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书369 >> 古典名著 >> 中国古代侠义小说
第二十五回 逍遥叟劝和遇绝招 地灵仙初捷吹大牛

  且说赖九成征求胜奎的意见,胜奎亦举棋不定,如不罢休,在情理上说不过去,欲待罢手,心实不甘,此事有伤尊严,太丢面子。他一时拿不定主意,嘿嘿冷笑,眼里闪动着怒火。

  赖九成怕胜奎把事闹大,急忙把他拉到台旁,压低声音劝解道:“老侠客息怒,这件事千万不能闹起来。这里咱自己说话,孟广起的确做得不对,丁猛也不是有意杀死他,理儿全在人家手里,咱们越闹腾越吃亏。不如暂时忍耐,平息民愤。常言说,君子报仇十年不晚。咱把这个仇记到心上,哪怕过个三年五载,看准了机会,再把仇人干掉,不也是一样吗?再说五阵赌输赢,这才两阵,说什么咱也得把那三阵赢回来,您说是不是?”

  胜奎不是庸人,听他说得有理,也有个下台阶,这才不坚持了:“你是主人,你看着办吧!”

  胜奎说罢,转身回到西看台。

  赖九成招呼伙计,把孟广起的尸体抬走,买棺椁装殓,暂时寄存在下处的空房里。遂又叫人把孟广元架到台下,找郎中抢救。其实,孟广元并没有伤,只是悲痛过度,昏了过去。众人架着他一活动,很快就清醒过来了。胜奎怕他闹事出丑,当下劝慰了一番,这且按下不提。

  再说赖九成,又让人把二孟的兵刃拿走,这才对克特朗说:“方才的事揭过去了,这场比武算我们输了,各位请回吧,休息片刻,接着再来。”

  “有劳了。”克特朗一看赖九成把事情处理得较为圆满,也不再深究,冲众人一挥手,回到东看台。

  可是,傻小子丁猛还在生气,他拨浪着脑袋:“娘的屁!便宜了他们。再恼了小爷,我就都把他们抡死!”窦尔敦瞪了他一眼,把脸一沉,傻小子这才不吱声了。

  克特朗笑着说:“众位,丁猛为咱们夺回一局,咱们要热烈庆贺。来呀!摆酒,奏乐,升旗!”

  伙计们答应一声,分头行动,不多时,酒宴摆下。有人会说,这又不是饭馆,为什么这么快当?原来,克特朗早把厨师餐具,以及应用之物都准备好了。你想,二三百人在这玩命,能不准备好吃喝吗?甚至连鼓乐班子也带来了,随时听候调用。

  趟子手刘七跑到台旁,对鼓乐班的丁师父说:“丁师父,馆长有话,奏乐!大家都卖点力气呀!”“好嘞,瞧好的吧!”丁师父冲乐队一挥手,霎时,五音八乐,鼓锣齐鸣,演奏起得胜大乐。还有两个伙计爬到东看台的席棚上,把一面大红绸子彩旗,高高挑起。还有几个在台口放起了快鞭和两响,“劈啪劈啪”,烟火交炽。顿时,鹿王庙里欢声笑语,好像开了锅。台下也有许多人凑趣,不断地欢呼跳跃,鼓掌喝彩。

  克特朗喜笑颜开,站起身向台下的观众挥动双手。窦尔敦、迟乐天、石宽、丁猛、富春宝、秦永亮等人,也无不为之欢喜。整个大同拳馆的人斗志昂扬士气倍增。

  有一乐就有一悲。大同拳馆这一热烈庆贺,可气坏了万泉镖局的人。赖九成拧眉瞪眼,胜奎咬牙切齿,陆青拍案大叫,超然和尚直念弥陀佛,孟广元悲痛欲绝。还有些人气得直跺脚,那个乱劲儿就甭提了。

  赖九成怒冲冲地“腾”一下站起,冲众人说道:“各位,看见没有?大同拳馆太猖狂了,这是成心羞臊咱们,扫咱们的威风。哪位英雄打第三场,给咱镖局增光提气?嗯,哪一位愿往?”

