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书369 >> 古典名著 >> 中国古代侠义小说
第三十七回 开明王应战赴疆场 无敌将增援奔前敌

  孟九公离开聚宝山,给开明王常遇春送信儿。他一边走,一边心中合计,唉,我已在众人面前夸下海口。如今,非但粮台未得,反倒人被押在山中。这……我还有何脸面去见众人?但是,不管他怎么难过,还得实话实说呀!因此,他硬着头皮,回到台坪府,面见常遇春,如实把经过述说了一遍。

  常遇春听罢,心中也很着急。但是,他怕把亲家急坏,所以,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神态,说道:“休要着慌。左登不是让我前去吗?那好,待我立刻动身。到了那里,将孩子们要回更好,若要不出,我便以武力相拼。”

  孟九公听罢,忙连声说道:“对!揍他,狠狠地揍他!”

  次日平明,常遇春将营中诸事安排已毕,由孟九公带路,点兵五千,奔赴聚宝山。过了两个时辰,大军来到山下。常遇春传下军令,原地扎营。休息一时,命孟九公上前骂阵,自己在后边领兵亮队。

  时间不长,就听聚宝山中,“咚咚咚”炮号连天。接着,一支元兵冲下山来。他们来到疆场,捩为左右,左登手使渗金蒺藜棒,来到了两军阵前。

  孟九公冲上前去,用马鞭一指,厉声断喝道:“左登!我把兵搬来了。现在,你还有何话讲!”

  左登在马上抱拳施礼道:“恩师,您既然已将兵搬来,那也就再无别事。请您闪退一旁,看我怎么把常遇春生擒!”

  “什么?”孟九公把嘴一咧,心里暗想,啊呀呀,你也不怕风大扇了舌头。就凭你那两下子,能把常遇春拿住?哼,鬼也不信。想到这儿,拨转马头,来到常遇春马前,用手一指:“王爷,那就是小冤家左登。”

  “闪退一旁。”常遇春大喝一声,晃动掌中的大铁枪,催开坐骑,来到了左登马前。

  左登定睛一瞧:见来人平顶身高足有一丈挂零。面似镔铁,虎背熊腰,两道抹子眉,一对大环眼,宽鼻子,方海口,胸前飘撒一部花白须髯。头顶天王盔,身贯太岁铠,胯下乌骓马,掌端丈八蛇矛枪。那真是威风凛凛,犹如钢打铁铸的天神一般。

  左登看罢,暗中喝彩,好,真乃名不虚传。今日交锋,我得倍加提防。左登心里这么想,嘴里可没这么说。只见他抖擞精神,“锵啷啷”一晃渗金蒺藜棒,高声暴叫道:“对面可是常遇春吗?”

  “不错,正是本王。你可是左登?”

  “是我。常六爷,你的名声太大,把在下的耳朵都快磨出茧子来了。常言说,‘见能人,不可交臂而失之。’错过良机.则是干古遗恨。在下不才,学了些粗拳笨脚。今日,愿在六爷台前领教。你若将我打败,我便把聚宝山的粮草全部奉献。同时,所抓之人也完壁归赵;如若打我不赢,哈哈哈哈,那后果你可想而知。”

  常遇春一听,心里说,哟,这小子,话虽软,可透着骄傲、带着讥刺呀!哼,这真是“小马炸群嫌路窄,大鹏展翅恨天低”。不给你点儿厉害,也不知马王爷几只眼睛。合计到此处,常遇春的猛劲儿就攻上来了。他陡然一晃铁枪,高声喝喊:“左登,废话少讲。休走,看枪!”说罢,“唰”!他把大枪一晃,奔左登刺来。

  左登定睛一看,呀,这条枪有碗口粗细。慢说打仗,能端起来就不含糊。嗯,今天我倒要亲自一试。左登打定主意,先把一对渗金蒺藜棒合到了一处。等常遇春的大抢刺来,他往旁边一闪身形,抖丹田攒足力气,使了个秋风扫败叶,“喀嚓”往外一推,这对蒺藜棒正好扫到了枪头上。霎时间,就听“锵啷啷”一声巨响,把常遇春的蛇矛枪崩出有五尺多远。

  这一下,也把左登震坏了。只觉得虎口发酸,两臂发麻。不由栽了两栽,晃了两晃,差点儿滚鞍落马。心里说,嚄,好大的劲头!这也就是我左登,若换旁人,非丧命不可。

  再说常遇春。他万没想到,左登能有这么大的力气。等把大枪崩出,他也是虎口发麻、胸膛发热呀!勉强带住战马,心里头好不是滋味。唉!“好汉休提当年之勇”,这话一点儿也不假呀!可是,在两军阵前,不容他多思多想。常遇春又抖擞精神,二次与左登战到一处。

