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书369 >> 古典名著 >> 中国古代侠义小说
第九十五回 快人心权阉伏法 遭疑忌幼帝被责

  为人别忘根本,

  行事切记老诚。

  忘乎所以乱胡行,

  葬送自己性命。

  总兵吴诚中领兵二百,直奔德州码头。结果,晚了一步。那五只太平船已奔南去了。吴总兵问哨卡:“船队能走多远?”“最多不超过五里。”吴诚中也不停留,扬鞭催马,追上前去。一大群骑兵也紧紧跟随马后,扬起几十道上线。

  书要简短。约有一袋烟的工夫,就把安得海的船队撵上了。“站住!前面的船只站住!”吴诚中边喊边追,马头已超过了首船。

  此刻,安得海正祝贺他二十六岁的生日。正中央悬挂着一件龙衣,桌上摆着福、禄、寿三星人,高燃一对六斤重的红蜡。左右还挂着一副贴金对联,上联写:“福如东海长流水”,下联配:“寿比南山不老松”。安得海居中而坐,头戴二品顶戴,一支蓝翎闪光夺目,身穿南绣平金尽忠服,脚踏青缎粉底儿官靴,脖项下挂着一串翡翠数珠。他的夫人马氏和康氏,也都涂脂抹粉,满头珠翠。镖师和打手们分立两旁,黄石奎、李平安、安六和安邦太,正领着众人给小安子拜寿。突然,总管安邦大听见有人在岸上喊叫。他没敢言语,忙向小安子禀报了一遍。安得海说:“别理他,我看谁敢挡钦差大人的道!”几只大船照旧往前走,而且越走越快。

  总兵吴诚中气坏了,吩咐骑兵:“来呀,鸣枪示警!”刹那间,几十只枪朝天开了火。吴总兵又喊道:“停船!不然,我们可不客气了!”

  俗话说:“神鬼怕恶人。”这顿枪响,真把船给吓住了。小安子气得脸色铁青,从舱里出来,指着吴诚中喝问道:“你是什么人,竟敢拦劫官船?”吴总兵心生一计,拱手道:“请问,哪位是安总管?”“你没长眼吗?大爷我就是。”吴总兵道:“京都来了重要公事,让我亲自交给您。”“噢,是这么回事。”小安子心想:可能是西太后有事。于是,吩咐一声:“靠岸!”水手们赶紧抓帆转舵,大船靠岸,抛锚搭跳。

  吴总兵早就从战马上下来了。一看船只靠岸,向身后把手一招,急匆匆来到船上,说道:“安得海,跟我走吧!”小安子把脸一仰,问道:“你是什么东西,叫大爷上哪儿去?”“上德州知府衙门!”小安子冷笑道:“我寻思多大的衙门口呢,闹半天是小小的知府。告诉你,你们那庙大小,装不下我这个大神仙。滚,快给我滚!”吴总兵一看,这小子大狂妄了,抡起巴掌,“啪!”给了他个耳雷子,“唉哟!”安得海暴叫道,“你敢打我?”“啪!”又是一个嘴巴。“你还敢打?”“怎么叫不敢?”吴总兵抡起巴掌,一口气打了三十六个嘴巴。小安子疼痛难忍,“嗷嗷”直叫。

  那位说,小安子不是有保镖和打手吗?不错,有十多个。但是,他们谁敢跟官军对抗?吴诚中打够了,这才吩咐道:“绑,都给我绑起来!”

  这时,官军的步兵也赶到了。“呼啦”往上一闯,不论男女老少,都给捆起来了。小安子很不服气:“好小子,等我看见你们大官儿再算账。”吴诚中也不理他,命人把船只封好,押着七十四名俘虏,回德州交差。

  再说德州知府赵新。他不敢接手这么大的案子,马上命人飞报巡抚丁宝桢。丁宝桢命赵新和吴诚中,把人犯和物品解送到济南。

  济南是山东省首府,巡抚衙门就设在省城南门里。这个衙门庄严宏伟,气势显赫,比一般督抚衙门气派得多。巡抚丁宝桢,贵州平远(今织金)人,字稚璜,咸丰进士。曾做过岳州知府、山东按察使、布政使,后晋升巡抚,现年四十九岁。学识高,有魄力,为人比较刚正。在督巡之中,享有很高的声誉。他平生厌恶宦官,尤其僧恨当权的太监。他接到捉拿安得海的圣旨后,就暗下决心,非要把他剪除不可。赵新和吴诚中,向他禀报了捉拿安得海的经过,丁宝祯很高兴,让他们先下去休息。

