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书369 >> 古典名著 >> 中国古代侠义小说
第四回 罗汉堂奋勇闯难关 文殊院告别诉衷肠

  话说窦二敦报仇心切,决心闯过罗汉堂,告别五台山。海靖长老无奈,这才命了尘把罗汉堂大门打开,手往里一指道:“二敦,你就进去吧!假如你能从前门过去,后门出来,就证明你功夫练成了,可以下山。”

  窦二敦朝师父深深地看了一眼,神情果决地点点头。当下,他脱下长大的僧衣,提僧鞋,紧大带,活动四肢,然后来到门前,定睛往里边一看:只见罗汉堂与往日大不相同,在宽大的厅堂里,矗立着十八个和尚,一色的灰色僧衣,身披袈裟,胖袜云履,双掌合十,目视前方。假如预先不知道的话,定会把他们当作真人。

  窦二敦将这十八个和尚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,并未发现有什么奇异之处。看罢多时,他毅然迈步走上台阶,跨进罗汉堂。海靖和了尘、了净站在侧面,看着窦二敦的一举一动,都为他捏着一把汗。

  再说窦二敦大步跨进罗汉堂,神情十分镇静。他首先发现迎面站着一个假罗汉,正守住咽喉要道。二敦仔细观察片刻,见假罗汉双掌合十,一动不动,便试着往前走了几步,假人没有反应。二敦想从假人身边绕过去,哪知脚下去踩动了消息,“嘎啦”一响,只见这个假罗汉突然伸出双臂,奔窦二敦华盖穴打来。二敦吓了一跳,急忙往下一矬身,假罗汉的双掌走空。不等二敦还招,就见假罗汉双掌一翻,手心朝下,手背朝上,奔二敦顶梁便摁。二敦见势不妙,马上跨步斜身往左边一闪,假罗汉甩臂挥拳,使了个凤凰单展翅,一拳向二敦肋下掏来。这一招快如闪电,不容人思考,要是真的掏上,轻则重伤,重则就得丧命。二敦说声不好,忙使了个黑虎倒坠跳到门旁。“唰”地一声,假罗汉也退回原位,双掌合十,又不动弹了。

  窦二敦抹了一把汗,心里突突直跳,暗道:好厉害,比真人还难对付。海靖在门外目不转睛地看着,见二敦有些招架不住,问道:“二敦你觉着如何?他使的是什么招数?”

  窦二敦道:“他使的是达摩三十六式,果然厉害。”

  了尘看窦二敦忙于应付,并无还手之力,便插言道:“师弟,我看你不必再闯了,这才一个,你便如此吃力,还有十七个呢,又如何对付?快快出来吧!”

  窦二敦生来脾性倔强,不听这话则已,一听他血气上升非要闯过去不可。他压了压自己心中的躁气,心想,我岂能见硬就回,接着二次奔假罗汉走去。这次他心里已有了底儿,不像头一回那么紧张了。当他刚一靠近假人,脚下便踩动了假人的暗道消息,假罗汉又朝他打过来。

  书中代言,这假人乃经海靖多年的研制而成,他融汇了文殊院武术的精华,变化万千、神鬼莫测、防不胜防。来人离他远了,他决不动,只要够大步数,进了他的防地,动作之快如迅雷不及掩耳,常使人猝不及防。

  书接前文。二敦一脚踩中了消息,假罗汉突然举起双臂,奔二敦胸部击来,二敦连忙低头,假罗汉双掌一翻,奔二敦头顶摁下。二敦急往旁边一闪,假罗汉使了个凤凰单展翅,一拳奔二敦软肋掏来。二敦一看,喔,怎么还是那几招啊?他心里更有底了。二敦这次没往门旁退,当假人伸拳奔他软肋掏来的时候,使了个黄龙大转身,一下转到假罗汉身后,他刚想扬掌进招,哪知假罗汉突然使了个倒踢紫金冠,脚往后蹬,朝二敦小肚子踢来。二敦急忙双脚点地,使劲往空中一纵,才把这一脚闪开。假罗汉动作迅猛,连续发招,啪啪啪,一个劲儿地进攻,窦二敦心中暗暗把血气平住,从容地接架相还,与假人战在一处,难分难解。

