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书369 >> 古典名著 >> 中国古代侠义小说
第五十回 太平军重振旗鼓 清政府垂死挣扎

  翼王胜局刚定,

  东王诰谕就来。

  有意无意乱安排,

  天国岂能不败?

  且说曾国藩,他万没料到中了石达开的计策,直吓得肝胆俱裂,魄散魂飞,绝望地坐在舱内的虎皮椅上等死。这时,石祥祯手提宝刀,破门而入。他虽然没见过曾国藩,但从衣冠服色上看也猜出了八九,冲着他大吼一声:“曾妖头,你也有今日!”曾国藩双腿瘫软,脖后冒风,已动弹不得了。

  正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突然从外边跳进一人,手舞宝剑大呼道:“长毛贼,休伤我主!”此人乃曾国藩的亲兵头目刘成槐。石样祯转身抡刀便剁,刘成槐以剑相格,二人战在一处。刘成槐边战边喊:“大帅还不逃命,等待何时?”曾国藩如梦方苏,踉踉跄跄往外就跑。正好,迎面又遇上另一个亲兵头目李子成,曾国藩大呼道:“子成快来救我!”李子成把曾国藩背在身上,转身往舱外逃去。

  这时,船上到处是战场,左一堆,右一伙,正在相互拼杀。李子成背着主子刚跑到船舷,就见三名太平军奔他们杀来。李子成全靠一只手战斗,不下三合,腿上中了一刀,摔倒在地,曾国藩也被摔到船板上。一个太平军杀死了李子成,另两名太平军奔曾国藩扑来。曾国藩狗急跳墙,一个鱼跃,跳进水里。

  曾国藩不会鬼水,张开大嘴就喝上了。恰在这时,从斜刺里飞来一只小船,为首的正是湘军水师总统褚汝航。

  原来,褚汝航见大势已去,不可收拾,便率一些死党来救主子,恰遇曾贼落水。曾国藩被褚汝航救到船上,逃命去了。

  湖口一战,太平军取得了辉煌胜利,全歼湘军水师,击毙、击伤敌军六千多人,烧毁、击沉敌船一千三百多只,缴获大小炮四百多门,战利品堆积如山。

  通过这一仗,再一次显示了石达开的卓越军事才能、一个二十四岁的青年将领,竟战败了四十五岁、老奸巨猾、又有丰富作战经验的曾国藩!以少胜多,以弱制强,使太平军起死回生,这在历史上也是不多见的。从此以后,清军听见“石达开”三个字,就不寒而栗。有人赞翼王曰:

  翼王石达开,

  天国栋梁材。

  英名惊敌胆,

  韬略满胸怀。

  石达开乘胜进兵,第三次攻克了汉口、汉阳和武昌。从此,长江上游的三大重镇——安庆、武昌和九江,都被太平军牢牢控制在手中。

  再说曾国藩。他一口气逃到南昌,惊魂方定,众将也陆续聚齐。曾国藩左顾右盼,放声痛哭。他边哭边对众将说道:“皇恩浩荡,启用国藩。耗资巨万,创办水师。原打算剿灭发匪,平定东南,以慰圣心。谁知中了石逆奸计,水师殆尽,伤兵损将。曾某有何脸面去见湖南父老,对皇上又如何交待?唯有以死表忠心耳!”说罢,拔剑就要自刎。罗泽南手快,忙把宝剑夺下。曾国藩又急又恼,顿足捶胸,哭得更悲切了。

  众将都来相劝。罗泽南说:“师父不是常对我们说,胜败乃兵家常事吗?何必遇事自迷?依我看,应打起精神,重振旗鼓,与匪决战。”塔齐布道:“水师没了,可以重建。况我陆营尚完整无损!卑职愿领一旅精兵,与石逆决一雌雄。”曾国荃道:“二位将军所言极是,望大哥听劝才是。”曾国华、曾国葆、褚汝航等亦皆苦劝。曾国藩这才收住眼泪,冷静片刻,对众将说:“我军新败,不宜再战,应深沟高垒,以避其锋。待恢复元气,再做定夺。尔等看看如何?”罗泽南忿忿地说:“恩师何以惧敌太甚?恐怕到了那时,江南九省尽属敌手矣!应立即进兵才是。”曾国荃道:“师兄说得对,不打不行。倘若长毛子缓过手来,就没有咱们的立脚之地了!”

