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书369 >> 古典名著 >> 中国古代侠义小说
第六十二回 左宗棠虎口诱降 罗大纲以身殉职

  事有千变万化,

  斗争错综复杂。

  庐山面目难分辨,

  人情势利可怕。

  左宗棠向曾国藩献计道:“恩师明日可佯攻武昌。待日暮,双方收兵时,我假扮长毛混进城去。而后,设法与韦俊相见。”“嗯!”曾国藩边听边想。左宗棠又说道:“现在,需办两件事情。一,从长毛的俘虏中,收买一部分人——最好是熟悉武昌城内地形的人;二,请恩师写招降书一封,弟子面交韦俊。倘若弟子身遭不测,望恩师照料我的家眷。”曾国藩点头称是,又商讨了一阵细则,这才散去。

  当晚,曾国藩亲自动笔,给韦俊写了封信,并用了大印。又命中军官,从俘虏营中提来二十名俘虏。曾国藩向他们宣扬了朝廷的“恩德”,最后向他们交代了差事。当然,他不能说出左宗棠的名字。这些俘虏表示,一定立功赎罪,并写了具结。曾国藩派人把他们带下去,赏饭更衣。

  次日早饭后,太平军奋起抵抗,战况相当激烈。曾国藩直逼汉阳门下,讨敌骂阵。韦俊派罗大纲出战,双方鏖战多时,互有胜负。日色平西,才各自收兵。就在这时,左宗棠扮成太平军的一名伍卒,夹杂在俘虏中间,混进了武昌。

  且说韦俊。他收兵回到行辕,晚饭后便亲自上城巡视,又检查城防和哨所,又检查城内的治安情况。直到很晚,才回府休息。刚休息了片刻,一名心腹亲兵走来禀报道:“有一名伍卒要求见都督。”韦俊不耐烦地说:“旅有旅帅,军有军帅。找我干什么?告诉他,不见!”亲兵说:“我们也是这样说的。他说有紧要大事,非向都督禀报不可。”韦俊眯着眼睛问道:“他叫什么名字,军帅是谁?”“回都督的话,他不肯说。”韦俊觉得蹊跷,又问道:“人在何处?”“被我们软禁起来了,方才他还再三要求,一定要见您。”韦俊一挥手说:“带上来。”亲兵答应一声,转身退出。

  韦俊顺手拿起一册兵书,无意地翻弄着。门外一阵脚步声响,六名亲兵把一个人带进书房。韦俊抬头观看:见此人身高六尺左右,宽肩细腰,一张洁白红润的脸膛,剑眉入鬓,一对大眼,举止安详,气度不俗。与他身上穿的装束,极不相称,此人往前大跨一步,躬身拱手道:“小可拜见将军。”韦俊已清楚地发现,这个人决不是什么伍卒。从礼法和称呼上,都不像自己人。他马上警觉起来,正色问道:“你是什么人,见本督何事?”亲兵见主将有了怒色,也跟着吹胡子瞪眼,严肃起来。

  左宗棠一不着慌,二不着忙,从容地答道:“请问将军,这里说话可方便?”“这……”韦俊稍微一怔,接着说道:“本督一向光明磊落,从来不做背人的事情,有话你就说吧!”左宗棠道:“实不相瞒,小可乃朝廷的使者。奉曾大帅之命,前来下书。”

  这几句话好像一颗炮弹,在韦俊头上炸开了。把他吓得身子一哆嗦,脸色苍白。只见他站起身形,勃然大怒道:“原来是个奸细。本督与清妖仇深似海,没必要书信来往。来人,把他推出去斩了!”“是!”亲兵一拥而上,将左宗棠捆绑起来,往外便拖。

