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书369 >> 古典名著 >> 中国古代侠义小说
第三十二回 朱锡能暗结同类 张嘉祥醉闯女营

  敌我斗争残酷,

  最忌鱼目混珠。

  血泪教训满史书,

  今日牢记莫误!

  且说叛徒朱锡能、朱九等五人,混回永安州,等候东王问话。这位东王杨秀清,不仅治军有法,而且机警过人,全军上下,无不畏惮。为此,朱锡能心中忐忑,坐立不宁。

  几天后,传谕官告知朱锡能等人,到东王府伺候。五个人不敢怠慢,赶紧来到王府西厅。不多时,侍卫传见。五个人整整衣冠,交换了一下眼色,低着头走进厅房。只见东王头戴嵌宝金冠,身披黄缎锦袍,端坐在楠木大椅之上,面色阴沉,令人畏惧。左右站着王府护卫多人。朱锡能等五人跪倒在地,叩头道:“东王哥哥在上,弟等这厢问安了!”静了片刻,东王这才问道:“据说你们出城遇险,又虎口逃生,且把经过讲来!”“是。”朱锡能早已胸有成竹,把编造的瞎话讲了一遍,最后还说:“蒙天父、天兄的庇佑,托天王、东王的洪福,俺们五个人才得以复生。只愧没能完成军务,请东王制裁!”朱九等四人,随声附和,也一齐领罪。东王也不细问,说道:“难为你们了,能平安回来就好。朱锡能提升监军,朱九提为旅帅,其他三人皆升百长,调在中军帐下听用。”朱锡能等惊喜非常,叩头谢恩,这才退出。

  按太平军规定,监军身负重责,准设府第。所以,在城内给朱锡能安排了一处住宅,门口挂上“中军左一监军府”的牌子,还拨给他十二名使役,朱锡能心花怒放,暗道:大功成矣!几天后,朱九利用巡逻放哨的机会,把一封密信送交清军。赛尚阿展信观瞧,上写:

  东酋已被瞒过,一切均按原拟进行。如有佳音,当随时奉告。

  赛尚阿大喜,用火将信烧掉,静候佳音。且说朱锡能,他不愧是一条丧心病狂的走狗,回城后,卖命地为满清主子效劳。除了刺探军情、搜集民意,就是拉拢同类、扩大叛徒队伍。一个月之内,就发展了五十六人。

  有一天,他把堂兄朱锡锡请到密室,先以言语挑动:“我们被困在孤城之中,缺粮少水,许多弟兄口出怨言,城里的百姓更是惶恐不安。依堂兄看,结局将会怎样?”朱锡馄微微一怔,很小心地往四外看了看。朱锡能笑了笑:“这里没有外人,谈谈看法如何?”“咳!”朱锡锟叹息一声,说道,“说来真令人伤脑筋啊!这几天东王下令,每名圣兵一日只发皮粮八两,清水一瓶。听说过几天还要缩减,难免人心浮动。昨天,有个百长冒领了十五斤麦子,被东王查知,当众砍了头。还有几名圣兵,私下发泄怨言,也受到杖责和游街处分。你我身为监军,还是不谈此事为好。万一……”朱锡能冷笑道:“你我堂堂六尺之躯,难道就这样任人摆布,坐以待毙不成?”朱锡锟听了,倒吸一口冷气:“你……你说的是什么话!有天父。天兄保佑,困难再大,也可以化险为夷!”“哈哈哈哈!”朱锡能冷笑道,“我说哥哥,难道你真信有什么天父、天兄吗?这都是骗人的鬼话!”“你要造反吗?!”朱锡锟“忽”地站起身来,怒目喝道:“你这种话是违背天条的,按律该点天灯。难道你活腻了不成?”朱锡能走进一步,低声说道:“据我所知,官军就要攻打永安了。人家下了决心,非拿下来不可。一旦官军占领此城,难道你就等着挨刀?”“这个……”朱锡锡默默不语。朱锡能又说:“俗话说:‘识时务者为俊杰’,善于通权达变才是英雄。因你我是一个老祖宗,我才直言奉告啊!”朱锡锟道:“依你看该怎么办呢?”朱锡能说:“狡兔三窟,何况人乎!不如先与官军打个招呼,留下一条归路。”“我与官军素无往来,如何打招呼?”朱锡能冷笑着说:“哥哥,咱们是水贼过河一别用狗跑。你可别存心套我的话,拿我做你升官的本钱。”朱锡锟急得直拍大腿:“你这个人!若要怕我,还谈这些有什么用?”朱锡能沉吟不语,看了朱锡锟一阵,这才说道:“好吧,谁让咱们是一家子呢!我今儿个交给你一个底,只要你听我的话,我叫你干什么,你就干什么,那就可以了。”朱锡锟瞪大眼睛,急忙问道:“这么说,你已经与官兵……”“这你就不用问了,你知道我有办法就得啦!”朱锡银也很知趣,也就不再往下问了。

