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书369 >> 古典名著 >> 中国古代侠义小说
第二十八回 脱金龙败兵回连营 朱元璋率将赴盛会

  岳轮大战脱金龙,战罢多时,未分输赢。后来,脱金龙见岳轮体力不支,眼睛一亮,暗自庆幸,好,该我露脸!他双臂攒力,一刀快似一刀,一刀紧似一刀,加紧了招数。

  岳轮难以招架,又勉强打了十几个回合,虚晃一枪,拨马就败。

  脱金龙一看,心想,我不能放你逃走。若将你留下,迟早也是个麻烦。于是,拍马舞刀,紧追不舍。

  这就看得出,脱金龙的韬略不如岳轮。为什么?其实,那岳轮并非真败。他心中暗想,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。今天,我得把绝招拿出来,铤而走险,败中取胜。

  那位说,岳轮的绝招是什么呢?叫卧马回身枪。这招儿怎么使唤呢?首先,战马得卧倒。然后,做大将的一条腿蹬镫,一条腿点地,双手端枪往回刺。这得人靠着马,马协助人。有一样配合不当,那就有性命之危。这匹马不是岳轮自己的坐骑,能不能听他使唤,心中没底。不过,既然逼到这步田地,只可豁命一试。所以,他人往前边败,眼往后边盯,时刻准备发招儿。

  这时,就见四宝将这匹马,风驰电掣一般,“嗒嗒嗒嗒”冲到了自己背后。

  做大将的,眼观六路,耳听八方。岳轮竖起耳朵,估摸着敌将的距离,心中有了底数。

  这阵儿,就见脱金龙把九凤朝阳刀一举,高声喝喊道:“岳轮,着刀!”话音一落,“唰”!斜肩带背;奔岳轮砍来。

  与此同时,岳轮左手提枪,右手抓住铁过梁,先往上提,后往下摁。这匹战马是宝马良驹,很通人性。再说,张兴祖也经常使用这种招数。所以,他一提一摁,战马就明白了主人的意思。只见它两条前腿“扑通”一声,就跪在地上。紧接着,岳轮左脚出镫,身子一转,“噌”!站到地下,正好跟脱金龙来了个脸对脸。他先将大刀躲开,又急忙挥枪,照脱金龙就刺。

  四宝将哪见过这样的招数?他见驼龙枪奔前心扎来,吓得倒吸口冷气。啊呀,本帅上当了!他使出平生的力气,忙向右边闪身。仗着他年轻,腰腿灵活,躲得比较快当,这一枪就没扎进胸膛,只扎到了左肋扇上。那也不轻呀,霎时间,鲜血染红他的铠甲。

  脱金龙疼痛难忍,捂着伤口,往下就败。等回到阵脚,撒手扔刀,摔于马下,昏迷过去。

  胡尔卡金见四宝将身负重伤,忙让军医官用软床抬走抢救。

  朱元璋一看,连声喝彩:“好三枪,三枪好!”他把御鞭往前一指传下口旨,“众将官,冲啊——”

  霎时间,马队在前,步兵在后,呈扇子面形,像潮水一般,铺天盖地向元兵涌去。元人招架不住,惨败而归。

  朱元璋旗开得胜,打了个漂亮仗。现在,他不顾别的,先催马到在了岳轮面前。

  这阵儿,岳轮已力竭精疲。他拿大枪当拐棍,哈着腰,拄着枪,大口大口喘粗气。等朱元璋走来,他才强打精神,给皇上施礼。

  朱元璋满脸生辉,乐呵呵地说道:“岳爱卿,岳王兄,你算给咱大明帝国争光露脸了。朕决不亏待你,加封你为孝义永安王。”

  好吗,又封了个王子。这要饭花子,一步登天了。

  朱元璋以为,封这样的高官,说不定岳轮该有多么高兴呢!谁料金眼刁岳轮听罢,却面沉似水,根本没理这个茬儿。只见他一转身形,走到张兴祖面前,将宝枪、丝缰递去,说道:“兄弟,完璧归赵。来,把那匹黄骠马给我。”

  张兴祖把马递过,问道:“哥哥,主公加封你为王爷,为何不叩谢皇恩?”

  金眼刁开怀大笑道:“哈哈哈哈!贤弟,我岳某人命浅福薄,只可乞讨,不能为官。咱弟兄就此分手,后会有期。”话音一落,飞身跨上黄骠马,扬长而去。

  岳轮一走,朱元璋心中好生不是滋味。他不住地埋怨自己。唉,朕不该以衣貌取人哪!常言说,“千军易得,一将难求”。这么一员大将,失之交臂,令人惋惜。他抬头一看,岳轮已经跑没影儿了。朱元璋略一思忖,忙将张兴祖唤到近前:“张爱卿,朕万不该冷淡了岳爱卿。现在,追悔莫及。你们是磕头把兄弟,亲同骨肉。你奉旨追赶岳轮,就说朕已知错,无论如何也将他请回军营。”

  “臣遵旨!”

