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书369 >> 古典名著 >> 中国古代侠义小说
第六十六回 御校场再镖夺魁首 花烛夜银铃得真情

  田再镖的战马蹿进御校场,霎时引起了一阵大乱。

  三王胡尔卡山冲冲大怒,吩咐手下文武,鞴马抬刀,就要亲自前去察看。

  这时,银铃公主正坐在他身边。前文书说过,她坐在那里,心神不定,眼珠儿乱转。打量谁呢?打量田再镖。刚才,她见有人飞马而来,一眼就看出是射箭的那个绷葫芦把儿。心里这个高兴劲儿,那就甭提了。于是,急忙站起身来,对三王说道:“爹爹且慢!这么点儿小事,怎能惊动您的大驾?待女儿前去看个究竟。”

  “嗯,你多加谨慎。”

  “嗳,在咱家中,还怕什么?”公主说罢,便朝殿下走来。

  银铃一边朝前走,一边心里埋怨黑尔本:这个人呀,让你在宫门外迎接二位英雄,你上哪里去了?

  她刚走出大殿,就见黑尔本气喘吁吁,来到公主面前。他先给公主请安,然后又述说了前情——

  今天清晨,他正要如约到东门接客,正巧碰到一个朋友,说有过路商贾,出卖珍珠宝翠。三王早有言在先,命黑尔本去买奇珍异宝,要给女儿做聘礼。黑尔本见机会难得,他自己去找客商,便叫这位朋友去东门接客。他这个朋友也真叫够戗,光知道接人,并没打听他们的模样长相。所以,在那儿等了半天,也没把人等进校场。

  黑尔本把事办完,跑来问他的朋友:“客人进场没有?”

  那个朋友说道:“根本没来。”

  黑尔本信以为真,便向校场走去。他刚进门,正瞅见“绷葫芦把儿”闯进宫墙。接着,又见公主走下殿来。因此,才赶忙来到公主面前,述说前情。

  银铃公主性情温顺,也没见怪。她告诉黑尔本说:“快把二位英雄带来,让他们下场比试。”说罢,转身上殿。

  黑尔本急转身形,冲着田再镖,一面跑,一面高喊:“哎,绷葫芦把儿,我在这儿呢!”

  众人一听,心里说,这个名儿可真新鲜。哪来了这么个绷葫芦把儿呢?

  田再镖听了,催马来到他的近前。

  黑尔本忙说:“此一事怪我,请壮士包涵。刚才你飞马跳墙,三王和公主都看见了。走,快到殿前回话。”

  田再镖说道:“我的朋友把儿葫芦绷,还在外边呢!如果不把他领来,他也要跳宫墙了!”

  “别别别,现在我就去接他。”

  按照田再镖指点的方向,黑尔本去接常茂。

  常茂挺高兴,跟着他进了校场。接着,黑尔本带领绷葫芦把儿、把儿葫芦绷,来到殿前。

  常茂与田再镖,见了三王胡尔卡山,施礼已毕,如实地述说了一遍。

  胡尔卡山听罢,挺不高兴。心里说,黑尔本,你真来糊涂!难道说他们救了你的性命,就把他们带进校场?本王有言在先,今天是比武择婿。不是殿下、将军,或不是二品官衔的,根本无权进场。这两个人乃是无职的平民,怎能进场较量?想到此处,“啪”把桌案一拍,大发雷霆道:“岂有此理!胡闹,胡闹!”黑尔本见状,只吓得汗珠子直淌。他连忙说道:“王爷,容禀!这个事吗,不怪微臣。”

  “怪谁?”

  “怪——”黑尔本不敢直言,两眼直瞅银铃公主。

  公主一看,嫣然一笑,说道:“爹爹,这事确实不能怪他,都怪女儿我啊!”

  “丫头,此话怎讲?”

  “爹爹非知。昨天,我到外边行围打猎,正好遇上了绷葫芦把儿这位英雄。我见他人才出众,武艺精通,为此,才告诉黑尔本,把二位英雄带进御校场来!”

  “噢!”三王听罢,连连点头。

  前文书说过:三王宠爱女儿,犹如掌上明珠。因此,姑娘在爹爹面前,说一不二。既然是姑娘答应的事,那三王当然不能说别的了。于是,说道:“好!就让他俩下场比武吧。”

  黑尔本听罢,转忧为喜。“噔噔噔”跑到常茂与田再镖面前,说道:“二位,给你们道喜了!三王传旨,允许你们比武。若能独占鳌头,那就是驸马爷了,哈哈哈哈!”

