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书369 >> 古典名著 >> 中国古代侠义小说
第七十回 沙雁岭北侠战恶道 雁门关军师迎将军

  老侠客唐云带领徒侄阎笑天,在天罡寺碰上了火龙祖张天杰。唐云与张天杰三十年前就打过交道。他们都是武林高手,因此,互相间既尊重,又惧怕。

  唐云看罢徐方,略一思索,对张天杰说道:“道长,这是怎么回事?你怎么把我徒儿徐方给抓住了?”

  “嗐!”张天杰说道,“老侠客非知。我徒儿脱金龙,在元顺帝驾前称臣。自与明营交锋以来,屡打败仗。我是他的师父,焉能袖手旁观?为此,我才从金马城赶到这里。那徐方扶保朱元璋,是我们的仇敌。近日来,他多次夜探天罡寺,伤了我们不少将士。故此,才将他拿获。”

  “噢!”唐云听罢,点了点头,说道,“原来如此。道长,老朽有话想讲当面,不知你肯听否?”

  “愿闻高论。”

  北侠唐云说道:“道长,你乃是很有名望的出家道人。你们常讲‘跳出三界外,不在五行中’。既然如此,你何必到疆场杀生害命呢?若这样大开杀戒,还怎能修成正果?再说,眼前你抓住的明将,又是我的徒儿。俗话说,‘不看僧面看佛面,不看鱼情看水情’。你将他放开,也就是了。”

  张天杰听罢,鼻子眼儿里“哼”了一声,说道:“老英雄,休要如此教训贫道。你的所做所为,何人不晓?你本是行侠作义之人,为何屡屡为明营出力,来攻打元军?哼,你与你徒儿徐方,都是一路货色。今天犯到我的手下,岂能听你一派胡言?”

  这两个老头儿,光斗口就斗了有半个时辰。你有来言,我有去语,越说越恼,越恼越怒。最后,翻了脸啦。只见北侠唐云苍眉倒竖,老眼圆翻,厉声喝喊道:“张天杰,你这样大话欺人,难道我怕你不成?”

  “哼!若想伸手,贫道奉陪!”

  唐云听罢,紧退两步,往腰里一伸手,“锵啷”一声,拽出了十三节链子点穴鞭。

  张天杰一看,不敢怠慢,也拽出了七星丧门剑。他拉了个仙人指路的架式,往前一跟步,“唰”!奔北侠唐云的面门便砍。唐云一不着慌,二不着忙,将身形一闪,使了个海底捞月的招数,“啪”往上一撩,兵刃直扑向他的宝剑。

  张天杰将剑撤回,一转身形,人随剑走,剑随人转,直奔唐云的双腿砍来。唐云双脚点地,来了个旱地拔葱,轻轻往空中一蹿,将剑躲开。接着,他以上示下,使了个力劈华山,奔张天杰面门便砸。张天杰往旁边一转,也将宝剑躲开。就这样撤招换式,二人战在一处。

  俗话说:“行家看门道,力巴看热闹。”他二人交锋,没有一般人花哨。一般人交锋又是蹶子,又是屁,连蹦带跳,“啪啪啪”带响,那才好看呢!这两个人打仗,那可没多大看头儿。俩人刚一比划,就算完事了。为什么?像他俩的身份和能为,那边一发招儿,这边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,赶紧就去招架。那边一看这招儿不行,又马上换招儿。所以,两个人光比划,很少进招儿。外行人看了,跟假的一样。

  这阵儿,小矬子徐方还被人家捆着呢!他见师父不能取胜,便高声叫嚷道:“师父,这个牛鼻子武艺高强,不好取胜。快拿出你的绝招儿来吧,将他治死得了!”

  唐云一听,顿开茅塞。心里说,是呀!若用一般的招数,万难取胜。对,待我用“八步赶铲”赢他!

  那位说,这“八步赶铲”是怎么个使法呢?他俩交锋之后,你就明白了。他二人打着打着,就见唐云冷不丁双脚点地,“腾”!飞身而起。这一蹦呀,蹦起足有一丈五六,比猿猴的动作都敏捷。张天杰不明其详,急忙稳操七星丧门剑,等着他招数的变化。哪曾想,唐云并不用宝鞭伤他,单等身子往下落的时候,两只脚来踢张天杰的面门。唐云练过踢柏木桩的功夫,真要被踢中,张天杰当场就得丧命。

  张天杰见势不妙,急忙向左撤过身形,打算把招儿躲开。

  唐云这一脚可真厉害。头一脚是假的,又叫问脚。那是问问你,往哪里躲闪,等问清楚了,再踢另一只。张天杰刚刚往左边一躲,就见唐云奔他的脑门,“啪”踢来一脚。张天杰赶紧使了个吐气吸胸,屁股往后使劲,“嗖”!退出有一丈多远。还好,将唐云这一脚躲过。

  张天杰后退身形,并没站稳。身子一晃,立时摔了个仰面朝天。

  唐云眼疾手快,双脚稍微一沾地,“噌”往前一纵,又跟了过来。只见他双脚一分,去蹬张天杰的左右肩头。若要蹬上,他就得骨断筋折。

  张天杰一看,只吓得魂不附体,急忙脚后跟儿踩地,身子往后一捎,又出溜出三尺多远。于是,又躲过了这一招儿。

  唐云并不怠慢。只见他两个膝盖往前一弯,用磕膝盖又点张天杰的两肋。老道慌里慌张,往上一蹿,又将这招儿躲过。

  唐云一看,忙将身子往前一侧歪,两只胳膊肘又冲他的前胸砸来。

  张天杰精疲力竭,躲闪不及,只好舌尖一堵上牙膛,使开了气功。霎时间,就见他的胸脯鼓起了两寸多高。

  就在这时,只听“砰”地一声,被唐云击中前胸。霎时间,张天杰胸口发烧,嗓子眼儿发腥,顺着嘴角喷出了鲜血。

  唐云踢脑门儿、蹬肩头、砸两肋、磕前胸,这四招儿,每招儿两下,就叫“八步赶铲”。

  阎笑天一看,急忙捡起鹿筋藤蛇棒,蹿到老道近前,抡棒就打。

  唐云急忙喝喊道:“嗯!放肆,你要干什么?”

