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书369 >> 古典名著 >> 中国古代侠义小说
第十一回 贪财鬼弑亲毙命 莽壮汉恶语伤人

  话说铁罗汉窦尔敦,听说父母的尸骨被焚,骨灰被扬,真好比油烹肺腑,箭穿五脏,大叫一声,几乎栽倒,他咬牙切齿,以拳击案吼道:“双亲之仇、同胞之恨不共戴天,窦某不报此仇,誓不为人!”

  窦老汉吓得直哆嗦,赶紧把窦尔敦的嘴捂住,低声劝道:“孩子,小声点说话,要被官府听见,咱们可都活不成啦!”

  窦尔敦自知失言,口打唉声低头不语。窦老汉又说:“前些年光咱们沧州一带,因反官府,就被杀死二十多万人啊!大伯这可不是吓唬你,今后说话办事一定要小心哪!”

  窦尔敦道:“多谢大伯指点。另外,请问大伯,我哥大敦和妹子晓春是怎么死的?”窦老汉一拍大腿说:“唉,你不问我还真忘了呢,说也奇怪,到现在谁也不知道他们的下落。那次被杀的人当中没有他俩的尸体。有人说他们被官府抓走了;还有的说他们跑了,可是究竟在哪儿?无人知晓。”“哦!”窦尔敦心里一亮,默默地祈祷:“但愿苍天有眼,保佑我家兄妹安然无恙。”

  这时,红日西坠,黄昏来临。窦尔敦站起身形说:“大伯,我要告辞了。”窦老汉问:“怎么你这就要走?”窦尔敦回答道:“对!天黑之前,我还要赶到城里。”窦老汉忙说:“明个再走还不行吗?再说窦其还没有回来,你们哥俩总得告个别呀!”“不必了,请大伯替我致谢吧!”窦尔敦随手从怀里摸出五两银子,放到桌上说:“我带的钱不多,也不曾有所敬意,请大伯收下这薄银买双鞋吧!实在对不住您。”说罢背好背包,手提三节棍往外就走,任凭老汉怎样挽留,也留不住他。

  窦尔敦为什么急着要走呢?原来他对窦其起了疑心。窦其为乡吏,委身事人,不能不加防备,人心隔肚皮,做事两不知。再说家乡处境险恶,也无所留恋的。父母尸骨已化灰烬,无法寻找;兄妹生死未卜,下落不明,家乡的土虽是过去的土,可家乡的人远非昔日的人,面目已非,举目皆悲,只能引起他无限的惆怅。窦老汉一看他执意要走,只好含着泪往外相送。刚刚来到院子里,就听街上一阵骚乱,他们感到十分奇怪。一会儿,只见窦其领着十多个人凶恶地冲进院里,“呼啦”一下把大门封锁住了。

  窦尔敦一愣,不由得往后倒退两步,仔细观瞧。来人当中为首的是个当官的,大帽子,亮白顶,身穿四开对襟青袍,外罩青缎马褂,大红中衣,青缎官靴,刀条脸,尖下颏,细眯眼,小鼻头,留着八字断梁胡,腰里挎着绿鞘弯刀。在他背后紧跟着几名兵丁和一些打手模样的人。窦其哈着腰,仰着脸,往旁边一闪,用手指着窦尔敦说:“大人,他就是窦二敦!”

  窦尔敦一看就明白了,窦其这小子告了密,带领官兵抓他来了。

  书中代言,窦其早已投靠官府,庄上有多人因他诬陷而被抓进大牢,他也由此获得衙门的犒赏,并常暗中沾沾自喜。他表面装的是人,暗地却是鬼,许多人受了害,还不知道是他干的。

  闲言少叙。且说窦其早就想打窦尔敦的主意了。他获悉窦尔敦曾杀死过数十名官兵,其中还有个千总老爷,官府也曾一再悬赏捉拿他。窦其为了立功受赏,设法打探窦尔敦的下落,但一无所获,以后看到没有什么希望了,才死了那条心。可是没有料到,窦尔敦突然回来了。他大喜过望,以为这是今生造化,机运不可失,便先把窦尔敦迎进家里,用好话稳住,备些酒菜,十分殷勤地招待。然后借办事为名,悄悄跑到淮镇告密。

