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书369 >> 古典名著 >> 中国古代侠义小说
第九十七回 闻警报天津骚乱 激民愤捉拿拐子

  自古民教两相仇,

  欺人太甚怎甘休?

  哪里压迫哪反抗,

  中华民族不低头。

  慈禧太后盛怒之下,将恭亲王罢黜。九城大哗,引起很大波动。不少人上本,要求太后收回成命。就连慈安太后和小皇帝,也替恭亲王不平。最后讲来讲去,终于准许恭亲王照旧为军机领袖。但是,不能恢复议政王的职务。并且,依西太后的意思,命吴棠为四川总督。恭亲王暗气暗憋,只好让了一步。从此,恭亲王和慈禧明和暗不和,矛盾越来越尖锐了。

  同治九年六月,军机处突然接到天津发来的奏报。奏报上说,天津百姓和教民不睦,多次发生械斗。百姓以找丢失的孩子为借口,闯进望海楼天主教堂,打死贞女十名,打死法国领事丰大业和秘书西蒙,又杀死英、美、俄、德商民二十人,还放火烧了所有的教堂。英、美、俄、法、德、意、荷七国政府,向清政府提出强烈抗议。所有的外国军舰,齐集到白河口。法国海军提督声言,要把天津化为焦上。奏报上还说,目前形势极为严重,要求朝廷火速派人解决等语。

  恭亲王吓得颜色更变,急忙跑进内宫,向两太后启奏。慈禧闻听,也倒吸了一口冷气。经过商量,决定派直隶总督曾国藩,去天津调查处理此事。曾国藩接旨后,立刻从省城保定动身,六月十三日来到天津。不到一个月,把这次事件的始末查清了。

  究竟是怎么回事呢?听说书人详细交代一番——

  说起教案,由来已久。我国有天主教,是从明朝开始的。德国传教士汤若望,远涉重洋,到中国来传教。他先说服了明大学士徐光启,经徐的引见。谒见了天启皇帝后,入翰林院任职。

  清兵进关后,清世祖的母亲孝庄皇太后也笃信天主教,对汤若望倍加重用,任命他为钦天监监正之职。从这以后,天主教就风行起来。到了雍正的时候,情况又变了。雍正对天主教很反感,说它只崇上帝忘了祖,纯属邪教。雍正三年颁旨,不准臣民加入邪教,违者严惩。他还下令,把传教士赶到澳门,不准他们乱窜,否则,以奸细论处。此后,在乾隆、嘉庆以及道光前期的一百多年中,天主教在中国几乎绝迹了。

  道光十九年的鸦片战争,清政府打了败仗,和英国订了丧权辱国的《南京条约》,开放五口,割让香港。法国也乘机要挟。清政府无奈,于道光二十四年,在黄浦口的一条法国兵船上,和法国签订了《中法黄埔条约》三十五条,清政府允许法国在上海、宁波、厦门、福州、广州五个口岸传教,并建立天主教堂,还撤消了雍正三年的禁令。不过,清政府强调,教会可以传教,但不准诱骗妇女、拐骗儿童,更不准出现诓骗病人、剖心挖眼等事件。其实,诱骗妇女、儿童是有的,剖心、挖眼的事并不存在。由于西洋人医学发达,动手术用刀剪,中国人误以为是剖心挖眼。以讹传讹,越传越玄,连清政府也坚信不疑了。

  《中法黄埔条约》签订后,信奉天主教的人又多起来了。入教的人称为教民,受天主教和治外法权的保护,比一般百姓吃香得多。中国老百姓大多信奉佛、道、儒三教,对天主教非常反感,骂教民是无君无父、忘了祖宗的乱臣贼子,恨不能得而诛之。而入教的人多半都是上豪劣绅,市侩流氓。他们经常依靠教会的势力,欺压百姓,霸人田产,横行乡里,以势欺人。一旦引起纠纷,告到官府时,教民总是占上风。因此,百姓和教民的关系愈发紧张,之后竟发生械斗。百姓气愤不过,就把教堂烧了。类似这种事件,不断发生,当官的就怕“教案”。

  咸丰十年,英、法联军攻陷北京,清政府又和英、法签订了《北京条约》。在条约中规定,准许大清国臣民自由信教,法国传教士可以在各省租买土地,起造教堂。这样一来,“教案”就更多了。

