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书369 >> 古典名著 >> 中国古代侠义小说
第三十三回 少兄老弟拜宾朋 夜走晨眠寻老父(西江月)

  不愿高官厚禄,自甘水曲山环。教儿耕种几分田,无虑无忧无怨。

  千卷图书架上,四时花柳庭前。(下缺十三字)

  话说那怪被公子追赶,即丢下双锤,回头一口,来咬公子。公子一闪,飞起右脚,拦头一腿,打个正着。那怪大叫一声,就地一滚,现了原身,乃是一匹青马,鞍辔俱全,褡蹬上挂了两柄金锤,浑身淌汗,后蹄上伤了一剑,剑痕犹显。公子一看,道:“原来是你这畜生作怪,害人家儿女!

  也罢,本当杀了你,代我的马抵命,怎奈我没有坐骑,不好行走。就将你抵他便了。”说罢,拔下他的两柄金锤来,插在自已腰内,带着缰绳,跳上鞍桥就走。那马不服人骑,一连几纵,早跳过几个山头去了。公子一手抓鬃,两腿夹定,任他纵跳。跳了一会,跑摊了性,然后公子兜他头上打了一掌道:“快送我回去!”那马大叫一声,登开四蹄,渡水登山,犹如腾云驾雾一般,顷刻就跑回原处。正是:英雄又得龙驹马,好似蛟龙得雨时。

  公子跑回原处,日已东升,跳下马入内来看行车,只见多少人在那里嘈嚷。公子走进来道:“你们吵甚么?”众人看见公子回来了,大家走来道:“真真是神人下界了!请问神人,妖怪如今在那里呢?”公子道:“在这里不是的!”

  众人一看,见是一匹蓝靛般的青鬃马,长有一丈,高有八尺,威风凛凛。众人道:“原来是这个业富作怪!害了我等许多少人家。小厮,打呀!”一个个拿了扁担、杠子前来打马。公子连忙拦住:“不可,不可,我的马被他吃了,我如今就要骑他,你们若打坏了他,我将何物骑坐?”众人道:“既是客官如此说,由他罢。”公子备好行李要走,众人留住道:“小人们蒙客官代我等除了害,歇歇再走。”众人你扛行李我牵马,留到家中备饭,留公子顽了一天。次日,公子绝早起身,众人备了早膳,打了行李备好马,公子用过早膳,别了众人,上马加鞭。正是:寻亲心意重,上马不停骖。

  雁公子得了这匹神马,真是日行千里,十分快速。公子离了兔儿窝,照行了两日,离西关只有二百里路了,回头一看,又日落西山,四面黑了下来了。公子催马赶路,不觉走过宿头,无处安身。向前一望,只见山脚下一个小小的庄子,公子道:“不免且到这庄上借宿一宵,明日再行便了。”

  遂将缰绳一带,奔上庄来。过了濠河一看,只见庄中间瓦房内张灯结彩、笙箫细奏,十分热闹。公子近前下马,向庄客拱拱手道:“我是远来之人,出关公干的,因贪行了几步路,无处投宿,特来借住一宿,明日一并相谢。”那庄汉向公子气哄哄的道:“客人,你往常来时,我家员外原和气的,还有款待。如今我家员外弄了桩不遂心的事,再也不行善了,你止好到别处去罢。”公子道:“我明日把房钱就是了,有甚么做不来的?”那人道:“哎,你好嘈唆,说不借宿,还在此觍着脸死泥!快快走,莫要弄出祸来,性命要紧!”公子一听此言,心中大怒,喝道:“借不借罢了,怎么开口便伤人?”那庄汉欺他年小孤身,便回道:“我就骂你这小杂种,怕你怎的?”公子听了,只气得三尸神暴跳、七窍内生烟,大喝一声:“我把你这大胆的死囚,结果了你罢!”走向前探开虎爪一个巴掌,只听得“唉呀”一声,“扑通”的跌倒出去了。正是:群羊焉敌虎,众鸟怎嘈鸾。公子打倒一个,那些庄客都来相打,被公子一顿拳头,打得落花流水。

  正在纷争,却好员外看见众人打降,员外喝住庄客,不许动手。公子见了员外,向前打了一躬,员外忙忙答礼道:“小客官,因何打我庄汉?”公子道:“岂敢!”遂将上项事说一遍。员外道:“却是客官来不凑巧!我家小女今日作业招亲,不然倒可以相留了。”说罢,叹了一口气。雁公子道:“老丈令爱招亲,乃是一桩喜事,因何叹气?”员外道:“一言难尽!”公子道:“却是为何?”员外道:“客官有所不知,小老儿夫妇年皆半百,只生这个女儿,年方十六,原指望将来招个女婿,养老送终。谁知就这山中来了一伙强人,聚集五七千人,为首一名王老虎,十分利害,每日打家劫舍,官兵也近他不得。不想前日看见小女有些姿色,前来说亲,若是不允,便拿我去开刀。小老儿没奈何,惧他强行,只得允了。便是今日前来招亲,所以不敢相留,客官休要见怪。”员外未曾说完,把公子气得怒发冲冠,大叫道:“反了!反了!有这等事,这还了得!也罢,等我今日再闯个祸,待我抱个不平便了!”正是:英雄多胆略,不怕恃强人。

