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书369 >> 古典名著 >> 中国古代侠义小说
第五十三回 结朱陈共效鸾凤 联秦晋同偕金璧

  (要孩儿):

  拨琵琶,慢慢弹,唤庸愚,警懦顽,七条弦上多哀怨。黄沙白草无人迹,古戍寒云乱鸟还。

  鱼罗惯打孤飞雁,收拾起渔樵事业,住从他风雪关山。

  话说左贤王、文翰林等随内监入宫,山呼已毕,文正奏道:“奉旨提审这一干人犯,臣不敢自专,今与左贤王千岁审实口供、罪案,呈上万岁亲决。”太监接上。天子展开一一看完,与四人之本毫无差错。天子大怒道:“刁发存心不良,险误国家大事,本该灭族,姑念懿亲,斩首示众;其子刁虎,本当斩首,念刁氏无后,发在边地充军;刑部张宾,削职为民;其弟张实,斩首示众;季德手伤二命,又敢行刺大臣,着凌迟剐死;包成斩首示众;胡用丧师失地,本应斩首,念从征有劳,革职免罪;其余党羽免追。云文不孝,本当斩首,念功臣无后,着云定带回家中教训。”圣上批定罪案,即降旨命三法司和文正代去施行。正是:善恶到头终有报,只争来早与来迟。

  当下圣旨巳下,文翰林和三法司不敢怠慢,随即领旨,带领侍卫人等,就在金殿将刁发父子人等剥去衣冠,皆绑起来,带出午门,押赴云阳市口。一个个朝北跪下,刽子手提刀,只候旨到行刑。少顷一刻,只见穿宫大监一马跑进法场,手执行刑牌,大叫:“开刀!”监斩官喝声:“动手!”

  只见法场中黑旗一展,炮响一声。人头齐落。可怜刁发一等权臣,化作无头之鬼;李德行凶、包成作恶,俱化作南柯一梦。可见天理昭昭,善恶有报。后人有诗为证:

  百般凶恶百般奸,到底难欺头上天。

  自古何人能放过?劝君素位且安然。

  话说文翰林奉旨同三法司斩了刁发、张实、包成,剐了季德,四颗首级捧来复旨。天子传旨,命挂在云阳市口示众,其余军犯,命三法司即日起解动身。各人领旨去了。

  天子又命云太师道:“卿可领众功臣听封。”云太师奏道:“臣与雁翎、钟佩尚有家事上奏天庭。”天子道:“奏来。”只见三人一齐跪下,各呈一本。太监接来,摆上龙案。天子见本,先看太师的本章,原来奏的是:“逆子云文,蒙恩赦罪,以家法教训,但其生性愚劣,不堪承嗣,愿令归宗。再女素晖,因曾许状元钟林云,因刁虎强媒,男装逃去,改名云素,蒙圣恩取中探花,至今负罪,未敢明奏。今正改妆待罪,天恩定夺。”皇上大喜,道:“闺中有此奇才,真真难得!又与状元为婚,可谓郎才女亦才矣! 待朕与他主婚便了。”正是:休言闺阁女,亦有探花才。

  又看钟佩的本章,原来是奏的:“钟林云先定云民为婚,后因奸人陷害,逃罪西湖,多蒙榜眼章江父子怜才周济,臣妻子受厚恩,十分仗义,误认云氏已亡,又聘章氏紫萝为婚,尚未过室。求圣恩定夺。”天子大喜,道:“云氏才貌双全,章氏贤德并茂,二佳人,一才子,理合为婚。待朕做主,择吉同娶,一日成婚便了。”正是:芍药庭边双翡翠,芙蓉池上两鸳鸯。

  又看雁翎的本章。原来是奏的:“公于雁羽,前因被刁发谋害,避祸藏身,多蒙文翰林相留,又为刁虎抢娶文氏.是雁羽救回,因此患难结婚,言而未聘;不意后因西羌兵乱,多蒙董金瓶收留,后又定婚,未娶。今者董金瓶随兵北征,屡建大功;前者,文翠琼患难相留,屡施大德。二人之婚,求天恩定夺。”天子看了,益发欢喜,哈哈大笑:“恰好文配文、武配武,一般儿都是一夫二妇,却也均匀!都待朕做主,替三卿迎娶!”当下三人一齐谢恩。

  天子即命钦天监选定吉日结亲,又命户部尚书:每人赐给黄金万两、锦绣千端、蟒袍一领、玉带一条、御酒千瓶、御筵十席,“左贤王可代朕劳,三家一日迎娶。”圣旨一下,三人又上殿谢恩。天子道:“三位卿家且回去料理贤郎姻事,候吉期之后,将随征大小军兵开了功劳簿来听封。”

