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书369 >> 古典名著 >> 中国古代侠义小说
第二十二回 独角太岁怒打村汉 飞天蜈蚣计败怪叟

  且说双鞭将徐大海飞身登上鹿台,与那庄稼汉见面,叫他说明身份,报出名姓。可那庄稼汉手持大棍,喝问道:“你是何人?”“我乃万泉镖局副总镖师、双鞭将徐大海是也。”

  “原来是无名小辈,对不起,你还没资格问这问那,快滚下去!叫赖九成前来见我。”“哇呀呀呀!”徐大海大怒,“何方狂徒,胆敢如此撒野,看爷爷扒你的皮!”

  话声未落,徐大海举鞭便打,“呼呼呼”双鞭挂风,下了毒手。那庄稼汉边打边说:“都说你们万泉镖局不讲理,今天一着,果然如此,欠债不还,还要用武力压人,真是可恶至极!我看你们别跟大同拳馆比武了,干脆你跟我来吧,老子我今天全包下来了!”

  徐大海越听越生气,打得更凶了。二十回合过后,徐大海一个没留神,被庄稼汉反手一棍,正打在后臀上,“咕咚”一声摔了个狗啃屎,双鞭也撒了手。庄稼汉一脚踏住他的后背,冷笑道:“既然你们欠账不还,我就打你个痛快!”说罢,抡起大棍照徐大海屁股打下去,把徐大海打得“嗷嗷”直叫。

  “哗!”全场的人都笑了,人声鼎沸,说长论短。还有些起哄的人,“吱吱”直打口哨。赖九成一看,气冲两肋,勃然大怒。他以为这使万泉镖局太难堪了,大比武还未开始,就闹了个出师不利,心里都别扭透了。再看眼前的场面,自己如不出面就会更加麻烦。“噌!”他站起身形,走下西看台,奔向鹿台,一大帮徒弟各擎兵刃,紧跟在后。赖九成跳上鹿台,抖丹田喝道:“大胆狂徒,还不快住手!”

  那庄稼汉听见喝声,这才将棍收住,撤步闪身,亮开门户。伙计们利用这个空隙,跑过去把龇牙咧嘴、疼得要死的徐大海架起来扶下鹿台,幸好那庄稼汉并未下毒手,故徐大海还没有伤着筋骨,但这个惨状也够好看的。

  赖九成紧走几步,来到庄稼汉面前,喝问道: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是谁唆使你前来胡闹的,嗯?”庄稼汉上一眼下一眼,左一眼右一眼,打量着赖九成,然后不慌不忙地道:“你瞎了?没看见我这身穿戴吗?在下是种地的,真正的庄稼人。你是谁?”

  “嘿嘿嘿嘿!”赖九成冷笑道,“吾乃万泉镖局的总镖头,独角太岁赖九成。”“哦,您就是赖九爷!失敬,失敬,这回我真找着正主了,别的甭提,您先还账吧!”

  “呸!少在我面前装疯卖傻,谁欠你的账来?”“你,就是你赖九成!”庄稼汉愤慨地说,“五年前,你欠下我白银五百两,大加一的利钱,本利加在一起共是一千零五十六两。这么办吧,零头我不要了,干脆你就给一千两吧。给了银子,我转身就走;赖账不还,我可没完!”

  “放你娘的狗臭屁,我从来就没欠过人债,你这是无中生有,故意捣乱!”赖九成说罢,把双臂一分,亮了个鹞鹰双钩手,“呀”的一声奔庄稼汉面门掏来。

  庄稼汉把大棍一扔,合双掌往外一撩,赖九成抽掌转身,飞起一脚奔庄稼汉裆部踢去,庄稼汉使了个张飞大骗马,“砉!”一个跟头跳出圈外。赖九成不舍,纵身追了过去,一掌奔心门便戳,庄稼汉闪身上步,使了个双切掌,左手切他的寸关尺,右手切他的曲尺穴。赖九成收臂闪身,使了个胯打,奔庄稼汉骨盘撞去,庄稼汉持身往前一纵,赖九成胯打落空,略微喘了口气,又拉开架式,封住门户。两人都目光逼人,紧紧盯住对方,转来转去,突然都往前一扑,又战在一处。