  淮镇是乡治所在地,设有巡检司衙门,巡检名叫德英,他对窦其的密告本不感兴趣。原因是:此案已隔多年,上边也不甚追究;窦尔敦武艺非凡,不易对付,弄不好还要丢掉性命。所以借故迟迟不肯动身。

  这可急坏了窦其,他阴沉着脸说:“大人要是不管,我可要到别处去了。不过您可要犯渎职罪呀!”

  德英一听,有些害怕了,他担心窦其告到上边去,若上边怪罪下来可就麻烦了。出于无奈,只好带上十六名乡勇和旗兵等,分乘两辆大车赶奔大槐庄。窦其当先领路,这才把窦尔敦堵到院子里。

  窦老汉是个老实人,他对窦其的本质没有看透,虽然也听到过一些闲话,可是他不相信那是真的,总认为这是一家饱暖千家怨。现在他明白了,原来窦其果真是一个坏种。窦老汉把窦尔敦挡在身后,责问窦其:“这……这是怎么回事?你……你要干什么?”窦其把手一甩,不耐烦地说:“闪开,没你的事!”窦老汉可气坏了,颤抖着手指说:“窦其呀,窦其,窦二敦可是你兄弟呀!你这样做,对得起祖宗吗?”窦其把两只狼眼一瞪,厉声吼道:“他是什么兄弟?他是朝廷捉拿的要犯,反官府杀人的凶手。我可警告你,包庇这种人,可是要获罪的,不仅全家抄斩,还要户灭九族的,难道你想陪着他一块儿挨剐吗?”他回过头去对巡检说:“大人,还不动手?”

  德英为啥没言语,也没动手?因为他被窦尔敦的威严给震住了。他以为逃犯不过是个身强体壮的庄稼汉,顶多有把子力气,有点虎劲而已。哪知,闪现在他眼前的却是一个相貌魁伟,气宇轩昂的和尚。月牙铜箍勒头,散发披肩,膀大腰圆,顶高额阔,浓眉黑目,鼻直口方,手提三节棍,身背包袱,好似铜铸的金刚,铁打的罗汉,不怒自威,正气凛然,叫人看着害怕。

  德英正在发愣,经窦其一提醒,这才如梦方醒,强打精神,高声喝道:“你就是当年杀死官兵的逃犯窦二敦吗?”

  “说!”“快说!”其他人狐假虎威,也跟着乱诈唬。

  窦尔敦并不急于回答,他略停片刻,忽然纵声大笑:“哈哈哈!”他笑得那么自然,那么宏亮,如洪水决堤,似地陷山崩,把德英吓得一屁股坐到地上,其他人纷纷后退。窦其也吓得毛骨悚然,他忙把德英从地上搀起来说:“大人,摔坏没有?您是否累了,待小人搬把椅子来。”

  “去你娘的吧!”德英心里暗恨窦其,不该报这个丧信儿,也埋怨自己来错了。可是事已至此,势如骑虎,进退维谷,该如何是好?又一想,他是犯人,我是官人,有什么可怕他的?就凭我堂堂的九品巡检,难道还怕个逃犯不成?况且乾坤朗朗,我还带了这么多人?

  德英想罢,有了主心骨,“唰”一声抽出腰刀,喝令左右:“来呀,快把这逃犯拿下!”

  众兵丁不敢违令,呐喊一声,扑了过去。窦其也壮起胆子,一伸手抄起顶门杠子,也冲了过去。窦老汉不敢拦别人,急忙把窦其挡住:“小兔崽子,你给我住手!”