  众将七嘴八舌,争论不休,多数人都愿意打。曾国藩无奈,只好点头同意。他命塔齐布领兵五千围攻九江,罗泽南领兵一万争夺武昌,曾国茎为两军接应使,他自己坐守南昌。

  次日,喜讯突然传来,新任湖北巡抚胡林翼,从各地抽调了大兵三万,团练、乡勇八千,愿与湘军联合,夺回武昌;新任钦差大臣和春,也从安徽、山东、山西、河北、河南抽调大兵七万,围攻庐州。曾国藩大喜,催促众将,迅速进兵。

  再说翼王。他接到警报,马上做出安排:命林启荣坚守九江,韦俊助陈玉成坚守武昌。他麾师安徽,救援庐州。于是,一场激战又开始了。

  先说湘军提督塔齐布,他奉命围攻九江。太平军守将林启荣坚守不出。湘军一连攻了数日,毫无进展。曾国藩对塔齐布深为不满,在信中指责道:“尔不听良言,力主进攻。时至今日,毫无建树,反劳师糜饷,伤兵折将,更助长了发匪气焰。限你于九月初一前攻占九江。否则,唯军令从事。”

  塔齐布又羞又气,次日又引兵出战,一口气攻到顺昌门下。太平军仍坚守不出。塔齐布手指城头骂道:“有种的出来决一雌雄,躲在城里不是好汉!”林启荣在城上指着他骂道:“你有种就进城来,进不来才是饭桶!”

  塔齐布大怒,麾兵攻城,又被太平军击退了。

  塔齐布性如烈火,因攻城无效,一气之下就病倒了,军医忙给他调治。塔齐布大喊大叫:“九江不破,食药有屁用?真气死我也!”呼罢,大口吐血,于一八五五年八月三十日,死在军营之中。

  曾国藩闻报,很是伤感,深悔不该逼他过急。又命副将周凤山替代塔齐布,继续围攻九江。

  再说武昌方面,那儿战斗更炽。清军厚集兵力,日夜不停地向武昌轮番进攻。湘军大将罗泽南,督军拼死攻城,曾两次攻破了汉阳门。幸亏天国小将陈玉成,率军决战,才把清军击退。罗泽南毫不气馁,又抢占了武昌的洪山和半壁山,布下月牙形防线,准备长期围困,武昌形势十分紧张。

  翼王石达开暗想:当前湘军集中全力攻打九江和武昌,江西后路必定空虚。若此时袭击江西,湘军必然麾师救援。到那时,九江、武昌之围就可不战而解,定会收到事半功倍之效。他认为:这是一个制人而不制于人的战略。只有这样,才可以把战场上的主动权争取到自己手中。翼王决定之后,派石祥祯、杨辅清引兵三万,去援庐州。他率领一支人马,调转方向,自湖北通城,越过幕阜山,插进江西。

  石达开所率领的太平军,一路之上势如破竹,克新昌,占瑞州,飞临江,取吉安,其锋锐不可挡。

  警报传到南昌,把大刽子手曾国藩吓得心惊肉跳,忙派人用十万火急的命令,调回周凤山和罗泽南。于是,武昌、九江之围自解。太平军的这盘棋又走活了。

  曾国藩命副将周凤山、彭玉麟部,扼守樟树镇。他在命令中说:“樟树镇西近瑞、临,东接抚、建,乃两岸之关键,省城之咽喉,至关重要。务必坚守,以阻长毛……”二将受命,水陆陈兵,布下层层防线。

