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书369 >> 古典名著 >> 中国古代侠义小说
第六十七回 石达开洞壁题诗 赖汉英再请翼王

  俊杰不该强出头,

  一意孤行无来由。

  病国误民坑自己,

  半世英名付东流。

  翼王石达开读罢天王手诏,又看看桌上的金印,不由一阵冷笑:“哈哈哈哈!感谢天王的盛情和国舅的美意。达开以为,大丈夫生在天地之间,应该言必信,行必果。做了不悔,悔了不做。石某五岁习文,十岁习武,十六岁中举人,家资巨富,吃尽穿绝。倘若居官,不费吹灰之力,又何止军门、总督也!只因满虏腐败,黎民遭殃,达开不忍袖手,才尽抛个人之安富尊荣,毅然到金田团营,随天王揭竿起义。多少年来,石某从未计较过个人得失。达开冲锋陷阵,天王安享天平;达开在两军阵拼命,天王在内宫消遣。为了他的江山,石某鞠躬尽瘁;为了他的宝座,石某得罪了韦昌辉,全家老少尽遭毒手!试问洪天王,他可知石某是从多么痛苦的逆境中活过来的?”他越说越激动,两眼都湿润了。

  在座的人屏息凝神,静静地听着。石达开的每一句话,都像重锤一样,击在众人的心上。

  石达开又接着说:“杨、韦乱政后,石某日夜兼程回返天京,披肝沥胆,全心辅政。遗憾的是,天王对我早存戒心。他明升暗降,处处掣时,我为顾全大局,故一忍再忍,假做不知。最不能使人容忍的是,天王得寸进尺,公开加封安、福二王,夺去我的军政大权。并且,又暗中派人刺探我的行动。纵观天王的所做所为,实在使石某寒心。为此,我认为,现在还不是我回京的时候。这件事情,以后再说吧!”说罢,将手诏和金印推到赖汉英面前。

  赖汉英大失所望,但又不甘心就此罢手。他怀着侥幸的心情,再次哀求道:“殿下的苦衷,令人同情。正因为如此,天王才下诏罪己,向殿下赔礼认错。卑职斗胆说句话,纵然天王有一万个不是,他毕竟是君主。君主能向臣下认错,史书上也不多见。退一步说,殿下不顾君臣之情,也应该念天国军民之义。难道你就忍心让人们失望吗?目前,清妖七路分兵,攻打天京,天国正处在内外交困的紧急关头。如殿下以大局为重,毅然回师,真好比雪中送炭,旱苗逢雨。不但天王,就是满朝文武、百万军民,谁不念殿下之功德乎?”

  石达开冷冷地说道:“正因为形势危急,天王才想到了我。一旦和缓,又不知做何打算!本王早就看得明白,与天王只能同受罪,不能同享福。正所谓山河易改,秉性难移,我不会再上他的当了!我意已决,请国舅再免开尊口。”他回过头来说道:“锦谦,你陪赖国舅多吃几杯,我还有事,恕不奉陪了。”说罢,转身退归内宅去了。

  赖汉英望着石达开的背影,干着急说不出话。鼻子一酸,失声痛哭起来。曾锦谦众人苦苦相劝,才止住了悲声。他原打算在瓷都多住几天,但是,这种结局住也无味。于是,带好金印、诏旨,便起身告辞。曾锦谦率人把他送出城外,又差派朱衣点远送一释。

  赖汉英骑在马上,边走边哭。朱衣点劝说道:“事已至此,哭也无益。见着天王,婉言说之,留有余地,对双方都有好处。”赖汉英明白朱衣点的用意:“兄弟之言是也。千不怪,万不怪,都怪我赖汉英无能,上负天恩,下对不起军民,要换一位特使,或许事情要好得多。”朱衣点摇了摇头:“非也。五千岁的脾气就是倔犟,他认准的事,九条牛也拉不动。”赖汉英看着朱衣点,试探着问道:“你看五千岁有无回京的希望?”朱衣点低声说道:“依卑职看,希望不大。起码,一二年内没有希望。”“这也难怪呀,他受的磨难太深了。”朱衣点又问:“请问国舅,杨辅清、黄文金、林启容三位兄弟可曾到了京中?”“噢,这件事我倒忘说了。”赖汉英说:“他们三位是上月二十五进京的。”“天王对他们如何?”“那还用问吗,自然是欢迎和重用。他们回京的那天,天王率文武百官在天朝门迎接。接着,又举行了宴会,为他们洗尘。没过三日,天王降旨,封杨辅清国宗、中军主将,颁发了银印;封黄文金擎天义、镇南主将;林启容被晋封为贞天侯。天王还降旨,在天京夸官三日。凡回京的大小弟兄,皆有升赏,一切从优。嘿,那个热闹劲就甭提了。”朱衣点听得着了迷,不住地夸赞:“你看人家,你看人家,唉!”他长叹一声,忽然收敛了笑容,低着头不言语了。

