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书369 >> 古典名著 >> 中国古代侠义小说
第九十九回 议大婚同治立后 受干预皇帝微行

  慈禧是个多事女,

  事事都要随心意。

  母子失和走邪路,

  一场悲剧天下奇。

  法国领事丰大业,有意放走拐子王三,激起了百姓的极大愤慨。他们一个个挥舞双拳,吼声震天。霎时间,把天主教堂围了个风雨不透。

  院长休罗姆怕出事,忙派人向领事馆告急。丰大业向崇厚提出抗议,叫他派兵保护教堂的安全。崇厚哪敢怠慢?命天津守备衙门,派清兵一个营前往弹压。结果,三百多名官兵,都淹没在群众的海洋之中。

  院长休罗姆闻知,把教堂所有的人都动员起来,各拿器械,严加守护。王三还领着几十个人,登上教堂的高处,往下扔砖瓦。有人认识王三,用手指着他喊道:“那个黑胖子就是拐子王三!”“抓住他,别让他跑了!”成千上万的群众,狂怒到了不可抑制的程度。

  休罗姆急忙派人,二次向领事馆告急。丰大业一听,气极败坏。带着秘书西蒙,找到三口通商衙门。门上人一看是两个气势汹汹的洋大人,早躲了起来。丰大业如入无人之境,一直找到崇厚的书房。

  崇厚见丰大业像凶神一般闯进来,战战兢兢地说:“阁下……丰大业先生……你有事请坐,请坐。”丰大业挥舞着拳头说:“饭桶,纯粹是个饭桶!你纵容歹徒闹事,威胁教会的安全,我跟你完不了!”“丰大业先生,不,阁下,听我说……”“你说个屁!”丰大业从腰中取出手枪,对崇厚“乓乓”开了两枪,把崇厚的帽子穿了俩眼儿。崇厚“唉呀”一声,转身就跑,丰大业还不解恨,又把书房抄了,并吼叫道:“你不管,我管!我要派兵,把刁民统统杀死!”说罢,转身就走。

  躲在花墙后的崇厚一看,伸着脖子喊道:“阁下,请等一等。我派人护送你,千万注意安全哪!”丰大业不理不睬,带着西蒙走出通商衙门。

  这时,门外也聚集了上千的群众。一双双愤怒的眼睛,盯着丰大业和西蒙。丰大业一向看不起中国人,他横冲直撞,旁若无人。

  说也凑巧,迎面正遇上天津知县刘杰和总管高升。因为事情越闹越大,刘杰先赶到望海楼教堂,说服百姓,劝他们千万不要闹事,并保证把此案办好。为了说服崇厚,他带着高升,步行赶奔通商衙门。一路上连说带劝,让大家耐心等待。

  丰大业认识刘杰,把他视为眼中钉,他不容分说,就举起了手枪。高升眼尖,赶紧用身子护住刘杰。“当当”两枪,把高升打死,刘杰也受了伤。本来,群众已忍无可忍。见此情形,再也忍不住了:“打死洋人!”“打死洋鬼子!”霎时间,上千群众像愤怒的雄狮,“哗”就把丰大业和西蒙包围了,一围一散,不到片刻的工夫,把俩洋人砸了个稀巴烂。

  有些不明真相的群众,听说刘杰被洋人用枪打死了,更炸开了锅。“嗷”的一声,闯进望海楼教堂。见洋人就打,见东西就砸。最后,从一所院落里,搜出被骗的儿童。有的人家找着孩子,自然是欢喜若狂;没找着孩子的,自然是火上浇油。就在这时,有人又从地窖里搜出一批死孩子。这样,更把群众气极了,一把火就把教堂点着了。

  事态发展到这种地步,已经无可挽救。愤怒的群众,不分青红皂白,见教堂就烧,见洋人便打。直闹了一天一夜,把个天津闹得风声鹤唳,草木皆兵。共烧掉了法、英、美、俄教堂九处,打死各国洋人二十名,贞女十名,洋奴囚十余人,王三也死在拳脚之下。

  这场大乱,大长了中国人民的志气,大灭了洋人的威风。很多外国人都发誓,再不敢来中国了。法、英、美、俄、意、奥、荷七国政府,联合向清政府提出抗议;各国兵船,齐集白河口,法国水师提督声言,要把天津烧为焦土。

