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书369 >> 古典名著 >> 中国古代侠义小说
第十二回 群英老店举贤能 山东宴城会群雄

  话说窦尔敦,在店房中遇上个不知名的大汉,把他领进后院。接着从上房屋中又蹿出一人,三步两步冲到窦尔敦面前,不容分说,举掌便打。窦尔敦手疾眼快,横单臂往上一架,“啪”一声,掌臂相碰,把来人震得退了几步。

  窦尔敦撤步抽手,怒视来人。只见他:个子不高,面若孩童,小眼睛、吊梢眉;塌鼻子、大耳朵;菱角口,唇若丹朱;尖下颏,须染银霜,头顶梳着个发团,上面包着块红绸子。再看他身穿月白丝绸裤褂,十三太保纽禅,撒着裤腿,脚下蹬一双豆包洒鞋。神采奕奕,精神矍铄。身后跟着几名保镖,个个显得十分强健剽悍。

  窦尔敦问道:“我乃过路之人,与诸位素昧平生,更无恨无怨,今日萍水相逢,以武相见,不知是何意?”

  那老者手捻银须,冷笑道:“这就是我们这儿的规矩,但凡有点名姓的人,都得露出几手功夫,满意者可以放行,自听尊便,否则就要让他滚出山东地界。听说你云游四海,浪迹天涯,立鸿鹄之志,存虎豹之胆。不仅是五台山文殊院派的门人,而且号称铜头铁罗汉。这次下山不久,就大闹龙虎寺,脚踢夏重五,力挫胡景春,单掌开石碑,艺胆压群雄。又听说,你在保定城郊的忠孝祠,战败了魔山老母,同时又与飞天怪叟结成把兄弟,真可以说一路直上,所向披靡,出山未久一举扬威。不过,话又说回来了,那是直隶,这是山东,你想在这儿闯牌立棍,可没那么容易,别人不管,我绝不答应!”

  窦尔敦听了他这番话,又惊奇又愤恼。惊奇的是,他为什么对自己如此知情?愤恼的是,他的许多话是信口雌黄,恶语中伤,令人无法忍受。

  窦尔敦忿忿不平地说道:“我此次来山东,无非是拜访亲友,别无他求和任何个人奢望。我以为山东乃风光旖旎之地,温柔礼仪之乡。不仅历史久远,出过圣人,而且人人都是知书明理,豁达大度的。谁知,出乎所料,竟遇上一些癫狂无赖之徒,不懂礼法之辈,令人气恼可悲,恨不该贸然来此。”

  “大胆,你怎敢诬蔑我山东。今日你是来得走不得,让你这铁罗汉变成泥菩萨!”

  老者说罢,甩银须,晃双掌,直奔窦尔敦扑来。窦尔敦立刻用双叉掌,把老者的双掌架住,对他说:“我们远无仇近无冤,还是罢手吧!”

  老者道:“休要多言,看招!”说着抽招换式,一转身左掌奔窦尔敦脖项砍来。窦尔敦竖单臂护住上盘道:“打仗没好手,祸到后悔迟。最好别伤了和气。”

  老者又道:“老朽做事,从不反悔,请你免开尊口!”说着,收掌现腿,一脚奔窦尔敦蹬来。窦尔敦一再相劝,老者就是不听,连续发招,频频进攻。窦尔敦被逼无奈,怒喝道:“既然足下置忠言逆耳不顾,可休怪窦某无礼了!”

  “唰!”窦尔敦双臂一摇,亮出螳螂十六式。老者也不示弱,“咳”一声,使出八卦掌。

  两个人四目相视,紧紧盯着对方,慢慢转步,谁也不肯轻易发招。好一刻,老者沉不住气了,“嗖”往前一纵,打出个“乌龙探爪”,奔窦尔敦面门掏来,窦尔敦甩头上步,探左手,一切他的腕子。老者急忙把左手撤回。窦尔敦不等他缓手,把掌放平,使了个“白猿献果”,“呼”的一声奔老者前心戳去。老者见势不妙,急忙往下一蹲。窦尔敦把手一翻,手背朝上,掌心朝下,“嘿”一声,奔老者头顶摁下,这叫一气化三式,一招变三招,攻防有序,无隙可击,乃是螳螂拳的绝招。

  老者见了,大吃一惊,急忙一甩头,飞身跳出圈外,窦尔敦不再进招,抽身退步,把双掌一合说:“老人家,见好就收吧!”