  窦二敦一边打一边用心观察着假人的一招一式。他发现假人使用的达摩三十六式,非常标准,抬手动腿,一丝不苟,倘若真人要练到如此地步,不知要付出多少心血,心里暗暗赞叹海靖长老何以设计出这些假人,真乃聪明过人,盖世无双。

  书说简短。时间不长,假罗汉把达摩三十六式使用完了,又自动归回原位,仍然双掌合十,不动了。窦二敦顺利地闯过了第一关,信心更足,勇气倍增,稍停片刻,又往里面走去。

  海靖见二敦已闯过第一关,脸上也露出了笑容,心中暗自为他高兴。他带着两个徒弟也走进罗汉堂,跟在二敦身后,定睛观看。

  再说窦二敦迈步来到第二道关口,但见一左一右,有两个假罗汉挡住去路。这两个假人都是笑呵呵的面容,善眉善眼,要想往前走,非从他俩中间通过不可。窦二敦不明底细,不敢贸然上前,他机警地一步一步往前走,当距两个假人不到五尺的时候,左面的假人,突然把双臂一伸,拦住去路。与此同时,右面那个假人,使了个单撞掌,奔二敦迎面劈来。书中代言,假人的手掌都是用厚牛皮缝制的,皮子里包了铁条,重有十斤,若击出一掌就有百十斤重的分量。因此,只听得“呜”一声挂着风就到了。二敦不敢怠慢,扬右臂往上一搪,探左手奔假人当胸便打。假罗汉使了个老君关门,“啪”一声把二敦的手掌崩开,震得二敦掌心发麻,臂酸疼。正在这时,左面那个罗汉也伸了手,使了个流星赶月,抡起双掌,朝二敦脑后击来。二敦听得清楚,一转身,双臂交叉往上一封。这边刚把这个假人双掌架住,另一个假人,突然使了个老和尚撞钟,一头向二敦后腰顶来。说时迟,那时快,眼看就要接近二敦的腰部了,只见二敦疾速斜身往外一跳,“噌”一声跳出去六尺多远。假罗汉这一头没顶着二敦,正撞到另一个假人的前胸上,这个假人双掌往下一落,正拍到前一个假人的脑袋上,只听见“嘣”的一声,两个假人同时倒地,脚下露出了两根铁线,便再不动弹了。

  窦二敦长吁了一口气,顿时心气平和,浑身力量倍增。他又转身来到第三座关口。他发现这里也守着两个假人,全都是凶相,一个龇虎牙,一个瞪豹眼,怒目而视,令人望而生畏。

  了尘和尚站在身后喊道:“师弟,这两个假人的武艺可不寻常,切切留心才是。为兄便败在了他俩手下,至今背上还留有伤疤。”

  经师兄了尘这么一提醒,二敦仔细打量了一番,这才发现,这两个假人的手掌都是铁的,手指带钩,比锥子还尖。他心中估摸着,方才那两个笑面假人使的是罗汉拳;这对凶神恶煞的假人可能要使螳螂拳。果不出二敦所料,他的脚刚跨入禁区,就见两个假人同时动了手,一个出手抠他的双眼;一个伸掌掏他的前心,快似疾风,迅如闪电,稍不留神略有疏忽就有性命之危。二敦急忙使了个左右插花,左手护双眼,右手护前心。巧妙地躲过了假人的铁钩手。两个假人接着急忙收拳抬腿,一个飞脚踢二敦的小腹,一个旋脚奔二敦的软肋。二敦眼疾腿快,猛地使了个旱地拔葱,将身体向上一纵,假人双脚踢空。

  窦二敦偷眼一瞧,这对假人所使用的螳螂拳与自家的招数相似,不过,却没有那么精湛。猛则有余,巧则不足。窦家祖传的螳螂十六式乃是绝艺,无人匹敌。所以对付这两个假人,对二敦来说是轻车熟路,没费什么周折便闯过了第三关。

  书说简短。窦二敦一口气闯过第八道关口,眼前来到第九关,也就是最后的一道关口了。只见,这里地势宽阔,面前孤单单立着一个假罗汉,散发披肩,身披棋子布毗卢,紫脸虬髯,手握一条镔铁连环铲,造型酷似达摩。在他身后不远,就是后门,也就是说,若战胜这个假人,窦二敦就算闯过了罗汉堂。二敦此时心情万般激动,他稍许休息,擦了擦头上的汗水,把衣服重新整理了一下,正准备上前与假人交战。海靖长老看他急于求成,便告诫说:“二敦,这是最险要的一关,你切莫掉以轻心,大意不得。他手里的兵器只要碰上你一下,可就性命难保。你若觉着心里没底,也可以使用武器对付他。”

  二敦朝师父看了一眼,道:“多谢恩师指点,弟子明白,小心就是,我看还用不着动家什。”海靖见二敦那副万难不屈的刚毅劲儿,心中暗道:“好小子,真有股犟劲。后生有为啊!”

