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书369 >> 古典名著 >> 中国古代侠义小说
第六十三回 施暗计群殴张天杰 催快马穷追元顺帝

  无敌将常茂,手舞禹王神槊,奔老道张天杰冲去。等他到了近前,借着火光仔细一瞅,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。为什么?他见这个老道,长得可太凶狠了。别的不讲,单说他那两只眼睛,就跟鬼火一般,闪闪发光。

  看到此处,他心中合计,听人说,僧道妇女,不可临敌;只要出兵见仗,就有特殊的手段。看他那满不在乎的样子,必然有绝技在身。嗯,我得多加小心。

  常茂不仅艺高胆大,而且谨慎心细。他怕不是老道的对手,因此,没敢伸手交锋。只见他点手唤过朱沐英、丁世英、于皋、武尽忠、武尽孝等众家小兄弟,小声嘱咐道:“你们千万注意。呆一会儿我出去交锋,你们要如此这般。他若要那么的,咱就这么的;他要这么的,咱就那么的!”

  众人听罢,点头答应道:“你就放心吧!”

  常茂将军情安排停妥,这才拨转马头,二次来到张天杰的马前。他把禹王神槊往肩上一扛,先龇牙化笑,后冲张天杰说道:“老道,你好啊?哎,吃饭没有?”

  张天杰一听,气得高颂道号:“无量天尊!”他心里说,真是废话。两军阵前,这是玩儿命的地方,你管我吃饭没吃?他抬起头来,盯着常茂打量多时,用铁拂尘一指,厉声喝喊道:“呔!娃娃,你是何人?”

  常茂一听,又嬉皮笑脸地说道:“哎,你小点儿声行不行?打仗凭的是能耐,又不凭嗓门儿大小。你要问我呀?我就给你背背家谱。我家祖籍安徽怀远县,我爹在洪武万岁驾前官拜开明王,名叫常遇春。我是他老人家膝前不肖的二儿子,人送外号无敌将,名叫常茂。你若记不住,就叫茂太爷好了!”

  张天杰听常茂把名报完,不由为之一愣。为什么?人的名儿,树的影儿啊!常茂的名声那有多大?威震三川六国九沟十八寨。元兵元将提起他来,无不胆战心寒。张天杰在未来到中原之前,耳朵里就灌满了他的名字。偏巧,今天在天荡山下,居然二人会面。

  此刻,老道心中暗想,这人这么大名声,为何如此模样?嗯,有道是“人不可貌相,海水不可斗量”啊!看来,贫道也得多加谨慎。想到这儿,他把铁拂尘背好,摁绷簧,探臂膀,“唰”就拽出了一口七星丧门剑。

  这把宝剑是大号的,剑苗有四尺多长,由纯钢打造而成。不能说切金断玉、削铁如泥,但是,一般兵器,架不住他招呼。

  张天杰手擎宝剑,高声喊喝:“常茂,孽障!从前,你出了点儿名,碰上的都是些饭桶;若早碰上我北昆仑,焉有尔的命在?来来来,赶紧动手!”说罢,就要进招儿。

  常茂一看,急忙喊叫道:“等一等!老道,我有一事不明,倒要当面请教。”

  张天杰愣怔片刻,说道:“讲!”

  “老道,看你这副长相,大概已经七十开外了吧?你若闲来无事,念念经文,比什么不强!也好在你百年之后,到上界享福哇。可你,怎么来到两军阵前,玩刀弄枪、杀生害命呢?茂太爷有好生之德,不欺负老头儿,放你逃命去吧!快让你后边的元兵元将过来,与我决一上下。你看如何?”

  “什么?”张天杰见常茂瞧不起自己,只气得青筋暴跳,怒发冲冠。他舞动宝剑,就要与常茂玩儿命。

  正在这时,忽然有人冲老道喊叫道:“军师休要动手,把他交给我吧!”话音刚落,一匹快马“嗒嗒嗒嗒”疾如闪电,冲到了两军阵前。

  张天杰定睛一看,原来是大殿下虎牙。前文书说过,这虎牙是大王胡尔卡金的儿子,官拜前部正印先锋官。他跟随四宝大将脱金龙,到黄河岸边,曾跟明营多次见仗。这小子掌中也是一条禹王神槊,跟常茂的能耐不相上下。后来,朱元璋大破金龙搅尾阵,元兵被迫撤过黄河,他随脱金龙一起,也隐身于这里,刚才,虎牙正在天荡山上看守炮台,听说常茂又来了。虎牙是好斗之徒,忙到元顺帝驾前讨下令箭,这才冲到两军阵前。

  张天杰见虎牙上阵,自己急忙拨转马头,回归本队,观敌瞭阵。

  单说虎牙。他用禹王神槊一点,高声喊叫道:“哎,常茂,你还认识我吗?”

