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书369 >> 古典名著 >> 中国古代侠义小说
第三十五回 小英雄智出三关 老都统勇平双寨

  话说刁龙领兵来拿雁公子,不防公子见事不偕,上了那匹神马,早已冲出去了。这刁龙还将人马扎住两头,在中间那些人丛中搜寻,吵得天翻地覆。那人丛也有来看的,也有来打的,足足的有数万人,遂赶来寻。众人被逐搜,倒烦了,人人不服道:“这擂台原是谁人打的?怎么赢了就欢喜,输了就拿问?好不公道!我们大家就走他娘,着他怎样?”当下众人打了一个号子,只见天翻地覆、浪裂波开,强梁的当先,懦弱的从后,蜂拥而来。那些兵丁那里拦挡得住?有几个千总拿棍来打,谁想正遇王老虎,一拳打倒,众人乘势一哄,都无法无天的四散奔走。正是:官不公廉民不服,上无元直下无尊。刁龙大怒,传令把守关门搜缉。不表。

  且表雁公子不顾王老虎等人,他将神马一夹,片刻工夫,早到关门口。关门口有数营兵,在此盘过来往的人,十分严紧。公子一想,下了马,藏好了双锤,大大方方,出关门时,本出张英的火牌、令箭,向营兵丁道:“呔!爷有令,叫你们用心盘诘奸细,命俺出去巡逻呢!”那些兵丁还道内里的人,一个个弯腰,遂叉手道:“是是是。”公子带马出关,闯出西关去了。正是:打破玉笼飞彩凤,遁开金锁走蛟龙。

  不言雁公子奔西羌,上大路,到落雁关来也。再说老都统自从败入回雁峰落草为王,帐下有三千人马,每日演习,思想回南。这叫做无巧不成词,那雁翎闷了三年,刻刻暴躁,那一日见部下儿郎操得精了,遂与章清、马如等商议杀出关去。章清道:“若要出去,须定下计方好。目下羌将巴都统领兵扎住二个大寨,在回雁峰山口这里边,粮草颇多。除非夺了他两座大寨,方可以南挡刁龙,北挡羌寇。”雁翎道:“言之有理。”遂令章清领一千人马去抢左营,马如领兵一千去抢右营,本营帅在两边救应,令哼都等仍在山守寨,以防不测。

  当下雁翎祭旗放炮,率兵杀出山来,只见旗幡招展、杀气迷天。那些兵都是操精了的,个个都想回南,无不踊跃争先,好似生狼活虎一般。当下一声大炮,章清杀出,羌兵都没有准备,如何抵挡得住?都四散奔逃。那章清一马杀入中军,正遇羌将海公清,舞狼牙棒放住章清,二人厮杀。怎当得章清的兵精将勇,舍命争先,杀散羌兵,都来围住海公清厮杀。那海公清见阵脚巳乱,无心恋战,败出去了。章清也不追赶,把住营门,静候元帅。

  再言马如领一千兵丁杀奔羌营,正遇阿么花,两条枪杀在一处。却好雁都统到了,见马如同羌将交锋,舞大刀前来相助,阿么花敌不住,也败去了。正是:英雄兵力勇,豪杰智谋深。

  当日章清得了左营,马如得了右营,雁翎大喜道:“二位将军守好了营寨,待本帅去取了落雁关来就好了。”章清道:“不可。那落雁关中兵多将广,岂可轻敌?依末将愚意,且守着二寨再作道理。”雁翎道:“非也,倘若羌兵起大队人马来夺营,如何抵敌?不如乘势杀去,使他不及防备为妙。”当下雁翎领了本部人马,杀奔落雁关去了。这且不表。

  单言海公清同阿么花败回落雁关,来见了碧宝康,细言前事,碧宝康大怒道:“这还了得!”随即打起聚将鼓来。那些大小羌官,一个个披挂齐整,到辕门伺候,好不威武,明盔亮甲的站在两边。怎见得?有诗为证:

  西羌元帅果威凤,升帐参仪迥不同。

  鼓点一声兵将至,执锐披坚见元戎。

  话说碧宝康升了帐,大小羌将参见已毕,那碧宝康开言道:“今有南蛮雁翎,入山养成锐气,又领兵马前来入寇,诸将须要小心迎敌。”遂令左都儿大将盖文领兵三千,在左边埋伏,令右都儿叽突领兵三千,在右边埋伏:但听本关炮响,一齐杀出,去抢两峰。二将去了。又令红袍大力子吐儿生出共迎敌,令阿么花领兵三千敌左哨,海公清领三千兵抢右哨,“本帅敌他中军,候众将前来接应。”各人得令,一个个耀武扬威,杀出夫来擒雁翎。正是:芜兵多猛勇,番将逞英才。