  其实,海靖看罢他闯过前八道关,心里便已有数,因此也没勉强他非拿武器不可。再说窦二敦,像对付真人一样,飞身一纵跳到假罗汉面前,双脚刚一沾地,“嘎啦”一响触动了暗道消息,还没容他站稳身体,那假罗汉抡起大铲,一道寒光奔二敦面门砸来。二敦急忙往左边一上步,探虎爪一抓铲杆,假罗汉把铲头一沉,竖起铲纂,奔二敦前心便点。二敦使了个鹞子翻身,铲纂落空。假人又换一招,使了个拦腰锁带,大铲平着奔二敦腰部扫来。二敦眼疾,赶紧往下一蹲,大铲挂着风,从他头上掠过。好险呐,看的人都出了一身冷汗。紧接着,假罗汉使出八法神铲,朝二敦频频攻来,这八法神铲是:

  举火烧天劈顶梁,

  进步连环刺胸膛。

  绝心一指攻两肋,

  童子拜佛扫阴裆。

  仙姑祝寿挖双眼,

  反背插花把腿伤。

  使出哪吒探海式,

  大罗金仙难躲藏。

  窦二敦面对这神出鬼没的假罗汉,从容应战,蹿、蹦、跳、跃、闪、辗、腾、挪,巧妙地把大铲躲过,看准机会,便发招进攻。站在一旁观看的海靖师父和两位师兄目不暇接,心中暗暗称奇。只见海靖长老手捻素珠,时而为二敦担忧,时而为其惊喜,时而连连点头,面露笑容。他心想功夫不负有心人,十五年的光阴他没有虚度,勤操苦练,果然武艺超群,文殊院的真功他是学到手了。以此真功实学到江湖上闯荡,何愁不名扬四海!二敦啊,也不枉为师教你一场,我的武功也算有了继承人。

  海靖长老越看越高兴,满面容光,一脸笑纹。忽听“嘎啦”一声,假罗汉收招定式,退归本位,窦二敦终于闯过了最后一道关。

  两位师兄了尘和了净长吁了一口气,双双上前拉着二敦,一个捶胸,一个拍肩,不知如何向他祝贺为好。了尘情深意切地对二敦说:“恭喜师弟!贺喜师弟!你实现了我们哥俩多年未实现的夙愿,也为我们文殊院增光添彩了。真了不起呀!”

  窦二敦笑着说:“师兄过奖了,学无止境,我还差得远呢!”海靖在一旁听了,点点头,心中更是喜欢二敦,说道:“俗语讲,谦受益,满遭损。谦虚谨慎,方能立于不败之地。”二敦十分感激地说:“师父之言,弟子当铭心刻骨。”

  师徒四人说笑着从后门走出罗汉堂。海靖叫了尘闭了机关,锁好门户,四人一同往方丈室走去。来到方丈室,各就各位,早有小和尚送来了茶点。海靖乐呵呵地看着二敦说:“功夫不负有心人,总算盼到了这一天,真叫为师高兴。”

  窦二敦在一旁躬身道:“若无恩师的精心栽培和两位师兄的辅助,恐怕累死徒儿也出息不了。此恩此德,弟子终生不忘,定当后报。”

  二敦言出至诚,声音颤抖,热泪盈眶。海靖见二敦情谊深长,便亲切地说道:“你的心意为师心领了。今后来日方长,后会有期。”

  海靖知二敦此时已是筋疲力尽,便命了尘让膳房快些备饭菜。不一会儿工夫,小和尚便端来了四五盘素食饭菜,四人共进午餐。二敦见饭方知饥,狼吞虎咽地吃起来。饭后,海靖嘱咐他好好休息,二敦这才告退回屋。

  二敦回到自己的房间,一上午的紧张和疲劳顿时袭上身来,他头刚一挨枕头,便呼呼入睡。这一觉他睡得又甜又美,十五年来这还是第一次,直到日落西山,他才醒来。

  窦二敦起来擦了擦脸,正要去用斋饭,师兄了净笑着走来:“二敦,今晚师父吩咐我们让厨师准备了丰盛的晚餐,快跟我走吧!”二敦心里很是过意不去,说:“何劳恩师大驾?”