  宝枪大将张兴祖,带了四名亲兵,去追赶岳轮。追了约有半个时辰,才将他追住。

  张兴祖说道:“哥哥,主公已经知错,请你不要计较,快跟我回营!”

  “哼,朱元璋以衣貌取人,乃小人所为也!他虽是一朝皇上,我却瞧他不起。兄弟休费口舌,我意已决,概不从命。”话音一落,又催马而去。到在后来,燕王朱棣扫北之时,岳轮还要出世。这是后话,暂且不表。

  张兴祖无奈,只好带着亲兵,回营交旨。朱元璋听罢,顿足捶胸,后悔不迭。元兵败阵,朱元璋也撤兵回营。这是自到黄河岸取得的第一个大胜利。因此,他传令三军,热烈祝贺。

  次日,朱元璋又传令亮队,意欲乘胜歼敌。谁料,元营免战牌高悬,龟缩不动。又过了数日,仍未交锋。

  这一天,朱元璋召集文武群臣,又共议军机。

  众人议论纷纷。难道说,元军一仗失利,就被打怕了?他们元气未伤,为何不出兵交锋?……

  正在这时,忽有蓝旗官跑来,磕头禀报:“主公,元营派来使臣,自称老驸马,叫左都玉,要求见陛下。”

  朱元璋一愣,问道:“现在何处?”

  “营门外候旨。”

  “命他进来。”

  “遵旨!”蓝旗官答应一声,转身出帐。

  时间不长,左都王迈着大步,走进金顶黄罗宝帐。来在龙书案前,放下马蹄袖,躬身施礼已毕,口尊:“外臣左都玉,参见大明帝国皇上陛下,万岁,万万岁!”

  朱元璋闪龙目定睛观瞧,见此人年过七旬,长得五大三粗,满脸横肉,劳里奓撒的胡须,头戴牛皮大帽子,斜插两根雉鸡翎,身穿五团龙的黄马褂,高挽马蹄袖,腰系皮带,掖着荷包、火镰、火石.还带着风磨铜的烟袋;左肋下,悬挂着玉石把镶宝石的弯刀。别看上了年岁,可他说起话来,声音洪亮;两只眼睛,灼灼发光。

  朱元璋看罢,心想,古往今来,两国相争,不斩来使。人家既然拜倒在膝下,就应以礼相待。于是,他微微欠身,说道:“免礼,一旁落座!”

  “谢陛下。”左都玉又深施一礼,在一旁昂然而坐。

  此刻,有侍臣献过香茗。

  众将不知来者何意,也不便枉言。整个大帐以内,一片寂静。

  时过片刻,朱元璋这才问道:“请问阁下,今日见朕,有何贵子?”

  左都玉见问,说道:“外臣奉我家大王、二王差遣,前来为陛下下书。”

  “信在何处?”

  “在我怀中。”左都玉冲怀里一伸手,取出书信。内侍臣接书在手,恭恭敬敬转呈到龙书案上。

  朱元璋启开封套,拽出信笺,展开观瞧。那信的大意是:我胡尔卡金、胡尔卡银,率雄兵五十万,战将几百员,来到黄河岸,与大明帝国开兵见仗。交锋以来,双方俱有伤亡。尤其黄河一带的黎民,离乡背井,惨遭涂炭。为此,我军有意歇兵罢战。特约请皇帝陛下,赶奔兴隆山,赴南北双王兴隆会,以商定和约。日期定于九月初三,万望届时莅临。

  朱元璋一连看了三遍,顺手交给元帅徐达。徐达看后,又递给刘伯温。

  徐元帅和刘军师想的一样,心里说,哼,自古以来,如此盛会,不无阴谋。咱别追溯那前朝的历史,就拿咱们皇上来讲,想当年,赴乱石山十王兴隆会,也身遭大难,险些殒命而亡。今天,又来个什么南北双王兴隆会。万变不离其宗,绝不能入他圈套。但是,当着左都玉的面,又无法启唇。不过,他们心里还合计,有前车之鉴,万岁绝不会上当受骗。

  俗话说:“旁观者清,当事者迷。”谁料那朱元璋却另有想法。他以为,其一,如今我军攻必克,战必胜,士气正盛。元军处于威慑之下,妥协求和,事在必然;其二,我若不去赴会,元军定笑我胆小如鼠,无帝王之胆略;其三,倘若元军心怀叵测,我有兵有将,能打能杀,怕他何来?想到此处,也未与军师、元帅相商,便冲左都玉发话:“难得你们大王、二王的一片盛情。朕修书不及,转告你家王爷,就说朕如期赴会。”

