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书369 >> 古典名著 >> 中国古代侠义小说
第七回 铁罗汉疾恶显神功 佟公子感恩拜大师

  话说铁罗汉窦尔敦怒不可遏,誓与胡景春决一雌雄,当即打赌画押,立下字据,各自一份。胡景春一看署名,才知这头陀名叫窦尔敦,绰号铜头铁罗汉。他属于哪个门派,有何本事,还不清楚。但胡景春自以为身怀绝技,十分自负,并不把窦尔敦放在眼里。

  此刻佟阔海心潮起伏,万分激动,他很想对窦尔敦说几句感谢的话,但一时语塞,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。他简直不敢相信,世上还有如此仗义的人,竟能冒着性命危险,替别人抱打不平,不免肃然起敬,同时也为他的生死胜负而担忧。他双手颤抖,热泪盈眶地说:“恩公保重啊!”

  窦尔敦双拳紧握,目光炯炯,显得英武刚毅,透着凛然正气。他对佟阔海微微一笑说:“佟镖头请放心,我不会出什么事的!”

  这时,两方的家人纷纷退下,亮出了场子。胡景春紧了紧衣靠,走上前来,摆出一副轻蔑不恭,目空一切的样子,对窦尔敦说道:“原来足下姓窦,绰号铁罗汉,幸会,幸会!恕我直言,请问,佟阔海花了多少银子把你买来的?”

  窦尔敦并未动容,也反唇相讥一句:“那么你呢?想必也是为银子而来吧?”“休得信口胡言,胡某绝不是见钱眼开的势利小人,我来是为了一个义字。”窦尔敦仰面大笑:“什么?为了‘义’字?哈哈哈哈!”笑声震动庭院,如同雷鸣一般。

  胡景春一愣,马上把脸一沉,喝问道:“你这是何意?”窦尔敦止住笑声,回答说:“义乃信义之义,义气之义,解人之难,扶人之危,抱打不平,拔刀相助;不为名,不图利,不畏权势,不求报答,不徇私情,不怕报复,这才称得起一个义字。而你,却仰仗老匹夫胜英的威名,依靠官府的势力,取巧豪夺,欺压良善,分明是变相的强盗,文明的土匪,竟然妄谈什么义字,真乃无耻之尤,怎不叫窦某发笑!”

  胡景春恼羞成怒,厉声骂道:“你给我住口,你这野和尚!不准你在此随意诬蔑我的师父,更不准你藐视我们门户。今日,咱们就见个高低吧!”

  话音刚落,他即刻往后一退身,“呼呼呼”甩开两臂,摆了个“二郎担山”,亮出门户。窦尔敦迅速往后一退,“啪啪啪”跺足探掌,打出个“猛虎寻洞”式。两个人拉开架子,四目相视,屏息凝神,转动着身躯,谁也不肯轻易发招,都想试探试探对方的虚实,伺机而动。两人转了十圈,狡猾的胡景春也没发招。窦尔敦实在按捺不住了,跳起来就是一个“飞龙探爪”,直向胡景春脑袋抓来。胡景春看得明白,这是铁沙掌外加鹰爪力,来势凶猛,如若躲闪不及,天灵盖非被揭开不可。他不由一惊,这对感到窦尔敦招数特殊,出手不凡,不可小视。他猛然双手交叉着往上一接,又来了一个“双龙搅尾”,这一招能分筋挫骨,剪腕击穴,十分厉害,只要被剪上,就会致残。

  窦尔敦一下窥破了对方的招式,马上来了一个“海底藏花”。他用右手把胡景春罩住,左手可就过去了,手背朝下,掌心朝上,五个手指挓开,“呼”一声奔胡景春阴裆里抓来。这里乃男子致命之处,别说会武艺的人,就是被常人扼住,也不是闹着玩的。胡景春又羞又恼,急忙收回双手,单脚点地,使了个“张飞大骗马”,“啪嗖”一个车轮翻滚式,跳出圈外。虽然说没有受伤,可也把他吓得够呛,面红耳赤,心头怦怦乱跳。