  稍停片刻,朱锡能瞪起了眼睛,问朱锡锟:“你还掌管西城的防务吗?”“你问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朱锡能一本正经地说:“问这个太有用了。方才你不是同意留一条归路吗?我们有了西城,就有了归路。你记住,把西城防务大权牢牢攥住,再物色几个当兵的,结成一党,到了时候就献城投降。”朱锡锟的身子一哆嗦,半天没说出话来。朱锡能急了:“别犹豫了。当断不断,必留祸患。现在你已经是朝延的人,想不干也晚了。咱们说的话要是叫上边知道了,你我谁也活不了。还不如挺而走险,大胆一试!”

  朱锡锡呆若木鸡,心忙意乱,心想:我怎么这样倒霉呢?一个时辰以前,我还是天国的将领,堂堂的监军;现在居然变成了天国的反叛,还要去干那些掉脑袋的事情。一旦被上边发觉……朱锡锟不敢往下想了,额头上冒出大汗,浑身发抖,像害了大病一般。

  朱锡能一看堂兄这种模样,心里就堵了一个疙瘩,后悔不该对他说那些话。他眼睛一转,又把话拉了回来:“这也是事出无奈呀,谁愿意拿性命开玩笑呢?我方才没拿你当外人,对你说几句心里话,痛快痛快罢了。其实,我也没与官军打过交道。即便咱们愿意干,人家也不一定敢用我们,你也不用害怕,只当咱们什么也没说,不就完了吗?”

  朱锡锡听了这话,半信半疑。不过,好像轻松了一些,对朱锡能说:“堂弟,你说得对。咱们能忍则忍,可别干冒险的事。你放心好了,方才说的话都烟消云散了,到什么地方我也不承认。”“一言为定,一言为定。”朱锡馄起身告辞。

  朱锡能送他到门外,临别时,又说:“今后我还有求于堂兄的地方,请不要袖手!”朱锡馄说:“那是自然。”说完,看看门外没有可疑之处,这才匆匆走去。朱锡能望着他的背影,暗中说道:想不干,没那么便宜。我已经把你的尾巴抓在手里,还怕你不听使唤?他回到屋里,往床上一躺,回忆着返回永安的经过,又惊又喜。但他又想:朱锡锟虽然上了圈套,终究不够可靠。下一步,还发展谁好呢?……他挖空心思想啊,想啊……一天,他听说永安城中发生了一件意外的事情,是天地会的四头领张嘉祥惹出来的。朱锡能就把主意打在了张嘉祥的身上。