  “师父,这家伙可恶至极,留他何用!”

  “少说废话!快,先把你师弟徐方救下来。”

  阎笑天不敢违背师命,来到小矬子徐方面前,说道:“咱俩本是亲叔伯师兄弟,我让你叫师兄,你还张口骂人呢!你说,你该叫不该?”

  北侠唐云说道:“休要怪他,他与你未见过面呀!”说罢,便给二人作了引见。

  徐方一听,喜出望外,忙说:“哟!师兄,你可是我的好师兄。快,救救我吧!”

  阎笑天一乐,为他解开绑绳。

  徐方伸伸胳膊,伸伸腿儿,捡起镔铁鸳鸯棒,将脱金龙的宝盔、宝甲带好,来到北侠唐云面前,倒身下拜:“恩师在上,不肖的徒儿给您叩头了!”

  “冤家,快快起来。哼,若不遇上为师,焉有你的命在?”

  徐方站起身来,说道:“我就知道您非来不可。您要不来,我也不敢这样折腾。”

  “休耍贫嘴。”

  徐方看了眼张天杰,对唐云说道:“师父,这个牛鼻子可不能留啊!若将他留下,早晚也是个祸害。他不要往这儿种我吗?这回,待我把他种上。”说罢,便向老道闯去。

  “且慢!”

  唐云将徐方喝住,自己来到张天杰近前,用手点指,问道:“张天杰,你服也不服?”

  张天杰见问,将牛眼一转,心里说,好汉不吃眼前亏。若再犟下去,非掉脑袋不可。于是,他急忙改换了一副容颜,忍气吞声地说道:“老英雄,请您高抬贵手,贫道我认错了!”

  “服了?”

  “服了。”

  “张天杰,你要记住,‘能人背后有能人’。若再犯到高人手下,你将活命难逃。念你告饶服输,将你放掉就是。快,逃命去吧!”

  张天杰深施一礼,说道:“老英雄之言,感人肺腑。今日一别,后会有期。”说罢,仓惶逃窜。

  徐方一看,急得直跺双脚:“师父呀,放虎归山,必要伤人呀!”

  唐云说道:“怕什么?恶人自有恶人降。他若再轻举妄动,管叫他不得善终。”

  这场风波,就这样平息了。

  小矬子徐方收拾起宝盔宝甲,就要带领师父、师兄赶奔明营。

  唐云说道:“眼下,火龙沟内的设防,还未探明白。你先回营送信儿,我俩再去打探。”说罢,带着阎笑天,扬长而去。

  小矬子徐方也不怠慢,往下一哈腰。施展开陆地飞行术,“噌噌噌噌”奔雁门关而去。

  此时,天光见亮。徐方一边行走,一边合计,这回,我可立下了大功。不管别人帮忙也好,不帮忙也好,反正,宝盔、宝甲是弄到手了。我呀,得让他们好好迎接迎接。他边走边想,不觉来到关下。只见他丁字步往那儿一站,把小脑瓜儿一扑棱,厉声喝喊到:“呔!你们可认识老子?”

  守城军兵谁不认识他呀!忙说:“哟,徐爷回来了?”

  “不错。赶紧给大帅、军师报信儿,就说徐方凯旋而归。让他们敲三通,打三通,前来接我!”

  大伙儿一听,差点儿把鼻子气歪。心里说,你是什么身份,叫军师、大帅迎接?又一想,大概他立下大功了,要讲讲价钱。于是,撒脚如飞,跑进行辕,向元帅、军师做了禀报。

  军师、大帅听罢,相视一笑,说道:“徐方舍死忘生,盗回宝甲,理应赏他个面子。快,出营相迎。”

  哎,真按徐方的嘱咐来了。

  徐方正在关外等候,忽听关内鼓乐喧天。接着,城门大开。他定睛一看,左有元帅,右有军师,带领满营众将,迎出关外。看罢,乐得他直蹦。他急忙抢步进身,来到元帅、军师面前,躬身施礼道:“参见大帅,参见军师,末将交令!”

  刘伯温点了点头,说道:“徐将军,你辛苦了!”

  “不辛苦,不辛苦。为了大明的江山社稷,赴汤蹈火,万死不辞。”

  “好,你的事办得如何?”

  “大获成功!”

  “噢!这么说,你把宝甲盗回来了?”

  “盗回来了。”

  “难为你了。请吧,快到帅厅,给你记大功一件。”

  这阵儿,小矬子犹如腾云驾雾一般。他往当间儿一站,众星捧月,把他拥进了雁门关。到了帅厅,刚坐稳身形,便把经过讲了一遍。接着,还把北侠夜探火龙沟的事儿,说了一遍。

  众人一听,立时振奋起来。

  军师点了点头,说道:“有北侠助阵,咱又添了一条臂膀啊!徐将军,你这功劳是用生命换来的哟!好了,快将宝甲交出来吧!”

  “是!”徐方答应一声,赶紧去摸包袱。

  徐方不摸便罢,一摸呀;这脑袋“呜隆”一声,胀得比车轱辘都大。为什么?那盔甲包袱是踪迹不见。

  欲知后事如何,请听下回分解。

上一页  回目录 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