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书369 >> 古典名著 >> 中国古代侠义小说
第二十一回 康郎山英雄遇好汉 两军阵神槊会宝刀

  常茂追赶妖怪,遇上了占山的大王。他稳了稳心神,道出自己的真名实姓。

  这两个山大王不听则可,一听呀,则气得“哇呀”暴叫。尤其那个使刀的,他二目圆翻,钢牙紧咬,用手指着常茂的鼻尖,大声喝斥道:“好小子!我与你有一天二地之仇,三江四海之恨。尔等休走,吃我一刀!”说罢,“呜”!举起大刀,就要发招儿。

  常茂急忙喊话:“等一等!我说朋友,要讲打仗,我可不怕。不过,我得先问明白。刚才你说咱们有仇,这仇从何而来?你先讲清楚,再战不迟。”

  这个年轻人闻听此言,二目之中涌出泪花,心头不由一阵发酸:“常茂,要讲此仇,得从老一辈谈起。”

  原来,使刀的这个小伙子,是赛展雄于锦标的儿子。于锦标乃于桥镇人,那可是出了名的英雄。在元朝,文中过进士,武中过探花。他因看不惯元朝的暴政,赌气辞官不做,回到原籍。不过,身虽回归故里,心却思着战事。朱元璋于桥兵变之时,他曾鼎力佐助。并且,走马取襄阳,屡立大功。为此,朱元璋钦封他为五虎上将军。

  后来,朱元璋夺下滁州,军兵骤增,愈感缺少领兵的主帅。为此,重礼招贤,奔广太庄三请徐达,让他登台拜了帅印。

  徐达出世,于锦标不服,他二人貌合神离。正赶上大元太师脱脱进兵,明营轻易不能取胜。于锦标暗怨徐达用兵无方,与元帅打赌击掌,以三天为限,要挫败脱脱。结果,未能成功。于锦标败北,觉得愧见众人,就在滁州城外,横刀自杀。

  朱元璋闻听,悔恨莫及,追封他为忠烈王,在于桥镇为他修坟立墓,营造了祠堂。

  于锦标死后,他的妻子悲伤过度,没过半年,也瞑目于九泉,只剩下一个十二岁的孩子,那就是于皋。从此,他就跟表大爷——双钁大将丁普朗一起生活。

  丁普朗恨透了朱元璋、徐达和众位战将,他以为:朱元璋卸磨杀驴,忘恩负义;徐达等人心胸狭窄,嫉贤妒能。所以,从小就不断向于皋述说,朱元璋如何利用你爹,徐达等人如何陷害你爹。你爹之死,纯粹是他们逼的。这孩子天真幼稚,使信以为真。从那时起,在心灵里就种下了仇恨的种子,立志长大成人,要为天伦报仇。怎么报仇呢?他便跟双钁大将丁普朗苦学武艺。

  丁普朗见这孩子天资聪敏,膂力过人,是一棵好苗,所以,也乐于栽培。后来,丁普朗的武艺已经教完,他又不惜重金,聘请了一位武林高手——神刀无敌武元功。

  武老英雄自从收于皋为徒,二人就把劲提在了一起。师父用心教,徒弟用心学。一学就是十年哪,于皋已经长大成人。

  出师之后,于皋跟丁普朗离开于桥镇,投靠了南汉王陈友谅。在那儿不足一年,发觉陈友谅是个“外君子、内小人”的狂妄之徒,料定不会成其大事。这爷儿俩又欲辞官不做,改换门庭。可是,该投奔何人呢?他们挨个儿数了数,哪个也不称心意。干脆,占山为王吧!就这样,他们流落到东南各省,走遍了各个角落。最后,来到康郎山,遇见了寨主傅友德。这个博友德,过去跟丁普朗就有些交情。宾主相见,各诉前情。从此,丁普朗与于皋就占据了康郎山。二老一少,成为三家寨主,独霸一方,谁来打谁,不服天朝辖管。今日下山,巧遇常遇春之子。在于皋看来,那也算仇人哪!所以,才变脸动手。

  于皋含着眼泪,将前情述说了一番。常茂听罢,说道:“啊呀,原来如此。”可是,又觉得不对。常茂心中合计,想当年,影影绰绰听过此事。皇上、元帅提起于锦标,都说他是开国的元勋,功高盖世。为失去这员大将,他们经常咳声叹气。怎么能说成是仇敌呢?常茂又一想,哼,管他呢!我先把他降伏,然后交给皇上,让他发落吧!他打定主意,便说道:“啊呀,原来是仇人相遇。不过,你说的只是一面之词。你爹究竟是怎么死的,前因后果自有公论。再说,我爹又没害你爹;我那时还小,更害不着你爹了。你那些废话,跟我说都没用。我呀,是降妖捉怪来的。方才有个妖怪,调戏民女,是你们手下的不是?咱先把这事办完,然后再办别的。”

  于皋听罢,不由一愣。转脸问丁普朗: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  丁普朗听罢,也不明白,难道是我的喽兵所为?他略停片刻,吩咐一声:“来呀,给我查!”

