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书369 >> 古典名著 >> 中国古代侠义小说
第二十一回 桑梓店风云际会 鹿王台龙虎腾跃

  铁罗汉窦尔敦又收下了丁猛、石宽两个弟子,真可谓锦上添花,确实是一件大喜事。然而,窦尔敦却乐不起来,因为九月初一大比武即在眼前,可他对人家实力并不了解,能否取胜毫无把握,因此心里甚是着急。其实,克特朗、上官元英比他还着急。尤其是克特朗,千斤重担压在他肩上,名利得失在此一举,他哪能不放在心上呢?

  书说简短,眨眼间九月初一到了。这天清晨,众人梳洗已毕,齐到大厅用饭。克特朗亲自把盏,给众人都斟满了酒,他擎杯在手,朗声说道:“克某不才,蒙祖师爷赏饭,同道们支持,方在山东这块土地上混了这么多年,也算闯出了一点小小的名声。我虽不敢说为人义气、仗义疏财,可也没做过对不住朋友的事。谁曾想到,却得罪了独角太岁赖九成。该人受老匹夫胜英、黄三太等人的蛊惑,见利忘义,背弃前盟,欲吞并我大同拳馆,独霸北园派。说句白话,就是要夺我的饭碗,把克某赶出山东。士可忍孰不可忍!”

  克特朗说到此处,怒发冲冠,情绪激昂,大家都静静地望着他,“常言道,人为一口气,佛为一炷香。顺着好吃,横着难咽。我宁愿把这副老骨头扔在济南,也绝不向他姓赖的屈服让步。因此,约定今天大比武,五阵赌输赢,倘若克某五战三胜,赖九成就得撤回原议,向大同拳馆赔礼认错,并包赔一切损失;反之,我就得家破人亡,乖乖地受人家摆布。克某自知孤掌难鸣,这才向各位发出呼吁,难得诸位不弃,先后赶来给我克特朗助威捧场,克某不胜感激,永世不忘。现聊备小酒一杯,不成敬意,略表寸心,请诸位干了吧!”

  众人一齐站起,都把酒喝干了。上官元英下席,又给众人把酒斟满,说道:“诸位,我也唠叨几句,不过我是个粗人,满嘴跑舌头,说得对与不对,请大家指教了。常言道,二月为朋,知心为友。既是朋友,就得同甘苦,共患难。常人还如此,何况我们都是绿林同道!就冲来了这么多英雄,我都替老克头高兴。做为朋友,来,我也敬大家一杯,干!”“不敢当,不敢当。”众人客气一番,把酒喝了。

  上官元英又给众人把酒斟满,继续说道:“今天是九月初一,换句话说,也是咱们玩命的日子。在座的诸位都明白,吃咱们这碗饭可不容易,光耍嘴皮子是不行的,到时候要拿出真东西来。要刀枪见血,临阵不惧,胳膊腿断了没怨言,脑袋掉了不在乎,皱皱眉头就不算绿林豪杰。所以,我希望诸位量力而行,能登场的登场,不能登场的助威;能呼风的呼风,能唤雨的唤雨,千万不要勉强,更不要打肿脸充胖子,到时候在人前丢丑。”上官元英目光凌厉地看着众人,继续说,“说句难听话,这顿饭对某些人来说也许是断头饭,吃完了这顿,下一顿不一定能吃上。谁都养大带小,因此,千万不要勉强,怕死的现在退出还不晚。”窦尔敦心中暗笑,这老兄可够损的!在这种场合谁能打退堂鼓,即便胆小也抹不开嘴说呀!

  “上官老英雄,你不必往下讲了,别看我来的晚,但我看得也很清,在座的没一个是贪生怕死之辈。要怕死,人家也就不来了。”不等瞽目寻针逍遥叟迟乐天把话说完,神拳太保秦亮便附和道:“老剑客说得对,据我所知,来的都是好汉,没一个怕死的。头可掉志不可屈,为朋友万死不辞!”

  “好!我谢谢大家了!”克特朗怕上官元英嘴冷,再冒出难听刺耳的话来,遂忙把话接过来。接着吩咐开饭。时间不大,众人用毕早饭,稍事休息,然后在门前列队,起身赶奔鹿台。

  再看桑梓店街上,人山人海,摩肩接踵,拥挤着奔鹿台而去。干什么?看热闹去。谁不想开开眼、长长见识呀!大同拳馆的老少英雄刚一出门,就陷在人海之中,老百姓都用惊奇的目光,盯着这一二百绿林好汉,他们觉得这些人很神秘,又有些传奇色彩,指手画脚,评头论足。

