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书369 >> 古典名著 >> 中国古代侠义小说
第十回 玩新词匆忙失宝砚 防暴客谆切付雕弓

  上回书讲的是十三妹仗义任侠,救了安龙媒、张金凤并张老夫妻二人。因见张姑娘是个聪明绝顶的佳人,安公子是个才貌无双的子弟,自己便轻轻的把一个月下老人的责任担在身上,要给他二人联成这段良缘。不想和安公子一时话不投机,惹动她一冲的性儿,恼羞成怒,还不曾红丝暗系,先弄得白刃相加。

  按这段评话的面子听起来,似乎纯是十三妹一味的少不更事,生做蛮来。却是不然,书里一路表过的这位十三妹姑娘,是天生的一个侠烈机警人,但遇着济困扶危的事,必先通盘打算一个水落石出,才肯下手,与那《西游记》上的罗刹女、《水浒传》里的顾大嫂的作事,却是大不相同。即如这桩事,十三妹原因"侠义" 两个字上起见,一心要救安、张两家四口的性命,才杀了僧俗若干人;既杀了若干人,其势必得打发两家,赶紧上路逃走,才得远祸;讲到路上,一边是一个瘦弱书生,带着黄金辎重,一边是两个乡愚老者,伴着红粉娇娃,就免不了路上不撞着歹人,其势必得有人护送;讲到护送,除了自己一身之外,责无旁贷者再无一人;讲到自己护送,无论家有老母,不得分身远离;就便得分身,他两家一南一北,两路分程,不能兼顾,其势不得不把两家合成一路;讲到两家合成一路,又是一个孤男,一个幼女,非鸦,非凤,不好同行,更兼二人年貌相当,天生就的一双佳偶,使他当面错过,也是天地间的一桩恨事,莫若借此给她们合成这段美满良缘,不但张金凤此身得所,连她父母,也不必再计及到招赘门婿,一同跟了女儿前去,倒可图过半生安饱;如此一转移间,就打算个护送他们的法儿,也还不难。自己也就" 救人救彻,救火救灭" ,不枉费这番心力。此十三妹所以挺身出来,给安龙媒、张金凤二人执柯作伐的一番苦心孤诣也。又因她自己是个女孩儿,看看世间的女孩子,自然都是一般的尊贵,未免就把世间这些男子贬低了一层;再兼这张金凤的模样、言谈、性情、行径,都与自己相同,更存了个惺惺惜惜惺惺的意见。所以为她作个媒,心里只有张金凤的愿不愿,张老夫妻的肯不肯;那公子一边,直不曾着意,料他也断没个不愿不肯的理。谁想安公子虽是个少年后生,却生来的老成端正,一口咬定了几句圣经贤传,断不放松。这其间弄得个作媒的,在那一头儿把弓儿拉满了,在这一头儿可把钉子碰着了,自然就不能不闹到扬眉裂眦,拔刀相向起来。这是情所必至,理有固然的一段文章。读者莫认作十三妹生做蛮来,也莫怪道作者胡诌硬话。话休絮烦。

  安公子见十三妹扬刀奔了上来,哎呀一声,双手握着脖子,望门外就跑。张老婆儿是吓得浑身乱抖,不能出声。张老头见了,一步抢到屋门,双手叉住门框说:" 姑娘,这可使不得,有话好讲。" 嘴里只管苦劝,却又不好上前用手相拦。