  接着,窦尔敦第二次晃掌进招,左掌一立,平伸右掌,直奔胡景春前胸戳去。胡景春往左跨步,往右闪身,让过这一掌,用左手一剪窦尔敦的手腕,右手使了个单撞掌,奔窦尔敦腹部推去。窦尔敦急忙往回一撤身,胡景春出手落空。他突然往空中一跳,飞起双脚,奔窦尔敦双肩蹬去。这一脚来势甚猛,出人意料。窦尔敦急忙往下一挫身,双脚从头上掠过。他随即两手一翻,猛抓对方的脚脖子。这下窦尔敦可上当了,就见胡景春的身子在空中一个翻个儿,脸朝下,背向天,双腿一屈,猛然一伸,便向窦尔敦两肋间踢来。窦尔敦双手抓空,正好来个大敞门,浑身都要交给人家了,这就叫棋胜不顾家!窦尔敦仗着功底深厚,善于随机应变,“咳”一声赶紧往下一蹲,胡景春的双脚蹬空了。还没等窦尔敦站起身来,胡景春口中换气,双脚一竖,又直奔窦尔敦头顶蹬来。

  书中暗表,胡景春的脚功,非同一般,十分了得。这都是在空中,霎那间发招的,疾如闪电,猛如狂风,一环套一环,令人眼花缭乱,目不暇接。如果不精通轻功提纵术,是绝对办不到的,足见他功夫是何等高深了。且说窦尔敦已躲闪不及,暗暗叫道:不好!他赶紧改变了战术,转守为攻,索性把腰一挺,提丹田一叫力,脑袋直向胡景春双脚顶去。书中交待,双方交手讲的是接、架、顶、还、闪、辗、腾、挪八个字,顶与接相同,都属于进攻的方式。窦尔敦这种战术,完全出于胡景春的意料之外。他以为窦尔敦一是躲,二是闪,不然就等着挨蹬,却没想到他竟敢用脑袋来接。这一招一定是迫于无奈,以命相拼了,胡景春确信自己的功夫之深,非常人所能招架,这一脚蹬下去,轻者致残,重者身亡。但他哪会料到,窦尔敦气功出众,特别是练就的达摩老祖易筋功,已达到炉火纯青的程度,一旦运上气,提内功真力,脑袋比铜铁还硬。不然的话,为什么称作铜头铁罗汉呢?

  说时迟,那时快,只听见“啪”的一声,窦尔敦的头和胡景春的双脚便撞在一起了,两人弹出丈许。窦尔敦一个鲤鱼打挺站起来,只感到头皮有点儿发麻。胡景春则不然了,双脚好像蹬到铁塔上一般,“喀吧”一声,两只脚的踝子骨都折了。他“啊”一声大叫,便从空中仰面朝天跌落在月台上,满地翻滚,疼痛难言。

  再说同顺镖局的人,都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,一个个瞠目结舌,不知所措。还是如意和尚清醒些,他稍怔了片刻,猛然喊道:“快把胡老英雄救下来,别让这个头陀跑了!上啊,抓住他!”随着话音,众人蜂拥而上,有人跑过去,把胡景春拖下月台,余者各亮兵刃,“呼啦”一下子,就把窦尔敦团团围住。

  佟阔海一看恩公被困,焉有不管之理,把鬼头刀一晃,对自己人说:“你们还愣着干什么?还不给我快上!”“杀呀!”一阵吆喝。众弟子各拿兵刃,猛扑过去,眼看就要展开一场恶斗。

  此时窦尔敦十分镇静,他心里明白,真要打起来,至少也得丢掉几十条人命,到那时,官府必然出面追究,许多人就会受到牵连,后果不堪设想。自己既然插了手,就要把这件事办好。于是,他厉声喝道:“不许动,谁也不许动手!”这一声喊如雷贯耳,众人吓得纷纷倒退。窦尔敦面向夏重五与如意和尚,横眉竖目,义正词严地说道:“我乃化外之人,因去东方朝圣,路过贵宝地,巧遇此事。常言道,天下人管天下事,我这才出面。实言相告,我既不认识佟阔海,也不认识胡景春,更不认识你们二位,纯粹是为两家镖局解和。金砖不厚,玉瓦非薄,我决不能昧着良心,偏袒一方。适才发现,你们同顺镖局太不讲理了,简直目无王法,欺人太甚。我忍无可忍,这才以武力相待。你们可听清楚了,我叫窦尔敦,绰号铜头铁罗汉,你们要想报复,尽管找我,与佟镖师无关。不过,我奉劝你们,还是放弃邪念,与永昌镖局言归于好,有道是冤仇宜解不宜结。同吃一碗饭,又都是一个祖师爷,养家糊口,都为了一口饭吃,又何必骨肉相残,自寻烦恼。是朋友,就听我的忠告;是冤家,你只管报仇。不过,你们可别忘了,多行不义必自毙。”窦尔敦说着,大步流星来到月台旁一甬石碑前。他把单掌一立,喊了一声:“开!”石碑“喀吧”一声立即断成两截,上半段啪地落到地上,砸出一个深坑,在场的人无不惊骇。

