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书369 >> 古典名著 >> 中国古代侠义小说
第六十四回 揽大权国宗封王 石达开负气远征

  可叹小人进谗言,

  安排亲信掌政权。

  难怪英雄别离去,

  只怨不分忠与奸。

  翼王听了褚慧娘的话,怒不可遏。他本想找洪秀全辩理,可是一转念,又没有这样做。他心里明白:若这样做,有百弊而无一利,甚至会把性命断送。思前想后,他决定再观察一段时间:一,看天王有无转化;二,做好应变的准备;三,查实褚慧娘的话是真是假。于是,他望着诸慧娘说:“我相信你不会骗我。本王话复前言,你赶快逃命去吧!”褚慧娘跪在地上,声音哽咽地说:“五千岁,我不能回去了。天王是不会放过我的,求殿下恩典。”石达开问:“你有投奔的门路吗?”慧娘摇摇头,没有回答。曾锦谦插嘴道:“翼王,是不是把她安排到芜湖大营?”石达开没有言语。褚慧娘哀求道:“翼王恩典,翼王开恩。”石达开道:“恐怕不方便吧?”慧娘一看没有指望了,猛从地上站起,拿着大刀,就要自刎。曾锦谦一把抓住慧娘的腕子,把刀夺过。石达开无奈,这才说道:“好吧,明天就派人送你去芜湖。”慧娘听了,破涕为笑。忙说:“谢五千岁,谢五千岁。”石达开让曾锦谦给慧娘安排住处,并叫他派专人把慧娘送到芜湖大营。褚慧娘千恩万谢,随曾锦谦去了。

  石达开把参护们辞退,心潮翻滚,历历往事涌上心头。从金田团营起,想到永安封王;从转战南北,想到建都天京;从认识洪秀全起,想到现在;从洪秀全的音容笑貌,想到他的所做所为……一个个画面,都展现在他眼前。尤其近一年来的变化,他给洪秀全总结了几句话:创业英雄,守业无能;不学无术,想入非非;不识真伪,昏庸狡诈;只能同患难,不能同享福。干脆一句话,不配做一国的君主!

  石达开双眉紧锁,暗自想道:大将保明主,俊鸟登高枝。像洪秀全这种人,值得一保吗?现在,凭自己手中的实力,完全有把握取而代之。不如把他废了,自封万岁!于是,慎重拟定了一个取代洪秀全的方案。可是,心情不能平静。各种滋味都涌上心头,迫使他把毛笔扔掉,把纸撕碎。

  石达开又想了好大工夫,感到方才的想法是错误的。且不说洪秀全如何,太平天国刚刚摆脱了苦难,死难的军民尸骨未寒,我怎能做出亲者痛、仇者快的事情?可是,到底该走哪一步呢?他想啊想啊,最后决定,看一段时间再说。

  几天后,天王举行朝会,突然降下诏旨:封他大哥洪仁发为安王,封次兄洪仁达为福王,并指出,安王负责朝政,福王掌管军事。凡天朝一切事务,俱由安、福二王决裁。洪秀全降旨之后,二话没说,便拂袖退殿。百官对此深感茫然,他们不明白天王为什么这样安排,因此,窃窃私议,一片慌乱。

  石达开回到王府,坐在书房里一语皆无。从这次朝会表明:洪秀全已开始变相地向他夺权。虽然没公开免去他的翼王封号,其实已经大权旁落,被洪氏弟兄取代了。洪仁发、洪仁达是什么样的人,不但石达开了如指掌,满朝文武也都尽知其详。就因为他们是天王的胞兄,虽无建树,也享受着最高的待遇。使奴唤婢,妻妾成群,玉液佳肴,荒淫无度,过着仅次于天王的生活。俗话说,“一人成佛,九族升天”。这种事似乎天经地义,无可非议。使人不能服气的是,他俩毫不通文墨,甚至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,竟然掌管天朝科举和钱粮的要职。几年来,他们中饱私囊,发了横财。在他俩的府里,金银满库,珠宝成山,囤积粮米数十万担。即使在京军民缺米断炊的时候,洪氏弟兄还在倒卖粮米,大发国难财。人们敢怒不敢言,暗中骂他俩是吃人不吐骨头的“饿虎”。

  天朝规定,“国宗不得干预朝政”,而洪氏弟兄却不受约束,他们到处串联,结党营私,经常在天王面前蛊惑是非。受其害者,大有人在。

  最使人不平的就是这次封王。无论从德上还是从才上,乃至从各方面来权衡,他俩根本不配。简直滑稽、可笑、无耻和不能容忍。

  翼王正在胡思乱想,一名参护走来禀报说:“安、福二王通告五千岁,他们明天到下关阅兵,让您把花名册交出。”石达开听罢,冷笑一声,自言自语道:“天王还不曾解除我的兵权,他们有何理由命我交出名册!”他告诉参护:“你告诉他们,翼王还未解职。在任职期间,不能交卸属于他的权力,除非有天王手诏!”“是!”参护转身而去。