  这个当儿,张金凤更比她父母着急,你道她为何更加着急?原来当十三妹向她私下盘问的时候,她早巳猜透十三妹要把她两路合成一家,一举三得的用意。所以一任十三妹调度,更不过问;料想安公子在十三妹跟前受恩深重,也断没个不应之理;不料安公子倒再三的推辞,她听着如坐针毡,正不知这事怎样个收束,只是不好开口。如今见直闹到拿刀动杖起来,即使安公子被逼无奈应了,自己已经觉得无味;倘然他始终不应这句话,这十三妹雷厉风行一般的性子,果然闹出一个大未完来,不但想不出自己这条身子何以自处,请问这是一桩什么事,成一回什么书?莫若此时趁事在成败未定之先,自己先留个地步,一则保了这没过门女婿的性命;二则全了这一厢情愿媒人的脸面;三则也占了我女孩儿家自己的身分;四则如此一行,只怕这件事倒有个十拿九稳,也未可知。想罢,她也顾不得哪叫避嫌,哪叫害羞,连忙上前把十三妹拿刀的这只右手膊,双手抱住,往下一坠,乘势跪下,叫声:" 姐姐请息怒,听妹子一言告禀。" 因说道:" 姐姐,这话不是我女儿家不顾羞耻。事到其间,不说是断断不能明白的了。姐姐的初意;原是因我两家分途行走,兼顾不来,才要归作一路;归作一路,同行不便,才有这番作合。姐姐的深心,除了妹子体贴的到,不但爹妈不得明白,大约安公子也不能明白。若论安公子方才这番话,所虑也不为无理,只是我们做女孩的,被人这等当面拒绝,难消受些;在我替他算计,此对惟有早早退避,才是个自全的道理,还有何话可说?所难的是姐姐方才当面给我两家作合的这句话,不但爹妈应准的,连天地鬼神都听见的,我张金凤可只有这一条道儿可走,没有第二句话可商量。如今事情闹到这么田地,依我说,把这' 婚姻' 两字权且搁起,也不必问安公子到底可与不可的话;我就遵着婚姻的话,跟着爹妈一直送安公子到淮安。

  一路行则分散,住则异室,也没什么不方便的去处。到了淮安,他家太爷太太以为可,妹子就遵姐姐的话,作他安家的媳妇;以为不可,靠着我爹爹的耕种耙锄,我娘儿两个的缝连补绽,到那里也吃了饭了,我依然作我张家的女儿。只是我虽作张家女儿,却得借重他家这个安字儿,虚挂个铜牌字号,那时我便长斋绣佛,奉养爹妈一世,也算遵了姐姐的话,一天大事就完了。

  姐姐此时,何必和他惹这闲气?" 张姑娘这几句话,说得软中带硬,八面见光,包罗万象,把个铁铮铮的十三妹倒在那里为难起来了,只得勉强说道:" 喂,岂有此理!难道咱们作女孩儿的,活得不值了,倒去将就人家不成?你看我到底要问出他个可不可来再讲。" 再说安公子,若说不愿得这等一个绝代佳人,断无此理,只因他一团纯孝,此时心中只有个父母,更不能再顾到第二层;再加十三妹心里作事,他又不是这位姑娘肚子里的蛔虫,如何能体贴得这样周到呢?所以才有这场决裂。如今听张金凤这几句话,说了个雪亮,这是桩一举三得的事,难道还有什么扭捏的去处。

  那时安公子正在窗外进退两难,听得十三妹说:" 到底要问他个可不可。"便从张老膈肢窝下钻进来跪下,向十三妹道:" 姑娘不必生气了。我方才一时迂执,守经而不能达权。恰才听了张家姑娘这番话,心中豁然贯通。如今就求姑娘主婚,把我二人联成佳偶,一同上路。到了淮安,我把这段下情,先向母亲说明。

  父母如果准行,部是天从人愿;倘然不准,我愿受着一场教训,挨一顿板子,也没叫怨。到了万万无可挽回,张姑娘她说为我守贞,我便为她守义,情愿一世不娶哪!这话皇天后土,实所共鉴,有渝此盟,神明殛之。姑娘你道如何?" 十三妹见安公子这个光景,知他这话不是被逼无奈,直是出于天良之诚,不觉变嗔为喜,方才把她眼皮儿一松,刀尖儿朝下一转,手里掂着那把刀,向安公子、张金凤道:" 你二人媒都谢了,还和我闹的是什么假惺惺儿呢?" 说着,把张姑娘搀起,送到东间暂避。回身出来,使向张老夫妻道喜。张老道:" 我的姑娘,你可真太费心了!" 张老婆儿道:" 我的菩萨,没把我吓煞了。如今可好咧!" 姑娘说:" 告诉你老人家罢,这就叫作' 不打不成相与' ."说着,回头又向安公子道:" 妹夫,你可莫怪我卤莽。这是天生的一件成得破不得的事。大约不是我这等卤莽,这事也不得成。至于你方才拒婚的这段话,却也说得不错。婚姻大事,自然要听父母之命才是。但你父母也大不过天地;今夜正是月圆当空,三星在户,你看这星月的光儿,一直照进门来了,你二人都在客边,想来彼此都没个红定,只是这大礼不可不行,就对着这月光,你二人在门处对天一拜,完成大礼。" 为此便请张老招护了安公子,张老婆儿招护了张姑娘拜过天地。十三妹又走到八仙桌子跟前,把那盏灯拿起来,弹了弹蜡花,放在桌子正中,说道:" 你二人就向上磕三个头;妹夫就算拜告了父母,妹妹就算参见了公婆。" 拜毕,十三妹又向张老夫妻道:" 你二位老人家请上座,好受女儿女婿的礼。" 二人道:" 我们罢了。闹了个半日,也该姑爷歇歇儿了。" 十三妹道:" 不然,这个礼可错不得。" 说着,便自己过去,扶了张姑娘同安公子站齐了,双双磕下头去。张老道:" 白头到老的,这都是恩人的好处,我老两口儿后半世,可就靠着姑爷了。" 老婆儿道:" 那还用说哩,他疼咱们闰女有个不疼咱俩的。" 一时大礼行罢,把个张老喜欢得无可不可说:" 等我泡壶热茶来。大家喝罢!" 说着,拿了茶壶,到厨房里泡茶去了。安公子此时是怕也忘了,臊也忘了,乐得也不知该说哪一句话是头一句,转觉得满脸周身的不得劲儿,在那里满地乱转。