  从此,铁罗汉窦尔敦的名字一传十,十传百,迅速传遍八方,真可谓一鸣惊人。

  再说夏重五,也被窦尔敦的精湛武功和威严正气所震慑,不敢再主张持械强斗,真要出了人命,他也担待不起。眼见大势已去,他只好顺坡下驴,拿出要人的那套本领,冷冷一笑道:“姓窦的,夏某算服了你了,今儿个认栽,按字据办事。不过,你也别忘了,强中还有强中手,能人背后有能人。打人一拳,须防备人家一脚,日后,我一定登门拜访!”说完一扭身对自己人下令:“回去!”“呼啦”一声,众人架着胡景春,灰溜溜地离开了龙虎寺。

  佟阔海抢步来到窦尔敦面前,拱手施礼道:“大师,您算把我救了,也救了我们永昌镖局,多谢您搭救之恩!”说着倒身便拜,众伙计也都跪下叩头。

  窦尔敦慌忙把佟阔海搀起来说:“区区小事,何足挂齿,我无非尽快义之道罢了。”言毕把包袱背上,手提三节棍,转身欲走。佟阔海忙上前一把拽住说:“请恩公留步!”“何事?”窦尔敦不解地问。

  佟阔海恳切地说:“救人一命,胜造七级浮屠,何况大师救的不仅是我自己,而且还有上百条性命,在下未予报答,就要离去,佟某实在于心不忍。无论如何,请大师赏个脸,到永昌镖局歇息几日,再走不迟!”“是啊!”“对呀!”众人围着窦尔敦,说什么也不放他走。

  窦尔敦踌躇半晌,讪讪地说:“众人厚意我领了,我救你们绝不是图什么报答,更没有什么希求。假如跟着你们进入镖局,就会将今天的事连累到你们,那时闲话飞来,有口难辩,对你们很不好,还是两便吧!”窦尔敦说完就走,谁也挽留不住,佟阔海急得直搓手。

  永昌镖局有个趟子手,名叫张大头,此人聪明机灵,能言善辩。一看佟阔海束手无措的样儿,他眼睛一转,紧跑几步,把窦尔敦挡住,毕恭毕敬地笑笑说:“大师父请留步,容小人进一言。”窦尔敦停身站住。张大头道:“小人有一言相告,对与不对,请大师父海涵。”“快说,什么事?”窦尔敦问。张大头说:“别看夏重五等人,表面上认输了,但他们是口服心不服。今日仇冤已深,他们非伺机报复不可。当然,您武艺超群,胆魄过人,他们不敢同您计较,可您一走,我们就劫运难逃了。到那时,永昌镖局不仅要被他们砸个精光,而且人也一个活不成。本来您做的是好事,结果事与愿违了。俗话说,救人救个活,送人送到家。您就发发慈悲,多住几日吧!”说完连连叩拜。

  众人再次把窦尔敦围住,躬身施礼,苦苦挽留。

  窦尔敦沉思片刻,觉得这人说得也有一番道理。倘若自己走了,夏重五真要报复怎么办?连累他人,岂不是好心不得好报?这时忽听佟阔海说道:“恩公,方才我那个兄弟说话不当,多有得罪,请您海涵!不过,他出于一片诚心,实实在在愿您留下来。只要您赏个脸,哪怕到镖局坐一坐,喝杯茶,众人也就心满意足了。”

  窦尔敦一心要走,可架不住众人苦口相劝,只好点头答应了。

  佟阔海不胜欢喜,一面命人回镖局安排,一面陪同窦尔敦走出龙虎寺。此时,看热闹的人还没有完全散去,有的跟在他们后面议论纷纷,无不为窦尔敦见义勇为的品德和精湛的武功而赞叹。

  书说简短。当窦尔敦在众人的簇拥下,来到永昌镖局门首时,一大群吹鼓手,立刻吹打起来。有人还噼噼啪啪放起鞭炮,真像迎神拜佛一样热闹。佟阔海把窦尔敦请进上房,居中而坐。徒弟们跑里跑外,进进出出,一个个满脸堆笑。

