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书369 >> 古典名著 >> 中国古代侠义小说
第十二回 莽英雄施计擒敌帅 老侠客奋力挫三杰

  胡大海在酒席宴前信口雌黄,说了一番欺人的话语,气坏了手下的众位将官。他们一个个窝着火,憋着劲,再无心饮酒言欢,互使眼色,相继离开了大帐,去做应战准备。

  胡大海见两旁战将怒冲冲走出大帐,他不由偷偷一乐,将功劳簿捧在手中,单等听候佳音。

  单表雌雄眼常茂。他带着金锤殿下朱沐英、武尽忠、武尽孝这一帮人,走到帐外,气得直扑棱脑瓜:“哎呀,可把我气死了!”

  朱沐英相劝道:“你……你生什么气?他那……那叫激将法。”

  “激将法也叫人生气。他老胡家是英雄,难道我们老常家是狗熊?哼,我非赢了这个吕具,让他瞧瞧我的能耐不可!”

  “对!有劲得到……到阵前使去!”

  常茂大喝一声:“查点人马!”

  他哪来的人马呀?就是从二杰岭带来的那些喽罗兵。常茂不等胡大海传令,把一千五百人集合起来,吩咐道:“我告诉你们,此番见仗,都把劲使出来,咱一鼓作气杀进牛膛峪。如果哪个畏缩不前,我一榔头把他砸死!”说罢,飞身上马,带领将校军卒,赶奔敌人的连营。

  这回常茂是偷营劫寨,不用讨敌骂阵。他们来到敌营附近,抬头一看,只见串串的蜈蚣灯,点点的灯头,一眼望不到尽头。常茂求胜心切,略思片刻,突然大喝一声:“呔!杀呀——”霎时,一千五百多人越壕沟,跳障碍,就冲了进去。

  常茂出其不意地一冲,苏州兵可就乱了阵脚。他们一个个哭爹叫娘,撇刀扔枪,顿时乱作一团。

  常茂乘势冲锋,领着众人,一口气就推进了三里多地。

  常茂正在前进,就听苏州兵的连营里,炮声响动。片刻过后,苏州王张士诚带领金镋无敌将吕具,统兵前来,将常茂给截住。

  张士诚自围困牛膛峪,时刻提防朱元璋的救兵前来。因此,他平时就作好了打仗的准备。但是,他可没料到明军会半夜偷营。慌乱之间,他传令举起火把,列开旗门,要截住明军。待明军冲到近前,苏州王张士诚定睛一看,啊?!又是白天那个坏小子。“吕将军,常茂来了!”

  吕具一看,只气得“哇呀”暴叫:“哇呀呀呀!好小子,白天交锋,差点叫他把我震死!这个仇焉有不报之理?王爷,您在一旁观敌,看我赢他!”说罢,催开战马,晃动凤翅鎏金镋,冲到常茂近前。

  常茂抬头一看,见来将是吕具,又嬉皮笑脸地说道:“大个子,你挺好啊,咱俩又见面了!”

  “呸!少说废话。来来来,你我决一死战!”话音一落,抡镋就砸。

  常茂见镋来了,赶紧摆唬道:“等一等!我再出个主意好不好?”

  “你呆着吧,什么主意我也不听了,咱就打吧!”吕具上当上够了,还能再听他的?只见他将风翅鎏金镋抡开,上下翻飞,跟常茂展开了决战。

  常茂对付吕具,也真有点怵头。他见吕具力猛镋沉,来势凶猛,自己不敢轻敌,也使出了浑身的解数。顷刻间,只杀得难分难解。打了五十多个回合,也没分出胜败输赢。

  此时,小磕巴嘴朱沐英一看,心想,糟……糟糕,就这样你来我去,难以取胜呀!他看着看着,眼珠一转,来了主意,冲常茂大声喊话:“茂,你怎么死……死脑筋呀?你背着兜子干……干什么呢?”

