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书369 >> 古典名著 >> 中国古代侠义小说
第六十四回 元顺帝驻兵沙雁岭 朱元璋派将金马城

  元顺帝身逢绝境,只吓得体如筛糠。他心中合计道,朕若落到明营,非得挨剐不可。堂堂皇帝陛下,岂能受此羞辱?嗳,干脆,跳崖自杀得了。想到这儿,他牙一咬,心一横,龙袍蒙面,就要自寻无常。

  正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突然在东北方向有人喊叫道:“陛下,休要担惊,微臣到了!”话音未落,冲着常茂,“啪”!射来一支雕箭。

  常茂一看,急忙扑棱脑袋,将箭躲开。

  这时,那人已经策马来到近前。

  常茂一看,哟,原来是四宝大将脱金龙。不由心中合计道,完了!此人一来,这元顺帝是逮不着了。

  脱金龙从哪儿来呢?天荡山一战,元兵大乱,各奔东西,谁也顾不了谁啦。四宝将脱金龙多了个心眼儿,他带着五百亲兵卫队,去寻找皇上。经过多次询问,这才赶到悬崖。他定睛一看,可吓了一跳,心里说,若晚来一步,陛下性命就难保了。因此,他一边喊话,一边射箭。紧接着,拍马抡刀,这才来到近前,把常茂拦住。

  亲兵卫队不敢怠慢,“呼啦啦”拥上前来,将皇上救下山去。

  常茂一看,只气得两眼发红。心里说,到嘴的肥肉没吃着,这不前功尽弃吗?于是,他把一肚子闷火,全撒到了脱金龙身上:“好小子!早不来,晚不来,正在节骨眼儿上你倒来了。今天,抓不到你的狗主子,茂太爷拿你顶账!”话音刚落,“呜”!抡起神槊就砸了下来。

  “开!”脱金龙随着喝喊之声,横刀朝外招架。霎时间,二马盘旋,战在一处。

  脱金龙不敢恋战。为什么?一,他曾与常茂多次交锋,知道他的厉害,所以有点儿胆怯;二,他心中惦记着皇上。因此,刚打了十几个回合,便拨马而逃。

  常茂不舍,赶上前去,又混战了一场。

  后来,收兵锣紧敲。常茂听了,这才引队收兵。

  天荡山一仗,元军大败,明营大捷,不但收复了天荡山,而且还占领了柳河川附近的十六个州县。

  按下明营祝捷不提,单表元顺帝。他率领残兵败将,匆匆如漏网之鱼,一口气跑到紧挨万里长城的沙雁岭。

  元顺帝安营下寨已毕,进了金顶黄罗宝帐。他往左右瞧着,但见手下的文武,一个个鼻青脸肿,狼狈不堪。看罢多时,心如刀绞,心灰意懒地说道:“唉!都是朕无福无道,连累诸位爱卿。如今,已到穷途末路,朕还有何脸面活在人世?干脆,一死了之!”说罢,“噌楞”一声,拽出三尺龙泉宝剑,就要自刎。

  脱金龙眼疾手快,急忙将他拦住。文武群臣也拥上来,苦苦相劝。

  元顺帝见此情景,不住地摇头叹息。

  此刻,坐在一旁的护国军师张天杰,也心如油煎啊!他皱着眉头,琢磨了好大一阵儿,这才颂出道号。“无量天尊!陛下,贫道有几句话,不知当讲否?”

  元顺帝说道:“仙长,有话请讲!”

  “万岁,休要难过。常言说,‘胜败乃兵家常事’。一次失利,还可以重整旗鼓啊!据贫道所知,东周列国之时,乐毅为将,兵伐齐国。齐国不敌,七十二城丢了七十,只剩下蓿、苜二城。后来,帷幄运筹,终于转败为胜;汉高祖刘邦,久败于项羽。结果,在九里山设下埋伏,大战垓下,一举而成功,消灭了霸王八千雄兵。主公,如今咱有雄兵几十万,还有三川六国九沟十八寨的人马。只要鼓士气,壮军威,抖擞精神,重振旗号,何愁不灭明军?”