  克特朗率领八名弟子在前边开路,在他后面是傻小子丁猛和一甬碑石宽,这两位个头最大,比常人高出一截,一个手提双锤,一个拎着狼牙大棒,真好像一对门神,吸引着上万双眼睛。接着,上官元英也带领着八个徒弟走出大门。上官元英个小头秃,穿戴特别,只见他手端特号烟袋,边走边抽,烟雾缭绕,人们见了又惊奇又好笑。在他后边,走着瞽目寻针逍遥叟迟乐天,瞳仁反背,两眼望天,活像盲人的样子,左手提铴锣,右手拄明杖,边走边敲,嘴里还不住地说:“借光,借光,别碰着瞎子。”招惹的围观者哗然大笑。

  在退老剑客身后,便是铁罗汉窦尔敦了。他仍是头陀打扮,月牙金箍,散发披肩,青布僧衣,布袜云鞋,腰系皂绦,斜背布囊。小英雄多臂童子富春宝紧随在后,给师父扛着虎尾三节棍,他打扮得干净、利落,英俊、潇洒,背背白鹤剑,斜挎着镖囊。八条壮汉围在他们师徒左右,前簇后拥,好不威风。再往后,就是神拳太保秦永亮,铁腿神鹤杜子鹏等,咱就不一一细表了。约有一顿饭工夫,群雄出了桑梓店,来到了鹿台。

  鹿台又叫鹿王台,据说在唐代,这里曾出过一头神鹿降福驱邪,保护了黎民百姓。老百姓为纪念它,筹款集资,修建了一座鹿王庙。每年九月初一到初五,四乡八镇的百姓都到这里祈祷,给神鹿敬香,久而久之,便形成了每年一度的庙会。现在,鹿王庙早已废弃,只剩下山门和月台,庙会也名存实亡了,因此改名鹿台。

  鹿台风景优美,桑树成林,是比武、练功的好地方,所以,双方才决定在此比武。经过布置的鹿台,更显得庄严壮丽,山门上挑着两面大旗,左面是大同拳馆的馆旗,右边是万泉镖局的镖旗,被风一吹,呼啦啦直响。山门前搭着松柏牌楼,高两丈,宽五丈,牌楼上有五人高的用金箔做成的大字——龙虎风云会。

  老少英雄们从牌楼下穿过去,又越过山门,来到鹿台。前面咱们说了,鹿台就是原来的月台,高五尺,宽丈五,一色用青条石砌帮铺面,内用沙土垫成。周围的石头栏杆已经毁掉了,就剩下光秃秃一座大台,这就是比武的场地。在鹿台东西,搭起两座看台,高一丈五,上有芦席盖,左右有梯子,可通上下。看台上放着桌椅,在前排桌上铺着白桌布,摆着茶具和应时的水果点心。看样子,每座看台都可容纳三四百人。两座看台都悬灯披红,绑插彩旗。整个鹿台由双方派人管理,三丈以内为禁区,用大绳横栏,任何人不准靠近,老百姓只好站在三丈以外的地方看热闹。

  在鹿台的北侧,还有一座小席棚,红毡铺地,点缀的极其文雅,棚内有八仙桌、安乐椅,大红帷幕,这是专门给弹压地面的官人准备的。

  克特朗率领众人登上东面的看台,按身份和年龄依次就坐,仆人献茶。在前边就坐的是克特朗、上官元英、窦尔敦、迟乐天、秦永亮、鹅头叟。富春宝、丁猛、石宽坐在师父身后,随时听候差遣。徒弟们守住梯子口,端茶送水,通风报信,穿梭似的来回忙碌着。

  台下挤满了看热闹的观众,熙熙攘攘、沸沸扬扬,万头攒动,人声嘈杂。书中代言,在看热闹的人当中,有几位惊天动地的英雄,也有几个叱咤风云的武林高手。他们当中有的是专为看热闹来的,也有的是奉命来的;有的向灯,有的向火,总之,各揣心腹事,尽在不言中。

  不久,万泉镖局的人也到了,其声势可比大同拳馆大的多。只见由十二人组成的马队开道,扬鞭策马,“嗷嗷”直叫,把老百姓吓得急忙躲闪。中间让开一条通道,闪出总镖师赖九成,他头顶大红缎子软包巾——为什么?因为他头顶受了镖伤,包着药布难看,所以才用软包巾盖上——身穿大红缎子箭袖袍,腰束金丝带,足蹬墨缎靴,外罩青缎披风,腰横鬼头钢刀,手挥马鞭,瞪着眼、撇着嘴,盛气凌人。十几名彪形大汉围绕着他的大黄马,更显得杀气腾腾,不可一世。

  在赖九成身后,是泰山派少派主闪电昆仑子华文龙,只见他头顶宽边大草帽,白绸子里,两根帽带飘在两肩,身穿月白缎长衫,上绣杭州十六景,外罩大红马甲,足蹬香牛皮快靴,左肋下佩带宝刀,掌中擎一把湘妃竹凉扇,明眸皓齿,仪表堂堂,跨骑一匹白龙马,更显得英姿勃勃,气宇轩昂。