  公子道:“员外不要心焦,我代你拿强人便了。”员外道:“那强徒四个头领,无数的喽罗,甚是利害,倘若敌他不过,反要绝了全家的性命!”公子道:“不妨,我自有拿他的法儿。”员外只得留公子入庄。用过酒饭,雁公子道:“员外,家眷都躲在别处,只须如此如此,就拿住了。”正是:准备窝弓擒猛虎,安排香饵钓金鳌。当下雁公子预备现成,整顿马匹器械,专候强徒到来,这且不表。

  单言金家村后这伙强人,为首的名王老虎,第二名熊飞龙,第三个名张三,第四个名赵大,俱有些武艺。当下王老虎点了廿名喽兵,三鼓时分,鸣锣击鼓,前来招亲。上了庄,过了濠河,下了马,只见庄门大开,王老虎昂然而入。

  才入门,不防雁公子闪在旁边,迎胸一把揪住,朝里一掼,掼了一跤跌倒在地,被两个庄汉起手一棍打了,用绳子绑在后边。那二十个喽兵不知就里,拥来扶时,被雁公子一抓一个,一连绑了七八个。那后边的叫声“不好”,呐声喊,都回去送信。这雁公子吩咐庄客,将拿住的押在后边藏了。叫几个手快的庄汉:“拿一捆绳索,跟我到吊桥口捆人去。”公子上了马,执著两柄金锤,来到护庄濠河边,等候强徒前来厮杀。正是:英雄多胆略,独马等强人.不多一时,只见远远来了七八十火把,照耀如同白日,当先三个头领,三骑马顶盔贯甲,杀奔前来。公子将双锤一亮,立马桥上,大喝道:“大胆强徒,敢来送死!”那熊飞龙挺长枪大喝道:“擒我大哥的就是你么?”公子道:“然也。”熊飞龙大怒,挺枪就刺。公子说:“来得好!”将双锤一架,在桥上杀了五个回合,被公子一锤枭去枪,劈胸揪住,擒下马来,朝下一掼,捆进去了。那张三、赵大大吃了一惊,拼命来救,两骑马、两口刀一齐拥上桥来,双刀齐下。

  公子将双锤一枭,两口刀总打下水去,复一扫,将二人打下水去。七八十个喽兵见没了头领,都来救时,被公子冲下桥来,一路锤打得落花流水,跌的跌,跑的跑,呐喊一声都回去了。正是:众犬难同龙虎斗,群鸦怎与凤凰争。

  话说雁公子见众人散了,勒马回来,却好张三、赵大在水里爬上来要走,被雁公子抓住,一同捆上庄来。公子坐在中堂,叫庄客将王老虎、熊飞龙、张三、李四等一干人都拥来。公子喝道:“你这班强徒,有多大本事,如此放荡!我如今将你们解到官去请赏,极其容易,只是你们心内不服,也显不出我的英雄勇猛。我如今放你们起来,四个人杀我一个,那时就死而无怨了。”说罢,叫左右把他们放了。那老少庄汉看见放了强盗,唬得都躲了,大厅上只有公子一人。

  那王老虎见打脱了婚姻,心中正恨,一放起来,便叫:“兄弟们动手!”大家拿了兵器拥上堂来,枪刀板斧一齐砍来。公子道:“来的好!”拎起两柄金锤,朝旁一扫,只扫得叮叮当当一片声响,那四般兵器,都在半边去了,连人几乎扫倒。四个强徒吃了一惊道:“好重家伙!”复转身来,王老虎提起大斧搂头就剁。公子一锤枭去,进步喝声:“去罢!”早飞起左脚,一腿将王老虎打倒。三人来救,却被公子并了双锤,一只手拎起王老虎,向三人兵器上一还道:“你们不服,我先掼死了他,再来提你们!”三人见要掼死王老虎,唬得战战兢兢,一齐跪下道:“我等投降,求壮士饶命!”正是:擒贼先捉首,群凶自伏降。

  公子送放了王老虎。当下四人一齐跪下道:“愿请壮士入山为主,我等甘心情愿。”公于道:“不可,大丈夫当干功名,封侯拜相,焉可在绿林中藏身?你们要干功名,跟我出塞,自有好处。”四人道:“愿随壮士。”公子大喜。

  当日金员外杀牛宰羊,大开筵宴谢公子,并请强徒。公子道:“既获四位不弃,须要同心合胆才好。”那四人道:“既蒙壮士大恩,我们欲辞神立誓,拜壮士为兄如何?”公子道:“论年纪,是我为弟。”四人道:“这个断断不敢!还是少兄老弟便了。”公子大喜,当下拜了宾朋,对天立誓,欢呼畅饮,大醉方休。公子同四人收拾动身,这员外又备酒饯行,捧出一盘金银,送五人为路费。公子推辞再三,方才收下。当时五个人都扮差官模样,捎好同行,行李内藏了兵器,上了马,公子在前,四人在后,五骑马直奔西羌而来。

  这一来,且听了回分解。

上一页  回目录 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