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书369 >> 古典名著 >> 中国古代侠义小说
第四十六回 图尊荣洪杨褪色 讲直言忠臣受刑

  西征将帅血染袍,

  天王府里乐逍遥。

  只因迷恋帝王位,

  天国纲领抛云霄。

  且说鲁国进率掘子军,刚从地道出来,就被人发现了。这个人是天王庙的小和尚,出来小解,见院中站了很多人,都拿着刀枪棍棒,以为来了土匪,就破着嗓子喊叫起来。鲁国进又急又怕,手起一刀,结果了他的性命。所幸未被官兵发觉,众人这才放心。接着,掘子军把整个天王庙都控制了。抓住了大小和尚九个,一律捆绑起来,派人看押。

  再说那个报信儿的旅帅。他顺着地道,一口气儿跑回行辕,向主帅赖汉英禀报了经过,众将听了,无不高兴。赖汉英立即分派道:“石凤奎、石镇伦、韦俊几位兄弟留下,随我攻城。林启荣、曾天养、林绍璋等几位兄弟,带两千精兵,从地道进城,埋伏在天王庙里,四更天信炮响,一齐动手。城里的事情都交给启荣兄弟了。”

  林启荣领命,和曾天养、林绍璋率领二千精兵,身披铁甲,各擎利刃,来到烧锅,分批钻进地道。几个军兵举着火纸在前边引路,林启荣手提铁鞭,紧随在后。时间不大,就来到洞口。军兵把火纸熄灭,林启荣爬出地面。接着,曾天养、林绍璋都上来了。三更天刚过,两千多人都到齐了。林启荣叫他们埋伏在僻静之处待命,他和曾、林二将商议如何抢占城门、火烧帅府、占军械库等事。

  话分两头,先说赖汉英,他心情非常激动,传下令去,让弟兄们饱餐战饭,准备攻城。无论排刀手、弓箭手、火枪手,还是炮兵、骑兵、步兵、攻城队,都动起来了。人人心情振奋,忙着准备应用之物。

  将近四更天,一切准备就绪。赖汉英领着众将到阵地亲自检查。但见黑压压的人群,一张张模糊不清的笑脸,整齐严肃地等候着命令。抬头看,天要亮了。再看岳州城上,灯光闪闪,人影晃动,偶尔还能听见几句叫骂声。看来,敌人并没有松懈。赖汉英想:万不能疏忽大意呀!一个伍长来到赖汉英身后,低声禀报说:“四更正点了。”赖汉英抽剑在手,立刻命令:“点信炮,开始攻城!”

  “咚!咚!咚!”三声信炮,划破夜空,在空中爆炸了,空中顿时出现了三朵红云。紧接着,鼓号声起,太平军以狂风暴雨之势,向岳州发起猛攻。上百门大炮吐着火舌,数千支火枪、火箭同时发射,岳州城一下子开了锅。

  守城的官军也开了火。曾国荃、塔齐布、罗泽南都从梦中惊醒,迅速登上城楼,指挥战斗。罗泽南揉揉眼睛骂道:“龟孙子,打搅爷爷的好觉!”塔齐布则说:“长毛子活腻味啦,送命来了,有啥不好!”这些湘军头领,根本没把太平军看在眼里。

  “报!”一个千总跑到曾国茎跟前,满头大汗,上气不接下气地说:“禀……禀监军大人,不……不好啦!长……长毛子进……进城了……”“什么?”曾国荃一蹦老高,脸色灰白。千总道:“长……长毛子进城了,把行辕、军械库、知府衙门都攻占了。”千总一口气把话说完。曾国荃气急败坏地又问:“他们是怎么进来的?”“不……不清楚。”罗泽南忙说:“我去看看。”“我也去!”塔齐布说完,与罗泽南跑下城楼,只见城里已烧起几处大火,估计那儿是知府衙门湘军的指挥机关。这时,街上已经乱了,人声鼎沸,官兵和百姓乱蹿乱跑。

  罗泽南和塔齐布,刚从城下走来,突然从斜刺里闯出一支太平军,约有七八百人,直奔他们扑来。林启荣把铁鞭一挥,哇呀暴叫:“清妖头,哪里走?爷爷在此,要取你们的狗肉下汤锅!”罗泽南和塔齐布听了,魂飞魄散,手足无措,只好硬着头皮迎战。罗泽南在擂鼓台会过林启荣,知道他的厉害,勉强应付几下,就绕路逃走了。塔齐布也不是他的对手,打了几个回合,宝剑就被林启荣用铁鞭磕飞,湘军保着他窜进胡同跑了。