  喽罗兵查来查去,把妖怪查出来了。这家伙被带到马前,两腿一软,“扑通”跪倒在地,抖颤着嗓音,说道:“二位寨主爷饶命!”

  于皋用刀一指,厉声喝喊:“你是何人?”

  “前锋第八棚的头目,我叫李德胜。”

  “为何装扮妖怪?”

  “寨主爷容禀。前山周家寨内,有个老头儿叫周善。他有个姑娘,长得十分动人。我早想给寨主爷找个压寨夫人,便托人前去提亲。不料,却遭到了拒绝。一怒之下,我就想出了这个坏主意,先把他们吓趴下,然后再逼他应亲。这事是我瞒着寨主爷干的,小人罪该万死!”

  “啊?!”于皋一听,气撞顶梁,“好小子,你真是胆大妄为。来呀,把他杀了!”

  喽罗兵听了,疾步蹿来,将他推到树林边上,手起刀落,“喀嚓”一声,人头落地。

  此时,于皋又对常茂说道:“喂,我处置得如何?”

  “行,够个英雄,我很佩服。既然妖怪已死,那就没事了。好,咱们回头见!”说罢,常茂转身就走。

  于皋催马拦住去路,说道:“回头见?没那么便宜。这个事完了,咱俩的事还没完呢!”

  常茂故作不知,问道:“咱俩有什么事?”

  “刚才我那些话白说了?咱们是冤家对头,我要给爹爹报仇!”

  “啊,我倒忘了这个茬儿了。于皋,你现在毛儿还嫩,跟茂太爷相比,还多少差点儿。最好找你师父回炉另造,从头学学能耐,再来找我。这阵儿我没工夫理你,再见!”常茂说罢,转身又走。

  那于皋哪能答应?“锵”!抡刀在后边就追。

  常茂一看,心想,这小子真凶啊!茂太爷倒要看看,你究竟有什么能耐?于是,站稳身形,说道:“于皋,既然你不识好歹,那就来吧!”

  这阵儿,于皋的眼都急红了。只见他二次抢刀,力劈华山,砍了下来。常茂往旁边一闪,晃禹王神槊,大战于皋。

  几个回合过后,常茂吓了一跳。心里说,哟!这个于皋,好厉害呀!他一看人家这口刀,那是真不含糊。神出鬼没,招数精奇,搂上就够戗。常茂他是大将,眼下没有战马,怎么打怎么别扭。为此,心中十分着急。

  正在这时,就听身后銮铃声响。霎时间,朱沐英、武尽忠、武尽孝、胡强、常胜等人,全部赶到。

  这帮人正在厢房睡觉,后宅忽然传来了响动。朱沐英头一个蹿到绣房,寻找常茂。结果,踪迹皆无。往地上一瞅,靴子还在床前。他推开窗户,探头窃听。听了片刻,那响声由近及远,传到后山。朱沐英略一思索,转身回到厢房,挨个儿划拉醒众家弟兄:“快……快起来,常……常茂要归……归位了!”

  大伙吓了一跳,忙问:“怎么回事?”

  “叫妖怪叼……叼到后山去……去了。”

  “哎哟!”大伙急忙披挂整齐,牵出战马,勒紧肚带,操起了兵刃。朱沐英还拎着常茂的靴子,牵着他的战马,率领众家弟兄,火速赶奔后山。可巧,遇见常茂大战于皋。

  朱沐英见常茂侧侧歪歪,有点顶不住了,马上端锤,冲了过去:“茂,我……我来也!”

  常茂见了众人,忙冲于皋喊话:“等一等!于皋,等我骑上战马,再战不迟!”说话间,虚晃一招,跳出圈外,回到弟兄们面前,穿好战靴,纽镫上马,又要前去拼杀。可是,他刚一拨转马头,忽然想到,不行!刚才就这几下,差点让他划拉趴下。想到此处,他眼睛一转,冲弟兄们喊话:“你们几个小子,怎么才来呀?非得治罪你们不可。”说到这儿,冲朱沐英喊道,“小磕巴嘴!”

  “在!”

  “你先过去迎战,待本帅歇息片刻。”

  “遵……遵命!”朱沐英答应一声,双脚点镫,抡双锤直奔于皋而去。

  于皋见朱沐英其貌不扬,并未把他放在心中。把锯齿飞镰大砍刀一横,厉声喝喊:“呔!来者为谁?”

  “我干爹朱……朱元璋,我是金锤殿下朱……朱沐英。”

  于皋一听,满心欢喜:“朱沐英?好唻!老朱家没好人,干儿子也一样坏。尔等休走,吃我一刀!”说罢,抡刀就剁。

  朱沐英晃双锤往上招架,二马盘旋,战在一处。

  于皋的能耐,比朱沐英大得多。大战十几个回合,朱沐英就顶不住了。一个没注意,让人家的大刀砍到头盔上,“喀嚓”一声,头盔落地。朱沐英不敢再战,赶紧败归本队,对常茂说道:“元……元帅,够戗啊!要不是我武艺高……高强,把脑袋就混……混丢了!”