  二人听罢,点头道谢。

  单说回再镖。招不招驸马,倒不在意,设法接近胡尔卡山,盗宝马,这倒是大事。因此,他心中早有了打算。只见他把马的肚带连紧几扣,直到推鞍不去、扳鞍不回,才算罢休。接着,又整整头盔,抖抖甲胄,煞煞大带,蹬蹬皮靴,二次操枪上马。

  常茂嘱咐他说:“进了校场,使劲儿拼杀。天塌下来,有茂太爷顶着。”

  田再镖点头,一催战马,闯进梅花圈儿内。

  前文书说过,梅花圈儿内还有两个人呢!谁呀?瓦尔金都和完颜乌骨龙。他二人还未分出输赢,却又闯进一个人来。两位殿下一看,勃然大怒。他俩也不交锋了,扭过头来,一起对准了田再镖。

  大金川殿下瓦尔金都,大声喝喊道:“呔!你懂不懂武科场的规矩?我们还未分胜负,你为何闯进场来?”

  田再镖说道:“怎能如此讲话?你也夺驸马,我也夺驸马。你能进场,我为何不能?今天,你若将我打败,我二话不说。我若将你打败,那驸马就是我的。”

  二位殿下听罢,气得直哼哼。那瓦尔金都不容分说,抡起锯齿飞镰大砍刀,奔田再镖剁来。

  田再镖听了常茂的嘱咐,心中有了底数。因此,他一交锋,就使出了进手的招术。只见他操起花枪,往外招架。刚战过五六个回合,瞅准机会,“噗”的一枪,刺透对方的咽喉。霎时间,瓦尔金都的尸首栽于马下。

  那位说,他怎么敢致死人命呢?一来有常茂嘱咐,二来,胡尔卡山有言在先,打死勿论嘛。

  小金川的殿下一看,“哎呀”一声暴叫,怒声喝斥道:“好小子,你拿命来!”话音一落,抡起开山斧,直奔田再镖。

  田再镖一看,又挺枪招架。三五个回合过后,“噗”地一枪,又把完颜乌骨龙刺于马下。还有几个不服气的,又下场交锋。结果,也被田再镖置于死地。

  这阵儿,人群之中议论纷纷。有的说:“今天比武选驸马,可有些毛病啊!”

  “什么毛病?”

  “三王曾说,凡下场者,必须得够身份。刚才我听说,这绷葫芦把儿是个过路商客,怎么他也上场了呢?哼,三王说话不算话,拿我们开玩笑啊!既然如此,咱不服气。”

  “那……你说该怎么办?”

  “起哄!反正,驸马咱是夺不到了。依我看,把公主抢到手得了。你们说怎样?”

  “对,咱就这么办!”

  霎时间,这帮人一不标名,二不挂号,扬鞭催马,闯进梅花圈儿,把田再镖包围起来。

  田再镖一看,不由心慌起来。赶紧摇动花枪,与他们战在一处。

  常茂在旁边一看,心里说,哟,这帮人没安好心,成心起哄哪!忙把禹王神槊往空中一举,高声喝喊道:“呔!朋友,不必着急,把儿葫芦绷来也!”

  常茂的能耐多大呀?就好像虎入羊群一般,抡起大槊,“噼里啪嚓”,这一顿暴揍。时间不长,就砸死了七个。余者不敢再战,一个个望影而逃。

  三王胡尔卡山一看,心里说,这哪是争夺驸马?简直是玩儿命!赶紧传下旨意:“比武完毕!”

  就这样,一场争夺驸马的比斗,总算结束了。入选者是谁?就是绷葫芦把儿田再镖。

  俗话说:“人无头不走。”那个挑头儿闹事的跑了,其他的乌合之众也不欢而散。

  按下众人不提,单说田再镖。他来到殿前,参见三王,倒身下拜。

  胡尔卡山盯着田再镖,上一眼、下一眼、左一眼、右一眼,打量了八九七十二眼。看罢,手捻须髯,放声大笑:“公主真好眼力呀!此人不光武艺高强,而且相貌出众。”

  于是,三王命田再镖留在王宫,让黑尔本将常茂送回金亭驿馆。

  常茂在临走之时,暗暗嘱咐田再镖:“你心眼儿可得活动点儿。茂太爷等你的信儿,越快越好。”说罢,走出校场。

  胡尔卡山性情直爽。刚将比武之事料理已毕,便传下旨意:“准备洞房,明日就让他夫妻拜堂成亲。”