  林启荣赶散官军,打开城门大呼道:“弟兄们,冲啊——”霎时间,石凤奎、石镇伦首先冲进城门。接着,大队人马也冲进来了,迅速向纵深扩展。林启荣把手一招,率领太平军奔上城头,追打官军。曾国垄见大势已去,化装成湘勇,夹在官军中逃走了。

  天亮了,红日照上城头。太平军获得全胜。顺昌门城上,飘扬起太平太国的大旗。

  主帅赖汉英整队入城,出榜安民,很快就恢复了秩序。赖汉英派林启荣出守擂鼓台,石凤奎出守城陵矶,韦俊把守各处要塞,林绍璋负责岳州城防,真是有条不紊,岳州被太平军牢牢控制到手中了。赖汉英马上给东王写了本章:详禀战争经过,保奏有功人员,请示下一步进军方案,差专人飞送天京。

  提到天京,诸位要问:天京形势如何?天王和东、北二王都干些什么?听我详细表来。

  从太平军进入南京的那夭起,老百姓从未见过洪秀全的面。为此议论纷纷,人们都传说洪秀全死了:有的说他死在武昌,有的说他打金陵时就阵亡了。还有人猜测:密不发丧的原因是为了安定民心和军心。也有人说:压根儿就没有洪秀全这个人!所谓“天王”,不过是象征性的名字而已……说法很多,不一而足。可是,天国的高级官员都很清楚:洪秀全不但没死,还活得满有兴趣呢!只是始终呆在天王府里,没有露面而已。

  一八五三年到一八五四年,天京城内,比较安定;而天京外围,却是血雨腥风,战事频繁激烈。北伐军孤军奋战,从胜利走向失败,太平天国的杰出将领李开芳、林凤祥等英勇献身,几万名太平军命丧异乡、全军覆没。西征大军争城占地,趴冰卧雪,披星戴月,浴血奋战,也付出了极大的代价。就在这战祸连年、兵慌马乱、生灵涂炭的岁月里,太平天国的上层人物,一变其前期的艰苦作风,开始讲阔气、摆排场了。而洪秀全和杨秀清二人更甚,不但垒巢筑室,养尊处优,还争奇斗富,选妃纳嫔,逐渐腐化堕落起来。

  先表天王洪秀全,前文书说过,洪秀全进入天京之后,就开始大兴土木,建造天王府,占地方圆十余里,围筑高墙,分内外两城,外城叫太阳城,内城叫金龙城。正殿叫金龙殿,外城的正门叫天朝门。当洪秀全搬进去的时候,后苑还没建成。现在已经配套,共有九九八十一间殿阁,全都是金顶朱户,画柱雕梁。屋里面堆金砌玉,珠光室气,五彩缤纷。整个天王府,外面皆用黄色涂饰;府内楼台殿阁,雕琢精巧,金碧辉煌。大小门扇皆用黄缎裱糊,绘双龙双凤,侈丽无比。

  值得提及的是,这座天王府更有天国的独特风格。诸门之外,皆挂十余丈长的黄绸,洪秀全朱笔大书直径约五尺的大字。上写:

  大小众臣王到此止行踪

  有诏方准进否则雪云中

  在东西朝房门外,还用绸缎扎成彩棚,任风吹雨淋,每月更换一次。真是尊严不可侵犯,排场阔气至极!

  再说天王府内,距天朝门前丈余,开河一道,宽深二丈,称为“御沟”,上横三桥,以通往来。过桥一里许,砌了个大照壁,高三丈,宽十余丈。在大照壁正中,搭建一座高台,叫做“天台”,是洪秀全十二月初十生日那天,登台谢天之所。在天台的两旁,各建一个木牌楼,左书“天子万年”,右书“太平一统”,红地金字,非常醒目。

  据说洪秀全先后娶了八十八个老婆,被他玷污和玩弄过的女人还未包括在内。除了王后赖氏(赖汉英的姐姐)是原配夫人,其余嫔妃都是他到金陵以后挑选的,年纪最大的只有十八九岁,最小的才十四五岁,比洪秀全的女儿还小。他不用太监,全用女孩子服侍。王府里,除洪秀全外,再没有另外的男人。他完全沉醉在红灯绿酒、香风脂海之中了!

