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书369 >> 古典名著 >> 中国古代侠义小说
第五十三回 紫禁城玉环解窘境 午朝门紧急报军情

  胡大海听罢朱元璋苶的话,不由苶呆呆发愣。心里说,哎呀,老四果然变了。若是当初,他说这些浑话,我非扇他俩嘴巴子不可。现在,人家是一国的皇帝,咱这当哥哥的是臣下呀!这八宝金殿是有尺寸的地方,说话可得注意。不然,又会犯大不敬的罪过。想到此处,他压了压怒火,便婉言相劝道:“万岁,听你这么一讲,我都清楚了。这几个孩子,从小娇生惯养,也太不像话了。跑到八宝金殿,胡折腾什么?芦嫔妃有没有罪,得由你发落。他们随便致死人命,这不是目无法纪吗?这个事呀,也难怪四弟你生气。要碰到我的头上,说不定会气死。可是,话又说回来了,不管怎么着,常茂他们是有功之臣。再说,看在老六常遇春的分上,也不能冲他们开刀呀!眼下,两军阵前正在用人之时,若将他们杀死,一来会寒了众人的心,二来,往后的仗也无法打了。四弟,不看僧面看佛面,不看鱼情看水情,你就把他们饶了吧!你要觉着出不了气,那就把他们带进殿来,爱打爱骂,随你的便,多咱你出了气,咱再拉倒。在气头上将他们杀死,后悔可就晚了!”

  “哼哼哼哼!”朱元璋冷笑一声,说道:“老常家功高日月,朕并未亏待他们。封常遇春为开明王,常茂为孝义永安王,哪个不是高官厚禄?都怪朕从前管教不严,姑息迁就,才将他们惯坏。今天,他们敢在金殿上打死娘娘,明天,还不得将寡人打死?这功是功,过是过,不能混为一谈。若犯重罪而不治罪,岂能服众?二哥,休再多费口舌。我意已决,定斩不饶!”

  “什么?”胡大海听罢,瞪起牛眼,就想发火。可是,他立时想起固大英的嘱咐,才将怒火按下。略定心神,又规劝道:“嗳!老四,这么办吧!你先给他们记下这笔账,让他们北赶大元,立功赎罪。将来,再酌情定罪。这颗脑袋呢,就算临时借给他们。四弟,这准可以吧?再说,不看别人,还得看看我呢!咱老弟老兄这么多年,就算二哥我求你了。四弟,你开开恩吧!”

  朱元璋又说道:“二哥,正因为咱老弟老兄,朕才耐心规劝于你。若换个旁人,早把他轰到殿外去了。至于这几个人吗,朕是非杀不可!”

  “呀?”胡大海一听,再想忍耐也忍不住了。他站起身来,大声说道,“四弟,你真不开恩呀?哎呀,难怪人们说,‘龙眼无恩,翻脸无情’呢!老四,你把这些人的功劳扔到一旁,为了一个不值当的芦嫔妃,就如此绝情啊!到头来,连二哥我的话,都当成了耳旁风,真让人寒心。现在,我就问你一句,你饶是不饶?”

  朱元璋一看,心里说,胡大海来脾气了!哼,难道我怕你不成?于是,脸红脖子粗地说道:“二哥,朕已说过,万无更改。”

  胡大海这回可犯脾气了:“好哇,今天我可要跟你叫叫真儿了!你饶,得饶;不饶,也得饶。”

  朱元璋一听,挖苦地说道:“二哥,你若是皇上,朕就听你的;可惜,你不是皇上,说话不能算数。”

  这哥儿俩,你言我语,针锋相对,越顶越烈。满朝文武,一个个面带惊慌,像木桩一般,立在殿下,鸦雀无声。

  正在这时,金殿以外乱成了一团。只听有人喊叫道:“了不得啦,杀人了,造反了!”

  朱元璋与胡大海听了,不由就是一愣。他俩也顾不得再斗口舌了,忙甩脸朝门外望去。

  满朝文武,也无不惊骇。

  这是怎么回事呢?原来,这事都出在固大英、胡强身上。前文书说过,他们俩一个护守法场,一个看着监斩官扎尔芦达,等着胡大海上殿求情。可是,左等不回来,右等没音信。固大英怕干爹吃亏,便派心腹到金殿探听消息。

  片刻,心腹回来说:“二王跟皇上吵起来了。看来,非出事儿不可!”

  固大英一听,心里说,这皇上也太不像话了。哼,饶与不饶,你讲了不算,得由我们爷儿们作主。想到此处,不管三七二十一,命令亲兵,为常茂等人解开了绑绳。

  与此同时,野人熊胡强也伸了手啦。只见他“啪”一巴掌,打掉扎尔芦达的三颗门牙,就把他撵回了金殿。

  常茂他们解掉绑绳,让手下人找来战马、兵刃,小哥儿几个飞身上了坐骑,各操家伙,就杀奔八宝金殿。

  御林军上前阻拦,被常茂抡开大槊,揍死了无数。要不,怎么有人喊叫呢!