  窦其大怒,抡起杠子说:“闪开!你再拦阻,我可要砸了!”“你打,你打!”窦老汉也豁出去了,低头弓腰向窦其撞来。窦其这家伙真是只恶狼,手起杠落,啪地一下,正打在窦老汉头上,顿时鲜血如注。老汉惨叫一声摔倒在地,倾刻间死于非命。

  这下可把窦尔敦气得火冒三丈,他瞪起虎目,手指窦其怒吼道:“窦家败类,人性何在?我要跟你讨回这血债!”说着,一晃身奔了过去。窦其抡起杠子就砸,窦尔敦用三节棍,轻轻往外一撩,“喀嚓”一声,顶门杠子断了,窦其吓得“妈呀”一声,撒腿就跑,未走几步,就被窦尔敦一棍击下,倒地而死。随后,他把三节棍抡开,这顿打呀,把兵丁打得满地翻滚,血水迸流,眨眼就死了一大片。狡猾的德英见势不妙,拔腿便逃,逃到庄口爬上大车,搬兵去了。

  窦尔敦也不追赶,他看到窦老汉无辜遭到杀害,痛心疾首。他含泪找到了一把铁锹,在院子里挖了一个大坑,随后又找来一领炕席,急匆匆地把尸体裹好,葬于坑里。这时,忽然从上房传出窦其媳妇呼天喊地的号陶痛哭之声,窦尔敦没有理睬她,提着三节棍悻悻而去。

  再说巡检德英,一口气逃回淮镇上报守备,守备立刻从西大营调出二百步兵、一百马队,风驰电掣赶到大槐庄,结果扑了个空。从窦其妻子口中得知,窦尔敦早已逃去。守备急忙派人,一面飞报沧州,一面分头搜索。书说简短,他们折腾了一夜,也没有摸着窦尔敦的影子。

  窦尔敦离开大槐庄不久,天已黑下来,他靠夜幕的遮掩,施展开陆地飞腾法,十二个字的跑术功,三更之后,便逃离沧州管辖地界。窦尔敦收住脚步,略微休息片刻。他闪目一看,四下黑骏骏的什么也看不清楚。只感觉到脚下是一条弯弯曲曲的土道,两旁是一片片望不到边的庄稼地。

  他抬头望着太空,从星斗的方位上,辨出自己所走的土道是向南伸展的。心想,干脆就奔山东吧,投靠盟叔铁伞仙富华臣去,求他指点迷途,早点找块落脚之地。他把衣服规整了一下,顺着土道就走下去了。

  窦尔敦心急脚快,黎明时已经过了吴桥。他路过一个僻静的小村,待吃饱喝足后,又找了个破旧的瓜棚,睡了一大觉。日色平西时继续赶路,为防备万一,他不走大路走小路,白天休息夜间行路。不几日就出了直隶,进了山东地域,绕德州,过陵县,这天就来到距济南不远的宴城县。

  宴城街道行人交错,车水马龙,做买的、做卖的,到处皆是,十分热闹。窦尔敦连日来,旅途艰辛,精神紧张,感到疲劳不堪。抬头看,正好路边有家天福浴池,便大踏步走进去,痛痛快快地洗了个澡,又足睡了两个时辰,才离开浴池。

  他在街上遛了两趟,买了些随身应用之物,然后去找店房。奇怪的是,所有的客店都住满了人,而且住店的人又不像普通的行商客旅。大多像是舞枪弄棒之人,戴着护腕,别着兵刃,个个挺胸腆肚,拧眉瞪眼,七个不服,八个不忿,成群聚伙,进进出出,看样子像应付一场大战似的。在这些人当中青壮年为数最多。

  窦尔敦不便多问,继续找住的地方。他找到后街,发现有一座群英老店,便信步走了进去,跟伙计打招呼。伙计笑道:“大师父,实在是对不住,我们这店有人包下了,一个月内不招揽客人,请您换个地方吧!”

  窦尔敦见天已近黑,心中焦急,对伙计说:“我不多住,就睡一晚,明早就起身,求你行个方便吧!”