  “你就要走了,师父说要为你饯行,你就不必为难了。今日一别,再次会面还不知何年何月呢!”窦二敦听了心里热乎乎的,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。师兄弟边走边谈,来到方丈室,了尘正在门前恭候。众人进屋后,早有人放好桌椅,桌上摆着各种素菜,十分丰盛。

  海靖长者居中而坐,上首是了尘,下首是了净,二敦坐在师父对面。二敦恭敬地先给恩师敬酒三杯,又给两位师兄各敬酒一杯,了尘和了净也给二敦回敬了一杯酒。这师徒四人开怀畅饮,谈兴甚浓。

  酒过三巡,海靖端杯在手,意味深长地对二敦说:“‘沉舟侧畔千帆过,病树前头万木春’,但愿你此番下山匡扶正义,除暴安良,做一个光明磊落的英雄好汉,方不负为师一片苦心。”

  窦二敦欠身答道:“天地君亲师,师徒如父子,徒儿绝不忘师父收养之恩,授艺之德。师父的谆谆教导,徒儿已铭记于心。下山后,弟子一定秉心公正,替天行道,除恶安良,扶危济困。为我文殊院,也为师父争光添彩。若口不应心,天诛地灭。”

  海靖深知二敦的秉性,他刚直不阿、正气凛然、见义勇为、万难不屈。但海靖身为师父,还是放心不下,又道:“论你的武艺,的确是非同寻常,为师知道一般武人绝不是你的对手;只有几个人,今后若遇上,定要多加提防。”

  窦二敦忙问:“他们都是何等人物,请恩师明示。”

  海靖道:“头一个就是老匹夫胜英胜子川。该人武艺超群,自成一派,善使一口鱼鳞紫金刀,他的八卦万胜刀法,堪称一绝。此人还善用暗器,三只金镖,甩头一子,百发百中,鬼神皆惊。然而,他维护朝廷,为官府做事,独霸武林,与你水火不容。今后定会相遇,免不了有一场生死决斗,你要严加防范,切不可掉以轻心。”

  了尘以为胜英年逾古稀,乃一老朽,何足挂齿,便插言道:“师父不必多虑,依我之见,胜英决不是师弟的对手。他年事已高,筋骨不活,气血两亏,岂能与血气方刚的师弟相比,单凭这一点,他就得甘拜下风。”

  海靖不以为然,道:“此言差矣!姜是老的辣,武坛上百岁猛将何止数人?古稀之年未必就会败于青年之手,为师已经八十有九了,难道便是废物不成?”了尘自知出言有失,有些语塞,忙解释说:“胜英岂能跟师父相提并论?”

  海靖道:“知彼知己,方能百战不殆。对敌手既不可估计过高,长他人志气,亦不能过低,麻痹大意。”接着他又介绍说:“除胜英之外,还要注意他的大弟子黄三太。此人完全继承了胜英的技艺,据我所知,有些功夫甚至超过了胜英,是实际的掌门人。其手下亲门近枝,星罗棋布,像怪侠欧阳天佐、贼魔欧阳天佑、千里追风侠邓飞雄、大头鬼王夏侯商元、飞天玉虎蒋伯芳、海底捞月叶成龙、鱼眼儿高恒、一粒洒金钱胡景春等等,均有独到的功夫,惊人的本领。当年这些人名噪一时,威震武坛,他们是胜英的帮凶,黄三太的党羽,碰上他们,就如捅了马蜂窝。还有魔山老母毕凤莲,她心胸狭窄,武艺高超,今后遇上,切莫轻举妄动。”

  海靖所言,窦二敦牢记于心,连连称是。一旁的了净也插言道:“师弟下山后,还需物色几个好帮手,俗话说,一个篱笆三个桩,一个好汉三个帮。切不可单枪匹马地干,望广交天下有识之士,集思广义,群策群力,才能立于不败之地。”