  张嘉祥字殿臣,乃广东高要人氏。自幼家贫,吃过不少苦头。成人后,学会满身武艺,靠打家劫舍为生。后来,加入了洪大全领导的天地会,当了四堂主。前文书说过,此人虽然出身贫苦,可身上沾染了严重的恶习,吃喝嫖赌无所不好,手狠心黑,反复无常。他野心很大,没把洪大全看在眼里,在天地会里独断专行,拉帮结伙。大鲤鱼田方、大头羊张钊、水上漂李青等人都是他的死党。曾几次与天地会决裂,另立山头,成为流寇。抢男霸女,什么坏事都干。有钱人恨他,穷人骂他,官府抓他,简直是里外不够人。后来他又要求重回天地会,耳软心活的洪大全又收留了他。在洪大全提出与太平军合作的时候,张嘉祥就十分反对。后因大势所趋,感到孤立,才被迫来到金田。太平军占领永安,封王赐官,张嘉祥也被恩赐军帅之职。他身在曹营心在汉,对太平军的艰苦生活、严格纪律非常反感,更看不起洪秀全、杨秀清众人。有一次他暗中劝洪大全说:“一着棋走错,满盘皆是空,咱不应该与他们合伙。洪秀全自命天王,杨秀清独掌大权,你这个天德王只不过是个牌位罢了,白搭进一万多弟兄。”他又说:“名义上是双方合伙,实际上人家早把咱们给化了。我听说有不少天地会的弟兄,加入了拜上帝会。年复一年,日复一日,还不把咱的人马吃掉,到那时候,你后悔可就来不及了。”洪大全道:“天王对我不薄,东王也没有小看我们之处,这种话还是不说为好。至于天地会的弟兄,自愿投身拜上帝会,咱们也不能强行制止。这和你过去多次退出天地会,又多次跑回来,不是一个道理吗?”张嘉祥的脸涨红了,冷笑道:“忠言逆耳,听不听都在你了,到时候休怪当兄弟的没有提醒你!”此后,张嘉祥更是牢骚满腹,闷而不快。

  这天,张嘉祥的死党田方、张钊、李青来到馆舍安慰他。张嘉祥把门闩上,从床下取出一罐子好酒,十几斤咸肉,对大家说:“来,咱们边吃边谈。”大鲤鱼田方说:“这可是违犯天条和军规的呀!”张嘉祥骂道:“屁!什么天条军规!咱们又不是拜上帝会的人,何必受他约束!”大头羊晃着斗大的脑袋说:“张哥说得对,别听那套邪!谁也管不着咱哥们儿!”四人团团围坐,又吃又喝。

  张嘉祥两碗酒人肚,胆子更壮了,对三人道:“洪大全不够意思,早把咱们弟兄忘了。洪秀全给他个挂名的天德王,就乐得找不着北了。我好心好意劝他,还吃了他一顿抢白,太叫人可气!”大头羊一口气儿喝干了一大碗酒,龇着牙说:“我早就看透他不会和咱们一个鼻孔出气。干脆,分道扬镳,各干各的算了!”水上漂李青道:“何谓分道扬镳?你说清楚一点!”大头羊没有回答,站起身来往窗外看了看,又轻轻打开房门往左右瞧了瞧,回手把门关了,低声说道:“我看哪,投官军算了!”田方、李青没敢接口,都注视着张嘉祥的反映。张嘉祥吃了几口肉,两眼凶光四射,咬着牙说:“对。我有此心久矣!海阔凭鱼跃,天高任鸟飞,何必受这种管束,过这种乏味的日子!”

  由于他们四个人臭味相投,看法很快就统一氏李青道:“投官军也好,反水也好,光咱们四个人恐怕不行吧?”大头羊道:“三条腿的蛤膜不好找,两条腿的活人有的是!”“对!”田方说,“我手下就有十五六个弟兄。只要咱们挑头儿,他们肯定会随着干。”张嘉祥道:“左宝库、钱半仙、周百田、冯大愣都是咱们的人。只要我一发话,上刀山,下火海,都不会坐坡!”

