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书369 >> 古典名著 >> 中国古代侠义小说
第五十五回 杨秀清逼封万岁 洪秀全暗设牢笼

  野心膨胀人发懵,

  成败利害看不清。

  汗马功劳化泡影,

  身败名裂留骂名。

  杨秀清和侯谦芳计议多时,把主意打定。侯谦芳急忙下去准备,杨秀清这才款衣就寝。

  这天,豫王胡以晃正在府中闷坐,突然有人禀报:“东王有旨,请豫王过府议事。”胡以晃马上更换朝服,乘马来到东府,到配殿候旨。

  片刻过后,一个女承宣进来说:“九千岁浩谕,请豫王到望云楼谒见。”胡以晃听了,深感不解。原来,这望云楼属于内苑,乃东府禁区,外臣是不得而进的。东王在那里召见,所为何故?他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,跟随女承宣来到望云楼下。

  东殿尚书侯谦芳正在这里等候。一见胡以晃,忙抢步施礼:“卑职迎接王驾千岁。”胡以晃把他扶起,说道:“侯尚书免礼,在下担当不起。”胡以晃深知,侯谦芳是杨秀清眼里的红人,又是东王的耳目,是有名的“逻察”头子。别看他职位不高,却执掌着东府大权。因此,一般人是不敢得罪他的。“请豫王登楼,九千岁等着您呢!”侯谦芳说罢,在头前引路,胡以晃跟着他走进望云楼内。

  他是第一次来到这里。但只见“脚下是红木地板,上面铺着一寸多厚的西洋地毯。金线盘花,绣着山水风景。墙壁上贴着黄缎子,上绣九龙戏水的图案。头顶上是雕花的天花板,画着日月星辰。每隔五步,就挂着一盏八角缕金玻璃灯。千门万户,曲折迂回,神秘而又庄严。到处都闪烁着珠光宝气,好像置身于富丽堂皇的迷宫之中。一对对天仙似的女官,静悄悄地在两旁垂手肃立。要不是眼睛动弹,几乎与死人无异。

  胡以晃跟随侯谦芳,穿过一间宽阔的大殿,开始登楼了。他们踩着富有弹性的地毯,顺着红木雕花扶手,盘旋而上,一直登上五楼。

  “豫王到——”值日班的女官,一个接一个地传呼着,声音圆润悦耳。胡以晃停在大厅门口,整冠抖袍,等候传见。侯谦芳先进去请示,然后走出来向豫王摆手。胡以晃迈步走进大厅,但见这是一间六角形的建筑,淡蓝色的窗帘,遮住了充足的阳光。面南背北安放着宝座,四扇洒金屏风挡在后面。这只宝座能靠、能躺,又能随意转动,是由几个英国人所制造。据说,它价值万金,是大国的珍宝。大厅中摆着中、西两用设备,浮雕、壁毯、塑像、沙发、转椅、八仙桌、乌木凳、朱砂瓶、金银器皿、陶瓷彩绘、名人字画,琳瑯满目。天花板上,挂着鎏金水晶嵌宝的莲花灯,造型独特,名贵豪华。即使是清宫里,也难有这样的珍品。最使人醒目的是,迎门放着的那架西洋大钟:高有丈二,形似古罗马教堂;几个裸体女天使,托着钟盘;十二个阿拉伯数字,都是用红绿宝石组成;赤金的钟砣,亮如明镜,来回摆动。胡以晃看得眼花缭乱,头晕目眩。心里说:人世间居然有这样富丽的厅堂!