  文武群臣,也婉言相劝。

  常言说,“话是开心锁”。元顺帝听罢众人的述说,像吃了开心丸儿一样,立即打消了寻死的念头。他忙问道:“各位爱卿,有何良策战胜明军?”

  脱金龙启奏道:“万岁,刚才我师父所言极是。依微臣之见,一,请马上传旨,飞调三川六国九沟十八寨三十万精兵,到前敌助战;二,晓谕全军将士,振作精神,抓紧练兵,加强防范,固守沙雁岭;三,传檄四方,招募天下的英雄豪杰。若能这样,咱定能转败为胜。”

  “好,就依爱卿所奏。”

  张天杰又启奏道:“主公,沙雁岭这一带,贫道非常熟悉。距此不远,有道火龙沟。那个地方地势险要,难攻易守。贫道意欲在那里设些机关、埋伏,凭借天堑,跟朱元璋决一雌雄。”

  元顺帝听罢,眼睛一亮,赶忙说道:“一切听军师安排。”

  就这样,张天杰与脱金龙二人,一方面传令调兵,一方面又亲领元兵元将,到火龙沟去布置。这且按下不表。

  再表明营。自占领天荡山,军师刘伯温与大帅徐达,便挑选部分军兵,乔装打扮,到沙雁岭刺探军情。因此,元营的一举一动,明营是了如指掌。

  为此,朱元璋召集文武,共议对敌之策。众人议论纷纷,各抒己见。他们以为,元营调兵遣将,这倒不怕。怎么?兵来将挡,水来土屯嘛!眼下,连获全胜,士气正盛,敌方纵然搬来救兵,也难抵挡明营的天兵天将。但是,那火龙祖张天杰是世外高人,他带领将士,到火龙沟去活动,必有特殊谋算。

  众将官议论到这里,不由紧皱了眉头。

  那位说,明营派出那么多人马,就没有探听到火龙沟的情形吗?没有。为什么?那老道张天杰老谋深算,精通战策。他们刚进沟内,便派下了无数元兵,在四周层层设卡,盘查来往行人。无论是谁,没有他和脱金龙的手令,一概不让入内。你想,元兵把火龙沟围了个水泄不通,那些探马怎么能打听到里边的情形呢?

  这阵儿,大帐内鸦雀无声。朱元璋略停一时,问道:“众位爱卿,火龙沟深妙莫测,这该如何是好?”

  众人见问,谁也没敢言语。

  就在这时,忽听有人高声说道:“陛下,老朽愿献一策!”

  众人顺声音一看,原来是中侠严荣和剑侠吴贞。

  朱元璋一看,十分高兴:“二位老英雄有何高见,快快讲来。”

  严荣瞅了瞅众人,朗声说道:“老朽久居塞外,对北国的山川地理了如指掌。这道火龙沟,我也进过数次。还是我刚刚记事的时候,这道沟内发生了一桩奇事。那一天,阳光普照,晴空万里。不知为什么,沟内升起一团阴云。突然,炸开一个惊雷,沟内燃起了一场大火。这场火可太大了,远远望去,就像一条火龙。故此,才有了今天的名字。”

  老严荣这一番述说,满营众将都听得入了迷啦。他们竖起耳朵,用心静听。

  严荣接着说道:“这条火龙沟,四周都是陡峭的大山,山头儿上密林遮日,沟底下蒿草没膝。沟内是一块开阔地带,正好屯兵。依老朽看来,那张天杰定是依仗着山川地貌来布置埋伏。”

  通臂猿猴吴贞接着说道:“张天杰有绝艺在身,最擅长火攻。因此,才得了火龙祖的美称。依老朽之见,他定想在火龙沟中,施展他的绝招儿。”

  众人听罢,立刻议论起来。

  军师略思片刻,问道:“但不知这火攻是如何战法?”

