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书369 >> 古典名著 >> 中国古代侠义小说
第五十六回 皇后驱辇奔前敌 花枪将讨令闯重围

  常茂若凭真打实揍,断难战胜田再镖,因此,使出了绝招儿——一龟背五爪金龙抓。他扔这暗器是百发百中,轻易不肯使用。

  常茂把手一抖搂,就见这只九斤十二两重的大飞抓,顺着他的肩头,“哗楞”一声,朝身后扔去。紧接着,常茂用力往回就扽。可是,扽了半天,只听“咯楞咯楞”老响,就是扽不回来。常茂不由纳闷儿起来:哎,这是怎么回事?难道他的脑袋是钢打铁铸的不成?

  那位说,这是怎么回事呀?原来,田再镖也有赢人的东西——他善使电光锤。他斜背着的兜囊里边,就装着这件暗器。这个电光锤也是九斤十二两,用浑铁凝钢制造,在银水里走了十六遍,锃明刷亮,他也轻易不肯使用。因为他见常茂难对付,所以,在追赶他的时候,也把暗器掏了出来。巧了,当常茂扔来飞抓之时,田再彪急忙用电光锤招架。霎时间,两件兵刃抓挠到一起。要不,怎么能发出“咯楞咯楞”的声音呢!

  常茂往前一扽,大声喊叫道:“你给我下来吧!”

  田再镖见了,也往怀里一扽:“你给我撒手吧!”

  常茂扽了半天,也没奏效。他拨回马头一看,这才真相大白。说道:“啊呀,原来抓住颗铁脑袋,怪不得扽不动呢!”

  常茂仔细一瞧,见飞抓抓着电光锤,已入了死扣。

  现在,他俩就该比力气了。谁的劲大,把对方拉过来,谁就能占上风。可是,这两个人是棋逢对手,谁能让步呢?常茂豁出去了,田再镖也玩儿了命啦,各自抓着链子,拼命往怀里拽。

  “你给我!”

  “你给我!”

  “你撒手!”

  “你撒手!”

  这两匹战马,把链子扽得紧绷绷,在战场上转开了圆圈儿。结果,拽了半天,谁也没有拽赢。

  常茂急了,在马上猛一调个儿,后脊背对着田再镖,把链子搭上肩头,扣住马的铁过梁,往下一哈腰,双脚点镫,借着马的力气,要想战胜田再镖。

  田再镖一看,也照常茂的方法,调转身形,把链子搭在肩头,扣住铁过梁,双脚点镫,紧紧地催马向前。

  哎哟,两旁的将士一看,不由鼓掌喝彩。是呀,他们哪儿见过这样的凶杀恶斗!

  这两个人拽着拽着,猛然间,“扑通”!“扑通”!一齐从马上掉了下来。为什么?链子断了。常茂扔掉飞抓,田再镖扔掉电光锤,在步下就伸了手啦。田再镖抡拳就打,常茂飞脚就踢。霎时间,二人就抱在了一起。

  这回,那可更热闹了。一会儿,常茂按住了田再镖;一会儿,田再镖又骑住了常茂。二人滚来滚去,还是不分输赢。

  胡大海看到此处,十分着急。心里说,不行!二虎相争,必有一伤。他略一合计,忙跟朱元璋商量:“老四,咱们可不能再看热闹了。我看,一齐下手,把他逮住得了!”

  朱元璋点头,忙命于皋、丁世英、朱沐英、胡强、固大英,前去助战。

  这些小英雄得令,跳下马来,冲到两军阵前,将田再镖紧紧摁住。

  田再镖能耐再大,也架不住明将人多势众啊!立时,就被生擒活拿了。

  田再镖被绑,很不服气。他跺着双脚,高声叫骂道:“呸!常茂,你们算什么英雄?哼,真是攒鸡毛凑掸子,我死也不服。”

  朱元璋一看,十分高兴。他亲自跳下战马,来到田再镖近前,上一眼,下一眼,仔细看了七十二眼。接着,亲自为他解开绑绳,并且笑嘻嘻说道:“小将军,方才多有得罪,朕这厢赔礼了。”说罢,便一躬到地。

  田再镖见他自称为“朕”,不由就是一愣,忙问道:“你是何人?”

  常茂忙抢着说:“这就是我们的洪武万岁,皇帝陛下。”

  “什么?”田再镖听罢,大出预料。心里说,啊呀,皇上陛下是真龙天子啊!人家给我施礼道歉,我怎能担当得起呢?由此看来,朱元璋礼贤下士,确实是有道的明君啊!想到此处,敬慕之情,油然而生。