  他这么喊叫,别人听不明白,可常茂却十分清楚。哟,这真是一句话点醒了梦中人。我这兜子里装的是龟背五爪金龙抓。此时不使,更待何时?想到这儿,长起了精神。又打了五六个回合,常茂虚晃一招,奔东北方向,拨马就跑。他一边跑着,一边喊叫:“大个子,你太厉害了,茂太爷不是对手,不打了,走了——”

  吕具听了心想,什么,走?哼!没那么便宜。我两个兄弟吕勇、吕猛已命丧疆场,今天非把你抓住,来报此仇。吕具脑袋瓜子一热,不管青红皂白,催马抡镋就追。时间不长,追了个马头接马尾,他把大镋抡开,照常茂就砸。

  此时常茂早已做好准备。他马往前边跑,眼往后边盯,见吕具已经到了身后,忙把禹王神槊交到左手,将右手腾出来,往龟背五爪金龙抓的套里一掏,“哗楞”!就把飞抓拽了出来。

  书中交待:练这种东西,常茂下过苦功。使用时,不用看人,背着脸约摸尺寸就行。只见他把飞抓擎在右手,“呜”!朝后边扔了出去。

  这飞抓来得太快,吕具不知其详,只觉得头顶生风。他仰面一看,什么东西?还没等他看清楚,只听“喀察”一声,正抓在他的头盔上。吕具吓坏了,急忙闭上眼睛,扑棱脑袋。他那意思是,把飞抓甩掉。

  常茂见了,忙用力往怀里一扽:“你下来吧!”那飞抓是越拽练子,里头抓得越紧。吕具再不下去,恐怕连天灵盖都要被人家拽下去了。无奈,他“哎哟”一声,“扑通”!栽落马下。常茂拽着练子,一把一把地往回捯手:“过来,过来!”就见吕具像死狗一样,被常茂拽到了马前。

  野人熊胡强一看,高声吼叫道:“妥了,交给我吧!”说罢,“噌噌噌噌”来到近前,一脚把吕具蹬住,就要拧他的脑袋。

  朱沐英忙喊:“等……等一等!别……别拧。我说茂,把他抓住就……就得了。呆一会儿,你知道我们谁……谁叫人家抓住?到那时,我们还能走马换将呢!换不了的时候,再拧他的脑袋。”

  常茂点头答应,让野人熊胡强把吕具捆绑结实,扛在肩头。

  苏州王张士诚一看,立时大惊失色。心里说,哎呀,今日打仗,全指着吕具呢!他被抓走,什么人还可以退兵呢?

  张士诚正在着急呢,忽听后队一阵大乱。刹那间,传来了马挂銮铃之声。紧接着,有人高声喊喝:“王爷休要担心,老朽到了!”

  张士诚回头一看,来者非是别人,正是南侠王爱云。

  原来王爱云在苏州王手下任丞相之职。他得知明军偷营,放心不下,便自告奋勇,率领一支军兵,赶来增援。

  王爱云来到张士诚马前,大声说道:“王爷,战事如何?”

  张士诚惊慌地说道:“啊呀!老侠客,你晚来了一步,吕将军被他们抓住了。”

  “啊?!”王爱云一听,顿时脸色更变。他抬头往对面一瞧.可不是吗!只见吕具龇牙咧嘴,被一个野人扛在肩头。老侠客看罢,略一思索,赶紧说道:“王爷,不要惊慌,待老朽把吕将军营救回来。”

  “老侠客,全指着你呢!”

  再说王爱云。他甩镫离鞍,跳下身来,把马匹交给亲兵,迈大步来到常茂的马前,丁字步一站,稳如泰山:“对面娃娃,通名再战!”