  这时,少镖头佟占山,笑容可掬地走进厅房,来到窦尔敦面前,倒身就拜:“恩公,您可是我一家的大恩人啊!”说着泫然泪下,佟阔海也不住地擦泪。

  窦尔敦起身把佟占山扶起来,问道:“你的伤势如何?”佟占山回答说:“没关系,经过调治,现在好多了。郎中说,再过数日就会痊愈。”

  说话间,有人调摆桌案,请窦尔敦入席。窦尔敦不便谢绝,只好从命。一会儿摆上满桌酒菜,色味俱美,十分丰盛。

  佟阔海亲自给窦尔敦敬酒,佟占山举箸布菜,像孝敬老人一般。酒过三巡,佟阔海欠身说道:“若非恩公解危,镖局必遭劫难,家败人亡,此恩此德,我们刻骨铭心,终身难忘。为报答恩人,在下愿将镖局奉送,请大师笑纳。”

  佟占山插言道:“今后,您就是永昌镖局的东家,我们父子给您当配手,实在是最好不过的了!”窦尔敦闻听,马上把筷子放下,不悦道:“何出此言?难道我是为你们的财产来的?你们既然如此小看于我,那就告辞了!”说罢,窦尔敦起身要走。佟家父子大惊失色,急忙赔礼道:“恩公,且莫误会。您对我们恩重如山,理当厚报,这乃是人之常情,也是我们的一点点诚意,您如不同意就作罢,何必急于离去。”窦尔敦无奈,又重新归座。

  佟阔海掉转话头,问道:“敢问恩公,仙乡何处?意下何往?”窦尔敦道:“我浪迹天涯,还没有一定的归宿,准备先赴家乡祭奠父母,而后去山东寻访故友。”

  佟家父子不便深问,接着话茬儿斟酒布莱。这时,趟子手张大头,冲佟占山一使眼色,佟占山欠身离席,随张大头来到僻静之处,问道:“什么事?”

  张大头压低声音,焦急地说:“公子,你无论如何也要设法把大师父留住,千万不可让他走呀!依我看,夏重五一伙绝不会就此善罢甘休。大师父要是走了,这后果可难以预料啊!”佟占山皱着眉头说:“谁说不是呢,可怎能留得住啊?”张大头道:“您哪,心眼太死了,您不会拜他为师吗?拜了师父,情况可就不同了。”佟占山摇摇头说:“我也有这个意思,就怕人家不答应啊!”张大头胸有成竹地说:“人怕见面,树怕扒皮。只要您豁出脸去,他断无拒绝之理。”佟占山把脚一顿:“嗯!就这么办!”他俩又商议多时,这才回到厅房。佟占山忐忑不安地归了原座,心里盘算着如何开口。没用多久,主客将饭用完,残席撤下,仆人上茶。

  佟占山猛然站起,鼓足勇气,紧走几步,跪在窦尔敦面前。窦尔敦一愣,忙问:“你这是干什么?”佟占山答道:“小人有一事相求,请恩公无论如何赏脸。”“你说吧,凡是我能办得到的。”窦尔敦道。佟占山虔诚地说:“小人有心拜您为师,随侍左右,不知您肯收留吗?”

  佟阔海一听又惊又喜。其实他也早有此意,只是怕窦尔敦不会答应,没敢开口。这会儿见儿子提出拜师的请求,不禁大喜,说道:“恩公,给您镖局您拒绝了,收个徒弟可以吧!这孩子虽然不算太机灵,但也不怎么蠢笨。您把他带在身旁,沏茶倒水,跑道送信,不也方便吗?”窦尔敦连连摆手说:“使不得,使不得!”他一面拉起佟占山,一面解释说:“实不相瞒,我刚刚满徒下山,一无德行,二无名望,岂敢妄收弟子。再说,收徒弟是件大事,要经师父恩准,我做不了主,公子还是另投名师吧!”