  赖汉英灵机一动,十分关切地问道,“贤弟何故忧愁?”朱衣点又往左右看看,仍压低声音说:“小弟是人在曹营心在汉哪!”“那你为什么不回京?”朱衣点摇摇头说:“我可比不了人家三位。我官轻职微,回去也不会受重用。”赖汉英进一步问道:“你准备怎么办?”朱衣点道:“水流千遭归大海,我迟早也要回去的。不过,现在还不是时候。”“为什么?”“五千岁对我不薄,不忍心离开他。最好他能回心转意,领着我们一块儿回京。假如这条路行不通,就休怪我不仗义了。到那时,不但我走,我还要多拉点儿人马!”赖汉英又问道:“像你这样想法的人有多少?”朱衣点摇了摇头:“这可不好说,平日很少议论这样的事。不过,像彭大顺、蔡次贤、杨春弟、刘方亮等这些将领,都跟我差不多。”

  赖汉英靠近朱衣点,神秘地说:“这样吧!你最好规劝翼王,一起回京。倘若不行的话,就按你说的办,人越多越好。我以国宗的身份担保,天王一定会欢迎和重用你们。当然了,人回去得越多,功劳越大。”“是!”朱衣点拉住赖汉英的手说:“请国舅代我向天王禀奏,无论何时何地,他也是我们的万岁,我也是他的臣子。早晚有一天,我要把弟兄们拉回去,以报天恩。”“一定,一定。”赖汉英又嘱咐说:“平日多留神,联络志同道合的人。我和天王在京里,静候你的佳音。”他们边走边谈,不知不觉已经来到瓷都界首。朱衣点在马上把手一拱,说道:“恕不远送,请一路保重。”赖汉英不住地称谢,率领侍从回天京而去。

  朱衣点回城交令。表面上装得若无其事,暗中却到处活动。他联络彭大顺、蔡次贤等二十几位将领,等待时机,就要行事。对于此事,石达开却半字不知。他没有想到,与自己多年共事的许多将领,已与他貌合神离了。可想而知,这次远征的命运会是什么。

  单说石达开。他的人马,在瓷都度过了整整四个月。伤员大都归队,粮草、炮药也补充得差不多了。于是,便决定继续西征。这时,清军也在大肆调动,多隆阿、李续宾、曾国荃、鲍超、曾国华、胡林翼、官文等七路大军的三十多万人马,已经封锁了西进四川所有的通道,就连在清军势力薄弱的地方,也组织起了各式各样的地主武装。有些地主武装枪多炮多,器械精良,战斗力么很强,对翼军的威胁很大。

  为了保存实力,石达开决定避实就虚,突然改道东进。一八五八年春,克上饶,过玉山,杀入浙江。四月十五,占江山,攻衙州、开化、遂昌、处州、云和、龙泉。八月十八入福建,克浦城、崇安、建阳、邵武、汀州。十月上旬,又改道杀回江西,克新城,占瑞金、会昌、安远、信封等地。一路上,无坚不摧,无战不胜。把清军搞得手忙脚乱,望风披靡。石达开乘势疾进,杀入湖南。转年三月,克郴州、桂阳州、嘉禾、祁阳。五月二十四包围了宝庆,准备在此改道入川。