  老者仍有点不服不忿,他稍微定了定神,提气运力又要进攻,正在这时,忽听有人大喊一声:“老兄,快把你那挨打的招数收起来吧!”

  窦尔敦觉着耳熟,闪身观看,这来者并非别人,正是不久前结拜的兄长,飞天怪叟上官元英。窦尔敦十分惊喜,急忙地走过去,施礼道:“原来是大哥,何时到此?受小弟一拜。”

  上官元英笑道:“免礼吧,自己家兄弟客气什么。怪不得没接着你,你倒自己来了,真是太巧了,不期而遇可喜可贺!”

  他又往院里看看,笑着说。“耗子动刀窝里反,怎么自己人跟自己人干上了,准是老鬼的鬼点子。窦尔敦啊,来,我给你介绍一下。”

  这时,就见方才动手的那个老者,露出笑脸,那个大汉咧着嘴呵呵直笑,满院的人也都笑了。窦尔敦莫名其妙,问上官元英:“大哥,这是怎么回事?”

  上官元英道:“这还不明白吗?都是自己人,他们是有意试探试探你。”他用手一指那个老者说:“这位就是我对你说过的好朋友克特朗,绰号‘天不怕’。”

  克特朗笑着走过来,把大拇指一竖说:“好兄弟,真不含糊,不愧叫铁罗汉,小兄算是领教了。”

  窦尔敦闻听,转忧为喜,急忙施礼道:“原来是克大哥,恕小弟冒犯,这厢赔礼了。”说着纳头便拜,克特朗慌忙拦住说:“这可不怪你,都怪我们把你撩急了,还望兄弟恕罪。”上官元英道:“都是自家人,不必见怪,有话屋里说吧!”克特朗这才想起:“对呀,这哪是说话的地方,兄弟快屋里坐。”

  上官元英在左,克特朗在右,把窦尔敦让进正厅,分宾主坐定。那大汉来到窦尔敦面前,腼腆地笑着说:“师叔,大人不见小人怪,方才我是故意气您,求师叔海涵。”说着跪下就叩头,窦尔敦把他扶起来。克特朗介绍说:“这是我外甥,绰号一甫碑,名叫石宽。这孩子有点青头愣,望贤弟莫怪。”

  石宽鼓起腮帮说:“谁青头愣?不都是您的主意吗?”一句话把众人都逗乐了。

  克特朗说:“我今天太高兴了。为迎接窦贤弟的到来,咱们得好好吃一顿。来人,摆酒。”

  “是!”徒弟们闻风而动,工夫不大,调好桌案,让窦尔敦上坐。窦尔敦执意不肯,克特朗不高兴地说:“你是客,我是主,有道是客随主便,驳我的面子可不行!”

  上官元英对窦尔敦说:“他这个人,就是这种狗熊脾气,你就不必客气了。”

  于是,窦尔敦居中而坐,上官元英坐了上首,克特朗坐下首,一甬碑石宽打横头,坐在窦尔敦对面。徒弟们忙里忙外,端碗捧盘,把酒宴摆下。克特朗先给窦尔敦满上一杯酒说道:“兄弟喝了吧,今儿个是便饭,改日再设盛宴为你洗尘接风。”

  窦尔敦致谢后,一饮而尽。上官元英笑笑说:“兄弟,你在这儿遇见我觉着有点奇怪吧?”

  窦尔敦道:“正是,你怎么到这儿来了?”上官元英把酒杯一放,手捻胡须,把经过讲了一遍。窦尔敦不听便罢,一听则浓眉紧锁,就是一愣。

  书中代言,自从窦尔敦离开保定之后,上官元英受窦尔敦之嘱托,就住在永昌镖局里。一晃过了半个月,永昌镖局一切平安无事,生意兴隆。上官元英无事可做,吃饱了就睡,睡醒了就吃,感到十分乏味。他本是个好动不好静的人,实在感到烦闷之极。这天,他到街上闲逛,意外地遇上了一甬碑石宽。石宽拉着他的手说:“师伯,我正找您呢。太巧了,竟在这儿碰上了。”

  上官元英问他有什么事。石宽说:“我舅舅有急事找您,快跟我走吧!”