  人们都目不转睛地看着,东西两座看台上鸦雀无声,窦尔敦小声问克特朗:“你可认识这个庄稼汉?”“不认识,说不定是哪路的英雄。”

  “看样子好像是咱们的人。”“有理走遍天下,无理寸步难行。哪儿都有主持公道的人。”不等克特朗把话说完,窦尔敦突然皱起了眉头,原来,他发现庄稼汉败相已露,抵挡不住了。

  说时迟,那时快,就见赖九成在庄稼汉面门前双手一晃,左脚便穿在庄稼汉两脚中间,冷不了往回一钩,右脚随即飞起,踢向庄稼汉的脚跟。这招疾如闪电,快似流星,“咕咚”一声,把庄稼汉踢了个仰面朝天,摔出足有一丈多远。

  赖九成仍不罢手,猛扑过去,庄稼汉赶紧使了个就地十八滚,一溜跟头跳下鹿台,指着赖九成说道:“姓赖的,你等着,人不死,债不烂,等明儿再找你算账!”说罢,一头走进人群,一瘸一踮的去了。

  赖九成“哈哈”大笑,冲四外一抱拳,大声说道:“各位都看见了吧,山大了什么兽都有,树多了什么鸟都有。就拿方才那位来说吧,纯粹是个臭无赖!要不就是个受人唆使的跳梁小丑。他的用意很清楚,就是想把这次大比武给搅乱,真是不自量力,痴心妄想。按理说,本应该把他抓住,送交官府,严刑审讯,逼他供出实情。不过话又说回来了,一笔写不出二个绿林,都是祖师爷的后代子孙,无论如何,也得网开一面,因此,就不再抓他了。算了,方才的事就算过去了。闲言少叙,咱们言归正传,大比武现在正式开始。在比武之前,请县丞大人宣布几条约法。”吴县丞环视一下周围,宣读道:

  第一,此次比武,只限于万泉镖局和大同拳馆,以及双方聘请之人员,他人不得介入。

  第二,比武场地只限在鹿台之上,不得在场外或其它地方进行。

  第三,不论是谁登台,都要当众通报姓名,证明身份,讲出与主持人的关系,经双方主持人允许,方准上场。

  第四,大比武一共进行五场,比武内容由登台者自选,包括软硬功夫,各种绝技和拳脚兵刃。五战三胜者为赢,失败者不得强词夺理,寻衅肇事,违者由官府追究。

  第五,登台者纯属自愿,死伤由命,后果自负。伤人者不治罪,被伤者认倒霉,主持人也不负任何责任。

  第六,双方如打成平局,可随时增加场次,或另做安排。

  吴县丞一口气宣布完了,朝东西看台看看说道:“该你们二位讲了!”

  克特朗不愿多费口舌,但盼速战速决,因此,向台上摇摇手,表示无话可说。赖九成接着道:“既然无人再讲,大比武就开始吧!”说完,他跳下鹿台,回到西看台归座。

  老百姓兴致勃勃,万头攒动,都往台上看着,看头一阵出场的是哪一个英雄。可是,等啊,等啊,足有一袋烟的工夫,也不见有人登台。原来,双方都相持住了,人人都在用心计,打主意。大家都知道,这可不是一般的比武,事关重大,举足轻重,胜了就甭提了,一旦战败,谁负得了这个责任?因此,都不愿头一个露面,都想看看行情,探探深浅。这样一来,便使场子冷了下来。

  赖九成又急又恼,扭回头不停地看着,意思是说,上啊!怎么都不动了?这不是故意看我的笑话吗!又等了好大一会儿,忽然有人口称道号:“无量佛!总镖头莫急,贫道愿登首场。”

  众人一看,原来是飞天蜈蚣张道全。赖九成深感意外,凭他的身份,岂能开场?遂说道:“仙长,您还是压大轴吧,让您开场,叫我怎么过意的去!”

