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书369 >> 古典名著 >> 中国古代侠义小说
第十七回 救战将走险驸马府 盗解药勇登丞相门

  北侠唐云,见徐方被打得血肉模糊,犹如万把钢刀扎心一般。他一怒之下,“哗楞”一声,拽出十三节链子点穴鞭,往手腕上一套,垫步拧身,“噌”!蹿到众人面前,厉声喝喊:“呔!猴崽子们,还不住手!”

  这两个当差的一听,吓了个懵头转向。还没等他俩明白过来,就见面前寒光一闪,“噗噗”!一人身上穿了一个眼儿,当场绝气身亡。北侠唐云疾步过来,把徐方搂到怀中,轻声呼唤:“孩儿呀,快睁睁眼,你看是谁来了?”

  小矬子徐方听见有人呼喊,睁开小眼,定睛一看,不觉失声叫道:“师父!”

  “别哭。此地不是讲话之所,为师特来搭救于你。”说着话,唐云往下蹲身,将徐方背到背后,飞身跳出墙外,离开驸马府院。

  北侠一边走着,一边合计,我该把他先寄放到什么地方呢?按理说,应当送回连营。可是,来回路途甚远,耽误大事。再说,出入城池也不那么容易。一旦被人发觉,多有不便。嗳,不如先放到城里。等我把葫芦、解药盗出之后,再与他一块儿回营。可是,把他放到哪儿保险呢?他东张西望,正好看到了苏州的鼓楼。

  这座鼓楼,一共分为三层,上边起脊瓦垄,雕梁画柱,工程十分浩大。如果站到鼓楼的顶端,可以俯览整个苏州城的全貌。

  老侠心想,嗯,不如把他放到楼顶。无论遇到什么情况,也保证他平安无事。想到这儿,他跟徐方商量:“孩儿,我先把你放到鼓楼顶上,你看如何?”

  “哎呀,那么老高,能行吗?”

  “行,那儿平安。”

  “那好,一切听老师尊便。”

  老侠客见左右无人,让徐方把他的脖子抱紧,他自己一溜小跑,来到鼓楼脚下,运足气力,脚尖点地,“噌”!蹿到鼓楼的第一层上。紧接着,“噌噌”!蹿到鼓楼顶端,把徐方轻轻放下,说道:“孩儿呀,你先呆在这儿,干万别动。待为师将事办完,再回来接你。”

  “师父,你还要到哪儿去?”

  “孩儿,你怎么糊涂了?我不是盗葫芦、取解药吗?”

  “啊呀,师父啊!”说话间,徐方拉住北侠,把自己盗药的经过,述说一遍……

  前文书说过,徐方在皇上面前,毛遂自荐,进城来盗解药。结果没有成功,刚到城内,就被人家生擒。

  原来,徐方也到过驸马府。他觉得自己本领不含糊,就有点麻痹轻敌。结果,中了人家的埋伏,掉进陷坑,被人家生擒活捉。按张九六的意思,当时就把他杀死了。贺肖却不然,他要从徐方嘴里套出点口供,以便了解明营的机密。因此,暂把他押到后院,严加审讯。好一个徐方,有胆量,有骨气,问什么也不招供。这一来,把贺肖可气坏了,又用非刑拷打。今天,要不是北侠唐云赶到,徐方的性命可真就没了。

  书接前言。徐方拉着师父,千叮咛,万嘱托:“师父,您可得注意呀!我不是长人家的威风,灭咱爷儿们的锐气。这驸马府内,净是消息儿埋伏。别看贺肖年轻,那小子转轴可不少哩!”

  “我知道了。”

  北侠说完,从百宝囊中掏出个小瓶来,取出止疼药丸,让徐方吞下;又把止疼药膏敷在他的伤口上。诸事料理已毕,北侠这才走下鼓楼,二次赶奔驸马府。

  北侠唐云二次翻墙,跳进院内,隐住身形,侧耳细听,银安殿内一阵骚动。

  原来,巡逻兵发现徐方被救走,差人被打死,立时就禀告了贺肖。驸马大吃一惊,说道:“什么人胆大包天,敢进我的驸马府?搜!”