  曾国藩闻讯大惊,急调兵遣将,四处阻截,湖南提督鲍超,约会川督骆秉章,同守宝庆。清悍将多隆阿也来支援。

  石达开连攻宝庆数日不下,不敢恋战,在八月底撤围南下,杀进广西。十月十五日,攻占广西庆远府。方圆百里的县、镇,尽归翼军所有。

  一年多的苦战,使翼军失去了三万多弟兄,付出了很高的代价。此外,多数人产生了厌战情绪。石达开决定在庆远多住几个月,整顿人马,养精蓄锐,待恢复元气后,再杀进四川。

  十一月初,翼王妃黄氏生了一位公子。石达开喜出望外,给孩子取名石定忠,乳名龙兴。就在这一天,把庆远府也改称龙兴,想借此而保他一帆风顺。众将纷纷给翼王道喜,石达开均有赏赐。井传令放假,庆祝三天。城内城外,欢声笑语,喜气洋洋,真好像一座独立王国。接着,石达开又大量招兵。不到五个月,竟扩充了人马二十多万。他还利用息兵罢战这段时间,把全军分成十军,每军二万五千人,设将军一名,副将两名,又建立虎责军一军——也就是王府的警卫部队,归曾锦谦所管。石达开还对很多官员的职称,做了更改:

  第一军将军 彭大顺

  第二军将军 朱衣点

  第三军将军 余忠扶

  第四军将军 蔡次贤

  第五军将军 曾仕和

  第六军将军 黄再忠

  第七军将军 韦普成

  第八军将军 赖裕新

  第九军将军 李复猷

  第十军将军 张遂良

  精忠报国神威将军 鲁国进

  兵分十路,旗分十色,每日加紧操练。一八六○年三月上旬,翼王在龙兴祝贺他的三十大寿。王府内外张灯结彩,鼓乐喧天。在王府的后花园,还搭起了一座戏台,请来名伶演戏祝贺。王妃抱着王世子石定忠,在厅厦里观看。各位将军的夫人、女眷,都应邀作陪。

  这一天,石达开起得很早。沐浴更衣已毕,然后在众参护、承宣、侍者的陪同下,升坐在王府前,等候接受众文武的朝贺。已正一刻,文武到齐。一个个锦袍花帽,喜气洋洋,排着队跪倒在拜垫上,高呼道:“祝五千岁福如东海,寿比南山。千岁,千岁,千千岁!”石达开满面春风,微微欠身,表示还礼。

  贺毕赐宴,席间,猜拳行令,气氛非常活跃。饭后,众将又陪着石达开,到后花园看戏。翼王平素不喜欢这种娱乐,看了几眼就腻味了。于是,命曾锦谦辅马,到郊外去散心。

  石达开身穿箭袖袍,头戴七宝冠,腰系金带,足蹬朱履,弯弓插箭,紧抖丝缰,跑在众人的前面。曾锦谦、朱衣点等十几位大将,尾随在后。踏着沙石道,直朝凤凰山奔去。

  三月的春天,日光温暖,和风习习,绿水青山,风景如画。翼王立马仰观太空,近览原野,顿感心旷神怡,浑身充满了活力。朱衣点问翼王:“五千岁,这里有没有什么名胜古迹?”“有。”石达开是广西人,对这里的一切是比较熟悉的。他用御鞭向东一指,说道:“那边有白龙洞,可以一游。”说着跳下战马,大踏步在前边引路。众将跟随在后,跨石崖,越小溪,穿幽谷,曲曲弯弯,来到白龙洞。参护们点燃起火把,走进阴森森的洞口。黄再忠往洞壁上一指,问道:“这是什么?”众人抬头望去,见洞壁上密密麻麻,都是前人留下的诗句,有的清晰可辨,有的已经模糊不清。有的有署名,还有的没署名。

  石达开文武兼备,文墨很深。他站在洞壁前,背着手,仔细观赏着这些诗句。曾锦谦往前凑了凑说:“五千岁,你也该题诗一首,为后人留个纪念。”“对!殿下理应题诗。”石达开听罢,诗兴大发:“好,拿笔来。”侍者把笔砚备好。石达开提笔在手,选了块好地方,沉吟片刻,把大笔一挥,写了八句话。上写:

  挺身登峻岭,

  举目照遥空。

  毁佛崇上帝,

  移民复古风。

  临军称将勇,

  玩洞羡诗雄。

  剑气冲星斗,

  文光射日虹。

  众人看罢,无不交口称赞。以后,曾锦谦派石匠,把这首诗镌刻在洞壁上。至今乃属太平天国仅保存下来的洞壁诗,成了珍贵的文物。

  众人走出白龙洞,又去游览凤凰窝,刚走了几步,就见一名参护,大踏步跑来。石达开知道有事,忙停住脚步。报事的参护大口大口地喘着气,说道:“享五千岁,天王的特使到了,请五千岁马上回府。”“嗯?”翼王顿时笑意皆消,沉着脸问:“哪位特使?”“国舅赖汉英。”石达开眼望远处,思考了片刻,命令一声:“回府!”石达开回到“龙兴”,在府门外下马,大踏步奔向东花厅。

  赖汉英在众文案和侍者的陪同下,赶快到院中迎接。一看到石达开的影子,忙跑过去施礼道:“五千岁一向可好?卑职这厢问候了!”说罢,就要叩头。“免了!”石达开用手扶住他,笑着说:“国舅千里迢迢,前来看我,使石某感恩不尽。”“哪里,哪里。”

  二人携手走进花厅,分宾主落座。石达开先间道:“国舅贵足不踏贱地,想必又劝某回京不成?”赖汉英忙拱手道:“殿下洞若观火。既然猜到我的来意,卑职斗胆就奉告了。”说罢,从怀里取出两件东西:一面金牌,一封诏旨。双手往前一递:“您先看看这个。”石达开没有接,只瞥了一眼,问道:“这是什么?”赖汉英道:“这是十万火急的金牌一道,天王请五千岁即刻回京任职。这是天王的手诏,请五千岁过目。”翼王推开赖汉英的双手,冷笑道:“将在外,君命有所不受。”“翼王!”赖汉英道,“不论如何,天王的诏旨,你总该看看吧?”“不必了。”石达开冷冷地说:“请你转告天王,石某无意回京。起码,现在还不是时候!”“我的五千岁,您未免太有点任性了!”由于激动,赖汉英几乎忘掉了分寸,他指手划脚地大声说:“实话对您说,如今的天京,与两年前的形势大不相同了。去年三月十三,天王的族弟洪仁玕从香港回京供职,受封玕王,主持朝政。四月初六,名士钱江也从浙江赶到天京,受封军师,协助玕王辅政。忠王李秀成再破江南大营,英王陈玉成威震鄂皖。各路的太平军,都节节获胜。天王励精图治,勤于国事,真是军心振,民心悦,捷报频传,形势喜人呀!大王不忘旧义,日夜思念五千岁还京,以便朝夕相聚,共商国事。天王说,五千岁还京后,仍然是电师通军主将义王之职,总理朝政,统帅全军。玕王和钱军师自愿退居第二位,协助五千岁。满朝文武、天国军民,仍满怀信心渴望五千岁班师。”赖汉英喘口气,接着说:“机不可失,失不再来。请殿下不要再固执了,赶快随我回去吧。”石达开冷笑道:“诚如国舅所言,达开回京,反倒排挤了别人,害得他人无用武之地。为此,达开更不能回京。实话告诉你,天京的形势好也罢,不好也罢,都与石某无关。我已打定主意,决不回天京了。”

  书要简短,不管赖汉英怎么说,石达开都笑而不答。赖汉英不甘心,还要往下说,石达开道:“立志不交无义友,存心当报有恩人,这就是我的宗旨。”他又笑着说:“今天是我的生日,请你看戏去吧!”说罢,拂袖而去。

  赖汉英气得脸色苍白,坐到椅子上,呼呼直喘粗气。他决定晚上再舌战一番,非弄个究竟不可,谁知,石达开借口头疼,没有见他,赖汉英无奈,坐在馆舍,暗暗发愁。忽然,侍者入报:“有客来访!”“谁?”话音未落,只见两个人闪身进来。一躬到他说:“我们来得鲁莽,请国舅恕罪。”赖汉英一看,正是大将朱衣点和彭大顺。他忙起身迎接,落座待茶。朱衣点开门见山地说:“翼王固执已见,已无回京的希望。为此,官兵皆有怨言。”赖汉英心里一动,低声问道:“二位打算怎么办?”“我们是铁了心啦!”朱衣点斩钉截铁地说:“他不走,我们走!”

上一页  回目录 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