  “哈哈哈哈!”张道全笑着说道,“你可不要忘了,总共才比五场啊!哪一场不是硬仗?胜一场就拣一场,败一场就失掉一局,这是儿戏吗?再说,比武比的是功夫高低,又何必计较先后啊!”

  赖九成被他说得心服口服,十分感激地说:“仙长所言极是,那就请您多辛苦了。”张道全笑而不答,晃拂尘、迈方步,走下西看台,绕过人群,一步一步顺梯子登上鹿台。

  这妖道为什么要打头阵,难道真像他说的那样吗?不是。原来,他有他的打算,他认为,头三出没有好戏,像窦尔敦、迟乐天都不会先上场。除去这两人外,就无人是他的对手了,那他必定稳操胜券。打胜了,既可以在人前显能,又为赖施主赢得面子,哪方面都说的过去。假如现在不先上场,越往后拖,就越麻烦了。俗话说,大将督后阵。谁能料到,除了窦尔敦和迟乐天之外,还会遇上什么高人?到了那时,出头吧,危险太大;不出头吧,面子上又过不去,与其被动,反不如先出场主动。因此,他下了决心第一个上场露面。

  闲言不叙,书归正传。张道全走上鹿台,把掌中的拂尘又晃了几晃,打稽首,颂佛号:“无量天尊,善哉!善哉!各位施主请了。贫道姓张,双名道全,绰号飞天蜈蚣。某自幼在东海蓬莱阁出家学道。贫道与赖施主交情莫逆,这次应邀为万泉镖局帮兵助阵。蒙赖施主所准,登台献技,要取这头一阵。”说到此,他抬头望了望东看台,提高嗓音继续说道:“哪一位愿与贫道比武较量?有捧场的没有?贫道在此恭候了。嘿!有没有?”

  “老伙计,让我去对付他吧!”东看台上的上官元英站起身形与克特朗说道。克特朗稍微怔了一下,被上官元英觉察出来了,不悦道:“怎么,你不相信我?”

  克特朗直爽地说:“多少有点,这妖道心黑手狠,善打毒药暗器,不是容易对付的。”“嘿嘿嘿嘿!”上官元英冷笑道,“错了管换,败了赔你,丢人现眼是我的,怎样?”

  窦尔敦一看,盟兄弟有些挂不住了,忙插言道:“克大哥也是好意,您又何必计较。”

  上官翻翻眼睛,不往下说了,手提烟袋,噔噔噔走下东看台,直奔鹿台。老百姓呼啦往两旁一闪,给他让出一条道,上官元英气呼呼上了鹿台,二话不说,先满满装了一袋烟,用火石燃着,狠狠地吸了几口。刹那间烟雾弥漫,飘起几朵烟云。老头子一边抽烟,一边想:克特朗,你太小瞧人了,也不是我说句大话,当今五大派八十一门户,还没有几个让我折服的,他张道全算个屁,你何必长他的威风,灭我的锐气?我今儿个非要卖卖老,堵住你的嘴不可。

  上官元英过足了烟瘾,气血也平服了,这才走近台口,当众说道:“乡亲们,老朽复姓上官,双名元英,云南昆明人氏,我给我自己起了个绰号叫飞天怪叟。大同拳馆的克特朗是我的朋友,我这次应邀也来参加比武大会。不过,老朽,老朽,又老又朽,我这点能耐,平常稀松,外带二五眼,是拿不出手的。可是为朋友嘛,脑袋掉了也不能在乎。俗话说,头三出没有好戏,像我这号道的,只能给好汉垫垫场子,跑跑龙套。请诸位乡亲多多包涵。”

  上官元英讲完了,台下响起一片热烈的掌声,人们都感到这个小老头挺有人缘,说话幽默风趣。

  再说上官元英,冲着张道全一拱手:“哟!原来是张仙长,幸会,幸会。”张道全也还礼道:“岂敢,岂敢,今日得见老英雄尊颜,足慰平生。”