  按下别的地方不说,单表天津。当时是外商洋人集散之地,英、法、美、俄、意、德、荷七国,都在这里经商和传教。清政府怕引起外衅,特别在天津设了一个“办理三口通商衙门”,长官由户部侍郎崇厚担任。崇厚,字地山,完颜氏,满洲镶黄旗人,中举出身。咸丰十年底,以户部侍郎出任三口通商大臣。哪三口?天津、登州(烟台)、牛庄。崇厚任职后,提心吊胆,对洋人唯命是从,对教民也关怀备至。因此,引起天津百姓的愤慨。都骂他是“崇乌龟”,“带犊子”。

  自从天津被列为通商口岸以来,洋教大兴。教会利用势力,强占老百姓的耕田和住宅,逼得很多人家败人亡,流离失所,状告教民和洋人的事件不断发生。崇厚假做不知,连理也不理,这样,更激起了民愤。

  不但如此,天津还经常发生丢小孩儿的事情。有人说被拐子骗走了,有人说被教堂偷去了,也有人说被洋人弄去大卸八块了。偏巧,法国育婴堂死了一批儿童,埋在海河东岸的树林里,被野狗刨开,掏心扒肝,啃得血肉模糊。不明真相的人,就扬言说是教会干的。这下,老百姓更信以为真了。一年多来,还有不少丢孩子的人家,纷纷越级上告。

  曾国藩也曾收到不少状子,作为封疆大吏,不容他忽视此事。曾国藩下令,命三口通商大臣崇厚查处。崇厚害怕,又推给天津知府张光藻。张光藻不敢插手,又往下推。推来推去,推到天津知县刘杰身上。

  刘杰是山东历城县人,为人耿直,忠于职守。别看他官不大,对处理案件很认真。他是进士出身,儒家信徒,对洋人和洋教深恶痛绝,常为国家饱受外人欺凌而愤慨。怎奈官小职微,孤掌难鸣,唯有叹息罢了。不过,他也有一个宗旨:在我的职权范围内,决不允许洋人和教民欺压百姓,一定尽自己最大的力量,做个两袖清风、明镜高悬的父母官。因此,颇受百姓称赞,有人叫他“刘青天”。

  闲言少叙,刘杰把案子接手后,看了状纸,又把原告传到县衙,详细了解了情况。原告共三十一人,大多是平民百姓。有的把男孩儿丢了,有的把女儿丢了。大的九岁,小的四岁。从时间上看,都是当年出的事。刘杰让家长们讲述了孩子的相貌特征和衣着打扮,一一详记入册。接着,把两个捕快班头张洪、赵亮叫到眼前,当面交待了一番,限他俩十天内把拐子拿获。

  张洪、赵亮都是天津人,当捕快已有十年,手头很有功夫。即便五六个小伙儿,也不是他们的对手。他们带着一群差役,穿街过巷,进戏园子,进茶楼,走遍了天津的五方杂地,还暗查了很多无业游民。结果,一无所获。刘青天大怒,把他俩痛骂一顿,又给了十天期限。结果,仍没有结果。刘青天气急了,每人“赏”了他们二十大棍,并警告说:“再给你们十天时间。到时候再破不了此案,我就打断你们的狗腿!”张洪,赵亮回到班里,往床上一趴,脸对脸哭了起来。

  正在这个时候,忽听县衙前鼓响,有人哭叫着喊冤。刘杰马上升堂,张洪、赵亮也忍痛站班伺候。喊冤的是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儿,自称叫刘化一,家住天津郊区大城堡,靠教书为生。他有个人岁的孙女,名叫刘代弟,昨天黄昏时丢了。刘杰问明情况,登记入册,让他们回家听信儿。

  张洪、赵亮深受感触,心里说:这偷小孩儿的拐子太猖狂了。官府查得这么紧,他们还敢继续作恶,这不是成心给咱上眼药吗?他俩暗下决心,非要把案子破获不可。

  常言道:“世上无难事,只怕有心人。”张洪、赵亮的决心没白下,第六天终于把案子破了——

  这天晚上,张、赵二人都化了装,顺着河边前去查访。快半夜了,他俩又走进树林。就在这时,忽听里边有人说话。他们隐身树后,偷偷观看:模模糊糊发现了两个人,一个猫着腰,一个似乎在地上蹲着,叽叽喳喳,不知在说些什么。再一细瞅,发现在俩人中间,似乎有条口袋。这时,就听他们说:“下次换个地方,在小庙后边。”“嗯,我记住了。”“千万注意,风挺紧哪!”“嗯!”