  洪秀全在金田起义之时,亲自颁布《天命诏旨》,“别男行女行”、实行“男女分营”的制度,后来又分别设立男馆女馆,严禁男女混杂。即使母亲、妻子、女儿,不经允许,也不许见面。就连丞相以下的官员,未经恩准,也不许与女人接触。否则,轻者杀头,重者车裂或点天灯。这种严格的军纪,是太平军取得重大胜利的保证。本来他曾答应过:进城之后,允许文武成家立业,可是,建都天京之后,洪秀全却恃天王之尊位,追色徒的淫行,把天款天条忘得一干二净,只许自己满山放火,不许他人屋里点灯。俗话说:“大梁不正二梁歪。”他自己行为不端,怎么约束他人?上行下效吗,结果,朝野俱都淫乱。天国的事业,怎能不败?

  前文书说过,洪秀全刚进城时,还不习惯于宫廷生活。可是后来,逐渐地着了迷,什么顾忌也没有了。从穿衣到吃饭,从梳头到洗澡,甚至一举一动,都得用人服侍。一日数餐,每餐都是琼浆玉液、山珍海味。他还学会了“吃一看二眼观三”,光服侍吃饭的就有四百多人。他还添了一个毛病,每时每刻也离不开音乐。每餐必奏乐,出入必奏乐,安寝前必奏乐,起床后必奏乐,甚至在宠幸嫔妃之时,也要奏乐。

  洪秀全亲自规定,太平军不准饮酒,有很多人因违犯了这一条而被处死。可他自己,却任意酗酒,不受约束,谁能服他?

  性随质变,洪秀全也是这样。洪秀全创拜上帝会,教人崇拜天父、天兄,说他是天父次子,借助宗教迷信反对朝廷,本来无可非议。可是后来,他把自己的胡作非为、胡思乱想,都归之于天意,真是荒唐透顶!从此,他想干什么,就干什么。清朝皇帝往往受制于祖训,被许多条条框框约束着;而这位洪天王却是花果山的猴王——不服天朝管。

  从此以后,洪秀全的性情也改变了。他暴虐寡恩,冷酷无情,动辙就发脾气,不管侍女或嫔妃,往往因为一件小事儿,比如鞋放歪了,笔没摆正,回答慢了……轻者给以各种惩罚,重者就被活活打死。有些侍女被折磨得忍无可忍,不是投河溺井,就是服毒自缢,不知摧残了多少良家妇女。请看,洪秀全竟堕落到何种地步!

  洪秀全沉于酒色,不问朝政,把大权都交给杨秀清了。那么,这位“叱咤风云”的东王又做得怎么样呢?

  此人心胸狭窄,视权如命,刚愎自用,好大喜功,大权独揽,连洪秀全也没看在眼里。进入金陵后,他执意在此建都,其目的就是贪图享受。

  他把原山东盐运使的私宅,改建成东王府,其规模仅次于天王府。正门曰勤政门,正殿曰勤政殿。东西朝房各十间,门前有上马碑、下马碑。东西牌楼各一,东牌楼上写“太平盛世”,西牌楼上写“四海升平”。府门前五丈,有汉白玉砌就的大照壁,东王诸谕张挂于此。府门一色用黄缎子包裹,上绣双龙单凤,金钉八十一个。甬路皆用汉白玉。勤政殿有二十四间房屋那么大,高有数丈,一色用金丝楠木、紫檀木筑成。正中设宝台一座,周四丈,高五尺,雕花镂金,做工精细。台上设九龙宝椅,上面镶嵌着珍珠、宝石、祖母绿、猫眼儿,光这一把椅子就价值连城。

  东王府的后宫,有楼台殿阁八八六十四处。苑为后林苑,池为逍遥池,山为福寿山,林为紫竹林。而望云楼、多宝楼,两楼相对,高接云表,飞桥相连,都是千门万户、玲珑透剔,最为壮观。杨秀清经常呆的地方叫“紫霞坞”,建于水上,高三层,分八面,金顶朱户,光彩照人,内藏无数奇世珍宝,还有西洋乐器、销魂床、安乐椅、怀春镜、双笑台等淫用设备!他府内清一色是女官,足有千人,简直淫乱到了极点!

  至于杨秀清的出行,尤为排场阔气。每行扈从千余人,盛陈仪仗。二百四十名马队开道,后有大锣四十对,长号四十对,龙、凤、虎、鹤旗各十面,绒彩乌鲁数十对,继之是一条长达几十丈的五色龙,全用洋绘扎成,高丈余,行不见人,鼓乐从其后,谓之“东龙”。后面是杏黄大舆,舆夫五十六人,舆内左右立二童,拂蝇捧茶,谓之“扑射”,左右有金甲扈卫五百人,舆后百官随从,再后还有一条五色龙,形状如前。百姓见了,无不震惊,都说东王的尊严至高无上。

