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书369 >> 古典名著 >> 中国古代侠义小说
第六十二回 剿敌寇徐达发重兵 战凶顽常茂逢强敌

  朱元璋听罢老侠客的述说,气得龙颜更变。急忙传下口旨,将韩金虎推出去斩首。

  满营众将一看,都挺高兴。为什么?韩金虎伤人太重,激起了众怒。因此,谁也没有出面讲情。

  马娘娘一看,她再也坐不稳屁股了。心里说,万岁,你怎么这么糊涂呀?我把他带到两军阵前,还不是为保你的江山?他纵然有千错万错,也不该将他斩杀呀!若将他处死,那公主还不得守寡啊?想到此处,她厚着脸皮,来到朱元璋面前,说道:“陛下息怒!”

  “皇后,有何话讲?”

  “陛下,东床驸马韩金虎,在两军阵前,官报私仇,实在可恶。纵然干刀万剐,也不为过。可是,话又说回来,人非圣贤,谁能无过?他为讨令箭,记恨田再镖的能为,因此才下黑手。说来说去,他还是为替您出力呀!再说,他只是想着行凶,又没造成后果。望主公高抬贵手,将他饶过才是。”

  朱元璋一听,心里合计道,朕早想赦免于他。可是,眼下军情正急,若不顺民心,惹恼众怒,那还了得?想到此处,他偷眼观瞧众位将官。只见人人横眉立目,均有不服之色。他略一思索,这才高声喝喊道:“唗!金虎所为,天理难容。朕意已决,非杀不可!”

  马娘娘一听,立时吓出了冷汗。心里说,看来,皇上这回要动真的了。啊呀,这该如何是好?她眼珠儿一转,急忙来到公主朱碧仙面前,与她耳语了一番。

  公主朱碧仙跪到朱元璋面前,哭哭啼啼,为驸马求情。

  朱元璋把头扭在一旁,未加理睬。

  马娘娘见公主未能讲下人情,眼珠儿一转,又有了主意。她来到朱元璋面前,说道:“万岁,既然您非杀不可,臣妾还有什么话讲?请万岁恩赐片刻之工,我要与公主祭奠法场。”

  朱元璋听罢,点头应允。

  那位说:片刻之工是多长?没准儿,可长可短。

  马娘娘的脑子可真够使唤。假说祭奠法场,其实这是缓兵之计,她带着公主,步履匆匆,便奔田再镖的病房走来。

  田再镖挨了一枪,伤势很重。幸亏遇上二位老侠客,得到及时营救,才保全了一条活命。不过尽管如此,他还是昏昏沉沉。医官和侍从守在床前,时刻不离左右。

  此刻,马娘娘带领公主,来到床前。皇后问军医官:“田将军怎么样?”

  “刚吃过药,现在已经见好。”

  “我想问他几句话,行吗?”

  “娘娘,田将军伤势太重,不便讲话。”

  “不!哀家有要事,非说不可!”

  军医官一听,怎敢抗旨?忙闪退到一旁。马娘娘趴到田再镖耳边,轻声呼唤:“田将军苏醒,哀家和公主看你来了!”

  田再镖恍恍惚惚,睁开惺松睡眼,仔细端详了半天,这才认出是正宫娘娘和公主。田再镖这个人,最懂礼仪。心里说,在娘娘面前,自己怎么能躺着呢?他紧咬牙关,挣扎着就要下床。

  马娘娘满面赔笑,急忙将他摁住,轻声说道:“田将军,休要拘礼。你遭此不幸,哀家万分悲痛。伤到你身上,疼在我心头。哎呀,可疼煞哀家了!”话音一落,便呜呜咽咽地抽泣起来。

  公主也落下了眼泪。

  田再镖见了,很受感动。霎时间,两行眼泪也滚出眼眶。

  马娘娘哭罢多时,收住眼泪,道出了真情:“田将军,哀家有一事相求!”

  田再镖少气无力地说道:“娘娘,有话只管吩咐!”