  赖九成嘴里说着,眼睛直扫着三尺神魔陆青。为什么?他是有心请陆青出场啊。因为他看得清楚,这次比武是一场凶杀恶斗,武艺一般的人,连边儿都沾不上。现在双方各胜一局,因此这第三局非常重要,假如能取胜的话,决胜就有希望了;倘若被对方夺去,事情可就麻烦了。为了稳操胜券,赖九成打算让陆青出头,拿下这一阵。

  陆青一看赖九成的眼色,便心领神会。他暗想,赖九成跑前跑后的也不容易,我既然来了,吃了人家的,就得给人家办事。从眼下说,我现在是属于万泉镖局的人,镖局胜了,我也光彩;镖局败了,我也跟着丢人。想到这儿,陆青站起来痛快地说:“第三场交给我吧!”

  赖九成大喜,连连拱手称谢:“老爷子,非您不可。我等着给您祝贺!”

  “别,别!”陆青一摆手说,“胜负难料,我可不敢吹牛皮,等会儿再说吧!”陆青说罢,一转身来到西看台的台口。这儿比鹿台高出一丈,相距足有三丈五。陆青想要从这儿飞跃到鹿台,在人前卖一手,借此炫耀自己,压抑对方,其中也包括胜奎在内。

  陆青甩掉外衣,露出一套元青色丝绸裤褂,紧护腕,勒腿带,周身上下,紧衬利落,双脚一点台板,腾身而起,“噌!”一下纵起来足有一丈五尺多高,在空中一缓腰,左脚一蹬右脚的脚面,把身体射向鹿台,眼看脑袋要挨地的时候,他再次缓腰,“啪!”一个空翻,双脚沾地,声息皆无。这一招干净、利索,显示出他的功底扎实,造诣极深。

  “好哇,又是一个飞人!”台下一阵喝彩,人们为陆青鼓掌叫绝。窦尔敦看罢,也暗中赞叹:好功夫,好武艺。不愧叫三尺神魔地灵仙。他十分专注地观看陆青的每个动作,心想:哪怕学会一招,也不枉此行。

  再说神掌震八方胜奎,刚来那会儿,神气十足,谁也不放在眼里,认为自己是正宗正派,别人均是左道旁门,不屑一顾。看了几位的武功,他方承认自己原先的估计错了。就拿这个陆青来说吧,年过古稀,精力充沛,身怀绝艺,出手不凡,比我胜奎也高一筹,可不能小看了他们哪!

  这时,陆青站到鹿台上,朝东看台一拱手:“各位英雄,哪位赏脸,同老朽比武较量?”

  克特朗一看,陆青这么快就登场了,可见赖九成已趋于激愤了。他扭头问众人:“哪位下去会斗姓陆的?”

  众人见问,都不言语了。方才那股高兴劲儿“唰”一下降了一半。这是因为众人都知道陆青太厉害,五毒掌堪称一绝,挨上就得送命,谁愿下去送死呀。

  窦尔敦见此情景,忙答道:“大哥,小弟愿往。”克特朗摇着手说:“不,不!大将压后阵,不到关键的时候,我是不同意你出场的。”

  窦尔敦道:“话不能这么说,五场比武,哪一阵都是重要的,我打算跟陆青接接手,学个三招两招的。”

  克特朗笑道:“你在这儿看着,不是一样学吗?我看我该上场了。”

  克特朗说完,甩大衣,紧外带,转身就走。他为什么要亲自上场,这有两个原因,一是陆青不好对付,派别人太危险,二是他见众人面有难色,不能冷场。迟乐天一看,忙站起身,把克特朗拦住:“馆长,让我去吧!”

  克特朗回道:“您是客人,怎好劳您大驾?”“哈哈哈哈!”迟乐天笑着说,“难道我是来白吃的?俗话说,吃人家嘴短,拿人家手软,无论如何,我也得卖卖老,出点儿力啊!”

  克特朗大喜。迟乐天手提明杖和小铴锣,两眼一翻,走下东看台。“嘡!嘡!嘡!”一边敲锣,一边往前划拉,“借光,借光,给瞎子让个道。”

  老百姓们都很惊奇:嗬!瞎子还要比武?真是怪事!有几个好心人,拉着明杖,把迟乐天一直送到台上。迟乐天道过谢,转身来到陆青面前,笑问道:“老先生,算一卦吗?大流运卦,未卜先知。”

  陆青一看是迟乐天,冷笑道:“迟老剑客,请你正经些,这是比武场,可不是市场。”迟乐天两眼一转,恢复了正常,也冷笑了两声:“比武场又怎样,难道还吃人不成?”

