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书369 >> 古典名著 >> 中国古代侠义小说
第五十九回 石达开虎口脱险 韦昌辉举兵谋叛

  政治舞台多风云,

  名利二字坑死人。

  画龙画虎难画骨,

  知人知面不知心。

  韦昌辉恼羞成怒,举起茶杯,就要发出杀害翼王的信号。

  翼王的爱将张遂谋、曾锦谦看在眼里,顿时明白了他的用意。张遂谋像闪电一般,跳到韦昌辉身边,把他的双手攥住。与此同时,曾锦谦的短剑也指到他的软肋:“不许动!不然的话,我就扎死你!”

  韦昌辉被这突然的变化惊呆了。他浑身颤抖地说:“五……五千岁,我听话就是……”秦日纲也吓傻了,忙解围说:“不要误会。都是自己人,有话好说!”翼王冷笑了一声:“哼,好一个自己人!废话少讲,赶快送我们出府!”

  石达开已清楚地看到,韦昌辉安心不善。如今,身陷虎口,必须赶快脱身。

  “走!”张遂谋大喝一声,拉着韦昌辉就往外走。此刻,埋伏在殿外的刀斧手,一个个瞠目结舌,不知所措。他们恐怕伤了北王,只好瞪着眼睛,把翼王众人送出北府。张遂谋、曾锦谦见翼王上马,这才把韦昌辉放开。接着,也飞身跨上坐骑,一溜烟消失在黑夜之中。

  韦昌辉气得面色铁青,像泥菩萨似地站到那里,木然不动。“六千岁,回府休息吧!”秦日纲来到他身后,低声劝说。韦昌辉把脚一跺,转身回到大殿,“砰!”一击桌案,骂道:“石达开!我不杀你,誓不为人!”他惧怕石达开,甚至超过了杨秀清。他知道,石达开是他最大的威胁。他决定及时下手,出其不意地把石达开干掉。于是,他把秦日纲、许宗扬、刘大鹏等人召集在一起,议论了一番,便分头准备而去。

  夜,还是那样黑;空气,还是那样闷热;乌云,仍在翻滚。天到三更,从北府开出两千五百多名“刽子手”,左臂上缠着白巾,手里拿着利刃,在韦昌辉、秦日纲的率领下,偷愉向翼府扑去。一场惨绝人性的大屠杀,又将开始。

  话分两头。翼王石达开回到府中,与王妃黄氏相见。一双儿女扑到父亲怀里,久久不愿离去。王妃见丈夫气色不正,就知道出了大事。她赶紧把孩子支走,夫妻对坐,细谈心腹。石达开把奉天王密诏回京讨逆、大闹北府、怒斥韦昌辉之事,细说了一遍。王妃听罢,吓得芳心乱跳,玉体不安。对丈夫说道:“杨秀清咎由自取,死得应该。可是,韦昌辉做得也太过分了,光好人就杀了好几万。人们都说,他要谋夺天国的江山。如今,他杀人已杀红了眼,你去招惹他,岂不自讨苦吃?”翼王道:“韦昌辉目无天王诏旨,滥杀无辜。我身为重臣,岂能坐视!”王妃道:“话虽如此。可是,他已变草为妖,岂能容你?依我看,家中不可久留,你还是躲避一时为好,以防万一。”翼王道:“事到如今,怕也无用。不过,我料他不敢妄为!”

  石达开话音刚落,忽听杀声四起,乱作一团。他急忙站起,抽出宝剑,来到院内一看:只见心腹爱将张遂谋,浑身是血,气喘吁吁从外院跑来。见了翼王,顾不上施礼,便急忙喊道:“不好了!韦昌辉领兵杀来,请五千岁快走!”石达开大吃一惊,忙转身回到房中。

  王妃黄氏听得清楚。她伸出双手,把翼王拉住,“这可怎么办呀?”翼王道:“快跟我闯出去!”这时,保姆把小少爷和翼千金也领到了。两个孩子扎进爸爸怀里,不住地喊叫:“爸爸,我怕!”石达开把娇儿搂在怀里,心乱如麻,进退两难。王妃黄氏突然止住悲声,把一双儿女拉到怀里,对石达开说道:“不要管我们了,请王爷快走!”石达开顿足道:“岂有此理!无论死活,我们也不能分离!”