  “唉!我那驸马韩金虎,真是个小人哪!嫉贤妒能,要对你暗下毒手。皇上闻知此事,十分恼怒,非杀他不可。满营众将求情,主公一概不准。事到如今,只好求着你了。再镖啊,常言说,‘将军额前能跑马,宰相肚里能撑船’。又道是‘大人办大事,大笔写大字’。你呀,别跟他一般见识。请你向皇上求个人情,留驸马一条命在。倘若事成,哀家决忘不了将军的好处。”

  公主一听,又嚎啕痛哭起来。

  田再镖听罢,心里说,韩金虎嫉贤妒能,对我欲下毒手,已经结下了深仇大恨。我岂能为他求情?可是,又一想,不对。娘娘为救驸马,已求到我面前,难道还能驳她的面子?若真将韩金虎杀死,往后,那皇上、娘娘和公主,还不记恨于我?到那时,我还怎样在营中立脚?再说,冤仇宜解不宜结。眼下正是用人之际,营中内证,岂不让元军耻笑?想到此处,便点头说道:“娘娘,微臣确实不知此事;既然如此,待我面见万岁。若求不下情来,我情愿死在万岁驾前。”

  马娘娘听了,眼睛一亮,忙说道:“好孩子,你真懂事。”

  田再镖行走不便。于是,马娘娘忙命侍从,用软床将他抬到前厅。

  朱元璋闪龙目一瞧,见内侍将花枪将放到龙书案前,急忙欠身问道:“爱卿,你这是何事?”

  “万岁呀!”田再镖强打精神,启奏道,“微臣闻听,皇上为了我,要杀驸马。陛下,这可万万使不得。眼下大敌当前,正在用人之际,岂能因小事而杀大将?驸马爷一时糊涂,办了错事,望陛下念他父韩成替主死难的功劳,还是饶了他吧!”

  朱元璋听了田再镖的这番言语,深受感动。心里说,田爱卿气度非凡,真乃寡人的股肱之臣也!于是,看了看群臣文武,对花枪将说道:“田将军既然带伤求情,孤王准下就是。”说到此处,又大声传下口旨,“来呀,把韩金虎放了。”

  “是!”御林军应声而去。

  常茂听罢,可气了个够戗。心里说,田再镖,你这是吃饱了撑的!像这种混帐东西,留他何用?哼,等以后有了机会,我再跟他算账。

  时间不长,韩金虎被带进大厅。他急忙跪倒在朱元璋面前,磕头亚赛鸡捣碎米:“谢主公不斩之恩。”

  朱元璋大声喝喊道:“唗!论你的罪恶,朕决不容赦。多亏田爱卿带病求情,才将你饶恕。还不谢过我那田爱卿?”

  韩金虎听罢,立即面红过耳。心里说,怪我鼠肚鸡肠,铸成了如此大祸。急忙来到软床旁边,撩衣跪倒,连声认错:“田将军,某以前所为,追悔莫及。我韩金虎也是有血有肉之人,你的大恩大德,来日必报。”说罢,连连磕头。

  诸事已毕,朱元璋又命人将田再镖抬回后面去了。

  一场风波,就此了结。

  接着,明营中传来了喜讯,元帅徐达,引兵来到前敌。

  朱元璋欣喜若狂,亲自出关,把中山王接了进来。

  那位说,徐达是从哪儿来呢?前文书说过,朱元璋统领人马,于八月十五攻克燕京。接着,两路分兵,追剿元兵。徐元帅带领战将上百名,雄兵三十万,向残敌进攻。几个月来,捷报频传。先后收复了晋南、凉州、天水和甘肃一带的大片土地,把元人赶出雁门关、嘉峪关、玉门关,一直撵到了大西北。就在这阵儿,元帅听探马报到,说皇上在天荡山与元人对敌。他放心不下,这才引兵前来助战。

  君臣相见,非常高兴。朱元璋传旨,盛排宴筵,全营祝贺。

  席间,徐元帅面对皇上和军师,将征战详情述说了一番。

  朱元璋也把白阳关的军情讲了一遍,并说:“你来得正好。明晚三更,要里应外合,大破天荡山,搭救开明王。”

  刘伯温见大帅前来,便把令旗、令箭交于他手。徐达再三谦让,刘伯温执意不从,说道:“你是大帅,就得分兵派将。”

  元帅无奈,接管了大印。

  宴罢,徐达将剑使吴贞、中侠严荣和众将官召至一处,共议军情。计议多时,当场分兵派将:胡大海、胡强、固大英、汤琼。郭彦威等将官,率领铁甲兵五万,从左翼出发;常茂、朱沐英、丁世英、于皋和韩金虎,领兵五万,从右翼出发;元帅徐达亲领八黑十二红、五彪九猛、英雄上将七十余人,从正面捉拿元顺帝。诸事分派已毕,便去做征战准备。