  上官元英把石宽领回镖局,向佟家父子辞行。佟阔海说:“您为我们镖局操心了,实在是领情不过。看样子今后不会出什么事了,您就放心地走吧!”

  上官元英说:“我这个人说话是守信用的,受人之托,必忠人之事。不然,也对不起我尔敦贤弟。现在实因有事,不得不离去,请你谅解。倘若有用我之处,尽管派人去济南大同拳馆找我。”佟阔海听后唯唯应是。

  当下,上官元英辞别了佟家父子。不几日二人来到济南,一见克特朗上官元英就问:“有什么急事,火烧眉毛似地把我给带来了?”

  克特朗抓住上官元英的双手,上下看了半天说:“元英,总算把你给盼来了。”“到底出了什么事?”大官元英急切地问。克特朗说:“元英,别性急,先歇息好了再说。”“哎呀,有话快说么,你怎么变得这么不痛快?”克特朗无奈,这才把事情的原委讲了出来。

  书中交待,在那个年代,不论哪一行业,都讲究分帮论派,尤其是武林人中更加盛行。拿山东而言,就分成了八大派,又称山东八大处。

  这八派是:

  济宁派,当家人铁伞仙富华臣

  泰山派,当家人金面伽蓝佛超然

  登州派,当家人千里追风叟燕国顺

  徂徕派,当家人妙手真人赵华南

  黄河派,当家人万丈翻波浪、电光大侠马回来

  灵山派,当家人花面韦驮兰霸

  苍山派,当家人千朵莲花醉观音夏八姑

  北园派,当家人天不怕克特朗、独角太岁赖九成

  当然,除了这八大派之外,还有许多零散的小帮头。这些人都是墙头草,哪头风大随哪头。八大派各有各的山头,他们广收门徒,网罗打手,扩大自己的势力。八大派之间尔虞我诈,明争暗斗,都想设法吃掉对方。然而,因为势均力敌,旗鼓相当,都不能如愿,只好各自鼎立,独树一帜。

  八派之中就属北园派帮头最大,分东西两片。东片归克特朗管辖,西片归赖九成执掌。本来,他们合作得很好。克特朗在济南开大同拳馆,赖九成在历城开万泉镖局,一家有事,互相支援,同舟共济,亲密无间。可是,就在一个月以前,赖九成突然向克特朗提出要求,限令他把东片的属权交出来,归他独家掌管。克特朗深感意外,找赖九成辩理,赖九成打起了官腔。他说,这不是他本人的想法,而是十三省总镖头,武术同盟会督办黄三太的意思。又说上命不可违,违者别要命。克特朗哪受得了这个气,当场予以拒绝。最后二人闹翻,一怒之下决定九月初一比武较量。比武的地点选在桑梓店。目前,双方都在请人,蓄备力量。由于济南是大都市,人多口杂,容易走漏风声,克特朗才决定把大本营扎在宴城。他连夜撒出请帖,又派石宽专门去请上官元英。

  克特朗把经过讲完后,气恼地说:“人为一口气,佛为一炷香。我是快八十岁的人了,还能活几天,干脆就跟他姓赖的拼了,不是鱼死,就是网破。”

  上官元英把大腿一拍说:“说得对,说得对!我老汉舍命陪君子,要死一块死,要生一块生,绝不能委屈求全,受他们欺负!”

  “痛快,痛快!”克特朗急忙命人摆酒,俩老头儿边吃边谈。上官元英问道:“别的先甭说,人手准备得怎么样了?”克特朗道:“请的人倒是不少,各店都住满了。”上官元英摇头说:“人多有什么用,我问你请了几位高人?”

  克特朗回答道:“有兖州的金枪无敌张金涛、济南的神拳太保赛秦琼秦永亮、孟山的神腿鹤杜宾杜子达、临溜的顶破天吕振吕子达,还有……”

  “算了,别说了。”上官元英打断克特朗的话,不耐烦地说:“都他娘的是饭桶,没有一个顶梁柱!”

  克特朗摇摇头说:“可不是嘛,千军易得,一将难求啊!上哪儿找顶梁柱呢?”

  上官元英自言自语地说:“唉!要是他来可就好了。”“谁?”克特朗急忙问道。

  上官元英把胸脯一腆,眉飞色舞地说:“他是我新交的朋友,结拜的兄弟,铜头铁罗汉窦尔敦。此人乃当今武林之豪杰,盖世英雄也!”