  “老朽厚颜无耻,想给仙长打打下手,不知尊意如何?”“无量佛!”张道全笑道,“老英雄过谦了,既然你肯赏脸,贫道只好奉陪了。”“请问仙长,你打算怎样比试?”“贫道打算先领教领教掌法,然后再比比兵刃如何?”张道全沉吟片刻回答道。“就依仙长。”

  二人说罢,各往后退了两步,上官元英放下烟袋荷包,从怀里取出一块青绸子绢帕,把秃脑袋一包,又把腰中的布带勒了两扣,伸胳膊抬腿,没有半点牵挂之处。这时,他才前腿弓、后腿绷,一手护心,一手朝前,亮出门户。张道全也把拂尘、皮囊和独龙鞭放在地上,而后把肥大的道袍脱掉,紧腰带、提云鞋,双掌合十,单腿独立,也亮出了门户。二人互道了一个“请”字,绕步斜行,开始转圈。张道全全神贯注,上官元英屏息凝神,四目相对,手脚不停地变换部位,但谁也不敢轻意发招,只是各自封严门户,伺机进攻。

  东西看台的人,也和他俩一样紧张,几百双眼都盯在他俩身上,一时显得异常肃静。突然,上官元英左掌一晃,右掌直立,“呼”的一声,直奔张道全面门击去。张道全早有防备,就见他往下一矬身,横左臂往上一搪,同时探出右掌,“啪”奔上官元英心门便打,上官元英急忙吐气收胸,腰往后坐,合双掌往下一按妖道的胳膊。张道全急忙把右臂掣回,“唰!”一转身,飞起左腿,奔上官元英后脑踢来。上官元英往下一蹲,大腿从头顶掠过,就在这一刹那,上官元英使了个“举火烧天”,探五指奔妖道裆里抓去。张道全大惊失色,不由得喊了声:“无量佛!”急忙收腿并裆。哪知,他稍微慢了一点,人倒是躲开了,可裤裆被人家抓住了,“哧啦”一声,扯了个大开裆。

  嗬!裤子变成了裙子了。张道全臊了个大红脸,急忙蹲到台上不敢动弹。台上台下笑声哗然,好像开了锅似的,不知是谁,在人群里喊道:“老道穿裙子,真是旷古奇闻!”“什么裙子,那叫开裆裤!老道快变成娃娃啦!……”

  这些人的嘴可够损的,把张道全臊得脸色一阵青,一阵白的。上官元英把掌中扯掉的那块裤片扔给张道全,并说:“喂!找个人给你补上吧!”

  张道全怒容满面,并不答理上官元英,他把道袍围到腰里,下台找了个无人的去处换了条裤子。

  一会儿,张道全二次返回鹿台,只见他凶相毕露,手指上官元英骂道:“大丈夫受杀不受辱,你存心叫贫道在人前丢丑,真是可恶至极,别看我裤子破了,我可并不服你!”

  上官元英听罢,手捻银须哈哈大笑道:“仙长,这就是你的不对了。常言说,骂人无好口,打仗没好手。怎么能怪我不对呢?要怪的话,还是怪你的师父才对,都怪他没把你教好,让你在人前现眼。”

  “无量佛!”张道全气急败坏,一哈腰把皮囊背好,拣起独龙鞭,怒喝道,“来,咱们比比兵刃。”“好!”上官元英把零碎带好,绰起钢杆大烟袋。张道全把鞭抡开,先练了个左右插花,又练了浪子踢球,最后亮了个“冲天一炷香”。鞭尖朝上,鞭鞘朝下,左手护住右手,双腿拉了个弓步。

  上官元英倒不像他那么啰嗦,只亮了一个虎步,把钢杆大烟袋在胸前一横。张道全不等上官元英站稳,就把鞭一挥,奔头顶便砸。上官元英单臂较力,用大烟杆往上一崩,“嘡啷啷!”两件兵刃碰在一处。但见火星迸溅,发出刺耳的噪声。妖道手腕发酸,上官元英单膀发麻,两人都倒退了几步。接着,妖道手腕子一顿,“唰!”鞭尖奔上官元英咽喉便点,上官元英把头一甩,烟袋奔妖道迎面骨扫去,妖道双脚点地,往空中便纵。这样二人一来一往,战在一处,难分难解,有赞为证:

