,挫伤一粒洒金钱胡景春,战败魔山老母毕凤莲,在山东一带威名大震,是武林中的后起之秀,剑侠之中的佼佼者。

  李凤对当今这几位英雄敬羡不已,于是细问了窦尔敦的来龙去脉。五行子把自己所知道的一切,细说了一遍。李凤听罢,喜不自胜,不由心里一动,想让孩子李洪拜在窦尔敦门下学艺。

  几天后,李凤送走了四位徒弟,也离开杭州,到山东一带暗访窦尔敦。恰巧,他刚到济南就遇上比武大会,李凤了解到窦尔敦也在此地,不由得心中十分高兴。比武这天他一不声张,二不抛面,佯作观众,站在人群中细看究竟。他要从侧面品一品窦尔敦的为人,看看大同拳馆与万泉镖局谁是谁非。比武场上的争斗,围观者的议论,使他了解到了这次比武的原由,激起了义愤,这才用飞蝗石暗助丁猛,救了傻英雄。

  陆青过分的狂妄骄横,激怒了李凤,他这才公开露面。其实陆青早听说过李凤的威名,只是没见过面而已,倘若他早知道这个人就是李凤,说什么也不敢轻举妄动的。

  再说陆青与李凤交手三十多个回合,仍不分胜负。李凤武艺虽高,陆青也不是弱手。李凤想:我本不是爱管闲事的人,既然管了就要管到底,倘若言行不一,岂不被天下人耻笑!不曾想到这个陆青武功高超,极难对付,稍不留意,就要丢掉性命。看来,不用最绝的招数,是战不倒对手的。那么,用什么绝招呢?李凤边战边考虑。忽然,他发现陆青凭着五毒掌的厉害,把主要精力都集中到双掌上了,而对下盘疏于防守。我何不乘虚而入,在他的下身打主意,用“卧牛骗踹”赢他?对,就这么办!李凤拿定主意,声东击百,双掌加紧,一招快似一招,把陆青的注意力,都牢牢地拴在上边,而后好在下边“干活”。

  陆青也不傻,一边打着一边不住地盘算:这人究竟是谁呢?好棒的功夫!也就是我,要换个旁人早就趴下了。就凭我的五毒掌,在他的面前居然没有威力,真叫气死人!看样子,光凭双掌是赢不了他的,不如从下盘入手,利用腿上的功夫来赢他。

  陆青个头小,有一手绝技,叫“顺风扯旗”,当年下过不少苦功,他打算用这招取胜。想到这里,双掌加紧进攻,也想把李凤的注意力吸引到上边来。得,两个人不约而同,点子都打到一处了。

  再说窦尔敦,别看他没登场,可花费的精力,比登场的人还要多。他以为这次比武群英荟萃,是学习他人绝技,提高自己的好机会。陆青和李凤一交手,就把窦尔敦吸引住了。他从始至终,目不转睛地观着,连眼神也不敢错一步,看在眼里,记在心头,把两个人的长处都给“偷”过来了。这就叫,世上无难事,只怕有心人,若不然,窦尔敦何以能够驰名中原,威震武林,成了绿林中头一条好汉?这与他虚心好学是分不开的。

  窦尔敦不仅学到他俩的长处,同时也发现这两个人的短处。李凤柔而有余,刚则不足,出手虽快,但掌力不够,因而显得呆板、绵软,错过了三四次取胜的机会。陆青与他相反,刚而有余,柔则不足,发招虽急,不够老练,因而显得毛躁轻浮,也失掉了几次取胜的机会。

  窦尔敦看着看着,突然发现俩人都在使用心机加劲进攻,一招一式,如霹雳闪电,紧张异常。他感到比武已接近尾声,谁赢谁输,马上就有分晓。

  说时迟,那时快,又过了五六个照面,就见双方招数一变,“唰!”都闪身卧倒在地。李凤飞起一脚,陆青也飞起一脚,来了个对踢。这一变化,既出乎观众意料,也出乎他俩意料,怎么这么巧?比有人指挥还整齐。可是,招发出来了,再想改变可就不行了。

  前面讲过,陆青和李凤都把希望寄托在这一脚上,因此都运足了气功,真要是踢上,谁也活不成。就在这一刹那,李凤心说,不好!陆青暗叫,我命休矣!

  突然,奇迹出现了:有一人,以闪电般的速度,飞身纵到他二人中间,探出双掌,把他俩的两条腿,往旁边一拨拉,二人双脚蹬空,摔在了地上,但都保住了性命。

  李凤一个鲤鱼打挺,从地上跳起来;陆青一个鱼跃,也腾身站起。“啊!什么人?”定睛一看,只见中间站着一个头陀和尚,笑微微的脸膛,二目如灯,立在台中稳如泰山,此人正是铁罗汉窦尔敦。方才交待过,窦尔敦已看出他俩比武均已使出绝招,同时也料到,必然会两败俱伤。于是,在十分紧急的时刻,他才出人意料地采取了这一行动,双掌分双腿,既救了李凤,也救了陆青。

  全场的人都被这惊心动魄的场面惊呆了,良久,才发出一片啧啧赞叹之声。

  李凤呆愕片刻,赶紧走过来,拱手道谢:“在下免于此难,皆是恩公所赐,铭刻肺腑,终身不忘,来日必当酬谢。”李凤说完,从台上捡起草帽,跳下鹿台,一头扎进人群,三挤两挤就不见了踪影。

  倘若陆青也像李凤这样,一片乌云也就散了。然而世上人杂,良莠不齐,脾气秉性都不一样。陆青不但不感谢窦尔敦,反而把猴眼一瞪,高声喝道:“姓窦的,你逞什么能?想俩打一个吗?谁让你中间插杠子,多管闲事?”

  窦尔敦一听,可气坏了。心想,这个人无理之至,太不识好歹了,遂冷笑道:“陆青我因何中间插手,你还不明白吗?难道我坐看你们两败俱伤就好吗?你别得了便宜卖乖,假装糊涂。”

  其实陆青心里不是不清楚,要不是窦尔敦从中解救的话,自己的后果不堪设想。但是他心里明白,嘴上可不能这么说,因为传出去不好听,他怕丢人,这真是打肿脸充胖子可气又可怜。

  陆青厚着脸皮,翻着猴眼反咬一口说:“要不是你中间插手,老朽早把那个狂徒给废了。你名曰救我二人,实则是救他,你们是一丘之貉,他跑了,我跟你没完!”

  “哈哈哈哈!”窦尔敦放声大笑,声如洪钟,说道,“陆青啊,可惜你年过古稀,却如此不明事理,说句难听的话,你枉披一张人皮!既然没完,你就跟我来吧,在下奉陪就是。”

  也该着陆青倒霉,这个老家伙今天是犟上劲儿了,不容分说,“啪!啪!”就是两掌,一掌奔窦尔敦的天灵盖,一掌扣心门,竟下了毒手。窦尔敦实在忍无可忍,他向陆青问道:“陆青,咱俩动手算不算五阵赌输赢之内?”“当然算啦!”

  “好。”窦尔敦说,“我劝你先下去休息休息,以免体力不及,等你休息好了,再动手不迟。”“废话!打你这样的,还用休息?你就拿命来吧!”陆青说罢,又是一掌。

  “打他,打他!这个老东西太蛮横无理。”“老贱种,不挨揍就难受!”观众纷纷起哄,不住地打口哨、敲东西。窦尔敦见他目空一切,不知好歹,便抖擞精神,上前大战陆青。

  欲知陆青性命如何?请看下回分解。

上一页  回目录 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