  一八五六年三月二十四日,翼王引兵来到,操鼓直进。周凤山引兵溺战,被石达开一刀斩于马下。彭玉麟不敢接仗,龟缩在船上。湘军听说翼王石达开的名字,早吓得骨酥肉麻,抛刀弃枪,各自逃命。太平军没费吹灰之力,就攻占了樟树镇。

  湘军兵勇纷纷跑回南昌,你争我挤,夺门而入,互相践踏,狼狈不堪。

  在短时间内,江西省十三府中的八府五十余县,都落到太平军手中。曾国藩困守南昌,势如釜中游鱼,危在旦夕。翼王石达开如进攻曾国藩,也准像瓮中捉鳖,手到擒来。

  再说湘军大将罗泽南。他接到曾国藩的手令,弃了武昌,麾师江西。他在路上,接到了一个湘军失利的消息,心如火焚,兼程而进。刚到樟树镇,忽听三声炮响,伏兵四起。左有石镇伦,右有杨宜清,后有张遂谋,前有石达开,将他困在核心。这家伙好像关在笼子里的一头野兽,玩儿命般向前冲杀。正好,迎面遇上了石达开。罗泽南虎目圆瞪,破口大骂:“姓石的,爷爷我跟你拼了。有你没我,有我没你!”翼王大怒,催开“胭脂红”,舞动三环宝刀,直奔他杀来。罗泽甫手舞双刀,前来迎战。不下三合,被石达开一刀斩于马下,湘军皆溃。

  罗泽南是曾国藩手下的一员猛将。他的死,大挫湘军士气,各地清军也都闻讯丧胆。

  石达开引得胜之兵,继续围攻南昌。这时的曾国藩,已知日暮途穷,他躲在城中,唉声叹气,涕泪横流,把绝命书都写好了,闭上双眼,束手待毙。石达开全胜湘军,已成定局。

  谁知,就在这极为关键的时刻,事情又发生了意外的变化。

  一八五六年四月下旬的一天,石达开用罢早饭,准备召集众将,商议攻打南昌事宜,突然接到东王诰谕。诰谕写道:“满妖北大营,已出重兵,犯我疆土,镇江、扬州俱陷。满妖江南大营,也出重兵,于前日,攻占了石埠桥、袜陵关、东坝一线。天京四面受制,危在旦夕,召你火速麾师解围……”

  翼王手捧诰偷,快感顿消。忙把众将召来,说明此事。众将听了,无不吃惊。翼王道:“天京军情紧迫,不容我不去。西北之事,就依靠各位弟兄了。未把这清妖头亲手抓获,实为憾事!我走之后,宜清、辅清两位兄弟继续攻打南昌。倘有不利,可退至九江。玉成、韦俊继续攻打武昌,此地万万不能丢失,罗大纲、石祥祯扼守庐州,林启荣、曾天养牢守安庆。都要相机而动,不可浪战。”众将一一领命。石达开于当日点兵五万,离开江西,星夜赶奔天京而去。

  石达开一走,曾国藩才绝处逢生,免遭厄运。他自呜得意他说:“山穷水尽疑无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。打破玉笼飞彩凤,顿开金锁走蛟龙!”

  话分两头。先说天京方面:清政府在一八五三年三、四月间,相继在天京和扬州外围建立起江南大营和江北大营。向荣的所谓江南大营,扎在孝陵卫。他手下有帮办军务许乃钊,提督苏布通阿,总兵马天保,提督张国梁等人,兵力在三万人以上。

  以大卖国贼琦善为首的所谓江北大营,则扎在扬州城外。他手下有帮办大臣雷以诚、浙闽总督慧成、潜运总督福济、直隶总督陈金缓等,厚集兵力达七八万人,装备精良。

  这两个大营,对天京造成巨大威胁。杨秀清为对付这两个大营,用了十万多人,分别驻守在扬州、镇江、瓜州和江南孝陵卫一带。两年多来,在天京周围,与清军进行了数百次战斗。这些战事,虽不及北伐、西征的规模庞大,但由于战事频繁,时出险情,而使杨秀清提心吊胆,坐卧不宁。