  独龙鞭,似飞龙,

  上下翻飞挂金风。

  钢铁铸,分量重,

  四十八斤还有零。

  招数精,力量猛,

  疾似闪电快如风。

  打山裂,打地崩,

  神仙见了心也惊。

  烟袋锅,真特殊,

  天下绝伦盖世无。

  五金造,合金铸,

  招数古怪多门路。

  又像锤,又像棒,

  碰到身上就够呛。

  两人战了三十多个回合,仍未分出胜负。张道全心中焦急,心说,真倒霉,原以为打头阵稳操胜券,谁知却遇上这个怪人。看来要想取胜还真不容易,我何不用暗器赢他?但又一想,不行!众目睽睽之下,岂不自找麻烦。忽然,他灵机一动,计上心头,我何不如此这般。那位问,他要干什么?原来他想舍身冒险,从败中取胜,这话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可就难了。败中取胜,首先要败,败的要真实,要把对方迷惑住,而不能露出任何破绽,只要对方信以为真时,才能够出奇制胜。否则,弄巧成拙,或许把命得搭上。

  张道全暗下决心并打定了主意,便装做气力不佳,渐渐地把鞭招缓了下来,显出只有招架之功,并无还手之力的样子。

  恰好此时,上官元英的大烟袋正迎面砸来,张道全用鞭往上一搪,“嘡啷”一声,把他震得倒退了两步,一个趔趄,趴到地上。一般人都未看出他这是装假诈败,上官元英一时也被骗过了。为什么?一是妖道的狡诈,动作做得逼真;二是上官元英确实有点骄傲。有道是骄者必败,这个毛病坑人不浅哪!

  闲言少叙,上官元英一看张道全倒下了,便“噌”的一个箭步跳到妖道近前,举起铜杆大烟袋奔臀部用力打去。就在这一刹那,张道全突然翻转身,飞起双脚,如兔子蹬鹰似的,奔上官元英的华盖穴猛踢过去。这突如其来的一手,可把上官元英吓呆了,再想躲已经来不及了,他只好尽量把穴位闪开,但是肩上和胯上被各蹬了一脚,足足跌出一丈远,趴在地上不省人事。妖道一打挺,从地上跃起身来,“哈!哈”大笑,用鞭指着上官元英反唇相讥道:“这可是你自己找的,要恨就恨你师父去吧,全怪他没把你教好,才在人前现眼!”

  西看台上欢声雷动,鼓掌喝彩,为妖道祝贺。张道全笑眯眯地直点头,心里乐得开了花。赖九成吩咐手下人击鼓,宣布头一阵比武结束,又命人在西看台上挑起一面红旗,表明万泉镖局夺得了首场胜利。

  大同拳馆的馆主克特朗见上官元英败下阵来,心里很不是滋味。当下命人把上官元英抬回。窦尔敦等人围拢过去,定睛细看,只见上官元英牙关紧闭,嘴唇发青,面无血色,看来伤势不轻。迟老剑客精通医道,忙命人把上官元英放到平处,细心检查。窦尔敦在一旁焦急地问道:“怎么样?”“伤势不轻哪!左臂骨折,胯骨也劈裂了,急需接骨和调治。不过无性命之忧,过些天会好的。”

  克特朗手下也有几名好郎中,专治红黑伤,他把一个姓侯的郎中叫来,叮嘱再三,要把上官元英尽快医好。郎中遵命照办,叫人用软床将上官元英抬回住处,医治去了。

  且说铁罗汉窦尔敦,浓眉紧锁,怒火中烧,当下就要登台为盟兄报仇雪恨。克特朗急忙上前拦阻。

  欲知窦尔敦如何为盟兄报仇,且看下回分解。

上一页  回目录 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