  谁知第二天,却发生了一件较大的事件。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:洪仁发、洪仁达新官上任,要在众人面前炫耀一下他们的权威。为此,决定在下关大校军场检阅军队。早饭后,他俩穿戴整齐,上了八抬大轿,在几百名参护、侍者、仆射的簇拥下,出天京来到下关。

  昨天,下关大营连夜做好了准备。各个营房拾掇得干净整洁,几座大门都搭起松柏牌楼,并挂上巨大的横幅,写着:“热烈欢迎安王福王二位殿下光临检阅”。还把翼王阅兵的“观武台”粉刷一新,高悬红灯和彩球。其他各个方面,也都做了详尽的安排。

  以春官副丞相兼大营督办曾锦谦为首的一百多名重要将领,都换了新衣甲。天不亮时,就在此恭候。当安、福二王的大轿刚踏进营区时,军中奏起得胜大乐。将领们行注目礼,眼盯着二王从面前通过。

  洪仁发、洪仁达先在休息厅小憩片刻,用了茶点。然后,由曾锦谦陪同,登上“观武台”,这一对大草包,沉着脸,撇着嘴,坐在虎皮交椅上,开始检阅军队。他们观看了马术、箭木、拳术、攻城术,又看了登高、跳远、超越障碍各种技巧。接着,是由三万人组成的大会操,表演各种阵法。洪仁发对此一窍不通,感到很不耐烦,坐在椅子上打起盹儿来。洪仁达对军事更是外行,他见大哥睡了,干脆,他也睡起觉来。站在两旁的将领看了,无不暗笑。

  会操结束了,曾锦谦施了军礼,大声禀报道:“阅兵结束了,请二位殿下多多指教。”他们从梦中惊醒,问道:“啊,完事儿啦?”有人实在控制不住了,发出嬉笑之声,洪仁发把桌子一拍,怒问道:“谁笑的?站出来!”观武台上一片寂静,谁也没言语。二人党着下不了台,就拿曾锦谦出气。洪仁达用手指着曾锦谦,喝问道:“你身为督办,治军不严,该当何罪?”曾锦谦不服,反问道:“何谓治军不严?”洪仁发道:“你聋子?方才有人发笑,你听见了没有?”曾锦谦道:“笑乃七情之一。今天是大喜的日子,为什么不可以笑?这与治军不严毫无关系!”“大胆!”洪仁达道:“曾锦谦,你不要强词狡辩,本王不是小孩子,连好歹都不懂吗?”洪仁发插嘴道:“我看你是不服哇!不给你点厉害,你也不知道马王爷三只眼,来人,把他拉下去,重打军棍三百!”洪仁达道:“三百太少了,应打五百!”两人喊了半天,却无有反应。洪仁发大怒道:“反了,反了!”他指着大营的将领,叫骂道:“你们都是聋子?为什么抗我大令?我再说一遍,赶快把曾锦谦拉下去,重打五百军棍!”还是毫无反应。,洪仁发急了,命令自己的参护动手执行。参护们无奈,扑过去就要动手。

  大营的将领们也急了,高声质问道:“请问殿下,凭什么无故打人?”洪仁达站起来,照身边的军帅就是二拳。他边打边骂道:“我是王爷,想打谁就打谁,看你们谁敢不服?”将领们虽然不敢还手,但也不服气,齐声吼叫道:“有理走遍天下,无理寸步难行。国家的刀快,不能杀无罪的人。走,找五千岁辩理去!”

  众人一提石达开,可冲了他二人的肺管子。他们忌恨的就是翼王,已经到了水火不相容的地步。尤其是昨天,翼王拒绝交出花名册,更激起他们俩的不满。洪仁发冷笑道:“翼王他顶个老几?我们是总理朝政的亲王,他在我们统率之下。”洪仁达把大肚子一拍,喝道:“天王明令公布,本王掌管军事,他姓石的已经靠边站了。今后,你们就得听我的了!来呀,打,今天非把姓曾的打死不可!”洪仁发顿足道:“对!打死他,打死石达开的走狗!”

