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书369 >> 古典名著 >> 中国古代侠义小说
第四十八回 朱永杰夤夜探恶阵 罗老道意外逢高人

  沙克亮擦干眼泪,对朱元璋君臣说道:“我哥哥的相貌,酷似我家表弟于皋,而元军将士又最忌恨于他。为此,我愿拿着哥哥的脑袋,到金龙搅尾阵内卧底。若能受到他们的重用,便可把阵内的奥妙探听出来。到那时,攻克大阵,岂不易如反掌?”

  朱元璋听了,眼睛一亮,说道:“好,此计甚好。不过,到阵内卧底,事关重大,稍有不慎,便会弄巧成拙。”

  “主公放心。若被元军识破,我情愿死在阵内,也决不透露明营的消息。”

  朱元璋君臣,又认真、仔细地商量了一番。接着,沙克亮提着他哥哥的人头,直奔金龙搅尾阵而去。这且按下不提。

  单表明营众将。他们保着朱元璋,带着于皋,一同回到连营。

  于皋刚刚进帐,便摘盔卸甲,脱了个光膀子,头顶竹杖,自伏其绑,在朱元璋君臣的陪同下,找元帅请罪。他进寝帐一看,只见徐达仰卧床上,面如白纸。有不少医官,守候床前。于皋见此情景,心里一阵难过,“扑通”一声,双膝跪倒在床前,口中叫道:“元帅,你睁眼看看,不才我回来了!”

  徐元帅恍恍惚惚听见耳边有人呼唤,强打精神,睁眼一看,见皇上和各路将军,都围在身边;侧身一瞧,有一人跪在床前。仔细一瞅,原来是于皋。徐元帅见了于皋,心头一冷,不由又紧闭了双目。

  此时,就听于皋边哭边说道:“元帅,干错万错,都错在我的身上,我不该老惦记着从前的旧恨,误会了您老人家,并且,又对您下了毒手。今天,我向您请罪来了,该杀该剐,您随便处置,我于皋决无怨言。”

  再看徐达。他听罢于皋这番言语,难过得涌出了热泪。他恨于皋,那是必然的。你想,要不是于皋使用激将法,他儿子徐继祖能死到阵里?要不是于皋给他一刀,他能落到这步田地?可是,他又见朱元璋和诸位英雄一同陪他前来,就料到是来替于皋求情。倘若自己固执己见,势必有失自己的身份。再说,前敌战事,正在吃紧之时,若再与他计较下去,岂不称了敌人的心愿?徐元帅思前想后,合计再三,最后,点了点头,说道:“于将军,此事不全怪你,本帅也有不当之处。快快起来,回帐歇息去吧!”

  于皋一听,喜出望外,说道:“多谢大帅。今后,纵然赴汤蹈火,也要报答您的赦命之恩。”说罢,又磕了三个响头,而后站立床前。

  这场风波,就这样平息了。

  朱元璋一看此情此景,心中特别高兴。他略思片刻,传下口旨:“于皋行凶,本来罪不容赦。念其元帅开恩,免去死罪。不过活罪不免。现在,将于皋的官职一橹到底,贬为平民。”

  诸位,朱元璋为什么如此处置于皋呢?一来,安慰元帅徐达;二来,沙克亮到阵内卧底,提的那是颗假脑袋呀!于皋若再公开露面,岂不泄露了机密?正好,利用这个机会,让于皋化装成兵卒,在帐内躲藏。如此看来,朱元璋确实是足智多谋啊!

  这场风波平息之后,一来为元帅徐达精心治伤,二来便专心致志地等待着沙克亮的音信。

  光阴似箭。明营全体将士,等啊,等啊,一直等了二十多天,沙达亮还是毫无音信。只急得众将官团团乱转,抓耳挠腮。

  朱元璋也坐不住了。他把军师刘伯温和满营众将召进帐中,议论军情。大家议论道:难道说,沙克亮被人家识破了?不对,若被识破,为什么听不到半点儿风声?若说没被识破,却为何又不回来送信儿呢?大家你言我语,莫衷一是。最后,大家一致认为,应派一武艺高强之人,偷偷进金龙搅尾阵内,探听消息。

  朱元璋觉得有理,与刘伯温商量一番,便将令箭交给小矬子徐方。命他在一天之内,将军情探回。

  徐方得令,不敢怠慢。吃罢晚饭,背好铁棒槌,挎好百宝囊,辞别众人,忙奔大阵。

  徐方走后,明营众将又在那里静等。但是,一天过去了,徐方也没有回来。众人不由又议论道,徐方做事,一向十分精细,若没有特殊原因,决不会耽误时间。看来,准是出事了。哎呀!这可怎么办呢?