  说着递给伙计一块银子。伙计见钱眼开,左右为难,他挠了半天脑袋说:“这样吧,我跟管事的打个招呼,他要是能答应你,就好说。若是实在不行,这块银子再还给您,您说好吗?”窦尔敦道:“望多加美言!”

  伙计刚走了两步,又扭回身问道:“大师父,贵姓啊?您这是从哪儿来,上哪去?我得问清楚了,好和管事的去说呀!”窦尔敦无奈,只好说道:“我姓窦,双名尔敦,从五台山文殊院而来,欲去济宁看望朋友。”“好嘞,您稍候!”伙计说完,一推门,进了柜房。

  窦尔敦在门道里等信儿,心说,一处不到一处迷,没想到,这么大的县城竟手托银子住不着店,真是岂有此理?不多时,伙计笑着走出来了:“大师父,算您走运,管事的答应了,您跟我进去吧!”

  窦尔敦连连称谢,跟着他往里便走。他发现这座店空荡荡的,似乎房间都是空的,院里也冷冷清清,无人走动,深感奇怪。伙计把窦尔敦让进东跨院,推门走进配房。说:“大师父,您就住到这儿吧,请多多包涵!”

  窦尔敦一看,房间虽然不大,但四壁洁白,很干净,被褥崭新,茶具锃亮,窦尔敦很满意。他把包袱和三节棍放下,伙计问:“您吃点什么?用点什么?只管吩咐下来。”窦尔敦一摆手:“什么都不用,这就满不错了。”伙计又说:“咱可把话说明白了,您只能在这住一个晚上,明天就得把房子给人家腾出来。”“这是自然的。”窦尔敦说完,又问伙计:“你们这里要办喜事不成?”伙计苦笑道:“什么喜事?弄不好啊,就要出丧事了……”伙计说到这儿,便戛然而止。大概觉着有点失口,一吐舌头,回头看看没人,这才把心放下,给窦尔敦泡茶去了。不多时,他把茶送来笑着说:“大师父,您歇着吧,我还有事,失陪了。”

  窦尔敦本想向他多打问几句话,可是看他那副胆小如鼠的样子,也就不问了。他把房门关上,坐在椅子上,边吃茶边想心事。忽然房门一开,那个伙计又回来了,对窦尔敦说:“大师父,恕我冒昧,有位客人找您。”

  窦尔敦一愣,心说,我初入山东,人地两生,哪来的客人?他正在迟疑,就听见“咚咚”脚步声响,人影晃动,走进一个大汉。窦尔敦目睹此人,暗吃一惊。但见:

  来人高过丈,

  腿粗胳膊长。

  头大如麦斗,

  两眼似铃铛。

  粗眉肥耳朵,

  大嘴塌鼻梁。

  肩宽三尺五,

  腰圆赛水缸。

  光头不戴帽,

  大辫肩上扛。

  赤臂光肩膀,

  敞衣露胸膛。

  腰系五色带,

  穗头甩两旁。

  大红蹲裆裤,

  能装两担粮。

  洒鞋千层底,

  钢钩暗中藏。

  腰插双匕首,

  锋刃闪着光。

  叉手门前站,

  好像一堵墙。

  窦尔敦看罢,并不认识。就见大汉冲伙计一摆手,伙计很知趣地退了出去。大汉毫不客气,往窦尔敦对面的椅子上一坐,眉毛一扬,狂傲地问道:“你就是那个绰号铜头铁罗汉的窦尔敦吗?”

  窦尔敦没有动怒,轻蔑地一笑,答道:“正是!你是什么人?你我素不相识,找我有何贵干?”“嘿嘿嘿嘿!”大汉冷笑道:“你不认识我,我可认识你。”窦尔敦盯着他,没言语。大汉又问:“你这是头一次来山东吧?”窦尔敦答道:“不错,我初入贵宝地。”“嗯!”大汉又说道:“你可晓得我们这块土地上的规矩?”窦尔敦摇摇头:“愿洗耳恭听!”大汉把腰一挺,得意地说:“山东自古到今就是英雄辈出,豪杰云集的地方。谁想在这块土地上报字号、立山头,必须经过大家的许可,武林界的公认。不然的话,就得乖乖离去,或把脑袋留下。”