  这个当儿,张姑娘还低着头,站在当地不动。她母亲道:" 姑娘你这边儿坐下,歇歇腿儿罢。" 张姑娘只和她母亲努嘴儿,抬眼皮儿的使眼色;无奈这位老妈妈儿,总看不出来,急得个张姑娘没法儿,只好卖嚷儿了。她便望空说道:"啊!我们到底该叩谢叩谢这位恩深义重的姐姐才是。" 一句话把个安公子提醒,连说:" 有理有理。" 这才忙忙的跑过来,同张姑娘双双跪下,向上给十三妹磕头。安公子这几个头,真是磕了个死心落地的;只见他连起带拜的闹了一阵,大约连他自己也不记得是磕了五个啊,还是磕了六个。十三妹也裣衽万福,还过了礼,便一把将张金凤拉到身边坐下,笑了笑道:" 啧!啧!啧!果然是一对美满姻缘,不想姐姐竟给你弄成了,这也不枉我这点心血。" 张姑娘听了,感激而泣,不觉掉下泪来。

  正说着,张老泡了茶来,大家喝罢。十三妹道:" 这咱们可就要搬行李了。" 因对张老道:" 你老人家带了你们姑爷,拿了灯,先到那地窨子里,把他那几个箱子打开,凡衣服首饰以及零星有记认的东西,一概不要。但是所有金银,不论多少,都给我拿出来。" 二人听了,也不知什么意思,只得拿灯前去。

  进了那个柜门,张老道:" 姑爷,你让我拿灯罢!" 说着,接过灯来,照了安公子,一步一步从台阶儿下去。

  二人进了地窨子门,果见有几个箱子摞在床头上。一个一个搬下来打开,里头不过是些衣饰之类,也不细看;只见每个箱子里,整的也有,碎的也有,都有两三包银子;一一拿出来,堆在地下。回头看了看床里边,放着个小包袱,提了提,觉得很重,打开一看,原来是他老婆儿和女孩儿的随身包袱,连家里带出来的百两银子都在里头,也提在地下;重复拿着灯搬运出来,说明了原因。十三妹略略数了一数,通共也有千把两银子,因先拣了一包碎的,约略不足百两,撂在一边;又把那小包袱,仍交还她母女,然后招了那十几包银子,向安公子道:"我图个便利,你把这一千两银子拿去,换给我一百两金子。" 安公子听了,叫声" 姑娘" ,自己忙又改口道:" 我怎么还是这等称呼?我自然也该称作姐姐才是。姐姐,这原是你的东西,怎说到换起来。" 十三妹道:" 你不换我不要了。" 安公子连说:" 换、换。" 就拿了一包过来。十三妹接在手里,向张金凤道:" 妹妹,咱们可不是空身儿投到他家去了,这一百金子,算姐姐给你垫个箱底儿罢。" 随把包儿递给张老婆儿手里。那老婆儿道:" 姑娘怎么呢?罢呀!你疼你妹子,还疼得不够呀!还给她这东西。" 嘴里说着,手里可接过去了。张老看了,也一旁道谢不迭。