  常茂瞧看一番,认出来了:“哎呀,老朋友又见面了。喂,你活得挺好啊?”

  “废话。常茂,今天咱俩一定要分个上下,论个高低。不然,我决不收兵!”

  “你收什么兵?今天,茂太爷就打发你去见阎王!”

  常茂真够狠的。他心说,若不把他置于死地,早晚也是一个祸害。于是,举起禹王神槊,与他战在一处。

  虎牙这个家伙,又彪又愣,又狠又冲,把禹王神槊摆开,“嗖嗖”挂定风声,跟纺车轱辘相仿。

  常茂还能怕他吗?只见他抡起大槊,也是挂定风声,上下翻飞。这二人碰到一起,那真是针尖儿对麦芒,真打实揍啊!两条大槊碰到一块儿,犹如打铁一般“叮当”直响。

  几个回合过后,虎牙不敢再碰常茂的兵刃了。怎么?把他的虎口给震裂了。

  常茂也不敢碰虎牙的兵刃了。怎么?他只觉得心口发热,眼前发黑。心里说,再这么打下去,茂太爷非吐血不可。干脆,待我用巧招儿赢他。

  又战过几个回合,常茂故意卖个破绽,虚晃一招,拨马跳出圈儿外,高声喊叫道:“行,你的能为大有长进,比以前可强多了。茂太爷不是对手,待我换个人与你交锋!”话音一落,催马奔西北方向跑去。

  虎牙见常茂败阵,既高兴,又生气。高兴的是占了上风,生气的是他要逃跑。虎牙心说,若不把常茂整死,早晚是个大害,乘此机会,把他打死算了。于是,抡槊就追。

  常茂人往前头败,眼往后边盯。他见虎牙追到了马后,忙把大槊交于左手,右手往皮囊里一划拉,急速套上挽手套,“哗愣”拽出了九斤十二两的龟背五爪金龙抓。紧接着,往启后一扔,一道寒光扑奔虎牙。

  虎牙只顾追赶,丝毫没有提防。见一物飞来,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呢,“啪嚓”一声,就被抓住了脑袋。好嘛,他的三叉束发金冠和头发,都被飞抓死死叨住。

  常茂见飞抓奏效,拽住索链,往怀里就扽。

  虎牙一看,急得直扑棱脑袋。谁料,那飞抓是越扑棱越紧。三扽两扽,那飞抓的五个齿子,都紧紧地抠到肉里头了。虎牙疼痛难忍,撒手扔槊,栽于马下。

  常茂紧抓索绳,催开战马,在两军阵前,“嗒嗒嗒嗒”就转开了大圈儿。

  哎呀,这虎牙可太惨了。时间不长,天灵盖就被拽了下去。霎时间,绝气身亡。

  于皋他们在后边看了,齐声说道:“活该,这是他罪有应得。”

  常茂见虎牙已死,将飞抓松开,擦干血迹,揣到皮囊。接着,催开战马,二次来到两军阵前,高声喊叫:“哪个还来送死?”

  再说火龙祖张天杰。他见大殿下虎牙惨死在地,只气得五脏冒火,七窍生烟,凶狠狠说道:“无量天尊!常茂,孽障,你也太狠毒了。休要逞能,待贫道赢你!”说罢,催开坐骑,大战常茂。

  这个老道,果然武艺精湛。与常茂刚一照面儿,就来了个盖顶三剑。常茂忙晃禹王神槊,往上胡抡。他那意思,想把宝剑拨飞。可是,谈何容易呀!人家一翻手腕,宝剑又奔了下盘。既扎前心,又挂两肋。常茂荷槊刚往下招架,人家的宝剑“唰拉”又撤了回去。接着,扎小腹,奔双腿。常茂握槊刚奔到下边,人家的宝剑“唰拉”又奔上边来了。接着,扎两眼,点眉心。常茂一看,赶紧缩颈藏头。可是,他躲得稍慢了一点。只听“喀嚓”一声,将常茂的头盔砍落在地。

  就这几招儿,可把常茂吓坏了。他心里慌乱,双手就不听使唤了。“啪啪啪”几个照面儿,被张天杰一剑,点到了大腿根儿上。虽说扎得不深,可也鲜血直淌。他不敢再战,拨马就跑。

  老道一看,忙喊道:“冤家,把命留下广!”