  在华文龙身后,一拉溜是三只软轿。软轿又称肩舆,就是一把大椅子,两边穿两根轿杆,前后有人用肩抬着。头乘轿坐着一个小老头,形像古怪,恰似猿猴,二目如电,这就是三尺神魔地灵仙陆青陆远太。二乘轿坐着个胖和尚,金冠僧袍,双手合十,二目低垂,脖下挂着素珠,这就是泰山派主金面伽蓝佛超然和尚。第三乘轿上坐着一个出家的老道,束发包巾,竹簪别顶,身披八卦仙衣,背背宝剑,手执拂尘,斜挎百宝囊,相貌凶恶,这就是飞天蜈蚣张道全。

  再往后还是马队,都是被邀请来的各路好汉,一个个扬眉吐气,自命不凡,佩剑悬鞭,神气十足。

  万泉镖局的伙计、打手、弟子、徒孙都跟着马跑,诈诈唬唬,眼里哪还有人!就见他们穿过人群,来到西看台下,甩镫下马。赖九成先往东看台扫了两眼,然后带领众人上了西看台,依次就坐。坐在最前排的是:赖九成、华文龙、超然、陆青和张道全等,其他人陪坐在身后和左右。伙计们递毛巾、献茶水,忙里忙外,好一阵张罗。

  他们刚坐下,桑梓县的县丞就到了。他坐着一乘四人大轿,率领三班衙役,鸣锣开道,走进鹿台。赖九成和克特朗急忙率人下看台前去迎接;把县丞迎上那座小台。县丞姓吴,官居从九品。今天,他是代表知县大老爷前来坐阵的,因为这次比武是官准立案,不属私打斗殴。

  吴县丞坐定后,赖九成和克特朗都向他敬献了礼品,暗中又塞给他黄金数十两,同时,连每个差人也都得了实惠。吴县丞说了几句客气话,又打了几句官腔,赖九成和克特朗方才告退。

  现在,他们二人心里都有了底,因为已用钱堵住了官人的嘴,就不再担心会横生枝节了。克特朗回到东看台之后,窦尔敦向他建议说:“大哥,看情形万泉镖局又增了人,来者不善,善者不来。肯定有一场凶杀恶斗,为了避免不必要的伤亡,您是否与赖九成拟定几条约法。”

  “嗯,说得对!”克特朗点头表示同意。随后,带着四个徒弟走下东看台,来到西看台,当下命人通报。万泉镖局的伙计转身来到赖九成身边说:“启禀总镖师,克特朗前来拜望,说有事与您商定。”

  “哦?”赖九成一愣,忙率人迎接,一直把克特朗接到看台上,分宾主落座。赖九成问道:“请问老哥哥,与我有何事商定?”

  “克某原以为鹿台比武,也不过三五十人而已,没料到现在却超过了十几倍,有道是人过一百,形形色色,良莠不齐,什么人都有。倘若有人心怀叵测,乘机作乱,一旦酿成大祸,岂不都落在你我身上!为此,我拟了几条约法,约束众人不得惹是生非,你看如何?”“我看这是多此一举!”“为什么?”克特朗十分恼火地问。“当初你克特朗大哥要是听我的话,把大同拳馆乖乖地交出来,何必引出这许多麻烦?再说这次大比武,也是你提出来的,我看不出事便罢,要是出了事,你就是罪魁祸首,与我姓赖的毫无关系,谁还管他什么约法不约法!”

  不等赖九成把话说完,克特朗的怒火就不打一处生,他真想把赖九成抓过来,狠狠地咬上两口,只是碍于场合所限,才勉强压下怒火,冷冷地说道:“当初若不是你提出无理苛求,哪会有今天这场争斗?将来官府要追查责任的话,你应是首犯,我不过是个从犯罢了。你不怕,我更不怕,看哪个没种的到时坐坡。”克特朗一甩袖子,下了西看台,愤然回东看台去了。

  到了辰正二刻,几名伙计登上鹿台,把手中的铜锣敲响,刹时,全场鸦雀无声,人们都屏息凝神,往台上观看。锣声一止,“噌”一个人蹿到台上,二话不说,“啪啪啪”地先练了套五花拳,然后往月台中央一站,气不长出,面不改色,向四外一拱手,高声说道:“呀——呔!天下的英雄好汉,各位父老兄弟,你们听着,在下乃山东济南人氏,复姓欧阳,单字风,人送绰号铁腿神拳。自幼与独角太岁赖九成同堂学艺,他是我大师兄,我是他三师弟。这次大比武,我也应邀来参加。不过,我可不敢跟谁比武,因为什么呢?当着真人不说假话,就因为我这两下子太平常了,狗肉包子——拿不出手,萝卜缨子——上不了宴席,我登台是为了给大会祝贺。闲言少叙,我再练套八卦拳,练得不好,请诸位赏脸。”欧阳风说罢,往下一塌腰,走行门,迈过步,就练开了。