  十三妹交明了,就催安公子收那银子。安公子再三的不肯,道:" 姐姐,你难道不留些用?" 十三妹道:" 方才留下那一包碎的,尽够我同母亲过冬了。即或不够,左右那一项没主儿的钱,我什么时候用,什么时候取。你别累赘,快些收去,大家好打点起身。" 安公子听了无法,只得收下。

  十三妹出了一回神,问着张老道:" 我方才在马圈里看见一辆席棚车儿,想来就是她娘儿两个坐的,一定是你老人家赶来的呀。" 张老道:" 可不是我,还有谁呢?" 十三妹道:" 这辆车连牲口,都好端端的在那里呢!你老人家这时候就去把它收拾妥当,回来把你们姑爷的被套、行李、银两,给他装在车上,把一应的东西装好,铺垫平了,叫他娘儿两个好坐。再把那个驴儿,解下边套来,匀给你们姑爷骑。" 说着,便问安公子道:" 会骑驴么?" 安公子道:" 马也会骑,何况于驴?难道一路不是骑了包程骡子来的?只怕没有鞍子。" 张老道:" 有,我车上藏着个带马褥子的软屉鞍子呢。" 十三妹道:" 那尤巧极了。牲口也有了,就叫你们姑爷骑上,跟着一伙同行。等都弄妥当了,咱们大家趁着天不亮就动身,我一直送你们过了县东关,那里自然有人接着护送下去,管保你们老少四口儿,一路安然无事,这算没关我的事了。你们爷儿三个,就去收拾起来,我同我这妹妹,再多说一刻的话儿。" 大家听了,自是个个欢喜。张老道:" 等我去看看牲口,把草口袋拿出来,先喂上它,回来好走路。" 安公子道:" 我也去;我在这边闲着作甚么?"说着,一同去了。这时候,张家母女二人,把行李金银,一一包捆妥当。张老喂上牲口,同安公子进来,又叫那老婆儿帮着,三个搬运了几次,才得运完装好。只见张老又忙忙的回来,向十三妹道:" 姑娘,我又想起件事情来了。咱们走后,万一天明进来一个人,这一院子的死和尚,可怎么好哇?" 十三妹笑道:" 这个都有我;只管放心走路,横竖不与你我相干。" 张老道:" 这样是很好。我可招呼车去了,你们娘儿们收拾收拾,也是时候儿了,上车罢!" 十三妹诸事已毕,便叫安公子去屋里找笔砚来用。安公子道:" 此时要笔砚何用,我这里现成。" 说着,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小的布包来打开,只见里面包着一块圆式砚台,用檀木盒儿装着。那块石头细腻精纯,那砚石盒子上面,又密密的镌着铭跋字迹,端的是块宝砚。安公子又在鞋掖里取出笔墨来,研好了墨,连笔递将过去。那十三妹左手托了砚台,右手把笔蘸得饱了,跳上桌子,回头叫安公子举灯照着,她便在那正中房门的北墙上,笔墨淋漓,写了二行大字。安公子一面拿灯光照看,一面眼睛随着笔,一字一字的往下看。接着口中念道:贪嗔痴爱四重关,这阉梨重重都犯;他杀人污佛地,我救苦下云端,铲恶锄奸;觅我时,和你云中相见。

  念完,乐得安公子咂嘴摇头,拍腿打掌呵呵大笑,说:" 姐姐,我只见你舞刀弄棒,杀人如麻,以为奇特;再不晓得你胸中还埋着如此一段珠玑锦锈;这等书法,也写得这凤舞龙飞,真令人拜服。只是大家方才问姐姐你的住处,你只说在云端里住,如今这词儿里又是什么' 云中相见' ,莫非你真个在云端里不成?" 十三妹笑道:" 我这都是梦话,你不用问它。" 安公子接着摇头:" 不然,不然!这里边定有个道理。" 说毕,还在那里呆呆的细揣摩那" 云中相见" 的这句话。那十三妹早下了桌子,把笔砚放下,便把那把宝刀,依旧的插在腰间,又向墙上取下那张弹弓来挎上,然后揣上那包银子,一口把灯吹灭,说道:" 别耽延了,走罢。" 迈步出门,朝外先走。张家母女和安公子也拉了他的牲口;十三妹又把自己的驴儿,也交给他带着,开了门,让大家出去。张姑娘在车里问道:" 姐姐不走,还等什么?" 十三妹道:" 我还有点事儿,咱们在外边略等。" 说着,催了车辆牲口出门,自己重新把门关好,然后她才就地托的一纵,蹿上房去,从房外头跳将下来,便在驴儿上解下包袱,依然罩上那块青纱包头,穿上那件佛青布衫儿,重新带上弹弓,骑上驴儿,趁着那斜月残星,护送着一行人,逍遥自在的竟自投东去了。