  常茂低头一看:哟,这老头儿是个大个儿,细条条的身材,年龄在八十开外,面如银盆,二目如灯,头发、眼眉、胡子刷白,跟雪一样;头戴杏黄缎子鸭尾巾,半匹黄绫子缠头,身穿月白色短靠,外披英雄氅,兜裆滚裤,脚踏抓地虎快靴,腰中挎着宝剑,古香古色,二指多长的杏黄灯笼穗,垂向地面。真是老当益壮,威风凛凛。

  常茂看罢,料知这老头儿不含糊,他把脖子一缩,说道:“老头儿,你好哇!”

  “娃娃,通名上来!”

  “你初来乍到,不认识我,他们那些人都知道,我叫常茂,我爹是开明王常遇春!”

  “噢!常茂,你可真行啊,把吕将军都给抓住了。娃娃,听老朽相劝,快把吕将军的绑绳解开,送给我们。如若不听良言,今天你难逃公道!”

  常茂一听,十分生气,冷言冷语地说道:“哟,怪不得这年头天下大乱呢,闹了半天老头儿都会吹牛!喂,我说老家伙,你有什么能耐,竟敢在你茂太爷面前胡说八道?今天,我非砸死你不可!”说到这儿,“喀察”把禹王神槊抡起来,就要动手。

  南侠往旁边闪过身形,把脸蛋子往下一沉,说道:“嗯!常茂,别说是你,就是把你老师搬出来,也非是老朽的对手。你们那儿有主事人没有?让他过来,与我讲话!我跟你个娃娃,没有什么话可讲。”

  正在这个时候,宁伯标领着人马赶到了。他借着灯光,往前面仔细一瞅,突然认出来了,心里说,啊呀,这不是我老师王爱云吗?真玄哪,我要晚来一步,常茂非出事不可。想到这里,赶紧甩镫下马,快步来到阵前,对常茂说道:“茂儿啊,赶紧回来!”

  常茂回头一看,哟,是老前辈宁伯标来了。他不敢违令,赶紧拨转马头,归回本队:“我说老人家,你来得正是时候。若晚来一步,我就把老头儿给捶巴死了。”

  “胡说!你知道他是谁吗?”

  “谁呀?”

  “他就是赫赫有名的南侠王爱云。孩儿,你别觉着你的武艺不含糊,若跟这老快客相比,那可差远了。”

  “我管他侠客不侠客的,只要与我为敌,我就得揍他!”

  宁伯标生气地说:“休要胡说,还不给我退了下去!”

  常茂一听,再不敢跟宁伯标耍混,便噘着嘴回归本队。

  宁伯标训走常茂,来到南使王爱云面前,赶紧撩衣跪倒在地,口尊:“师父在上,您老人家一向可好?我这厢有礼了!”说罢,连连磕头施礼。

  王爱云低头一看,轻声说道:“伯标,起来吧!想不到咱爷儿俩在此相遇啊!”

  “谢师父!”宁伯标答应一声,起身站在老英雄身旁。

  王爱云接着说道:“伯标,我听人说,如今你改换门庭,保了朱元璋,对吧?孩子,未曾行事之前,怎么也不想想?苏州王明君有道,待你不薄啊!从前曾命人到你家中,几番请你出面做官。你说‘老母在堂,不愿居官’,王爷只好作罢。那么,既然不愿为官,为何要投靠朱元璋呢?”

  “恩师,弟子有下情回禀!本来我不想居官,今日出山,实乃事情所逼呀!您也知道,我自小跟常遇春一块儿长大,亲同手足。看在常遇春的分上,我才跟朱元璋相识。直到现在,我也不想当官。今日上阵,无非是从中帮忙而已!”

  “噢?你帮忙打苏州王?”

  “徒儿不敢。不过,我觉得张士诚不应当骨肉自残,将朱元璋困在牛膛峪中。因此,我才——”

  王爱云打断宁伯标的话语,说道:“你才抱打不平?哈哈哈哈,好孩子,行。那么,现在你打算怎么办,难道还想跟为师动手不成?”

  “啊呀,吓死徒儿也不敢。”

  “既然不敢动手,你就给我退在一旁。赶紧告诉常茂,叫他把金镋无敌将吕具给我放回来。”

  “这”

  “怎么?你还敢违抗师命吗?”