  常茂的嘴也不闲着,他边跑边喊道:“我不想留!”

  “你给我站住!”

  “哼,我就不站住!”他边跑边抬杠。

  正在这时,东有于皋、西有朱沐英、南有丁世英、北有武尽忠和武尽孝等人,“呼啦”一声,把张天杰围在垓心。前文书说过,常茂在战前不是做了安排吗?这就是他的主意。

  嚄,这帮小老虎一起闯上阵来,群战恶道,那打的是难解难分啊!于皋抡起大刀,“唰”就是一刀。张天杰刚用宝剑架住,朱沐英的链子锤就到了。他一哈腰,刚把链子锤躲过,丁世英的独牛战杆,又捅到了他的后腰。老道刚刚往外一闪,武尽忠、武尽孝的镔铁怀抱拐又打了过来。老道躲过这面儿,躲不过那面儿,把他忙乎的像走马灯一样,团团乱转。

  常言说:“恶虎架不住一群狼。”张天杰能耐再大,在这帮人面前,也占不了便宜。

  此时,常茂已包扎完伤口。他怒气不息,高声暴叫道:“茂太爷非报仇不可!”说罢,又重新加入战群。

  张天杰折腾了好大一阵儿,终于挺不住了,只累得吁吁带喘,浑身冒汗。他一边招架,一边叫喊:“孽障,娃娃,你们算什么英雄,怎么群殴啊?哼,这不算真实本领。”

  常茂说道:“废话。像你这样的,就得大伙儿来打!兄弟们,使劲儿!”

  常茂这一叫号,大伙儿的劲儿更足了。

  又战过一时,张天杰稍没留意,被朱沐英的链子锤揍到了屁股上。就这一锤,把张天杰揍到马下,摔了个仰面朝天。

  于皋一看,忙把锯齿飞镰大砍刀往空中一举,冲到他近前,“唰”就是一刀。他的意思,要把恶道拦腰斩断。

  那张天杰不光有马上功夫,还有步下的本领。他见于皋把刀砍来,赶紧使了个就地十八滚儿、云燕十八翻,“骨碌碌碌”一溜跟头,从于皋的马肚子底下就钻了过去。

  大伙磨过马头,再一观瞧,老道已一瘸一颠,逃之夭夭。什么北昆仑啦,火龙祖啦,都不管用。若众人揍他,他也干没辙。

  元军见老道败阵,不战而自乱。

  明军像潮水一般,涌上前去。

  天将黎明,明军就占领了天荡山。

  与此同时,开明王常遇春带领军兵,与火德真君罗祥,也从柳河川突围出来。两军相遇,群情振奋。将打一家,兵合一处,又乘胜追击元兵。

  这样一来,元兵更顶不住了。有的奔大路,有的跑小道儿,有的钻山沟,有的藏树林……那真是狼狈不堪哪!

  再说常茂。他在乱军之中,瞪着虎目,东闯西杀,不找别人,专找昏君元顺帝。等他闯过一道小山岗,长身一看,前面有一伙元兵。这伙人:金盔金甲、银盔银甲、钢盔铜甲、铁盔铁甲,乘跨着战骑,都是当官儿的打扮。在他们中间,拥着一人。此人龙冠龙袍,平端着大刀。

  常茂看到这里,心中合计,嗯,此人就是元顺帝。不然,没这么排场。于是忙催开宝马良驹,像闪电一般,追上前去,高声呐喊道:“元顺帝,站住,茂大爷来了!”

  就这一嗓子,元将从马上掉下了六个。怎么?吓的。有几个元将,拨马过来,想抵挡一阵。常茂摆开禹王神槊,一顿暴揍,就将他们砸于马下。

  那个戴龙冠的不敢停留,落荒而逃。

  常茂一看,心里说,打了这些年的仗,为了什么?还不是为征服你这个昏君?哼,任凭你跑到天边以外,我也要将你抓住。他打定主意,手提大槊,催马就追。

  那位说,他是不是元顺帝呀?就是。此时,元顺帝身边已没有亲兵了。他慌不择路,顺着一条盘山小道,催马就往山顶奔跑。

  常茂也不怠慢,拼命往前追赶。

  元顺帝见常茂尾追而来,埋头紧摇御鞭。又跑不多时,他的坐骑突然停下了脚步。元顺帝不解其意,低头一看,不由吓出了一身冷汗。怎么?眼前是万丈深涧。他不由大叫一声:“朕命休矣!”

  欲知元顺帝性命如何,请听下回分解。

上一页  回目录 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