  左宗棠哈哈大笑道:“人言韦俊乃顶天立地的英雄,原来却是个胆小如鼠之徒。”恰在这时,韦俊的心腹谋士何亮光赶到了。他望着被推出去的左宗棠,慌忙来到韦俊面前,低声说道:“大人息怒,此人杀不得。”“为什么?”何亮光道:“大人先别杀他,容卑职讲完了再定。”韦俊点点头,传令道:“先把这个奸细押起来,听候发落!”亲兵马上照办,把左宗棠监禁在耳房里。

  韦俊与何亮光本是同乡,自幼交厚。韦俊练武,何亮光习文,经常在一起打交道。他们随韦昌辉一起加入太平军,始终都在一处共事。何亮光深沉老练,韦俊对他十分器重。凡有重大事情,都请他商讨。他每天晚上都要来一次,帮着韦俊决定一些军务。今天,听说有个人非要求见韦俊,觉着这里边有文章,才急忙赶来。虽然他只听着几句对话,已知来人不俗,这才把韦俊劝住。

  韦俊道:“有话你就说吧。”何亮光屏退亲兵,低声说道:“依卑职观察,此人定不是等闲之辈。大人应问个水落石出,然后再发落也不迟。”韦俊也低声说道:“我的处境非常不利,说话办事,都得格外小心。倘若这个奸细说出坏话,传到上头,可就不好解释了。”何亮光冷笑道:“大人出生入死,杀人不眨眼睛,有什么可怕的?”韦俊点头称是。

  二人计议已定,命人把左宗棠押上来,解掉绑绳。韦俊严厉地喝问道:“你究竟是什么人?”左宗棠坦然地答道:“大清四品知府衔,署理湘军左翼总兵左宗棠是也!”韦俊与何亮光同时一怔,彼此交换了一下眼光,心里说,果然不是等闲之辈。韦俊又问道:“你我乃两国仇敌,见我做甚?”左宗棠说:“将军之言差矣!你我虽有国仇,并无私怨。曾大帅久慕将军大名,爱惜你是当世人才,特命我冒险投书。如将军将我杀了,在下也死而无怨。”韦俊道:“信在何处?”“在这里。”左宗棠从贴身的衣服里,将信取出。何亮光接过,呈给韦俊。

  韦俊大咧咧地把信展开,定睛观看。信上写道:

  大清国钦授兵部尚书、领湘军统帅曾国藩,致书于韦俊将军麾下:

  久慕将军大名,无缘相会,深感不安。近闻家兄被害,惨遭毒手,实可悲可痛。虽两国仇敌,然物伤其类也!

  洪逆倡邪教,乱纲纪,毁礼义,败伦常,蛊感人心,倒行逆施,实张角之辈。虽一时一事得逞,岂能望长久远乎,何也?邪不能侵正也。

  将军诗礼传家,深明大义。因一念之差,误入歧途。如能幡然悔改,其情可谅也。

  杨秀清功高被害于前,令兄功重被戮于后,其罪除洪逆者谁?前车之鉴,令人能忘乎?

  将军如能识大局,明利害,归顺朝廷,献城立功,本帅当向皇上力谏,确保将军之安全并委以重职,此千载难逢之机也。

  倘忠言逆耳,一意孤行,祸到临头,悔之晚矣。

  纸短情深,切望三思。

  韦俊把这封信看了两遍,又叫何亮光过目。沉吟半晌,说道:“左宗棠!你们把我韦俊看成了什么人?自古忠臣不保二主,好女不嫁二夫。本将军蒙天王错爱,委以重职。某粉身碎骨,难报万一。岂是你等能离间了的?”左宗棠冷笑道:“将军差矣!洪秀全为什么重用你,就因为你有勇有谋,能给他卖命。重职是你挣来的,而不是他恩赐的,试问,将军与洪秀全的关系较东、北二王与洪逆的关系如何?他们张口是天父之子,闭口是天兄之弟,到头来还不是落了个被害的下场?你是北王的胞弟,洪逆又岂能放过你?不过,他眼下自顾不暇,缺少良将,暂时利用你罢了。以洪逆之阴险,手段之狠毒,疑心之严重,他是什么坏事都能做出来的。曾大帅素有重才之癖,切望将军弃暗投明。于国有利,干将军亦有利呀!”“胡说!”韦俊拍案喝道,“你纵有苏秦之口、张仪之舌,也休想动我。”谋土何亮光喊道:“来人!”亲兵们闻声而入。何亮光又说:“先把他押下去!”就这样,左宗棠二次被软禁起来。