  “这……恕弟子之罪,此事万难办到。师父您想,两国的仇敌,不是你死,就是我亡,当场不让步,举手不留情啊!常言说,‘放虎归山,必要伤人’,我怎能把吕具放回去呢?况且,我又不是将官,说话能有何用?放与不放,得问人家的主将。”

  “呸!”王爱云听到这里,把眼一瞪,怒冲冲地说道:“好小子,这真是儿大不由爷呀!想当年,你跟我学艺的时候,那真是百依百顺;现在,你觉得不含糊了,眼里头也就没我这个师父了。好吧,既然如此,那咱们也就是仇敌了。你赶紧上马,操起你的金丝软藤枪,咱俩决一死斗!”

  “师父,吓死徒儿也不敢跟您老人家伸手。”

  “你不伸手,我可要抓你了。”王爱云说着话,往后一退身形,“腾”!甩掉英雄氅,紧了紧腰中的大带,过来就要大战宁伯标。

  你别看宁伯标不敢伸手,那帮子青年可不管这套。刚才,王爱云与宁伯标的一番话,他们就憋了一肚子火。现在见王爱云动手了,他们哪有不管之理?只见朱沐英气呼呼地说道:“哎,这老……老家伙,真……真不讲理。看我的!”

  俗话说:“是亲三分向。”朱沐英与宁彩霞已经订婚,结成了亲眷。到了紧要关头,能不向着老丈人吗?因此,他催马枪锤,来到南侠王爱云面前,高声喊叫:“老家伙,你……吃我一锤吧!”说罢,只听“呜”地一声,抡锤便砸。

  王爱云不敢怠慢,急忙闪身躲过。

  宁伯标见他二人战在一处,心中十分着急,暗暗想道,看来拉是拉不住了,这可怎么办呢?急得他直转磨磨。

  再看朱沐英。他抡开双臂,左一锤,右一锤,奔王爱云的致命处砸来,恨不能一下儿把他置于死地。

  此时,王爱云更加恼怒。他一边交锋,一边用手指着宁伯标:“好小子,你站在一旁充好人,却让别人过来打我。看来,你心中再无师徒之谊了。好小子,你等着我!”

  王爱云往后一退身形,“咯嘣”!按动绷簧;“锵啷”!亮出一口宝剑。这一亮剑不要紧,就见两军阵前,“唰”地打了一道厉闪。他这四宝剑,叫紫电青霜,那真是切金断玉,削铁如泥,其快无比。再看王爱云,他手舞宝剑,冲着朱沐英厉声喝喊:“孽障,你给我过来!”

  “过来就过……过来!”说话间,朱沐英抡锤又打。

  老侠客见朱沐英抡锤打来,先将身形闪躲一旁,接着,使了个凤凰单展翅的招数,挥动宝刃,“唰”!奔朱沐英的脖子刺来。

  朱沐英一看,不敢怠慢,赶紧缩颈藏头。他刚把头低下,“唰”!宝剑就从他的脑门掠过。朱沐英刚一长身,哪知道王爱云将腕子一翻,使了个脑后摘瓜,“唰”!又把宝剑刺来。这一剑可把朱沐英吓了个够戗,左躲右间没来得及,干脆,他把小眼睛一闭,等死了。

  就在这时,他就听“嗖”地一声,只觉着脖颈冷飕飕的,刮来一股冷风。朱沐英略定心神,明白了:啊,宝剑走空了,他没真砍我呀!

  别看王爱云心里生气,可他却不忍心下死手。为什么?老头儿心里琢磨,我已经是年过古稀的人了,还能再开杀戒吗?纵然将他杀死,这也不算什么光彩的事情。干脆抓个活的,将吕具换回也就是了。所以,他把宝剑砍空之后,紧接着又用宝剑平着一推,对准朱沐英的脖子,大喝一声:“下来!”