  正在这时,许宗扬领着一群死党,高举火把,手提刀剑,闯进院中,高声吼叫道:“别叫石达开跑了!杀呀,冲啊!”

  张遂谋大怒,横身把房门挡住,厉声喝道:“大胆,我看你们谁敢碰碰五千岁?有仇的靠前,没仇的靠后!”许宗扬笑道:“你死在眼前,还敢大言欺人。着剑!”说罢,捧剑便刺。张遂谋以剑相格,二人战在一处。北王的死党也加入战团,把张遂谋困在核心。

  俗话说:“双拳难敌四手,好汉架不住人多。”眨眼的工夫,张遂谋已身中六处刀伤,鲜血迸流。石达开见了,火撞顶梁。飞身跳到院中,抡开宝剑,与死党展开了决斗。但见宝剑挂风,寒光闪烁,剑到处血肉横飞,刹那间就把死党杀退。许宗扬还想恋战,被石达开一剑刺进胸膛。这个杀人不眨眼的魔王,惨叫一声,倒在血泊之中。石达开还不解恨,又在他脖子上补了一剑,这家伙才彻底“升天”。

  翼王扶起张遂谋,还未来得及谈话,突然杀声又起——韦昌辉率领大队前来,在他身后,还跟着刘大鹏和秦日纲。他们一个个浑身是血,杀气腾腾,眼球上布满了血丝。张遂谋用力甩开石达开,直奔韦昌辉扑去。石达开高声喝喊:“遂谋,你——”话音未落,斜刺里有一人冲到他面前,不容分说,拉着他就走。翼王一看,正是爱将曾锦谦。石达开本不愿走,可是,曾锦谦大声说道:“请五千岁以天国为重,休做妇人之态!”说罢,当先开道,从内院冲了出去。这里有翼府的参护几十人,保着石达开往外就闯,好不容易从后门杀出重围。回头一看,身边只剩下五六个人了。石达开和曾锦谦继续奋战,撞开一个缺口,直奔正南跑去。他们边走边战,最后只剩下他俩了。曾锦谦说:“城内不可久留,咱们越城逃走吧!”“城高数丈,如何越得?”“小南门一带城墙较矮,可以越城而逃。”二人边说边跑,来到小南门西侧,转过一带民宅,顺着马道登上城墙。

  事也凑巧,在这里守把的军兵很少。夜深人静,都回哨所睡觉去了。石达开手扶垛口往外瞧看:见城外是一片空地,静悄悄空无一人。曾锦谦把腰带解下,与石达开的腰带结在一起,先后下城。幸亏夜幕保护了石达开和曾锦谦,他们顺利逃进树林,平安脱险了。

  两天以后,石达开二人回到安徽省芜湖大营。这里,驻扎着翼王部下的六千人马。当晚,石达开躺在床上,回忆着这几天发生的事情。他想起王妃黄氏和一双儿女,心如刀绞;又想起爱将张遂谋,更是痛断肝肠。他恨自己一时疏忽,没带军队,以致酿成大祸。他暗叫自己的名字:石达开呀石达开,你在自带兵多年,三略六韬哪里去了?俗话说,“好汉护三村,好狗护三邻”。我石达开连孩子、老婆都保不住,还算什么三军统帅?想到这里,不由以手捶头,越想越悔,虎目之中淌下眼泪。他心中烦闷,迈步走出寝帐。但见繁星满天,与芜湖大营的灯火相辉映。他苶呆呆站在营边的围墙后,手握剑柄,往天京方向凝视。