  朱元璋紧皱眉头,合计了片刻,突然对朱森朱永杰说道:“御弟,你再辛苦一趟吧!进阵看看,那徐方和沙克亮究竟怎么样了。另外,对于怎样破阵,你也要把情况摸清。”

  “遵旨。”

  朱永杰心里特别高兴。为什么?这是皇上亲自传给自己的口旨,觉着光荣啊!到了晚上,他周身上下更换了夜行衣靠,背插三皇宝剑,便起身告辞。

  且不说朱元璋众人等候音信,单表朱森。他进过大阵,对里边的情况略知一二。只见他往下一哈腰,施展夜行术,一溜小跑,就来到了南阵门跟前。

  朱森略定心神,四外一看,左右无人。他还和前次一样,伸出手来,一点兽面,碰动消息儿,“咯嘣”!阵门开放。紧接着,朱森“哧溜”一声,跃进阵门,伏卧在地。他借月光仔细察看,见洞内不但空无一人,而且,一无鸡鸣,二无犬吠,黑咕隆咚,伸手不见五指。朱森稳了稳心神,一个鲤鱼打挺,站起身来,飞步跑进大阵。

  朱森一连进了八道阵门,一直来到了中央戊己土。

  那位说:为什么朱森这么顺利呢?这与人多人少有关。如果朱元璋带着千军万马,摇旗呐喊,前来打阵,那总会被元兵发觉。如今是一个人进阵,那可方便多了。尤其朱森,他身轻如燕,有绝妙的轻功,当然不会被人发现。

  朱森来到中央戊己土,但见这座中央将台,高有三丈,上面修着五色栏杆。将台中央,是一座雄伟的帅府,两旁设有木梯,可通上下。

  朱森看罢,一眨巴眼睛,心里说,嗯,这上边肯定有消息儿、埋伏。听我师父说过,这座阵里,到处都设有翻板、转板、连环板,脏坑、净坑、梅花坑,还有什么冲天刀,立天弩……若一步走错,就会粉身碎骨。啊呀,我可该怎么上去呢?他定睛一看,见将台旁边有一根旗杆,足有十几丈高,上面挂着一盏灯笼。再一细瞧,哟!假于皋的人头,正挂在那里。

  看到这里,朱森心里说,噢,看来沙克亮准保没事了。要不,这颗人头能在这里吗?可是那沙克亮在什么地方呢?

  朱森略思片刻,疾步来到旗杆底下,仔细查看,见没有什么可疑之处,便施展猴爬杆的本领,“噌噌噌噌”一直爬到杆顶。他略定心神,居高临下,观看片刻,将身一飘,“嗖”!跳到台上,“噌”!拧身飞上帅府的房顶。

  朱森轻踏瓦垄,往下观看,见院外有巡逻的军兵,两个一对,来回游动。耳中更梆阵响,令人可怖。

  他呆了有半盏茶的工夫,忽听见有人喊:“大帅巡阵了!”

  朱森一征,急忙往外边观瞧,但见对对红灯开道,前边走来一哨军兵,足有一百多名。正中央有两个人,上首这位,身穿便装,腰佩宝剑。朱森一眼就看出来了,正是四宝大将脱金龙;下首那位,头戴软包巾,身披团龙袍,腰束金带,也挎口宝剑。朱森见了此人,不由眼睛一亮。怎么?原来正是到阵内卧底的沙克亮。

  朱森一阵的高兴,心里说,他怎么穿上了这套衣裳?嗯,别问,他准是骗得了元将的信任。

  书中代言:沙克亮年轻有为,有勇有谋,胸怀锦绣,道道很多。他提着假于皋的脑袋,进阵请降。凭着两排伶俐齿,三寸不烂舌,把元军哄了个团团乱转。大王胡尔卡金见了于皋的人头,也未细看,当即就封了他个副阵主,让他协助脱金龙守阵。啊呀,这真是天遂人愿哪!