  张九六、张和汴也不怠慢,他们各带来兵,将门户紧闭,仔细搜查。可是搜来搜去,除发现两具死尸之外,一无所获。

  贺肖这时心想,此人来无踪,去无影,定是武林高手。想到此处,不禁毛骨悚然,忙跟张九六、张和汴商议对策。

  张九六说道:“驸马,刚才此举,乃不祥之兆。你想,徐方的武艺,并不含糊,我们没费吹灰之力,就将他擒拿;而今,有人救走徐方,我们却一概不晓。如此说来,明营准请了高人。啊呀,难道是徐方的师父来了?倘若唐矬子进了咱苏州,那可就麻烦了。驸马,你可得当心你的葫芦和解药。若把宝贝丢失,咱们可就性命难保了。”

  贺肖说:“大帅,依你之见?”

  “最好把葫芦放到王宫。那儿御林兵也多,比此处容易保管。”

  赛张良张和汴说道:“干脆,不如将解药和葫芦带在身边。人到哪儿,物到哪儿,比别人保管都强。”

  贺肖听罢,摇摇头说:“二位,休要多虑。假如唐矬子真的来了,我也叫他有来无回。”

  张九六一听,不解其详,忙问:“驸马,此话怎讲?”

  “不必细说,跟我一看便知。”说到此处,三人离开银安殿,奔后院而去。

  北侠唐云听到这里,暗暗跟在三人身后。过了几层院子,来到一座二层小楼跟前。楼上有匾,刻着“多宝楼”三个金灿灿的大字。北侠唐云见三人相继进了楼,心想,干脆,我也进去吧!

  楼门前有军兵把守,正门不能进去。唐云一纵身,“噌”!上了楼顶啦。见四处无人,洇破窗棂纸,往屋内观看:只见正中央一张桌子,两旁摆着几把椅子,靠墙根放着几个大铁柜。这铁柜非同一般,每个都有两人多高,顶上吊着八宝琉璃灯。

  此时,就见贺肖三人来到楼上,指着靠墙根的一个大铁柜,说道:“葫芦、解药就放到这儿,是神仙,也拿它不去。你们看怎么样?”

  张九六说:“既然如此牢靠,那就放到这里吧!”

  “嗯!”贺肖取了钥匙,“喀嘣”一声,将铁锁打开。他把铁柜门拉开,用手一指,说道:“看见没有?都在这儿呢!”

  北侠唐云就势一看,哟,那葫芦真在里边放着呢!葫芦上套着鹿皮口袋,外边还挂着缎子面,镶着五色穗头,十分精致美观。

  这时,又听贺肖说道:“此事只准咱三人知道,千万不可外传。”

  “那是自然。”

  贺肖重新锁好铁柜,又小声议论了一阵,领他们下楼而去。接着,灯光熄灭。

  北侠唐云蹲在凉台上,心中合计,哎呀,这铁柜里的葫芦,是真是假?方才他们议论的那些话,是碰巧让我听到的,还是有意讲给我听的?贺肖这猴崽子,绝非一般人可比。我二次回府,是否被他们发觉?嗳!干脆,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。那葫芦和解药,是真是假,咱怎么能知道呢?算了,拿到手再说。老英雄打定主意,朝四外一蜇摸,见贺肖他们没影了,这才站起身来,用手将窗户端开,双腿一飘,跳到屋里。

  老英雄蹑足潜踪,来到大柜前边,见上头挂着元宝锁头,他用大拇指头一摁里边的千斤簧,心里有底了,忙从百宝囊里掏出根鹿筋绒绳,先用唾沫洇湿,又挽了个套儿,塞到锁子眼里。三摇两晃,挂住了千斤簧,用手一拽,“喀嘣”开了。唐云忙将身子闪到一旁,轻轻拉开两扇铁门。为什么?怕里边有暗器呀!他躲到旁边一看,没事,只见那葫芦、药囊,都在里边放着。老侠客伸手操起那两件东西,掂量掂量,料想不是假的,便急忙揣在兜囊之中。唐云心说,苍天保佑,总算搞到手了。他把铁门关好,转身往外走去。