  且言雁翎领着人马,杀奔落雁关来,顶头正遇番将大力子吐儿生。两阵对圆,雁翎出马大喝道:“快献关来,饶你狗命!”那吐儿生哈哈大笑道:“雁蛮子,你好不知时务!俺这里雄兵百万、战将千员,谅你纵是英雄,也不出俺元帅之手!南关刁龙又是你的对头,无兵前来救你,不如顺了西羌,同抢南朝花花世界,也不失封侯之位,倘若失机,悔之晚矣!”雁翎大怒,也不答话,提刀就砍,吐儿生将钢叉急架相迎。打马冲锋过去,英雄闪背转来,二人大战。那吐儿生乃是西羌名将,使一条五股钢叉,重百斤,有万夫不当之勇。这雁翎抖擞精神,舍命相争,只杀得个对手。不防碧宝康领了一万羌兵、四十八员战将,到军前掠阵,见雁翎英勇,他将铜赤刀一摆,一声号炮,四面羌兵一齐杀来,将雁翎的人马团团围住,令四十八员大将一齐杀来。雁都统叫了声:“不好!”忙路大刀紧一紧,奋勇争杀,搅在一处,好一场大战!正是:滚滚黄沙迷面目,霏霏杀气锁红尘。

  那雁翎一口刀如何故得住五十般兵器?看了部下儿郎折了一半,无心恋战,向碧宝康虚砍一刀,冲出重围,败下去了。碧宝康大叫:“那里走!”领众追来。那雁都统败了下来,思想归寨,会合章清、马如的兵马来再战。谁知败到半路,只听得叫杀连天,抬头一看,四面八方羌将围裹而来,章清、马如的寨子已被阿么花、海公清同盖文、叽突攻破,四员羌路围住二人厮杀。正在危急,却正好雁翎杀到。这才是:只因思返国,兵将尽受围。

  雁翎见二将被围,叫声:“不好!”一马冲去,叫道:“本帅来也!”将大刀一起,飞来迎敌。章清见主帅到了,一齐奋勇争先,两条枪犹如生龙出海,一口刀好似紫电飞空,只杀得四员羌将马仰人翻,招架不住,着看要败。不防碧宝康带领三万大兵、四十八员大将一齐杀到,见前边厮杀,便传令将三万羌兵围住,休要放一个,违令者斩首示众!那些羌兵得了令,奋勇当先,呐声喊,四面八方围得铁桶一般水泄不通,十分利害。正是:准备强弓硬弩,思擒猛虎蛟龙。

  那碧宝康催动兵马,带领吐儿生并四十八员战将冲入重围,正遇几个人在那里厮杀,碧宝康把赤铜刀一起,大声叫道:“雁蛮子少要撒野,本帅来也!”一刀剁下来,好不利害,雁翎急架忙迎,杀在一处。四十八员先将见主帅交锋,一齐动手来围住三人厮杀,好一场大战。有赞为证:

  两个元戎对敌,一双总帅交锋。刀来刀去,万道寒光耀目;人撞人口,四条膊臂穿梭。

  这一个恨不得平吞西羌地界,那一个恨不得夺取南国江山。这一边,两个先锋英雄少;那一边,十万儿郎战士多。只杀得:征云惨惨,辨不出东西南北;杀气腾腾,看不见日月山河。

  着刀者,便做了无头孤鬼;中箭者,却是那惨死骷髅。

  不言老都统被围在那里舍命交锋,且言那雁公子那日扫了擂台,闯了出去,丢了王老虎等智出三关,上马就跑,谁知这匹神驹,知道雁都统有难,驮了公子,登开四足,如风送云,飞往落雁关冲来。公子在马上听得喊杀之声,登高一望,只见数万羌兵围住南兵。公子大惊,亮起双锤,一马冲过重围,正见父亲被围甚急,便大叫道:“爹爹少慌,孩儿来也!”雁翎一见是位少年的将军,手舞双锤,奔碧宝康便打。碧宝康将刀一架,震得两膀酸麻,几乎坠马,忙叫声:“不好!众将快来助阵!”那四十八员战将,刀枪剑戟齐来助战。海公清就将那狼牙棒打来,被公子左锤枭掉狼牙棒,右手一锤,打得跌的跌跑的跑,但是撞着他锤,骨断筋开;碰着他锤,血流肉绽。这一阵伤了二十多员羌将,把个碧宝康杀得胆战心惊。这雁都统、章清、马如见有了救兵,奋力当先,碧定康如何抵敌?遂领大兵退回去了。公子方才回马,追了一阵,只杀得兔走鸦飞、星离云散。天色将晚,都统鸣金收兵,公子方回马。

  正欲回营,查点军将,猛听得一声炮响,在回雁关山峰杀出一支兵来,旗幡招展,蜂拥而来。雁都统大惊,和雁公子等一齐来看。正是:只道羌兵已退去,谁知山谷又来兵。

  不知后事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

上一页  回目录 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