  常茂见田再镖没有言语,以为他还生闷气呢!因此,也走到近前,说道:“小白脸儿,人常说,‘不打不成交’,方才我多有得罪,请你原谅。”说罢,也深深鞠了一躬。

  常言说:横的难咽,顺的好吃。刚才,朱元璋一礼,常茂一躬,把田再镖闹得面红过耳,羞愧难当。心里说,哎呀,我算个什么人?充其量还不是个蟊贼草寇?方才,我在山下设下障碍,伤了明营不少人马。按理说,今日被人拿住,准得开刀问斩,可是,人家反倒与咱认错,这不是往咱脸上贴金吗?嗯,我可别不识抬举。田再镖有多聪明,想到此处,撩衣跪到朱元璋面前,“砰砰”直磕响头:“吾皇万岁,草民阻截官兵,罪该万死。蒙万岁不弃,我愿效犬马之劳。”说到此处,又将身形转向常茂,“常将军,我也向你赔礼了。”

  朱元璋一看,急忙伸手相搀。接着,将外罩的龙袍脱下,披在日再镖身上;亲口加封田再镖为龙凤大将军,并任前部正印副先锋之职。

  田再镖受宠若惊,挨个儿向众人赔礼道歉,并且,把自己的身世和阻截明兵的原因,也述说了一番。

  朱元璋听罢,点了点头,说道:“人生一世,道路坎坷啊!将军能弃暗投明,足见深明大义,有远见卓识。望你奋勇杀敌,为国立功。”

  “臣下谨记。”

  就这样,大家言归于好。

  因再镖又启奏道:“万岁,盘蛇岭上还有一千多人,请旨定夺。”

  朱元璋朗声说道:“有愿降者,一律欢迎。”

  “遵旨!”

  田再镖随同常茂,回到盘蛇岭,对喽罗述说了来意。众人听了,欢声雷动。霎时间,火烧盘蛇岭,兵合一处,将打一家,喽兵一跃变成了明军。

  朱元璋收下田再镖和盘蛇岭的喽兵,军威大振。当即拨营起寨,向前进发。这一天,就来到了白阳关前。

  军师刘伯温得报,急忙率领文官武将,将朱元璋君臣接进城内。接着,盛排筵宴,为皇上接风。

  席间,朱元璋点手叫过田再镖,向军师和满营众将作了引见,并且,叙谈了收复盘蛇岭的经过。众人见了,无不欢喜。

  军师心眼儿挺多,暗自思忖道,田再镖跟常茂打得那么厉害,会不会结下仇扣?他略一思索,有了主意。于是,开口说道:“有道是惺惺相惜。依我之见,常茂与日将军,都是英雄好汉,应结为金兰之好。”

  常茂一听,乐得小脑袋直扑棱:“军师哎,你可说到我的心里去了。”

  日再镖也乐得直哈哈。

  朱沐英、丁世英一看,急了,厚着脸皮,非要凑一份儿不可。

  朱元璋与刘伯温会心一笑,点头同意。后来,连于皋也算在内,这小哥儿五个,冲北磕头,结成了异姓弟兄。按岁数排列,常茂为大,田再镖是老疙瘩。

  俗话说:“磕头三次入祖坟。”从此,他们更是形影不离,交情越处越厚。

  朱元璋御驾亲征,一是向前敌押粮草,二是到柳河川营救常遇春。诸事料理已毕,便召集众将,商议破敌之策。

  正在这时,突然有人进帐禀报:“启奏陛下和军师,马娘娘、韩驸马和公主驾到!”

  “嗯?”朱元璋一听,顿感意外。心里说,这是前线哪,皇后到此为何?他略一思索,便命军师刘伯温,带队出迎。

  那位说,马娘娘怎么来了呢?朱元璋占领燕京,曾派人给马娘娘报捷,并且,也说明了眼前的激战情形。马娘娘知道:元顺帝越在灭亡之时,越要拼命挣扎。我何不带领驸马,去助万岁一臂之力?因此,不远万里,由南京赶到前敌。

  书接前文。刘伯温带领群臣文武,出营一看,嚄!三千御林兵,分列左右;旗罗伞盖,金碧辉煌。正中央,停着两乘凤辇。

  刘伯温一看便知,前边是昭阳正官马皇后,后边是景阳公主朱碧仙。

  刘伯温再一细瞅:但见凤辇旁边,还立着一匹战骑。这匹马高蹄穗儿,大蹄碗儿,金鞍玉辔,鬃毛发奓,浑身上下火炭一般,亚赛欢龙。马上端坐一人:头戴凤翅金盔,二龙斗宝;搂颏带上,密匝匝扣满金钉;身披金锁连环甲,外罩杏黄衮龙袍,手擎一条金攥虎头枪。往脸上看:浓眉大眼,阔口咧腮。看这副模样,倒也有百步的威风。

  书中代言:此人就是马娘娘的姑爷——东床驸马韩金虎,前文书说过,朱元璋攻打鄱阳湖,大战南汉王陈友谅,不幸误中埋伏,被困在九江口。多亏韩成替死,才使他化险为夷。朱元璋为报答韩成的救命之恩,立时将他的儿子韩金虎招为东床驸马。马娘娘对韩金虎。更是十分宠爱。含着怕化了,顶着伯歪了,比对亲儿子还亲。这样一来,可把韩金虎给娇惯坏了。只见他大大咧咧,坐在马上,旁若无人。看他那样子,那是七个不服,八个不愤,五十六个不在乎啊!