  此刻,杨秀清正端坐在宝座上。他头戴双龙单凤珍珠冠,身穿大黄色软缎团龙袍,明眸皓齿,满面春风,正笑眯眯瞅着胡以晃。豫王不敢怠慢,紧走几步,跪在杨秀清面前,口称:“九千岁在上,卑职胡以晃叩见千岁、千千岁!”“平身!”杨秀清把手一伸,说道:“赐座!”侯谦芳忙把胡以晃扶起,让他坐在侧面的太师椅上。胡以晃拱手道:“不知九千岁把卑职唤来,有何训示?”杨秀清微微一乐,说道:“没事,找你随便谈谈。来呀,先给我和老伙计倒杯酒喝。”“是!”侯谦芳取来两只雕花水晶杯,倒满美酒,用银盘端到东王面前。杨秀清说:“这是洋兄弟的礼节,一见面先给杯酒喝。这是英国的葡萄酒,好喝极了。来,咱们先干一杯。”说罢,端起酒杯,一饮而尽。胡以晃也端起酒杯:“谢九千岁的赏。”也把酒喝了。“怎么样,味道不错吧?”“果然香甜,另有风味。”“来呀,再给满上!”“不不不,一杯足够了。”杨秀清笑道:“自己哥们儿,客气什么!谦芳,一会儿打发人,给豫王送两箱去。”“是,卑职这就去。”胡以晃再三辞谢,杨秀清不允,也只好随他去了。

  侯谦芳走后,大厅中只剩下东王。豫王两个人了。杨秀清从宝座上走下来,坐在胡以晃身边,问道:“听说你病了,可气色并不难看。”豫王说:“我得的是四肢麻木病。所以,饮食未减。”杨秀清拍着胡以晃的肩头,亲切地说:“怎么不早跟我说呢?我这儿有顶好的舒筋活血丹,吃了保你好。”“谢九千岁恩典。”杨秀清又说:“别跟我客气好不好?这又不是升殿,干什么咬文嚼字的!”

  胡以晃听罢,不由想起了往事:几年前,还在金田团营的时候,杨秀清就是这种性格。他爽朗、豪放,不拘小节,大说大笑,有时还很诙谐,彼此之间,随随便便,食则同餐,卧则同榻。自从永安封王,兄弟之间像垒了一道高墙。行动受限制,说话受约束,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变得虚伪淡薄了。特别是建都天京之后,这道墙越垒越高。人与人之间的关系。从虚伪进化到冷醋。今天,东王突然一反常态,说话举动恢复了当年的模样,使他深感意外。于是,提高了警惕。

  他们又唠了一会儿家常,杨秀清突然问道:“你对魏征这个人如何评价?”胡以晃听了,不知如何回答是好。杨秀清笑了笑,说道:“你倒是说呀!讲古论今吗,想说啥就说啥!”胡以晃说:“魏征是唐代的大政治家,列为古代‘贤相传’中。先事皇太子李建成,后事唐太宗李世民。他敢直言谏主,不徇私情。唐大宗把他比作一面镜子,实在是不可多得的忠臣。”杨秀清说:“传说李建成很信赖他,二人情同手足,亲密无间。魏征曾在李建成面前,力主杀掉李世民,争夺皇位。由此可见,他们君臣是多么亲密。可是后来,魏征却自食其言,保了李世民认敌作父。像这样的人,还配贤相吗?”胡以晃说:“话不能这么说。李建成不学无术,刚愎自用,根本就不配当君主。这一点,魏征是清楚的。可是,他并没有因此而舍弃他。他本着忠臣不事二主的信念,竭尽全力为李建成效劳,与诸葛亮扶保阿斗相似。这一点,是非常难能可贵的。李建成不纳忠言,乃至灭亡,完全是咎由自取,与魏征无关,玄武门之变后,魏征被俘,本想死去,可是,却偏偏遇上了胸宽似海、求贤若渴的李世民。魏征感秦王知遇之恩,才乃事新主。他并没有出卖李建成,岂能说他认敌作父呢?依卑职看,这就叫识时务者为俊杰,魏征真俊杰也!”“说得好!好极了!”杨秀清大笑不止,震得玻璃窗“哗哗”直响。他拉着胡以晃的手说:“我希望你也是魏征,当个识时务的俊杰!”胡以晃听罢,大吃一惊。刹那间,睁大眼睛,目不转睛地看着杨秀清。杨秀清还在笑,但笑得极不自然,脸上隐隐约约透着杀气。凌厉的眼光,紧盯着胡以晃不放。