  次日清晨,全军出动。他们堰旗息鼓,按指定地点,埋伏在天荡山下。徐元帅对这一仗,十分重视,光火炮就集中了四百五十余门。

  书中交待:元末明初,武器已经相当发达。大战场上,都离不开这种武器。另外,还有一种火枪,叫二人抬,火药里边掺上砂子,杀伤力也很可观。不过,这种武器,还很拙笨,数量也有限。所以,一般战场,还是以弓箭刀矛为主。

  当日夜晚,天黑得如墨染一般,伸手不见五指。明营的军兵,臂膀缠上了白布,手中擎好了兵刃。单等一声令下,就要冲锋陷阵。

  元帅徐达撤目观瞧,见天荡山上灯火通明。高远看,闪闪烁烁,像繁星一般。偶尔,还能听到元兵巡逻的声音。看罢,心潮起伏,跃跃欲试。

  此时,军兵来到大帅马前,说道:“报大帅,时辰到了!”

  徐元帅眼睛一亮,大声传令:“放火箭,点炮!”

  一声令下,犹如山倒。霎时间,“啪啪啪”,三支火箭凌空而起,在夜空中划出三条火线。紧跟着,明营四百余门大炮,喷吐火舌,“咚咚咚”同时怒吼,把大地震得又颤又摇。十五万军兵见了,像潮水一般,奔天荡山冲去。

  这一场战斗,空前激烈。元军也孤注一掷,调动十万人马,前来迎战。眨眼间,敌我混在一处,展开了肉搏。

  这么大的场面,同时难以描绘,单说右翼的无敌将常茂。他带领着磕头弟兄,冲进元营。只见他像雄狮一般,把禹王神槊舞动如飞,“嘁哩喀嚓”,好一顿饱揍。往前一闯,一溜胡同;往后一退,一溜胡同,把元兵打得死尸翻滚,撇刀扔枪。他们一鼓作气,就闯到了天荡山脚下。

  正在这个时候,忽听对面一声炮响。霎时间,元兵四起。他们高挑灯球火把,亮子油松,将军阵照如白昼。

  常茂紧勒丝缰,见门旗闪处,闯出一匹战马。借着火光一瞧,马鞍鞒上端坐一个老道。此人平顶身高一丈挂零,细腰围,宽肩膀,两腮干瘪,形若骷髅;头戴五梁道巾,金簪别顶,脑门儿上安块无瑕美玉;身穿灰白道袍,白护领,白水袖,腰系水火丝绦,脚踏胖袜云履。背背宝剑,手端铁拂尘。往脸上看,奔儿颅头,窝眶眼,鹰钩鼻子,菱角嘴,颏下一部黄焦焦灼胡须。看那模样,令人发瘮。谁呀?正是火龙祖张天杰。

  书中交待:四宝大将脱金龙,领着大王胡尔卡金、二王胡尔卡银等人,逃离雁庆关,便偷偷匿迹于柳河川内。后来,元顺帝也被刘伯温追到这里。这样一来,他们君臣又不期而遇。眼下,他们已到了穷途末路。为此,惊恐万状,每日计议退兵之策。脱金龙很有韬略,他一面调动了三州六国九沟十八寨的援兵,另一方面又四处聘请高人,所以,把张天杰也搬到前敌。

  这恶道来到两军阵前,摆出一副若无其事的姿态。他心里说,武林之中,谁能是我的对手?前者,他放走田再镖,也有些后悔。为什么?元兵在背后埋怨他无能啊!为此,他心中十分窝火。今日是关键的一仗,老道决心大显身手。临行前,他又在元顺帝驾前吹下了大话:“请主公放心,贫道就是太公。太公在此,诸神退位,明营休想闯进山来。”

  如今,元顺帝已是咬败的鹌鹑,斗败的公鸡。他拉着张天杰的双手,说道:“军师,全依赖你了。”

  “无量天尊!托我主的洪福,待贫道阵前立功。”

  就这样,他下了天荡山,来到两军阵前。没想到,正遇上了雌雄眼常茂。

  两军对垒,摆开阵势。老道双脚点蹬,马往前提,用铁拂尘一指.大声喊叫道:“呔!对面的明将,还不过来送死?”

  常茂睁着雌雄眼一看:“牛鼻子,休夸海口,待茂太爷把你砸成肉饼!”说罢,挥舞禹王神槊,冲上前去。

  欲知谁胜谁负,请听下回分解。

上一页  回目录 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