  老侠喜顺着原路往回走,来到窗口,还想端起窗户,飞身出去。谁知情况不妙,别看他来的时候端窗户没事,这回一端呀,机关犯了。忽听“嘎啦啦啦”一声巨响,就见窗户口上下有两个大铁夹子,向老英雄的脑袋和腰部卡来。如果中了暗器,纵然卡不死,也会被夹牢。若换个别人,今天是指定走不了啦。可唐云听见响动,“啊呀”一声,舌尖顶着上牙床,丹田一提气,使了个燕子抄水,“噌”一下就蹿过了窗户。蹿是蹿出去了,可是,人在半空中失去了平衡,只见他脑袋朝下,“哧”!就落到楼下。唐云心里清楚,想着等快挨地的时候,来个云里翻,双脚点地,没事了。哪料他双脚刚一沾地,正好踩在翻板上,“喀啦”一转个儿,老英雄的两腿就陷进去了。北侠心里说,不好,这是三环套月的摆布。北侠把脑袋一扑棱,二次提气,“噌”!双脚没落底就蹿了起来,蹿到空中有一丈多高。正好,旁边是个房檐,他打算用手把它扳住,先换口气。可是,没想到他又上当了。为什么?原来这房檐上也有机关埋伏,都是一色的滚龙刀。他的手刚一摁房檐,滚龙刀的消息儿就犯了。“咯啦啦啦”一响,朝他的手腕子和胳膊就刺来了。唐云又急横着身子越过了大墙,这才保住了性命。等出了驸马府,到在街上,他的这颗心啊,“怦怦”直跳。一摸脑袋,秃脑门都沁出了汗水。

  此时,唐云心想,谢天谢地,好险哪,好险!当初练武的时候,若不下苦功,今天这条老命就算交待了。贺肖啊贺肖,你小子够毒的。等我把众人救好之后,再回来找你算账。想到这儿,飞身形赶奔鼓楼。

  唐云顺着原途来到楼顶上,低声呼唤:“孩儿啊,徐方!”再找徐方,踪迹皆无。

  “嗯?”老侠客愣了:难道我把路走错了?不对呀,明明我把他放到此处,怎么没了?哎哎,难道他摔下去了?

  这阵儿,唐云的心像裂开了一样,忙从楼顶下来,在楼底寻找半天,也没找到。他又想道,徐方已经受了重伤,纵然掉到楼下,他也走不了啊!即便摔死,也得有血迹呀,怎么什么也没有呢?想到这里,他又上鼓楼转了一圈,还是没有找到。

  这回,老侠客心里可没底了。哎呀,难道说被人家又抓回去了?也许等着不耐烦了,自己回连营去了?老侠客这么想,那么想,百思不得其解。后来,又一琢磨,嗳!回连营再说吧,反正解药、葫芦也到手了。想到这儿,顺着原道,回到明营。

  这时,已经到了四更时分。北侠唐云刚回连营,就被巡逻放哨的军兵看见了,他们磨头到帅帐报信儿。

  洪武万岁朱元璋得报,忙率领众将官出帐迎接。接着,把北侠接进金顶黄罗帐。

  朱元璋先给他道惊,然后又问了辛苦。

  老侠客口打唉声,说道:“唉,两世为人哪!主公,我总算没有白去,好歹也办了几件书情。”

  “老英雄,都办到了?”

  “办到了。请问陛下,那徐方回营没有?”

  “回来了。”

  唐云一听,又惊又喜:“他多会儿回来的?”

  “至多一个时辰。”

  “现在哪里?”

  “已到后帐歇息。”

  唐云忙说:“主公稍等,待我看过。”说罢,转身形奔后帐而去。

  再说矬子徐方。他身在床上歇息,心却仍在苏州城内。不住地琢磨:今日之事,实在荒唐。我与师父有言在前,不见不散,哪曾想杀出个狄恒,硬把我背回连营。师父再到鼓楼,找我不到,还不把他老人家急死?他有心再进城寻找师父,怎奈浑身伤疼,难以行走。思前想后,无有主意,心中说道,苍天保佑,盼我师父早点回来。

  小矬子正在床上合计心思,“咯吱”一声,帐门推开,走进一人。

  徐方定睛一看,原来是恩师唐云。他热泪盈眶,急忙呼唤:“师父——”说着,就要下床迎接。

  老英雄快步走来,将他摁在床上,怒冲冲地说道:“奴才,为何不守诺言,私自回营?”