  书接前文。朱元璋一听,只吓得颜色更变:“啊呀!二哥,你看见没有?他们可真反了啊!似这样之人,朕岂能饶过?各位爱卿,哪一个愿讨旨问罪?”

  文武百官一看,心里说,哼,你也有着急的时候呀?慢说没能耐,纵然有能耐,咱也不干!他们一个个假装没听见,眼观鼻,鼻对口,口问心,往那儿一站,跟泥塑一般,缄口不语。

  朱元璋见无人讨旨,只急得抓耳挠腮,忙说道。“诸位卿家,你们可知养兵千日、用在一时吗?”

  正在这时,他忽然看见扎尔芦达了,说道:“扎尔芦达,你快前去抵挡一阵。”

  扎尔芦达接旨,心里说,这老胡家、老常家,是大明帝国的栋梁。若将他们诛灭,大明的江山便可得而复失。于是,他点兵三千,提刀上马,高声喊喝道:“来呀,列开旗门!”

  扎尔芦达惯使一口錾铁宝刀,切金断玉,削铁如泥。他带领三千军兵,将常茂一行截住,高声喝喊道:“呔!常茂,你们要造反不成?本钦差奉旨在此等候,尔等哪里走?”

  常茂是久经沙场的大将,还能被他唬住?只见他把雌雄眼一瞪,说道:“好哇!扎尔芦达,若有胆量,过来比试比试!”

  “常茂,休要大言欺人。休走,着刀!”扎尔芦达说罢,抡刀便剁。

  常茂见刀砍来,忙用大槊磕开。紧接着,抡动禹王神槊,快似闪电一般,“啪”!拍到他的护背旗上。扎尔芦达躲闪不及,滚鞍落马,口吐鲜血,昏厥过去。

  常茂拿着禹王神槊,点着扎尔芦达的脑袋,说道:“老家伙,就这点儿能耐,还敢跟茂太爷伸手?干脆,给你个痛快得了!”说罢,“啪”!将他的脑袋砸成了肉饼。

  御林军见主将阵亡,不由四处溃逃。

  常茂四处一踅摸,领着丁世英、朱沐英、于皋、李文忠,齐发战马,紧抖嚼环,直奔金殿而去。

  朱元璋见势不妙,在宫娥、太监的簇拥下,直奔后宫逃去。

  胡大海见状,腆着肚子冷笑道:“嘿嘿,祸起萧墙,自己找的。哼,我早盼着这一招儿呢!”说罢,也走出金殿,找常茂他们去了。

  再看常茂一行。他们闯进金殿,马不停蹄,一直把朱元璋撵到紫禁城内。

  书中交待:这座紫禁城,十分坚固。紫禁城外为外宫,建有三座大殿,是接见群臣、议论政事的地方。紫禁城内是寝宫,皇上和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,俱都住在里边。这座紫禁城墙,足有三丈多高;城门一尺多厚,门上钉满菊花钢钉,十分坚固。

  朱元璋跑进内宫,急忙吩咐道:“掩门,快快掩门!”

  太监急忙把宫门关闭,插上横栓。

  常茂他们追到近前一瞧,见皇上已经进了内宫。常茂心中生气,高声叫嚷道:“哼,跑了和尚跑不了庙。今日你要不讲清楚,咱就没个完。”说罢,策马来到城门跟前,抡开禹王神槊,“当”!“当”!就砸了起来。要不是城门坚固,早让他砸开了。

  朱元璋在里面听了,急得直挂双手:“哎哟,这该如何是好?”他左思右想,突然想出了一个主意,“内侍,快到内宫将老公主请来!”

  “遵旨!”内侍答应一声,急速而去。

  前文书说过,这老公主朱玉环是朱元璋的亲姐姐,也就是十王千岁李文忠的母亲。老公主非常善良,对朱元璋十分疼爱。不管朱元璋走到哪里,她也要跟到哪里。为什么?生怕别人照顾不好兄弟。平时,她也没什么事儿,跟随兄弟,享受着荣华富贵,倒也逍遥自在。

  话休絮烦。内侍臣跑到老公主面前,一五一十地述说了一番。

  朱玉环听罢,只吓得魂不附体。她万没料到,耗子动刀——窝里反哪!老公主暗暗埋怨儿子李文忠,冤家,你怎敢以小反上,打你舅舅呢?她越思越想越有气,在众人搀扶下,急忙乘坐凤辇,来到紫禁城前。

  朱元璋见姐姐来了,急忙把自己的委屈叙述了一番。并说:“李文忠也吃里扒外,跟着那帮人惹是生非。姐姐,你看这该如何是好?”