  曾锦谦轻手轻脚来到翼王身后,把单纱战袍披在他身上,低沉地说:“夜深了,请五千岁回帐去吧!”石达开停了半晌,才问道:“现在是什么时刻了?”“回五千岁,四更天了。”“天亮之后,召集旅帅以上的将士,商议军情。”“遵命!”曾锦谦又苦苦劝了半天,翼王这才回帐休息。

  天亮后,众将匆忙用过早点,到中军宝帐议事。三十多人垂手侍立,鸦雀无声。翼王领着曾锦谦走进大帐,坐定身形,口打唉声,把天京发生的事情以及自己的遭遇,向众将讲了一遍。众人听了,无不惊骇。军帅张文礼愤然说道:“韦昌辉狼子野心,罪恶滔天。五千岁您下命令吧,待咱杀进天京,找韦妖头报仇雪恨!”众将听了,也齐声说道:“对!”石达开拱手道:“诸位的盛情我领了。不过,咱力量不足,待大军来到才能行动。”说罢,提笔在手,给安徽、湖北、江西三省所有的部下,发出十万火急的训谕。严令各路大军到芜湖会师,听候调遣。翼王写罢,命信使用八百里的速度分发出去。之后,又把芜湖大营的兵力做了新的调动。

  正在这时,一匹战马如飞似箭,来到辕门。一个旅帅打扮的人,从马上跳下来,让守把辕门的哨岗验过凭证,然后,疾步如飞来到中军大帐:“报!卑职有急事,求见五千岁。”石达开止住话声,示意左右让他进来。这个旅帅进入大帐,跪倒施礼:“启禀五千岁,大事不好!”在座的人不由一愣。石达开忙问道:“何事?”“卑职奉五千岁训谕,与军帅张德功领兵三千,驻扎在东梁山。今日凌晨,秦日纲率领大兵一万多人,突然把东梁山包围。不容分说,见人就杀。卑职等被迫无奈,奋力抵抗,终因众寡悬殊,东梁山失守,军帅阵亡,大部分弟兄都已‘升天’。卑职舍死忘生闯出重围,特来向五千岁告急。”翼王闻听,只气得七窍生烟。他命令一声:“带马抬刀!”说罢,转身来到帐外,曾锦谦忙说道:“五千岁,稍等片刻,容卑职点兵。”“五百骑兵就够了,不必兴师动众!”“这——”曾锦谦道:“秦日纲率领大军一万多人,您带五百骑兵恐怕……”“住口!我说带多少就带多少。”曾锦谦不敢再劝,立刻点齐了人马。石达开换了一匹闪电白龙驹,肋佩短剑,手提大刀,飞身上马。曾锦谦也绰刀上马,一声炮响,辕门大开,直奔东梁山驰去。

  话分两头,回过头来,再说说韦昌辉和秦日纲。几天前的晚上,他们夜袭翼王府,把翼府男女老少七百多人,全部斩尽杀绝。在这场屠杀中,翼王的妻子黄氏以及一双儿女,都惨遭毒手。天亮后,韦昌辉查遍尸体,唯独不见石达开和曾锦谦。他吃惊非小,马上命人搜查,把天京几乎翻了个底朝上。结果,也没见到石达开的踪影。韦昌辉仍不甘心,暗暗合计道:从现有的情况判断,石达开和曾锦谦,一是越城逃走,一是藏到天王府内。于是,他又决定搜查天王府。韦昌辉点兵一千,带着秦日纲、刘大鹏,径直来到天朝门外。但见宫门紧闭,架在御沟上的石桥也拆除了,太阳城上岗哨密布,守把得异常严密。韦昌辉站到御沟沿上,手指城头,高声喊喝道:“请天王搭话。”