  张洪、赵亮一听就明白了八九:不是拐子,就是坏人。他俩不约而同地掣出短刀,“噌!”一个箭步跳到黑影面前,厉声喝道:“不许动!干什么的?”两个家伙吓坏了,磨头就跑。张洪、赵亮一看,分别在后边就追。

  张洪追的这个人是个小个儿,但跑得挺快,三转两转,跑出树林,上了河堤,“扑通!”就跳进了海河。张洪追到河堤上一看,早就没影儿了。他没有怠慢,扭回身来,帮着赵亮抓另一个。

  再说赵亮。他追的那个家伙是中等身材,跑得并不太快,三步两步就迫上了,这小子见跑不了啦,回身一拳,奔赵亮的面门打来。赵亮赶紧甩脸上步,把拳躲开,伸手抓住他肩头,往怀里一拽,下边就使了个扫堂腿。这小子站立不住,一头就栽倒了。不过,他又使了一个鲤鱼打挺,站起来就跑。赵亮边迫边喊:“截住!别让拐子跑了!”

  偏巧,张洪赶到了。迎面把这家伙拦住,上头一晃,下边一腿,正踢到这家伙的小肚子上,把这家伙疼得“唉哟”一声,顿时就动弹不了啦。二人取出绳子和锁子,把他拿住。张洪问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这家伙说:“我叫李二,没职业。”“那个人是谁?”“我不认识。”“胡说!”赵亮狠狠地踢了他一脚,“不认识怎么说话呢?说什么来着?”这家伙转动着眼睛,说道:“实不相瞒,我有吸洋烟的瘾。他是卖的,我是买的,方才就说这件事来着。”张洪果然从他身上搜出一包大烟土,又搜出一包白药面:“这是什么?”“白面儿,也是过瘾的毒品。”赵亮又从他裆里搜出三十块洋钱:“这钱是哪来的?”这小子愣了一下,说道:“偷的?”“偷谁的?”“不认识,一个洋人的。”

  张洪、赵亮彼此看了一眼,心里都泄了气。为什么?他们不为抓这种贼,主要是为抓偷小孩儿的。张洪突然想起,刚才这两个家伙的中间,还放着一个口袋呢。说道:“走,到你们方才接头的那个地方去!”这家伙挺滑,左转右转不往那儿走。张、赵二人更疑心了。最后,终于来到那个地方。一看,口袋还在那儿放着呢!张洪问:“这是什么?”“不知道,是那个人的。”赵亮把口袋打开一看,原来是个小孩儿。张洪问:“这是怎么回事?这孩子是哪来的?”“不……不知道,是那个人的。”赵亮也没多言,对他说道:“走,抱着孩子。”他俩把这家伙的手脚解开,绳子拴到脖子上,押着他走出森林。

  简短捷说。张洪、赵亮把罪犯押进县衙,锁到班里头,来见刘青天。刘杰早听着信儿了,亲自到廊下迎接。张、赵二人给县太爷行了礼,刘杰用手相搀:“二位辛苦了。”张洪道:“托大人的福气,总算找着头绪了。”刘杰把他俩让进书房,两个人把事情的经过讲了一遍。刘杰不住地点头称赞:“放你们三天假,回去休息休息吧!”二人同声答道:“不!现在案情还没弄清楚,小人岂能休息?”“也好!”刘杰赏给他们每人二十两银子,二人千恩万谢。刘杰换了官服,吩咐外面,点鼓升堂。

  壮、快、皂三班衙役在两旁站好,知县刘杰升坐公位,总管高升站在身后。刘杰喝喊道:“带罪犯!”“罪犯上堂!”衙役们吆喝着,把自称叫“李二”的罪犯带上公堂。“李二”一看这个阵势,早吓得面无人色了。他双腿发抖,跪在堂上,不住地磕头。“抬起头来。”刘杰喝喊道。“李二”一听,赶紧仰起了脸。刘杰手拈须髯,往下观看:但见这个罪犯,中等身材,三十多岁,黑乎乎的一张饼子脸,满脸胡子,一对小耗子眼,嘴角额头都沾着血垢。看罢,问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“小人姓……姓什么来着?”刘杰一听,气得一拍桌子:“说实话,你到底叫什么名字?”“小人姓武,叫武兰珍。”“胡说!为什么叫女人的名字?来呀,掌嘴!”