  掌灯之后,丁宝桢吩咐一声,升坐大堂。鼓响三通,仪门大开,一百二十名牌刀手、八十名站堂军、八班差役站在左右;六房师爷、笔帖士,在两边伺候。

  德州知府赵新,把查获物品的清单呈到公案上,吴诚中也把违禁品的清单呈上去。然后,垂手退在一旁。

  丁宝桢把清单看了看,然后吩咐道:“带安得海!”“带安得海呀——”差役们传呼下去,几名皂隶把小安子拖上公堂。

  安得海的绑绳已经去掉了。吃了点晚饭,比白天精神多了。他把前前后后的事情想了一遍,心里说:我是奉慈禧太后之命出京的,谁敢碰我,如同碰西太后一样。谁有这么大的胆子?不用问,他们总是误会了。他心中又暗骂道:等完了再说,安二爷决饶不了这帮家伙!因为他有了主心骨,所以毫不在乎。

  丁宝桢一看,来气了。朗声问道:“你就是安得海吗?”小安子把脸一仰:“不错,正是安二爷。请问,您是哪位?”“山东巡抚了宝桢。”“噢,原来是丁大人。前年,慈禧太后亲手御批、提拔你当巡抚的时候,是我伺候的笔墨。太后问我,你看这个姓丁的怎么样?我说,听说他名声不错。所以……”“放肆!胡说!”丁宝桢气得手脚冰凉,心里说:大清的祖训规定,宫监不准干政。这小子大概不知道吧?否则,明是这回事也不能这么说呀!看来,他是个二百五。想罢,问道:“安得海,你不在宫廷尽职,跑到京外干什么来了?”小安子说:“慈禧太后要为万岁爷操办大婚。故此,派我到江南承办龙衣。咱家是奉旨出京,你听明白没有?”丁宝桢把手一伸:“拿来。”“你要什么?”“圣旨!”“这个——嘿嘿,没有。”“唗!”丁宝桢一拍桌子,“私凭文书官凭印,光靠你这么一说可不行。”小安子道:“这有什么为难的?你上个折子,一问不就清楚了吗?”“晚了。你看这是什么?”丁宝桢请出圣旨,高声念道:“据悉,安得海未经旨准,私自离京南下。不独违背祖训,且又大胆妄为。着各省督抚,一体严拿。钦此。”

  小安子一听,忙申辩道:“丁大人不要误会。可能万岁爷不知道这事,请您问问慈禧太后就知道了。”丁宝桢又问道:“既然你下江南承办龙衣,箱子里那些宝珠和字画是哪里来的?”“这个……”小安子一听,更慌神了。这些好东西,都是从宫里偷出来的,想弄到南方变卖,发笔横财。要不,他怎么这么热心承办龙衣呢?现在,把柄落到人家手里,他能不害怕吗?

  丁宝桢又问道:“你船上挂的龙衣,是从哪里来的?”小安子答不上来,因为这也是偷的。丁室桢又问:“谁让你挂龙凤旗?那个三角小旗上画的日头和三足乌鸦,又是怎么回事?说!”“说!”两旁的差役也急忙吆喝。安得海咧着嘴说:“这都是我的馊主意。挂龙凤旗,为的是打腰提气;那个小三角旗吗——我听人讲,日者君也,三腿乌鸦神鸟也。我把慈禧太后比做日头,把自己比做神鸟。故此,才挂了这么个小旗。”

  丁宝桢一听,鼻子都气歪了。他无须再问,命人把他押下去。又把李平安、黄石奎、安六、安邦太几个人,分别进行了审讯。从他们口中,又掌握了安得海大批罪状:像勒索各地官府士绅,抢霸少妇长女,偷盗御用珍品等等。丁宝桢退堂后,把济南的首府、首县、布政使、按察使、德州知府赵新等人留下来,商量处置安得海的办法。他主张,明天便把小安子就地正法。按察使梁彦之摇首道:“使不得,使不得。”丁宝桢惊问道:“为什么?”梁彦之说:“安得海乃慈禧太后面前的红人。没有慈禧太后的许诺,吓死他也不敢私自出都。只是这小子忘了祖训和法度,犯下了不赦之罪。不过,他毕竟是有来头的,请中丞慎重为妙。”丁宝桢冷笑道:“不论从哪一款上来说,他都是死罪,还有什么可慎重的?”赵新道:“还是请旨定夺为好,无非让他多活几天罢了。”布政使邹伯庭道:“请旨定夺当然是把握一些,中丞又不落埋怨。不过,他可就死不了啦!”丁宝桢沉思了一会儿,说道:“也不见得。小安子在京里犯了众怒,光靠一个人也保不住他。要不,先请旨看看吧!”

  几天后。丁宝桢的奏折,由恭亲王亲手呈给小皇帝同治。载淳早等得不耐烦了,赶紧把折子展开,仔细观看。当他看到“现已命德州府将其缉拿到案”时,乐得他直拍双手:“办得好,办得好!六叔,你看怎么办?”