  东王府还是最高行政机关和军事机关,机构十分庞大。有六部尚书,天、地、春、夏、秋、冬正副丞相,检点十二名,指挥二十四名,将军四十八名,总制九十六名,监军一百九十二名。此外,还有军政司、行政司、圣库司、军械司、承宣、侍卫、銮舆、护从等执事人员多达万人。

  杨秀清一心养尊处优,完全陶醉于声色之中,把一切军事大计都交给了东殿尚书侯谦芳、李寿春二人。一切政令,都交给了兴国侯陈承镕、林锡保、胡海隆三人。每天文武百官必到东王府听令问安。这不过是一种形式,杨秀清很少露面。因此,禀奏国事,不能面白,都用文书层层转达。手续繁琐,糜费时日,盛行一种天国式的官僚主义和文牍主义,给天国事业造成严重损害。

  总之,杨秀清的一切一切,都不次于洪秀全。在太平天国境内,他穷奢极欲,享尽了人间富贵。更为严重的是,随着杨秀清个人权势的发展,代天父传言的性质也跟着有了变化。他把天国群众对皇上帝的敬仰,变成了对个人的迷信崇拜,常利用“东王所言,即是天父所言也”这句《天父下凡诏书》上的活,把个人的意志强加于人,把个人置于“天父”的同等地位上。这种脱离群众、超乎群众、独断专行的错误,是促成天国事业失败的重要因素。

  北伐军全军覆没,林、李二将被杀的消息传到天京,全城震动,很多人对这一不幸事件悲痛欲绝。冬官又副丞相吴化鸣对东王孤军北伐这一错误决定,非常不满。当晚,他给洪秀全上了一道本章,指出这次北伐失败的原因,要求东王引咎自责,奉劝天王要远女色、近贤臣、纳忠言、惩好佞、勤于政、爱于民、复于前、虑于后。言词痛切,刚直不阿,可是,洪秀全连看都没看,就转给东王府了。杨秀清看罢,勃然大怒,立即把吴化鸣逮捕,解到东王府审讯。

  前文书说过,杨秀清很少和群臣见面。上传下达,全凭文书往来。今天审讯吴化鸣可破例了。为了杀鸡给猴看,竟把群臣都召来了。

  杨秀清指着吴化鸣的鼻子问道:“你为什么诬陷本王?”吴化鸣自知性命难保,把心一横,坦然答道:“这不是诬陷,这是事实。”“胡说!”杨秀清气急败坏:“我问你,你指的奸佞是谁?你叫天王惩办哪个?”吴化鸣一字一板,铿锵有力地回答说:“凡阿谀奉承、误国病民之辈,皆属奸佞。王子犯法,庶民同罪,谁错了就惩办谁,你东王也不例外!”“大胆!”杨秀清忽地站起来,浑身哆嗦,脸色铁青,肺子都要气炸了。从金田到现在,从来没有任何人敢这样顶撞他,今天竟跳出个吴化鸣,怎能容他呢?他怒声喝道:“吴化鸣,你这个胆大的妖人,竟敢以小反上,诬陷天父之子!我把你打下十八层地狱!”吴化鸣冷笑道:“自古忠臣不怕死,你就请便吧!”说罢,把眼一闭,不再说话了。

  杨秀清喝令:“来人,把这个妖人押下去,明日游街示众,绑赴刑场五车裂尸!”在场的官员听了,浑身直打哆嗦。谁都知道,这种刑法太残忍了。没想到堂堂的冬官丞相,竟受到这种极刑!可是,谁也不敢言语。只有东殿掌法的芦正春跪倒,说了声“微臣遵诰谕”,然后一招手,上来几名侍卫,把吴化鸣拉了出去。接着,众文武一齐跪倒说:“请东王息怒,善保玉体。”杨秀清一甩袖子,离开宝座,在乐声中回宫而去。

  次日卯时,大街上布满了岗哨。从东王府到刑场这五里长街,更是戒备森严。受尽酷刑的吴化鸣,满身血污,蓬头垢面,被押在一辆牛车上。芦正春怀抱诰谕,坐骑战马,跟在囚车后面。牌刀手、弓箭手、行刑队,紧紧把车子围住,如临大敌。两对铜锣、四对长号开道,边走边吹打,声音凄厉刺耳。老百姓站在远处,睁大了眼睛,吃惊地盯着这个押解囚犯的行列。他们不知道是谁犯了“天条”,但从这种形式来看,断定是个大人物。不过,谁也不敢当众发表议论,因为这也是违犯天条的。