  佟占山直溜溜跪在地上不起来,哭丧着脸说:“恩公,求求您,收下我吧,我知道我不配做您的弟子,但我会聆听您的训教,专心习武,也像您一样做人。如果您不答应,就让我的魂灵去陪伴您了。”说着,他“噌”地从腰间拔出匕首,对准咽喉,就要自尽。窦尔敦急忙把他拦住,一把把匕首抢过来。佟占山再次跪倒,苦苦哀求说:“您再不答应,那我就跪死在您的面前!”说罢潸然泪下。这下可真把窦尔敦给难住了,他沉吟了多时才说道:“你起来吧,我暂且答应你!”“是吗?”佟占山惊叫一声,连忙说:“恩师在上,弟子给师父叩头了。”佟阔海也躬身施礼道,“多谢大师慈悲!”众人见了,无不欢喜,都上前祝贺。

  “且慢!”窦尔敦认真地说,“容我把话说清楚了,答应可是答应,不过还有一个条件!”佟占山说道:“不要说一个,即使一百个,弟子也依了,请师父明示!”窦尔敦点点头说道:“未经我师父允诺,今日不为正式收徒,也不行拜师之大礼;先不传授武艺,观品行优良而定,望你以善为本。”佟占山道:“师父之言,弟子记下了,一定遵师命而行,努力进取!”

  这时,已到掌灯时分,佟阔海忙命人给窦尔敦准备房间下榻。窦尔敦也感到有些乏累,又坐了一会儿,这才前往寝房安歇。

  佟占山提灯引路,把窦尔敦让到后院的书房里,早有仆人把房子拾掇干净了。窦尔敦一看,迎门是一张木床,挂着蚊帐,靠院是窗户,窗前有一张八仙桌,上摆银灯和茶具,还摆了几盘水果,门旁是衣帽架。方砖铺地,白纸糊棚,显得异常宁静,给人一种舒适的感觉,窦尔敦很满意地坐在椅子上。

  佟占山又给师父满了一碗茶说:“您就住到这儿吧,条件差了一些,望您见谅。徒儿我住在前院,晚上还有下夜的,您有事只管吩咐。”窦尔敦道:“天色已晚,你也快些休息去吧!”

  佟占山施了一礼,说声“是”,这才领人退出书房。窦尔敦秉灯独坐,想起白天所发生的一切。从比武来看,他感到胡景春武艺确实超群,名不虚传,不愧是胜英的门徒,上三门的名人。但他败在自己手下,在广众之中折了筋骨,丢了颜面,报复之心不能没有,复仇之恨不能不防。也许请胜英出头,或找黄三太相助,但总不会善罢甘休。佟占山之所以要拜师,就是要练武防身,保家护院。父子二人心底不坏,对自己赤诚相待,一片盛情,看来并非那种负心忘义之辈。不管怎样,这儿终究也不是容身之所,久留之地,否则要耽搁前程,贻误大事,还是明日登程为好!窦尔敦站起身,一边想,一边踱步。这时更梆响了,已到了定更天。他把椅子搬到地中央,吹灭灯火,盘着腿往上一坐,仰面朝天,闭目凝神。

  书中代言。这是窦尔敦每日必练的易筋经,十多年来,从未间断过。此功,只消一个时辰就能恢复元气,强身壮体,养精蓄神。窦尔敦稳坐在椅子上,排除杂念,气血一平,时间不大,就睡着了。

  就在这时,忽然房上有两个黑影晃动,灵如狸猫,快似猿猴,轻飘飘落在院中。黑影先往四处看了看,见院中空无一人,万籁无声,这才放心大胆地来到窗前,一个放哨,监视四处;一个扒到窗台上,用梅花针刺破窗户纸,睁一目,闭一目,往屋中观看。屋中虽然没有灯,看得却也清楚。这人看了一会儿,转身来到房门口,轻轻把门推开,一闪身走了进去。

  窦尔敦虽然已经沉睡,但是他的耳朵十分灵敏,已经练就了“鸡司晨,犬守夜”的本领,稍有声音,便可察知。窦尔敦心里一动,感到声音异样,微睁二目,偷眼观看,就见房门进来一人,周身挂皂,脸蒙青纱,个头不高,小巧玲珑,背背一把特殊兵刃,身挎百宝囊。

  书中暗表,这条兵刃名叫三皇透甲锥。窦尔敦暗道:“刺客!”这准是受夏重五和胡景春派遣而来,报比武受伤之恨。但不知眼前这个人是谁?从抬身动脚看来,绝不是等闲之辈,否则,也不敢来。窦尔敦心里寻思,身子没动,佯装不知,依然沉睡一样,静观来人做何动作。

  再说这个人,进得房来,停身站住,透过青纱,打量窦尔敦,约有片刻,突然他把双臂一抖,使了个“猛鸡夺粟”向窦尔敦扑来。窦尔敦一看,不伸手不行了,这才身献绝艺,会斗来人。

  欲知来者何人,且看下回分解。

上一页  回目录 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