  走了一程,到了岔道口,那天才东方闪亮,就从那里上了大道,一直的向荏平县的北门关厢,从城外一起,绕向东门关厢而来。出了东关厢,十三妹见人烟渐渐稀少,向安公子道:" 护送你们的那个人,我和他约在前面二十里外柳树丛林里相候。我先走一步,招呼他去,你们随后赶来。" 说着,一个牲口如飞而去。

  安公子同张老随后带着牲口赶来,走了约莫有一个时辰,早巳远远望着一带柳树林子,赶向前去,只见十三妹的那匹黑驴儿,拴在一棵树上。大家到了跟前,安公子下了牲口,张家母女也从车上下来,转进树林,十三妹早从里边迎了出来。

  安公子一见,就先问道:" 姐姐说的护送我们那位在那里?请来相见。" 十三妹说:" 已经在此恭候多时。你不用忙,大家且在这树底下坐了,歇歇儿再说。"因对众人说道:" 咱们大家自然都要见见这位护送你们去的人,是怎样一个英雄。如今我实对你们说罢,你们此去,经过芒牛山、痴象岭、雄鸡渡、野猪林,都是歹人出没的去处;要讲到那个护送,就有三个、五个、十个、八个人,也不过没事儿的时候,仗个胆子儿罢;果然到有了事,依然无用。要得千妥万当,还只有我亲身送了你们去。无奈我家有老母,不能远离,如今我看这妹子面上,把我这张弹弓儿,借给你妹夫。" 说到这里,安公子道:" 姐姐,只是我那里会打这弹弓,况且姐姐这张弹弓,我又如何拉得开,使得动!" 十三妹道:" 不用你使,你只把它一路背在身上,虽然抵不得万马千军,大约也算得一个开路的先锋,保镖的壮士。" 大家听了,将信将疑,面面相觑。十三妹道:" 我这话大家乍听,自然不予见信。你们试想,我岂有拿着你两家若干条的性命当儿戏?你们今日走一站,明日就过芒牛山,那山上的头领,个个武艺了得,手下还集着百十个喽罗,这第一处就不好过。你们明日,倒要趁着后半夜的月色,早走到了芒牛山跟前,这班人一定下山拦路,要借盘缠,你们千万不可和他动手;张老太爷你也不必搭话,只把车拢住,这算让他一步。他一看就知是个走路的行家,便不动手了;这可就用着你妹夫了;你只管仗着胆子,不必害怕,天下的强盗,只有打算劫财的,断没无故杀人的。那时无论他是骑牲口,是步行,你先下了牲口,只管上前和他搭话,切记不可说车上没银子。他们的本领,大凡有了客人经过,有无金钱,并那金银的数目多少,都料估得出来。你就道车上却带着三五千金,只是带给老人家如何如何料理官司大事用的,不能匀出来奉送;其余随身行李,所值无多,只有这张弹弓,还值得几两银子,就把弓奉送。等他接过这弹弓去看了,不用你开口,他必先问我,那时他不但不敢收这弹弓,只怕还要备酒备饭,帮助盘缠,也不可知。只是你们都不必领他的,也不必到他山上去,说我的话,和他们借两个牲口,添上帮套拉这辆车,再拨两个老作人,一直送你们到淮安界上;我日后见面,定自面谢。那时人也够用了,牲口也够使了,你们路上也可以快走了,你们太爷的公事也可以早完了。不但这样,再有那两个人,便沿路护送,他们都是一气,不怕有一万个强盗,你们只管大摇大摆的走罢。这是我给你们打算的、万无一失的一条出路。大家只管放心前去,不必犹疑。" 说着,便从膀子上褪下那张弹弓来,双手递给安公子。又对着张金凤等说道:" 妹妹,妹夫,当着二位老人家在此,你我今日这番相逢,并我今日这番相救,是我天生的好事惯了,你们倒都不必在意。只有这张弹弓,是我的家传至宝,我从幼儿用到今日,刻不可离;如今因我这妹妹面上,借给妹夫,你千万不可损坏失落。你一到淮安,完了你老人家的公事之后,第一件是我妹妹的终身大事;第二件就是我这张弹弓儿了,务必专差一个妥当人送来还我,这就是你以德报德了,要紧要紧!" 安公子听一句,应一句。