  闲话体提。刘伯温看罢,带领文武百官,跳下战马,“呼啦啦”跪倒在马娘娘的凤辇跟前,口尊:“臣,迎接娘娘干岁,千千岁!”

  马娘娘听了,命宫娥、才女挑起帘拢,探身一看,哟,接驾的人可真不少啊!她心中十分高兴,说道:“军师,各位将军,免礼平身!”

  “谢娘娘千岁!”

  众将官站起身形,又来到公主眼前,二次跪倒,给公主磕头。

  公主朱碧仙十分聪明,隔着纱帘赶紧说话:“军师,各位将军,我可担当不起呀,快快免礼平身。”

  “谢公主!”大家又站起身来。

  马娘娘见众人没向驸马见礼,心里说,嗯,大概他们不认识。于是,急忙来做引见:“军师,各位爱卿,这位是东床驸马韩金虎!”

  “噢!”军师一听,连忙率领众人,来到韩金虎马前,躬身施礼道:“驸马爷在上,臣等有礼了!”

  韩金虎见众人没给他磕头,挑开理了。心里说,哟,难怪说人分三六九等呢!公主是金枝玉叶,我也不例外呀!怎么给她磕头,不给我磕头呢?他心中不快,脸上就露出来了。只见韩金虎把大环眼一眨,把嘴一撇,冷冰冰地说道:“嗯,免礼平身!”

  “谢驸马!”

  常茂一听,觉得不对。他把雌雄眼一瞪,心里说,哟,看那意思,他不高兴呀!哼,你也就是驸马,我不得不哈哈腰。若冲你这模样,非揍你一顿不可!

  那帮小年轻也看出来了,都气了个够戗。朱沐英心里说,我爹沐洪,为救皇上,他也搭上了性命。要讲功劳,我比你大得多。可是,我跟士兵、战将有什么区别?你一个小小的驸马,有什么了不起?朱沐英眼睛一转,忙给常茂拱火儿:“茂,这小子目中无……无人哪!”

  常茂小声说道:“嗯,我看着他也别扭。”

  “没……没事,日后咱好好调理调……调理他。”

  “你放心,让他好受不了!”

  诸位,你说韩金虎倒霉不倒霉?还没进白阳关呢,就有人把他算计上了。

  众人寒暄一番,吹吹打打,将娘娘、公主和驸马接进关城,来见圣驾。

  朱元璋迎上前去,说道:“皇后,一路辛苦了!”

  “多谢陛下动问。哀家闻知战事吃紧,放心不下,特意赶到前敌,为万岁分忧解愁。”

  “哎呀,难为你了。来,快快请坐。”

  接着,公主和韩金虎,双双拜见父皇。

  君臣寒暄一番,坐定身形,朱元璋说道:“皇后,你们历经千山万水,受尽了鞍马劳乏,先去后营歇息去吧!待朕商议军情之后,再去看你。”

  马娘娘最关心前敌战事,因此才从南京赶奔而来。她听万岁说要商议军情,那能轻易离开吗?因此,就问朱元璋:“万岁,什么军情急事?”

  “皇后非知。常遇春被困柳河川,急待救援。为此,极需商讨对敌之策。”

  “噢,救兵如救火啊。我等也来听听,万一能给您出个主意呢!”

  “好”

  此时,就听军师说道:“白阳关以北十里,有座天荡山。元人在那里修筑了无数炮台,把我军挡住。过了天荡山,还有十八道连营。闯过这些连营,才是柳河川。元人在那里设防严密,咱们很难通过呀!依臣之见,须派一员猛将,先闯天荡山炮台,后闯十八道连营,去到柳河川,给开明王报信儿,与他约会时间,里应外合,共破敌兵。万岁,龙意如何?”

  “嗯,有理。”朱元璋略思片刻,说道,“又闯炮台,又闯连营,千难万险呀!但不知何人能胜此任?”

  “这个——我心中也无数。依臣看来,只好在全营将官之中挑选了。”

  正在这时,忽听有人喊了一声:“万岁,军师,臣不才愿往!”

  这声音十分洪亮,众人扭头一看:原来是龙凤大将军田再镖。

  刚才,皇上和军师商议军情,田再镖听得真切。他心里合计,到柳河川报信儿,这可是个冒险的差事。干脆,我报名得了。一来,报答万岁的知遇之恩;二来,也给把兄弟们争一口气。所以,迈虎步来到朱元璋面前,躬身讨令。

  朱元璋一看,十分高兴。心里说,还是朕有眼力,料知他是个栋梁之才。于是,也没跟军师商议,当时就传出口旨:“田爱卿,朕赐你一支令箭,命你赶奔柳河川送信儿。若把此事办成,寡人再加封你的官职。”

  “谢主公。”

  刘伯温听罢,忙抽出令箭,冲田再镖递去。

  田再镖刚要伸手去接,又听有人“嗷”地喊了一嗓子:“等一等!万岁,姓田的不配担任此职!”

  众人闻听,顺声音一看:啊?不由大吃一惊。

  欲知何人喊话,请听下回分解。

上一页  回目录 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