  窦尔敦品着茶,不慌不忙地说:“恕我直言,你说这番话对我实在没用,我一不想立山头,二不想报字号,三无欺人之心,四无害人之意。吃饭给饭钱,住店给店钱,犯法的不做,犯歹的不为。只不过是去济宁看望朋友路过此地,与你们毫无关系。”

  “不对!这是班话!”大汉一拍桌子,提高声音说,“我们早就查明你的来意,你想在山东开地盘、扎老营、立门户、闯字号、树山头、称霸王。我可警告你,你这是白日做梦,痴心妄想。”

  窦尔敦暗吃一惊,不知来者倒底是什么人?竟如此口出狂言?越来越对其举止行为感到反感。为了斗气,他看着大汉似笑非笑,以挑衅的口吻说:“你只猜对了一半,我还要把所有的山头踏平,把那些打肿脸充胖子的所谓‘英雄’、‘豪杰’统统赶出山东地界!”

  “嚄!你好大的胆子!”大汉霍然站起身形,伸出棒槌似的手指,指着窦尔敦说:“和尚,我知道你来者不善,有胆量的跟我走。”

  “哪里去?”窦尔敦不动声色,笑着问他。“到地方你就知道了,走吧!”大汉以命令的口吻吼叫着。窦尔敦故意气他,不但不走,还把腿一盘,闭上了眼睛。

  大汉一看,满腔怒火,冲到窦尔敦面前,再次吼着:“你不走?休怪我不客气!”

  窦尔敦不理不睬,鼻子里打出鼾声。大汉气急败坏,一伸手把窦尔敦左臂抓住,用力往下一拽:“少跟我装蒜,下来!”结果窦尔敦纹丝不动。大汉又加了把劲:“咳——依,你给我下来!”还是没拽动。最后他伸出双手,掐住窦尔敦的双肩,用力往起一提“起——”结果还是纹丝未动。大汉暗自吃惊,心说,姓窦的果然厉害,就凭我两臂一晃,有举鼎拔山之力,却拉不起他来,足见他的功底是何等深厚了。想到这儿,他泄了气,松开双手说:“有种的敢跟我走,那才算英雄呢?”

  窦尔敦睁开双眼问道:“你那里有刀山油锅?还是有吃人不吐骨头的妖精?”大汉道:“甭问,到时候你就知道了。吓不出你的屎来,算你屙的干净!”

  窦尔敦从来不听邪,他这么一说,倒想去领教一下,看究竟是谁,怎样奈何于自己。于是他从椅子上下来,喝道:“走,头前带路!”大汉转身就走,二人一前一后,走出房外。大汉把窦尔敦领进后院,喝道:“你在这候着,一会儿你就有好看的!”说罢,“咚咚”迈大步进上房去了。窦尔敦站在院里,闪目观看。这是四四方方一个大院,方砖铺地,正面有五间上房,左右有东西厢房,廊檐下站着十二名彪形壮汉,全都是短衣襟小打扮,干净利落,手里都抱着斩马刀,双手带,盯着窦尔敦在那儿运气。

  东西厢房的前面,摆着两大溜兵刃架子,刀枪剑戟,斧钺钩叉,十八般长兵器,二十四路短兵器,个个明晃晃,耀眼生辉。窦尔敦暗道:“这是什么所在?他们是些什么人?与我有何冤仇?难道是胡景春和夏重五的人?”窦尔敦正胡思乱想,就听见正房屋内,有人冷笑着说:“姓窦的来得正好,这叫天堂有路他不走,地狱无门自来投。来人哪!”只听见众人应声:“喳!”

  “快准备油锅,油炸窦尔敦!”说话的人声似金钟,又像雷鸣。一闪身走出正房,三步两步冲到窦尔敦面前。

  欲知来者何人?且看下回分解。

上一页  回目录 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