  次日,王宫内张灯结彩,鼓乐喧天。田再镖按照人家的风俗,与银铃公主合卺成亲。

  田再镖进了洞房一看,屋内到处是奇珍异宝,金碧辉煌。床上鸳鸯枕、闪缎被,地上龙凤单、金交椅,墙上挂着镇宅剑、镇宅弓。

  这阵儿,公主已到内屋更衣。田再镖一人倚立在桌边,想开了心思。如今,我已混进宫来,该用什么办法,才能将千里火龙驹盗回去呢?临行之时,只给了一个月的期限,时间不等人哪!再说,我与银铃公主,本是两国的仇敌,怎么能结成夫妻呢?田再镖思前想后,局促不安。

  正在这时,屋外脚步声响,银铃公主走了进来。她带上门户,端起御酒,放在田再镖面前。

  银铃公主心中高兴,坐在田再镖对面,真是谈笑风生啊!相比之下,田再镖倒拘谨、腼腆得多。那公主又让酒,又让菜,不停地忙乎。田再镖盛情难却,便饮起酒来。

  田再镖酒量不大,再加上他心中有事,所以,三杯酒下肚,就觉得头重脚轻,忙说:“哎呀,我够量了。”

  公主莞尔一笑,说道:“今天是喜庆日子,请驸马多饮几杯。”

  “不不不,实在喝不下去了。”田再镖说罢,站起身来,晃晃悠悠,躺倒在凤床之上。

  公主为他盖好被于,自己面对银灯,坐在一旁。

  天到三更,公主走到床前,要扒田再镖的靴子,意欲让他宽衣就寝。

  田再镖忙一转身,面冲墙壁,又睡去了。

  公主只认为他喝多了,也没多想。斜靠到交椅上,便在那儿假寝。什么叫假寝呢?就是迷迷糊糊打盹儿睡。

  又过了好长时间,田再镖果真睡着了。他不但睡觉,而且还说起了梦话:“万岁,元帅,可愁死我了!”

  这一嗓子声音挺高,把公主吓了一跳。她扑棱一下站起身来,定了定心神,暗暗想道,哟,驸马跟谁说话呢?什么万岁、元帅,这可不像跟我爹爹讲话的样子呀!

  田再镖在梦中,说的是中原话。正巧,银铃公主也精通汉语。她琢磨片刻,心里说,啊呀,他原来是个中原人哪!想到此处,来到田再镖身旁,轻声呼唤道:“驸马,驸马——”

  田再镖还在说着梦话呢:“大帅,你等着吧。这马……保险没事儿!”

  公主听罢,心中又是一怔,这马……没事儿?她想着想着,忽然明白了:啊呀,莫非我上当了?哼,今晚,我非把此事弄它个水落石出。想到这里,摘下镇宅宝剑,紧走两步,来到田再镖面前,大声喝喊道“驸马,驸马苏醒!”

  花枪将坐起身来,揉眼一看,只见公主满面杀气,手提利刃,站到了面前。他不知其情,忙问道:“公主,你这是为了何事?”

  “得了吧!”公主大喊一声,往后退了两步,说道,“你到底是什么人?是金马城的行商客旅,还是中原的奸细?说出实话,还则罢了;若有半句虚假,我定要你的性命!”

  “哟!”田再镖听罢,脑袋“嗡”了一声,心里说,不好,事情变化得这么快呀?我刚打了个盹儿,怎么就出现了这么多麻烦?难道有人告密了,还是常茂犯了案?他略一思索,站起身来,镇静地说道:“公主,你刚才之言,从何说起?”

  “哼,休要充傻!告诉你,刚才你说梦话的时候,已口吐了真情。我来问你,你又叫元帅,又叫军师,又说马…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  田再镖一听,真像当头浇了一瓢凉水,立时就明白了一切。他心里说,看来事已败露,这该如何是好?若动手赢她,决不费吹灰之力。不过,那将会因小失大;可是,若不拼命,该怎样继续哄骗人家呢?他眼珠儿一转,冷笑一声,说道:“公主,既然你已猜中真情,那我也不再瞒你。实话对你说吧,我生在中原,长在神州,乃是山西太原府人氏,扶保大明洪武万岁,身为前部正印先锋官,花枪将田再镖是也!”

  这几句话,犹如霹雷一般,立时把银铃公主的真魂儿都吓跑了。她容颜更变,高声大叫道:“哟,原来你真是个奸细。休走,着剑!”说罢,摆剑就刺。

  欲知田再镖性命如何,请听下回分解。

上一页  回目录 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