  这一老一少打仗,那真是棋逢对手,将遇良才。

  常遇春把丈八蛇矛枪抢开,上下翻飞,鬼泣神惊,但只见:

  蛇矛大枪传世间,

  英雄以此会凶顽。

  镔铁打成枪一杆,

  八卦炉内炼周全。

  前有八路蛇吐芯,

  后有八路蟒身翻,

  左有八路龙探爪,

  右有八路虎登山,

  上有八路鹤展翅,

  下有八路猴钻天。

  共有一百单八路,

  敌将碰上逃命难。

  那左登也不含糊,把一双渗金蒺藜棒抡开,令人胆战心寒。但只见:

  蒺藜棒,手中拿,

  左右分,上下砸。

  先用三棒打五鬼,

  后用三棒定天涯。

  棒分三路人难走,

  棒打九招乱梅花。

  左登枪开蒺藜棒,

  拍打崩砸胜对家。

  二人大战五十余合,也未分出胜负输赢、不过,左登的鼻洼鬓角见了汗水,常遇春脸上也有些发潮。

  这阵儿,常遇春手里打着,心里纳闷儿:怪哉!听说孟九公的能耐,并不出奇;怎么他徒弟有这么大的本领?

  其实,这也难怪常遇春纳闷儿,这里自有一番原因——

  左登是孟九公的徒弟不假,但是,他的能耐并不是跟孟九公一人学的。孟九公公务繁忙,经常转战南北,很少得空亲自传授。他怕耽搁了徒儿,便请来长臂飘然叟左梦雄,教左登练武。

  提起左梦雄,那可是赫赫有名的人物。什么长拳短打,马上步下,软硬功夫,无一不精。跟着这样的师父学能耐,他还能没真本领?他曾学过马前一掌金(金砂掌),马后一掌银(银砂掌),大口天罡气(硬气功),小口天罡气(软气功),连环腿贯裆,铁尺拍肋,悠锤贯顶。再加上天资聪敏,体格健壮,所以,软硬的功夫,他是无所不会。

  常遇春见左登杀法骁勇,不觉心中发虚。暗暗想道,哎呀,若打了败仗,我有何脸面,去见营中的父老?常遇春越急越冒汗,越冒汗越打不赢。只见他招招架架,累了个手忙脚乱。

  就在这个时候,突然从东北方向,传来了銮铃声响。眨眼之间,一匹战马暴土扬尘,飞一般冲到两军阵前。紧接着,就见鞍鞒上的将官,晃动禹王神槊,高声喝喊:“老爹爹,休要担惊,莫要害怕,儿我来也!”

  这一嗓子,常遇春听得十分真切。他虚晃一枪,拨马退归本队,抬头一看,见常茂已站在自己面前。再往后瞧,还有不少顶盔贯甲的将军和一哨人马。他见援兵到来,心中顿感快意。

  左登见了,也急忙撤到阵脚,观察动静。

  那位说,常茂他们是从哪儿来的呢?前文书说过:自从常胜攻打台坪,他心中就十分挂记。后来,爹爹前去增援,也音空信杳。常茂坐立不安,便到军师刘伯温和元帅徐达面前,苦苦哀告,请求军令。军师和大帅见眼前并无战事,这才点头应允。于是,他带着朱沐英、丁世英、固大英、胡强,点齐骑兵三干,离开兴隆山,赶奔台坪府。

  他们走到离台坪府不远的地方,得到蓝旗官报禀,说开明王已兵发聚宝山。常茂心急如焚,便调转马头,急奔而来。这就是“来早了不如来巧了”,正碰上爹爹与左登阵前交锋。

  常茂来到常遇春面前,带住战马,忙问道:“爹,受伤没有?”

  “不曾。”

  “啊呀,谢天谢地。我说爹呀,这是从哪儿来的个小兔崽子,能在您老人家面前扑棱半天?爹,您在此歇息歇息,待我教训教训这个狂徒!”

  这个常茂,一沾打仗,比吃蜜还甜。没等常遇春传令,就调转马头,直奔前敌。他勒住战马,冲着左登,把手中的禹王神槊晃了几晃,高声叫道:“哎——我说那小子,你快出来!”

  左登不认识常茂,问左右亲兵:“这是谁呀?”

  有的军兵见过常茂,便说道:“将军,他是常遇春的二儿子,名叫常茂,自称茂太爷。”

  “什么,就是他?”左登听罢,不由倒吸一口凉气。为什么?他曾多次听说:常茂可是个了不起的人物,威震大江南北、黄河两岸哪!今日交锋,必须多加小心。想到这里,掌端双棒,催马到在两军阵前。

  左登没上阵时,加了一百个小心。可上阵一看哪,差点儿把他笑出声来。为什么?只见常茂盔斜甲歪,带浪袍松,哪有点大将的风度?看到此处,悬着的心就落到了肚内。他用渗金蒺藜棒一指,喝喊道:“呔!来者可是常茂?”