  何亮光看看房中无人,又把曾国藩的信拿起来。反复阅读了几遍,又拧眉,又叹息,又不住地点头。韦俊问道:“你看这件事该如何处置?”何亮光凑近韦俊,严肃地说道:“大人恕我无罪,卑职才敢讲。”韦俊不耐烦地说:“咱俩不是外人,少来这套!”何亮光又小心地向外边看了看,凑近韦俊的耳边,说道:“虽然曾国藩使的是离间计,可说的并不是没有道理。什么叫大义,什么叫伦常,都不过是纸上谈兵罢了。人不为己,天诛地灭。以卑职之见,天王多疑寡恩,是不能放过你的。一旦形势好转,将大祸临头矣!曾国藩急于攻占武昌,不借一切代价收买大人,机会难得,且不管他是何居心,只要对大人有利,我们就应该认真对待。常言说,‘坐失良机,追悔不及’呀!”韦俊低下脑袋,不住地沉吟。何亮光又说道:“大人不必多虑了。当断不断,必留后患。柔而不决,势必毁了自己。”韦俊说:“你说得倒是有理。不过,我觉得对名誉似乎有碍!”何亮光大笑道:“大人何必存书生之见!名誉有什么用?只有痴人才抱着不放。秦桧、赵高、严嵩、魏忠贤,哪一个名誉好?还不是吃尽穿绝,位极人臣!再看看岳飞、文天祥、史可法等人,又是什么下场?大人的处境与他们不同,这叫逼上梁山。是非曲直,当有公论。”“嗯!”韦俊连连点头,“说得好!容我再认真想想。”何亮光着急地说:“大人拖延不得。别忘了,迟则生变,夜长梦多呀!倘若消息败露出去,传到罗大纲和石祥祯耳里,可就前功尽弃了。”“对!”韦俊以拳击案,说道,“就这样定了。”

  为了慎重起见,韦俊把几名心腹军官请来,说明了一切经过。众人齐声说道:“官逼民反,我等愿随在大人左右!”韦俊大喜,命人把左宗棠请来,拱手道:“在下乃一介武夫,对大人多有失礼之处,还望恕罪。”左宗棠笑道:“不打不交吗,我倒喜爱将军的爽直。”

  韦俊大笑,急忙让座,又给众人一一引见。接着,又拱手说道:“承蒙曾大帅错爱,使韦俊顿开茅塞。经再三考虑,我等愿献城归顺朝廷,以赎前罪。”左宗棠道:“识时务者为俊杰。将军深明大义,必然受到皇上的重用。封妻荫子,前途无量。”韦俊谢过,设宴款待左宗棠。在酒宴前,他又部署了献城方法。四更过后,才退席休息。

  第二天,韦俊以出城扫荡为名,把左宗棠送出武昌,当晚,他把不信任的军旅调开。汉阳门一带,都换成自己的部队。三更天,城头上燃起五堆簧火,接着,城门大开。左宗棠统率的数万清军一拥而入,顺利占领了东门和南门,控制了武昌。有人感到形势不对,飞报副都督罗大纲和石祥祯。

  原来,罗大纲的人马驻扎在西门和北门一带,石祥祯的人马驻在长江沿岸,罗大纲听到禀报,半信半疑。马上披挂整齐,点兵一千,来找韦俊。刚走到鼓楼,迎面正遇上大队清兵。罗大纲大吼一声,催马挺矛,奔清军扑去。一千名太平军好像下山的猛虎,与清军展开激战。