  正在这个时候,厅外一阵喧哗。侯谦芳急匆匆走来,向东王禀报:“东府文武求见九千岁。”“什么事情?”杨秀清问。“到时候你就知道了。”说罢,向外面一招手,就见东殿尚书李文德、萧成顺,仆射朝建忠、刘春、阿贤,女官首领杨水娇、欧阳春等,男女文武二百多人,列队而入。他们一个个身穿朝服,整齐严肃,面向北方,垂手而立。

  侯谦芳站在队伍的右前方,高声唱道:“请东王九千岁升座!”杨秀清回归宝座,坐定身形。侯谦芳又说:“大家随我念颂词。我念一句,你们随一句。”说罢,他拉开长音,念道:“天将大任,唯我东王。”“天将大任,唯我东王。”众人重复念着。

  胡以晃不敢不从,站在侯谦芳背后,也同样念了起来。侯谦芳接着念着:“天将大任,唯我东王。平妖建国,抚绥八方。功盖日月,德布九江。万民称颂,天下安康。千秋百代,万寿无疆。当承大统,即位帝皇。四海归心,既受永昌。”唱完,首先下拜。众人都跪倒身形,高呼:“万岁,万岁,万万岁!”杨秀清昻然端坐,接受众人朝拜。

  此刻,胡以晃都明白了:这是他有计划、有步骤、蓄谋已久的篡逆行动啊!如今,连自己也被陷在里边,成了篡逆分子——这就是杨秀清找自己的目的。他又气又恨,暗中叫骂道:杨秀清啊杨秀清,你的手段太狠毒了。不过,表面上没敢流露出来。

  朝拜之后,杨秀清屏退众人,拉住胡以晃说:“老伙伴,你的意思怎么样?”胡以晃躬身说道:“臣感为陛下效劳!”杨秀清大笑道:“哈哈哈哈,这才像魏征呢!不过,像这样大事,必须由天父天兄决定,凡人不得妄议。老兄诚心拥我为帝,朕心里有数就得了。”转脸又向侯谦芳吩咐道:“给豫王准备十盒舒筋活血丹。再把春心、春蕊两个姑娘送到豫王府。告诉她们,从今天起,她俩就是豫王的爱妾了。”“遵旨!”胡以晃摆手谢绝道:“不可,不可。我是不纳妾的,请九千岁收回成命。”杨秀清冷笑道:“什么事儿都可以破例,娶两个小老婆算什么?别忘了,这可是诰谕!”侯谦芳忙说:“何止是诰谕,这是圣旨呀!”胡以晃被逼无奈,不等侯谦芳说完,忙跪倒施礼:“谢万岁的恩赏。”东王道:“这就对了,哈哈哈哈!”胡以晃又给杨秀清磕了三个头,才告辞归府。

  傍晚,侯谦芳把事情办完,到望云楼交旨。杨秀清问:“人和药都送去了吗?”“回万岁,都送去了!”“你看今天这场戏如何?”“太妙了,妙极了!”侯谦芳鼓掌道,“万岁爷略施小计,就把他拉过来了,如今木已成舟,还怕他反悔不成?”杨秀清说:“话虽如此,也不能疏忽大意。人心隔肚皮,做事两不知。对他还要严密监视,以防万一。”“遵旨!”

  再说豫王。他回到府里,好像害了大病似的,一头扎到床上,紧闭二目,回忆着方才发生的事情。他知道杨秀清早有野心,可是没有料到,事情会来得这么突然!现在,也许唱《白逼宫》,逼天王退位;也许采取暴力手段,将天王杀掉。可见,一场大规模的残杀是不可避免了。这阵儿,胡以晃似乎看见了血雨腥风的屠杀场面,只吓得浑身冒出了冷汗,心里“怦怦”直跳。他想:此刻天王还蒙在鼓里,满朝文武也懵然不知,哼,我要冒着生命危险,去禀告天王,揭露真相。打定主意,胡以晃一跃而起,冲外面喊了一声:“来人!”