  “外臣谨记在心。”

  朱元璋又对内侍传旨:“来呀,下边赐宴,款待来使。”宴罢,左都王离营而去。

  老驸马走后,军师刘伯温当着朱元璋的面,好一顿埋怨:“主公,如此重大的事情,怎不与众人商议,您就贸然做主了呢?我看元人安心不良,咱还是不去为妙。”

  元帅徐达也说道:“主公,军师所言极是。自元军入侵,势如破竹,凶勇异常。如今虽吃了败仗,可他们元气未伤,决不会苟且媾和。我主切不可轻信于人,以免身遭不测。”

  这时,二王胡大海、武定王郭英、忠顺王汤合和全营众将,也相继进谏。

  朱元璋已经钻了牛犄角。面对群臣文武,将他的想法陈述了一番,并说:“胆小不得将军做。诸位,你我之见,俱为猜测。兴隆会后,谁是谁非,便知分晓。朕意已决,万无更改。”

  众人一听,再不敢多语,只好怏怏而散。

  别人不敢多讲,军师刘伯温和元帅徐达可不能不说呀!当夜晚上,领着胡大海、郭英、汤合、邓玉等有威望的老臣,二次顺说朱元璋。

  但是,朱元璋不但不听相劝,反而怒形于色。

  徐达略思片刻,说道:“既然主公执意前往,我等不敢阻拦。不过,您应多带人马。”

  “嗳!到兴隆山赴会,又不是开兵见仗,多带人马有何用场?”

  刘伯温说道:“有备无患哪!主公休要固执己见,由我等安排就是。”

  为此事,众将官又苦苦相劝一番,朱元璋这才点头应允。当场议定,无敌将常茂、金锤殿下朱沐英、坏小子丁世英、小矬子徐方、野人熊胡强、武尽忠、武尽孝等七人,保驾同行。同时,挑选精兵五百,身披细甲,暗藏利刃,一同前往。接着,他们又商量了赴会的细节。

  徐达心想,皇上带着七员大将,五百精兵,到在元营,那是九牛一毛呀!为此,他又偷偷与刘伯温商议,派胡大海、郭英率领三千飞虎军,埋伏在兴隆山的山口;命汤合、邓玉率兵三千,在山外巡逻放哨。另外,徐达亲领大将三十员,率飞虎军一万,离开军营,到外边设防。

  当然,这都为以防万一。

  到了九月初三这一天,万岁朱元璋早早起床,梳洗更衣。今天,朱元璋的打扮,与往常不同,头顶双龙双凤珍珠冠,内披金锁连环大叶甲,足蹬龙头凤尾牛皮靴,腰中悬挂龙泉剑。看上去威武雄壮,气宇轩昂。

  此时,早有人把他的逍遥马鞴好。为防万一,还在得胜钩上挂了条大枪。

  这阵儿,七员小将顶盔贯甲,雄姿英发,在身旁伺候。五百精兵也收拾整齐,在营外列队。

  朱元璋领着众小将,到在营门以外,扫视了一遍,冲军兵说道:“各位,随朕赴会,你们可要辛苦了。”

  “主公辛苦,我们情愿一同前往。”

  “好!赴会回来,必有重赏。”

  “谢万岁!”

  接着,朱元璋与众小将飞身上马,离开军营。刘伯温与徐达带领众将,一直送到十里以外,君臣这才挥手告别。

  按下众人回营不提,单表朱元璋。他带着众人,马不停蹄,直奔兴隆山而来。

  兴隆山,离两军阵三十五里。天晴的时候,看得十分清楚,就在黄河的南岸。那儿是一带山岗,没什么险峻的地方。离远看,跟坟丘相似。到处是苍松翠柏,风景十分优美,现在属元朝的管辖。

  朱元璋他们来到离兴隆山不远之处,就被元兵看见了。他们互相说道:“来了,快给王爷送信儿。”一顿吵吵,飞身而去。

  朱元璋又往前走了不足三里之遥,就所炮声九响,霎时间,元军特使左都玉,出来迎接。互相见面,寒暄一番,由左都玉领路,又向兴隆山进发。

  到了第二道山口,又传来炮声九响,元军派出前部正印先锋官虎牙、副先锋虎印,前来迎接。

  进了第三道山口,就见胡尔卡金、胡尔卡银,率领元营文武百官,列队相迎。

  此刻,朱元璋心中十分痛快。可他没料到,这次来到兴隆山,已陷入龙潭虎穴。

  欲知后事如何,请听下回分解。

上一页  回目录 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