  老公主一听,忙说:“陛下,休要惊慌。你且闪退一旁,待我教训这伙奴才。”说罢,对内侍大声喊叫,“来呀,开城!”

  朱元璋忙说道:“姐姐,这门可开不得!他们闯进来该怎么办?”

  朱玉环摇摇头说:“不会,这帮人不会如此无理。”

  朱元璋听罢,急忙躲藏起来。

  这时,老公主乘着风辇,来到紫禁城外。

  常茂他们见凤辇抬出城来,立时就料知是老公主朱玉环。常茂众人赶紧甩镫下马,挂好兵刃,跪倒在辇前。

  老公主下了凤辇,颤颤巍巍,用手相搀:“各位将军免礼!”

  “多谢公主!”说罢,站在一旁。

  老公主定了定心神,喝喊道:“文忠!”

  “母亲!”

  “孩儿啊,难道你要造反?难道你要夺你舅舅的江山?”

  李文忠急忙申辩道:“母亲,休听那些不实之词。若是无缘无故,我们这些人能造反吗?此乃事出有因啊!”接着,就把经过述说了一番。

  老公主听罢,暗暗埋怨兄弟的所做所为。不过,不管怎么说,她得向着朱元璋。因此,略停一时,说道:“文忠,那也不能任性胡来呀。纵然你们闯进紫禁城,难道敢把皇上打死不成?茂儿,皇上委屈了你们,你们把怨气咽下就是。我看这样吧,让皇上赔个不是,满天云彩也就尽散了。如果你们不听相劝,我情愿死在你们面前。”

  常茂众人见老夫人如此相劝,不由怒火消了一半儿。他们你瞅瞅我,我看看你,谁也拿不定主意。

  胡大海在后边偷偷一看,见众人折腾得差不多了,心里就说,嗯,给朱元璋个教训,往后不干这种坏事就行了。于是,他腆起草包大肚,分开人群,来到常茂他们面前,大声喝斥道:“行了!别给脸不要脸,得理不让人。快,把家伙收起来,站到一旁。”说罢,又走到朱玉环近前,问道:“皇上认错吗?哎呀,他要不回回脖,恐怕这事还不好办呢!”

  朱玉环说道:“二王放心,我定让他向各位功臣赔礼。”说罢,复乘风辇,进了内宫。朱元璋正在寝宫着急,见姐姐到来,急忙细问情由。

  朱玉环禀明了经过,并且对他陈述其利害,敦促他以国事为重,放下架子,向功臣们赔礼道歉。

  此刻,朱元璋已经冷静下来。他心里合计,唉,都怪我鬼迷心窍,误中了元贼的脂粉之计,以致做出这等糊涂事来。干错,万错,都是我一人之错。我一定要痛改前非,悔过自新。想到此处,传旨击鼓升殿。

  朱元璋出了紫禁城,二次升坐八宝金殿。立即传旨,把常茂众人宣上殿来。他面对众人,热泪盈眶,直言不讳地述说了自己的过错。

  在那封建年代,皇帝陛下是神圣不可侵犯哪!朱元璋能做到这步,那就算难能可贵的了。

  胡大海一看此情此景,心中也很难过。他急忙向常茂众人使眼色,让他们也给皇上回回脖。

  常茂众人心领神会,“呼啦”一声,跪到朱元璋面前,说道:“万岁,我们性情鲁莽,做得太过分了。陛下,您消消气儿吧,我们给您磕头了!”说罢,又磕了一顿响头。

  朱元璋听罢,心中高兴,并且说道:“诸位爱卿,往后朕若有不对之处,你们只管当面直言。”

  “多谢万岁重用。”说罢,站起身来,立到两旁。

  就这样,君臣言归于好。

  正在这个时候,午朝门外又飞跑来一匹快马。但见这匹马,“扑通”一声,跌倒在地,将鞍鞒上的将官,摔到尘埃。

  御林军围上前去一看,但见此人鼻子眼儿出血,面如白纸,呼呼直喘,昏迷不醒。

  御林军急忙禀报给黄门官,让他转奏万岁得知。

  朱元璋听罢,忙派胡大海探知究竟。

  胡大海急忙来到午朝门,定睛一看,原来是前营将官。从他身上一搜,搜出一封紧急公文。胡大海命令随从,将来人抬到朝房营救,自己赶奔金殿,将公文呈递到龙书案上。

  朱元璋捧起公文,急忙拆开观看。不见则已,一看哪,吓得他苶呆呆发愣。

  欲知后事如何,请听下回分解。

上一页  回目录 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