  窦二敦听了师父、师兄的肺腑之言,甚是感动,说:“多谢师父和二位师兄的教诲,二敦一定不负所望。”

  海靖长老又说道:“了净所言极是。物以类聚,人以群分。咱们门户也有几位高人,都是我的挚友和师兄弟,你若遇劲敌或灾祸,他们定会帮你分忧解难的,你要把他们的名字记住。”窦二敦十分专注地听着。海靖一一介绍说:“这头一位,是我的大师兄,你的亲师伯,出家在昆仑山大雷音寺,法号空空,绰号人称威震西天昆仑佛。此人善用大力昆仑掌,打遍天下无对手,今后如有相见之日,你要向师伯好好学学绝艺。”

  海靖略停片刻,喝了口茶,又说:“第二位是苏州虎丘山下雷家索的雷震鹏,绰号人称‘怪叟’。此人善打电光掌,堪称武林一绝,是我的挚友,你的盟叔。他行侠仗义,襟怀坦白,只要你提到为师的法号,他定会尽力帮忙的。第三位是山东济宁人,绰号人称铁伞仙,名叫富华臣,威震山东,艺压武坛,素有东昆仑之称。掌中握一把熠光宝扇,招数奇特,轻功盖世。此人谈吐诙谐,宽宏大度,且又机警,足智多谋,跟为师有过命之交,你称呼他盟叔就是了。”

  窦二敦将师父所言一一记下,思忖片刻道:“弟子下山后,有意先到山东投靠于盟叔富华臣,求他指点明路,师父以为如何?”

  海靖看窦二敦胸有成竹,高兴地说:“为师也正为你考虑此事,真是不谋而合,你就先去山东,他定会鼎力相助的。今后不论去何处,有这三位师长帮助,你会大有用武之地的。”

  海靖长老的一席话,使二敦信心倍增,师父为他考虑得如此周全,不少事都是他未曾想过的,二敦心里热乎乎的,真是千言万语表达不尽他对师父的感激之情。

  师徒四人边吃边聊,酒足饭饱,小和尚将残席撤下。窦二敦又问海靖长老:“不知师父何时准我下山?”海靖爽快地说:“今晚饯行,明早便可动身。你看如何?”“弟子听从师父安排。”

  此时,已月挂中天,窦二敦告辞出来,便回到住处。这一夜他辗转难眠,心中一遍又一遍地默记着师父述说的人名绰号,把两方面的人名地址都记在心上。然后,他又考虑下山后的路线。他决定先回沧州大槐庄,寻找父母的遗骨,若能如愿,就地修坟立墓,祭祀亡灵,然后再去山东济宁府投靠铁伞仙富华臣。他想人家根基深,结交广,路子宽,定会帮自己找出一条路的。至于以后的事情,无法估计,只有见机行事。

  窦二敦思绪万千,他又想到胜英、黄三太那伙人。他们忠于清廷,乃是官府的帮凶走狗,毫无疑问,将是自己的绊脚石,不把他们搬开,焉能报仇雪恨?后来果然仇人相见,窦二敦创办山东八大处,康熙六年四月十八日黄三太于李家店摆下十三省英雄会,五阵赌输赢,窦二敦与黄三太展开一场决斗,这是后话,暂且不提。

  窦二敦思前想后,直到深夜,方才入睡。次日天明,窦二敦早早起来,梳洗已毕,用过早饭,把所带包袱整理好,手提虎尾三节棍,来到方丈室。

  海靖长老这一夜也没睡好。此番二敦下山,他既高兴又担心,高兴的是,徒儿身怀绝艺,肯定会使门户发扬光大;担心的是,二敦不满清廷,与官府为敌,铤而走险,前途渺茫,真要是有一差二错,如何是好?可是,事已至此,他决心已定,只得听天由命了。

  海靖也早早起床了,他先给好友富华臣修书一封,信中叙说了二敦的身世、志趣和为人品德,请富华臣全力以赴支持二敦的事业。接着又给二敦起了绰号,还准备了衣钵戒牒应用之物,以防官人盘查。恰在这时,二敦前来向师父告辞,海靖先让他坐下,又把书信交给他。二敦如获至宝,当下揣在怀里。海靖说道:“为师还给你取了个绰号,名叫‘铜头铁罗汉’。”