  尽管这样,杨秀清总算没有白费心血,使清军屡战屡败,不能越雷池一步。

  为此,咸丰皇帝对琦善和向荣极为不满。曾三番五次降旨斥责,把这两个奴才骂得狗血喷头。

  琦善不敢抗旨,忙调集了吉林、黑龙江、山东、浙江、江苏各地军队,乘太平军西征之际,攻破了扬州和镇江,前锋大队直逼瓜州,控制了天京外围的长江水面,气焰十分嚣张。

  向荣接旨后,也卷土重来,出动人马,攻打天京的尧化门、仙鹤门、黄马群、孝陵卫、高桥门、七桥瓮、傈水等地。怎奈太平军防守甚严,向荣屡攻无效。

  咸丰大怒,降旨斥他劳师糜饱,毫无建树,夺去他的黄马褂,扒掉他的双眼花翎。并说,要在一、两个月内听到捷报,否则立斩不赦。

  向荣急坏了,他深知这位天子翻脸无情,一场灭门大祸就要来临。可是,他面对坚城,又毫无办法,只有唉声叹气。

  这天晚上,江宁知府越德辙,突然来到江甫大营,求见向荣,说有急事面禀。向荣很不耐烦,把他唤进帐中。赵德辙满脸赔笑地说:“恭喜大帅,贺喜大帅。”向荣十分惊疑,急忙问道:“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  赵德辙没有立即回答,只是鬼头鬼脑地左顾右盼。向荣知道他有背人的话要说,一摆手,把帐中的人屏退,探身问道:“请问贵府,有何话讲?”赵德辙附在向荣耳边,小声说道:“卑职从前有一门生,名叫吴伟堂,原是江宁县监生。他素来就对朝廷怀有一颗忠心,对长毛子恨之入骨。长毛子攻占金陵后,吴伟堂便在城中隐蔽下来了。”向荣忙问道:“他在城中,以何为生?”赵德辙说:“吴伟堂的父亲开过织造房,吴某跟他父亲学会了织造手艺。长毛子进城后,设立了典织衙。吴伟堂经同乡引见,也混了进去,还当上了师傅,很受长毛器重。吴伟堂人在曹营心在汉,立志要在暗中为朝廷效力。两年来,他收罗了有志之士四五百人,在这些人当中,有典织衙的工匠,也有太平军的头目,还有各伪衙的书办官吏。范围之广,人才之多,真是难以想象啊!”赵德辙咽口唾沫,接着说:“吴伟堂有意在城中举事,迎接官军人城。专派了一个心腹人,持信到府,找我联络此事。”

  赵德辙说着话,从怀里取出一封密信,呈给向荣。向荣借灯观看:

  学生吴伟堂致书于恩师赵公台下:

  国家不幸,金陵沦丧。百万生灵,莫不掩面哭泣,痛断肝肠。发匪坏纲纪,败伦常,种种倒行逆施,人皆切齿。唯皆在檐下,不敢不依附耳。

  学生混迹于伪典织衙,已二年多矣。与伪大小头目,厮混很熟。对金陵匪情,略知一二。

  学生己笼络城中有志之士,四五百人,皆对天发誓,愿为朝廷效力,准备献城立功。

  今差密友孙财持信来见,向恩师请示机宜。切望上禀向帅,早见回音!

     学生吴伟堂顿首

  向荣把这封信反复看了多遍,问道:“长毛子对金陵防守得这样严密,这个下书人孙财是怎样混出来的?”赵德辙说:“是啊,难就难在这上面了,据孙财说,半年前吴伟堂就想方设法与官军联系,结果都没有成功。后来,他发现长毛子还设立一座专司供应柴草的‘柴薪衙’,也称‘柴薪馆’,每天都遣人出城打柴割草。这些人都有腰牌,出城入城,十分方便。吴伟堂就把柴薪衙的孙财拉了过来,孙财就是借打柴之机混出来的。”