  “呸!就你这模样,还武艺高强呢?滚到一边!”常茂转脸对武氏弟兄传令:“武尽忠、武尽孝,该你们俩的了!”

  “得令!”武氏弟兄答应一声,晃镔铁怀抱拐,撒脚如飞,大战于皋。只过了十几个回合,把他们累了个满头大汗,败归本队。

  简短捷说。常茂又派将上阵,结果,全败在于皋手下。

  常茂派将轮战于皋,一来是休息休息;二来,在旁边仔细看看,究竟这于皋有多大能为。他看了半天,心中有数了。暗自称赞道,行,这蓝靛额确实有两下子。这回,看茂太爷的吧!常茂打定主意,大喝一声:“众将官!”

  “有!”

  “压住阵脚,看茂太爷的!”说着话,双脚一点飞虎韂,大黑马往前蹿去,来到于皋近前,高声喊话:“蓝靛颏,有两下子。一看便知,你受过名人的传授,高人的指点。行,我太赞成了。”

  “常茂,少说废话。来来来,你我决一死战。”

  “嗯,是得决一死战。不过,咱俩打呀,得打出个名堂来。”

  “噢?什么名堂?”

  “干脆,你老老实实,撒手扔刀,让我将你拿住得了。我保险以礼相待,决不叫你委屈;如若不然,你看见我的禹王神槊没有?我非把你的脑袋拍碎不可!到那时,不但你爹的仇报不了,你们爷儿俩还得走一条道!”

  “呸!胡说八道。”

  于皋可真气坏了,抡开锯齿飞镰大砍刀,再战常茂。

  常茂主意真多。他见大刀来了,早也不躲,晚也不躲,单等离顶梁门不远的地方,他的禹王神槊,从底下就兜上来了,正碰到大砍刀的刀杆上,耳轮中只听“锵啷啷”一响,把大刀掂起有六尺多高。

  于皋在马上一栽歪,“嗒嗒嗒嗒”,战马退出有一丈多远。他不由一愣,心中合计道:这小子个儿不大,力气可不小啊!这也就是我,若换个旁人,刀非撒手不可。

  于皋发愣,常茂也震得够戗!他使了十足的力气,只以为能把人家的砍刀磕飞,结果没有。这一交锋,他就知道于皋也有把子力气。不过,常茂心里倒挺高兴。嗯,打仗非得这么打不可。若遇上个稀泥软蛋,也不过瘾哪!常茂略定心神,又对于皋喊话:“来来来,蓝靛颏,看家伙!”说罢,抡开禹王神槊,又奔于皋砸去。

  于皋也不示弱,双手横刀,赶紧招架。就这样,一来一往,二人又战在一处。

  这阵儿,朱沐英也有点担心,在后边连连喊叫:“茂,注……注意啊.你那招儿要不……不好使,最好使我教……教你的招数!”他也不知教什么来着。

  小弟兄也在后边喝喊,给常茂加油。

  双钁大将丁普朗,也怕于皋有了闪失。心里说,如若于皋出了事儿,对不起我已死的表弟呀!于是,也在那里喊叫:“皋儿,留神注意!”转脸又对喽罗叫嚷,“快,擂鼓助威!”

  “遵令!”

  霎时间,战鼓咚咚,响如爆豆。

  于皋听到鼓响,立时来了精神。抡开大刀,奋力厮杀。

  简短捷说。他二人大战了一百二十个回合,没分胜负。于皋满头大汗,常茂也汗流使背。打着打着,常茂虚晃一招儿,把马拨开,说道:“等一等!我说咱喘喘气再打,行不?”

  “行!”

  两个人各归本队。

  于皋觉得顶盔挂甲太碍手,他摘盔卸甲,软巾包头,身穿箭袖,把袖面一挽,重新提刀上马。

  常茂也全脱光了。上身光着膀子,下边穿个裤衩,斜挎皮囊,肩扛大槊,拨转马头,再战于皋。二人又打了五十个回合,仍没分输赢。

  常茂打着打着,心想,要凭真能耐,恐怕赢不了他。干脆,使我的飞抓得了。想到这儿,虚晃一招儿,带住战马,冲于皋说道:“蓝靛颏,你愿找谁报仇,就去找谁,茂太爷不奉陪了!”说罢,拨马就跑。

  于皋以为他真要撤阵,所以,拍马抡刀,在后边就追。

  常茂人往前边跑,眼往后边盯。他偷眼一瞅,来了!赶紧把禹王神槊交到单手,冲皮囊里一伸手,“哗楞”就拽出了龟背五爪金龙抓。常茂打这东西,太有把握了,都不用回头看。只见他把飞抓擎到手上,嘴里喝喊:“蓝靛颏,你着家伙吧!”说罢,“哗楞”一声,顺着肩头,朝身后扔去。霎时间,一道寒光就扑奔于皋。

  欲知于皋性命如何,请听下回分解。

上一页  回目录 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