  中快严荣说道:“火攻者,放火烧杀也!平时,将易燃之物,暗藏在我军必经之地;战时,遍地点燃烈火,一举而歼灭我军。”

  朱元璋忙问:“老英雄,但不知如何破法?”

  严荣摇了摇头,说道:“不知。但是,若想冲进沟内,就必须有千里火龙驹和防火棉竹甲。”

  徐达一听,忙说:“老英雄,这防火棉竹甲,是不是脱金龙的宝甲?”

  “对!”

  “但不知这千里火龙驹现在哪里?”

  严荣说道:“这匹宝马是元顺帝的三哥——三王胡尔卡山的坐骑,现在胡国金马城。那一年,我亲眼得见,胡尔卡山为炫耀自己,在金马城北,命军兵架干柴二里多远,同时点燃,催宝马从火中通过。那可真神了,宝马无损于一根鬃毛。”

  刘伯温略思片刻,说道:“破敌之策,容当仔细运筹。眼下看来,急需盗甲、盗马呀!”

  众人闻听,点头称是。

  又经一番议论,朱元璋传下旨意:命朱永杰与徐方盗甲,命常茂与田再镖盗马。并且,给了他们一个月的期限。

  那位说,田再镖不是负伤了吗?须知,那中侠严荣和通臂猿猴剑侠吴贞有绝妙的治疗本领。这些天来,由他俩亲自调理,那真是手到病除啊!

  四位小英雄得令,急忙去做准备。

  花开两朵,各表一枝。按下朱永杰和徐方盗甲不提,单表常茂和田再镖。他俩一边准备行装,一边议论,真感到困难重重啊!为什么?一,要想到金马城,就得混出长城,越过雁门关。那里俱是元人的治下,行动多有不便。二,语言不通。常茂多年征战疆场,经常与元人交往,只会说那么几句。不过,田再镖比他可强多了。他年轻时就闯荡江湖,会说元人的语言。三,得化装改扮。他俩合计多时,扮成行商客旅,带上应用之物,跨骑战马,偷偷出了营门,绕道先奔雁门关而去。

  他俩一路上饥餐渴饮,晓行夜住。全凭田再镖的俐齿伶牙,左右周旋,终于混出长城,顺利地来到金马城附近。

  那位说,怎么这座城池叫金马城呢?这个城的东关,立着一尊高大的铜像,雕塑着一匹铜马。只见它前蹄腾空而起,十分壮观。这铜马就叫金马,故此得名。

  常茂他们老远观赏一番,一不投宿,二不用饭,围着城池,来回转绕。这么一转,这才知道:这座金马城,跟中原的城池差不多少。四周城墙,用砖砌就,又高又大;只不过在城池的犄角,设有圆形堡垒。另外,四个城门都把守得很严。出城进城,都要经门军仔细检查,稍有怀疑,便由门军押走。他们在东城门这边儿呆了不多时,就见押走了两对可疑的人。

  常茂与田再镖看到这里,一使眼色,来到僻静之处,议论道,不行!若要这样进城,非叫人家查露不可!无奈,二人又围着城池转悠起来。直到日色偏西,也没敢冒险进城。他们只好离开城池,向东南方向奔去。

  二人信马由缰,走了有一个时辰,眼前闪出一片树林。略一合计,催马进到林内,甩镫下马,席地而坐,吃起了干粮。一边吃着,一边攀谈。

  常茂急得直吵吵:“哎呀,这可够戗!若要军师在跟前,早就有主意了。唉,茂太爷无能啊!你先给我巡风放哨,我可累坏了,先睡一觉。”说罢,把嘴一抹,倒头便睡。霎时间,鼻息如雷。

  田再镖可睡不着。他站起身来,背着双手,在树林里来回溜达,思谋着进城的办法。

  正在这时,树林外突然传来了喊叫之声:“救命啊!救命啊——”