  书接前言。朱森定睛看着,就见脱金龙和沙克亮迈步走上帅台。亲兵打开大门,请他二人进了帅府。紧接着,大厅里掌上了明灯,亲兵退出厅外。

  朱森略停片刻,脚踏阴阳瓦,使了个珍珠倒卷帘的招数,点破窗棂纸,往厅内一瞧,但见这屋内十分宽绰,正中央设有桌案,两边摆着椅子,靠墙立着不少铁柜。再一细瞧,柜上还有标签,什么天字一号,地字二号,人字三号,才字四号……一个一个往下排列着,约有二十几个,上边都上着象鼻子大锁。脱金龙居中而坐,沙克亮在一旁相陪,正在谈论什么。看那样子,一定是重要军情。

  朱森看罢,心说,要知心中事,但听背后言。待我听一听他们讲些什么,以便见机行。

  此时,就听沙克亮对脱金龙说道:“大帅,看来今晚又平安无事了。”

  脱金龙摇摇头说:“不!两国交兵,瞬息万变。别看这阵儿鸦雀无声,说不定一会儿就有人打阵。你我肩负重任,切不可麻痹大意。”

  “是,卑职谨记。”

  脱金龙又说道:“沙将军,你初来乍到,对阵里的奥妙,要尽快精通。倘若打起仗来,本帅就要领兵带队,包打前敌。那时,这大阵就全交给你了。”

  “元帅之言极是。不过,我初进大阵,两眼一抹黑,对阵里的布局,一窍不通。若轻举妄动,只怕把事情弄砸。”

  “嗳!这些日子,我已领你观看了东、西、南、北各个阵门。另外,也看了消息儿、埋伏。只要胆大心细,准保万无一失。”

  “大帅,话虽如此讲,可是,这阵里奥妙变化莫测。如今我脑袋里杂乱无章,心中无数啊!”

  “别急。今天晚上,我再将阵内机关讲给你听。”

  沙克亮乐了,忙说:“多谢大帅指点。”

  脱金龙从腰中取出钥匙,一挥右手,将沙克亮领到天字一号那个铁柜近前,“咯蹦”!打掉大锁,拉开铁门,从里边取出不少东西。接着,又放到桌上。

  朱森屏气凝神,定睛观瞧,见脱金龙把黄绫包裹展开,露出了一张用丝绸画就的阵图。看到此处,不由心中高兴起来。

  此时,就见脱金龙将阵图铺到桌案以上,面对沙克亮,指指点点,讲述起来:“副阵主,这便是金龙搅尾阵的全图。想当初,我爹脱脱大师,曾用了四十八年的心血,才把它搞成。前不久,明营破了咱的铁甲连环马。可是,咱还有其他绝招儿。尤其这个水阵,那真是空前绝后啊!你看,水源就在这儿。这是消息儿,这是埋伏……”

  朱森光能听到说话,却看不清地图,十分着急。心里说,沙克亮已取得了信任,这是好事一件;但是,他怎么才能把阵图弄到手呢?再说,徐方的下落,也得探明呀!这该怎么办呢?

  正在朱森发急的时候,突然有人大喊:“着火了!了不得啦!着火了!”

  朱森抬头一看,只见那窗户以上“呼呼”地直蹿火苗,把大厅内外照得透亮。

  四宝将脱金龙见了,不由就是一愣。心里说,怪呀,这窗户怎么着了?于是,不由自主地朝窗外望起来。

  就在这时,不知是谁,对着脱金龙的面门,“啪”就甩去一镖。

  脱金龙真不愧是有名的上将,眼观六路,耳听八方啊!他见飞镖打来,赶紧使了个大哈腰,“噗”!往下一伙身,躲到了桌子底下。只见那飞镖“啪”地一声,钉到了墙上。

  沙克亮一见,倒吸了一口凉气,心里说,这是谁呀?莫非是明营派人破阵来了?糟糕,我还没把阵图拿到手,你们着什么急呀!哎呀,这不是故意捅马蜂窝吗?

  就在这一刹那,“噗”!大厅里灯光被熄灭。紧接着,见一道黑影儿,轻似狸猫,快若猿猴,蹿到桌上,“噌”!就把阵图给拿走了。

  这一手,沙克亮没看清楚,朱森可看了个明明白白。他心中合计,这是谁呀?好快的身法!疾如闪电一般,就把阵图拿走了。这要是我们的人还好办,若是外人,可就麻烦了。想到此处,眼珠一转,一个虎抱头,跃到地面,撒开双腿就追。

  这道黑影儿可够快的,三晃两晃就出了金龙搅尾阵。朱森不舍,在后边紧紧追赶,并且,不住声地喊叫:“站住!你给我站住!”