  曾锦谦被参护们拉下观武台,剥掉衣甲,眼看就要受苦。突然,一队骑兵,像旋风似地卷地而来。为首者,正是翼王石达开:“住手!不准打人!”翼王高喊一声,来到台下,甩镫下马,手握剑柄,登上了观武台。

  众人见翼王来了,无不欢喜。数万名军兵顿时摇旗呐喊,欢声雷动。洪氏弟兄尴尬万分,手足无措。

  石达开紧走几步,来到他二人面前:“请问二位,曾锦谦身犯何律,何故受责?”“这个——”洪仁发憋得面红耳赤,无言可答。洪仁达比他还强点儿,回答道:“因为他治军不严。”“请你说清楚点,不严在何处?”“这——他,他主使众将,笑我们无能。”石达开朗声笑道:“真是欲加之罪。一个人有无能力,是由旁人鉴定的。自以为是,岂非笑话。”这时,洪仁发似乎有了主意,他提高嗓音喊叫:“翼王,请你放聪明点。本王奉旨检阅三军,请你少管闲事!”洪仁达见哥哥这样,他也强硬起来:“是呀!本王掌管军事,与你何干?”“住口!”翼王大吼一声,“天王虽有旨,命你掌管军事,却无旨解除我的兵权。所以,这儿还归我管辖,怎能说与我无关?”众将闻听,齐声喝彩:“是呀,我等愿受五千岁指挥!”“对,五千岁还是我们的统帅!”

  洪氏弟兄气得面似猎肝,手指翼王说道:“好、好、好,我们这就去见天王,请他做主。”说着,连滚带爬,下了观武台,钻进大轿,一溜风地跑了。

  晚膳后,洪秀全把蒙德恩找进内宫,向他述说了褚慧娘失踪的事,蒙德恩大吃一惊,他说:“倘若这个奴才出卖了万岁,可大大地不利呀!”洪秀全焦急地向他讨计。蒙德恩道:“当断不断,必留后患。万岁当众加封安、福二王,已经得罪了姓石的。依臣看,一不做,二不休,干脆就——”蒙德恩顿感失口,不敢往下说了。洪秀全也明白了他的用意,心头一阵紧缩,低头不语。

  正在这时候,洪仁发和洪仁达气呼呼走进御书房,也没行君臣大礼,便坐在绣龙墩上,大吵大叫起来:“反了,反了,我们这个王子当不成了!”洪秀全吃惊地问道:“此话从何说起?”洪仁发把阅兵的经过讲了一遍。别看他没有能耐,说瞎话的技巧还是满不错的。他连真带假地说:“石达开听说我们奉旨阅兵,大为不满。事先主使曾锦谦等人,给我们哥俩设置障碍。结果,我们呼之不灵,叫之不应,没人听从指挥。我们把你的诏旨搬出来,也不顶用,姓石的站到旁边,哈哈大笑。我们当面与他辩理,他说他是翼王,主管兵权,谁也休想把他的大权夺去!”洪仁达又说:“他还说,天国的江山,是他石某打的。他拥戴谁,谁就是君主。”

  洪秀全听了,面色铁青,咬牙切齿地说道:“岂有此理!姓石的欺人太甚!朕岂能与他善罢甘休!”洪仁发道:“老四,你是没看见,大营里边都是石达开的爪牙,我们哥俩说话没人理。姓石的一露面,他们又唱又跳又喊万岁。你呀,快早点拿主意吧!要不,咱们可就危险了!”洪秀全把脚一顿:“来人!传朕的口旨,马上升殿。”承值的女官答应一声,转身就走。“且慢!等一等!”蒙德恩把女官拦住,然后跪在洪秀全面前,禀道:“万岁息怒。陛下升殿做何打算?”洪秀全冷笑道:“朕要当众公布,将石达开革职问罪!”洪仁发、洪仁达高兴地说:“这就对了,你早就应该这么办。”“不可,不可。”蒙德恩摇头道,“万岁切不可操之过急。别忘了,急则生乱哪!”“胡说!”洪秀全吹胡子瞪眼地说道,“朕难道就看着石达开把江山夺去不成?”蒙德恩叩头道:“臣不是这个意思。万岁请想,石达开并非等闲之辈。树大根深,羽翼已成。大权在握,众望所归。论他的实力,远非东、北二逆可比。既然他敢如此猖狂,就说明他已做好了一切准备,倘若叫他找着借口,发动兵变,天京可就难保了。”

  洪秀全似乎冷静了一点。略停片刻,说道:“依你说,朕该怎么办?”蒙德恩低声奏道:“万岁对大营之事可假做不知,不要让石达开抓住任何借口,这是一;陛下还要破格提拔李秀成和陈玉成,委兵权,授重任,以分石达开之势,这是二。石达开现在还是孤身,陛下可选美女数名赐他为妃,先把他的心安稳住。然后徐图进取,此‘欲擒故纵之法’也。”洪仁发大怒道:“胡说!他这么嚣张,还给他娶老婆。天底下哪有这种好事?”洪仁达也说:“这么做不成了贱骨头?哼,他更得寸进尺了!”蒙德恩知道他俩是一对草包,有理也讲不通。因此,只等着洪秀全拿出主意。