  “师父息怒。这不怪徒儿,是这么回事……”接着,就把详情说了一遍——

  原来,北侠唐云刚刚离开鼓楼,突然,一道黑影冲到徐方面前,不容分说,背他就走。

  徐方不知此人的用意,叫他放下。此人非但不听,反而加快了脚步。片刻工夫,就把他背到了城外。

  徐方急了,张开大嘴,咬他的脖颈。那人“啊呀”一声,才把他放在平地。

  小矬子心中有气,看着此人,就要叫骂。他这一看哪,认出来了。谁?千里追风侠狄恒。

  狄恒与四大侠客交情莫逆,常在暗中互相关照。前者,为解明将之危,曾在牛膛峪与王爱云伸手格斗。后来,听说苏州战事吃紧,他放心不下,又夤夜入城,观察动静。正好,发觉北侠也夜探苏州。狄恒未与唐云相见,便在暗里跟踪。跟来跟去,他见北侠将徐方背上了鼓楼。狄恒怕万外有一,这才将徐方救出城外。接着,又把他护送回明营。

  书接前言。老英雄听罢,不住地点头:“原来如此。孩儿,你先好好歇息,待为师医治伤将。”说罢,又转身去见洪武万岁。

  北侠唐云来到金顶黄罗帐,当着众将官,从兜囊中掏出葫芦和解药,就要为众人治伤。结果,把药往桌上一倒,气得唐云颜色更变。为什么?哪来的解药,原来都是石灰面子。再把葫芦拿出来,仔细看看,也是一般的葫芦。拍拍葫芦底,白拍。

  这时,有的将官就乐了,哼,我就说不行嘛!这老头儿不知从哪儿拣来个破葫芦,愣说他把事办成了。这不是瞪着眼吹牛吗?大伙心里这么想,嘴里可没这么说。不过,脸上的颜色却露了出来。

  唐云多咱掉过这样的跟头?他见一样事也没办成,只气得“哎哟”一声,蹦起老高,头顶差点杵到大帐以外。

  朱元璋跟胡大海赶紧解劝:“老侠客息怒!胜败乃兵家之常,这回不行,还有下回呢!”

  “不!我说主公,我不是自夸其能,老朽闯荡江湖几十载,还没栽过这样的跟头。贺肖啊,好你个猴儿崽子,我跟你没完!主公,你等着,待我再进苏州盗药。”说罢,飞身形出了大帐,“噌噌噌噌”,二次赶奔苏州。

  北侠火气是挺大。等到了外边被风一吹,脑袋也就冷静下来。唐云一边走着,一边琢磨,贺肖啊,大概你知我进城,弄些假葫芦、假解药,故意来糊弄我。哼,你做梦也不会想到,我二次还能回来。这次,我若不把葫芦、解药盗回,还有何脸面去见世人?

  唐云到了苏州城内,围着驸马府转了一圈,琢磨道:这回,再不进驸马府了。此处人生地不熟,遍地是消息儿、埋伏。再说,刚才我这么一折腾,他们说不定把葫芦跟解药搁到哪儿去了。哎呀,这该如何是好?

  老侠客唐云想着想着,突然眼睛一亮,有了主意。什么主意?他想起大哥——南侠王爱云来了。心里说,大哥,你身为张士诚的丞相,葫芦、解药放到哪里,你不能不清楚。咱们是一师之徒,说什么我也得找你帮忙。老头儿打定主意,飞身形赶奔丞相府而去。

  前文书说过,唐云对苏州城内的地理,非常熟悉。王爱云在哪里,他闭着眼睛都能摸去。他走到城南,到在丞相府前,飞身上房,定眼一看,屋里灯光明亮,人们已经起床。唐云跳到院中,趴在窗台上仔细偷听,正好传来南侠王爱云的声音:“来人哪,快准备早点,五鼓我要陪王伴驾!”

  他再一听,是大嫂的声音:“唉,这两天你老是起早贪黑,跟张士诚有什么商议的?”

  “咳,妇道人家,懂得什么?如今,兵临城下,将至壕边,朱元璋的大队人马,已把苏州城围困了。哪一天不得商议退敌之策?快准备早饭,废话少讲!”

  北侠一听,心里说,妥!屋里没外人,就是大哥王爱云。待我进屋去,跟你商量此事。这个忙,你帮也得帮,不帮也得帮。唐云想到这里,在外面高声喝喊:“哥哥,恕小弟冒犯之罪,唐云来也!”

  欲知后事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

上一页  回目录 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