  克特朗听罢,付之一笑,十分泄气地说:“我当是谁呢,原来是无名小辈,不值一提!”

  “你怎么如此说话!”上官元英把脸一沉,极其严肃地说:“如果谁敢辱没他,我就跟他以命相拼!”

  石宽马上插言道:“我路过保定时,也听到一些人在议论他,说窦尔敦如何了不起,简直是神乎其神,我看都是过誉之辞,未必可信!”

  “你懂个啥!”上官元英瞪起眼睛:“像你这样八个也抵不上窦尔敦的一只手呢!”

  石宽不敢多嘴了,诺诺而退。克特朗闻听,吃了一惊。他知道上官元英爱说爱笑,可从不说大话,看他那副认真的样子,就严肃问:“元英,此话当真?不会言过其实吧!”

  “我怎么会骗你?”接着上官元英就把窦尔敦的详情讲了一遍。

  上官元英最后说:“要有窦贤弟在,咱们就谁也不怕他了,那可是泰山在此,诸神就得退位了。”

  克特朗焦急道:“远水不解近渴,你说得再好又有什么用?上哪儿找窦尔敦去?”

  上官元英不知道窦尔敦如今在哪儿。他挠着头说道:“窦贤弟说他也要来山东,或早或迟准要来。我还把你介绍给他了。”

  克特朗把大腿一拍说:“这样吧,我多派些人,到四处打探他的消息,一旦找到他,就马上接来!你看这办法可好?”

  上官元英点头称善。他们在宴城扎营后,就派出几十人,按照上官元英讲述的外貌、打扮、口音分头寻找窦尔敦。上官元英也亲自带人,沿大道迎接。按理说,这好比大海捞针,谈何容易。然而无巧不成书,窦尔敦还真来了。恰巧,上官元英不在,这才出现了克特朗安排下的一场以假为真的争斗。

  书接前文。窦尔敦听了上官元英的讲述,不由得皱起眉头,沉吟不语。克特朗伸着脖子问道:“窦贤弟,快说说你的高见吧!”

  窦尔敦道:“我看赖九成有靠山,这靠山不是旁人,正是老匹夫胜英和黄三太。”

  “对!我也这么认为。”克特朗说:“听说前些时候,赖九成到京师去过一趟,回来不久,他就向我提出了这个无理要求。”

  窦尔敦道:“我还怀疑,十三省总镖局直接参与了这件事,他们的目的不仅要吃掉你,还要吃掉山东八大处,由他们取而代之。”

  “喔?”上官元英和克特朗同时惊呼一声,道:“有这等事?窦贤弟眼光犀利,洞察秋毫,言之有理!”

  窦尔敦道:“实在过奖了,不敢当。据我所知胜英一伙插手了保定府武术界的是非,永昌、同顺两镖局的争斗便与他们有关。他们就是想利用武林各派的自私和嫌隙,挑起争端,待两败俱伤时,他们好从中渔利。”

  “对极了!”上官元英以掌击案说:“听传言,南至湖广,北至黑龙江,乃至中州各地都发生绿林中人火并事件。”

  克特朗不解其意地说:“胜英一伙究竟想干什么?”

  窦尔敦笑道:“事情很明显,老匹夫胜英为朝廷尽忠效命。他文不能安邦,武又不能定国,只有靠出卖绿林同道而邀功请赏。否则,他怎会爬上武术同盟会督办的宝座。”

  克特朗如梦方醒,狠狠地骂道:“卑鄙小人,绿林道的败类,上天有眼,必有报应。”

  上官元英问窦尔敦:“你看这件事应该怎么办?”

  窦尔敦道:“最好的办法是,向赖九成说明利害关系,弃戈息战,不上胜英一伙的当。”

  克特朗摇摇头:“难啊,如今赖九成置过去情谊于不顾,利欲熏心,背信弃义,一意孤行,已经是入迷途而不知返。现有胜英一伙给他撑腰,他更加盛气凌人啦!”