  张嘉祥命他们分头活动,拼凑人马。几天后,他们又在原地密议。各报人数,愿意干的已达六十二名。还有几个胆小怕事的不愿加入,也不勉强。张嘉祥说:“官军大队都驻在西城外面,说不定哪天就会开仗。真到了那天,你们要听我的指挥。倒反太平军,投靠朝廷。”田方、张钊、李青点头称是。张嘉祥又从床下取出一坛好酒、咸肉数斤,让大家吃喝,表示祝贺。张钊笑眯眯地问道:“张哥,你这些好吃喝都是从哪儿弄来的?”张嘉祥得意地微笑着说:“活人还能叫尿憋死?进了永安,我就遇上了过去的老相识周某。他家住在钟楼旁边。这些东西都是从他那儿弄来的。老实说,没有一天断过。”“张哥真行!”几个人乐得直拍马屁。接着,他们还估计着投了官军之后,能得个什么官职?又商量了一阵反水那天该怎么做。真是想入非非,漫无边际。这时,天已经很晚了。恐怕别人起疑,才分头散去。

  且说张嘉祥。他一是酒喝多了,二是过度兴奋,说什么也睡不着了。他在院子里舞了一趟刀,又把马牵到外边遛了起来。边遇边想:将来做了官儿,朝服补褂,大帽花翎,那是何等威风!再娶几个娇娘,左拥右抱,又是何等快乐!想着想着,他就飘飘然了,信马出了胡同,奔鼓楼驰去。这时,大街上没有一个行人,冷冷清清。他忘记现在到了宵禁时刻——早就戒严了。

  在鼓楼东侧,有一所高大的宅院,门前挂着一对大纱灯,灯上有一行宋体字:“太平天国天父天兄真天命女军师府”。大门左右站着四名值夜的女兵,一个个头裹红巾,肋佩腰刀。在永安的军民都知道,这里是太平军女营的指挥机关,女军师是天王洪秀全的妹妹洪宣娇,副军师是苏三娘。因为天条规定男女分营,所以,上万名女兵和家眷,统归这二位女将掌管。为防止淫乱事件,东王制定的营规相当严格,不经天王、东王允准,绝对禁止任何男人到这里来。否则,轻则砍头,重者车裂或点天灯。张嘉祥对这种规定毫不介意,他认为:我是天地会的首领,什么天条军规,对我皆无约束!加上他今天贪酒过量,就更肆无忌惮了。他策马来到女营大门,甩镫跳下战马,手提马鞭,晃晃悠悠就往里闯。四名女兵大惊,抬手把他拦住,高声喝道:“站住!”张嘉祥翻了一下白眼儿,把嘴一撇,说道:“我要找你们女军师苏三娘。我们兄妹过去不错,当哥哥的要看看她……”一个女兵没等他说完,忙喝问道:“可有东王的手谕?”张嘉祥把脑袋一扑棱:“东王手谕?什么手谕,老子是天地会的人。少跟我来这一套,躲开!”四名女兵见他说话粗野,闻他酒气呛人,知他已违犯了天条,岂能容忍?忙喊喝道:“把他捆起来!”领班的女兵下了命令,上来几个女兵伸手就要拿他。张嘉祥冷笑道:“黄毛丫头,还要和老子较量较量不成?”说话间,左臂一甩,就把一名女兵推倒在地。

  正在这个时候,院中响起脚步声,有人问道:“什么人在门外吵闹?”接着,红灯一闪,在许多女兵的簇拥下,走出二位女将。谁呀?正是洪宣娇和苏三娘。

  现在,洪宣娇已经许配给萧朝贵,做了西王妃。实际上,女营的事务都落在苏三娘的身上了。可是,洪宣娇不忘姐妹的感情,有时候就到女营来坐坐。特别是现在,敌兵压境,粮水短缺,人心有些恐慌,西王妃来得就更勤了。今天,她在女营用了晚饭,又与苏三娘谈了一些女营的事情,不觉已过定更时分。西王妃起身告辞,苏三娘领人相送。刚走到前院,两位女将就听门外又喊又叫,不觉一怔。苏三娘喊了一声,加快脚步,来到门外,正看见张嘉祥和几个女兵纠缠。