  囚车从人群中缓缓通过。在接近午时的时候,来到天王府外的天台前。洪秀全规定:在天国文武臣工当中,监军以上的罪犯,都在这里伏刑。这里地势宽阔,能容纳万人集会。人们都要看看罪犯是谁,还要看看车裂这种酷刑是啥样子。这个广场,一下子聚了两万多人。人山人海,万头攒动。

  天放亮的时候,东府卫队就把一切准备好了,从天王府前大街到刑场,卫队站列两旁,维持一条通道,囚车顺利地在天台前停下,几名行刑队员把昏迷不醒的吴化鸣从车上架下来,扔到地上。

  今日的监斩官是东殿尚书侯谦芳。只见他下了八抬大轿,缓步登上天台,坐在侧面的一把椅子上。几十名锦衣绣袄的侍者,为他掌伞、捧茶、执扇。

  东殿掌法官芦正春也下了马,站在台下伺候着。这时,有五匹高大健壮的雄马,被驭者牵到场内。还有人拿来五条结实的棕绳,每条长约五丈,把绳子的一端,牢系到马鞍和马肚子上,另一端系在吴化呜的脖子和四肢上。

  侯谦芳问:“什么时候了?”一个侍者说:“午时整。”侯谦芳向芦正春微微点了点头。芦正春赶紧往前大跨一步,把东王的诰谕举起,轻轻展开,高声念道:

  罪犯吴化鸣,人在天国,心在妖域,冒读天威,诋毁东王。不思悔改,与妖魔无异。为整肃朝班,做尤文武臣工,特奉东王九千岁诰谕,将吴化鸣车裂处死。

  芦正春宣读完,从行刑队里走出五名骑士。他们一个个身穿彩衣,手提皮鞭,分头跨上那五头健马,准备奔五个方向急驰。这就是所谓“车裂”,到了清朝中叶,不用车而改用马,所以又称“五马分尸”。

  眼见着这一场惨案就要发生了。突然,有人喊了一声:“住手!不准行刑!”这一声是那么严厉宏亮,好像炸雷,震惊了全场。喊声一落,就见北面的人群往左右一分,从外边闯进几十匹骏马,马上的骑士都满身征尘,汗流泱背。正中一匹宝马“胭脂红”,马上一员大将,威风凛凛,二目如电。来者正是翼王石达开!

  上文书谈到:几天前,翼王接到东王的诰谕,叫他火速回天京增援。翼王把兵权交给赖汉英,自己率大军五万,风驰电掣般回到天京。他把大队人马扎在旱西门外,率亲兵进城。石达开一进城就发现形势不对,不知出了什么事情。派人一打听,才知道要处决丞相吴化鸣。

  翼王对吴化鸣这个人是比较了解的。他是广西桂平人,出身贫苦,教过私塾。金田起义时,他报名加入太平军,任典教官。战争当中,他表现得非常勇敢,屡建大功。永安建国时,被封为殿右三十指挥。定都天京后,又升为冬官又副丞相。吴化鸣对天国忠心耿耿,为人心地坦荡,刚正不阿,好说实话。石达开对他很尊重。不知他身犯何罪,被处极刑。为了弄个水落石出,翼王没有回府,直奔刑场而去。真是无巧不成书,若晚来一步,吴化鸣的性命就保不住了。也只有权倾朝野、德高望重的翼王敢这么做。否则,光凭“搅闹法场”这一条,就是斩罪。

  翼王飞马来到天台下,仰脸往天台上观看,监斩官侯谦芳不敢怠慢,忙走下天台给翼王施礼。石达开指着躺在地上的吴化鸣问道:“吴丞相犯了什么罪,谁给定的死刑?”

  “回翼王,他犯了欺君罔上、诬陷东王的罪。东王诰谕,把他定为死刑。”侯谦芳理直气壮,侃侃而谈,用东王这张王牌来压翼王。

  石达开冷笑道:“吴化鸣乃堂堂的冬官丞相。即使身犯死罪,也应由天王决裁。东王这么做,未免有点擅权越轨吧!”“这个……”侯谦芳怔了一下,忙说道,“卑职是奉浩谕担任监斩官的,别的我不清楚。”“胡说!”翼王怒喝道:“你身为东殿尚方,经常参与朝议,难道连这个规矩都不清楚?”“是……”侯谦芳冒汗了。翼王道:“本王也不难为你,请你转奏东王,暂时收回成命,容我启奏天王后,再行定夺!”

  侯谦芳见翼王说得斩钉截铁,不敢不从,朝芦正春一摆手,旗卷兵撤,灰溜溜地走了。

  翼王从马上跳下来,走到吴化鸣面前,便细问情由。

上一页  回目录 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