  太师三人大喜,当殿谢恩,辞驾出朝,领了御赐的金银缎匹等件,摆道各回府第。一路上摆得热热闹闹,好不风光。正是:时来风送滕王阁,花开月满十分春。

  单言云太师回庄时,御赐物件摆满厅前,夫人、小姐好不欢喜。不表。

  且言钟爷正将御赐金银缎匹,父子二人摆回府第,庆贺天恩。忽见家人禀道:“夫人、小姐已到京都,现在章府了。”钟爷大喜,即命山玉摆了状元执事,前去迎接母亲、妹子。山玉领命,即刻摆道前迎。不一时,到了探花府内;先见章员外、安人。安人见女婿中了状元,十分欢喜。

  问了几句话儿,然后到后面见了母亲、妹子,谈了别后之言,随同到前堂辞了院君、员外并紫萝小姐,两下恋恋不舍,洒泪而别。上了大轿,摆了金瓜钺斧、黄伞青旗,回御史府而来,好不威武。正是:烂柯山下采樵者,苏秦原是旧苏秦。

  当下,夫人、小姐入内,钟爷相会,大哭一场,细谈了些离别艰难苦楚。今日重逢,如花树重开,月残又满,悲喜交加,不能细说。山玉当晚办酒,家宴十分欢乐,不表。

  且言文翰林次日到云、钟二家贺喜,又请董金瓶拜为己女,同翠琼小姐二人一同发嫁。董仁道:“小妹不过后聘的,焉敢同令爱千金并日而行?”文正道:“说那里话!一者圣上旨意,二者令妹屡建大功,文武全才,理当为正,三者雁家小婿不是令兄姊妹相助,也不能如此。”董仁见来意真切,只得送金瓶到文府来行礼。

  不一时到了文府,家人报道,文夫人同翠琼小姐迎出厅来,接进后堂。金瓶乖巧,就倒身下拜,认文老爷夫妇为父母。文正夫妻见金瓶亲热,十分欢喜。拜过之后,又拜翠琼。翠琼道:“请上。”金瓶也道:“请上。”二人谦过不止。夫人道:“你二人不必谦逊,序齿拜罢。”金瓶与翠琼同庚,长一个月份,翠琼拜金瓶为姐。二人一齐下拜。拜罢,同归后楼去了。二人你爱我满腹文章,我爱你浑身武艺,倒十分相得。文正当日备席家宴不表。

  且言光阴迅速,不觉到了吉期。先是雁都统、钟御史父子们摆道,去拜请左贤王主婚。左贤王即忙打道,到钟府、雁府二家恭喜。钟御史将御赐的金银彩缎、礼物花红等件,每件一半,摆在两下。请左贤王饮过,宴罢,将礼物摆成,送往云、章二府而来。员外也备了聘礼,打了探花的执事,下到钟府,来聘玉环小姐。只见两下里箫笙管乐,好不热闹。正是:金马玉堂声价,柏台乌府威严。

  不表钟、云、章府三家热闹。且喜雁都统也将御赐的聘礼摆得齐齐整整,行到文府而来,打着军门的执事,家将们都是顶盔贯甲,更加威风。那在京的文武官员、九卿六部,无一人不来恭喜,还有番将青奇、哼都,和赵璧全、章定金、马如、章清、红光父子、张炳、赵魁、路瑶、李俭,以及王老虎、熊飞龙、张三、赵大一班众将,都人人备礼,到四家恭贺,分外亲热。

  到晚,三位新郎、五乘花轿,执事人等,挤满长街,火把灯球如同白日,说不尽的荣华显贵。

  再言钟佩前一日言过:“此日文武都在我家饮宴。”到晚,左贤王同各位朝臣先到云太师府里道过喜,又到文、雁、章三府道过了喜,至晚都到钟府,吃贺喜筵席、看新嫁娘。左贤王为首,以下九卿四相六部,各官叙位而坐。钟佩在外陪官;山玉在内陪诸亲六眷。两下乐声齐奏,家将们一双双上菜。 宴罢,引新郎先至云小姐房中,合卺后,到章小姐房内交杯。然后众官看过新娘,再来欢宴。

  正入座时,忽报客到,众人抬头一看,只见来了二人,都是戎装甲胄而来。

  不知何人,且听下回解说。

上一页  回目录 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