  时间不大,西王妃洪宣娇和国舅赖汉英,出现在城头上。西王妃全身戎装,身背硬弓,手持利剑,探身往城下看了半天,问道:“哪一个要见天王?”韦昌辉拱手道:“我韦某求见。”西王妃道:“六千岁有话,对我说好了,我可以代为转奏。”韦昌辉道:“请天王降旨,容我进府搜查!”西王妃道:“你要搜查什么?”韦昌辉道:“捉拿变草为妖的石达开!”“五千岁身犯何罪?”“他是东孽余党,有意制造混乱。”“有何为证?”“他夤夜进京,行踪诡秘,就是铁证!”“他是奉天王诏旨回京的,怎称行踪诡秘?”“可我不知道。”“呸!”西王妃大怒道,“韦昌辉,你也太专横了。一个多月来,你一手遮天,把持天京,胡作非为,犯下了滔天罪行。今日竟敢大言不惭,要搜查天王府。我问你,你把天王置于何处,你眼里还有没有天朝的法度?你今天说这个是妖,明日又说那个是妖。一会儿说这个是东党,一会儿又指控那个是东孽。我看呀,你才是真正的反骨妖人!”国舅赖汉英,手指韦昌辉,怒喝道:“尔目无法纪,滥杀无辜,真是罪大恶极!”韦昌辉也跳着脚骂道:“韦昌辉早把忠心献给天国,到头来却落到这步田地,事到如今,与你们有直接关系。等着瞧吧,我一定要报仇雪恨。”他骂了半天,气呼呼地领兵回府。

  第二天,他接到报告,说石达开已逃到芜湖大营。这个消息,真好像一颗炸雷,把韦昌辉吓得魂不附体。他立刻决定,让秦日纲率领大军一万五千名,追赶石达开。秦日纲说:“石达开乃世上的虎将。如今逃回芜湖,如虎添翼。卑职岂是他的对手?”韦昌辉道:“要冲你这么一说,咱们就不用打天下了,据我所知,目前他手下兵微将寡,乘此机会正好下手。倘若容他缓过手来,把三省大军调齐,你我可就都完了。”秦日纲无奈,硬着头皮离开天京。他听说东梁山上驻扎着石达开的部下三千余人,石达开本人还不在这里,所以,他仗着胆子开兵见仗,取得了初步胜利。他一面派人向北王告捷,一面调整大军,准备杀往芜湖。

  正在这时,石达开领着五百骑兵来了。秦日纲听说石达开找上门来,不由得心慌意乱,手足无措,强打精神,到山下列队。他刚把方阵摆好,就见一支骑兵滚地而来。谁?正是翼王石达开。但见石达开:头裹红巾,身披杏黄色战袍,胯下白龙马,掌中平端一口大刀,二目如电,威风凛凛,杀气腾腾。看罢,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,他把丈八长矛横担在马上,拱手施礼道:“对面来的可是五千岁吗?卑职秦日纲有礼了!”翼王怒视着他,朗声喝问道:“秦日纲,谁让你杀戮我的人马?”“这个……”秦日纲本来就嘴笨,再加上理亏,更没话可说了。他吭哧了半天,才说道:“卑职天胆也不敢胡来。这是奉旨而行,不得不如此啊!”石达开怒吼道:“奉旨?你奉了谁的旨意?是天王的,还是韦昌辉的?”秦日纲被翼王问得张口结舌,头上渗出汗珠。翼王又威严地问道:“你随同韦昌辉,夜袭我的王府,又是奉了谁的旨意?”秦日纲支支吾吾地说:“请五千岁不要问了,我也是被迫无奈,不得不听人家的呀!”“胡说!”翼王大吼一声,把秦日纲吓了一哆嗦,战马不由倒退了五六步。石达开又说:“你是天国的燕王,谁迫使你干出这些丧尽天良的坏事?脑袋长到你自己的腔子上,为什么要听别人的话?为什么好人的话你听不进,而坏人的话你却能百依百随?”“这个……”秦日纲汗流如雨,咧着大嘴说道:“事到如今,我也说不清楚了。”翼王冷笑道:“你领兵列队,还想跟我较量较量吗?”“不敢,不敢。”“那你究竟想干什么?”“我什么也不敢干,都是韦昌辉主使我这么干的,请五千岁原谅。”说罢,调转马头,就想溜之大吉。