  “哎,正是你家茂太爷。我说你叫什么名字?”

  “左登是也!”

  “我来问你,刚才跟你伸手的那位,你知道他是何人?”

  “常遇春。”

  “对,那是咱爹。”

  “胡说。你爹!”

  “对,我爹。你想要啊,我还不给呢!左登,你能吃几碗干饭,自己还不清楚?就凭你这模样,还敢跟常家父子伸手?不是茂太爷吹牛,在我的马前,你若能走过十个回合,我就拜你为师。”

  常茂这几句话可说坏了。怎么?把弓拉得太满了,叫人家抓住了话把。左登抓住机会,说道:“好!常茂,咱们君子一言——”

  “快马一鞭。”

  “如白染皂——”

  “板上钉钉。”

  “好。常茂,我若过了十个回合,你该当如何?”

  “下马磕头,管你叫祖宗。”

  “那好。来,伸手吧!”

  “等一等。”常茂又说道,“左登,若过不去十个回合,败在茂太爷手下,你当如何对待?”

  “这个——”左登略一思索,说道,“跟你一样,我拜你为师。”

  “不行,你得再添点儿秤。”

  “还得添点儿秤?”左登又一合计,说道,“好,刚才跟你爹已经说过,我若败在你的手下,把粮台全部交出。抓的俘虏,也完壁归赵。非但如此,我还要倒戈投降,归顺你明营。你看如何?”

  “哎,这还差不多。我说,那你就投降吧!”

  “啊?!你还没赢,我就投降?光凭着吹牛不行,你得拿出真实的本领。”

  “你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啊!来,动手!”

  “好!”

  左登答应一声,拨转马头,先退出百步以外。接着,双脚一磕飞虎韂,小肚子一碰铁过梁,抡动渗金蒺藜棒,人力马力棒力,三力合一,直奔常茂砸来。

  常茂见了,忙把战马拨到一旁,喊道:“等一等——”

  左登见他喊话,浑身憋足的这股劲儿,当时就泄了。问道:“常茂,你还有何话讲?”

  常茂没话找话,嬉皮笑脸地说道:“木不钻不透,沙锅子不打不漏。我话还没说清楚,你着急伸手干什么?”

  “有话快讲。”

  “哎,你可听清了,你若过了十个回合,那算茂太爷没能耐,我就拜你为师;你若过不了十个回合,就得拜我为师。哎,是这么回事吧?”

  “莫来啰嗦。有道是‘话说一遍,车走一转’,你还重说它为何?”

  “不!我这个人办事,得有把握。好了,重来!”

  左登心想,这不是白费劲吗?他二次攒足力量,飞马直奔常茂。

  常茂见渗金蒺藜棒砸来,又大声喊话:“等一等——”

  这一回,可把左登气坏了。他收起双棒,怒声喝斥道:“常茂,你这是成心捣蛋啊!”

  “什么捣蛋?茂太爷久经大敌,难道怕你不成?大江大浪渡过多少,何惧你这小小的沟渠?方才咱讲,以十个回合赌斗输赢。我又一合计,这十个回合太多,数着数着就忘了。我看呀,咱来它个三下儿定胜负。”

  “啊?!三下儿?”

  “嗯,三个回合。在三招儿之内,我要把你打败,就收你为徒;我若败在你手,你就收我为徒。你看怎样?”

  “好!”左登心里说:就凭我这么大能耐,在你面前还过不去三招儿?于是,晃动渗金蒺藜棒,三次冲常茂砸来。

  说书人交待:常茂这样戏耍左登,自有他的用意。他见左登棒大力沉,便想泄泄他的力气。当他第三次砸来,明眼人看得清楚,那个分量就大大不如前两回了。也是左登一时糊涂,才中了常茂的计谋。

  常茂见左登重新发招儿,心中暗喜,好,你中了我的烟泡儿鬼吹灯啦。只见他双脚一点镫,小肚子一碰铁过梁,往上一提丹田气,手晃禹王神槊,早也不伸手、晚也不伸手,单等渗金蒺藜棒离脑门儿只有半尺远的时候,常茂出其不意,使了个海底捞月的招数。这一架,正碰到双棒上,“啪”地一声,左登双捧撒手,“嗖”!飞出有五十步远。这一下可真厉害,把左登的两个虎口全震裂了,在马上不由乱栽乱晃。

  这时,正好二马错镫。常茂见机会到了,赶紧把大槊交到单手,左腿出镫,照着左登的后背,“腾”就揣去一脚。左登坐不稳身形,“扑通”摔于马下。

  常茂一看,急忙拨转马头,来到左登面前,高举禹王神槊,大声喝喊道:“好小子,我砸死你得了!”

  欲知左登性命如何,请听下回分解。

上一页  回目录 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