  曾国藩查明案情后,感到万分棘手。为什么?处理不当,就要引起外衅,重蹈覆辙。思前想后,唯一妥善的办法,就是向洋人屈从,尽量满足他们的要求,他本着这个宗旨,派崇厚和各国洋人谈判。法国公使威妥玛,提出几点要求。如:将天津地方官、提督、知府、知县一律处死,给丰大业抵命;把“闹事”的歹徒全部处死,给洋人抵命,包赔损失费一百五十万两等……崇厚不敢做主,向曾国藩请示。曾国藩无奈,飞奏北京。恭亲王感到事态严重,一面飞调李鸿章,带兵保卫京畿,一面派丁日昌为特使赴津,会同曾、崇与洋人交涉。经过反复商量,最后达成协议:

  1.将天津知府张光藻、知县刘杰革职充军。

  2.包赔白银五十万两。

  3.由清政府负责重修教堂,并允许各国派兵保护。

  4.派崇厚为特使,到巴黎谢罪。

  5.将闹事者一律处死。

  6.保证今后不再发生类似事件。

  本来,法国公使对这个条约是不满足的。偏巧,法国和普鲁士发生了战争,无力向中国进兵。所以,才同意了。

  消息传出,舆论大哗,纷纷把矛头集中到曾国藩和崇厚身上。说他俩“卖国求荣”、“有理变成了无理”,是“洋奴洋狗”。崇厚借去法国谢罪的机会,逃之夭夭。曾国藩迫于舆论,要求辞职。清宫不准,把他调往两江。曾国藩谢恩后,也急忙逃遁了。

  话分两头。且说慈禧太后,她为天津教案没引起外衅,而暗自庆幸。心里说:中国人有的是,杀几个算得了什么?只要洋人让步,大清的江山无恙,比什么都强。

  光阴似箭。转眼到了同治十一年,小皇帝已经十七岁,该给他订亲了,谁知为了皇帝的亲事,又引起一场轩然大波。

  原来,慈禧相中了刑部员外郎凤秀的女儿富察氏。此女今年十四岁,明慧可人,小巧玲珑。凤秀隶属正黄旗,他家不但是八旗世家,而且是满族八大贵族之一,乾隆的皇后就出在富察家,所以,论人品,论家世,都有当皇后的资格。

  可是,慈安太后却相中了翰林院侍讲崇绮的女儿阿鲁特氏。此女今年十九岁,人样子虽不出奇,然而知书明礼,能写一手好字。外边的舆论,也都夸阿鲁特氏好。所以,慈安太后就更中意了。

  有一天,慈安太后把同治皇帝叫到长春宫,商议这门婚事。同治帝说:“皇额娘看中了就行,何须问我!”慈安道:“那可不行,大主意还是你自己拿。现在候选的共十人,从十人当中选出四名,再从四名当中选出皇后。这是你一辈子的大事,决不能委曲求全。”同治帝与母后慈安感情最好、没有什么拘束,他说:儿也准备立阿鲁特氏为后。虽然她比我年长两岁,但知书明礼,还得帮助儿处理政务。”“说得对,身为中宫,是要找个拿得起来的人。”

  两天后,西太后把东太后请到寝宫,商量同治帝立后的事。慈禧竭力夸奖凤秀的女儿,慈安则认为崇绮的女儿为好。为此,两宫太后僵持不下。最后,把同治帝找来,叫他自己决定。

  同治帝已知道慈禧的打算了,当着面不敢反驳,只好说:“儿不敢挑剔,只要皇额娘看中就行。”慈禧道:“废话!我们早就相中了,碰碰你的意思,你还推脱什么?你看富察氏好,还是阿鲁特氏好?”“这个……”同治帝心如火焚,偷看了慈安一眼。东太后道:“你不要为难,也不必害怕。这是你的终身大事,怎么想就怎么说好了。”

  同治帝鼓了半天劲儿,硬着头皮说:“儿以为,立后要立个沉稳的,我同意阿鲁特氏。”慈禧一听,真犹如五雷轰顶。她把桌子一拍,忽地站起身来。同治皇帝吓得赶紧跪倒:“皇额娘息怒,儿子错了。”慈安太后不悦道:“妹妹,这就是你的不对了。既然叫皇帝表态,就得谈出他自己的看法。不然,就别费这个事!”说着,把脸一甩,擦起了眼泪。慈禧一看,这才变了口气,说道:“立后是大事。光咱们愿意还不行,也要听听元老重臣的意见。要是他们也这样说,我没什么不愿意的。”