  向荣的眼睛,渐渐有了亮光,脸皮也逐渐舒展了,背着手来回踱了几趟,问道:“你看吴伟堂这个人可靠吗?”赵德辙说:“此人的父亲与我是至交,我对吴伟堂也很熟悉。他那个监生就是我点的。要不,他怎能称我恩师呢?我看此人可以信赖。”

  向荣道:“实不瞒老兄,我叫皇上骂坏了,并限我在一、两个月内把捷报送京,不然的话,我这颗人头也难保。倘若吴伟堂能助我破城,其功大矣!我一定奏明天子,重重加封他的官职。就连你老兄的顶子,也要更换更换。”赵德辙听了,乐得五官挪位,不住地打躬道:“全靠大帅提拔。”

  向荣收敛了笑容,严肃地说:“献城之事,绝非儿戏。特别是发酋杨秀清,奸狡异常,弄不好就会白白断送大家的性命。一旦打草惊蛇,对以后的事,就更不好办了。依我看,还是稳妥一点为好。”赵德辙道:“大帅所虑极是。不过,也不宜多耽搁时间。俗话说,夜长梦多,迟则有变哪!就怕天长日久,露了马脚,前功尽弃。”

  向荣想了想,认为赵德辙讲得在理,说道:“好吧!我马上派个人,先与吴伟堂接接头。等摸清底细,再定下一步的事。”说到此处,向荣喊了一声“来人”,一个侍从走进大帐。向荣道:“去把马明彪叫来!”“是!”时间不长,一个身材魁梧的壮汉走进大帐口称:“卑职马明彪参见大帅。”向荣道:“明彪啊,我给你引见一下,这位是江宁知府赵大人。”马明彪紧走几步,上前叩头见礼:“给府台见礼。”“请起,请起!”赵德辙把他扶了起来。向荣道“明彪哇,我委你办件特殊的事情,相信你一定能够办好。”接着附在马明彪的耳边,嘀咕了半天。马明彪时而皱眉,时而点头。最后把胸一挺,说道:“卑职马上就去。”

  向荣又对赵德辙说:“明彪是我的爱将,机警聪明,很会办事你把他带去,想办法与吴伟堂见个面。我在这儿听信儿,越快越好。”“是!”说罢,赵德辙带着马明彪告辞而去。

  书要简短。经过孙财的串通,吴伟堂终于混出了天京,在材陵关一家酒店里跟马明彪接上了头。

  吴伟堂长了个五短身材,又瘦又干,两只猴眼,放着贼光。不难看出,他是个狡猾机灵之辈。他先把城里的情况对马明彪说了一遍,还说,他最近又拉过十几个人来,都是东府的牌刀手。他们有时能靠近杨秀清。如果需要的话,可以伺机把东王刺死。吴伟堂还提出:要一千张免死印布,以防破城时,鱼目混珠,错杀了自己人;还要一些短枪、火箭、喷火筒等器械。

  接头后,马明彪立即对向荣禀报了经过。向荣大喜,一一满足了吴伟堂的要求。十支短枪,数百只喷火筒、火箭,都通过柴薪衙的叛徒分子,利用出城打柴的机会,偷偷运进城内。又过了几天,吴伟堂捎出信儿来,约定七月十五三更献城。联系的信号是:城头放三堆髯火,有人开城迎接官军。以击三掌、持免死印布为凭,地点是朝阳门。

  向荣闻讯后,立刻着手安排。他亲点精兵五千,偷偷埋伏在朝阳门外。总指挥是大将张国梁,副将蒙德勤。

  到了七月十五日这天晚上,向荣也披挂整齐,率大将十名,副将二十名,带领两万大军,偷偷地向朝阳门移动。

  向荣骑在大白马上,望着头顶上的一轮明月,既高兴,又担心,脑袋里浮起一连串的疑问:吴伟堂现在干什么呢?他真有献城的本领吗?会不会有变化?即使一切顺利,我有能力战胜长毛子吗?他心里七上八下,好像开了锅,真是苦辣酸甜,什么滋味都有。

上一页  回目录 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