  此时,前边闪出一片树林。那道黑影儿跑到树林近前,“哧溜”就钻进去了。朱森身轻脚快,也追了进去。他在树林之中,左追右赶,突然发现,那个人已蹲在一棵大树底下。朱森垫步拧身,“噌”一个箭步冲了过去,伸手抓住他的衣领,厉声喝斥道:“你是何人,谁派你进阵,快把阵图给我!”

  朱森这一抓不要紧,就听那被抓之人,细声细气地叫嚷道:“哎哟!轻点,快把我掐死了!”

  朱森听罢,仔细一看,原来正是小矬子徐方。哎哟,这可把他弄愣了,忙问:“徐将军,是你?”

  “是我。不是我是谁?”

  “这么说,刚才盗阵图的是你?”

  徐方一听,愣了,忙扑棱着脑袋说道:“胡说,我有那个能耐吗?”

  朱森一惊,忙问:“什么,不是你?那你怎么跑到这里蹲着来了?”

  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  这下可把朱森弄糊涂了,急忙仔细盘问。

  徐方说道:“皇上命我探阵,我刚到了第二道阵门,就掉进陷坑,被人家生擒活捉。并且,脸上被蒙了块黑布,押进牢内。那时,我以为非死不可了。谁知刚押了一天的光景,突然牢门一响,有人前来救我。因为天黑我也没看清他的五官。这个人把我送出大阵,让我蹲到树下,不要言语。呆一会儿,他就来接我。咳咳,我还认为那个人就是你呢,闹了半天,你也不清楚!”

  朱森一拍大腿,说道:“可不!”

  “哎呀,这就怪了,这个人是谁呢?”

  两个人面面相觑,急出了一身冷汗,为什么?那阵图被人盗跑了呀!

  正在这个时候,忽听树林之中,传来脚步声响。紧接着,走到他二人近前,高声说道:“朱森,你愣着干什么呢?”

  朱森一听,声音非常熟悉。定睛一看:原来是自己的老恩师景玄真人罗老道。再一细瞅:只见罗道爷也穿了一身夜行衣靠,身后背着拂尘。

  朱森看罢,喜出望外,急忙跑到师父面前,叩头施礼:“恩师在上,徒儿有礼了!”

  老道将朱森搀起,用手点着他的脑袋,说道:“孩儿啊,自你下了普陀山,为师就放心不下。为此,一直在暗中跟随于你。这次,皇上派你探阵,本应谨慎行事,怎能如此轻敌?若不是为师暗中保护,事先把阵图搞到手中,恐怕你出不了金龙搅尾阵。”

  朱森听罢大喜,心里说,天地君亲师,师徒如父子啊!万万没有想到,原来师父在暗地保护自己。想到此处,心中顿感欣慰。并且,又问道:“师父,这么说,阵图在你手里?”

  “可不是嘛!我略施小计,放了把火,扔了只镖,就把阵图拿到手了。”

  罗老道说着话,伸手往背后一摸,去取金龙搅尾阵的阵图。他不摸便罢,这一摸呀,当时就傻了。为什么?那阵图是踪迹不见。

  这一惊非同小可,那么高身份的景玄真人罗道爷,霎时间,汗珠子比黄豆粒还大,滴滴嗒嗒就淌下来了。心里说,这就怪了,我把它就背在了身后,怎么现在没了?莫非掉到地上了?不能,阵图落地也该有声呀!罗老道可急坏了,不由得团团乱转。

  这徐方嘴有多损!他见罗老道急成了那个样子,眼珠一转,取笑地说道:“我说罗道爷,你那么大的年纪,那么高的身份,那可真是德高望重啊!刚才还把徒弟训了个紫茄子色,我还以为你有多大的能耐呢!闹了半天,你比你徒弟也强不了多少。真叫我可发一笑,嘻嘻嘻嘻!”

  徐方这一笑,比夜猫子叫唤还难听。

  罗道爷一听,脸上实在挂不住了,他冲着树林,高颂道号:“无量天尊!是哪位朋友,跟贫道开如此玩笑?若是朋友,就请你快快露面;若是冤家,你也通个姓名。我八十来岁的人了,可别叫我嘴里说出难听的话来。哎,谁拿了我的阵图?”

  罗道爷话音一落,就听树林之中有人答道:“罗老道!休吐狂言,老朽在此!”

  欲知何人答话,请听下回分解。

上一页  回目录 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