  洪秀全沉吟半晌,点头道:“蒙爱卿所奏极是,就按你的主意办吧。”“谢主龙恩。”蒙德恩从地上站起来,非常得意。安、福二王气得一甩袖子,走了。

  就在洪秀全与蒙德恩筹划如何对付石达开的时候,翼王也在府里筹划对付洪秀全的办法。他的心腹爱将曾锦谦、萧成顺、赵万良等都参加了。大家一致认为:翼王的处境非常不利,随时都有生命危险。何去何从,应该早定方案。石达开坐在大椅上,一句话也不说,静静地听大家发言,心里筹划着办法。曾锦谦道:“山雨欲来风满楼。从种种事件表明,天王对五千岁已从多方面下了手。不过,他很明智,不敢操之过急,只好暗设圈套。如今,在五千岁周围,处处都有陷阱。一不留神,就会丧生。依卑职之见,应该赶快脱离虎口,另寻生路。”冬官副丞相萧成顺道:“伴君如伴虎。五千岁正守着一只饿虎,随时都可能被虎吃掉。曾丞相说得对,应该马上离开这里。否则,悔之不及。”翼殿尚书赵万良道:“卑职以为,出走不是办法。干脆,把姓洪的废掉,拥戴五千岁登基算了。”“赞同,赞同,请殿下就这样决定吧!”其他几位将领,异口同声地说。

  石达开仍旧没有说话。此刻,他的心正在急剧地跳动。面对严酷的事实,不容他不特别慎重。一着棋走错,满盘俱是空啊!当众将再三向他催问时,翼王答道:“只许洪秀全不仁,不许石某不义。取而代之的做法,我是坚决反对的,请诸位不必再提这件事了。”他发现多数人露出扫兴的神情,便又说道:“不管怎么讲,石某也不忍下此毒手。我的意思,最好是离开天京,到四川去。西蜀乃天府之国,地大物博,广有钱粮,山高水阔,易守而难攻。当年诸葛亮建议刘备夺四川,就出于这个原因。之后,才形成三国鼎足之势。”赵万良道:“这么说,五千岁要另起国号,独立为王了?”“同意,早应独立称王!”“我们拥护五千岁称帝。”众人兴高采烈,心情异常振奋。

  石达开摇头道:“你们猜错了,我一不另起国号,二不称帝。我还是翼王五千岁,还是太平天国的臣民。”“这——”众人面面相觑,似乎不可理解,石达开解释道:“我要叫天下人知道,石某是被迫出走的。我们不是流亡,而是远征。我们的宗旨和目的不变,仍然是推翻满妖,建立太平天国。我还要告诉人们,石达开远征,是属于天国的一部分,绝非另搞名堂。”讲到这儿,声音哽咽,说不下去了。众将听了,无不动容,对翼王更加尊重了。

  曾锦谦问道:“五千岁,咱们何时走啊?”翼王摇摇头,没有回答,似乎仍然在举棋不定。“报!”一名参护走进来禀道:“天王派人给五千岁送来美女十名,让五千岁挑选王妃。”石达开忙问道:“人在何处?”参护道:“承值官已经走了,十名美女现在前厅。”石达开冷笑道:“感谢天王,对石某太关心了。”他突然把脸一沉,做出决定:“萧成顺!”“卑职在!”“你去把十名美女留下,安排食宿,叫她们好好休息,”“遵令!”石达开又说道:“锦谦,马上传我的令箭,集合队伍,连夜出发!”“遵令!”众将又活跃起来,兴冲冲准备去了。

  翼王自言自语道:“欲擒故纵,先安我心,姓洪的逼人太甚了。”

  参护们忙里忙外,做好了行程的一切准备。石达开披挂整齐,迈步走出翼王府。这时,几百名参护、卫队、仆射、侍从,已经列队等候着。石达开站在门外,向周围看了几眼,心中默默地说道:“永别了!恐怕今生今世,再不会回到这里来了。”看罢多时,石达开飞身上马。在众将簇拥下,飞奔下关码头去了。

  东方发亮时,几万大军正在分批登船。石达开立马在高埠之处观看:但见刀枪明亮,盔甲耀眼,人喊马嘶。江水为之沸腾,江岸码头一派生机。“奏禀五千岁,您该登船了。”曾锦谦在身后说。石达开问他:“洪天王送来的美女,都安排好了吗?”“按您的吩咐,仍呆在翼王府里。”石达开点点头,上了虎头战船。他坐在船头上,借着旭日的光芒,凝视着六朝古城,心潮澎湃,痛苦难言。虎目之中,落下眼泪。

  这时,江水拍打着船舷,海鸥展翅掠过。这位顶天立地的英雄,被逼上新的征途。

上一页  回目录 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