  一个侍从走了进来。胡以晃本想让他鞴马,直接去天王府。可是一想:不行,我肯定已被人监视上了。稍有不慎,就会把事情弄糟。于是,改变了主意,对侍从说:“东王赏我的美女,现在何处?”“回千岁的话,已安排在桃花轩中。”“传我的话,容我见过王妃后,就到桃花轩去。现在,让她们准备侍寝。”“是。”侍从退了下去。胡以晃整理了一下衣服,直奔王妃的寝室走去。

  第二天,豫王府传出消息,说豫王和王妃打了一架。王妃背过气去,差点死掉。豫王把最心爱的玉砚也摔了,又打人,又骂人。原因是,豫王新纳了春心和春蕊。豫王打算睡在新房,王妃坚决不允,这才大打出手。日出卯时,人们见豫王妃披头散发,满脸泪痕,坐着四人轿到西王妃府里告状去了。就在这夜,西王妃洪宣娇化装改扮,偷偷进了天王府。

  又过了两天,洪秀全刚起床,突然一个女官跑进来启奏:“天父下凡了,请天王快去伺候。”洪秀全早有准备,急忙更换衣服,乘着肩舆,一溜小跑来到东府。

  东府里庄严肃穆,钟声震耳。在京的文武百官,跪了一院子。杨秀清躺在宝座上,二目紧闭,面色苍白,人事不省。豫王胡以晃、东殿尚书侯谦芳、春官正丞相蒙德恩、卫国侯黄玉昆。兴国侯陈承熔,都在旁边伺候着。洪秀全跪在杨秀清面前,高呼道:“小子秀全迎接天父。”杨秀清浑身一哆嗦,翻身坐起,二目如电,声似洪钟,说道:“秀全小子来了吗?”洪秀全往前跪爬一步,叩头道:“天父在上,小子秀全在此,恭候天父训示。”“天父”道:“为父无事不来,无大事也不来。我且问你,你四弟功劳大否?”洪秀全说:“东王功劳最大。”“天父”道:“天将大任,唯秀清也!屈居东王,大材小用了。你应禅位给他,让秀清执掌天国。”洪秀全忙说:“儿谨遵天父训旨。”“天父”又说道:“东王为万岁,东王子当如何?”洪秀全说:“自然也是万岁,世世代代皆为万岁。”“天父”点点头,满意地说:“这才像我的儿子,至诚至孝。记住,同为天国撑江山,能者多劳要占先;人间之事由天定,理应恪守莫拖延。钦此,为父归天去了!”

  杨秀清又一哆嗦,翻身摔倒在地。众人一看,忙把他扶了起来。略停片刻,方才“苏醒”。杨秀清揉了揉眼睛,一眼瞅见了洪秀全,忙倒身下拜:“请二兄上面坐!”洪秀全站起身来,满面赔笑道:“恭喜四弟,贺喜四弟,不久你就是天国的万岁了。”杨秀清说:“天父对我说时,弟感到十分突然。曾再三推辞,怎奈天父不允。”洪秀全说:“天父的安排是圣明的。常言道:‘有德者居之,无德者失之。’四弟德配天地,小兄望尘莫及。天父训旨,正合我意。”说罢大笑。二人归座后,杨秀清又说:“请问二兄,准备何时禅位?”秀全道:“这是极其重要的事情,应该举行隆重的禅位大典。有许多事情都得筹办,不能操之过急。我想定到下月十七日,在你寿诞那天,你看如何?”东王道:“如此甚好。”

  商量已毕,洪秀全起身归府。杨秀清送到金龙城,才转身回来。他登上望云楼,卧到沙发里,情不自禁地大笑起来。他没想到,事情进展得如此顺利。每走一步,都能踩到点子上。在不久的将来,不,在下月,就是万岁皇爷了。他越想越舒畅,乐得都要发狂了。

  再说天王洪秀全。他强压怒火,拖着沉重的双腿,回到寝宫,屏退左右,一头扎在床上,心中暗骂道:杨秀清啊杨秀清,你太狂妄了。竟敢借天父之口,假传圣旨,逼朕退位。哼,朕岂能容你!洪秀全深知:杨秀清实力雄厚,爪牙甚多,稍有不慎,性命难保。今天是对付过去了,明天又会怎样?现在的办法是:表面上,积极筹备禅位大典,以假充真,把杨秀清稳住;暗中调兵遣将,把北、翼、燕三王调回天京,出其不意,把杨秀清除掉!对,只有这样办了,他又暗中合计道:洪秀全呀洪秀全,你错用了人,授人以柄,才招来大祸。现在,是下决心的时候了。当断不断,必留后患。先下手的为强,后下手的遭殃啊!他打定主意,便吩咐人传膳。在人前说说笑笑,好像没发生什么事情似的。