  苏三娘厉声问道:“怎么回事?”带班的女兵把经过说了一遍。苏三娘听了,气得柳眉倒竖,厉声喝道:“张嘉祥!你可晓得军令?”张嘉祥此刻多少清醒了一点,情知不妙,便以酒盖脸,团着舌头说:“这不是我住的地方吗?……怎么都变成女营了?……要不……要不就是我走错门了……真是的!”他装着大醉,晃悠得更厉害了,转身就想溜掉。苏三娘赶上几步把他拦住:“你想逃走吗?没那么便宜。来人,把他绑了!”“是!”众女兵答应一声,各擎刀枪,把张嘉祥围住。张嘉祥双眼瞪得溜圆,想要反抗。但发现自己人单力孤,又怕把事情闹大了,就犹豫了一下。女兵们乘这个机会,把他捆绑起来。苏三娘问洪宣娇:“王妃夫人,您看怎么处理?”“押到东王府!”洪宣娇上马,一队女兵簇拥着她先走了。苏三娘把女营的事务交待了一下,也上了马,押着张嘉祥,来到东王府。

  夜虽然很深了,东王府里仍是灯火通明。天王、天德王、翼王、南王、北王、西王,都在这里议事。因为形势日趋紧张,生活越发困难。是坚持下去,还是突围?突围的话,奔何处去?诸王正围绕这些重大问题,进行激烈争论。北王韦昌辉提出放弃永安,退到紫荆山去。他说那里山峦叠嶂,易守难攻,人杰地灵,样样方便。洪大全支持北王,还补充说,退回山区,就可坐而待变。进可以取桂平、贵县,退可以守住老家,总比坐守孤城或盲目突围有保障。石达开反对这种提议,他认为,退回老区,势必影响军民情绪,等于束手待毙。孤城也不可守,应该突围,杀到湖南去。那里是鱼米之乡,海阔天空,便于迂回出没。尤其,湖南的穷苦百姓对太平军有深厚的感情。他还强调说,就当前的形势而论,只可进,不可退。进攻是最好的防守。南王冯云山与石达开的看法相同。东王没有轻易表态,他考虑的是如何击溃官军、平安摆脱这些迫在眉睫的事儿。

  这时,洪宣娇气呼呼地走进大厅,先给各王见了礼,又附在秀清身边说了几句。杨秀清睁大了双眼,宣布会议暂停,把洪秀全拉到屏风后,让洪宣娇又说了一遍。秀全听了,双眉紧皱,说道:“张嘉祥目无天条,实属罪大恶极。不过,他是天德王的人,弄不好会闹成分裂。现在大敌当前,更需注意和天地会的关系啊!”东王道:“砍了他!对这种人不能心慈手软。现在有些人蠢蠢欲动,张嘉祥之流就是一例。不严惩何以服众?”洪宣娇说:“张嘉祥当过土匪。两军合作后,又不断违犯军规。尤其今夜,他是有意生事,简直太猖狂了。东王说得对,决不能姑息他!”天王考虑了一会儿,便说:“依我看,还是把他交给天德王处置为好。本来有些人就说我们太平军揽权。用我们的手砍张嘉祥,岂不正中了那些人的下怀?”“天王……”杨秀清还要往下说,天王把袖子一甩:“就这样行事吧!”

  二王回到座位,洪秀全向洪大全讲了一遍。洪大全的脸色顿时就变了,心里说:张嘉祥啊,你这不是找死吗?若我个人知道此事还可以原谅你,现在叫诸王都知道了,叫我怎样袒护你呀?这……这可要了我的命啦!洪大全沉默了片刻,对天王说:“都怪我平日治军不严,才把他们惯坏了。国有国法,铺有铺规,不管是谁,犯了天条,都要按律行事。天王,您就传旨吧,是什么罪,就定什么罪!”说罢,不住地擦汗。东王喝道:“把张嘉祥推进来!”