  罗大纲正在酣战之时,忽见清军往左右一闪,迎面一马飞来。借灯光观看,正是韦俊。罗大纲圆睁二目,喝问道:“韦俊,这是怎么回事?”韦俊冷笑道:“实不相瞒,某已归顺大清了。念你我共处多年,韦某在曾大帅面前,替你说了不少好话。曾大帅法外施仁,命我前来劝降。请你认清形势,赶快投降了吧!不然,死路一条!”罗大纲大骂道:“背主之徒,有何脸面见人?罗某乃顶天立地的英雄,不像你贪生伯死,卖主求荣!”韦俊恼羞成怒,也骂道:“良言难劝该死鬼。既然不识抬举,我就成全你了!”说罢,用刀一指,埋伏在鼓楼囚周的弓箭手一起出动,对着罗大纲,就是一阵狂射。罗大纲身中数箭,自知难活,便拔剑在手,自刎而亡,他手下的一千军兵,也光荣战死。

  韦俊把罗大纲的人头砍下,派人给曾国藩送去。然后,又领着清军,捉拿石祥祯。石祥祯见孤掌难呜,急忙退出武昌。

  没有几天的工夫,汉口、汉阳、黄州,相继失陷。石祥祯无奈,只好退兵九江,向天京告急。

  韦俊倒反武昌,立了大功。经曾国藩保荐,被清政府封为二品副将,在曾国藩帐下效力。这小子被感动得涕泪横流,死心塌地为清政府卖命,成了太平军的死敌。

  书接前文。且说翼王石达开,接到武昌失守的战报,心如火焚。连夜给天王送去本章,要求洪秀全降旨,派他率重兵夺回武汉三镇。谁知一连三日,不见动静,石达开更是焦躁不安。

  第四天,正是天王朝会的日子。石达开早膳已毕,急忙赶到天工府。卯时三刻,钟鼓齐鸣,天朝门大开,洪秀全在乐声中升坐金龙殿。石达开率领满朝文武,朝贺已毕,分立两厢。洪秀全问道:“兄弟们,可有本上奏?”石达开出班奏道:“四日前,小弟的本章,二哥可曾见到?”洪秀全道:“朕看到了。”翼王道:“不知哥哥做何打算?”洪秀全道:“收复武汉固属重要;可是,天京初定,百废待兴,朕看不宜动兵。”石达开分辩道:“二哥所见差矣!武昌乃自古必争之地,西通巴蜀,东连吴会,九省中枢,水陆要塞。我们需要的粮米、物资,都要靠那里运转。武昌落到清妖手里,就好似扼住了我们的咽喉,摘掉了西方的大门,对天朝的威胁太大了。曾妖早已看到这点,才不惜一切手段而力争之。现在,乘清妖站脚未稳,我们派出大兵,还可以把它夺回来。夺武昌就是保天京,保天京就要夺武昌。请二哥不必犹豫,否则,将造成千古遗恨。”豫天侯陈玉成也出班奏道:“五千岁所奏,切中要害,请天王火速降旨才是。”

  洪秀全把脸一沉,不悦道:“朕何尝不知道武昌的重要?可眼下兵、粮两缺,库府空虚。岂是出重兵的时候?”石达开道:“弟请旨率本部人马西征。粮饷自筹,无须二哥操心。”洪秀全道:“天京刚刚中兴,你怎能离开?”陈玉成道:“如天王信任,臣弟愿替五千岁一行。”洪秀全摇头道:“你有你的事做,不要再争了。”

  众人与洪秀全共事多年,都了解他的为人。凡是他确定的事情,是万难改变的。石达开怀着沉重的心情退在一旁,陈玉成也默默地归班站立。洪秀全简单地问了问朝政,拂袖退殿。

  翼王回到府里,面沉似水,反复思考着眼前的一切。他不明白:洪秀全为什么不肯发兵!是粮饷困难吗?不是。即使再困难,该打的仗也要打的。自己再三要求出兵,他却不予理睬,反说京里离不开自己,这难道是真的?也不是。满朝文武,能事的很多,像李秀成、陈玉成、赖汉英等人,哪个不行?而他偏偏要把自己拴在天京。这到底是为什么?他愁肠百转,摘下宝剑,到庭院中舞剑分忧。