  次日,洪秀全升坐大殿,向文武百官郑重宣布:丙辰六年八月十七日,禅位给东王。并指派胡以晃、赖汉英、蒙德恩、陈承铬、黄玉昆五人,组成禅位大典筹备衙门,为东王赶制龙冠龙袍,采购香花祭礼,修饰天王府和御花园。从这天开始,天京军民就动起来了,千家万户粉刷门面,平整街道。天王府前,更是一片忙乱景象:几百名工匠正在油绘天王府正门,重修天台。因为这是天王禅位交权的地方,所以工程十分浩大。人们抬石运土,来往穿梭,干得热火朝天。街头巷尾,也是一片喜气洋洋的景象。

  入夜,人们都酣睡了,谁也不知,在天王府的密室里,却正在商议政事。但只见洪仁发、洪仁达、洪宣娇、胡以晃、赖汉英、黄玉昆和蒙德恩,都围坐在天王身边。大家合计多时,一致同意飞调三王回京。可是,派谁去呢?怎样混出天京呢?众人议论纷纷,没有主意。过了一会儿,洪仁发说:“既然派别人不可靠,就交给我吧!”蒙德恩说:“不行!杨秀清狡猾得很,对你们一家人格外注意,你是混不出天京的;再说,你性情粗鲁,又不会随机应变。非把事情弄砸不可。”洪仁发生气地说:“你别小看人。怎么知道我不会随机应变?”“好了,别吵了。”洪秀全焦急地说,“大哥,你真行吗?”洪仁发说:“这有什么难的!你把诏旨交给我,送出去不就完了?”秀全说:“你要想法办成此事,必须受点罪。”洪仁发说:“受点罪怕什么?”秀全说:“你附耳过来。”洪仁发听罢,先摇头,又点头。接着,把腰板一挺,说道:“就这么定了,明天一早我就来。”

  洪秀全又把自己的主意当众讲了一遍。众人听了,一致赞成。都对洪仁发说:“国宗大人,你要吃苦了。”洪仁发笑道:“这算什么,比悼脑袋强多了!”洪秀全提笔在手,给北、翼、燕三王各写了一道诏旨,用了印垄,交给洪仁发。并一再嘱托道:“千万要保管好,放在最秘密的地方。须知,它关系着国家的成败和千万条人命啊!”“你放心吧。我人在诏旨在,决不会落到别人手里。”众人又密议了一阵,才偷偷陆续散去。

  俗话说:“隔墙有耳。”洪秀全众人万没料到,这次的密议,竟被人发现了。原来,这个人就是杨秀清派到天王府的女“逻察”侯蕙芳。一年前,侯意芳作为东王的礼物,送给了洪秀全。此后,她逐渐受宠,经常出入天王寝室。几天前,侯蕙芳接到东王指示,叫她严密监视天王的一切行动,并随时禀奏。侯蕙芳利用一切方便条件,监督着洪秀全。今晚,胡以晃一进天王府,就被她发现了。之后,她又发现了赖汉英、洪宣娇、洪仁发等人。侯蕙芳猜测,肯定有事。她甩开别人,偷偷趴在窗子外头,窃听屋中的谈话。所以,才掌握了全部情况。侯蕙芳急忙回到她的寝室,把房门闩紧,给杨秀清写了一份报告。她是这样写的:

  昨晚,他(指洪秀全)在内书房与洪仁发,洪仁达、洪宣娇、赖汉英、黄玉昆、胡以晃、蒙德恩等七人密议。已查明,禅位是假,欺骗是真,洪仁发即将出城调兵。他们丑时两刻会散。

       蕙

  侯蕙芳把信写完,封好,揣到怀内。心里说:我得马上把信送去。明天中午——也许午后,天京将有一场大乱。

上一页  回目录 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