  陆青道:“咱俩先别抬扛,请问老剑客,你是来比武的吧?”迟乐天把胡子一撅说:“这话说的,不比武来干什么?”

  陆青说:“那就请吧!”说毕,往后一撤身,亮出门户。“等一等,”迟乐天突然说道,“老朽有几句话,不知当讲不当讲?”

  陆青说:“当然可以,在下愿闻。”迟乐天说道:“你我虽然没在一起共过事,可彼此都有些耳闻。据我所知,老英雄独霸一方,乃是通情达理的人。赖九成忘恩负义,仰仗十三省总镖局的势力,欲无理吞并北园派,逼克特朗交出产权,这跟砸饭碗,绑明票,有什么两样?身为侠义道,竟干出这等不仁不义悖逆天理之事,实在是令人不能容忍。克特朗为了争这一口气,才决定比武以决胜负,不然的话,谁愿放着好日子不过,干这种倾家荡产、铤而走险的蠢事。你我远居外地,本不该参与此事,如果要参与的话,也应给他们双方调解,这才是侠义道的本分。我不明白,您为什么要支持赖九成?欠他的情,亏他的理,还是有什么短处在他手里?不然的话,像您这样通情达理的老英雄,决不会助纣为虐,胡作非为。”

  陆青满脸通红,正待还口,迟乐天又说道:“您先别急,听我把话说完了。您为什么也好,在下无权过问。不过,我总觉得,您这一登台,未免太掉价了。如果您听我的,最好咱们谁也不伸手,我陪着您离开此地。至于他们谁胜谁负,咱们就管不着了。倘若老英雄不听忠言逆耳,仗着你武功出众,非要管闲事,到头来必玩火自焚,落得个身败名裂,那时后悔可就晚矣。”

  “请你不必往下说了。”陆青二目圆睁,打断了迟乐天的话,冷冷地反问道:“你说我多管闲事,你自己这是干什么呢?你认为克特朗有理,我还看赖九成有理呢!人各有志,你管得着吗?方才我说了,这是比武场,不是市场。要比武你就留下,不比武请出去,少在这里嚼舌根,费唾沫!”

  “嗬!”迟乐天一听,火一下就蹿上来了,“陆青啊,陆青,我以为你偌大年纪,不定多明白呢,闹了半天,你是好坏不懂!半天我对牛弹琴,白费事了。既然你固执己见,可就别怪我不念绿林道的交情了。我倒要看看,你陆青有什么本事?何以如此猖獗?我就不信,大骡子大马都驯服得了,就驯服不了你这个三尺短命鬼?!”

  陆青气得一蹦多高:“迟瞎子,休要嘴皮子,你就拿命来吧!”说着把双掌晃开,恶狠狠扑了过去。“着!”探三指奔迟乐天额头便抓。“鹰爪力?!”迟乐天不敢大意,把铴锣一举,挡住面门,紧接着把明杖一顺,奔陆青心口戳去。陆青双脚点地,腾身跳起,掌往下按,猛击迟乐天的顶心。迟乐天往下一矬身,“噌!”往前一纵,陆青双掌按空。接着他双手沾地,脚往后蹬,奔迟乐天左右腰眼踢去,迟乐天急忙往左一跨步,抡明杖往后便扫,这下要是扫到陆青的腿上,非折了不可。陆青忙把两腿一收,腰一弓,跳出圈外,迟乐天也停身站住,略微喘口气。

  台上台下,掌声如雷,都为他二人的精彩对打叫好。窦尔敦用心地看着,发现这二人各有所长,都有绝招。迟乐天动作潇洒、老练,基本上以守为攻;陆青的招法敏捷、泼辣,出手狠,变化大,攻守兼备,防不胜防。

  克特朗也在凝神注视着这二人的一招一式,沉思半晌,问窦尔敦道:“贤弟,你看他二人谁能取胜?”