  窦二敦当下磕头便拜,谢过师父赠号之恩。海靖趁了尘、了净不在,拉着二敦的手,真挚而关切地说:“二敦,此番下山,如履薄冰,风险极大,为师十分为你担忧。不是为师不明是非,没有骨气,实在是清朝廷固若金汤,欲推翻之,势比登天。张献忠、李自成偌大的势力,兵强马壮,终于功亏一篑。李定国、张煌言虽志如磐石,铁骨铮铮,然而落得暴尸街头。多少抗清勇士前赴后继,多少英雄志士艰苦卓绝,竟无一人成功,你要引以为鉴。俗语道:识时务者为俊杰。我佛说,苦海无边,回头是岸。万望徒儿见机行事,不可一意孤行。”

  窦二敦正色道:“师父苦口婆心,徒儿心领。我乃一农夫出身,怎敢与英雄志士相比,徒儿早就发过誓,宁为玉碎,不为瓦全;头可断,志不屈,誓与清王朝为敌到底,不搅他个天翻地覆,死不瞑目。”海靖听了此言,甚是不安。窦二敦不忍心让师父为自己操心担忧,便说:“虽然如此,请恩师放心,徒儿绝不蛮干,不到一定时机,决不会举旗造反,明刀明枪的和他们斗。”

  “这就好,这就好。”海靖长吁了一口气。这时,门外有脚步声,了尘和了净进来请安。海靖不便多说,忙转话头,又叮嘱了一些其他事,便把包袱递给二敦,说道:“这里有纹银五十两,还有戒碟印票等物,拿着路上用吧!”

  窦二敦跪授银两等物后,把包袱背在身上,手提三节棍,转身走出方丈室。众人跟随在后,一直把二敦送出文殊院。二敦恭恭敬敬给师父磕了三个头,又给两位师兄磕了头,这才站起身来。海靖长老忽然又想起一件事来,对二敦说:“为师打算把你的名字改一改,把窦二敦改为窦尔敦,你看如何?”

  书中代言,海靖之所以给二敦改名,不是没有原因的。当初二敦曾杀死过清兵,不能不提防有人追查。改这一字,就可能避免很多麻烦。二敦理解师父的用意,答应道:“遵命!”从此窦二敦便更名叫窦尔敦了。

  师徒四人走出文殊院,又送了一程,仍是难舍难离。俗话讲,送君千里总有一别。窦尔敦再次劝道:“师父,师兄留步吧!”说完,他牙关一咬,头也不回,大踏步下了五台山,直奔河北沧州而去。

  简短捷说,窦尔敦一路上,饥餐渴饮,晓行夜住,这天来到河北保定府,走进保定省城,只见街上人来车往,熙熙攘攘十分热闹。看看时近中午,腹中有些饥饿,想找个地方用饭。一抬头,见路东有家饭馆窗明几净,窦尔敦便走过去,一股炒肉的香味扑鼻而来,往里看了看,见客人并不多,屋里倒也清静。

  店伙计一看,门外来了个身强力壮的头陀和尚,散发披肩,铜箍勒头,身穿青布僧衣,手提三节棍,身后还背着一个大背包,满身尘土,看样子是远道而来,急忙跑过去招呼:“嘻嘻,大师父可好,要用饭吗?请到里边坐。”店伙计把窦尔敦让到里边,赶紧擦桌抹凳请坐。

  窦尔敦一看,这个座紧靠窗户,又风凉又眼亮,还是张独桌,很是满意。他把三节棍戳在墙上,把身上的包袱解下来,放到身边的一把空椅上,这才稳稳当当往椅子上坐下。

  店伙计在一旁笑着问道:“请问大师父,要吃荤的还是素的,店里什么都有。”窦尔敦心想,十五年在山上天天吃素,今日解解馋吧,他对伙计说:“我是行者,什么都吃,你给我来两碗清炖牛肉,再炒四个热菜,来四两烧酒吧!”

  “好嘞!”伙计答应一声,转身准备去了。工夫不大,酒菜齐备,尔敦自斟自饮,吃得这个香劲就甭提了。忽听街上人喊马嘶,一阵大乱,尔敦莫明其妙,定睛观看,不看则可,看罢又生出一场是非争斗。

  究竟窦尔敦看到了什么,且听下回分解。

上一页  回目录 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