  窦尔敦道:“听不听在他,话还是要说的。当然光靠说也不行,要文武兼备,刚柔并用。但最终的结局一定要落到‘和’字上,只要山东八大派结成一体,胜英一伙的阴谋就万难得逞了。”

  这时有人走进大厅,禀报说:“各路英雄都已到齐,正在门外候信儿。”

  “请,快请!”上官元英和克特朗推案而起,出去恭迎。窦尔敦和石宽也随后跟了出去。

  但见门外说说笑笑,熙熙攘攘,足有五六十人。他们是金枪无敌张金涛、神拳太保秦永亮、神腿鹤杜宾、顶破天吕子达、水上漂于子厚、过山熊赵凯、金毛吼钱英、飞行太岁俞谷成、钻云燕丁雄、穿山甲贺昆、夜流星孔文、麻面佛沈忠、赛张良张顺、铁头蜈蚣蒋太、鹅头叟项成等。他们都带着自己的门人弟子、保镖和打手。众人胖瘦不等,高短不齐,黑白不同,穿着各异,显得光彩照人,生机勃勃。

  这些人当中,属项成资格最老、年纪最大。所以由他率众来见克特朗。克特朗满面春风,笑声不断,把各路英雄接进店房,先安排住宿,然后在正厅设宴款待众人。霎时,院内外人声鼎沸,笑语喧哗,热闹非常。

  鹅头叟项成代表众人说:“我等接到克大哥的请帖后,事先集齐日夜兼程来到宴城,听候大哥的差遣,您有话就只管吩咐吧!”

  神拳太保秦永亮,把背后的双锡一拍说:“克大哥,您说吧,赴汤蹈火,我们在所不辞!”

  其他人也喊叫道:“赖九成算个什么东西?他被窝放屁,想吃独食——没门儿。既然他不仁,就许咱不义,不如趁此机会就平了他!”

  “对!宰了他!”众人越说越气,摩拳擦掌,怒火难熄。克特朗向众人一抱拳:“诸家兄弟辛苦了!难得大家今日一片诚心,为朋友两肋插刀,这个情我领了。大家从远道而来,先好好休息,待养足了精神,再共商大计。现在还不到比武的日期,请莫急躁。来!先让你们认识两位朋友。这位是滇派创始人飞天怪叟上官元英。”众人拱手相见。

  上官元英笑着说:“二月为朋,知心为友。我与克特朗从小在一起长大,情同手足,为莫逆之交。他的事,就是我的事。他栽了,我也丢人;他露脸,我也光彩。人都有七灾八难、马高镫短的时候,就得靠朋友分忧解愁。我上官元英没有别的能耐,就有一颗热心和这把老骨头,愿奉献给我的朋友和北园东派!”

  众人闻听,无不交口称赞。克特朗又指着窦尔敦说:“诸位,这位是我朋友的朋友,五台山文殊院的弟子,铜头铁罗汉窦尔敦。”

  众人投以惊疑的目光。只有几个人拱手施礼,态度较为冷漠。说来并不奇怪,人的名,树的影,窦尔敦出世不久,又初来此地,年纪轻,未闻名,人们还不真正了解他。

  上官元英脸上有点挂不住了。心说,都是些凡夫俗子,肉眼凡胎,如此看待我的兄弟,岂有此理!他正要站起来发作,蓦地被窦尔敦一把按住,以目示意他,不要以小失大,因这点面子伤了和气。上官元英这才压了压气,深感窦尔敦宽宏大度,洞察事理,心中十分钦佩。

  书说简短,当晚无话。到了次日天明,各路英雄用罢早饭,全集聚在大厅里吃茶闲谈,徒弟们各找地方练功习武。

  忽然,门上人慌慌张张跑了进来,对克特朗说:“老爷子,不好了,外边打起来了!”

  大厅里刹时一片鸦雀无声,都想听听发生了什么事。克特朗手端茶杯问道:“为什么?谁跟谁打起来了?”“城外来了一条大汉,自称是赖九成派来的信使,有事求见老爷子。”克特朗说道:“那就把他领进来,不就完了!”门人答道:“是,是应该这样,可是这小子太狂了,非叫您老亲自迎接他不可。而且还必须红毡铺地,悬灯结彩,鼓乐齐鸣不可,要不,他就不答应。伙计们一听,这太不像话了,当面与他辩理。这小子野蛮极了,伸手就打,把张六、陈三都给打伤了。小人见势不妙,这才急匆匆地给您报信儿。”

  “啪!”克特朗把手中的茶杯往地上一扔,摔了个粉碎,霍然站起身形,大骂道:“赖九成欺人太甚!今日是有他没我,有我没他,我跟他拼了。……”

  欲知克特朗性命如何?且看下回分解。

上一页  回目录 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