  这时间,张姑娘心细,听了这话,便问十三妹道:" 姐姐你方才苦苦的不肯说个实在姓名住处,将来给你送这弹弓来便算人人知道有个十三妹姑娘,到底向那里寻你,交代这件东西?" 十三妹听了,低头想了想说:" 有了。方才妹夫他不是说褚一官和他奶公姓华的是至亲吗?将来等你家华奶公赶到任上,就找他把这弓送交褚一官,转交一位邓九公。这邓九公便是我说的二十八棵红柳树住的这位老英雄,他还算我的师傅。

  褚一官正是他的亲戚,你家华奶公又是褚一官的亲戚;这样一交代,断不会错。我话说尽于此。送君千里,终须一别,我也不往下送了。你老少四位夫妻,前途保重,我们就此作别。" 大家热喇喇的听了" 作别" 二字,想到受恩深处,都不觉滴下泪来。那张金凤更哭得硬咽难言,忍泪向十三妹说道:" 姐姐,你我此一别,不知几时再得见面!" 十三妹道:" 若论我,你今生见得着我也不定,见不着我也不定。但是万事都有个定数,事由天定,岂在人为?" 说着,撒手说声:" 你们请罢!" 走到树跟前,解下那头驴儿,就待骑上要走,忽见安公子啊哟了一声,双手把两腿一拍,直跳起来说:" 了不得了,这事可不好了!" 大家吓了一跳。连十三妹也拉着驴儿问道:" 这是为何?" 安公子急得紫胀了脸说道:" 姐姐且不要走,也不必细问,我们此时且急急的赶回黑风岗那座能仁寺去再讲。" 十三妹说:"到底是怎么了?不是落了烟袋了?" 安公子连连摇手道:" 不是,不是。" 张老夫妻也帮着问他,他才指手画脚的向大家说道:" 方才这十三妹姐姐,不是在庙里墙上题那两行《北新水令》的词几吗?我因见那词儿的声调雄壮,更兼书法飞舞,又推敲' 云中相见' 这句话,不觉出了神,正在那里细看,不防姐姐催着快走,我一时大意,就随着大家出来,不想把那块砚台遗落在那庙里。这便如何是好?" 十三妹道:" 我只道什么大不了事,原来就为这块砚台,能值几何?也值得这等大惊小怪!" 安公子道:" 姐姐你有所不知:我这块砚台,非寻常砚台可比,这是祖父留下的一块宝砚;我祖父临终交付父亲,我父亲半世苦功,都在这砚台上面,临起身珍珍重重的赏给我说:' 你要好好用功,对了这砚台,就是同对着老人家一般,不可违背平日教训。' 日后到任上,还要交还老人家。

  如今失落在这庙里,叫我拿什么回老人家的话。况且那砚台上的铭跋,镌着老人家的名号,现在庙里又弄了这个未完,万一被人勘破,追究起来,我当如何?走,走,走,我们快快回去。" 大家听了,也道:" 这桩东西失落不得。" 都没作理会处。

  十三妹沉吟了半晌,说:" 这桩东西,诚然不可失落;但是眼下我们这一群人,断断没个回去的理,这件事你也交给我。我此番回家得了空儿,本也要探听探听那庙里和地方上的动静;如今我就立刻绕道先到那庙里,从庙里进去,把你这块砚台取了,拿到我家,给你好好的收着,断不至于失损。等你将来专人给我送弹弓来,就把那弹弓算个凭据,取这砚台;我这里见了弹弓,交还砚台。那时两件东西,各归本主,岂不是一桩大好事么?" 安公子还在那里犹豫。张金凤听了这句话,正好在心坎儿下,连忙说道:" 姐姐说的有理,就是这等一言为定,不可再改。" 说着,倒催着十三妹快走。十三妹便一手带过那头驴儿,踏镫扳鞍,飞身上去,助上一鞭,回头向大家说声:" 请了!" 霎时间电掣星驰,不见踪迹。这正是:神龙破壁腾空去,妖娆云中没处寻。

  至于后事如何?下回书交代。

上一页  回目录 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