  花枪将听了,紧走几步,冲出树林,手搭凉棚往路上一看,但见烟尘起处,跑来一匹战马。马上之人趴在鞍鞒以上,拼命催马。那马奔跑如飞,四蹄都快离开了地面。在他后边,还追着十几匹战骑。追赶之人,头裹黑巾,面罩青纱,每人手擎一把明晃晃的马刀。他们扬鞭催马,紧追不舍。

  田再镖一边观看,一边合计,哎,这是怎么回事?备不住是劫道的。在这僻野荒郊,土匪出没,并不为奇。既然如此,焉有不救之理?想到这儿,转身跑进树林,飞身上马,稳操花枪,便冲了出来。

  这时,那个被追之人,已到了田再镖切近。他见了花枪将,喜出望外,大声呼唤道:“壮士救命!”当然,他说的是元人的语言。

  田再镖忙说道:“你闪退一旁!”说罢,催马过来,将那伙儿强盗拦住。

  那伙儿强盗见只来了一个人,也没拿他当回事儿。他们抡起马刀,搂头就砍。田再镖抖开花枪,没用几个回合,就挑死了八个。剩下的那些匪徒,不敢再战,便匆匆拨马而逃。

  这时,常茂也从梦中惊醒。他拎着大槊,跑出树林,问道:“哎,这是怎么回事儿?”

  田再镖来到近前,低声述说了经过。

  常茂听罢,十分后悔:“哎呀!这么热闹的事情,我没赶上。嗳,再给他们补上一槊得了!”说罢,冲着那八个落马的歹徒,每人又揍了一槊。

  这几个人,本来就活不了。再补这一下儿,更活不了啦!

  此时,被救之人也定下心来。他把满头大汗擦干,紧走两步,来到常茂、田再镖面前,撩衣跪倒在地,不住地磕起了响头:“二位恩公,我这里叩谢了!”

  田再镖一看,赶紧用手相搀:“请起,请起!”

  此刻,常茂和田再镖这才观看明白,闹了半天,他是个老头儿。看年纪,准有六十多岁。头上梳着八根虾米须的发辫,蓝巾包头,身穿绛紫色长袍,脚踏虎头马靴,腰中挎着弯刀。

  这时,就见老头儿站起身形,掏出两根金条,递到田再镖面前。

  日再镖嫣然一笑,又将他双手推回。

  老头儿觉着过意不去,眼珠儿一转,问道:“二位,你们贵姓啊?”

  常茂一听:“这——”他把路上改的名儿给忘了。

  田再镖一看,忙接了话茬儿:“老人家,我叫绷葫芦把儿,他叫把儿葫芦绷。”

  “懊!你们是干什么的?”

  “唉!”田再镖长叹一声,说道,“我们是经商客旅,以贩马为生。在这多乱之秋,买卖也不得做呀!打算投亲奔友,请人帮助,也好混碗饭吃。金马城内,有我个姑母。多少年来,音信不通。如今,我们想进城投亲。可是,城门把守甚严,不好进去。正在此发愁,却遇上了你老人家。”

  “噢,原来如此。就凭你们这么大的能耐,还愁吃不饱饭吗?眼下,国家正处用人之际,二位就该投身戎伍。为了报答二位的救命之恩,我保你们高官得做,骏马得骑。走,随我进城。”

  常茂一听,心里说,哟,好大的口气。看来,这个人定有根底。

  田再镖问道:“你认识守城的门军?”

  那人说道:“何止是认识实话告诉你们吧,我官拜御前大臣,名叫黑尔本。三王胡尔卡山,跟我还是亲戚呢!”

  “噢!”田再镖听罢,心里就是一动。暗暗合计道,看来,通过黑尔本,就能接近胡尔卡山。若能如此,盗马之事就成功有望了。想到此处,忙套近乎:“如此说来,多谢你老人家。”

  三人又寒暄一番,飞身上马,便奔金马城而去。

  欲知后事如何,请听下回分解。

上一页  回目录 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