  且说铁罗汉窦尔敦坐在东看台上,定睛往鹿台上观看。他天生好学,从不放过机会。按理说,欧阳风的武艺是不屑一顾的,可窦尔敦则不然,他认为寸有所长,尺有所短,即使在欧阳风身上,也能学到一些东西。因而,他十分专注地看着。窦尔敦的举动早被一位高人看在眼里,暗中称赞道:名不虚传,孺子可教也!这人是谁?众位别忙,后文自有交代。

  时间不长,欧阳风练完了,台下响起一阵掌声。欧阳风颇为得意,笑着向台下一拱手,转身便走。“站住!”台下有人大吼一声,“嗖”地一声跳上鹿台。欧阳风一看,上来的是个庄稼汉。二十多岁,五大三粗,光头未戴帽子,一条大辩盘在头上,辫穗垂到左手边,黑红脸面,粗眉大眼,显得格外朴实忠厚。身穿一套蓝布裤褂,光着脚丫,挽着裤腿。

  欧阳风看罢,把嘴一撇,冷冷地问:“你要干什么?”“我要找你们算账!”

  “算得什么账?谁该你的!欠你的!”“你不是万泉镖局的人吗?”“是呀。”“那就对了,我就是要找你们算账!”说罢就是一拳,奔欧阳风面门击来。

  欧阳风这个气就甭提了,心说,山大了什么兽都有,我一不欠他的,二不短他的,他非要跟我算账,真是岂有此理?干脆,我把他废掉就算了。想毕,翻双手一叨庄稼汉的腕子,庄稼汉急忙把手撤回,跳起来就是两脚。欧阳风一抓他的脚脖子,庄稼汉收腿转身,“乒乓”就是两嘴巴。欧阳风一看,这都是些什么招数,赶紧往旁边一扭头,哪知,他刚把脸一侧,庄稼汉朝他脸上“呸!呸!”唾了两口。他急忙用袖子把唾沫揩净,一转身跳到台旁,从兵刃架上绰起一口朴刀。朴刀又叫斩马刀或双手带,刀头和刀杆一般长,刀杆后头有个铁环,铁环上拴着大红绸子。这口刀是开过刃的,刀锋闪着青光,冷森森透人肝胆。欧阳风大吼一声,便奔庄稼汉冲去,“唰唰唰!”就是几刀,哪知这位庄稼汉真不含糊,连蹿带跳,欧阳风砍了半天也没砍着。庄稼汉瞅空卖了个破绽,跳到鹿台边,也从兵刃架上抽出一条齐眉棍,转回身又奔欧阳风冲去。刀棍并举,战在一处。欧阳风使的是华山刀,庄稼汉使的是庄稼十六棍,上拨下打,呼呼挂风,的确有两下子。欧阳风稍微一个没注意,被庄稼汉“啪”的一棍打到腿肚子上,他“哎哟”一声,翻身裁倒,朴刀也撒了手。这时,只见庄稼汉跳将过去,举棍就照着他的屁股打了起来,打的他“嗷嗷”直叫。

  全场哗然,一片笑声,这可把赖九成气坏了,他拍案而起,就要登台动手,却被身旁的华文龙一把拉住:“总镖师,你这是去干啥?”“你看,这还像个样子吗!出师不利,真令人烦恼,我要把这个乡巴佬抓住,用他的血祭台!”“不可轻率,你是总镖师,又是大比武的当家人,岂能轻举妄动?派个人去不就得了。”

  华文龙话音刚落,“那就我去吧!”赖九成身后站起一人,豹头环眼,身高体壮,背插双鞭,说话瓮声瓮气。赖九成一看,正是手下副总镖师徐大海。徐大海跳下西看台,飞身跃上鹿台,怒喝道:“胆大的狂徒,还不住手!”

  庄稼汉见有人来了,将身跳到一旁,徐大海过去将欧阳风扶起,悄声问道:“欧阳师父,你这是怎么了,连个种地的都打不过,实在给万泉镖局丢人!”“你说得倒轻巧,这个庄稼人绝非平常之辈,一定是受了克特朗的唆使,前来捣乱的。要不然,就凭我练了十五年的功夫,岂能败在他的手下。”“嗯,你先下去歇息吧!”欧阳风这才一瘸一拐地跳下鹿台。

  再说双鞭将徐大海二目圆睁,盯着庄稼人问道:“你是何人?快快报上名来!”“在下不过是个种地的,无名少姓,你何必啰嗦!”

  “少来这套!快快说出实情,免你一死。”庄稼汉一听哈哈大笑,单手压棍,便要大闹鹿台。

  欲知鹿台又起何风波,且看下回分解。

上一页  回目录 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