  这时,女兵早把张嘉祥交给了东王府的卫队。有几个彪形大汉,像提小鸡似的,把他推进大厅。苏三娘也随后进来,坐在洪宣娇的身旁。到了这个时候,张嘉祥也不敢耍光棍儿了,规规矩矩跪倒在地,低着脑袋,一言不发。杨秀清向洪大全一伸手:“请发落吧!”洪大全无奈,用手指着张嘉祥喝问道:“你可知罪?”张嘉祥这小子软硬都会,装出一副可怜相,不住地叩头说:“兄弟知罪,罪该万死!各位王爷处分我吧!”说罢,竟哭了起来。

  洪大全一本正经地问道:“你身为头领,总该知道天条和军规。你私自饮酒,违犯宵禁,醉闯女营,殴打女兵,出口不逊……如此目无法纪,这还了得!我非……”“大哥!”张嘉祥忙喊道:“小弟有下情申诉。如今官兵压境,孤城困难重重。小弟目睹此状,心如火焚。本想请令出城,与清妖决一死战,可又不敢贸然行事,只好以酒浇愁。那知酒后无德,误走女营,犯下不赦之罪。看在辅佐大哥多年的面上,赦了小弟吧,我愿为天国效死无怨!”说罢,“呜呜”大哭不止。

  前文书说过,洪大全是个没有主见的人,一向心慈手软。他和张嘉祥相处多年,虽然常闹矛盾,总的来说,还有一定感情。洪大全还特别爱惜张嘉祥的武艺,一直姑息迁就他。所以,张嘉祥一提“辅佐大哥多年”这句话,洪大全的心就软了。再加上张嘉祥大哭不止,洪大全就更受不了啦。从他嘴里怎能说出个“杀”字?他知道杨秀清不好说话,只好求助于洪秀全了:“天王,您看应该怎样处置好呢?”洪秀全早已看出洪大全的心意:他是舍不得要张嘉祥的命!心想:就给他点面子吧。便对洪大全说:“请天德王自便吧!”

  洪大全这才松了一口气,故意厉声喝道:“不管如何狡辩,也洗不掉你的罪名。念你随我多年,眼下又在用人之际,姑且饶你不死。来人哪,把张嘉祥拉下去,明旧游街示众,重打四十!”东王听了,心中大为不悦,刚要说话,就被天王拦住了。众王一看天王如此,不便多言。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。

  到了次日,张嘉祥被押到街上。有人一边敲着锣,一边数说他的罪行。不到半天的工夫,全城的人都知道了这件丑事。到了下午,张嘉祥又挨了四十军棍,然后才把他放了回去。

  张嘉祥回到馆舍,趴在床上,不住地呻吟。伤是有些疼,但主要是不服气。他把牙咬得咯咯直响,暗中骂道:洪秀全、杨秀清,你们还有几天活头!我张嘉祥不报此仇,誓不为人!

  头几天,没有人敢来看他。等过了几天,就有人登门了。首先来探望张嘉祥的是大鲤鱼田方、大头羊张钊、水上漂李青,还有几个知己。不过,他们不敢多坐,说几句安慰的话就走了。张嘉祥恨他们胆小怕事,心里很不痛快。

  这天晚上,张嘉祥咬着牙换了刀伤药,棍伤不那么疼了,倒在床上琢磨起来。他想:伤好之后,说什么也不干了,一定要投奔官军。他想:太平军把守很严,层层设防,出城门、过卡子,都是难题,怎样才能混出去呢?

  张嘉祥他正闭着眼睛,胡乱筹划,忽听有人轻轻敲门。张嘉祥吓了一跳,心想:这么晚了,谁会到这来呢?也许我听错了。他侧耳再听,“砰砰砰砰”敲门声又响起来了。张嘉祥这才披衣而起,拄着拐杖,来到门前,刚把门打开,门外迅速闪进一个人来,低声说道:“请快把灯吹灭,我找你有大事相商!”

上一页  回目录  下一页