  皂班的差人往上闯来,扳住这家伙的脑袋,抡起木尺,左右开弓,“啪啪”就是两下子。

  这小子“嗷嗷”直叫:“别打了,我说,我招了。”刘杰把手一摆,差人退下。“你究竟叫什么?”“大人哪,我真叫武兰珍。因为爹娘只生了我一个,怕不好养活,就给我起了个女孩儿的名字。”刘杰又问:“哪里人氏?”“小人是直隶乐亭县代管大北庄的人。”“多大年纪?”“三十七岁。”“以何为生?”“当初靠种地,这些年年景不好,才来天津谋生。”“我问你靠什么生活?”“靠,靠什么也靠不住。有时给人家打短工,有时到码头干零活。”“住在何处?”“住在东城根永安客店。”

  刘杰回身暗示高升,传永安客店的人问话。高升退出,派两个人去了。

  刘杰继续审讯:“昨天晚上,和你接头的是什么人?你们都谈些什么?这个孩子是哪来的?因何昏迷不醒?”武兰珍说:“那个人是谁我不知道,我经常从他手里买大烟土。这个孩子是他带来的,与小人无关。”刘杰勃然大怒,‘啪!’一拍惊堂木,喝斥道:“武兰珍,你竟敢故意耍刁,那就休怪我无情了。来人,把他拉下去,重打四十!”四十板子,把武兰珍打得死去活来。拉上来再问,他还是那套词儿。

  这时,派出的那个人回来了,说人已带到。刘杰一挥手,先把武兰珍押下去,又把永安客店的人带上来。这个人自称是客店的掌柜,叫金万良。刘杰问:“在你店里,可住了个叫武兰珍的男人?”“是,有这个人。”“住了多少时日?”“约有一年挂零。”“你可知他是什么人,以何为生?”“小人不清楚。不过,他有时穷,有时富。穷起来,连店钱都付不起;富起来,就大吃二喝,一醉方休。”刘杰问:“他都与什么人经常往来?”“这个……”金掌柜想了想说:“这个可不清楚。我记得,好像有个姓王的,找过他几次。”“姓王的是个什么人?长得什么模样?”金掌柜说:“个头不高,墩胖墩胖的,挺黑。干什么的不清楚,看样子挺有势力。”“何以见得?”“禀老爷!有一次,我看他带着五六个人,找武兰珍商量什么,穿得都不错。”

  刘杰让他退下去,听候传审。二次又把武兰珍带上来,问道:“昨天晚上,与你接头的是什么人?叫什么名字?”“大老爷,小人说过了,不认识。”“唗!人是贱虫,不打不成。来呀,大刑伺候!”皂班衙役往上闯来,用三根无情木就把武兰珍双腿夹住。无情木就是夹棍,是大刑之中最厉害的刑具。

  书要简短。武兰珍受刑不过,喊叫道:“唉呀娘啊,我招了,我招了。”刘杰命人松刑:“说!”武兰珍咬牙忍痛,说道:“小人为生活所迫,干了坏事,全靠偷孩子为生。”刘杰见问出实话来了,才长长出了口气。武兰珍继续说:“我偷了孩子,就卖给那个墩胖子——也就是昨晚与我接头的那个人。他叫王三,因为他长得黑,又叫黑三。”刘杰问道:“他买孩子何用?”武兰珍道:“这小人就不清楚了。反正,卖一个孩子,他就给我三十块洋钱。”“你一共偷了多少个孩子?”“七个。”“说实话!”“是七个,三男四女,没错儿。”“都卖给王三了?”“是!”“他到底是什么人?”“回老爷的话,小人确实不知道,只听他说给洋人办事,也不知在哪个教堂里。”

  真相就要大白了,刘杰十分激动。他又问道:“王三住在什么地方?”“西关顺城街,门牌十五号。”“好!”

上一页  回目录 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