  奕訢是个精细的人,不敢感情用事。说道:“臣不敢做主,请皇上决裁。”小皇帝一扑棱脑袋:“六叔,处置一个太监,还用费这么大事儿?你马上派人拟旨,叫丁宝桢把他宰了!”内务府大臣明善道:“陛下,议政王说得不是不对。小安子倒算不了什么,他不是还涉及到太后的……”“大胆!”小皇帝一发脾气,可把明善吓坏了,急忙趴在地上叩头:“奴才该死,奴才该死。”小皇帝指着他的脑门说:“你是内务府大臣,太监都归你管。小安子出走的事儿,你不知道吗?”明善不敢回答,一个劲儿地磕头。小皇帝又说:“坏事就坏到你们这种人身上。张嘴太后,闭嘴太后,太后就敢违背祖制、以身试法吗?”明善带着哭腔说:“陛下饶命,陛下恕罪呀!”

  小皇帝把手一挥:“滚!我烦你!”明善连滚带爬,退出去了。小皇帝又说:“还愣着干什么?快点拟旨!”“臣遵旨!”

  恭亲王命人将圣旨拟好,请皇帝批示。载淳提起笔来,御批“毋庸请示,就地处决”八个字,马上命兵部用六百里加急,送到济南。

  丁宝桢拜读了圣旨,立刻升堂,把安得海带了上来。小安子满怀希望地问道:“丁大人,你弄明白了没有?”丁宝桢冷笑道:“你放心,都弄清楚了。”“上边是怎么说的?”丁宝桢脸色一变,读罢圣旨,把桌子一拍:“来呀,拉出去砍了!”刽子手像拉死狗一般,把他拖到外面,一刀斩讫。接着,丁宝桢又具折上奏。

  这个消息,很快传到北京,也传进翊坤宫。慈禧的病刚刚见好,就发现宫监们鬼鬼祟祟,窃窃私议。她把宫女贞秀叫来,训斥道:“臊货!你们嘀咕什么?”贞秀不敢隐瞒:“启奏圣母皇太后,听说安总管他——”“他怎么了?”“他,他出事了。”“什么?”慈禧从床上坐起来,问道:“到底出了什么事?”“太后恕罪。听说安总管被山东巡抚扣留了。后来。就……”“就怎样了?”“就不清楚了!”贞秀没敢往下说。慈禧听了个虎头蛇尾,又气又急:“滚!快把皇帝给我叫来!”说着,下了地,坐起身来等候。

  小皇帝接着丁宝桢的奏折,知道了小安子已被处决,心里十分痛快。此刻,他正跟太监们议论这件事。忽然,总管太监陈胜文走来,慌慌张张地说:“圣母皇太后有旨,请万岁爷去问话。”

  一听慈禧叫他,小皇帝的笑容顿时没了。陈胜文紧走几步,附着皇上的耳朵说:“为安得海的事!”“啊,她知道了?”“有可能,听说她很生气,请万岁爷小心。”

  载淳觉得:自己这个决定没错。小安子该死,有理有据,还怕什么?想到这儿,他壮起胆子,迈着方步来到诩坤官,抬头一看:见慈禧怒目横眉,满脸冰霜,他忙跪在地上,叩头说:“皇额娘吉祥如意,儿给您磕头了。”慈禧问道:“我问你,小安子叫丁宝桢扣留了,你知道不?”小皇帝回答道:“儿我知道。”慈禧问:“是谁让丁宝桢把他扣留的?”“是我。”“是你?你为什么这么办?”“因为祖训说得明白,太监不准离都,违背了就要治罪。”“那是我让他去的。你打算怎么办?”小皇帝说:“回皇额娘的话,该什么罪定什么罪。”“不行!你赶快降旨,把他放出来!”“皇额娘息怒,小安子犯了不赦之罪。”小皇上把小安子的所做所为,详细地说了一遍,最后说:“儿已经降旨把他杀了。”“你待怎讲?”小皇帝又重复了一遍,并说:“都死了四天啦。”

  “唉哟!”西太后自觉着头重脚轻,差点昏死过去。过了半天,这才咬牙叫骂道:“畜生!没经我的许可,你就敢做主杀人?来吧,你也把我杀了吧!”小皇帝吓得快要哭了,忙往上叩头说:“儿子不敢,儿子不敢。”西太后哭中带笑说:“谅你也不敢!”说着,她甩开宫监,扑到载淳面前,又抓又打。小皇帝左躲右闪,娘两个就滚打在一起。

  满清建国二百余年,历经八世,皇宫里还没出现过这种事。贞秀一看,急忙奔长春宫求救去了。

  东太后正睡午觉,被双喜唤醒。贞秀跪在床前,哭着说了一遍。东太后大惊失色,赶紧下床就往外跑。跑到门口,又回来了。为什么?忘穿鞋了!

  小皇帝是东太后的命根子,别看不是她亲生,可是,在她身边长大,母子有深厚的感情。她听说慈禧为了一个小安子,居然打起皇帝,简直是令人费解。她又疼又急,又恨又气,也忘了太后的身份,一溜小跑,来到诩坤宫,进门一看,慈禧正揪着小皇帝的辫子,“啪啪”直抽嘴巴。慈安可气急了,大声喊喝道:“慈禧大胆!还不住手!”

上一页  回目录 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