  石达开的马快,抢先把他挡住。秦日纲脸上的肌肉跳了几下,双手托起长矛,哭哭咧咧地说:“五千岁,你可不要逼人太急呵!”“什么?我逼人太急,还是你们欺人太甚?”秦日纲一时恼羞成怒,把牙关一咬,双手抖矛,奔石达开前心刺来。石达开将虎躯一闪,长矛就刺空了。还未等秦日纲变换招数,石达开伸出左手,以闪电般的速度,把他的长矛抓住。秦日纲用力往回就夺,可是,任凭他使多大的气力,也没把长矛夺回。石达开左臂用力,喊了一声:“你给我撒手吧!”霎时间,连人带长矛,从马上掉了下来。秦日纲见势不好,把长矛甩掉,一骨碌爬起身来,刚想要走,翼王的大刀早已按住了他的脖项:“别动!小心我宰了你!”“哎,不动,不动。”秦日纲一条腿跪在地上,张开双手,不住地打战。翼王怒问道:“我且问你,我的家眷怎么样了?”秦日纲面如上色:“都……都被杀了。”“尸体放在何处?”“北王下令,都抛入大江之中了!”“死的都是何人,你可清楚?”“北王仔细核对过,有王妃黄氏,还有您的儿子和女儿。”“他们都是怎样死的?”“这个,我不敢说。”“少啰嗦,我让你讲真话!”“是!王妃黄氏被韦昌辉亲手用剑刺死,小姐被刘大鹏掐死,小少爷被、被、被我杀死了!”“唉呀!”石达开闻听,真好像油烹肝胆,大叫一声,昏了过去。幸亏曾锦谦忙把翼王扶住,经过一番料理,这才缓过气来。

  翼王没有落泪,只见他浑身颤抖,面色铁青,望着秦日纲,问道:“你可知罪?”秦日纲以头触地:“卑职罪该万死。”曾锦谦忍无可忍,从马上跳下来,“锵锒锒”拽剑在手,一个箭步蹿到秦日纲面前,伸手把他的头发揪住,“我剥了你的皮!”翼王喝斥道:“住手!”曾锦谦不敢不听,望着翼王,听候训谕。石达开手指秦日纲说道:“按你的所做所为,本该车裂、点天灯。不过,本王念你是个糊涂之人,以天国大局为重,今日饶你不死。”秦日纲惊呼道:“多谢五千岁,多谢五千岁。”“不过——”石达开接着说,“你必须立功赎罪,率领你手下的人马,跟我杀回天京,捉拿韦昌辉。”“这个——”秦日纲咧着大嘴,不住地摇头。“怎么?你不愿意?”秦日纲说:“五千岁息怒,卑职有下情回禀。卑职离开天京的时候,韦昌辉把我的家眷四十多人,已软禁在北府。倘若我随五千岁进京,韦昌辉对我的家眷必然要下毒手。请翼王看在我一家老小的分上,另派别人吧!”“啪!”曾锦谦给了他一个嘴巴子,咬牙切齿地问道:“你还有点儿良心没有?你只知道心疼家眷,为什么不替五千岁想想呢?”秦日纲紧闭二目,无言可对。众将齐说:“宰了他得了,留着也没用!”石达开沉思半晌,问道:“秦日纲,你打算怎样立功赎罪?”“回五千岁,我也不想回天京了。我打算率本部人马,与清妖决战。立几次大功,占几处城池,以求天王和五千岁免罪。”“不行!杀了他吧!”曾锦谦又催促翼王。

  正在这个时候,突然从芜湖方向跑来几匹快马。马上的人来到翼王面前,禀报道:“启奏五千岁,大事不好了!”

上一页  回目录 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