  朱沐英往后一闪身,没有坐稳,“扑通”栽于马下。

  老侠客忙走过去,抬腿将朱沐英踩住,没费吹灰之力,抹肩头,拢二臂,把他捆了个结结实实。接着,点手呼唤亲兵:“来呀,将他押了回去!”

  亲兵涌了过来,跟拽死狗一样,把朱沐英拖下阵去。

  朱沐英被绑、被拽,怎能甘休?他拼命呼喊:“哎哟,救—…·救命呀,救命——”

  喊也没用,让人家拽回本队。

  王爱云生擒朱沐英,显了个手段,心中十分得意。他手持胡髯,二次站好,冲宁伯标说道:“宁伯标,过来吧,你还客气吗?来来来,我奉陪你走几趟!”

  常言说,“师徒如父子”啊!宁伯标再有能耐,也不敢与师父伸手。急得他直搓手跺脚,无有主意。

  这阵儿,常茂可急坏了。为什么?他见朱沐英被擒,生怕有个好歹呀!他眼睛一转,四外一蜇摸,高声派将:“武尽忠、武尽孝,你们哥儿俩过去,抵挡一阵。”

  这哥儿俩听了,吓得脑袋“轰”了一声,胆怯地说道:“哎,元帅,金锤殿下都不是对手,我俩不更是白给吗?”

  常茂真气了,他把雌雄眼一瞪,怒斥道:“白给也得去。快点!”

  这哥儿俩不敢违抗军令,只好晃动掌中的镔铁怀抱拐,奔疆场大战南侠王爱云。

  简短捷说。他俩武艺一般,根本就不行。南侠王爱云左闪右躲,“啪啪”使了个钩挂连环腿,哥儿俩“扑通、扑通”,全趴在地下了,也被人家生擒活拿。

  时间不长,让人家生擒了三个战将。明营军兵见了,无不提心吊胆。

  就在这时,南侠又高声问道:“哪个还来较量?常茂,你敢不敢过来?”

  常茂听罢,把脖子一缩,心中暗想,这老家伙真厉害呀!两军阵上,像玩耍一般,就打了个胜仗。若再让别人过去,也难以取胜。如此说来,非我亲自出马不可啦!想到这里,略思片刻。高声喊话:“胡强!”

  “有!”

  “你千万把吕具扛好。我若被人家抓住,你就来个走马换将,拿吕具先去换我,可别先换小磕巴嘴和那哥儿俩。听见没有?”嘱咐已毕,催马就要上阵。

  宁伯标心想,老师父武艺精奇,常茂伸手也是白给呀!可是,已经到了这地步,再劝也无济于事。所以,只好再三嘱咐:“茂儿,南侠乃盖世奇才,你千万多加小心!”

  常茂不以为然地说道:“放心吧,你是他徒弟,抹不开伸手,哼,我可不管这套。”

  常茂催马来在阵前,冲王爱云说道:“我说老头儿,你挺好啊!行,你还真有两下子。到底姜是老的辣,茂太爷心服口服,外带佩服。”

  王爱云说道:“娃娃,你冲上阵来,难道想跟老朽动手不成?”

  “动手可不敢,为的是跟你学几招儿,开开眼。我说老人家,你的能耐真不错,你年轻那阵儿跟谁学的?”

  常茂一边说话,一边往前凑,约摸兵器能够上了,他抽冷子把禹王槊抡起来,“呜”!奔王爱云就砸。

  这也就是南侠王爱云了,若换个别人,他非砸上不可。王爱云见架来了,说时迟,那时快,忙把脑袋一扑棱,“噌”!侧身跳出圈外。这样一来,常茂这一架就砸空了。

  王爱云站定身形,瞪起双睛,破口大骂:“好啊!你这小子,说人话,不办人事。今天我豁出来了,非要你这条性命不可!”说到这儿,一晃紫电青霜剑,要大战常茂。

  不知胜负如何,请听下回分解。

上一页  回目录 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