  窦尔敦皱着眉说:“从头一轮的接触看,基本相当,陆青在攻法上略占上风。”“嗯,我也这么看。”克特朗说:“我担心时间久了,迟老剑客要吃亏的。”窦尔敦点头不语,心里也在为迟老剑客担忧。

  再说迟乐天,把明杖和小铴锣放在台口,挽挽袖面,第二次亮开门户,严阵以待。陆青稳住心血,“嘿——”运足气力,又冲了过去。还是他首先发招,右臂一摇,探双指奔迟乐天二目便点。迟乐天往下一姓身,左手一扬,抓陆青的寸关尺,右掌一立,打陆青的华盖穴。陆青撤臂转身,腿随身转,“呼!”一声奔迟乐天软肋便蹬,迟乐天闪身上步,右手剟陆青的脚后跟,左掌砸向他的迎面骨,这一招,两头使劲,非常厉害。陆青急忙收腿发拳,奔迟乐天耳根猛击,迟乐天往后一仰身,拳从鼻尖滑过,还未等他还手呢,陆青突然把五指张开,奔迟乐天的五官掏来。“不好!”迟乐天急忙把双掌一并,使了个“老君关门”,一封他的五指。哪知,陆青这一招是虚实并用,如果对方躲不开,无法防御,这招就是实的;假如对方有所防备,这招便是虚的。目的在于把对方的注意力吸引到上部,然后在下边进招。

  迟乐天果然中计,当他合双掌封五指的时候,胸部以下就失去了防范,整个交给人家了,这是武术中的一大忌讳。窦尔敦看得清楚,心说坏了,他要提醒迟乐天一下,但是已经来不及了。就见陆青飞起一脚,奔迟乐天小腹弹去。迟乐天暗道:“不好,我上当了,急忙吐气吸胸,尽力把身子一拧个,这样才可以减轻打击力。说时迟,那时快,就听见“啪!”一声,这一脚正弹到迟乐天大腿根上,重有千斤,迟老剑客站立不稳,翻身栽倒。这是迟乐天闯荡江湖几十年来,第一次当众丢丑。虽说胜败是常事,可也没有这么惨过。迟乐天强挣扎着,从地下站起来,哪知身子一侧,又坐下了,面色铁青,热汗直流。

  克特朗急忙派出四个伙计,用软床把迟乐天抬回东看台。众人围拢过来,问长间短,迟乐天苦笑道:“是非皆因多出口,烦恼皆为强出头,我这是自己找着丢人。不料想,数十年的苦功,毁于一旦。”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地劝慰他,迟乐天摇摇头,眼望着克特朗沉痛地说:“实在对不起你,在我手上输掉一局,也对不起弟兄们。”

  克特朗听罢,十分感激,安慰道:“老剑客言重了,您为的是什么?一不图名,二不为利,还不是拔刀相助,见义勇为吗?克某这就感恩不尽了。”

  迟乐天又拉着窦尔敦的手说:“我把丁猛就交给你了,从今以后,我要隐遁山林,与草木同朽矣。”

  窦尔敦忙劝道:“老剑客怎如此气馁?人有失手,马有失蹄,从来就没有不打败仗的将军,谁敢说天下无敌?”

  迟乐天摇摇头说:“我跟你不一样,你年青有为,风华正茂,前途无可限量。我已年过古稀,桑榆晚景,好像落日的余辉,时间不长了。我没有别的要求,只拜托你两件事。”

  窦尔敦道:“有话您就吩咐吧,在下一定谨遵照办。”“你要设法挽回败局,无论如何也不要输给万泉镖局;你一定要设法替我报这一脚之仇,纵然我死在九泉之下,也可瞑目了。”窦尔敦点点头:“迟老剑客,您就放心吧!我一定尽力而为。”

  迟乐天苦笑了一下不言语了。经郎中检查,迟乐天左腿骨折,骨盘严重破裂,急需抢救。克特朗派了几个精明强悍的徒弟,把迟乐天抬回下处,精心调治。另有一个伙计,跑到台上,把迟乐天的明杖和小铴锣捡起来,送回下处去了。