  当日,两宫太后把恭亲王、谆王、醇王都请来,商量此事。结果,众人都同意立阿鲁特氏为后。慈禧只好暗中叫苦,立后的事就算定了。

  同治十一年春,两宫颁下懿旨,选翰林院侍讲崇绮女阿鲁特氏为后。所有纳采大征及一切事宜,着派恭亲王、户部尚书宝鋆,会同各衙门详核典章,敬谨办理。

  九月初,大婚临近,先恩封崇绮为三等承恩公,崇妻瓜尔佳氏为一品夫人。九月十二日,同治帝遣官,祭告天地宗庙。十三日,同治帝登御太和殿,遣淳王为正使,特奉皇后册宝,到崇绮府。封凤秀女富察氏为慧妃。两日后,又加封副都统赛尚阿女阿鲁特氏为殉嫔,崇龄之女赫舍哩氏为瑜嫔。

  九月十五日,命谆亲王、贝子载容,行奉迎皇后礼。太和殿三百侍卫为前导,坤宁宫二百彩娥为后随,无数宫监左右维护,簇拥着一乘金顶金黄蟠龙绣凤的宝舆,在一片欢乐声中,赶奔皇城。不多时,已入宫门。至玉阶降舆,跪在丹墀之下。

  同治帝闪目观看:但见这位皇后,面如满月,眉似春山,龙准圆润,婢婷绝俗。看罢,大喜。在礼部官员主持下,行了大婚礼。接着,百官贺喜,普天同庆。

  三日后,慧妃入宫,又是一番热闹。接着,殉嫔、瑜嫔入宫,一直持续了半个月。

  同治帝大婚后,与皇后阿鲁特氏感情甚好,几乎形影不离。慈安太后乐得嘴都合不拢了,不由暗自庆幸。

  慈禧太后的怒气却不打一处来。她原想立富察氏为皇后,结果没能实现。因此,不仅对皇帝、东太后和恭亲王十分憎恨,就连新过门的儿媳妇,也不例外。她经常派李莲英去打探消息,了解皇帝、皇后的情况。李莲英深知慈禧的用意,就添油加醋地说:“万岁爷和皇后好得像一个人,形影不离。据说从大婚到现在,万岁爷天天召幸皇后,有时欢乐到天亮。咳,万岁爷太不注重身子了。”“狐狸精!去,把皇后给我叫来!”“嗻!”

  皇后是最怕见这位婆婆的。从成亲那天开始,就没见过婆婆的好脸。好在阿鲁特氏深明大义,不敢流露出一点不高兴的样子。其实,背地里早哭过好几次了。一听慈禧召唤,她心惊肉跳地来到翊坤宫,磕头道:“儿臣参见圣母皇太后。”慈禧绷着脸说:“皇后娘娘,您过得好吗?”皇后听了,又惊又恼,忙说道:“儿臣不明白皇太后的意思。”慈禧冷笑道:“还有你不明白的事?皇上把你都惯坏了!”皇后连气带怕,颤声说道:“母后息怒!儿臣有不当之处,您尽管指出来,我改了就是。”慈禧道:“皇帝是不是总召幸你?”阿鲁特氏红着脸回答:“是,经常召幸。”慈禧道:“你身为中宫,也该像个皇后的样子。别见着好吃的不撒嘴,也该替旁人想一想。慧妃比你强得多,皇帝只召幸了两次,珣嫔才一次,瑜嫔连一次都没有。你说,怎么皇帝就被你一人霸住了?”