  宁静的夜晚,声息皆无。石达开舞了一阵又一阵,只舞得精疲力竭,通身是汗,才进屋休息。一直守候在旁边的曾锦谦,也悄悄跟进房中。翼王擦擦汗水,问道:“你怎么还不去休息?”曾锦谦道:“殿下忧虑,卑职何以安寝?”石达开望着爱将,心里倍感郁闷。于是,二人对坐,促膝谈起心来。曾锦谦道:“殿下整日为国操劳,也该为自己着想着想了!”石达开知道他是指婚姻而言。连日来,不断有人到府中提媒,劝他续立王妃。结果,都被他拒绝了。曾锦谦接着说道:“殿下日理万机,没有个好内助怎么能行?再说,‘不孝有三,无后为大’啊!”石达开苦笑道,“还劝我呢!你不也光身一人吗?”曾锦谦道:“卑职与殿下的身份不同,不能相提并论。”石达开笑道:“这‘不孝有三,无后为大’之说,可是泛指的,并无尊卑之分哪!锦谦,你心疼我,为我着想,我领情就是了。不过,眼下还不是成亲的时候。”曾锦谦道:“殿下公忠国体,废寝忘食,反倒遭人猜忌。哼,卑职实在不平。”石达开问道:“谁猜忌我?”“这个……”曾锦谦欲言又止,不敢往下说了。石达开不悦:“锦谦,你对我说还有顾忌不成?”“不!”曾锦谦忙解释道,“殿下对我恩深似海,卑职粉身碎骨,也难报答。我知道您心情不好,不愿给您增加负担。所以,憋着一肚子话不敢说。”石达开道:“今晚我很痛快,你就说吧!”曾锦谦说道:“据我所知,天王听了别人的谗言,对殿下心生疑忌。故此,不让你离京,也不想叫你领兵带队了。”“这是真的?”曾锦谦道:“卑职有几个脑袋,怎敢信口胡言?”石达开问道:“你是从哪里得到的消息?”“回殿下,是西王妃向女营军师苏三娘透露出来的,苏三娘要我密报五千岁。”石达开又问道:“你可知什么人说我的坏话?”“卑职已调查清楚,是洪仁发、洪仁达,还有蒙德恩。”“他们是怎样说的?”“详情还没摸准,只知道他们要天王削掉你的兵权。”

  石达开不往下问了。他把许多事情连在一起,仔细分析了一遍,可以断定,曾锦谦说的都是实清。不过,在没有证据之前,是不愿暴露自己观点的。想罢多时,他对曾锦谦道:“过口之言,不可轻信,也不可对旁人乱讲。”“卑职记住了。”曾锦谦说罢,便朝内宅退去。

  他刚走到院里,就觉着眼前有个黑影。一转眼,没了。曾锦谦揉揉眼睛,再一细找,还是没有。心里说:难道有人偷听我们谈话?他立刻警觉起来,走出庭院。来到无人之处,抽出防身宝剑,蹑足潜踪,又偷偷地返了回来,藏在内庭的花墙边上,屏息宁神,观察着周围的变化。

  这阵儿,翼王屋里的灯还没止灭。他那高大的身影,还在窗户上晃动。突然,一道黑影,从配房上飘落到院中。

  曾锦谦定睛观瞧:只见此人身穿一套黑衣服,腰束丝带,斜挎皮囊,手提钢刀,面罩青纱,五官貌相看不清楚。只见他走到窗前,小心翼翼地往四处查看了一遍,单手提刀,点破窗纸,便往房中窥探。

  曾锦谦火往上撞,心里说:胆大的贼子!竟敢夜探王府。哼,我看你往哪里走?

上一页  回目录 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