  西看台这边,赖九成一看陆青大获全胜,真是喜出望外,手舞足蹈,马上吩咐伙计说:“快!放鞭炮,奏乐,升旗。快,快!”霎时,西看台一阵骚乱,鼓乐喧天,爆竹齐鸣,两面红旗顺风飘扬,人们欣喜若狂,好不热闹。赖九成独出心裁,还命人取来红绸子一匹,扎了几朵大花,要给陆青插花披红,好好地庆贺一番。

  按理说,陆青胜了一阵,第三场比武就算结束了。他若往回一退,全始全终,露个全脸有多好。可他这个人,自恃己能,胜了一阵,就有点飘飘然了。他不但不走,反而往台上一站,自吹自擂起来了:“各位乡亲父老们,在下乃陆青,字远太,绰号三尺神魔地灵仙,今年七十三岁。我自十三岁始习武,到现在整是一个花甲子,六十年了。几十年来,闯荡江湖接触过各类名人高手,不曾败给谁,为武林中人所知晓。远的不提,就拿方才这场比武来说吧,同我交手的那位可非一般人,他大名迟乐天,人称瞽国寻针逍遥叟,又称衡山二怪。据我所知,他练武的年头,也与我相仿,受过名人点传。可以说,武艺超群,盖世英雄。不过呢,他的武功还没有达到出神入化的程度,不然他能遭此败绩?对不对?”

  陆青越说越洋洋得意,唾沫横飞,“我相信,台下有不少武林高手,您一定能看得出,方才我使的那手有多高。那招名叫‘抽梁换柱’,也叫‘避虚就实’。我再给大家学一遍,您看,就这样。”陆青边说边比划,真是丑态百出,出尽了洋相。慢说东看台的人有抵触,就连他们自己人也很反感。赖九成怕他言多有失,忙派人下去请他回来。

  几个伙计单腿打千道:“老剑客,九爷有请。众位英雄都等您回去庆贺呢。”“不忙,不忙,我再说几句。”陆青把伙计们赶走。他倒背双手,来回溜达着说:“武术嘛,起源于战国,定形于达摩,分门立派始于张三疯……”正当他喋喋不休说着,忽然有人“呸”了一声,“你别穷白话了,臭气熏天,竟不知天下还有‘羞耻’二字!”

  这人的嗓子,清脆宏亮,全场人都听见了,无不感到愕然。陆青脸一红,低头往人群中观看,但见头三排的人群中间,站着一个五十岁上下的人。他中等身材,头戴宽边草帽,身穿蓝布裤褂;五官清秀,二目炯炯,儒雅之中透着傲气,令人望而生畏。

  陆青看罢,瞪着猴眼问:“方才是你说话?”“不错,是我又怎么样?”

  陆青一点手:“敢上台吗?有话到这儿来说。”那人一声冷笑:“上台有什么了不起,你还敢吃人?”说着冲四外一拱手:“各位请借个光,借个光。”围观的众人往两旁一闪,那人从人群中穿过,顺台阶登上鹿台。窦尔敦一看,该人正是用石头子打孟广起,救丁猛的那一位,没料到他也出头了。

  陆青虎起脸问道:“朋友,贵姓啊?请道个万儿,亮个号吧!”

  这人把草帽摘下来当扇子搧,边搧边说道:“我不懂你说的是什么,我看你这人妄自尊大,欺人太甚。比武嘛,自然有输有赢,这本不算什么。你看你胡子都白了,像你自己说的,今年都七十三岁了,闯荡江湖六十年,怎么这样不自重,不明事理?咱们绿林人,最反对得便宜卖乖,你偌大年纪,连这点儿都不懂吗?”

  这人连讽带刺地把陆青奚落一顿,陆青无可反驳,气得浑身发抖,恨恨地问道:“你是什么人,竟敢在老朽面前装腔作势?我过的桥比你走的路都多,什么不懂?何用你信口雌黄!”“哈哈哈哈!”来人大笑道,“有志不在年高,无志空活百岁。我看你纯粹是白活,倒不如早点儿死了好。”“哇呀呀呀!”陆青勃然大怒,抡拳便打。

  欲知来者何人?请看下回分解。

上一页  回目录 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