  其实,这并不怪皇后。她不止一次地劝过皇上,就怕落这个埋怨。怎奈皇上不听,果然落下了不是。皇后有苦难言,只好低头不语。慈禧又说道:“我可告诉你!从今往后注意着点儿,到时候,可别怪我不讲情面。”

  皇后被慈禧无端斥责一顿,心里当然吃不消。回到宫里,暗自垂泪。当天晚上,同治帝又来了。皇后支支吾吾,不敢留他。同治帝不解其意,迫根寻源。阿鲁特氏无奈,只好实话实说了。同治帝大怒道:“别听她的,朕喜欢召幸谁就召幸谁!”皇后道:“陛下不怕,也该替婢子想想。请您还是换个地方吧!”“朕今晚就宿在这里,明天再说明天的。”夫妻二人无话不谈。当晚,阿鲁特氏扎到皇上怀里,哭了半夜。同治帝恼羞成怒,感觉这个皇上当的没有滋味,还不如民家子弟随便。

  第二天,慈禧又把皇上叫去,狠狠地训了一顿,逼着他召幸慧妃。皇上也犟上来了,谁也不召幸,宁可独居乾清官。慈禧闻讯,对皇上更恨了。心里说:好哇!你不是跟我拧吗?咱们看看谁能拧过谁!便派李莲英守住中宫的宫门,不准皇上和皇后见面。同治帝悲愤已极,娘俩的矛盾愈发尖锐复杂了。

  闲言少叙。同治帝独居乾清宫,又恨又恼又寂寞,便传下旨意,把恭亲王的儿子贝勒载澄宣进宫来,陪他做伴。载澄年龄与同治帝相仿,当年又陪皇上念过书,俩人情投意合,不分彼此。别看载澄年龄不大,却是个花花公子。仗着恭亲王的财势,每日宿柳眠花,专在女孩儿身上下功夫。一谈到女人方面,他可来神了,津津有味地说起什么女人好,什么女人不好,从头讲到脚。把个同治帝讲得眉飞色舞,愁云皆消。他问载澄:“你见过洋女人没有?”“何止见过,还有几个相好的呢!”“啊?”同治帝又惊又喜地说:“快给朕讲讲,她们都是什么人?”载澄自豪地说:“有美国公使的小女儿斯密卡,英国公使馆的女秘书达翁娜,还有俄国公使送给我爹的使女布拉娃。另外,还有朝鲜的、印度的,多了,七八个呢!”“她们会讲中国话吗?”“会,讲得不太好,反正能听懂。”同治帝问:“她们和中国女人有什么不同?”“大同小异,也有七情六欲,也懂苦乐悲哀。不过,就是生活礼节不一样。最突出的就是大方,不拘小节,有啥说啥。不像中国女人那样,扭扭捏捏的。人家说唱就唱,说跳就跳。当着外人亲嘴也不害臊,穿衣裳和不穿差不多。”同治好奇地问:“这话怎么讲?”“奴才不是说了吗?他们的礼节、风俗,跟咱们大清不一样。不论男女,见面就亲嘴。女人不分冬夏,都穿裙子。露着雪白的大腿,光着脚丫,胸脯、胳膊都裸露着。你说,这跟不穿衣服能差多少?”同治拍着载澄的肩头,羡慕地说:“朕不如卿啊!”载澄不解地问道:“陛下富有四海,妻妾成群,怎不如奴才?”同治帝口打唉声,便把母后干预私房的事讲了一遍,载澄道:“慈禧太后管得太宽了。不是奴才夸口,我可比您自由得多。”同治帝道:“载澄,你能不能陪朕出去蹓跶蹓跶?再这样下去,非把朕憋死不可。”载澄为难地说:“奴才不敢。您是皇上,万乘之尊。出了事,奴才可担当不起!”同治摇头道:“你只管放心。出了事有朕顶着,与你毫无关系。”载澄道:“现在怎么说都行,到时候就变样了,奴才实在不能奉旨。”同治急了,“我是说皇上大了,该让他亲政了。总让他闲着,也不是个办法。”慈禧道:“我看没有这个必要。别看他十七八了,什么也不懂。他能把国家管理好吗?交给这种人我不放心。”慈安太后道:“话不能这么说,人的智慧是从锻炼中得来的。你越不敢撒手,他就越没出息。”慈禧不悦道:“我不同意,以后再说吧。”慈安碰了个大钉子,也不悦地说道:“现在就得决定,不能再拖了!”慈禧素知慈安窝囊,没料到对这件事却如此干脆。心里说:不用问,这是她跟皇上商量好了,故意来找我的毛病。她又想起皇上大婚的事,也是她们先商量好的。所以,不由勃然大怒,又引出一场狂风巨澜。

上一页  回目录 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